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白領麗人恥虐地獄(中)

冰心
本文:2022-08-14T13:22:07
  暴露泳裝的恥刑


  放工之後。沙織拒絕了同事的約會,獨目離開公司。

  「沙織。」矢村響子拍拍正在等著交通燈轉燈號過馬路的沙織。「沙織,和我去街,好不好?」

  「對不起,我有急事……」沙織冷淡地拒絕了矢村響子。

  矢村響子是考次的前度女友。現在任職秘書,是一個才女。她比沙織年長三歲,比沙織更有成熟的女性魅力。在考次遇見沙織前,響子和考次很要好,後來調職做了祕書之響子和考次便再沒有來往了。正因為這樣,矢村響子極為憎恨沙織。

  「不會花妳太多時間,好嗎?沙織。」

  「對不起……」

  沙織不理會響子急忙地橫過馬路。

  「沙織,等等,你是不是去A酒店?」

  沙織立刻停步。奇怪,她怎會知道自己和內村的約會?

  「那盒錄影帶很好看。」響子將一部超小型手提錄影電視機遞到沙織面前。

  「呀……」沙織的面上血氣沸騰。

  沙織兩手被吊高,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從後侵犯她,沙織發出快感的聲音,她的樣子看來很滿足似的。

  「這是內村借給我的。」響子的閃亮眼睛看著沙織:「喂,妳不是約了內村去泳池嗎?我現在去買一套好看的泳衣給妳。」她一邊說一邊向前走,她有信心沙織必定會跟著她來。

  『呀……怎會這樣?矢村有怎會拿到那捲錄影帶?內村及矢村彎子會不會有很親密的關係?』無論如何,現在沙織只有跟著響子後面走,沙織已經沒有其他選擇。

  走了大約十分鐘,響子走入一家很高級的時裝店。沙織被那高級的氣派嚇了一跳,沙織害怕裡面的泳衣會很昂貴。

  「歡迎!」一個大約三十歲的女人出來招侍。

  「妳有沒有合她穿的性感泳裝?」

  「性感泳裝嗎?」店員聽了之後細心地上下打量沙織。

  「對呀,她要去和情人約會,所以要一件很性感的泳衣,是鴛鴦戲水用的泳衣。」

  「這一件怎樣?」店員拿出一件白色比堅尼給沙織看。

  「差不多整個屁股都露了出來。」比堅尼的上截很細小,沒有肩帶,只有一條小繩縛著背部。下截是一塊很長身的三角型布片。雙腳和屁股都外露。

  「妳的身裁很均勻,穿上這樣性感泳衣一定令男人著迷。」

  「我不能穿這樣暴露的泳衣……太羞家了。」

  「這件好看呀,沙織。」響子的口吻好像要沙織試穿似的。

  沙織聽了之後全身顫抖,沙織將比堅尼泳衣拿在手中。想到要穿一件這樣的泳衣,沙織頓時心寒起來。

  「請過來這一邊試身。」店員打開試身室的門。沙織脫掉高跟鞋站在鏡前,她將衣服脫光,然後穿上那件比堅尼泳衣。

  「呀……很暴露呀!」她差不多像全裸似的,沙織滿面通紅。白色的泳衣布料很薄,好像透明似的,沙織的兩粒乳頭以及肚臍都清晰可見。她打開試身室的門,響子及店員看著沙織。

  「沙織,妳很迷人呀!」響子用嫉妒的眼光看著沙織誘人的性感身段。

  「真的很迷人。這件泳衣太暴露,有資格穿上這套性感泳裝的女性並不多。浸在水中之後就更加好看了。」

  店員說了意味深長的話,響子發出會心微笑。沙織卻完全不明白店員所說的話到底有甚麼特別含意。

  酒店泳池旁邊一定有很多人,但是真正游泳的人卻很少,大部份大都穿上性感的泳衣,躺在長椅上展露她們半裸的身體。沙織站在泳池旁邊,所有人的視線集中在她的身上。她的乳溝、乳房及豐滿的上身令人垂涎欲滴。她的兩腿之間只夾著像一條小繩似的東西,她的修長美腿及股溝叫人想入非非。那塊三角形布的高叉開到上腰部,泳衣的最底部份深深陷入沙織的兩股之間,穿過半透明布料隱約可以看見沙織私處的肉縫。這個性感設計真的殺死人。

