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兒子的美母任務書

jiouguai
本文:2022-08-14T01:59:03
「鐺鐺鐺,你們家快遞到了」

  「是我的,是我的,謝謝叔叔」

  一個長相清秀的孩子將快遞拿了回家,越過了在客廳用著筆記本加班的老爸,與躺在沙發上敷面膜的老媽,回到了房間。

  他回到自己二樓的房間,打開了這個包裹。

  發件人:秦風收件人:黃牧書名:《艷母攻略-任務書》故事從現在開始………………………………………………………………………………………………………

  貞慕珠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雖然她擁有著堪比職業模特的身材與容顏,但她卻從來沒有利用這些與生俱來的優勢走『捷徑』,而是靠著自己的努力攀登到了科長的位置,一米七的個子和白皙的皮膚他在公司里就像一隻優雅的丹頂鶴,是公司里所有女性職員的典範。

  她的兒子有點怕她,因為她希望這個繼承她清秀面龐的兒子能和他一樣優秀,所以他對於兒子管教都比較嚴厲。

  當然,如果兒子能達到甚至超過了她的期盼,她也不會吝嗇她的溫柔,她其實是非常非常愛自己兒子的,她只是一個嚴厲的慈母而已……

  今天這個勞累了一天的丹頂鶴回到了家。

  高挑地艷母回到家就脫掉了自己的黑色高跟,展現雌性誘惑的OL服驚呆了在客廳看電視的兒子。

  貞慕珠將自己的外衣掛在了衣櫃里,剛想去喝杯水,兒子就自覺地將一杯牛奶遞到了她的手上……

  「兒子今天怎麼這麼乖?」她很疑惑,因為兒子對他的畏懼,一般情況很少會主動關係她。「媽媽,我們今天學習了要孝順父母,媽媽您累了,喝杯牛奶吧?」

  雖然現在他很想喝水,但是兒子的好意還是無法拒絕,一口將牛奶喝了個乾淨。

  「兒子今天真懂事」貞慕珠笑著摸了摸兒子的頭。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鬼使神差地將自己沾滿牛奶的紅唇直接蓋上了兒子的小嘴。

  『我怎麼能親兒子的嘴呢?』看著兒子嘴上的帶著牛奶的口紅印,貞慕珠羞紅了臉。

  但是看被他用紅唇親了一下的兒子砸吧了一下嘴,一臉嫌棄,她突然沒了感受到的那一絲違和感,反而有點生氣笑,用手輕輕敲了一下兒子的頭頂。

  小傢伙,媽媽親你,你還不喜歡呢?

  她沒有看到,吃痛轉身的兒子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胯下支起的小帳篷展示著兒子的不良用心……

  【初始任務/親嘴任務:為勞累的媽媽遞上一杯牛奶】(已完成)【獎勵:來自母親的甜蜜親嘴、母子親密度 10】【解鎖:性功能】次日,嘗到甜頭的兒子依舊準備著牛奶等待著美母的歸來,並遵循任務書的指導購買了今天的『禮物』。

