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媽媽裝滿精液的高跟鞋之年會精宴

jiouguai
本文:2022-08-12T22:33:24
「海蓉,今天酒店沒上班吧?要不來我店里坐坐怎麼樣?我們好好聊聊」

  「好呀,我正好閑著沒事儿,一會儿就過來吧,你那服裝店生意還不錯吧」

  「還行吧,馬馬虎虎,絲襪賣得還行,就你上回拿的那几雙油亮絲襪,買的
人特別多」

  「呵呵,那就好呀,我一會儿過來坐坐」

  我媽媽叫田海蓉,是一家高級酒店餐廳的服務員,今天酒店休息,媽媽在家
閑著沒事儿,接到了閨蜜的電話,要去閨蜜店里坐坐「振東,媽媽去劉阿姨店里
坐一會,你在家好好寫作業,別到處亂跑」

  「知道了,媽媽」

  媽媽說著就起身准備出門媽媽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緊緊包裹著媽
媽肥熟豐滿的身軀,一對碩大的乳房,在胸前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媽媽下身穿了
一件黑色的薄紗百褶裙裙子的長度到大腿中間兩條豐滿圓潤的肉腿上,穿了一雙
肉色的油亮絲襪這油亮的肉色絲襪,緊緊包裹著媽媽的大腿,閃閃發著油光在酒
店上班的媽媽,對肉色絲襪情有獨鐘,而且大多穿的是這種帶閃光的油亮絲襪媽
媽的皮膚並不白,像其他中年婦女一樣稍稍有些發黃,媽媽的臉蛋也不是瓜子臉,
偏向于國字臉,但看起來很圓潤媽媽總是喜歡在自己本就有些油膩淡黃的臉蛋上,
化上油亮亮的妝容,整張臉總是閃閃發著油光雖然媽媽的臉蛋看起來圓潤油亮,
臉型有些偏方,但五官還算過得去,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鼻子形狀也比較
圓潤,嘴巴偏大,笑起來的時候會露出成排整齊的牙齒「那我走了,晚上回來給
你做」

  媽媽一手扶著玄關,一手拎著一只黑色中跟的高跟鞋,套在了自己被油亮絲
襪包裹的油光肉足上媽媽這雙黑色高跟鞋,就是媽媽平時在酒店上班時穿的,這
雙高跟鞋看起來朴實無華,鞋跟沒有特別細長,鞋頭也很圓,是中長的粗跟高跟
鞋,黑色的皮料上沒有任何花紋裝飾,看起來相當朴素穩重這雙朴實無華的中跟
皮鞋,跟媽媽腿上的肉色油亮絲襪倒是相當妥帖,兩條渾圓多肉的油亮絲襪,腿
在燈光下閃閃發光媽媽出了門,坐上公交車,就去了閨蜜開的實体店閨蜜劉阿姨,
開的是一家服裝店,同時也售賣各種內衣絲襪「海蓉,你來了呀,晚上要不要一
起打麻將」

  「好呀,生意還不錯吧」

  「生意還行」

  就在媽媽跟閨蜜寒暄聊天的時候,一個年紀不大,身材苗條,目光炯炯有神,
看似女老板模樣的中年女人,進了劉阿姨的店鋪這女人身材比較瘦,腿上穿了一
雙跟媽媽一樣的油亮絲襪,但由于女人雙腿太過纖細,油亮絲襪沒有被撐開,看
起來亮光很不明顯這女老板一進門,指著自己腿上的絲襪,氣勢洶洶地對媽媽和
劉阿姨說道「你們賣的這是什麼絲襪呀?

  說好是油亮絲襪,一點油光都沒有,跟圖上宣傳的完全不一樣,比網上買的
都不如,你看看,哪有一點油亮」

  劉阿姨立刻笑著解釋道「這位小姐您別生氣,您腿上穿著的絲襪,就是圖上
這雙呀,一模一樣的,不會有假」

  女人聽了更加生氣了「那怎麼一點油光都沒有,你自己看,這穿在腿上哪有
一點油光」

  接著劉阿姨指著旁邊的媽媽說道「你看,她是我閨蜜,她腿上穿著的這雙絲
襪,就是在我店里買的,跟你腿上的是一樣的」

  「哪里會一樣,她腿上的絲襪油光閃閃的,怎麼會跟我這雙一樣,你分明就
是賣假貨,貨不對板」

  此時旁觀的媽媽立刻出來替劉阿姨開脫「這位小姐,你誤會了,你腿上的絲
襪跟我這雙是一樣的,主要是你太苗條了,太瘦了,所以絲襪撐不開,看不出來
油光」

  女人聽媽媽這麼說,以為媽媽是在諷刺自己雙腿纖細,沒有她們兩個人豐滿
圓潤,越發的生氣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說我的腿不好看是嗎?」

  媽媽陪笑著說道「沒有沒有,這位小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你年輕,
身材苗條,不像我們這種年紀大的熟婦,腿上肉比較多,可以把絲襪撐開,這樣
看起來就比較油亮好看了」

  媽媽這麼說本以為能緩解女人的怒氣想不到這女人竟然更加生氣了,指著媽
媽的鼻子就罵道「你什麼意思呀?你是說自己大腿漂亮,適合穿這種油亮絲襪,
我們這種人就不配穿,是這個意思嗎?你不就是個愛穿絲襪的騷貨嗎?不就是腿
粗點嘛,賣弄什麼風騷,肏你媽的,你這老騷貨」

  媽媽聽了女人的話一臉的懵逼,頓時氣不打一出來媽媽也是個烈性的人,哪
受得了這樣的謾罵「你怎麼這麼講話?怎麼能罵人呢?你自己腿太細,撐不開絲
襪,怪得了誰,我們的腿就是比你的粗,可以把絲襪撐開,就是比你好看」

  女人聽了媽媽的話,氣得滿臉通紅,雙手叉腰,對媽媽大聲咒罵道:「你這
個老騷貨,不就是腿粗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少跟我這賣弄風騷,信不信我找人
辦了你?知道我是干什麼的嗎?

