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四鳳仙情

jiouguai
本文:2022-08-13T20:33:11
林浩飛在空中看向眼前清一色紫色的人群,對方約有十萬人參
與了這次大戰吧,他瞇眼看了下為首的領軍寒翼身穿紫金色盔甲手拿
長劍一臉邪笑的看著他,這場最終的戰役將決定上界的將來,林家與
寒家誰將掌管天庭,他從小被當作廢物無法當武者而無法修練,耗盡
數千年從下界林家一路逆天修練,終到準天帝層次,只差一步他就是
這個小世界的唯一的天帝,然而這個小世界只有一人可以達到天帝層
次,那就是天庭之主。

「你笑什麼,寒翼,難道你以為寒家將會繼續執掌天庭嗎?」林
浩眼神一定,手中拿的黑龍戟指向寒翼,戟隨林浩一指器靈隨之顯現,
黑龍虛影纏繞林浩全身發出龍吟飛向前方,寒翼瞇眼一笑拿起手中長
劍向天一指,冰鳳虛影鳳鳴一聲從天而降撞向黑龍,隨即響出不斷的
碰撞聲在兩人頭頂

「哈哈哈哈哈,我笑你這個只靠女人爬上來上界的廢物,還幻想
執掌天庭?」寒翼大笑手握劍發出青色光芒佈滿劍身,頭上的冰鳳虛
影越發真實,彷如真的冰鳳顯現,黑龍被冰鳳壓著發出低吼躲避著它
的攻擊,林浩抬頭一看咬牙,同是上古器靈選中的守護者,他不同於
寒翼是家族傳承可以隨心所慾發揮力量驅使器靈顯現發揮力量,他需
要靠的四位夫人給他力量才可以發揮

林浩回頭一看他那四位如花似玉的四人站在他背後,每個女人都
是在修煉不同時期陪伴他的人,站在最左邊是百花莊的莊主,張乃馨,
一身白袍臉帶稚氣的小女生,是元丹期救下她後產生情愫的,調皮的
性格是四位夫人中最活潑多話的,頭綁著黃色鮮花製成的小花圈,手
上拿著的是百花莊的至寶,「千花鈴」,現已是仙帝實力

「浩子,這就傳你法力」她嬌喝一聲,「千花鈴」飛上半空,青
色的法力打入林浩身體,林浩身體一顫感受到至純的木之法則的力量
進入身體,這時候他身體又一振,一股白色的法力進入身體,林浩轉頭
一看是站最右邊的身穿藍色長裙的女人微微一笑動用著法器「白羽箏」,
這個女人叫白小莉,是他在執掌上界林家聯姻的對象,因為他拯救了白
家的滅亡,因此對林家的聯姻是欣然接受的,並且她也對林浩在爭奪林
家家主之戰表現得以傾心,從小就在四大家族白家長的她,豐富的修煉
資源,她一路無阻到了仙帝實力,對林浩從下界一路打上來的實力令她
眼前一亮,她不擅言語卻會直接表現出來幫助林浩,林浩會心一笑的回
應了他,白家的力量是至純的水之法則,兩股力量的結合讓林浩全身發
出光芒

「林家,隨我殺盡寒家敗類,執掌天庭!」隨著林浩頭上黑龍虛
影因為林浩的法力增幅而顯現,林浩身後一群身穿紅衣的林家人,只有
約八萬人發出迴響響徹天地,林寒兩家隨即開始互相進攻,天空響著一
聲聲爆炸聲響,不斷有人從天空掉落下去,上界的居民抬頭看著這場戰役
,每個人都不敢移開視線,因為知道這是決定這個小世界命運的一戰。

站在下面看熱鬧的人群中,一個身穿破衣的老人坐在路邊瞇眼抬頭
看向上空的戰況,他定眼看了下林浩又看了會他身後的四位夫人搖了搖頭
,他拿起身邊的酒壺拿起仰頭一喝,咕嚕咕嚕的吞進肚子