  「媽媽!媽媽,喝牛奶,喝牛奶」裝作天真無邪的黃牧努力地賣著萌。

  貞慕珠無奈地搖了搖頭,只能接下兒子送來的牛奶,想到昨天的那個禁忌之吻,她的臉上一陣燥熱……

  「媽媽,嗚~wu~」

  看著兒子背著手,嘟著嘴的樣子,貞慕珠不用想就知道兒子想要什麼。

  正常情況下,母親肯定是不會親已經半大兒子的,但是今天貞慕珠又是鬼使神差地對著兒子的小嘴印了上了。

  「這下滿意了吧,兒子」親完之後貞慕珠擦了一下自己沾有牛奶的嘴唇,沒想到兒子已經在他之前用舌頭舔走了她紅唇上的牛奶。

  貞慕珠正準備發火,結果兒子說:「媽媽,牛奶味道真好,我也喜歡喝」

  看著一臉天真,真心在品嘗牛奶的兒子,貞慕珠突然就沒火發了『哎!今天就放個這小子吧』「媽媽,媽媽,今天是你生日,我給你送個禮物」

  「那好啊,兒子你給媽媽的禮物是什麼啊」貞慕珠看到兒子還記得她的生日,十分開心,還在加班的死鬼丈夫就忘了這回事,一個電話都沒打。

  「當~當~當,就是這個,隔壁阿姨說女性都喜歡這個!」

  「啊?絲襪?還是情趣款,兒子,你怎麼………………」

  兒子送的東西是一雙帶有性暗示刺繡的黑色蕾絲弔帶襪,如同絲綢一般的透明度貞慕珠一看就知道是情趣款,貞慕珠就怒火上涌……

  正準備開口時,貞慕珠突然感覺一陣恍惚,『貌似兒子送絲襪沒什麼問題,反正自己也是天天穿著黑絲上班,兒子看了送我一條絲襪沒毛病』於是改口道:「哦,多謝兒子得到禮物了,你是很喜歡媽媽穿絲襪嗎,那媽媽以後天天穿給你看」

  她兒子看到她收下了禮物很開心,連忙提醒道:「媽媽,在家要穿我送的這種喲」

  「╭(╯^╰)╮?小牧啊,你作業寫完了嗎?還在這和媽媽說話!」

  「啊?寫完了,寫完了,媽媽我放學就寫完了,不然我哪敢看電視啊」

  「那等下,給媽媽檢查,知道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媽媽我還用零花錢給你定了蛋糕,要不媽媽穿上我送的禮物來一起吃蛋糕吧?」

  「兒子你最棒了,媽媽去洗澡了,洗完就穿上,看看兒子送給媽媽的生物禮物漂不漂亮」兒子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還給她準備了禮物,她很開心,摸了摸兒子的頭。

  貞慕珠就這樣毫無掙扎地哼著小曲去洗澡了,然後去換啥兒子送的那雙色情絲襪。畢竟生日那天收到懂事兒子的禮物,還有生日蛋糕,哪個母親會不高興呢?

  貞慕珠出來的一瞬,黃牧的肉棒就硬得發疼,畢竟有個澀情身體的媽媽實在是太煎熬了。

  他的爆乳艷母剛洗完澡,蓬鬆的頭髮散落在腦後,精緻的俏臉還帶著剛洗完熱澡的紅暈,一股黃牧從未見過的嫵媚氣息散發開來,身上女王黑的深V款弔帶睡衣讓她堪比綱手的胸擠出了深不見底的溝壑,再加上那雙兒子送的,十分色情的,黑絲情趣弔帶襪,簡直不像一個媽媽,而像是前來赴約的情人。

  「兒子看著媽媽幹什麼,切蛋糕啊?」

  「啊?媽媽的生日當然是媽媽切啊,我吃就好了」

  「真懶,不過看到兒子今天這麼孝順的情況下,就不說你了」

  其實兒子的肉棒已經大得不行了,生怕站起來會嚇到穿著性感的美媽。於是boki頂著帳篷的兒子與疑似穿著打炮套裝的媽媽,坐在了同一張桌子上,吃著同一個蛋糕……

  【露出任務:為母親購買、贈送三雙絲襪】(已完成)【獎勵:美母在家經常會穿絲襪、母子親密度 10】今天剛好是貞慕珠休假的一天,又剛好,今天周日她兒子黃牧也放假,不用讀書,只有她忙碌的老公依舊趕到了公司去加班……

  「媽媽!媽媽我想吃冰淇淋」稚嫩的童聲向她發送著要求。「你作業寫完了嗎?」「當然寫完了,媽媽我要吃聖代」

  作為一個負責的母親,她當然仔細檢查了兒子的作業,於是上身穿居家服,下身只有白絲弔帶襪和白色三角內褲的貞慕珠就坐在了兒子身旁檢查作業,不出所料地沒有問題,真的做完了,作為母親,她答應了兒子的請求,給了直勾勾盯著她白絲美腿的兒子30元錢打發他出去玩。

  黃牧哪裡捨得今天美母的大屁股,就算任務沒提,但是媽媽竟然為了展示蕾絲弔帶襪,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居家服,絲襪之上圓潤飽滿的誘惑翹臀全部都暴露在他面前,弔帶襪和大腿襪的區別是什麼?不就是劃分出了屁股嗎?

