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少婦與少年

jiouguai
本文:2022-08-13T23:34:06
在我四五歲的時候,媽媽的農村遠房表弟,小帆舅舅因為要來城里打工而借
住在我家一個多月。

  雖然是遠房表弟,但是小時候也是逢年過節經常看到一起玩的,加上媽媽那
時候也已經離婚兩年了,我平常都是和媽媽睡,房子也有空房間,便答應了。

  我以前過年過節的時候就見過几次小帆舅舅,媽媽都是讓我叫他小舅。小舅
對我很好,願意帶著我玩,所以我對于小舅的來到也很歡迎。

  說是小舅,但是其實那時候他也只有十五六歲,還是個少年。這個年紀,總
是精力旺盛的,有小舅帶著我在家里玩,每次我都玩到精疲力竭然后倒頭就睡,
媽媽也省心了很多。活力旺盛的少年,和同樣活力旺盛的少婦,住在同一屋檐下,
總是容易發生些什麼,而我的回憶,也源自于此。

  這里要說一個我媽的習慣:平常在家里,天氣一熱,就喜歡下身只穿一條內
褲,上身隨便套件衣服活動,有些時候還會擺出一些很奇怪的姿勢看書或者干別
的事情。每個月固定總有几天,喜歡黏糊我,有些時候是抱抱蹭蹭,有些時候是
睡覺的時候用腿夾我,小的時候不懂,后來長大了,才知道這是媽媽月經之后排
卵期被性欲憋得。

  小舅來了以后媽媽就收斂了一些,但是也只是穿上了條家里穿的寬松睡裙一
類的,上身還是不穿內衣,好几次我都看到媽媽的乳頭在收拾桌子的時候從寬大
的領口露出來了,一旁的小舅也看的眼睛發直,可媽媽完全不以為意。

  年輕人都喜歡刺激,小舅也不例外。這天下午,小舅不知道從哪里弄了張恐
怖電影的光盤帶著我看,一開始,我們倆還是各自坐在墊子上看,可隨著劇情的
推進,到了男人被解剖的時候醒來的劇情,我已經嚇得和小舅抱在了一起。

  下班回到家的媽媽看到我和小舅的樣子,哈哈大笑了很久,直把眼淚都要笑
出來了,才去臥室換衣服。這一笑,也把我和小舅的恐怖感給笑沒了,關了影碟
機我們就等著晚飯。

  媽媽今晚似乎格外的亢奮,或許是又到了每個月的那几天,媽媽今天穿了一
條剛好蓋過屁股的睡裙,比以往的都短,還更薄一些。晚飯的時候一邊吃還一邊
不停的說話,我嫌煩飛快地吃完就跑去玩玩具了,小舅則是跟著媽媽一起收拾了
桌子刷了碗,然后我就沒注意他在干嘛了,媽媽則是拿出了一本小說雜志躺在床
上看了起來。

  看了一會儿,媽媽把雜志反扣在床上,起身去洗澡,囑咐我們不要開門出來
以后,就把門關上去浴室了。不一會儿,「嘩啦啦」的水聲傳來。媽媽開始洗澡
了。

  我拿著玩具,表演著腦子里想象的劇情,正當我想象到正義的奧特曼要打敗
邪惡的大恐龍的時候,才發現,我的膠皮恐龍玩具找不到了,在地上的玩具里翻
找了几次都沒有。沒辦法,我只能暫時中斷想象,跑去旁邊的櫃子找我的大恐龍。

  這個櫃子其實也是張桌子,屬于典型的帶櫃子的辦公桌,媽媽一般把我的大
恐龍放在中央的抽屜,和文具放在一起。旁邊的櫃子則是放了几個相冊還有一些
媽媽留著的書和報紙。

  在抽屜里,找了很久,也沒找到,這時旁邊的小帆舅舅也注意到了我在翻找
東西,過來問我找啥呢。我給小帆舅舅說了在找我的大恐龍以后,小帆舅舅看我
個子矮,主動又幫我翻了一遍抽屜,還是沒找到,就說是不是在兩旁的櫃子里。