  我手下一幫人,信不信我找一幫男的,辦了你這愛穿絲襪的老騷貨,你不是
愛穿絲襪,愛賣騷嗎?」

  性格剛硬的媽媽,根本不吃這一套,聽到女人這麼說,變得比之前更加硬氣


  媽媽也大聲朝女人吼道「有種你就找呀,有種你去呀,你還能當眾把我强奸
了不成?我就穿著油亮絲襪等你,看你能把我怎麼著,你這個細腿小妖精,自己
腿細撐不開絲襪,關我什麼事」

  「行嘞,老騷貨!你叫什麼名字?有種告訴老娘你叫什麼名字」

  媽媽也硬氣的回道「我叫田海蓉,你給我聽清楚了,有本事你就找人過來呀,
你去找呀,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麼樣,光天化日的」

  「行,你給老娘等著,你給我等著」

  女人繼續跟媽媽對罵了几句,接著氣哼哼地轉身離開媽媽也氣得夠嗆,想不
到世界上還有這麼不講理的人劉阿姨摸了摸媽媽的后背「海蓉呀,你也別生氣了,
跟這種人不值得」

  「這個小妖精,蠻不講理,我看她就是嫉妒咱們,自己腿細,撐不開絲襪,
就嫉妒我們這些雙腿豐滿多肉的熟婦,還有臉在這罵人,看她能把咱們怎麼樣」

  性格剛强硬氣的媽媽,估計做夢也想不到,剛剛眼前的這個女人,來頭有多


  這個女人之后將成為媽媽一生的噩夢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媽媽也漸
漸淡忘了今天的事儿,那個女人也沒再來劉阿姨店里找麻煩媽媽以為這不過是一
次購物上的口角,也沒放到心上轉眼到了年底,媽媽所在的酒店生意也漸漸好了
起來由于媽媽公司的宴會廳比較大,廳里還有舞台,所以好几家大公司,都預定
在媽媽的酒店辦年會今天媽媽穿著酒店的制服,腿上穿著油亮的肉色絲襪,腳上
踩著那雙朴實無華的黑色高跟鞋,正在酒店的走廊上工作,無意中路過了銷售老
總的辦公室直接拿銷售老總,正一臉諂媚,奴顏婢膝的接待一個女客戶銷售老總
的對面,正坐著一個年紀比媽媽稍小,身穿貂皮大衣,身材苗條的女人女人兩條
腿翹著一個二郎腿,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謝謝王總關照,感激不盡啊,那您這
次年會,還是定咱們酒店吧」

  「沒錯,給我定個100桌,到時候我所有的客戶供應商都會來,菜色要最高
規格的,不用省錢」

  「行行行,沒問題,王總,一定給您安排周全,您放心吧」

  媽媽定睛一看女人的長相,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頭皮一陣發麻原來這女
人,就是那天在劉阿姨服裝店里,跟媽媽吵架的那個瘦女人媽媽立刻將頭扭了過
去,生怕被這女人看到,畢竟這女人是酒店的大客戶,剛剛聽她說還要訂個100
桌的年會要是這單生意因為自己黃了,酒店的損失就太大可惜為時已晚,就在媽
媽扭頭准備離開的時候,銷售老總突然叫住了媽媽「田海蓉呀,你過來一下,來
給王總倒杯茶」

  媽媽兩條圓潤多肉,微微有些粗的油亮絲襪腿,竟然有些顫抖「跟你說話呢
田海蓉,聽到沒有,過來給王總倒杯茶,她是咱們酒店的大客戶」

  「好好,我知道」

  媽媽此時已經騎虎難下,只能去倒了一杯熱茶,端了進去媽媽在心里祈禱,
保佑這王總沒有認出自己媽媽端著茶低著頭進去,將茶杯放在了桌上誰知那女人,
竟然一眼就認出了媽媽,正是那天在服裝店跟自己吵架,穿著油亮絲襪的粗腿熟
婦媽媽那張油光蠟黃,閃閃發著油光的臉蛋,讓這女人印象很深刻,絕對錯不了

  「呵呵,原來是你」

  女人冷笑了一聲一旁的銷售老總立刻問道「怎麼?王總?你跟她認識嗎」

  只見這王總臉色陰沉,臉上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呵呵,不認識,有點眼
熟,可能以前在哪見過吧」

  「這位是我們的服務員,領班叫田海蓉,到時候您年會上的服務工作,就由
她全權負責」

  女老板王總點了點頭「呵呵呵,那真是太好了」

  媽媽原本以為這女老板認出了自己,心里憤恨,應該會把酒店的單子取消不


  哪知道這女老板竟然開口說道「小李呀,就這麼定了,今年我們公司的年會,
就在你們這儿,100桌,你給我定好了」

  銷售老總高興的眉飛色舞,連連點頭「行行行,王總,您放心,一定給您安
排妥當」

  接著王總拿起那杯茶,喝了一口,接著竟然故意手一抖,嘩啦一下,澆到了
媽媽被油亮絲襪包裹的大腿上「哎呀」媽媽驚得跳了起來,知道王總是故意的,
但出于酒店生意的考慮,媽媽也不敢發作銷售老總立刻出來打圓場「沒事沒事,
擦擦就好,擦擦就好」

  估計銷售老總也看出來了,這女老板王總跟媽媽有些過節,此時在故意刁難
「行,那我先出去了,沒關系,我擦擦就好」

  媽媽忍氣吞聲,轉身准備離開「等等,先別走,要去哪里擦呀,要擦就在這
儿擦吧,呵呵,當著我們的面,把絲襪擦干淨」

  「這是為什麼呀?王總」

  王總冷笑了几聲「我們公司可是大公司,到時候來的客戶,都是各界的達官
顯貴,對服務員的素質要求很高,我先試試你這個服務員領班,工作的態度怎麼
樣,把裙子掀起來擦干淨」

  媽媽的肉色油亮絲襪被茶水浸透,緊緊的貼合在粗壯圓潤的大腿上,雙腿看
起來更加閃亮發光了「田海蓉呀,既然王總都這麼說了,你就當著王總的面展示
一下吧」

  王總冷冷笑道「快點把裙子掀起來,我要看看你是怎麼用紙巾,把這油亮絲
襪擦干淨的,你這雙腿這麼圓,這麼粗,把絲襪撐得這麼亮,一定很容易擦干淨
吧,呵呵呵」

  媽媽沉吟了一會儿,緊緊皺著眉頭,閉著眼睛,接著咬了咬嘴唇,一副大義
凜然的樣子媽媽在酒店工作了很多年,對酒店的感情很深,處于酒店的利益考慮,
媽媽可以承受這些屈辱媽媽粗壯的油亮絲襪腿有些顫抖,接著抓著大腿上的制服
包裙,慢慢的掀了起來,推到了腰間媽媽被油亮絲襪包裹著肥圓大腿,和碩大豐
滿的絲襪屁股,立刻暴露在了王總和銷售老總面前「哈哈哈,好好好,好油亮的
大腿和大屁股呀,你的絲襪大腿不是粗,不是亮嗎?