  於是他十分鐘都沒到就提著一個大袋子回來了,裡面裝的是兩份超大的聖代雪糕。

  「媽媽,吃雪糕兒,我也給你買了一份」

  「牧牧真乖,但是,媽媽減肥不能吃」貞慕珠就這樣說著搖擺著自己的大屁股過了摸了摸兒子的頭。

  這可就難住了張牧,即使媽媽的屁股很蕩漾,但是要是媽媽不吃這東西,他任務就完不成……

  「媽媽就吃一次嘛,媽媽一點都不胖,很漂亮,吃一次不會胖的」

  這位美母透過自己那對養育了親兒子的巨乳,又看了看自己誘人的妙曼身姿,還是接過了兒子手中的聖代。『吃一次應該…不要緊吧』兒子見老媽上當,急忙為美母地上吃雪糕的勺子,然後自己就坐在一旁慢慢吃起來。

  黃牧坐在一旁,看著自己媽媽衣服的兩坨宏偉上,媽媽凸起了兩個山丘,看來在兒子面前暴露太多肌膚,媽媽的身體還是會起反應啊……

  貞慕珠被兒子看得有些羞澀,也沒多想,連忙找了個藉口轉移兒子注意力,而且它的確感覺雪糕味道實在是好吃到離譜,於是強裝嚴肅板著臉問著兒子。「兒子你這是哪買的,味道這麼棒!」

  「這是附近一個冰淇淋店的特色限量聖代,這是最後兩個了」

  「是這樣啊,那算了」

  美母滿臉失落,兒子看了都覺得心疼,兒子連忙釣魚道:「媽媽,要是你想吃可以吃我的」

  「不……不用,媽媽好了」

  看著媽媽拒絕黃牧也不急,反而加快了自己吃雪糕的速度。『只要任務完成,媽媽跑不掉的』看著早已吃完雪糕,望著自己的媽媽,黃牧的笑容越來越詭異……

  因為媽媽的神色已經從饞嘴,變為了渴望,然後有加深為饑渴,然最後化為了狂熱……

  「小牧」

  「啊?媽媽怎麼了」

  「你剛剛說,媽媽可以吃你的雪糕是吧」

  「是啊,但是我不是已經吃完了嗎?」

  「媽媽,看見你嘴裡還有殘留,給媽媽吃好不好?」

  「媽媽不太好吧」

  「媽媽說,好,就是好,過來!」

  「那……好吧」

  「張開嘴!」

  『給老娘過來吧你』已經臉泛桃花的貞慕珠二話不說,俏臂挽過兒子的腦袋,將兒子的下巴一抬,緊緊對著兒子吻了過去。

  「媽…唔~」黃牧說到一半的話,被美母的香唇蓋了個結實,媽媽柔軟的巨乳緊緊貼在了他的胸膛。這就是媽媽的乳房嗎?

  貞慕珠的胸實在是太大了H罩杯根本不是這個未成年男性可以抵抗的,差點就被巨乳給推離開,還好媽媽提前一步繞到兒子背後的雙手緊緊抱住了體型稚嫩的兒子。

  「可不能讓兒子跑掉」貞慕珠此時這樣想著。

  黃牧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注意什麼了,美母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全心全意地抱著他過了,沒有一絲的男女之別,這讓他久違的感到無窮的母愛。

  要是母親沒有深吻他的話……

  此時的美母只能讓他獲得無窮的慾望,自己的美母如癡如醉如同發情般的俏臉此時就在眼前,眼角那顆御姐氣息爆棚的淚痣,此時在他眼中只有色氣。

  畢竟艷母平時給他定製嚴格目標的小嘴正在在舔舐、輕吻著他的嘴唇。

  他努力壓制這自己的勃起,以為只是親嘴而已,沒想到母親直接將嬌嫩柔軟的少婦身子靠了過來,那對彈性十足的H罩杯色情爆乳直接貼在了他的身上。

  這還不算完,美母怕兒子逃離還用力地抱住了他,黃牧只感覺自己快要陷入母親的胸里了。

  居家服的艷母竟然真的沒穿胸罩,兩粒熾熱的奶頭被緊緊壓在黃牧的胸前,黃牧只感覺大腦一陣眩暈,啾地一下,在自己褲襠里泄了人生中的第一股濃精。但是他相信,以後會有更多的濃精,將會射入眼前被稱作媽媽的美人體內……