  打開一看,果然在里面,不知道為啥我的恐龍居然被媽媽放在相冊上面,肯
定是媽媽收拾房間的時候把這事儿給忘了的。

  恐龍放的很靠里面,我夠不到,小帆舅舅也是廢了好大力氣才把恐龍拿出來
的,但是也把壓著的相冊帶出來掉在了地上。我看小帆舅舅定住了一下,眼睛盯
著摔開的相冊中央在走神,我也看過去,發現小帆舅舅在盯著媽媽年輕時的几張
泳裝照。

  媽媽說過,那是很久之前和爸爸去海邊儿的時候照的,照片里的媽媽穿著連
体泳衣,開叉開到骨盆,露出半個白白的屁股蛋,趴在充氣的墊子上,或是笑著
向前比「V」或是把頭枕在手臂上對著鏡頭擺出各種造型。這几張照片能明顯看
出我媽的屁股很翹,連体泳衣的下面像是緊身的三角褲一樣勾勒出我媽弧度不低
的屁股曲線。

  「那個里面都是媽媽以前的照片。」我看小帆小舅看得入迷,主動說道。

  「哦、哦」小帆小舅有些慌亂的應了一聲,就把相冊又放回去了。我拿到了
需要的恐龍玩具以后則再次沉浸在了想象的世界里:邪惡的怪獸毀滅城市的那一
刻,正義的奧特曼出現了,挺身而出保衛人類……

  我玩得很入迷,連媽媽洗完澡開門進來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媽媽洗完了,鑫鑫,該你倆去洗澡睡覺了。」聽到媽媽的聲音,我不情願
地抬頭應了一下,和媽媽爭取了再玩一會儿,讓奧特曼打完怪獸的「寬限」。

  這時我才發現,媽媽居然是像以前一樣,下身就穿了條紫色的小三角內褲,
正面中間還有塊鏤空的區域,上身穿了件緊身的白色吊帶背心里面沒穿乳罩,紫
黑色的大乳頭和褐色的乳暈在燈光下能清晰地隔著衣服看到。這還是小帆小舅來
了以后,媽媽第一次像家里只有我們兩個人一樣穿。一旁的小帆舅舅眼睛也睜得
大大的盯著媽媽,媽媽毫無所覺得拿起了雜志繼續看著,我看了一會儿,震驚平
復了,也就繼續玩起了玩具,畢竟奧特曼還沒打完怪獸呢。

  玩了一會儿,我覺得累了,伸了個懶腰,抬頭看了一眼媽媽,卻發現媽媽又
擺出了那些奇怪的姿勢:雙腿跪坐,兩腳腳掌交疊,上身卻趴了下去,腰似乎都
有點儿塌,顯得媽媽的屁股特別大,紫色的內褲都被繃的緊緊的,媽媽的大屁股
露出來了一大半,白白的,圓圓的,中間還有几根儿黑乎乎亮晶晶的東西從兩旁
扎了出來。睡裙的領口很低,媽媽趴著的時候胸壓在膝蓋上,把大奶子都壓扁了,
媽媽卻恍若未覺,津津有味的看著雜志。

  我看到旁邊的小舅也沒有再看漫畫了,眼睛就在那儿直勾勾的盯著媽媽的大
白屁股。我給媽媽說我玩累了,媽媽就讓我和小舅去洗澡睡覺。

  洗完以后,媽媽工作了一天似乎很困了,很快就睡著了。我因為洗完澡沒多
久,睡不著,只是閉著眼睛,躺在媽媽身邊。媽媽的呼吸聲很深長均勻,看來是
睡得很死了。聽著我媽的呼吸聲,我也淺淺的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了房門被輕輕推開的聲音,我一下就清醒了。我好
奇的從眼縫打量是誰進來了,只看到黑乎乎的一片,里面隱約有個很瘦的人影。

  是小帆小舅?小舅小心翼翼的躺到了媽媽身旁,呼吸很粗重。一只手無比小
心的輕輕摸上了媽媽的屁股,隔著內褲輕柔的摸著。

  摸了一會儿,見我媽沒有反應,小舅的膽子大了很多,五指緩緩地向上游走,
一路摸上了我媽沉甸甸的一顆奶子。

  我看到小舅用力的控制著自己五指的動作,恐怕把我媽弄醒,小舅的喘氣聲
更大了,「呼哧呼哧」的好像很熱一樣。

  小舅隔著衣服用指肚蹭著媽媽的乳頭,沒過一會儿,媽媽的乳頭就硬了,睡
夢中的媽媽舒服的哼唧了一聲,扭了兩下屁股,就不動了。小舅一開始被嚇了一
跳,整個人就像被凍住了一樣定在那里,等到我媽一動不動了,才緩緩地把手收
了回去。