  現在就用紙巾擦干淨呀」

  媽媽油光蠟黃的圓臉,已經脹得通紅,散發著油光,表情糾結中帶著剛毅,
手拿紙巾,無奈的在腿上和屁股上擦拭起來「呵呵呵,好粗的大腿呀,我就是羨
慕你們這些粗腿的熟婦,可以將油亮絲襪撐得這麼緊繃,擦呀,接著擦」

  媽媽閉著眼睛,繼續用紙巾在絲襪腿上擦拭接著這王總,竟然緩緩的起身,
拿起辦公桌上的一瓶白色漿糊,趁著媽媽閉眼睛,竟然從媽媽的額頭上倒了下來
這白花花黏糊糊的漿糊,跟男人的精液十分相似,順著媽媽油光閃閃的蠟黃臉蛋
就留了下來「啊……嗯哼……啊」

  白花花的濃稠漿糊,像精液一樣,順著媽媽的油膩臉往下流淌,均勻的糊在
了上面,讓媽媽的臉蛋看起來更加油光閃閃,越發的油膩了媽媽緊咬牙關,眉頭
緊鎖,任由王總的凌辱,仿佛一個慷慨赴義的女烈士旁邊的銷售老總,此時已經
確定無疑,這女老板王總一定跟媽媽有些什麼過節,所以才故意侮辱刁難「王……
王總……您這又是何苦呢?您跟田海蓉有什麼過節嗎」

  王總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什麼過節,呵呵,我就是挺羨慕這種腿粗的熟婦,
可以把油亮絲襪撐得這麼亮,也是試試這服務員領班的忍受力,要是這都撐不下
去,我可不敢將100桌的年會,交給你們打理」

  「行行行,王總,您隨便,田海蓉你就忍忍吧」

  接著這王總,竟然在媽媽的臉上抓了一把漿糊,一把就涂在了媽媽的大腿和
屁股上接著王總,把這些白花花的漿糊,均勻的涂抹在了媽媽穿著油亮絲襪的粗
壯大腿和肥熟多肉的屁股上「哈哈哈哈,再把這些也擦干淨呀,你的腿不是圓,
不是粗嗎?不是夠亮嗎?

  一定很容易擦掉吧」

  媽媽緊要牙關,兩條粗壯的油亮絲襪腿不停的顫抖,拿著紙巾,慢慢的擦拭
腿上的漿糊這些白白的漿糊,遠遠看去,就像精液一樣,掛在媽媽的臉上和絲襪
腿上媽媽長這麼大,還是第1次受到這樣的奇恥大辱但為了自己的工作,也為了
酒店的利益,媽媽還是忍了下去此時外面工作的服務員同事,聽到動靜,也都朝
辦公室圍了上來同事們看到媽媽臉上和絲襪腿上,都糊滿了白花花的漿糊,一個
個看的目瞪口呆「把你的鞋子脫下來」王總要求媽媽,將腳上的黑色高跟鞋脫下
來媽媽無奈,也只能將兩只被油亮絲襪包裹著肉足,從高跟鞋里抽了出來接著這
王總竟然拿著剩下的漿糊,倒在了媽媽的高跟鞋里媽媽這雙朴實無華的中跟皮鞋,
裝滿了白花花的漿糊兩只肉絲美足上因為緊張,已經滲出了汗水,兩只絲襪足底
因為勞累的工作,已經沾滿了黑乎乎的汗漬,還散發著陣陣騷臭王總故意提著鼻
子聞了聞,接著侮辱性的笑道「哈哈哈,好臭的腳啊,好臭的絲襪腳,想不到這
麼粗,這麼多肉的絲襪腿,這雙腳竟然這麼臭呀,你這個臭腳老騷貨」

  媽媽被王總侮辱得滿臉通紅,油光蠟黃的臉上,還浮現了陣陣紅暈「田海蓉,
把你這雙絲襪臭腳,踩進這高跟鞋里」

  媽媽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女老板,竟然要自己把這雙絲襪肉腳,踩進這裝滿
漿糊的高跟鞋里媽媽的高跟鞋因為穿了很久,鞋面上還有些褶皺,滿出來的漿糊,
順著高跟鞋的褶皺往下流淌「聽到沒有,快踩進去,你要是不干的話,這票生意
就算是黃了」

  媽媽的蠟黃油臉,雖然漲得通紅,但表情依舊建議,接著伸出一條圓潤粗壯
的油亮絲襪腿,將絲襪腳滋啦一下,踩進了高跟鞋里鞋子里的漿糊,立刻噗噗噗
的往外冒,順著黑色鞋面向下流淌王總就這樣盡情的侮辱叼難的媽媽一通,才哈
哈大笑地准備離開「哈哈哈哈,田海蓉,這100桌的生意,就交給你們了,千万
別讓我失望,哈哈,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正所謂冤家路窄啊,還記得上回我跟你
說過什麼嗎?我要找一幫男的,來辦了你這個絲襪熟婦」

  媽媽咬著牙,還硬氣的回了一句「好,那就謝謝了王總,關照我們餐廳的生
意了」

  囂張跋扈的女老板走后,在場的同事立刻就圍到了媽媽身邊媽媽也將裙子放
了下來,包住了屁股「田海蓉,你跟那個女人有什麼過節呀?為什麼他要這麼欺
負你」

  媽媽將之前發生的事,跟同事們說了一遍「沒關系,田海蓉,要不就不做她
生意了,這樣欺負人太不像話了」

  「對呀,田海蓉,哪有這樣欺負人的,不就是100桌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竟然把漿糊往人家腿上和鞋子里倒,干脆不要接這個單子算了」