  正舔著兒子小嘴,品嘗那不存雪糕的貞慕珠,萬萬沒想到,自己一番饑渴的表現,竟然讓剛剛通精的兒子射出了第一發,也不會想到兒子的第二發,第三發……以後都會進入她這個母親的體內。

  她只知道,她嘴下的兒子不知道為何,突然『啊』了一身,張開了他的小嘴,現在正是她去兒子嘴裡享受雪糕的時刻。毫不猶豫將自己的美婦香舌探入了兒子口中。

  客廳中一位身材爆炸的母親穿著一層薄薄的居家服與白絲弔帶襪主動將年幼的兒子抱在懷裡,端莊的御姐顏貼在了兒子的臉上,然後伸出如蛇般滑嫩的香舌,主動在兒子的口腔中探索。

  被母親巨乳頂端的雌性乳頭刺激到射精的兒子進入了短暫的賢者時間,任由母親對他的口腔進行著清理。

  母親對兒子的不配合十分困擾,不舍地抬起了頭,捏了捏兒子的臉頰說道「兒子,你怎麼了,你舌頭上的雪糕,媽媽嘗不到,趕緊配合一下,媽媽要去敷面膜了」

  「媽媽,要…怎麼配合啊?」被母親驚醒的黃牧連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褲襠「這都不會嗎?就是用你的舌頭貼著媽媽的舌頭就好,其他的媽媽來」

  「具體怎麼做啊,媽媽?」

  「哎。傻兒子,這樣吧,你就當是和媽媽玩遊戲,用你的舌頭追媽媽的舌頭,然後圍著媽媽的舌頭打大轉就好」

  「嗚!嗚!嗚!」還沒等黃牧回答,慕珠媽媽一臉氣急敗壞地又將自己的櫻桃小嘴貼了上來,繼續與兒子的舌頭糾纏起來……

  『這都不會還得老娘來自己舔了』舌吻一直持續了十幾分鐘,直到母親吃膩了才將紅唇離開兒子的嘴,還順帶將兒子的舌頭也鉤了出來,兩人拉絲的口水從空中滴落……

  看著兒子又癡愣愣地望著她,嘴角還在滴口水,貞慕珠笑著摸了摸兒子的頭。實際上她小嘴邊滴落的唾液更加的狼狽、淫蕩……

  「媽媽!媽媽!下次我們再一起吃雪糕吧!」

  「好呀!媽媽去敷面膜去了」

  看著媽媽起身後沙發上留下的水漬,黃牧笑得更傻了任務【親嘴任務Ⅱ:與美母在家一同吃聖代雪糕】(已完成)【獎勵:饑渴的母親與兒子法式舌吻,來吃兒子嘴裡的雪糕、母子親密度 10】貞慕珠很欣慰,兒子現在越來越關注她,時常會在他渴的時候遞上飲品。甚至還在前兩天送了她一套可愛甜心(情趣)女僕裙,不僅僅她很喜歡,她的丈夫也很喜歡,甚至丈夫還送她不少COS服,她自己則是賣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配套小服飾。

  「媽媽,媽媽,給你,酸奶」

  今天,貞慕珠就穿著那套弔帶女僕裙,接過兒子遞來的牛奶,完全沒有注意到兒子沒有盯著她弔帶裙露出的香肩,而是一直盯著她胸前那塊本來是白色布料的那一塊。

  不過她也能理解,這條女僕裙與普通的女僕裙最大的區別就是胸前那一條本來是白色布料的位置,現在全是帶有一點點白的透明薄紗,即使她的坐姿使她勉強擋住她的乳頭,但是深紅色的乳暈露出了大半。