  小舅偷偷的脫下內褲,一根冒著熱氣的大棒子就跳了出來,那是我第一次看
到勃起的陰莖,印象很深,龜頭都脹成紫白色了,因為太光滑,甚至還能反射房
間里的月光,小舅細細的大腿,和脹脹粗粗的棒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小舅握住棒子,悄悄摸摸的,用龜頭頂著媽媽的屁股溝,頂的媽媽下身好多
粗粗硬硬的陰毛從內褲邊沿甚至內褲里面扎了出來,也把內褲的很多布料都頂進
了媽媽的臀縫中,露出了更多的屁股蛋。

  屁股蛋露出來的面積夠多了以后,小舅開始瘋狂的用龜頭在上面蹭著,從呼
吸就能感受到小舅的興奮。

  可能是內褲都卡在屁股溝里不舒服,媽媽吧唧了兩下嘴,一只手繞道身后,
把被小舅頂進去的內褲都扯了出來,又把內褲往下扯了一些,露出了腰窩,最后
還把手伸進內褲里撓了兩下屁股。這樣一弄,媽媽的內褲上沿都能露出一部分臀
溝了。

  小舅在媽媽動作的一開始就趕緊把雞巴收了回來,屏住呼吸看著媽媽做完這
一切以后,小舅長出了一口氣,就注意到了媽媽的內褲的樣子,本來已經被嚇得
半軟的雞巴一下又硬起來了。

  小舅小心翼翼地把媽媽的內褲往下拉,但是因為媽媽是側身睡的,最多只能
一邊徹底拉下去,露出多半個屁股蛋。

  但是這對于小舅就夠了,小舅興奮的把雞巴從媽媽的空隙里擠進去,兩側用
媽媽的大腿夾住,下面用內褲卡住,龜頭上面還能蹭到媽媽的陰唇。擠進去的時
候,小舅難以置信的從龜頭上面感受到了濕乎乎的感覺,那潮濕火熱的感讓小舅
的腰飛快地動了起來,飽滿渾圓的龜頭時不時的從媽媽的三角區探出頭。

  小舅很可能還是個處男,這樣蹭了兩分鐘感覺就要不行了,膨脹火熱的雞巴
不停的從火熱潮濕的洞口經過,每一下都會沾上更多粘稠溫熱的淫水,誘惑著毅
力本就不大堅定的小舅,終于在一次摩擦后精蟲上腦的小舅不管不顧的把龜頭對
准了洞口插了進去!然后瘋狂地抽動了一分多鐘,就抽搐著把濃稠的處男精液統
統射進了我媽的陰道。

  射完以后歇了一會儿的小舅才開始害怕,連我媽的內褲都沒有給提上,就甩
著半軟不硬的雞巴慌亂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他似乎完全都沒有想起,剛剛插進
去的時候,為什麼我媽卡住的半邊內褲,自己下來了。

  小舅跑回房間關好門后,我感到面前的媽媽呼出了一口熱氣,噴在我的臉上,
伴隨這口熱氣發出的還有一聲微不可察的嘆息。

  原來我媽剛剛已經醒了麼?

  小舅剛剛真是射了好多,媽媽動作輕微的從床頭的扯了几張衛生紙擦了好几
下下身流出來的精液,都擦不干淨。濃郁的腥臭味我都能聞得到,媽媽就更不用
說了,可媽媽每次擦完下面,都會把帶著精液的紙拿到面前端詳一會儿,深吸一
口氣,才扔進垃圾桶。

