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65-766

porsmm
本文:2022-08-12T20:29:33
七百六十五、“春節”也是可以雙標的
作者:柳岸花又明
“什麼是十人一桌?”

顏寧疑惑的問道。

“沒啥。”

陳漢升打個哈哈:“我是說久仰顏科長的大名了。”

港城鄉下辦白事就是10人到12人一桌,剛才和邊詩詩電話以後,陳漢升確定就是顏寧捅出了修羅場,他非常惱怒這種做生意的手段,準備開始設套陰人了。

“我哪裡有什麼名氣,陳總太會說話了。”

顏寧客氣的遞上名片,還指著身邊的助手說道:“我的助手姜東勳。”

“哦,棒子啊。”

陳漢升撇撇嘴,把聶小雨喊進來說道:“你把這個棒子帶去隔壁休息間吧,我看著有點心煩。”

“什麼?”

顏甯和助手都是一愣,不僅僅因為陳漢升這幅無禮的態度和口吻,還因為一些竊聽設備都在助手的身上。

“不樂意嗎?”

陳漢升挑挑眉毛:“那就別去隔壁了吧。”

顏寧松一口氣,正要感謝一番,沒想到陳漢升緊接著說道:“把這個棒子趕出果殼。”

“陳總,這······”

顏寧一臉為難的表情。

“我總之隨便的,你們可以不談。”

陳漢升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修羅場已經爆炸了,他現在再沒有一點顧忌,又變成了那個除了梁太后,誰也鎮不住的無賴企業家。

其實顏寧也是被蒙在鼓裡的,不過她畢竟是為了解決問題而來,只能用韓語和助手說了一句,助手難以置信的離開了。

“顏小姐別介意哈,你的助手太帥了,我看著不太爽。


這時,陳漢升又裝模作樣的解釋:“我就是這樣,脾氣比較古怪,喜歡某個人的時候,就算他吃屎我都覺得很牛逼。”

顏寧勉強笑了笑:“陳總性情中人,再說人與人的相處主要靠磁場,難免會有些看不順眼的。”

“呵呵~”

陳漢升乾笑兩聲:“也不能這樣說,我雖然不喜歡你助手,可是如果他能吃屎,我一樣覺得很牛逼。”

顏寧:······

顏甯之前查找陳漢升資料的時候,網上對這位年輕的億萬富翁有諸多評價,不過有一點是公認的——囂張跋扈。

財大國教院某些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學生曾經發帖,表示自己被陳漢升狠狠的欺負過。

現在看來,真是一點沒有誇張啊,陳總就不擔心他的“把柄”還在三星手上嗎?

不過,顏寧到底是受過培訓的,公共關係部門的宗旨就是用最小的代價,幫助公司解決問題和挽回損失,所以她掩飾住心裡的情緒,儘量用最客氣的態度面對陳漢升:“陳總,您瞭解三星嗎?”

“還好。”

陳漢升淡淡的答道。

“這是我們集團的宣傳畫冊。”

顏寧掏出一份精美的硬面書刊,雙手遞給陳漢升,嘴裡還介紹道:“三星集團成立於1938年,後來隨著幾十年的快速發展,現在已經成長為韓國最大的跨國企業集團,業務涉及諸多領域,手機是三星電子這一塊的主要產品······”

“自我介紹”是交流時的正常程序,一是緩和氣氛,二是展示力量,陳漢升手上翻動著宣傳畫冊,耳朵心不在焉的聽著。

“陳總。”

顏甯說話時一直在觀察陳漢升,看到他在畫冊上某一頁停下來了,笑著說道:“陳總,這位您應該認識吧?”

“唔。”

陳漢升一臉正經:“自家大伯哪裡能不認識。”

顏寧:······

“陳總真會開玩笑,這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茨,他正在三星的美國總公司拜訪!”

顏寧嘴角微微抽搐,她覺得這位年輕的大學生企業家比傳聞中更加難溝通。

“噢~”

陳漢升“恍然大悟”,咧咧嘴說道:“我也忘記了,其實我沒大伯的。”

顏寧沉默了一會,她看見陳漢升一會喝喝水,一會掏掏耳朵,一會打打哈欠,注意力根本沒有集中,顏寧心裡有一種被忽略的輕視感,沉吟半響決定給陳漢升一點委婉的提醒,讓他別忘記三星掌握著那個“軟肋”。

“咳······”

顏寧輕咳一聲說道:“陳總好像比較疲憊,昨晚聖誕節您在哪裡浪漫了嗎,東大還是財大?”

“嘩!”

陳漢升猛地抬起頭,心想顏寧好大的狗膽,捅破了修羅場還故意說這種話刺激我,真當老子怕你對外宣傳嗎?

現在“修羅場”僅僅局限於三個人之間,以後擴散可能也只是在朋友和親戚圈子裡發酵,如果三星再通過媒體對外宣傳,果殼電子都要不可避免的受到影響了。

顏甯對陳漢升的“反應”很滿意,心想他很在意那兩個女孩啊,我只是稍微說一下,他就開始緊張了。

趁著這個時候,顏寧也說起了正事:“陳總,剛才我和您講述了三星的發展歷程,現在我想聊聊前天聯繫您的目的。”

陳漢升冷眼打量著顏寧,輕輕點了點頭。

“您之前兩次diss了三星手機,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三星的市場銷量,不過我們知道這是果殼的銷售策略,現在錨定效應的結果基本已經達到。”

顏寧用一種較為誠懇的語氣說道:“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糾紛,希望陳總以後在公開場合還請謹言慎行。”

“另外呢,聽說印度有渠道商想和果殼手機達成合作。”

顏寧繼續說道:“印度的手機市場基本三星掌握,從友商的角度出發,我們不想和果殼在印度展開競爭,另外果殼手機剛剛起步,應該專注在國內市場打下基礎······”

其實這才是三星的打算,他們做過市場調查,果殼手機因為外觀、價格和拍照聽音樂等特性,一旦進入印度市場,很可能會對三星造成威脅。。

“灌雞湯沒用,我要實質性反饋。”

陳漢升笑了笑:“果殼已經收到了印度那邊過億的報價,如果拒絕了這筆生意,三星能補償什麼?”