  哼~色鬼兒子她不惱,也不怒,只有點羞……

  兒子正在研究母親胸前的碩大與紅暈,突然母親的黑色蕾絲網襪美腿就踢了過來,輕輕磕在他的小腿上,他吃痛一呼,美母就露出滿意的笑容說道:「你是不是有偷吃雪糕了?」

  兒子見狀,趕緊捂住自己的嘴。

  看到這個情況母親當然知道兒子做了虧心事,直接笑著起身,將自己的「傻」兒子抓住,然後坐回沙發,順便將兒子抱坐在了自己腿上。

  被母親抓住後,兒子一動不動,畢竟他胸前抱著的就是他生母的兩坨胸肉,即使側坐在媽媽身上也能感受到H乳帶來的壓迫與美妙,真是太軟了。

  美母溫柔地看著兒子抱著她比頭還大的H巨乳,似乎還想將頭靠上去,她這才反應過來是他是檢查兒子口腔的,直接用自己套著白絲的玉手捏住兒子得腮幫子,讓他張開了嘴,熟練地將自己的小嘴貼了上去。

  她沒想到平時被動的兒子這次竟然直接將他的舌頭伸進了美母的口腔。

  兒子將舌頭伸了進來,反而省事。

  美母就開始反覆的用香舌舔著兒子的小舌頭,仔細品嘗著與兒子混合產生的所有唾液。最後還仔細地嗦了兩下兒子的舌頭才肯罷休。

  誰想兒子早已被母親的口舌服務弄得身心巨軟,胯下頂得老高,雙手也抱不住那對巨乳,「不小心」將座上的酸奶打潑……

  最後嗦完兒子的舌頭,媽媽才發現兒子的胯下boki竟然被酸奶淋個正著,這可是她最喜歡的東西之一了,稍微掙扎了一下,說道:「兒子你的確沒有偷吃雪糕,媽媽錯怪你了,媽媽看你也不小心把下面打濕了,媽媽幫你清理乾淨就算道歉了,怎麼樣,牧牧?」

  「饞鬼,媽媽,我看媽媽是想吃……」

  還沒等他說完,媽媽用白絲小手又捏住了他的腮幫子,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期待著美母的服務……艷母看到兒子不敢動彈,這才收手,望著兒子的褲襠處準備下嘴。

  現將兒子放在沙發上,自己則是跪坐在地上,位置就是在兒子雙腿之間,看著兒子胯下的白色液體兩眼放光。

  一小杯酸奶並不多,但是兒子的褲子非常薄,隔著褲子一舔,「帳篷」四周的白色液體就全數被他的美母吃下。

  即使隔著褲子黃牧也能清楚地感受到美母的軟舌劃過自己龜頭的觸感。這就讓他本就被美母挑逗得情慾快要抑制不住,噴射而出……

  「媽媽褲子太薄,滲下去不少」

  「你在教我做事?媽媽當然知道。不準說話了!」

  美母瞪了兒子一樣,視線才重新回到兒子的褲襠處。在裡面嗎?……

  刷地一下,白絲玉手直接將兒子的褲子拔下,兒子帶著酸奶的雞雞,噠吧一下,直接甩在了美母臉上。帶有熟婦氣息的御姐臉頰就戴上了不少白色酸奶,好不狼狽。

  美母看著兒子似笑非笑的小臉,用玉手捏了一下兒子的大腿。

  嘶~兒子連忙一臉嚴肅地看著母親研究如何下嘴……

  可是作為熟婦的貞慕珠哪還要研究,白絲玉手撐住兒子的雙腿,然後直接大嘴一張,滋溜一下,就將大肉棒舔得乾乾淨淨。(嗦牛子)