「小子,此劫你避不過,終究要面對。。」老人嘀咕著又一口酒喝
下肚,然後隨即側身一躺在路邊,口中唸著聽不清的話語

「區區小世界而已,可別倒了啊,小子」老人閉眼打著呼嚕說完這
句躺在那裡,這個人其實林浩是不認識的,但他和林浩身上的血脈有這著
很大淵源,隨著一聲巨響,看熱鬧的人群看向天空

在林家合力攻擊下,寒家的人已經被殺近半,林家只損失近千人員
,林浩在和寒翼激鬥著,兩人都是準天帝的層次,所以力量相均,此時林浩
已經全身滿是傷痕,而寒翼有寒家秘法護身並沒有傷到他,寒家有功法是用
寒家人的性命堆積的法力持續護著寒翼,每受一次林浩重擊寒家就會死一人,
然而寒家為了他甘願使用這個禁法

「廢物,滿身傷,不繼續借用你女人的力量嗎」寒翼把劍壓在林浩的
長戟邪笑說著,林浩聞言咬牙看著他,他不想這樣做,但在法力上他確實不及
寒翼,這是和他所修的功法有關,他可以攝取和自己雙修過的人法力為自己使用
,其他人不行,不同於寒翼可以動用寒家所有血脈人的法力,他把長戟一推向後
彈到四夫人位置

「七巧,菫兒」林浩背對著兩個站在四夫人人中間的兩人說著

「是,夫君,這就來」

「林郎」七巧應聲和菫兒兩手一揮,兩個法器浮現出來,七巧的是一個
竹笛,菫兒的是半月彎刀,兩股法力打入林浩體內。林浩體內瞬間充滿了四股
力量,菫兒是火之法則,七巧的是土之法則,林浩朝天一吼,他現在的層次無
限接近天帝。


「就算我是靠她們,只要可以打敗你足矣,接招,寒翼!」林浩全身
被金色的光圈包圍向他衝過去,寒翼站著那裡不動一臉邪笑看著他,林浩
看著不動的寒翼不清楚他想做什麼,他全身集力於右手握緊長戟刺向寒翼
,戟尖快到他的胸膛的時候,突然背後的四位夫人一齊喊出「收」,林浩
全身的四股力量連帶自身的法力被急速抽走,他大噴一口鮮血止住動作,
睜大眼睛看著前方還在想的寒翼


「哈哈哈哈,廢物,沒想到被自己女人背叛,還幻想做天庭之主」
寒翼邪笑揮起劍一劍捅在林浩心臟位置,林浩再噴一口鮮血,他艱難的
穩住步伐退了幾步單手捂住被刺的位置,他全身的法力急速流失,感受
到和四位夫人失去了聯繫,心口劇烈的疼痛讓他痛不欲生,他用戟撐著
自己半身轉身看向身後的四位夫人

「為什麼」林浩口持續流著血說著,站在中間的菫兒帶著冷漠的
眼神看著她,這是林浩從沒看過她這樣的眼神,姚菫兒是自己從小被配
發自己家的侍女照顧他的起居,年少雙失的林浩,菫兒陪伴他成長了整
個青春,她原本是無法修練的體質,但在她成年的時候覺醒了火鳳凰之
力,修練一日千里,現在也是準天帝的層次,本她是林浩最信任的人,
也是四夫人之首

「為。。什麼,菫兒」林浩已經支撐不住半跪在地上看著她

「哈哈哈,為什麼?我來告訴你,你這個廢物,她們四個早已
忠心於我,除了你拿她們的元陰,我已經肏了她們不知道多少次」寒翼
這時候飛到菫兒身邊一把把她抱進懷裡,另一手還把七巧也抱進懷裡,
兩隻手不斷撫摸著她們的幼腰,菫兒和七巧很順從的把頭靠在寒翼的
肩上