  就連一臉市儈的銷售老總,此時也說道「田海蓉……真不行……這個單子咱
們就不接了……我看那女的也不懷好意……到時候万一出什麼事儿也麻煩」

  「是呀,海蓉姐,万一她要真找一幫男的過來侵犯你,那可怎麼得了,咱們
都是服務員,沒權沒勢的,可斗不過他」

  「對,干脆取消訂單,別合作了吧」

  聽同事們這麼說,媽媽咬了咬牙,挺起胸膛,堅毅的說道「沒關系,這單子
咱們還是接了,不能因為我一個人惹的禍,牽連到餐廳,所有事情由我田海蓉一
人承擔,不能讓公司的收益受影響,那個姓王的想耍什麼花樣盡管招呼,我不怕,
就算她找人來輪奸我也無所謂,我挺得住」

  媽媽油光閃閃的油膩臉蛋,表情堅定剛毅,說話擲地有聲,一副義無反顧的
樣子「田海蓉,你可考慮清楚呀,那王總家大業大,聽說還跟黑社會有聯系,她
要真找一幫男的來强奸你怎麼辦」

  媽媽繼續大義凜然的說道「無所謂,强奸就强奸,就算他找一幫男的過來輪
奸我,向這些漿糊一樣,把精液射在我絲襪腿上,我也頂得住,有什麼事,都由
我田海蓉一個人承擔,我一個人來扛,就算他們用精液射滿我的高跟鞋讓我踩進
去我也不怕,這個單子餐廳接定了,決不能讓公司受一點損失,就算真的被輪奸,
也要讓餐廳順利的完成這個單子」

  在場的同事們看著媽媽這大義凜然,舍身取義的樣子的凄美樣子,一個個都
感動的熱淚盈眶同事們繼續勸阻媽媽,不要這樣做可媽媽還是義無反顧的轉身,
准備繼續工作媽媽挺胸抬頭,油膩圓潤的臉上,掛滿了神似精液的漿糊,仿佛一
個舍身赴死的女烈士,踩著裝滿漿糊的高跟鞋,吱呀吱呀的走出了辦公室轉眼到
了元旦前夕,媽媽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外面是黑色的西裝制服,下身
穿著成套的制服包裙,兩條圓潤粗壯的肉腿上,穿了一雙已經穿了7天的肉色油
亮絲襪兩只油光閃閃的絲襪肉足上,還穿著那雙有些老舊的黑色中跟皮鞋正所謂
大將軍臨陣不卸甲媽媽之所以將這雙肉色的油亮絲襪和高跟鞋,連續穿了7天不
肯脫下來,就是將絲襪當成了自己戰場上的盔甲,將油亮絲襪,跟自己的雙腳融
為一体,准備迎接今天的地獄挑戰就連坐在沙發上的我,都隱約聞到了媽媽絲襪
腳上,散發出來的騷臭味「振東,媽媽去上班了,可能晚一些回來,你不用等我,
自己先睡覺吧」

  「今天年會挺忙的吧,媽媽」

  問到這里媽媽的表情黯然神傷,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凄美媽媽輕輕點了點頭
「今天餐廳接了一個100桌的年會晚宴,媽媽無論如何,都要讓它順利完成」

  我被媽媽的話,說的有些摸不著頭腦,仿佛話里有話媽媽出門的時候是晚上
6點,我一個人在家里待到了晚上8點7:00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我起身
開門,只見兩個穿著黑西裝戴著黑墨鏡,像黑社會模樣的男人,正站在門口「你
就是振東是吧,你媽媽田海蓉叫我來接你的,讓你去酒店一起參加晚宴」

  「參加晚宴?媽媽不是服務員領班嗎?怎麼讓儿子去參加晚宴?」

  我心想估計是媽媽招待年會結束,餐廳內部還要舉辦一個慶功宴會,所以讓
我一起過去反正是去媽媽的餐廳,我也沒什麼擔心的,就跟他們一起去了到了媽
媽所在的酒店餐廳,兩個人把我帶到了餐廳里最大的宴會廳,足足可以容納100
桌進入宴會廳里面,真的擺了整整100多桌,做滿了熙熙攘攘的公司員工,喧鬧
異常坐在首桌的一個中年女人身材苗條,正看著宴會廳的舞台,呵呵大笑我站的
比較遠,此時還看不清舞台上在干什麼等我走近,往舞台上一看,心頭頓時一驚,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宴會廳的舞台上,一個上身穿著白色襯衫,下身穿
著黑色包裙,腿上包裹著肉色油亮絲襪的女人,正趴在舞台上,向后高高撅起自
己的絲襪肉臀,正在被一幫男人輪奸這女人正面朝著舞台,低著頭,我一時還看
不到臉蛋女人的雙腿飽滿粗壯,將腿上的絲襪撐得油光發亮,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此時,一個男人正躺在女人的身子底下,臥著自己堅硬的雞巴,直接隔著絲襪,
肏進了女人的屄穴,將絲襪捅破,猛烈的肏干另外一個男人在女人身后扎著馬步,
伸手抓著女人的油亮絲襪包裹的豐滿肥臀,將雞巴頂著絲襪,肏進了女人的屁眼
女人兩只腳上還穿了一雙黑色的中跟皮鞋,款式朴素,沒有任何花紋,皮鞋還稍
稍有些老舊我仔細看了看皮鞋,這不就是媽媽平常穿的那雙嗎?

  我頓時如五雷轟頂,晴天霹靂一般,頭皮一陣發麻,內心熱血上涌難道舞台
上這個,正在被兩個男人肏干洞穴的女人,就是我的媽媽田海蓉?

  女人的頭發,梳成一個酒店工作時標准的發髻,盤在后腦勺兩個黑衣人拎著
我,直接把我拎到了舞台跟前,站到了那女老板模樣的女人身旁這女老板,就是
媽媽的死對頭,王總舞台上的人扎著馬步,挺著腰身,奮力的在女人的屁眼里肏
干下面的人也啪啪啪啪的,肏干女人的屄穴走近了以后我才看清楚,此時女人的
油亮絲襪上已經掛滿了一坨坨白花花的精液,應該是之前輪奸的男的射出來的濃
稠的精液,布滿了女人穿著油亮絲襪的粗壯大腿,几乎沒有一個干燥的地方

  接著那王總對我說道「小伙子,你知不知道現在舞台上的人是誰呀?想不想
看看她的臉呀」

  我的心嘣嘣直跳,渾身顫抖,難道舞台上的女人真的是媽媽?

