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老婆與損友

jiouguai
本文:2022-08-13T01:06:45
今天一早我老婆采薇就興沖沖地出了門,信心滿滿地跟我說今天一定會把蝦明欠的賬
要回來。蝦明算是一個朋友,前幾年買了些東西,但卻欠著賬遲遲不還,他的賬要了
好幾年都沒收回來。只是聽說今年他走了運,得了一大筆錢,我那笨老婆就覺得這次
一定能要到賬了。

我老婆之所以對蝦明的賬這麼積極,主要還是因為這單生意是因為她的一句話才連定
金都沒有收到,為此采薇一直耿耿於懷。說實話蝦明這個人雖說算是個朋友,但我一
直都提防著他。

蝦明的正業是搞工程,但本質上他就是個混混。他的兩個眼睛有點向外擴,又有些凸
出,看起來像只蝦多過像個人,才有了蝦明這個外號。他路子很多,又很講義氣,願
意幫忙,所以我們成了朋友。但蝦明又五毒俱全,又好賭又好色,偏偏還有他特殊的
魅力,就憑他的那副尊容,居然能到處禍害姑娘少婦。

他的魅力我是見識過的,那張嘴實在是會說,好幾次他來我店裡坐,總是把我老婆逗
得花枝亂顫。他說的話有趣程度取決於我老婆穿的衣服領口有多大多深,每當采薇高
興起來,他的目光便會毫無顧忌地鑽到她的領口裡,那張嘴裡說出來的話就愈加精彩
了。

因為是朋友的關係,我看在眼裡,卻不好說出來。畢竟蝦明也是個講義氣的人,我想
他應該是不會真的朝朋友妻下手,最多只是飽飽眼福吧?

采薇今天去的第一站是醫院。

都說男人的幸運有三件事,叫做升官發財死老婆。蝦明這輩子跟當官是沒緣分了,但
今年卻發了財,而且前不久蝦明的老婆還出了車禍,可以說是一個半喜臨門。采薇之
前電話裡跟蝦明要賬,蝦明便約她來醫院碰頭,他這幾天都在醫院照顧自己老婆。

探視過蝦明老婆後,采薇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這次車禍搞得蝦明老婆至少得臥床半
年,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她最先想到的是慘了,這下蝦明又不會還帳了。

蝦明像是看穿了采薇的心思,率先開口:“安心啦,阿珍(蝦明老婆)只是要休養,
沒什麼大問題,欠你們的賬我今年肯定會還清,不影響的啦!”

采薇的雙眸立刻發光,但沒等她開口,好像會讀心的蝦明又說:“這裡人太雜了,我
們去安靜點的地方談吧!放心啦,阿珍有護工照顧,其實你都沒必要來探望。”說的
好像不是他約采薇來醫院見面似的。

蝦明帶著采薇出了醫院,直奔旁邊的一家酒店,原來他早已開好房間,所謂的安靜地
方就是酒店房間。

毫無戒心的采薇跟著進了房間,眼前的豪華套房讓采薇確信,蝦明今年是真的發了大
財,她內心歡呼:今年終於可以要到賬啦!

蝦明像個住家主人一樣開始給采薇倒水,還一邊說自打阿珍住院,他就一直住在這裡,
因為這個房間對面就是阿珍的病房,這樣他就可以隨時隔著一條馬路看見對面醫院裡
的阿珍……

他吧啦吧啦說了一大堆,采薇卻幾乎沒有聽進去,她滿腦子想的就是怎麼開口要賬,
只是機械式地端著杯子,小口小口地喝著水。蝦明注意到了她略有些呆呆的面部表情,
噗嗤笑了一聲,然後便大大咧咧的坐到了采薇的身邊,側邊的身子幾乎是貼住了采薇。
采薇這才反應過來,正想挪開一點坐,蝦明卻掏出了一張單子。采薇挪動的動作立刻
就停止了,那是蝦明的那份底單。

忘了說,今天采薇穿的是件修身的羊毛衫,外披黑色小外套,配著長至膝上的一步裙,
顯得十分幹練。而進屋以後她便脫下了外套,那件羊毛衫把她的身材凸顯得分外誘人。
蝦明的那對蝦眼正上下掃視著采薇,一副想把她吞下肚的樣子。但他嘴上卻很有條理:
“呐,這是我留的底單,還是要謝謝薇妹妹相信我這個大哥,十萬塊錢的單子一分錢
定金沒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記著這個事,今天我一定給你結清!”