「就憑你永遠無法到達到天帝層次,只有寒翼的體質和我融合
寒翼才有機會達到,可惜我早已把元陰交給你,現在我要自廢功法把
存於你體內的元陰的力量取回來,認清現實吧,林浩」菫兒冷漠的眼神
看著林浩說著,隨即她嘴角流出鮮血,其他幾位夫人也是這樣,因為
自廢了功法把自己元陰力量從林浩體內取回來,這禁法只可以用一次
而且終身無法再修鍊,林浩眼睛征征的看著她們

「你們幾個也是嗎」林浩虛弱的口吐著鮮血說著

「哼,早就說你不可能了,大姐要我獻身給寒大人的時候,我
是自願去的,跟你這個廢物是不可能做到天庭夫人的」七巧一臉嫌棄
的看著林浩說著

「你呢」林浩沒有回應七巧,因為他知道七巧向來是精打細算的
人,她原是林家上界上任家主之女,當初還是七巧倒追他的,說是看
中的將來會立於天庭之主之位,所以她說這番話他不驚訝,他看向白
小莉還有陳乃馨這兩位溫順的女人

「對不起」陳乃馨雙手握緊顫抖的說著,白小莉沒有言語只是閉
著眼沒有看林浩,林浩見狀手中握的黑龍戟鬆開,黑龍戟就這樣掉下
去嘣一聲砸向人群,人群散開,黑龍戟失去光芒牢牢的插在地上,天空
上的黑龍虛影也隨之消散

「哈哈哈,廢物,你知道嗎,在你娶她們四個後的一星期,菫兒
主動過來來獻身的時候,我是多興奮啊,她還答應把其他三個女人送
給我」寒翼囂張的看著林浩說著

「之後我在你的家每一個角落都肏過他們,給你看看,我還紀錄
下來了」寒翼手一揮,四個水晶球顯影出四個畫面,每個畫面都是林浩的
女人被寒翼肏著,林浩身後的林家人看到這些畫面全部臉色難看,有些因為
林浩已經被散功開始跪地痛哭,一幅幅林浩家的四位如花似玉的夫人被寒
翼肏的畫面在半空顯影著,下面的人群看的譁然,沒想到是這樣


「現在我就讓你見證我就位天帝瞬間,哈哈哈哈」寒翼揮手半空浮現
了一張奢華的床,他躺在中間,四位夫人已經開始脫衣服爬上床,菫兒回頭
看了一眼林浩然後趴在寒翼胯下解開他的褲頭,一條已勃起的粗黑的肉棒彈
了出來,菫兒一口含了進去開始吸允,寒翼舒服的摸著她的頭,林浩死死的
看著她們

「我肏她們那麼多次,唯一遺憾就是沒有取她們的元陰,現在就
在你面前取了她們四個的元陰,好嗎」寒翼用手挑著七巧的下巴,七巧
雙眼已經動情

「我的全部都是主人你的,快拿走巧兒的元陰,生生世世都是你的
人」七巧用嘴吸允著寒翼的手指

「真騷啊,林浩你家的夫人,好,第一個就肏你」寒翼拍了下在含著
他肉棒的菫兒,菫兒脫口讓出位置,七巧很快的爬到寒翼身上,然後抓著他的
肉棒對準自己沒有一根毛的肉穴一坐下去

隨著啊一聲天籟之音,寒翼和林浩的四位夫人的性交開始了,林浩
雙眼充血,已然流出血淚看著眼前的畫面,他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他抱著
自己的頭仰天長嘯。寒翼一個個破了她們的元陰,原本浮在半空的四個本命法
器逐一因為主人交出元陰失去聯繫逐一破裂失去光芒掉下去,四個法器彷彿
心有靈犀似的掉落在黑龍戟的附近

寒翼此時候已經吸取了四位美人的元陰,特別是菫兒的火鳳之體,終究
讓他成就真鳳之體,天庭之主只有真龍之體活著真鳳之體可以有機會衝擊天
帝層次繼任天庭之主,隨著四位美人的嬌喝呻吟之聲響徹天地,寒翼全身被
白色光芒包住好一會