  「各位過來看看沙織小姐。她用這樣美艷的身體來誘惑考次先生令他神更巔倒。」響子提高嗓子說。

  「我沒有誘惑任何人。」

  「是嗎?但是,沙織的身體一直在挑撥男人的性慾呀。」穿著一件印花一件頭泳衣的響子說。

  她所穿的泳衣亦是高腰,她有極成熟的女性美感使男人心動。看見響子的一雙腳就好像嗅到女性氣味似的,任何男人都會感到食慾大振。

  沙織想從面前的男人中找出內村。內村在水池內,他揮手示意沙織落水。沙織想逃避男人的貪婪視線所以飛身跳入水中。

  「妳的泳衣很性感。整個乳房清晰可見。沙織。」

  「哦?」沙織嚇了一跳,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胸部。啊!她的泳衣濕了水之後竟然變成透明,她好像突然間變成全裸。其實她現在比全裸更加性感,她的恥毛一條條清晰可見,恥骨突出來的部份對下有一條肉縫。因為被一層全透明薄膜包著身體,她性感艷麗。

  沙織看看泳池邊的響子。

  「嘻嘻,沙織,你連下身的毛也露出來了。」內村將手伸到沙織的比堅尼底部,在水中撫弄沙織的恥丘。

  「很多人會看見,不要這樣。」沙織按著內村的手。內村的手指從沙織的長腿慢慢入侵,他的手指碰到沙織的陰核,內村的手指隔著泳衣撩動沙織的陰核。

  「呀~~」沙織的喉部妖艷地上下抽動。更是難以置信,沙織感到美妙的麻痺。比起在廁所的時候,在泳池中的當眾愛撫令沙織有更敏銳的反應及更尖銳的興奮。

  內村看著沙織被肉慾折磨的樣子,他更加用力刺激沙織的陰核。沙織再也不能忍受陰核被刺激,她的下體洶湧地流出淫水。

  「……放過我吧。」她可憐的嘴唇無法合起來,半開地呻吟著,發出一些深沉的喘氣聲。

  「好吧,妳離開水池讓大家看看妳沾滿淫水的下體。大家一定會嚇一跳。」

  「呀……我受不住……現在怎辦?」兩隻手指在沙織的陰唇上摩擦,她的身體已經抽緊了,再這樣愛撫下去的話,她定會發出羞恥的呻吟聲。若果走出去的話,她必定會成為所有男人的意淫對象。

  響子游近他們兩人:「你們兩人真是親熱,我很嫉妒你們呀。」

  「矢村,妳早知這件泳衣濕水後會變成透明。」

  「沙織,這是一件私人戲水用的泳衣,只給自己的心上人欣賞,所以它不會變成透明還會……」

  「會怎樣?」沙織被不安所困擾。自己看看胸哺,乳房開始露出,泳衣在水中溶化,泳衣從沙織的柔軟肌膚慢慢剝落。

  「哈哈,妳的泳衣開始溶化啦!」

  「難道,它真的會溶化?」沙織的面色變得蒼白。

  「長時間浸在水中的話,泳衣會溶化。沙織,妳一定有暴露狂。」響子很開心他說:「妳差不多已經全裸了。」

  「真的嗎?」沙織已經不能說話。在大庭廣眾之下,自己竟然會全身赤裸。想起來不但令妙織心寒,而且令她感到頭暈。

  「沙織,妳的乳頭突出來了。」

  「呀,不要看……呀……」很快,泳衣的上截經已全部溶化,淡粉紅色的乳頭在水中浮動。沙織用雙手掩著自己的乳房。

  「下截也開始溶化啦。」

  「慘……」沙織拼命游到泳池邊去。內村和響子看著沙織差不多裸露出來的臀部在水中扭動,兩人的表情好像很滿足似的。

  「啊,要是全部溶化了的話,她一定羞愧得要命。」響子喃喃自語。

  內村從側面看著響子,他被響子的毫無人性表現嚇至冷汗直冒。內村和響子有男女關係,他們同是被拋棄的人。

  有一晚在偷情酒店中,響子躺在床上說:「我們一起對付沙織吧。」跟著,響子爬在內村身上吮啜他的乳頭。響子一邊舐內村的身體,一邊很細聲地說出對付沙織的計劃。那計劃就是拍下一套凌辱沙織的錄影帶。