  擦干淨以后,媽媽把內褲提上,又發出了一聲微不可察的嘆息聲以后,翻了
個身,繼續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能明顯感覺到媽媽和小帆小舅之間的氛圍不太對,為了防止引
火燒身,我一整天都小心翼翼的,還好小帆小舅白天要去打工,媽媽白天也要去
上班,不用碰面,晚上回來,媽媽還是冷著一張臉,也不和小帆小舅說話。今晚
媽媽回來換的衣服很嚴實,長褲短袖還穿了內衣,雖然媽媽沒有對小帆小舅發脾
氣罵人,但是總感覺媽媽就像一個要爆發的火山一樣。晚上,媽媽鎖好了我們房
間的門以后,才上床睡著了。

  這樣過了兩三天,媽媽和小舅才開始會在諸如開飯的時候互相叫一聲,小帆
小舅也許也是因為做賊心虛吧,吃飯的時候都不敢看媽媽。

  可是少年人的性欲並不是那麼好克制的,尤其是一個初嘗女人滋味的少年人,
晚上進不來媽媽房間的小舅把目光瞄向了媽媽換下來的內衣,偷偷用這些來回味
我媽美妙的滋味。

  其實小舅不知道,雖然媽媽鎖了門,但是這几個晚上媽媽每晚都輾轉反側的
渾身發熱睡不著,雙腿不自覺地摩擦著,有時候也會抱著我用腿夾我。睡到半夜
睡醒,經常能看到媽媽的一條大白腿搭在我的身上,下身緊緊的貼著我的大腿。

  所以當我發現我媽看到被小舅射在上面的內衣,卻沒有立刻清洗,而是盯著
上面的精液咽了口吐沫,才緩緩放下的時候,我一點也不意外。

  這樣子過了几天,大約是媽媽的沉默給了小舅勇氣,晚上小舅再次想要試著
悄悄進入我媽的房間,卻發現房門上了鎖后,膽子變大的小舅偷偷在一次媽媽比
他下班晚的時候,試出了房門的鑰匙,並偷偷記下,趁著媽媽吃完晚飯收拾東西
沒注意的時候,把藏到了自己房間。

  睡前鎖門的時候,我看到媽媽其實猶豫了一下,然后才把門鎖上,看來媽媽
應該也很懷念少年人那火熱滾燙的堅硬肉棒。

  半夜,飢渴的小舅果然偷偷用鑰匙擰開了房門潛入,我看到門鎖被擰開的時
候媽媽的眉頭皺了一下,又放松下來,只是翻了個身,變成側臥。然后一切就像
那晚一樣,小舅扒下媽媽的褲衩,同樣側躺著進入了我媽的身体,然后低聲喘著
粗氣抽插了大約不到十分鐘,再次顫抖著把自己的少年精液射進了我媽的子宮。
接著等小舅走了以后我媽嘆息著擦干淨自己的下体,進入夢鄉。

  小舅沒看到的是,我媽其實從他插進來以后,眉頭就是皺起的,整個人臉上
的表情都很用力,仿佛在忍耐著什麼。

  第二天起床,我媽既沒找鑰匙,也沒找小舅,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還是冷著臉面對小舅。

  但是接下來的几晚,小舅進來以后,都會發現,我媽是側臥著睡得。

  次數多了,小舅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這天晚上,小舅再進來的時候,卻發
現我媽的是大字形躺著睡的,又有些迷惑了,但是前几天的經歷和旺盛的性欲驅
使著他還是爬上了床。

  也不知道小舅是從哪里學的,居然會給女人口交!埋頭在媽媽兩腿間的小舅
並不知道,我媽好几次忍的難受到咬住自己的手指才沒有叫出聲來。小舅可能還
是做賊心虛,還是等我媽翻身側躺以后才插進去的。

  今晚的小舅格外的持久,事實上,小舅這十來天,每次走了以后下次再來,
都會比上次的時間持久一些。

  小舅已經抽插了半個小時了,我看到媽媽枕在枕頭下面的手已經偷偷用力,
死死的抓住了枕頭,嘴巴也死死的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終于,媽身后的
小舅開始衝刺,精關開始松動,伴隨著最后的抽搐,小舅又一次在我媽肉感成熟
的身体里射入了自己的精液。而背對著小舅的媽媽,在小舅射精的時候,也無法
控制的達到了高潮,無聲的張嘴大叫著。