「哈哈哈哈,感受到了,你廢物幾千人沒有做到的事,我做到了,
我到天帝層次了」寒翼隨著白色光芒散去,全身已經煥然一新,他身下
四個已然氣喘吁吁的四位美人趴在床上,她們的肉穴持續流出大量白色
黏稠的精液

「林浩,林家,你們消失吧」寒翼邪笑的用手指一點林浩身後的
林家人,一股金色的光線打向林家人,林家人被金色的光線擊中毫無反抗
之力,悲鳴聲響徹天地,天空中一團團血霧,血彷如雨降臨,下面的人群
恐慌的看著這幕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們」林浩已然沒有任何力氣開始降落,他瞇著
眼著林家被寒翼一指全滅,眼中流著血淚說著,他最後看向那還在床上裸體
的四位曾經事她的夫人,他懊悔,他恨,這些和他曾共生死的女人背叛了她
,嘣一聲的他的身體插在了黑龍戟上

「哈哈哈哈,今日,我即任天庭之主」寒翼朝天喊著,天地共鳴,
無數光輝打落在他身上,寒家的人歡呼著,下面的人群看著這畫面均跪在
地上向天祈濤,因為天庭之主是他們的共同之主,就這樣,爭奪天庭之
戰就此結束

隨著天空中寒家人消失於空中,天空也開始下起雨,雨中混雜著鮮血
,那是數不清林家的鮮血,雨冰冷的打在林浩的驅身,他現在已經命懸一線,
他趴在那裡看向旁邊曾經是那四位夫人的法器,裂了的千花鈴,斷成兩截的
竹笛,同是斷了弦的箏,他用盡力氣抓住那斷成兩截的半月彎刀

「為什麼,為什麼」林浩用盡力氣抓著半截彎刀嘶啞說著,他要嚥下
最後一口氣,雙手被刀劃傷已然沒有痛覺

「沒有為什麼,這裡根本不是你要存在的地方,你應在更大的世界存
在的人,那些原本就不是屬於你的力量,區區一個小世界天庭之主根本
不符合你的血脈,唉,現在也好,這些全被抽走,你本有的血脈之力應
要覺醒了」那個手拿著酒壺老人蹲在林浩身邊說著,此時林浩已經閉上眼,
他沒有聽清這個老人家的話失去了意識

「回來吧,孩子,你的世界是在這之上,你是主宰這個星系的人」
老人在他的眉間用手指輕輕一點,林浩漸漸散發出金色的光芒,這是在這個
世界不存在的力量,遠比真龍之體和真鳳之體還要強的血脈覺醒,老人用
手一揮止住了天地共鳴的產生,因為這裡根本不是林浩需要管理的地方
,他拿酒壺對天,一道白色光線從天打落兩人身體,兩人漸漸浮上去


然而這一幕沒有人看到,因為在下著這場大雨,所有人都避開了,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些雨含著林家的鮮血,不想染上不祥的氣息,不一會
兒,兩人消失於這個天地


就這樣彈指千年,寒家就位這個小世界的天庭之主已然千年,他
每天過著酒醉美色之中的生活,不管凡間的發展,那幾位曾是林浩的
四夫人自然成了天庭之主的夫人侍候著寒翼

「啊,好爽,主人,射進去,我要懷上你的種」菫兒被寒翼身後
快速的撞擊著,粗黑的肉棒在菫兒肉穴來回抽插

「你這個騷貨,是不是以前打了林浩的孩子太多次,這麼難懷上」
菫兒持續被撞擊著無法說話,只能呻吟著說

「對不起,主人,我會想辦法懷上主人的種,到了,到了」菫兒仰頭
一喊,寒翼抖動著身體射精在她體內,足足5分鐘才停止,菫兒隨即倒在一旁
這時候門口的侍衛敲門喊著話

「天主,界門打開了!界門打開了!」

寒翼聞言躍身一閃到門口打開大門

「真的?界門真的打開了?」寒翼盯著那個侍衛說著,侍衛緊張的半跪在地
仰頭看著他點頭,寒翼興奮一揮穿上龍袍走出去沒有管留在床上的菫兒出去,
菫兒高潮過後聽到這段對話,她摸著自己肚子感覺自己這次肯定能懷上