  沙織已經到了泳池邊,她身上的比堅尼泳衣經已完全溶化,沙織的裸體吸引全場人仕的目光。

  「呀,不好了。」沙織用右手掩著自己下腹的一片恥毛,左手按著泳池邊離開泳池。她的豐滿乳房在所有人面前搖盪著,粉紅色的乳尖份外奪目。她離開水面時,屁股高高地抬起,從後看去,兩腿之間夾著兩塊顏色較暗的嫩肉和一些黑色的恥毛,在場的男仕都用貪婪的目光看著她的赤條條屁股。

  「沙織的屁股看到令人垂唌。」內村靠近響子說。

  「呀。沙織,怎麼樣做才好呢?大家都在看著自己呀。」沙織的上身完全赤裸,下身亦只有一隻手掌遮著。她現在的羞愧心情更是難以形容,她從來未試過在那麼多人面前脫光衣服,真是想也沒有想過會這樣。

  沙織被羞恥感折磨著,她的內心很難受。沙織感到全身的赤裸肌膚都被在場男仕的目光刺著,發出陣陣劇烈的刺痛。沙織受不了這樣的羞恥折磨,她縮回水中。

  「沙織,怎樣啦?快些起來呀。」內村在池還拉著沙織雙手拖她離開水面。

  「不可以呀,沙織完全赤裸,怎可以離開水面?」沙織激烈地抵抗。

  「為甚麼妳會覺得羞恥?妳買那件泳衣時,不是想在所有人面前展示你美妙的裸體嗎?快些出來給大家看看。」

  「不是呀。沙織沒有暴露狂。」

  「那麼我們先走了。」響子叫內村一起掉下沙織離開泳池。

  「等等,沙織不想一個人留在這裡。」沙織不想單獨一個人全身赤裸地留在泳池,她顧不得目己赤條條的身體,她離開水面站起來。沙織用雙手掩著自己的胸哺和下陰,她半遮半掩的乳房和完全裸露的屁股反雙腿令泳池邊的男仕眼睛發亮,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沙織的性感部位。

  沙織入了更衣室之後看見響子,她脫下身上的一件頭印花泳衣,響子全身赤裸地站在沙織面前。響子的乳房很成熟,全身發出濃密的妖艷氣息,即使是同性的沙織看見了響子活色生香的身體也不期暈浪。

  「在所有人面前裸露有甚麼感覺?」

  「很難受。」

  「但是我看見你的下體流出很多淫水呀!」

  響子穿上了鮮綠色的一件頭衫裙之後,告訴沙織她會在房間等沙織。響子將房間號碼告訴沙織。

  比起內村,沙織更加感受得到響子的可怕之處。沙織打開儲物櫃之後發現自己的衣服不翼而飛,儲物櫃內只有一件絲質上衫和一條超迷你貼身短裙,沒有胸圈和內褲。沙織只能夠在赤棵的身體上穿起這套過份暴露的衣服,身上好像沒有穿衣服似的。

  「呀!他們壞透了。」沙織並不感到傷心,反而感到下體像刀割似的痛苦。陰戶的麻痺和痛感令沙織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沙織現在才知道當自己被連續羞恥折磨之後,自己會有莫明其妙的快感。她回味著自己穿起白色比堅尼泳衣站在泳池邊的快感。被那麼多男人看見自己赤身露體故然很羞恥,但是同一時間,沙織內心深處希望暴露自己身體的慾火被燃點起來,她感到興奮。

  沙織將手指伸入目己的陰道內,「呀……裡面很熱呀。」沙織的私處像一團火球似地猛烈燃燒起來。她用廁紙抹去流出來的淫水,但是抹了之後又流很多出來。最後,淫水仍從兩腿之間滲出來。

  沙織穿起那件絲質上衫。沙織垂下頭來看見那件衫差不多完全透明,自己的乳房清晰可見。

  「呀……我怎可以這樣出去?」那件超迷你貼身裙更加厲害。短裙的長度僅僅到達她的大腿盡處。只要稍為活動身體,她的恥毛便會露出。她怎可以這樣暴露地在酒店內走動?