說著,他的手慢慢摟住了采薇的腰。

采薇下意識地撥開了他的手,還十分直接地問:“那掃碼還是轉銀行卡?”

手被撥開的蝦明面不改色,只是幽幽的歎了口氣,“都可以,”他說著便站了起來,
一臉愁苦,“只是最近阿珍出了這樣的事,我心裡有點難受……”

采薇撲棱著大眼睛,不知道為什麼話題到了這裡,更不知道怎麼接話。

“不是我借著這個事提什麼要求,只是我最近真的心裡很苦,想要找個知心人釋放一
下這些苦悶,”蝦明轉了一圈,又坐到了采薇旁邊,這一次,他很自然地將手摟住了
采薇的腰,“一直以來我都把小薇你當作是自己的知心人,你能不能幫幫我?”

這是什麼無厘頭鬼話?明擺著是在拿十萬塊做要脅啊!

采薇也還沒笨到聽不懂他這樣露骨的話,她問:“幫你這個忙,你就還帳,是這個意
思嗎?”

蝦明的手按在采薇腰間,手指有節奏地輕輕按壓,感受著羊毛衫下采薇的雪白胴體。
他的嘴卻在否認:”不要這樣說,還帳,幫忙,兩碼事。”說著,他鬆開了手,拿出
自己的手機,“這樣,我們就當是玩一個遊戲,剛才小薇你讓我摟著了腰,那我這就
給你轉五百。”

采薇看著手機上發來的轉帳,心裡有些掙扎。這十萬元的賬是她做夢都想要回來的,
可是蝦明提出的要求……采薇想說可不可以不玩這個遊戲,但又怕蝦明因此翻臉。蝦
明這樣的人,錢來的快去的也快,如果不趁他這時有錢要回來,以後又不知道要等到
什麼時候了。

她心想,就只是讓他摸一摸,聊聊天,那也就釋放苦悶了,應該不要緊吧……無論如
何,今天我總是要收回這筆賬的。

她輕咬了下自己的嘴唇,“那我們說定了哦,今天你一定要還清帳。”

蝦明喜笑顏開,苦悶似乎直接一掃而光了,他從後面輕捏著采薇的肩膀,“一定一定,
你看,只是這樣給你捏肩,”他的手慢慢向下,到了文胸背扣的位置輕輕一撥,接著
又再往上,“這樣就給你轉一千元。”

采薇腦子裡還是一團糟,只覺得蝦明這兩下手法捏的還挺舒服,絲毫沒感覺到異樣。
很快,蝦明停下了動作,轉來了一千元。

第三個忙是按摩雙腿,蝦明把采薇的腳掌擱在自己膝上,隔著絲襪揉捏著她的腳趾。
不得不說他的手法實在老練,采薇忍不住舒服的歎出聲。蝦明一邊捏著,一邊有一茬
沒一茬地述說著他的“苦悶”,雙手隨著他的敘述越來越往上,捏過小腿肚子,爬上
膝蓋,又按上了大腿。

他的手遲遲沒有越過裙底邊緣的範圍,嘴裡還在說著:“……然後阿珍就跟著那個帥
哥走了,第二天中午才回來。”

“啊?”采薇居然聽得津津有味,蝦明剛剛講的是他以前和阿珍在酒吧玩,假裝彼此
不認識,結果阿珍被一個帥哥搭訕,然後就當著他的面被人約走了。“阿珍幹什麼去
了?”她還這樣問。

蝦明露出曖昧的笑:“你說呢?”

采薇大睜著眼,不可置信的問:“你不生氣嗎?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我和阿珍一直是這樣的,雖然我們各玩各的,但我們始終在一起,成年
人就應該這樣!”

“啊……”采薇不大能接受這種觀念,“那以前阿珍還要我們幫她瞞著你?”