「果然我的選擇沒有錯,寒翼可以帶我去更廣的世界,界門打開了」菫兒
微笑著趴在床上瞇上眼,好一會她才起來換好衣服準備去看界門的情況,她還
呼喊了其餘三位夫人

寒翼看著眼前的界門流動著白色光芒,他顫抖著身體看著,他知道這道
門後面是更廣大的世界,歷經千年終於打通了這個通道,這時候界門開始扭曲
有幾個從門中走出來,他一下跪在原地等待著門內的人出來,他想用法力探測
門內走出的幾人的法力到什麼層次,發現是自己無法探知,他頭冒汗繼續跪地
迎接著,此時候她的四位夫人也來了,為首的菫兒看著界門走出來的人一臉
驚訝睜大看著

「怎麼是你?」菫兒顫抖著聲音說著,身後的三位夫人也是驚訝的看著眼前
的人無法說話,寒翼並不知道門內走出的是誰,他懊惱三位賤人怎不下跪,惹
怒了上界的人怎辦

「你們幾個跪下,還不迎接大人」寒翼低吼著

「不是。。這」七巧結結巴巴的說著,用手指著眼前的人,全身顫抖著

「呵呵,你站起來」寒翼聞言抬頭看著眼前的人準備站起來一看,他
雙眼睜開看著眼前的人不敢相信,這不是林浩嗎?林浩背負著雙手俯視著他
不語,寒翼依然不信從界門走出來的是他

「廢物,你還沒死,別擋在界門這裡,滾一邊去」寒翼作勢驅動法力
用指向林浩

「大膽!」林浩身邊的身穿盔甲的人一聲喝一劍斬向寒翼的雙臂,隨即
兩條血柱噴血,寒翼痛苦的大吼的跪在地上,他慌恐的看著林浩

「就憑你這渣滓還想染指界主大人,找死」身穿盔甲的女護衛說著想
再給寒翼一劍,林浩揮手止住,女護衛止住退到他身後

「界主。。界主」菫兒雙眼失神跌坐地上看著林浩,林浩微笑的搖了
搖頭走向菫兒,他看著這個千年前還是自己的大夫人,那些回憶一一浮現在
腦海,沒有這個女人,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當然也不會讓他覺醒自己本源
血脈歸去上界真正的父母身邊接管一界,而一界無數的小世界中,這裡只是
一個低等的小世界,他挑起菫兒的下巴

「是不是沒想到我真實身分事界主之主,我被丟下小世界歷練,你們
確實讓我歷練了一場啊」他鬆手再環視其他三個曾經的夫人,七巧一臉無法
相信征在原地看著在地上痛苦翻滾的寒翼,陳乃馨站在那咬著唇雙手握緊眼
中流著淚低著頭,白小莉雙眼流淚征征看著他,雙唇發抖彷彿想說什麼沒有
說出來,林浩看了幾個人好一會然後走近七巧

「還記得樹下你為吹奏那一曲嗎」林浩揮手浮現的那斷成兩截的竹笛
放在七巧手中,七巧看著手中斷成兩截的竹笛,那些早被她遺忘的回憶隨即
浮現,她雙手發抖的握著

「不知你的那一曲紅塵夢可曾彈奏給他人?」林浩微笑的一揮斷了
弦的古箏浮現在白小莉眼前,白小莉一把著古箏懷裡開始痛哭

「我不曾忘記,不曾忘記,可是我沒有相信你,我那之後沒有再
向他尋歡」白小莉攤坐地上抱著古箏痛哭著,林浩聞言搖了搖頭,這個女人
八成是被菫兒強逼的,但是她最終也沒有守住自己的底線選擇了寒翼,他
沒有理會他走向乃馨