  「連應召女郎也不如。」沙織站在鏡前看著自己的樣子。她看到自己差不多三點盡露,禁不住滿面通紅,疼痛刺激著濕潤的花芯。

  沙織從更衣室走出來,很多好奇的客人都圍著她來看,她是所有人視線的焦點。男仕們以貪婪的目光盯著沙織赤裸的雙腳和步行時搖擺不定的乳房,沙織被他們的可怕目光灼傷,她感到刺痛。

  她走入升降機內,按了七褸。在升降機門關上前,一個男人衝了入升降機。他盯著沙織差不多完全赤裸的身體,他不停上下打量沙織的身體。那個男人走到沙織後面盯著她短裙遮不住的股溝,升降機內十分沉靜。

  突然間,沙織感到有一隻手摸在自己的屁股上。沙織嚇了一跳。那個男人的手滑入沙織的股溝,沙織咬緊嘴唇忍耐著,這種煽情的撫摸令沙織全身麻痺。

  「喂,妳要多少錢?」那個男人貼近沙織耳邊說。

  沙織差不多要哭出來,她感到時間好像停頓下來似的,像是永還不能去到七樓。升降機的門打開了,沙織立刻衝出升降機外,她到七○五號室去並且敲門。跟著,房門打開。

  「沙織,妳很性感,這套衫和妳更合襯。」響子看見沙織暴露的衣著和充滿挑撥的性感身體顯得很高興。

  那是一間套房。內村和響子只捲著浴巾。檯上放了幾支啤酒。

  「我可以清楚地看見妳的乳房,不如試試穿無上裝在酒店大道走過,好嗎?沙織。」

  沙織瞪大眼睛看著內村:「今晚,你讓我穿著這套衣服回家……」

  「妳說甚麼?今晚妳會留在這裡。很快會有人送食物來,我們一起在這裡吃飯。好嗎?」內村命令沙織身上的衣服脫掉。

  「在這裡脫光嗎?」

  「是呀,要充滿性誘惑地脫光。」內村一邊喝碑酒一邊看沙織脫衣,他的目光像要舐沙織身體似的可怕。

  沙織看看響子,響子視線很冰冷:「沙織,快些脫光。剛才妳不是已經當眾脫光了嗎?現在還怕甚麼?」

  「妳應知道女性當眾脫光的羞恥感受。」

  「我當然知道。沙織,妳不是覺得這種羞恥感很陶醉嗎?」

  沙織完全無話可說,她依照內村的吩咐解開簿簿上衫的鈕。她拉開上衣後,一雙乳房立刻奪衣而出。兩粒乳頭再也沒有半透明的上衣蓋著,兩粒乳頭堅硬而挺直,還還看去就像兩粒花生放在乳房上面。

  「啊,沙織,妳的乳頭都勃起了。原來妳真的會因為暴露而有快感,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露體狂。」