  第二天,可能是覺得自己這樣真的捂不住蓋子了,媽媽臭著一張臉,嚴厲的
罵了小舅用她內衣自慰的事情,但是好面子的媽媽沒有提小舅之前十來天對自己
的侵犯,畢竟對于一個十來歲的少年來說,這種程度的教訓,應該就夠了。

  事實也是小舅被嚇到了,趕緊跟媽媽認錯道歉,看著小舅害怕的樣子,媽媽
確認了自己長輩的威嚴,也就十分滿意,和顏悅色的說了諸如「年輕人也能理解」
「我也是把你當小孩了沒避諱你」的廢話安慰了一下小舅,就滿意的走出了房門。

  接下來的几天,小舅果然都很老實,確立了威嚴的媽媽人也放松了下來,房
子里的空氣總算舒緩了很多,媽媽和小舅也恢復交流了,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一樣。

  這種狀態持續到了小舅找到了成立一份不錯的包吃住的工作,和老板那邊談
好以后,小舅后天就要走了。下班后的媽媽得知了這個消息,心情無比輕松愉悅,
連換衣服都換上了罵完小舅以后很久沒穿的睡裙,還主動說既然這樣,今晚吃好
點儿,做了几個好菜。

  晚飯的時候我主動觀察了一下,倒是穿了內衣,但是依舊讓小舅看得有些魂
不守舍。

  晚飯后我一樣是玩著玩具,小舅在一旁看著漫畫書,洗完澡的媽媽老樣子催
促我們收拾一下趕快睡覺了,就拿起了雜志,擺出了那個仿佛撅著屁股等人后入
的姿勢看了起來,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動作,讓我和小舅,都發現了她今晚又
是睡裙下面什麼也沒穿,大白屁股撅著,臀溝都向兩邊分開,不停折磨著飢渴少
年的神經。

  洗完澡都收拾好以后,我沾上枕頭就睡著了,沒有做夢,睡得很香。后半夜
的時候卻被身邊一陣嘈雜的聲音吵的半醒了。

  當時,我聽到身邊傳來一陣很激烈的翻身聲,還伴隨著打人的聲音,就像我
和同學打鬧,一拳打在后背上的那種「咚」的一聲,緊接著我還聽到了斷斷續續
的什麼「不行」、「下去」之類的。

  雖然我意識已經清醒了,可我並不想醒過來,我還想借著睡,就轉過身背對
媽媽那邊然后把一側的耳朵壓住。

  很神奇的是,在我轉過身以后,身后真的沒有聲音了,我的身体也開始漸漸
放松,准備睡著。可這時,身后的媽媽突然傳來一聲悶哼,然后靜了一會儿,就
開始聽到身后開始傳來「汩滋汩滋」的水聲,聲音還不算大,還能忍受,我還是
很想睡覺。

  可后面這聲音卻越來越大,先是變成了「噗嗤噗嗤」的水聲,然后居然還加
上了「啪啪啪」的肉撞肉的聲音,就像我和同學互相在身上拍巴掌一樣。

  「啪啪啪」的聲音頻率越來越快,我終于被完全吵醒了,但是我還是不想睜
眼,哪怕就這樣躺著我也覺得比起床舒服,就又翻了個身,變成了正對媽媽的方
向。

  「啪啪啪」的聲音越來越大了,真是沒完沒了的感覺,不知道媽媽那邊在干
嘛,心里越來越不耐煩,卻又有一點儿好奇,為了防止媽媽發現我醒了讓我起床,
我偷偷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去觀察。這是我無數次被媽媽强迫起床后練出來的絕
技,能夠在媽媽發現不了的情況下,偷偷觀察身邊的情況。

  我借著屋里的昏暗月光看過去,一個黑乎乎的瘦瘦人影正壓在媽媽身上,不
停的上下起伏著,「啪啪啪」的聲音應該就是從這來的。媽媽的腦袋歪向一側,
渾身都在用力,脖子上的筋都出來了,雙手微曲著用力抓著黑影的肩膀,指節都
彎曲著在用力,奇怪的是既沒有推,也沒有拉,就好像只是為了固定住黑影一樣。
向下看去,媽媽的雙腿抬起膝蓋到小腿都緊緊的用力貼在了黑影的腿上,從下彎
的腳趾就能看出此刻媽媽怕是把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

  烏云飄走,月光亮了一些,借著提高的亮度,我看清了黑影的樣貌,居然是
小舅!他大晚上壓在媽媽身上干啥?屁股還起起落落的,不累嗎?媽媽在干嘛?
為啥全身都繃得緊緊的,像被定住了一樣?