「你看看你,這麼多年哭的還是小孩子似的」林浩用手把她臉上的
淚一點點抹走,乃馨全身顫抖的看著林浩,這個動作幾千年過去,他還是
他,依然是那個浩子,可是她自己卻。。

「浩。。」乃馨顫抖沒說完,林浩把手指止在她嘴唇微笑搖了搖頭,
揮手一變,那個「千花鈴」落在她手裡,林浩步伐最後停在雙眼失神跌坐
在地上菫兒,他看了良久後,雙手一動,一把完整的半月彎刀緩緩降落在
菫兒眼前,菫兒被完整的半月彎刀驚訝回神看著林浩,因為這彎刀在她把
元陰交給了寒翼應該完全失去了聯繫破裂的了,怎會完好無整?

「別想多了,這把彎刀陪伴我在上界一路殺敵讓我穩坐界主之位,
裡面的器靈也在我來這裡之前它自己選擇消散於天地之間,它不想再看到
你,而我只是把它送回這裡,然而。。」林浩手指想彎刀一點,彎刀瞬間
變成兩截掉落在地

「這才是它最終的祈求」菫兒死死盯著再次變成兩截的半月彎刀,
她握緊雙拳顫抖著雙眼再次失神,她緩慢的把斷了的兩截的半月彎刀捧
起來看著

「這裡本是我成長之地,也是我歷練之地,本應按照過往慣例
這裡是要被封為高等小世界授予祝福,然而這裡埋葬了無數的林家的
人鮮血,我也不會去復活他們,這裡要成為罪罰之地,永遠無法前往
上界,以此為林家的人贖罪」林浩背著她們說著,隨即抬手一點界門
位置,界門隨即開始崩解,這個寒翼用了千年時間打通的通道就此消
失,四位夫人抬頭看著這一幕已然雙眼沒有光彩,知道自己要永生永
世在這裡無法超脫了

「哈哈,廢物,你不可能是上界的人,不可能啊」寒翼在地上
痛苦的吼著,失去雙臂的他已然接近瘋癲似的說著話,林浩看著這個
曾經敵人一會,然後再看向了那四位夫人一會,隨即抬手一揮一團光
芒包圍著他和護衛,林浩要離去了

「浩子。。!」乃馨流淚大喊著

「浩。。對不起」菫兒雙手捧著半月彎刀看著那團光芒說著

「我沒錯。。我沒錯」七巧跌坐地上抱著自己不斷說著

白小莉抱著古箏沒有言語,用著口形說著「林郎」,雙眼盯著那團
光芒內的林浩想記住他最後的身影,不一會林浩他們消失於空中,剩下
的她們四人及已然瘋癲的寒翼在那裡

-----------------------------------------------



「父親,你說那坐山為什麼長年煙霧彌漫啊?」小女孩抓著中年
男人的手問著

「聽說那裡住著四位仙子,那是幾萬前曾是天庭女主人的身分的
仙子姐姐,有一天天庭變異,寒家被一夜血洗,四位仙子從天而降降落
在那座山,每到有重病的人被送進去都會被治好,但再也回不去同一地
方,去過的人都說那幾位都是美若天仙的美人呢」中年男人把小孩放在
自己肩上看著那煙霧彌漫的山嶺說著

「我也要生病,我要去看仙子姐姐」小女孩抓著父親的頭髮嚷著

「說什麼話呢,別吵著仙子們,回家去」父親轉身拍了下小女孩
腿說著,隨著兩人的身影遠去,煙霧瀰漫的山嶺傳來竹笛聲,還有古箏
的聲音悠悠傳出來,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笛聲及箏鳴依然環繞著山嶺


(全文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