  接著肏干屁眼的男人,抓著女人后腦勺的發髻,將女人的腦袋拎了起來看到
女人那張臉蛋的時候,我整個人差點暈了過去只見這女人的臉型,微微的偏方,
鼻尖圓潤,嘴巴很大,臉上的皮膚油膩蠟黃,在燈光下閃閃發著油光女人的臉上,
已經掛滿了一坨坨白花花的精液,最長的一條精液,從女人油亮發光的額頭,一
直掛到了下巴還有一條精液,掛在女人圓潤的鼻尖,晃來晃去女人原本就油膩發
亮的額頭,射滿了濃稠的精液,看起來更加油膩閃亮了這張油膩的臉蛋,我熟悉
的不能再熟悉了,正是我一起朝夕相處了十几年的母親,田海蓉「哈哈哈,小伙
子,這個人你熟不熟呀?

  我要是沒猜錯的話,她就是你的媽媽田海蓉吧,哈哈哈,田海蓉可真騷呀,
真是騷到家了,竟然在我這年會的舞台上,撅著屁股,讓兩個男人肏干她的屄穴
和屁眼儿,渾身上下都射滿了精液,哈哈哈,田海蓉真是個騷貨呀」

  我立刻撕心裂肺的朝舞台上大喊道「媽媽,媽媽,你這是干什麼呀?為什麼
會這樣?你快跑呀,媽媽」

  媽媽看到我來了,表情先是一陣驚訝,接著又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凄美「沒
關系,儿子,媽媽,挺得住,啊,啊,嗯啊,媽媽挺得住,就讓他們輪奸媽媽吧,
媽媽扛得住,一定要讓這場年會繼續辦下去,讓公司的單子順利完成,啊啊」

  正在輪奸媽媽的兩個人,知道我是媽媽的儿子,仿佛肏得更加用力了,啪啪
啪啪的,做起了最后衝刺「我肏,田海蓉這老騷貨,屄穴可真舒服呀,肏起來真
爽,老子射了,老子射了,老子射出來了,田海蓉,你睜眼看看呀,你儿子在看
著你被人輪奸呢,哈哈哈,好刺激啊」

  「這屁眼儿也很緊致呀,肏起來真爽呀,哈哈哈,田海蓉,當著儿子的面被
肏屁眼,是不是特別刺激啊,我肏,我也射了」

  兩個人身子一抖,打了個哆嗦,看樣子是要射精兩個人連忙將雞巴,從媽媽
的屄穴和屁眼拔了出來,一個人握著雞巴,將龜頭抵在媽媽被油亮絲襪包裹的粗
壯大腿,射在了上面媽媽粗壯多肉的圓潤大腿,將油亮絲襪撐得緊繃,現在又被
精液浸透,看起來更加油光閃閃了另一個人握著雞巴,連忙跑到媽媽跟前,將白
花花的精液,射在了媽媽油光蠟黃的臉蛋上這條精液又長又濃稠,從媽媽的額頭,
一直掛到了媽媽的下巴,跟原本額頭上那條精液交叉在了一起,在媽媽的臉上掛
上一個X形的精液我的心嘣嘣直跳,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自己平時端庄朴
素,已經是中年婦女的媽媽,竟然被這麼多男人在臉上射精,還滲出了一個交叉
的X型兩條濃稠的精液交叉在媽媽臉上,接著慢慢的液化,向下流淌媽媽蠟黃的
油膩臉,在燈光下閃閃發光,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凄美年會還沒開席,王總的員
工,就在舞台下排起了長長的隊,准備上去輪奸媽媽

  前面兩個人剛剛射精,又有兩個年輕人走了上去,一個鑽到了媽媽身子底下,
握著雞巴,照著媽媽絲襪上的破洞,捅了進去另外一個小伙,走到媽媽身后,扎
起一個馬步,挺著堅硬的肉棒,再次肏進了媽媽的屁眼兩個人夾著媽媽油光水滑
的身軀,開始雙管齊下,上下夾攻我在台下聲嘶力竭的大喊大叫「不要弄我媽媽,
不要搞我媽媽,你們這些畜生,你們這些混蛋,不要搞我媽媽,不要啊」

  又有兩個員工走上了舞台,站在媽媽兩側,抓住媽媽的手掌,放在了自己雞
巴上,讓媽媽替自己擼管媽媽兩只手,一左一右,同時替兩個人擼管手淫「媽媽,
你怎麼樣,你怎麼樣啊?媽媽,你快跑呀,媽媽」

  媽媽油光的臉蛋衝著我,不住地搖頭,大義凜然的說道「啊,啊,沒關系,
儿子,沒關系,不用聽媽媽擔心,媽媽扛得住,所有事情都由媽媽承擔,都是媽
媽惹的禍,跟你們沒關系,噢,年會不能終止,繼續吧」

  媽媽話音剛落,另外一個員工,捧著媽媽油亮發光的蠟黃臉蛋,腰杆子一挺,
就把雞巴肏進到媽媽嘴里這人一手抓著媽媽的頭發,另一只手按著媽媽的后腦勺,
挺動腰身,像肏穴一樣肏起了媽媽的嘴巴旁邊的王總笑的嘴都合不上了「呵呵呵,
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還敢罵我這個粗腿老騷貨,這雙腿又圓又粗,活該被人
肏,小伙子,你看看你媽的絲襪腿,是不是很漂亮呀?將絲襪撐得這麼油亮,哈
哈,這麼漂亮的大腿,難怪這麼多男的想輪奸她」

  「你們放開我媽媽,放開我媽媽,快放了我媽媽」

  「哈哈,小伙子,這個是你媽媽自願的,她自願承擔所有責任,挺身而出,
被這幫人輪奸,真是個女英雄啊,你應該為你媽媽感到驕傲,哈哈哈」

  台上輪奸媽媽的眾人,陸陸續續的,又在媽媽身上射精了肏干媽媽屁眼的員
工,將媽媽腳上的黑色高跟鞋脫了下來,握著雞巴,將龜頭對准高跟鞋,噗噗噗
噗的射進了里面「哈哈,老子射滿你這雙騷鞋,待會儿讓你踩進去」

  媽媽這一雙朴實無華的黑色皮鞋,鞋底立刻鋪上了一層濃濃的精液「我肏,
我肏,我也射了,我也射了,我也是鞋里吧」

  另外一個員工也抽出了雞巴,對著媽媽的黑色皮鞋射了進去剩下的几個人有
樣學樣,都將精液射向了媽媽這雙皺巴巴的黑色高跟鞋足足100桌的員工和客戶,
有男有女,所有男性几乎都到了舞台下面排隊,陸續的上來輪奸媽媽這心狠手辣
的王總,為了侮辱媽媽,竟然特地找來了兩個妓女,讓這兩個繼女也穿上了跟媽
媽一樣的油亮絲襪,跪在了媽媽兩側,和媽媽一起接受輪奸王總笑嘻嘻地朝舞台
上的媽媽說道「田海蓉,你不是厲害嗎?你不是牛逼嗎?