蝦明疑惑了一秒鐘,接著一隻手便突然伸到采薇臀側,老練的拉下了一條拉鍊。等采薇
反應過來,她的一步裙已經被蝦明扒到了膝蓋處。她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蝦明眼前,肉
色的絲襪根本起不到遮蔽作用,她細小的紅色內褲已經被蝦明一覽無餘。

采薇被蝦明的這個動作嚇到了,她看著蝦明一邊笑著說:“這是懲罰,罰你幫阿珍瞞著
我!”一邊把她的裙子完全脫下來丟到了一邊。接著蝦明又拿起手機,這次他轉了三千
五百元。

采薇這才緩過來,嗔怪著:“你嚇到我了,我還以為你生氣發狂呢。”她似乎完全沒注
意到自己的裙子被脫掉了。

蝦明還在笑:“怎麼會呢,都說了這是我們兩夫妻的相處方式,各自尋歡,但還是會回
到自己獨一無二的港灣。”

采薇歪了下腦袋:“你們倆這樣好奇怪哦。”

“那有什麼奇怪,其實很多人都是這樣的,”說著,蝦明又來到采薇身邊,這次他居然
躺了下來,腦袋枕在了采薇的大腿上,“啊……我早就想睡在這對大腿上了,這感覺好
美妙!”

采薇被他誇張的語氣搞得有些好笑,原本應有的羞澀與不適一下子煙消雲散,她很自然
地就接受了蝦明這近乎猥褻的舉動。

“我和阿珍也經常玩這種特別的遊戲,”蝦明仰視著采薇,采薇卻不敢俯視他,只好把
目光放在別處。蝦明接著說:“有的時候是打麻將啦,來點特別些的賭注,有的時候是
……”

“特別的賭注?”

“對啦,”見采薇對這點感興趣,蝦明笑得更厲害,“比如輸了就要脫衣服,或者聽贏
家一個指令,你們不是喜歡玩那種國王遊戲嗎,我和阿珍玩的就是國王麻將。”

采薇還是沒搞懂:“可是兩個人的牌怎麼打呢?不都是四個人嗎?”

“就是四個人啊!”蝦明一副得逞的樣子,“就像我和阿珍,加小薇你和桐哥,四個人
玩。”

“那那那……”采薇逐漸明白了,“假如你贏了我,你也可以讓我脫衣服?”

“對啊!”蝦明忽然側過腦袋,向著采薇的腹部靠近,“不光可以讓你脫衣服,還可以
要求你這樣……”說著,他忽然卷起了采薇的羊毛衫,羊毛衫底下就是采薇的肉體,蝦
明只將羊毛衫卷起了一點,恰好露出了采薇的肚臍。他迅速伸出舌頭,開始親吻采薇的
肚臍四周。

采薇最怕癢的地方就是小腹,被蝦明突然來這麼一下,她感覺自己幾乎要脫力了。偏偏
又有種說不出的舒服,使她感覺自己的私密處有些濕潤了。

蝦明的舌尖慢慢濡濕了采薇的整個腹部,他的手還在配合著將采薇的羊毛衫一點一點卷
起來,就像是在剝雞蛋殼。采薇只覺得又羞澀又舒服,時不時的還得用手捂住嘴,才能
避免自己被蝦明舔的發出聲來,似乎不發聲就代表她還沒妥協。

當采薇的腹部整個被攻陷時,蝦明的雙手突然加快了動作,熟練地伸進了羊毛衫裡,也
就三五秒的功夫,他居然把采薇的文胸肩帶扣給解開了,等他手出來時,采薇的紅色文
胸已經被他拿在手裡。

這一串手法實在太快,采薇過了好一陣才羞憤起來,這就要把蝦明給推開。蝦明卻伸出
了兩個手指,“兩萬。”

采薇捂著胸口,臉上已經通紅一片,又羞又氣,但她心裡還是更惦記著那筆賬,“那你
先轉!”

蝦明露出了無賴嘴臉:“嘻嘻,沒問題,”說著他拿起手機,在輸入密碼的環節時他又
停了下來,“但是按照我的小薇價目表,解內衣只能算五千哦,親親寶貝小薇的肚皮也
只能算五千,畢竟你也很爽嘛!”

采薇這下真的有點生氣了:“那你要怎樣?”