  雖然她有點吃驚兒子的大小,但是一口氣吞了兒子大半肉棒已經完全夠她舔酸奶了。

  「媽~媽~里…裡面還有……」

  看著兒子一臉享受,斷斷續續地說話,她就有點惱了,說了就叫兒子不要說話。

  於是紅唇再次將吐出的兒子肉棒吞了下去,由於這次用力太大直接頂到了自己的嗓子眼,悶咳兩聲,雖然她很不舒服,但是她的目的達到了……

  「嗯~~~」

  「哦~~」

  兒子只能發出斷斷續續地呻吟,沒在繼續說話了……

  她沒注意到兒子昂著頭已經忍耐不住了,那根被美母吃下的肉棒也越發猙獰,一鼓一鼓的,正準備對著母親的口腔進行大噴射……

  「哼~看你還聽不聽話。唔唔唔!」

  美母此時竟然還含著兒子的肉棒說著勝利宣言,隨著說話的震動,美母的嬌柔嘴穴直接讓已經抵抗的極限的肉棒決堤。

  「媽媽,好……全部……給你!!!」兒子低吼著將濃稠的精漿灌入母親饑渴的口中,美母只能停下說話,一口一口吞咽著兒子的濃精。

  「咕嚕,兒子,你裡面的酸奶,比這種雙奶好喝多了,以後你得記得給你小弟弟多喝點酸奶喲,媽媽以後的口福就靠你了!」

  說完,美母打了個飽嗝,去洗澡去了。只剩下兒子一臉安詳地躺在沙發上……

  夜晚「媽媽,對不起,酸奶又潑到我小弟弟上了」

  「不要緊,媽媽給你吃乾淨就好」

  「臥槽!怎麼這麼舒服,味道更棒了」

  「嘶…溜……嘶…溜……高潮了,舒服……」

  【露出任務Ⅱ:贈送艷母一套情趣服裝】(已完成)【獎勵:艷母在家經常穿情趣衣物,全家常識容忍度Max】【親嘴系列獎勵任務:要求將母親最愛的酸奶灑在肉棒上】(已完成)【獎勵:美母愛的口交,完成三次後可以解鎖美母深喉】【解鎖:美母的誘惑紅唇,可直接享用母親小嘴的所有服務】【解鎖:美母對你身體敏感度 100%】出差半個多月的丈夫終於回來了,手上提著妻子最愛的凝固性酸奶,他妻子就喜歡這種像是奶蓋一樣的口感。

  「爸爸,你回來得剛好,家裡酸奶用完了」

  他剛打開門,清秀的兒子就接走了他手中的酸奶。用完了?什麼意思……

  看著兒子光著屁股,甩著遠超自己的陰莖,那尺寸差不多有他看的小電影裡面亞洲巨根的規模了,最後他還是忍不住問道:「兒子,你怎麼沒穿褲子?」

  「媽媽說的,說家裡就我們兩個,就叫我不要穿褲子了,說什麼這樣方便」畢竟媽媽最喜歡的『酸奶』就在兒子褲襠裡面「既然是你媽媽叫你不穿的那我就不說你了,記住,在家裡不穿衣服要得到家人許可,我回來了你注意點」

  「爸爸,你不準我不穿衣服嗎?o(╥﹏╥)o」

  看著兒子的哭臉,明知道他是在撒嬌但也沒辦法,說道「臭小子,行吧,行吧隨便你了」

  「好耶!我去給媽媽準備酸奶」說著他兒子就提著酸奶小跑著去了廚房……

  看著兒子離開的背影,他感慨道:還真是親母子,都長得那麼好看,母親有對爆乳,兒子有根巨棒……

  他走到客廳,發現自己的嬌妻躺在沙發上,他貌似恍惚了一下,回過神來,兒子已經挺著沾滿酸奶的陰莖來到了妻子的頭前。

  「兒子。你這是……」

  他很疑惑,雖然妻子的高叉連體泳衣很性感,泛著春意的眼角淚痣仿佛再邀請別人來共赴巫山,但是他如何勃起也沒有兒子這那麼誇張,還沾滿了妻子最愛的酸奶。

  「爸爸這是奶棒,媽媽最近最喜歡吃了,就是每次沙發上都濕一片,估計媽媽是尿床了」

  他的兒子很得意,用唯一沒有蓋上酸奶的馬眼也就是尿道出口,蹭了蹭他妻子的嬌顏。

  然後在兩人眼前,躺在沙發上妻子(媽媽)的巨乳頂端,肉眼可見的挺立起兩個凸起。

  丈夫看著妻子勃起的乳頭,目瞪口呆,小聲詢問道。「今天這麼敏感嗎?」

  他的嬌妻沒有回答,瞪了他一眼,然後一巴掌呼在了兒子的腰間,打得兒子哇哇亂叫。

  「媽媽那是高潮了,尿什麼床,不學無術的傢伙。」

  說完,他就當著丈夫的面,一口舔掉了兒子陰莖頂端(龜頭)的酸奶。

  也不知道是酸奶的美味,還是舌頭與陰莖的觸感,讓他閉上了雙眼,仔細品嘗,然後對著丈夫說道:「老公,你先去吃東西吧,我這邊喝酸奶還要一會兒。」

  他就這樣端著飯,看著嬌妻,一口一口地吃著兒子大肉棒上的酸奶,還一臉享受,滿臉潮紅不知不覺中自己胯下也豎起了帳篷妻子,她……以前也這麼敏感嗎?