  「妳……攪錯了。」沙織用食指和中指遮著乳頭。她轉身背著內村和響子,彎低腰將貼身短裙脫下,她的豐滿臀部肌肉有彈性地抖動,令人感到呼吸困難。

  「有人敲門。沙織,快去開門。」

  「係……我要先穿回衣服。」

  「沙織,赤裸著去開門就可以了。」

  「去呀!」內村推沙織的屁股向前。

  「呀……」沙織迫於無奈,只好一絲不掛地去開門。她的心臟跳得很響。

  「我拿晚餐來。」一位男侍應推著小車進來,也瞪大眼睛看著他面前的一個赤條條的美女。

  「請進來。」沙織的面頰染上了玫瑰紅色,她任由侍應生看著自己的裸體。

  「打擾妳了。」侍應生進入房內,他的眼睛一直盯著沙織的赤裸身體,沙織的裸體散發出一陣濃烈的汗味把這位侍應生吸引住。

  『房內另外有一男二女,她們玩三人性愛嗎?這位裸體美女相信今晚會任人擺佈。』侍應生一邊想像今晚會發生甚麼事,一邊將食物放在桌上。

  「沙織,去幫手。」內村望著害羞的沙織,以命令的口吻說。

  「係……」沙織看著內村。沙織很明白內村想怎樣,內村想自己放開遮著下體恥毛和上身乳房的雙手去拿食物在桌上。

  『好吧,任由他們看個飽吧……』沙織放開掩蓋下體的手,她下體的纖毛和上身的雙乳完全坦露在各人面前。

  「不必了,我拿就可以了。」侍應生看著沙織垂下搖動著的豐滿乳房。

  「不要緊,我幫你手好了。」沙織將水壺拿在手中。

  「不必了,我自己拿。」侍應生去接住沙織手上的水壺,但是他的碰著沙織的身體,侍應生的手顫抖著,水壺內的水濺在沙織的乳房上。

  「呀……」

  「對不起。」侍應生已經心慌意亂,他用手帕去抹沙織的乳房。啊,比想像中有彈性,侍應生忍不住用手去搓弄沙織的乳房。

  「呀……」沙織的嘴唇發出顫抖的聲音。

  侍應生的腿之間已經脹起,水從沙織的乳房流到乳溝,再從乳溝滴到肚上再往下流。最後,沙織的纖毛也濕了。侍應生貼近沙織用舌頭去舐沙織身上的水。

  「請你不要這樣。」

  「不要客氣,我會用舌頭替妳抹乾淨身體。」

  沙織閉上雙眼,她已經麻痺到不能再說話了,沙織全身像有電流通過似的敏感。

  『啊……很快感呀!』

  侍應生看見沙織的表情而更加衝動。他的面前有一個如花美貌的女子,肌膚柔軟嫩滑,侍應生不能自制地用舌頭舐沙織的裸體。

  響子將水潑在沙織的屁股上:「啊,屁股也濕了……呀……侍應生……幫幫忙,你將沙織的屁股也舐乾淨。」

  沙織張開眼睛,她用濕潤而且妖艷的目光看著侍應生。侍應生的性器勃脹起來,他將自己的面孔埋在沙織的股溝,舌頭沿著股溝上下活動,沙織將屁股的肌肉抽緊去夾住侍應生的舌頭。

  「呀……嗚……」沙織被內村及響子的目光刺傷,沙織的內心覺得無比美妙和刺激。

  「多謝你,侍應生先生。」沙織以熱情的一吻代替小費。

  沙織用力擦侍應生的性器。

  「嗚嗚……」侍應生的下體在顫動,只是這樣已經令他射精。

  「沙織,妳做得很好。」

  侍應生離開房間,內村撫摸沙織柔軟的軀體。被內村一輪愛撫之後,沙織感到全身灼熱,身體像繞起來似的。

  「呀,響子……是不是沒有膽量過來一起玩?」沙織向響子挑戰。

  「沙織,不要得意忘形,我會令妳痛苦到哀求我。」響子走近沙織,用手指扭沙織的乳頭。因為嫉妒心,響子用力搓捏沙織的乳頭,沙織的乳頭立刻紅腫起來。但是沙織正在興奮,一點痛感也沒有。

  「呀……」沙織搖動頭部,秀髮跟著擺動,她露出痛苦的表情。

  「怎樣?沙織。」

  「再用力一些……」沙織完全不覺得痛。

  響子用盡氣力同時扭沙織的兩個乳頭。

  「啊……響子……我很快感……」沙織忍受著劇痛,她瞪起眼睛看著響子。

  「響子,今晚有很多時間慢慢折磨她,先吃了晚飯再玩吧。」內村坐在餐檯旁說。

  響子放開了沙織。

  「讓我先穿回衣服吧。」

  「沙織,妳在這裡不需要穿衣服。在這裡妳不是一個女人,只是一條狗。」

  「我知道……」沙織全身赤裸地坐在椅上,她的陰唇貼在椅面。現在的沙織確實感到自己像一絛狗而不是一個人。

  「我沒有刀叉。」

  「完全不像一條狗,妳用手吃飯。」

  「我……」沙織沒有用手拿起面前的牛扒。

  「怎樣了?你不肚餓嗎?」

  「我……沒有食慾。」

  「啊,對了,狗要四腳爬爬才有胃口吃東西。」說完之後,響子將載著牛扒的碟放在地上:「沙織,妳應該有食慾了,快來吃吧。」

  沙織的內心充滿屈辱,她跪在響子腳邊。

  「沙織,四腳爬爬……吃吧。」

  沙織無可奈何地將手放在地上,她的圓渾屁股高高舉起向著坐在她後面的內村,沙織垂下頭咀嚼碟內的食物。內村面前的是官條沙織豐滿的臀部,她四腳爬爬的樣子更是既可憐又可愛。內村看到停了吃飯,他的眼睛盯著沙織的屁股。