蝦明哈哈哈笑了幾聲,完成了輸密碼的環節,“逗你的啦,都說了還帳和遊戲是兩碼事
啦!”說著,他又躺到了采薇的大腿上,還將采薇的文胸貼在自己臉上,深深的聞著內
側的香味。

采薇哪裡會信他的鬼話,越是說什麼兩碼事,就越表示他要拿還帳來要脅自己。采薇心
想,只要自己掌握好那個分寸,最多也就是被他親一親摸一摸,相比之下,要回賬來更
重要。

她斂住了自己的怒氣,這麼一來,剛才那種被舔舐的感覺又泛了起來,讓她感覺怪怪的。
采薇試圖用聊天來緩解自己逐漸騷動的情緒,脫口而出的卻是一個怪怪的問題:“你說
的那個什麼價目表是什麼鬼啊?”

蝦明愜意的枕在采薇大腿上,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你看,摟腰五百塊,捏肩一千塊,
裙子三千五百塊,內衣五千塊,親親肚皮五千塊……”

他遲遲沒有說出已經支付了的一萬塊在價目表上是什麼內容,只是睜開眼睛和低頭看向
他的采薇對視著。

采薇的臉又紅了起來,她突然明白,自己的下一個問題就是表態。

“那……那那個一萬塊是什麼啊?”采薇選擇了要賬。

蝦明露出了笑容,“那你把耳朵靠過來,我告訴你……”

采薇不得不彎下腰去,側過耳朵靠向蝦明。蝦明卻沒有說話,而是掀起了采薇的羊毛衫,
因為下彎的姿勢,采薇的一對美乳像對倒懸的吊鐘晃蕩在蝦明腦袋旁邊,蝦明嘬起嘴唇
便把她一側的乳頭含到了嘴裡。

原來一萬塊是要餵奶。

采薇已經多少有些想開了,她沒有再推開蝦明,反而捧起了他的腦袋,讓他能更舒適地
吸吮著自己的奶子。蝦明那條靈巧的舌頭在乳暈上來回打轉,時不時用牙齒輕咬采薇的
乳頭,然後再用嘴唇吸吮,采薇的乳頭被他吸得完全挺立起來,漲的生疼。這時蝦明便
轉移到另外一邊,卻發現另一邊的乳頭早就發硬翹立,只等人來吸了。

蝦明一張大嘴含住采薇的乳房,一雙手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他早就怒漲的雞巴彈了
出來,直直豎立著。接著他便抓著采薇的手摸向自己的雞巴,嘴巴忙裡偷閒:“一萬。”

采薇小心翼翼地握住了蝦明的雞巴,這條雞巴又粗又長,關鍵還黑得發亮,跟蝦明那白
胖的身子形成鮮明對比,簡直像是另外接上去的東西。在她手握緊那怪東西的時候,她
的腦子裡不可避免的聯想起了一些畫面,采薇頓時感覺自己本就濕潤的小穴正流出淫液
來。

還不至於……她又提醒自己,只是幫他擼管,最多只是用嘴巴而已,只要我守住底線……

這邊雖然還在天人交戰,她的手卻已經積極的套弄起來。蝦明的本錢實在太足,采薇的
單手很快就有點累了,她不再扶著蝦明的腦袋,另一隻手也伸了過去。可這麼一來,她
就成了一種特別彆扭的姿勢,反而更累了。

沒有采薇的手扶著,蝦明老是抬起頭來也覺得累。他索性放過采薇的那對被吸得發紅的
奶子,專心享受采薇雙手的服務。他甚至做起了指導工作:“……要用另一手的手心摩
挲那個大龜頭啦,我跟你說,那回我和阿珍一起跟另外一對夫妻玩國王麻將,阿珍就被
罰邊給對方打飛機邊打牌,她一隻手都比小薇你兩隻手強啦……”

采薇心裡一陣氣結,手上卻是按照蝦明的指導轉變了動作,她右手手心不輕不重的包住
蝦明的龜頭,不斷轉動著,左手也不再只是做著上下套弄的機械動作,開始用無名指沿
著蝦明的陰莖縫輕輕刮磨,饒是蝦明身經百戰,雞巴被一雙柔荑這麼一弄,也忍不住打
了幾個冷顫。

采薇察覺到蝦明的反應,心裡居然有些得意,她變本加厲,右手摩挲著蝦明大龜頭的同
時,還在用大拇指摩擦冠狀溝。見蝦明忍不住呻吟起來,她還回擊起來:“現在呢,誰
的手更強?”

蝦明還在嘴硬,搖著頭說:“這樣比不出來,要不然你用阿珍最喜歡的姿勢,我才好比
較!”