  再給老娘凶一個呀,哈哈哈,你看這兩個妓女的腿也很粗呢,跟你一樣穿上
了油亮絲襪,也把絲襪撐的油光發亮的,你在老娘眼里不過是個發騷的老妓女,
你這老騷貨,騷妓女,哈哈哈,穿這麼騷的絲襪,難怪被人肏,活該被人輪奸」

  媽媽依舊高高撅著被油亮絲襪包裹的肥臀,任由員工們不停的輪奸肏干接著
享受媽媽擼管的兩個人,也先后射精了,同樣將精液射在了媽媽的高跟鞋里,然
后馬上又有兩個人替補上了來一個員工抓住媽媽圓潤豐滿,帶有些許贅肉的腰身,
將媽媽整個人翻轉過來,又將雞巴肏進了媽媽的屄穴男人瘋狂的向上挺動腰身,
在媽媽的屄穴里啪啪啪啪的抽插肏干又上了一個人,再次將雞巴肏進了媽媽的屁
眼舞台下面的隊,越排越長,一眼望不到頭媽媽的臉上,身上,兩條手臂上,穿
著油亮絲襪的粗壯大腿上,都掛滿了白花花的精液,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干燥的地
方,油光光的一片越來越多的人在媽媽的中跟皮鞋里射精媽媽這雙普實無華的黑
色皮鞋,竟然被精液生生的填滿,噗噗噗的往外冒白色的精液,順著皮鞋的黑色
皮面往下流淌「我肏,這雙高跟鞋都射不下了,已經射滿了,接下來射哪里呢?」

  「干脆就射田海蓉這老騷貨的臉上吧,哈哈,田海蓉,我們要用今液澆灌你
的臉蛋了」

  一旁的王總,伸手摸了摸我的腦袋「小伙子,你睜大眼睛看好了,你媽媽這
張油膩的臉蛋,要被精液射滿了,哈哈哈,本來就這麼油膩的臉蛋,要是射滿了
精液,該油膩成什麼樣呀?好期待呀,哈哈」

  此時在肏干媽媽屄穴的男人,瘋狂地向上挺動腰杆,堅硬的雞巴,扑哧扑哧
的在媽媽的屄穴里進進出出「我肏,射了,射了,田海蓉,老子要射你臉上,給
老子接住」

  男人握著雞巴,走到了媽媽跟前,身子一抖,精關一松,濃稠的精液奔涌而
出,噗噗噗噗的,全都射在了媽媽有你的臉上兩個享受媽媽擼管手淫的男人,也
准備射精,走到媽媽跟前,正對著媽媽的油膩臉蛋,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媽媽原本
就蠟黃油膩的臉蛋,又掛滿了一坨坨的精液,精液逐漸液化,在媽媽的臉上四散
流淌,媽媽整張臉都被精液覆蓋了,仿佛做了一個精液的面膜男人們繼續用雞巴,
填滿媽媽的屄穴和屁眼儿,不停的輪奸,媽媽陸陸續續的在媽媽臉上射精媽媽屄
穴和屁眼儿插著兩根肉棒,兩只手握著兩根肉棒,嘴里又叼著一根肉棒,剩下的
男人,雞巴沒有地方放,竟然握著雞巴,肏進了媽媽大腿和小腿彎曲的縫隙剩下
的人,則將雞巴貼在了媽媽被油亮絲襪包裹的大腿上,上下摩擦媽媽渾身上下貼
滿了無數根肉棒,白花花的精液,像給媽媽洗了個澡,順著媽媽肥熟豐滿的身軀
向下流淌由肏不到媽媽屄穴和屁眼的男人,舊將雞巴貼在媽媽的油亮絲襪腿上,
不停的摩擦,由于媽媽渾身上下貼滿了雞巴,射精的人越來越多接著,只見有5
個人,竟然同時握著雞巴,准備射精這5個人同時走到了媽媽跟前,將龜頭瞄准,
媽媽已經被精液覆蓋的臉蛋,噗噗噗噗的,陸陸續續滲出了精液媽媽的臉上,鋪
上了一層又一層的精液,精液根本就掛不住,嘩啦嘩啦地向下流淌,順著媽媽的
下巴,吧唧吧唧地砸到地上我已經數不清有多少人在媽媽臉上射精了一坨又一坨
的濃稠精液,嗖嗖嗖地,飛向媽媽油膩圓潤的面龐,順著媽媽有你的臉蛋掛了下
來媽媽的臉上已經看不清鋪了多少層的精液,只能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兩只朴素的
黑色皮鞋,也裝滿了濃稠的精液,還咕嘟咕嘟的翻著氣泡剩下的人,見媽媽的臉
上已經掛不住精液了,紛紛將精液射在媽媽的油亮絲襪腿上媽媽的油亮絲襪已經
徹底被精液浸泡,沒有一絲一毫干燥的地方白花花的精液順著媽媽的油亮絲襪腿
向下流淌媽媽跪著的地方,身体周全都流著精液,在地上流的一塌糊涂媽媽大腿
圓潤粗壯,依舊將油亮絲襪撐的亮亮的,小腿也是飽滿緊實,仿佛隨時都會將油
亮絲襪撐得爆開舞台底下的長隊,依舊一眼望不到邊又有几個人跳上了舞台,趴
在了地上,捧著媽媽腳底發黑的絲襪騷腳,大口的吸聞了起來媽媽這雙油亮絲襪,
已經連著穿了7天,絲襪肉足,包裹在黑色的高跟鞋里,早已經捂的奇臭無比兩
個人大口的聞起了媽媽腳上的騷臭味,一股强烈的臭味,直衝二人的腦門,聞得
二人頭皮發麻「哇塞,哇塞,我了個去的,好臭的腳呀,真TM騷臭呀,又騷又臭,
田海蓉,你的腳怎麼這麼臭呀?