  我好奇地看著兩個人,就這樣保持這個狀態足足有一個課間的時間,然后小
舅突然飛快地動了一會儿,隨著小舅的動作加快,媽媽整個人也更用力的抓著小
舅,頭也開始上揚,然后兩個人似乎是累了,突然就一起軟了下來,四肢都貼在
了床上,小舅還把頭埋在了媽媽的鎖骨到脖子之間,兩個人都不停的喘著粗氣。

  房間里很安靜,我直覺媽媽接下來可能要發火了,趕緊把眼睛張開的小一點,
免得被連累。

  倆人歇了一會儿,似乎歇過勁來了,媽媽冰冷的聲音傳來:「下去……怎麼
又硬了??」聲音從一開始的冰冷變為了驚慌,然后就看到小舅屁股又飛快地動
了起來,手也抓住了媽媽的大奶子玩,嘴巴還時不時過去吃一口含一會儿。現在
想想,一個初嘗多汁少婦的十几郎當歲天天性欲旺盛的無窮無盡的少年,怎麼可
能射個一兩次就結束呢?

  我的眼睛這時候已經適應了黑暗的環境,能看到媽媽正用一只手捂著嘴,另
一只手死死的抓著身下的床單,兩只腳一開始似乎是想踹下動作中的小舅,可因
為姿勢和体力的原因,只是用腳底板在小舅的側腰和大腿上蹭了几下而已,很快
媽媽就累的把大腿攤在了床上,抓著床單的手也松開了,只剩另一只手捂在嘴巴
上。

  小舅這次動了好久,比上次的時間長了一倍還沒累,讓我覺得很神奇,怎麼
突然之間小舅的体力變得這麼好了。

  我把視線下移,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媽媽居然把小腿搭在了小舅的膝彎處,
往上看,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在了自己身側。

  小舅的速度又快了。隨著小舅的動作加快,我發現媽媽的身体也在輕輕的蠕
動著,就像在蹭小舅的身体一樣。

  小舅又累了,又一次趴在了媽媽的脖子旁邊喘著粗氣,我感覺媽媽似乎這次
脾氣沒有那麼差了,應該不會發火,也就大著膽子繼續看。

  「你怎麼沒軟?」是媽媽壓低的聲音,聽上去很驚訝。小舅沒有說話,只是
喘著氣,喘了兩下,屁股又開始動了起來。

  「嗯!」不知道為什麼,小舅這次一動作,媽媽反應很誇張的悶哼了一聲,
然后把腿抬起來搭扣夾住了小舅的腰,身側的手也抓住了小舅后腦的頭發,整個
人又開始變得緊繃繃的。

  小舅這次動的很有節奏感,屁股也不是上下的直線起伏了,而是帶了點弧度,
彷佛在用自己黑乎乎的毛毛蹭媽媽黑乎乎的毛毛一樣。

  借著月光,我看到媽媽的大白屁股蛋儿,隨著小舅的動作一癟一癟的收縮,
腰也在微微的動著。

  小舅這次動的沒有第二次時間長,但是還是比第一次長,最后衝刺的時候,
我看到媽媽甚至把手從嘴巴上拿開,死死的抓著小舅的后背,口中不停地低聲念
叨著什麼「太硬了太硬了」、「好燙啊好燙啊」之類的話。

  小舅就只是在變累之前說了句:「姐,你水好多。」然后兩人就又喘起了粗
氣。

  兩人歇著的時候,我看到媽媽和之前不一樣了,沒有一動不動的癱著,而是
用身体的各個部位不停的輕輕磨蹭著小舅。

  直到長大以后交了女朋友我才知道,兩年沒有嘗過男人滋味的媽媽,已經被
之前的兩次高潮徹底喚醒了性欲,處在高潮余韻中的身体正無比的敏感,正需要
身上活力正旺的小伙子,用那根滾燙堅硬的大棒子給自己好好捅捅,止止癢。此
時作為男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快速的像打樁機一樣的去抽插,在高潮的余韻下,
每一下抽插都會被放大百倍,讓身下的女人有無可比擬的高潮。