采薇正覺得有些累了,當即順著蝦明變換姿勢起來——媽的,她像是真的在跟蝦明玩遊
戲,連被卷到脖子下面的毛衣都沒拉下來,兩粒大奶子在蝦明面前晃晃悠悠,她卻一副
習以為常的樣子。

蝦明所說的阿珍最喜歡的姿勢,就是讓采薇跨坐在自己上面。采薇的臉對著他的雞巴,
采薇的騷臀壓在他的臉上,擺出這樣過火的姿勢,采薇心裡卻還在對自己說:還沒到那
一步,還可以啦!

此刻,蝦明雙手捧著采薇絲襪包裹著的肉臀,看見絲襪裡的小內褲中心已經有了一道明
顯的濕痕。他忍不住把自己的鼻尖湊了上去,鼻尖順著布料下的肉縫上下滑動著,采薇
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她沒有阻止蝦明的動作,反而更向下坐低了些,更低一些,幾乎要
將蝦明完全壓住。

采薇感受著蝦明鼻尖的刺激,雙眼緊盯著眼前漲的發紫的粗大雞巴,她咬了咬嘴唇:
“……嗯……這個,這個是什麼價目?……啊!”

那一聲來源於蝦明用力一頂的刺激,蝦明的聲音從采薇屁股下面傳來:“一萬五!”

采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性感的嘴唇慢慢張開,含住了蝦明的龜頭。采薇的手心之
前已經把前列腺液塗滿了蝦明那長得像個大蘑菇似的龜頭,此刻她口裡嘗到了微鹹的滋
味,還有性器那股特有的悶騷味,刺激得她逐漸加大了動作。

另一頭,蝦明已經把采薇的絲襪和內褲都扒到了臀下。因為跨坐的原因,采薇的一雙大
腿被絲襪勒住,更顯得肉感滿滿。蝦明雙手捏住采薇的兩瓣臀肉,慢慢分開,然後便伸
長自己靈巧的舌頭鑽了進去。采薇的淫液早就滿的快溢出來了,如今兩瓣肥嫩的大陰唇
被撥開,淫液便汩汩流出,順著蝦明的嘴唇流滿了他整張下巴。

一時間,房間裡只聽見嗦嗦的吸吮聲,兩人都在用心的“進餐”。

采薇手口並用,豐潤的嘴唇時而含住龜頭吞吐,時而用口水上下塗抹,當把整條肉棒都
處理過一遍後,她又含住蝦明多毛的春袋,吸出了嘖嘖的聲音。蝦明則全憑一條舌頭七
進七出,勾出了一眼活水,有時又軟硬兼施,舌尖和牙齒配合著逗弄,使采薇顫抖不止,
淫液時不時還噴出些來。

忙活了好一陣,采薇其實早就被蝦明的舌頭弄泄了幾次,肥臀已經是完全坐在蝦明臉上
了。蝦明也終於忍不住了,在采薇又一次用指尖按揉著他的會陰,嘴巴更是用上了不成
熟的真空吸後,雞巴一陣跳動,濃稠的精液噴射而出。

采薇吸得起勁,一開始還想用嘴全數接住,誰知蝦明本錢實在太足,她的小嘴根本裝不
下。忍不住張嘴吐出雞巴後,馬眼裡還在噴射不斷,射在了采薇的臉上、頭上、羊毛衫
上。

滿嘴精液的采薇已經被那濃郁的味道熏得意亂情迷,她把口裡的精液半吞半吐掉,又注
意到蝦明的那條東西還是堅挺異常。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轉了個方向,這
一次,淫水滿溢的騷穴正對著蝦明的雞巴。

蝦明仰視著采薇,眼睛裡有得逞的笑意:“薇薇小騷貨,還有五萬,讓你做我的小母狗,
好不好?”