  「快飲湯。」響子又下命令。

  沙織四腳爬爬,將嘴唇貼近地上的湯。

  「呀……沙織……怎可以這樣呢?」

  沙織將眼睛閉合,她的嘴唇貼在湯盤。

  「沙織,將舌頭伸出來。」

  沙織的肩膊在顫抖,她將舌頭伸出來舐盤上的湯。沙織的上身向前傾,高高舉起的盛臀向著內村,內村感到凝聚的女性色香和魅力的曲線。

  「味道怎樣?」

  「響子,味道很好呀。」

  沙織四腳爬爬舐湯時,她真的覺得自己墮落到連一條狗也不如。

  「沙織,快吃牛扒呀。」沙織用口咬著那塊牛抓。

  「哈哈……沙織更是一隻狗……」響子發出淫虐的笑聲,她的笑聲令沙織很難堪。

  「妳想喝水嗎?」響子將水傾倒在地上:「用舌頭去舐這些水。」

  「呀……」

  沙織將嘴巴貼在地上,用舌頭舐地上的水。內村將身上的浴巾脫下,再將內褲剝掉,他兩腿之間露出一條已經充血的肉棒。

  「塞入她的肛門。」

  「求求你們……不要……摧殘我的肛門,我可以給你前面……」

  內村將自己的陽具放在沙織的股溝,準備強行插入沙織的肛門。

  「……放過我吧……」

  沙織感到一條很硬的肉棒塞入自己的體內,沙織的身體被快感震憾著。雖然沙織內心很想內村停手,但是沙織的身體卻熱烈地歡迎著這次侵犯。她期侍著這條堅硬的陽具能貫穿自己的身體:『呀……快些來吧。』