  許久,小舅似乎又恢復了元氣,居然又動了起來。我驚訝于兩人好的嚇人的
体力,我甚至能看到他們身上全是反光的汗水了,可他們還在不知疲倦的動著屁
股。

  媽媽這次屁股也在跟著小舅動,或許是媽媽的配合減弱了小舅的体力,小舅
這次才動了一個課間的事件,就開始低聲喊著:「姐你好緊」加快動作了。

  「好硬好硬好硬好硬~」媽媽也用呻吟似的聲音喊出了這句話。我本以為小
舅會像之前一樣快速動一會儿就趴下了,可沒想到小舅咬著牙快速動了這麼久!

  「啊啊啊啊啊~好燙好燙好燙啊!精液好燙!雞巴也好燙!啊啊啊啊~」反
倒是媽媽喊出了這些意義不明的話語。當然,長大后我知道,這就是連續射精。
而在小舅連續射精的時候,媽媽也到了無可比擬的高潮……

  兩個人一動不動,似乎昏睡過去了,看了兩個小時的我也覺得好困,便直接
睡過去了……

  第二天醒來,我迷迷糊糊的上完廁所出來經過廚房,卻驚訝地看到媽媽只穿
著乳罩和內褲在廚房里忙碌著,而同樣只穿著內褲的小舅則剛剛從廁所里出來向
著廚房走去。

  媽媽聽到了聲音,自然而然的轉過身,面色如常的出聲招呼小舅去幫忙。這
時我驚訝地發現,媽媽竟然穿的是粉色V字形的高腰高透內褲,黑乎乎的陰毛被
緊緊的壓在小腹上,隔著高透的布料,能清晰地看到每一根陰毛扭曲的樣子。內
褲的上沿高高的卡在細腰和巨臀的連接處,大大的白屁股仿佛山丘一樣從兩側隆
起,結實的大腿緊密貼合,沒有一絲縫隙。

  我看到小舅咽了口口水,內褲開始隆起,大約是內褲比較修身的緣故,隆起
很明顯,但是整体卻被牢牢的固定在內褲里面,沒有跑出來。

  小舅明顯有些緊張地走過去,媽媽只是瞟了一眼小舅的下身,就仿佛什麼也
沒發生一般的吩咐小舅干活,然后把我趕走去看動畫片。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小舅似乎也適應了,雖然下身依舊鼓著,但是臉上卻
沒有異樣的表情了。

  兩人依舊是只穿著內衣內褲,飯桌上還有說有笑的,時不時拿起飲料喝一口。
媽媽還問了小舅上班的地方怎麼樣,待遇好不好之類的問題,小舅回答完了還會
和媽媽開几句玩笑,逗得媽媽哈哈大笑。

  正當媽媽笑得前仰后合的時候,手里的飲料在杯子里左搖右晃了半天,還是
灑在了媽媽的胸口,媽媽先是低頭一驚,小舅趕緊拿紙,然后自然而然地就在媽
媽的胸口擦了起來!而媽媽竟然也仿佛天經地義一般的任由小舅擦著,還指揮小
舅去拿濕巾擦,然后自己面色如常的解開了乳罩!

  媽媽的大奶子就這樣暴露在了空氣中!淺褐色的乳暈被遠處窗口照射進來的
陽光照到,泛起了光,沒擦干淨的果汁,還一滴滴的散落分布在乳房的四周。

  看到了這一幕的小舅明顯停頓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表情,面色如常的拿
起濕巾過去半蹲在媽媽面前擦著我媽的大奶子。只可惜粗重的呼吸和從內褲里探
出來的龜頭,出賣了他的內心。

  隨著小舅的動作,媽媽雖然臉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原本軟塌塌的乳頭,卻
漸漸充血變硬指向前方——也就是小舅的臉。