采薇已經忍耐不住,陰戶已貼著龜頭不斷摩擦著,但還不忘提醒:“只有這一次哦……
啊……輕點……你的太大……啊……啊……”

前戲已經做得夠多,蝦明沒再用什麼九淺一深的招式,而是直接長驅直入。采薇當時便
以趴到了蝦明身上,任由他抱著自己的屁股,從下往上瘋狂突刺。她口中只是淫叫不斷,
隨著蝦明不斷加大力氣,她的浪叫有時竟會卡在喉嚨裡,許久才用一種舒服到極致的呻
吟釋放出來。

一個姿勢哪裡能過癮,蝦明操著操著又坐了起來,兩人用起觀音坐蓮的姿勢,好在酒店
房間的沙發品質好,否則真令人擔心會被他倆的動作搞塌。采薇一直被高強度的抽插操
到渾身酥軟,癱在蝦明身上,蝦明讓她休息了半分鐘,便抱著她站了起來,用火車便當
的姿勢操到了酒店窗邊。

采薇突然想起什麼,“……啊……不在這……不要在這……啊……阿珍……啊……在對
面……啊……會……啊啊……”

蝦明讓采薇趴在窗戶上,從背後插入,更把窗簾完全拉開:“就是要讓阿珍看到啊!之
前我跟你說的那個帥哥,阿珍就是專門帶他到陽臺上幹,好讓我看到啊!”

又聽到蝦明講他們夫妻之間的特殊愛好,采薇的小穴忍不住縮緊。蝦明早就知道這個悶
騷的朋友妻喜歡聽他談這些,他一邊加大力度,操得采薇的屁股抖出一陣陣臀浪,一邊
繼續描述:“那個帥哥比我更會玩,他還讓阿珍帶著項圈,邊在陽臺上操她,邊讓她學
狗叫,就像一隻真的小母狗一樣,小騷貨,你也叫兩聲好不好?”說著,他用力拍打著
采薇的屁股,打得兩瓣屁股通紅。

采薇一開始還不願,但隨著蝦明的用力拍打,她開始嗷嗚嗷嗚地學起狗叫來,身子趴得
更低,屁股翹的更高。蝦明滿意地稱讚:“薇薇小母狗更騷,比阿珍更像小母狗。”很
快,他也堅持不住了,“小母狗,你親老公馬上要射出來了,可是錢已經全給你了,怎
麼辦?”

采薇屁股不斷向後頂:“……射進來……不要錢……全射給采薇……好老公……不用給
錢……啊……”

蝦明根本沒有拔出來的想法,聞言頂得更深,幾乎是抵著采薇的花心噴灑濃精。高潮過
後的采薇精疲力竭,任由蝦明將自己抱到床上,雙眼漸漸合攏,沉沉睡去。

********

睡至午後,采薇被一陣快感喚醒,睜眼看見的是蝦明那張醜陋的臉,感受到的則是蝦明
那條堪稱極品大鷄巴的抽插。

被這樣的鷄巴操醒,采薇突然覺得蝦明的臉也多了幾分可愛。她下意識抱住了蝦明,兩人
的嘴唇黏到了一起,激烈地吻了起來。

其實在嘴唇尚未接觸到的一瞬間,采薇已想起自己給自己設下的底綫:不做愛,不接吻。
可是自己的騷穴此時正被大力抽插,那自己的嘴巴只是接個吻而已,也沒什麽吧?

她終於明白爲什麽蝦明可以禍害那麽多女子,嘗過他的滋味,才知道欲罷不能的含義。

可蝦明卻在這時候破壞氣氛:“騷薇薇,我的賬目已經清掉了哦,現在可沒辦法付錢給你
啦!”

采薇白了他一眼,立馬又被一次插入搞得媚眼如絲。她已經沒心思去操心要賬的事了,只
想好好地再來第二場,度過一個充實的下午。

********

晚餐時,采薇神采奕奕地跟我說自己終於從蝦明那裡要到了賬,我卻沒太聽進去,只是撐
著下巴觀察著她的羊毛衫。白色的羊毛衫依舊凸顯著采薇曼妙的身段,只是上面有不少顏
色略有差異的點點,在燈光下才看得出一點來。

看著老婆興奮的樣子,我心裡卻有點惱火。最近倒楣事不斷,先是和朋友妻偷情,結果卻
出了車禍導致姦情曝光,後面又被損友要脅,被索要了十萬塊息事寧人,如今還要把老婆
送上門去給人白玩,下午還收到了即時偷拍的視頻。雖說十萬塊老賬回來了,可這將來的
新賬,誰又能算得清呢?

轉念一想,蝦明講的夫妻故事也並非虛言。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雞巴有點發脹。想到這,
我笑著對老婆說:“既然蝦明還了賬,那不如過幾天請他來家裡做客吧!”

采薇的臉蛋忽然泛起紅暈,但再無別的異常,只是甜甜的回應。

“好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