  「呀……正在插入……」沙織墮入興奮的旋渦中,沙織的下體嫩肉有節拍地收放。

  「沙織,要插入去啦。」

  「求求你停止。」

  粗大的龜頭將肛門撐裂,深深地插入沙織的體內。

  「啊……啊……呀!」

  沙織被響子的視線所傷害。沙織和響子同是女性,但是沙織感到不可思議的刺激闖入體內,沙織無法忍耐下去。

  「呀……不行……」那條肉棒在沙織體內抽動。

  「沙織,不要說謊了,妳其實很喜歡我這樣做。」

  「不要再說……這些……話……」

  沙織扭動纖腰,肛門正在吞食一條陽具。內村開始劇烈的活塞式衝刺,龜頭猛力向前衝刺,沙織感到自己的大腸被硬物磨擦。

  「呀,呀……」沙織流出痛苦眼淚,四肢著地的裸體不自制地扭動。內村雙手抓住沙織的黃蜂腰,猛力地前後抽插。

  「呀……呀……」

  沙織大腸上的嫩肉怎能抵受這樣的摧殘。那條像鋼似的腸具前後抽插,令沙織失去理性地狂叫。沙織咬緊牙根,頸上的靜脈都現了出來。

  「呀……」

  「沙織,再大聲些慘叫吧,哈哈哈……」內村的東西在沙織體內膨脹起來,沙織已經完全被他支配著。

  「呀……很大呀……被了不起的東西插入……又大又硬……沙織第一次吃到這樣大的肉腸……好味道。」

  沙織對響子的視線異常敏感。陽具刺穿沙織雙腿之間的一個小孔,令它被撐到很大,響子在旁看得非常清楚。

  「沙織,快些說,妳喜歡誰人的陽具呀?」響子以侮辱的口吻問沙織。

  「呀……響子……不要這樣……看著我……呀……我並不是……妳想像……中那樣淫亂……」沙織的身體已經被官能的火焰吞食,她再也不能自制,她要發出快樂的叫聲。

  她張開嘴巴從喉嚨深處尖叫:「我……哦……」沙織的眼睛瞪得很大,好像要突出來似的,喜悅的淚水從她的眼框流出。

  「混帳,沙織根本不理會和她做愛的男人是誰,最要緊的是插入她體內的陽具是怎樣的。一下子就有高潮,她的高潮可來得輕鬆。」響子說完之後,看見餐檯上有一支酒。

  「呀……我受不住了……我……」沙織的叫聲越來越深沉,那條在沙織體內穿插的肉棒發出像服啜時的聲音。

  響子手上拿著酒樽,用冷酷的眼神看著沙織。

  「我不想聽到你那種難聽的叫聲。」響子將樽塞拉出,然後將酒灌入沙織半開的嘴巴內。

  「唔……唔……」

  「沙織,張開嘴巴。」

  響子粗魯地扯著沙織的頭髮,將酒樽強行塞入沙織的口內。響子將酒灌入沙織的口內,沙織被迫吞下那些烈酒。

  「嗚……嗚……」紅酒從沙織的嘴角流下來,沙織白晢的身體被染成一片血紅。

  「味道怎樣?」響子看見沙織痛苦的表情,響子感到很開心。

  「啊……我不能……再飲了……」

  「那麼,用妳另外一個嘴巴來喝吧!沙織。」響子拿著酒樽去到四腳爬爬沙織的背面:「內村,試試將這個酒樽插入她的下體,看看她會怎樣?」

  「很有趣的做法。」內村感到響子可怕的內心,她竟然會想到用玻璃樽插入沙織下體取樂,響子一定非痛恨沙織。

  「呀……」

  內村將自己的陽具從沙織的肛門抽出來。

  「呀……不要走……我差不多高潮……你怎可以中途退出?」她的肛門緊緊夾住內村的陽具,不肯放那龜頭離開。

  「妳……更是沒有人性。」內村將陽具拔出來之後,接過響子的酒樽。

  「求求你……用你的陽具吧……我喜歡你的陽具……」

  沙織害怕內村會將那個酒樽插入自己的下體,她用顫抖的聲音哀求內村。沙織全身毛管直豎,本來灼熱的身體頓時變得冰冷。沙織的陰戶流出閃亮的淫水,陰道壁的嫩肉像心臟似地跳動,看來她的陰戶經已等得不耐煩。

  響子撐開沙織的陰唇看進去:「嘩!看呀,她流出那麼多淫水。她的媚肉好像等著龜頭進去。」

  「呀!不要看。」沙織支持身體的手腳開始發抖,她的恐懼感令她差點兒倒在地上。

  「喂,沙織,將屁股提高。」

  沙織將顫抖的後腿伸直及將手屈曲,沙織的臀部高高舉起向著內村。

  「呀……」

  內村眼前出現性感迷人的曲線,紅腫的肛門下面有兩塊媚肉夾著一道肉縫,肉縫中滴出鮮美的汁液。

  「響子,妳把玻璃樽插入去看看。」內村的雙眼好像發光。他將酒樽送還響子,視線對準沙織的下體。

  響子用手拉著沙織的纖腰。響子感到沙織的身體比自己更迷人更性感,突然間,嫉妒感湧上心頭,響子將酒樽嘴貼住沙織的陰唇。

  「呀……放過我吧。」

  響子和內村完全聽不到沙織的哀求聲音。

  「沙織,我要插這個玻璃樽入你的陰道。」

  「不要呀……」

  沙織的陰唇感到那個冷冰冰的玻璃樽而緊緊閉合,愛液被擠出陰道之外。突然間愛液噴出體外。

  「呀……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嗚……鳴……」沙織嚇至花容失色,她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

  沙織感到下體有實物插入,那堅硬的玻璃樽帶給沙織火燒似的疼痛感覺。沙織拼命扭動身體,這樣的感覺令沙織成為一隻真正的狗、內村和響子的玩物。沙織已經失去所有人的尊嚴。

  「這個玻璃樽會令妳快樂,吞下它吧,沙織。」

  「呀,不要……插入去呀……」沙織扭動下體想避開那個玻璃樽,但是,對響子來說是一種引誘。響子用力將玻璃樽擠入沙織下體。

  「啊呀!」沙織發出悽慘的絕叫。

  由於沙織下體經已濕潤,玻璃樽很順利地滑入沙織體內。沙織的陰道含著一個玻璃樽,兩邊陰唇脹起,從後面看去,沙織的兩股之間夾著一酒樽。

  「怎樣呀,妳的下體飲酒會不會醉?」

  「呀……響子,不要……再說風涼話。」沙織的軀體內因為酒樽的插入而燃點起新的刺激和快感。

  「呀……沙織……連這樣變態的事……也會有快感……沙織真是一條狗……啊……我是一條狗呀!」

  酒樽內的烈酒在沙織的媚肉上發揮出無比威力,沙織的陰道被火燙傷似的,一陣火燒的感覺傳遍身體。比起用嘴來飲烈酒,沙織覺得酒精直接在陰道內發揮作用有更強烈的感受。烈火在沙織陰道內一發不可收拾。沙織的下體像會發電一樣,電流通過全身令沙織的身體麻痺。她無法再用四肢支撐身體。