  太TMD臭了」

  「好臭的腳呀,想不到這麼油亮的腳,居然這麼騷臭,足底都發黑了,田海
蓉,你這雙絲襪穿了几天呀」

  媽媽的眼睛徹底被精液糊住,兩個鼻子眼也被精液堵住了,嘴上也糊滿了精
液,張嘴說話的時候,兩片嘴唇,還拉開了一條條濃稠的精液絲線「7天……我
穿了7天了……穿了7天……就是要你們聞我的臭腳……

  我不會給你們這麼舒服」

  几個人聽了哈哈大笑「田海蓉,我最喜歡聞的就是這樣的絲襪騷腳了,你這
是投我所好呀,哈哈哈,我可不怕你的腳臭,越臭老子越喜歡,我肏,真TM臭啊,
太騷臭了」

  「臭臭臭臭,太他媽臭了,臭死我了,臭死我了,太他媽臭了,好騷臭啊,
田海蓉,你的腳真TM的臭呀」

  舞台上的男人越來越多,媽媽渾身上下都貼滿了雞巴,沒有一個空隙雖然有
些男人,也會上去肏干兩旁的兩個妓女,但是大部分男人的目光,還是被媽媽這
雙穿著油亮絲襪的豐滿肉腿,深深的吸引王總笑著對我說道「小伙子,你媽媽田
海蓉的腳怎麼這麼臭呀?這雙絲襪7天都不換,哈哈哈,是想把這些男人熏跑嗎?

  我的員工可不怕腳臭,他們最喜歡的就是你媽媽這樣的臭腳騷女人了,哈哈
哈,你看旁邊那兩個妓女都沒人肏,他們都喜歡肏你媽媽這樣的臭腳熟婦呢」

  我看著舞台上的媽媽,渾身上下被精液覆蓋,眼睛都快瞪出血來了「你們到
底想怎麼樣?你們到底想怎麼樣,快放了我媽媽,求求你,放了我媽媽吧,你們
要我怎麼樣都行」

  王總笑了笑「要你怎麼樣都行是嗎?行行行,那就玩個游戲吧」

  這女魔頭王總,立刻開口,讓台上的員工先暫停肏穴「大家先停一下,先停
一下,先聽我說,這位小伙子就是田海蓉的親生儿子,我們大家一起來做個游戲,
只要田海蓉的儿子贏了,我們就放了田海蓉母子兩人,大家說怎麼樣」

  「行啊,王總,沒問題,我最喜歡玩游戲了,玩什麼游戲呀」

  兩個正在肏干媽媽屄穴和屁眼的男人,也不情不願的,將雞巴暫時拔了出來
王總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已經完全被精液覆蓋的媽媽田海蓉,笑眯眯的說道
「這游戲的名字就叫,猜媽媽的絲襪騷腳,我們把田海蓉儿子的眼睛蒙住,讓他
聞台上這三個女人的絲襪腳,就憑腳上的騷臭,猜哪個女人是自己的媽媽田海蓉,
這小伙子要是猜中了,我們就放了田海蓉,大家說怎麼樣」

  「王總啊,要是放了田海蓉,我們不就沒得玩了嗎?還有這麼多員工沒有肏
穴射精了」

  王總詭異的笑了笑「呵呵,放心吧,沒有這麼容易猜中的,我們先把田海蓉
儿子的眼睛蒙起來」

  說著,一個人就向王總遞來了一個黑色眼罩王總立刻拿著眼罩,戴在了我臉
上,將我的眼睛蒙住從小到大,我對媽媽腳上的騷臭味都相當的熟悉,只要一聞
就知道是媽媽的腳,更何況媽媽這雙絲襪,已經在高跟鞋里捂了7天了,那味道
更加明顯,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用鼻子分辨出來接著王總向台上的眾人,使了
一個眼色台上的員工心領神會,竟然開始了無恥的作弊只見兩個員工,將旁邊那
個妓女腿上的油亮絲襪脫了下來又有兩個員工拉開媽媽腰上的松緊帶,將媽媽這
雙奇臭無比的油亮絲襪,也脫了下來「田海蓉,把這雙絲襪穿上去,不要發出聲
音,你要是敢說話,我們就弄死你儿子,而且這場年會的余款我們也不會付」

  媽媽深深的知道,王總不過是想侮辱戲耍自己母子二人,根本不是真心想放
了自己媽媽拿著這雙妓女的油亮絲襪,一臉的凄美,仿佛一個英勇就義的聖母,
將絲襪完成圈,套在了自己的肉足上,穿上了這雙妓女的絲襪而旁邊的妓女,接
過媽媽這雙騷臭無比的絲襪,立刻抱怨了一聲「哇,好臭啊,好臭的絲襪,臭死
我了,這穿了几天了,這麼臭」

  「別他媽廢話,快點穿上,不要多說話,小心被他聽到」

  妓女將媽媽這雙無比騷臭的油亮絲襪,穿在了自己腿上,站在了媽媽旁邊几
個員工拎著我,把我押上了舞台我慢慢的走到了媽媽和兩個妓女面前,三個女人
同時伸出了自己被油亮絲襪包裹的肉腳「好了,小伙子可以開始聞了,哈哈,你
聞聞看,哪只腳是你媽媽田海蓉的腳呀,你從小跟著你媽媽長大,應該不難分辨
出來吧」

  我的眼睛被蒙住,看不到任何東西,只能用氣味來分辨我像狗一樣,將鼻子
湊在了第1只絲襪肉足上面,提鼻子用力地吸聞這只絲襪腳上的味道,只有淡淡
的皮革味和一些汗味,明顯就不是媽媽的腳「怎麼樣小伙子,這只是不是田海蓉
的腳呀?」

  我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搖了搖頭「這次不是」在場的眾人哈哈大笑「沒錯沒
錯,猜對了,這只的確不是田海蓉的腳,好了,下一只」

  我又將腦袋,湊到了第2只絲襪腳的足尖上,提著鼻子用力的吸聞這只絲襪
腳有一股濃烈的騷臭味,直衝腦門,讓我頭皮發麻我有點懷疑這是媽媽的絲襪腳
但這只腳雖然騷臭,臭味還遠遠不及媽媽腳上的濃烈,功力相差甚遠,沒有了媽
媽鞋子上的皮革味,應該也不是媽媽的絲襪腳「怎麼樣小伙子,這只是不是你媽
媽田海蓉的絲襪腳呀?好臭的腳臭味呀,我都聞到了」