  沒過多久,兒子猙獰的肉棒已經被妻子舔得乾乾淨淨。

  看到這裡,他想,這樣已經結束了吧。

  實際上,更加淫亂的情況出現了。

  「兒子,媽媽累了,你自己來吧。」

  說完,他就見到妻子平整地躺在了沙發上,脖頸墊著沙發的扶手,然後張開他的櫻桃小嘴。

  他還在疑惑,妻子這個舉動是什麼意思?突然剛好發現了在妻子頭前,兒子那根直立的肉棒。

  李澤妻子躺下後,生香玉頸與紅唇形成的一條直線,仿佛就明白了什麼。

  果不其然,兒子用那個猙獰的大肉棒,緩緩地向著妻子的小嘴靠過去。

  看著妻子的配合,態度,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吃酸奶了。

  「嗯~」肉棒才進一個龜頭,妻子就發出了一聲嬌哼,高開衩比基尼的下體部分就因為潮濕變色。

  龜頭已經移動至喉嚨,可以看到妻子脖子上被頂起了一個小凸起。妻子的雙手已經忍不住地向自己下體摸去,一小股液體已經噴了出來。

  一隻仿佛不滿兒子的進度,用另一隻手手拍了拍兒子的屁股。

  兒子直接用力一頂,肉棒全部都進入了妻子口中,妻子的鵝頸細脖也粗大了一圈。

  「媽媽,媽媽,你又噴了好多水,是高潮了嗎?」

  他即使不看嬌妻被兒子蛋蛋壓住的俏臉。也知道此時渾身不由自主地痙攣的妻子,陷入了延續絕頂之中,估計被兒子擋住的雙眼都已經翻過去了吧。

  然後他就看著兒子使用他媽媽的喉嚨開始做起活塞運動,如同他年輕時使用的飛機杯。

  從嬌妻起伏的肚子上可以看出,嬌妻竟然也配合著兒子的抽插,偷偷呼吸著。

  沙發上被兒子口爆通喉的嬌妻子,已經渾身布滿細漢,更是增添一份美艷。

  「媽媽,媽媽你要的酸奶,要來了,兒子全部給你~!!」

  兒子說完之後,抱著妻子的頭全力向前一頂直接堵住了妻子的鼻子,妻子開始掙紮起來。

  但是兒子都在外面的卵蛋,一鼓一鼓的抽搐,仿佛正在將什麼東西擠到前面。

  然後兒子第一吼一聲,妻子的喉嚨蠕動了一下,馬上兒子就將他沾滿口水的陰莖抽了出了。

  很明顯他兒子直接用自己的陰莖。將酸奶(濃精)送到了他嬌妻胃裡。

  他的嬌妻呢?正躺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很明顯是剛剛的不間斷高潮讓他脫了力。

  嘴裡還在不斷呢喃著:「嗷!好舒服,好爽,怎麼會這麼快樂呢?比丈夫還……」

  這位丈夫很疑惑,作為一個公司高管的妻子平時在外都很嚴肅,妥妥的冰山美人,雖然實際上在家裡十分溫柔,但是在做愛方面十分的被動,要不是偶爾用盡全力還是可以讓妻子高潮,他都要懷疑妻子是不是真的性冷淡……這也是他最近經常出差(軌)的原因,得不到妻子反饋的他在公司的新人身上得到了滿足……

  但是如今看到沙發上緊緊用兒子的奶棒吃了酸奶就敏感到高潮無法動彈的美艷妻子,他突然就看不上那個新來的年輕妹子了,顏值和風韻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原來妻子不是不夠敏感,不夠風騷,而是我沒見識過……