  大約三份之一個玻璃樽陷入了沙織的身體。響子放開手,沙織的陰道壁仍緊緊夾著酒樽不放,酒樽並沒有掉在地上,反而因為沙織下體抽縮而令酒樽上下跳動。響子將手放開後,酒樽自然地垂下,在沙織股間擺動。

  「沙織的陰戶真是了不起。」響子看著夾緊玻璃樽的沙織下體,不禁發出讚嘆的說話。

  「呀……求求……你……」沙織的身體被酒樽插入而倍感興奮,她差不多完全不能說話。

  「沙織,妳想怎樣呀?清楚地告訴我。」響子用淫猥的目光望著沙織問她。

  「我……呀……呀……我……沙織……想繼續……剛才……的……呀……你明白嗎?」

  沙織扭動下身,陰道吮啜那個在體內的玻璃樽想將玻璃晦吸入體內。沙織用充滿慾情的目光望著內村的陰莖,沙織的目光好像告訴內村:快些來完成剛才做到一半的事吧!

  「我……想呀……」沙織猛力地喘氣。

  「好吧,響子,既然她很想的話,妳就成全她,令她快樂吧。」

  「我……不要……響子……我要……內村。內村的陽具……我要……內村的……陽具。」

  沙織覺得被同性的響子玩弄是一種性的屈辱,她想內村用粗大的陽具來滿足自己近乎爆炸的慾望。

  「不必客氣,我來幫你妳好了。」響子握著那個玻璃用力塞入沙織的下體。

  「嗚……」沙織的子宮被玻璃樽頂著,她的美貌變成痛苦的樣子。

  「沙織,是不是很痛?玻璃樽差不多全部插入了你的下體。」

  「快些。快些……把玻璃樽……拔出……拔出來。」

  「怎樣?妳覺得沒有快感嗎?」響子開始將玻璃樽拉出、插入,沙織的嫩滑肉壁被劇烈地摩擦。

  「呀……噫噫……」沙織的嘴唇顫抖著發出快樂的叫聲。她的聲音和表情既像哭又像笑,玻璃樽的抽插令沙織進入忘我的境界。

  「呀……我很……快感……快感,再快……再快些……沙織。很快感……妳快些……怎樣……粗暴……都可以……怎樣粗暴……都可以。」

  響子給沙織的屈辱感轉變成麻藥似的刺激,四腳爬爬的沙織赤裸身體噴出汗水,散發出一陣強烈的女性體臭。這股氣味比春藥還要厲害幾百倍,內村立刻興奮起來。內村再無法忍耐,他走到浴室洗淨自己的陽具,然後走到沙織面前。沙織的嘴巴異常灼熱,內村將自己勃起的陽具向著沙織的嘴唇插入。

  「鳴……鳴……」沙織用力吸啜內村的陽具。

  內村的下身不停顫動,響子看見這景像而全身灼熱。響子折磨沙織的同時,自己也興奮起來。響子脫下浴巾,她的身上有一個黑色胸圓和黑色內褲,黑色的胸圍和內褲和嚮子雪白的肌膚成為強烈的對比。

  「沙織,現在才是最精彩的時刻。」響子搖動秀髮,她用力揮舞玻璃樽,沙織的肉壁收縮起來像菊花蕾似的,她的陰唇越收越細。

  「嗚……嗚……」

  沙織全心全意吮啜內村的陰莖,她貪婪的屁股不停扭動,這個四腳爬爬的裸體流出像小河似的汗水,官能的火焰不斷燃燒。沙織再也不顧插在體內的是甚麼東西,她的身體已經充滿激烈的色慾快感。

  「呀……沙織……有高潮……啊……」沙織瞪大眼睛全身抽縮,下體咬緊那個玻璃樽。

  「呀……不要動。」不停將玻璃樽在沙織體內抽插的響子感到沙織的下體夾住玻璃樽,響子發出驚愕的叫聲。響子雙手用力拉著瑕璃樽,但是玻璃樽仍被沙織的陰道吸了進去,越吸越入。那股吸力大到響子無法想像,響子站著發呆。

  「啊……我……有高潮……沙織有……高潮……」

  內村拉著沙織的頭緊貼自己的身體,就在那一瞬間,內村的陽具噴出灼熱的汁液。內村張開嘴巴發出低沉的叫聲,內村的陽具在沙織體內抖動。

  「嗚……嗚……有高潮……高潮……」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