  時間仿佛變慢了,我感覺兩個人就這樣擦了好久,直到兩個人的呼吸聲都要
有一種震耳欲聾的感覺了,才停手,繼續吃飯。

  整個下午,媽媽都沒有再穿上乳罩,兩個人就真的一整個下午都只穿著內褲
在屋子里活動,有時兩人交錯而過的時候,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媽媽的乳頭蹭過
小舅的身体或是小舅的雞巴隔著內褲從媽媽的小腹或是屁股上擦過。

  到了晚飯的時候,媽媽主動從冰箱里拿出了几瓶冰啤酒,說小舅明天就要走
了,一起喝點。兩個人都沒怎麼吃菜,酒倒是一杯一杯的喝,媽媽本來酒量是不
好的,但是今天卻主動說喝酒,而且喝完沒兩杯,就變得極度興奮,經常和小舅
說著說著話,就笑得前仰后合手舞足蹈。剛喝完兩瓶,兩個人的臉就已經紅透了,
小舅和媽媽似乎已經忘了我的存在,講起了各種黃色笑話,時不時還擠眉弄眼一
下。

  接連又喝了几瓶,兩個人的黃色笑話已經從最開始的隱晦暗示發展到了直來
直往,兩人的椅子已經靠到了一起,時不時還上手打鬧一下,小舅的褲襠和媽媽
的乳頭,就一直沒軟下去過,兩個人的大腿緊緊的貼在一起,桌子下的四只腳還
經常互相「打架」。奇怪的是,兩人好像都很渴,哪怕是剛喝完酒都會不停地盯
著對方舔嘴唇。

  喝完最后一瓶,我看到媽媽的眼神似乎都開始不太集中了,有些時候說話都
是那種嘟嘟囔囔含含糊糊的樣子,小舅雖然好點,但是說的話也開始沒啥條理和
邏輯了。

  兩個人糊里糊涂地說了半天,小舅突然蹦出來了一句:

  「姐,你多重了?」媽媽聽到以后似乎清醒了一些,下意識地回了一句:

  「我,我也不知道啊,挺久沒稱過了。」小舅聽完,噴著酒氣,斷斷續續的
說道:

  「那、那要不我、我幫你稱稱。」

  「咋、咋稱?」媽媽迷迷糊糊的問道。

  「你、你坐過來,然后我掂量。」小舅說的前言不搭后語,媽媽就聽了句坐
過來,想都沒想一下子就起身坐到了小舅身上,坐的兩人身下的椅子「嘎吱」一
聲。

  媽媽坐過去以后,小舅下意識地只覺得大腿上黏黏糊糊的,下意識地一低頭,
才看見媽媽內褲前面都濕透了。

  媽媽坐下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大腿上傳來的火熱觸感,呼吸更急促了,下意識
地就調整姿勢隔著內褲貼上了小舅的大雞巴。

  小舅剛一抬頭,就感覺自己的褲衩里伸進了一只手,一把握住了自己火熱的
雞巴,直感覺啥東西在腦子里炸開了,手一下就抓上了媽媽的奶子。

  兩個人竟然直接這樣親上了!攪來攪去的的舌頭和啪唧啪唧的口水看的我目
瞪口呆,無意識的驚訝的喊了聲「媽媽」,把倆人嚇得一個激靈,似乎終于想起
了我在一旁一樣蹦了起來。

  兩個人手忙腳亂了一下,就趕緊裝作無事發生,只可惜小舅脫到一半的內褲、
跳動昂首的雞巴,和我媽拉下一邊,正面濕透的內褲都在出賣著他們。

  七手八腳的把桌子上的東西收拾掉,媽媽仿佛迫不及待地一般催著我睡覺,
甚至都沒要我洗澡刷牙,就趕緊鋪好了被子,看我不樂意,還拿出了藥逼我吃,
我假裝喝水吃了藥,實際把藥片壓在舌頭底下趁著媽媽不注意吐了出來,假裝順
從的跟著媽媽躺下睡覺。

  我留意著屋子里的動靜,聽著四周的響動,睡前我看到了媽媽連門都沒關,
今晚肯定要有事發生!

  沒過一會儿,我就聽見了有人上床的聲音,然后就是「噗呲噗呲」和「吧唧
吧唧」交織的聲音,我偷偷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就看見了正壓在媽媽身上瘋狂抽
插的小舅,以及死死的抓著小舅接吻的媽媽……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