  不知道為何,貞慕珠在家實在是無法忍受穿那麼多衣服,經常一不小心就脫得只剩內衣,只穿著內衣和絲襪的豐滿嬌軀就這樣在兒子面前,逛來逛去……

  「媽媽羞羞,不穿衣服」

  「這不是有嗎?啊哈!兒子,你又有酸奶了吧?」

  美母揉了揉自己只貼著乳貼的巨乳,得意洋洋的握住了兒子已經勃起的巨根,完全沒有在意兒子的勃起正是因為她被揉的不停晃動的巨乳和身上那條全部布料都沒巴掌大的蝴蝶丁字褲,畢竟這條丁字褲只有一個蝴蝶印記遮擋住了美母的肥美花唇,精心裁剪的黑色叢林與美母的三角地帶不斷挑逗著兒子的情慾……

  「哎呀!好燙啊,乖兒子做好,媽媽要吃酸奶了~」

  說完,美母就開始對著兒子的胯下全力服務,用著被孩子多次口爆開發,已經可以完全容納兒子勃起肉棒的口穴,不斷深喉口爆、真空口交來榨取著兒子寶貴的精液,不斷高潮分泌的花蜜,打濕了地板……

  十多分鐘後,被插得渾身舒爽的美母躺在了兒子的大腿上,對著兒子的蛋蛋,有一下沒一下地舔著。

  「兒子,媽媽以後在家裡不穿衣服怎麼樣?」癡母不顧自己的姿勢對著兒子的卵蛋詢問著……

  「不好!爸爸說在家裡不穿衣服需要家人同意,不然就是不文明」兒子還在喘氣著回答道,看來剛剛美母的確讓兒子爽得不行。

  「所以媽媽是在徵求你的同意啊!」

  「好像,是這樣哦,媽媽,你需要我同意?」

  美母知道現在是決勝的時間了,直勾勾望著兒子的臉,看看兒子露出了糾結的神色,乘勝追擊道:「牧牧,要是你同意媽媽答應你一個請求喲,比如你之前一直想要的遊戲機!」

  「媽媽,我不要遊戲機了,爸爸送我那個遊戲機了,我想要摸媽媽可以嗎?」

  美母看著兒子。昨天都抱過了,兒子都摸到她巨乳了,摸摸也不要緊,想到這裡,她同意了兒子的請求:「我是你媽媽,你想摸就摸唄,媽媽有不是不讓你摸!」

  「爸爸呢?他同意了嗎?」

  她沒想到兒子現在還在猶豫,想了一下說道:「如果你爸爸在家,我就不那麼穿不就行了?傻子」

  看著兒子恍然大悟的神色,她笑了出了,看來兒子是準了。

  於是直接將自己H爆乳上的最後遮羞物扯了下來,兩片蝴蝶形狀的紫色乳貼就甩在了兒子臉上。

  「來呀,摸摸媽媽」

  說著就將自己的爆乳左右一擠伸到了兒子面前。(兒子坐在沙發上,美母頭躺在兒子大腿上,面朝上,雙手擠壓自己雙乳側面,奶子向上對著兒子)

  媽媽的巨乳具有極大的衝擊力,一直挑逗著他,剛剛被媽媽吸到疲軟的棒子又勃起了。然後他將自己的手順勢放在了美母胸上!

  「啊!~」

  美母一聲魅叫嚇了他一跳。

  「媽媽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兒子……你…繼續!」

  黃牧想了一下,看到了母親胯下,卜滋~噗滋~湧出了的淫液,他也明白了。

  母親又高潮了……

  【露出獎勵任務:癡母的裸體申請,要求準許癡母在家裸體】(已完成)【獎勵:美母在家會暴露本性(發情),可在做任務時向美母提出要求】【解鎖:美母觸享,可隨時對美母進行全身撫摸,可與美母同時洗澡】【解鎖:肉棒長度 25%、肉棒粗細 25%】又是平常的一天,賢惠的母親正陪著兒子看電視,唯一不尋常的是就是母親穿著可以與丈夫『決一死戰』的極品黑絲內衣……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atfan - 114.41.206.220
1 F:2022-08-14T12:31:28
QQQ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