  我心想這人明顯欲擒故縱,他越這麼說,越說明這不是我媽媽的絲襪臭腳
「這……這也不是我媽媽的腳……肯定不是」

  接著,終于輪到了第3只絲襪腳我將鼻尖,湊在這只絲襪腳的足尖,同樣用
力地大口吸聞一股濃烈的臭味,直衝我的腦門,讓我頭皮一陣發麻,渾身打了個
激靈這股味道騷臭無比,味道極其濃烈,上面混合了腳臭味,汗臭味,還有媽媽
皮鞋的皮革味這味道這麼熟悉,就是媽媽田海蓉的味道我立刻大聲喊道「沒錯,
沒錯,就是這只,就是這只,這只就是我媽媽的絲襪腳,就是我媽媽田海蓉的絲
襪臭腳」

  整個宴會大廳,爆發出了劇烈的哄笑聲,王總和他那些員工,仰天大笑,笑
的腰都彎了下來「小伙子,你把眼罩拿掉,仔細看看吧,哈哈哈」

  我一把就拿掉了眼罩,看著眼前這雙散發著濃烈臭味的絲襪腳,抬頭看了看,
看到眼前這個女人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懵逼了這個女人竟然不是我的媽媽田海蓉,
而是王總他們找來的那兩個妓女其中的一個而我的媽媽田海蓉,就站在了這個女
人的旁邊,目光凄美的看著我只見這妓女絲襪的足底一片漆黑,正是媽媽穿了7
天的那雙油亮絲襪想不到這幫人竟然這樣無止,將媽媽的絲襪跟著妓女的調換,
公然的作弊我扯著嗓子大聲的叫喊咒罵「你們作弊,你們作弊,你們這些混蛋,
你們作弊,快放了我媽媽,你們作弊」

  王總冷笑著說道「小伙子,我只說讓你蒙上眼睛,猜猜哪只是你媽媽的絲襪
腳,可沒說不准換絲襪呀,不換絲襪就讓你猜,那傻子都能聞得出來呀,哈哈哈」

  接著几個員工一擁而上,又脫下了妓女和媽媽腿上的油亮絲襪,將兩雙絲襪
又換了回來媽媽又穿上了那雙騷臭無比,已經連續穿了7天的油亮絲襪台下的王
總拍了拍手「既然田海蓉的儿子猜錯了,那你們就繼續輪奸吧,哈哈哈,反正田
海蓉說不怕你們輪奸,大家也不用跟她客氣,狠狠肏她的屄穴,干她的屁眼儿」

  周圍的男人,像餓狼一樣扑向了媽媽几個人立刻握著雞巴,肏進了媽媽的屄
穴,捅進了媽媽的屁眼儿媽媽兩只手,又握住了兩根雞巴,用力的擼動一個人將
雞巴肏進了媽媽的嘴巴,握著媽媽的腦袋,像肏穴一樣抽插無數的員工,將雞巴
貼在了媽媽這騷臭無比的油亮絲襪腿上,不停的摩擦媽媽圓潤粗壯的絲襪腿上,
貼上了無數根的雞巴,兩只發黑騷臭的絲襪足底上,也貼了兩根雞巴「你們放開
我媽媽,放開我媽媽,求求你們,放開我媽媽」

  「臭小子,你滾一邊去吧」

  一個人將我拉到了一邊,摁在了地上,讓我親眼看著自己媽媽被人輪奸「我
肏,小伙子,你媽媽的屄穴,肏起來可真爽呀,好緊致的屄穴,屁股好豐滿,好
多肉,肏起來啪啪響呢,好爽呀,哈哈,老子射了,老子射了老子射你媽媽臉上」

  無數個男人又握著雞巴,走的媽媽面前,濃稠的精液,噗噗噗地射向了媽媽
的臉蛋媽媽的臉蛋已經完全被精液覆蓋,白花花的一片,連五官都看不清了我看
著眼前的媽媽,已經完全認不出來了「好了好了,宴會開始了,可以上菜了,田
海蓉,你是服務員也不能閑著,快點去上菜」

  媽媽伸出一根手,將眼睛位置的精液,擦掉了一小塊,勉强可以睜開眼睛媽
媽邁開兩條油亮粗長,掛滿精液的絲襪肉腿,就想走下舞台「等等,田海蓉,怎
麼這個樣子就想下去上菜呀,服務員就得穿高跟鞋呀,把你這雙鞋子穿上吧」

  王總笑著對媽媽說道媽媽做到這雙高跟鞋面前,臉被精液覆蓋著,看不到表
情,但那昂首挺胸的身姿,分明就是一個慷慨赴義,義無反顧的精液聖母媽媽身
上的精液,仿佛已經變成了她的聖水,讓媽媽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凄涼之美媽媽伸
出一只被油亮絲襪包裹的肉足,足底一片漆黑,跟高跟鞋里的精液,形成了鮮明
的反差媽媽兩只朴素的黑色高跟鞋里,裝了滿滿的精液,不停的往外冒這雙黑色
高跟鞋,媽媽已經穿了好几年了,從來沒有洗過,鞋面更是皺巴巴的

  只見媽媽漆黑的足底,已經觸碰到了高跟鞋里的精液滋啦一聲,媽媽就將絲
襪腳,踩進了高跟鞋里高跟鞋里的精液,噗嗤噗嗤吧唧吧唧的擠了出來,順著高
跟鞋的鞋面,往下流淌接著媽媽將另一只絲襪腳,也踩進了著裝滿精液的高跟鞋
里濃稠的精液,全都從高跟鞋里溢了出來媽媽每走一步,高跟鞋都呲啦呲啦作響,
媽媽一步一個腳印,慢慢走下了舞台

  廚房已經開始上菜了媽媽就這樣渾身上下掛著精液,臉上糊著精液,滋啦滋
啦的踩著兩只精液高跟鞋,一盤一盤的為王總的員工們上菜媽媽一邊上菜,一個
員工竟然走到媽媽面前,腰杆子用力往前一挺,將雞巴肏進了媽媽的屄穴另外一
個員工,直接將媽媽摁在了餐桌上,從后面肏干媽媽的屁眼媽媽就這樣一邊被員
工們輪奸,一邊踩著精液高跟鞋上菜,在地獄一般的凌辱中,完成了這次年會晚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