“陳總想要什麼?”

顏寧問道,她心裡有些喜悅。

只要陳漢升願意談,代表已經成功了一半,這說明提前接觸那兩個女孩的策略是正確的,再說自己又沒捅破,純粹是警示作用罷了。

“我想讓三星和果殼的展開一次技術合作,共同研發某個產品,推動行業的進步。”

陳漢升想了想說道。

“技術合作”純粹是糊弄人的,三星要技術合作也應該是找微軟高通這些,其實就是陳漢升打算借助三星的工程師,攻破果殼手機生產中的某項桎梏。

“陳總很聰明啊,難怪生意做得這麼大,不過我要回去商量一下。”

顏甯聽到陳漢升要求後,忍不住投去了讚賞的目光,陳漢升如果要金錢補償,可能會比較難辦,不過合作的話就要簡單很多了。

“那就儘快吧。”

陳漢升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想下個月就開展合作。”

“下個月是春節啊?”

顏寧皺著眉頭:“陳總要這麼迅速嗎?”

“我們做生意的,還會管這些無聊的節假日嗎?”

陳漢升一攤手:“春節就是一種形式而已,我從來不看重這些傳統風俗的。”

“也對。

顏寧點點頭,另外現在是雙方的都條件都說出來了,她要回去和總部彙報。

站在顏寧的角度,她覺得這次洽談還是很有成果,僅僅提供技術方面的援助,就能阻止果殼手機進入印度市場,屬￿比較划算的一筆交易。

顏甯離開後,陳漢升不屑的啐了一口,走到孔靜的辦公室說道:“靜姐,印度那筆生意我答應了,只是下個月不行,下下個月再開始合作吧。”

“理由呢?”

孔靜抬起頭,溫和的問道。

“理由啊······”

陳漢升想了想:“下個月是春節啊,春節可不是一種形式,這是我們老百姓最看重的節假日,希望對方能尊重一下我們的傳統風俗。”


七百六十六、臥龍鳳雛的第2次聯手
作者:柳岸花又明
“這是真的理由嗎?”

孔靜歪著頭,她也算是比較瞭解老闆了,僅僅因為春節就推遲合作時間,這不像陳漢升的做事平時風格。

“靜姐真是聰明哈。”

陳漢升拉開椅子坐下:“剛剛我和三星那邊坐了一下,他們希望果殼手機不要進入印度市場,我就提出一個條件,兩家開展技術合作,最好能幫助我們解決待電量和手機厚度的問題。”

孔禦姐安靜的聽著,果殼手機上市一個月,雖然因為外形和價格頗受好評,不過待電量一直是個問題,另外手機也偏厚,從側面看上去稍微影響美觀。

“如果三星答應,我就打算讓三星工程師過來建鄴,讓果米研究院的工程師跟著學習一下。”

陳漢升說道:“這樣一個月以後,我們多多少少應該有些進步了,那時再把貨賣給印度,這樣既學到了東西,也沒有虧錢,春節還是個很合適的理由。”

“三星那邊怎麼解釋?”

孔靜提出疑問:“他們不會白白把工程師送過來的,肯定要簽訂什麼協議。”

“不履行就可以了啊。”

陳漢升嗤笑道:“我可以單方面毀約啊,三星隨便告,賠錢算我輸,總之咱們有地方保護主義,三星在國際上牛逼哄哄,但是國內拿我沒辦法的。”

“這樣不太好,出爾反爾會影響企業的信譽。”

孔禦姐不是很同意,她也不明白陳漢升為什麼那樣“恨”三星,前面蹭熱度可以理解,現在就是活生生的商業欺騙了啊。

陳漢升也不好解釋,三星害得老子“妻離子散”,我怎麼不恨它?

如果不是顏寧把這件事捅了出去,小魚兒就不會傷心的離開,沈憨憨也不會默默的難過,自己也不用這樣糾結,還能快樂的當一個時間刺客。

“就按照這個思路去落實吧。”

陳漢升含糊的說道:“到時讓楷哥帶隊,一個月之內儘量多學點。”

“好吧。


孔靜把這件事情記下來,陳漢升在果殼擁有百分百的話語權,就好像以前和QQ空間的合作一樣,孔禦姐開始也不同意,但是陳漢升堅持要做,她也只能無條件的配合。

······

中午吃飯的時候,陳漢升在“公司食堂”和“天景山小區”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選擇了食堂。

陳漢升現在比較抗拒面對沈幼楚,除非他能直接放棄蕭容魚,老老實實和沈憨憨過日子,否則在她面前不論說什麼,其實意義都不大。

“晚上再回去吃個飯吧。”

陳漢升心裡想著,只是為了看看沈幼楚的狀態,吃完就走絕對不逗留。

下午陳漢升沒有在辦公室,同樣也沒有去找蕭容魚。

小魚兒只是把陳漢升手機拉黑了,其實QQ還沒來得及刪除,不過陳漢升昨晚在聊天頁面踟躕了很久,最終一個字都沒有留言。

問題還是一樣的,除非他能和沈幼楚徹底斷掉,老老實實和小魚兒過日子,否則不論說什麼,大家都知道那是謊言。

“世間哪有雙全法啊!”

陳漢升長歎一聲,居然開車回了學校,他有點事情要找金洋明。

財大還是以前那個老樣子,只是因為下雪變得銀裝素裹,時不時還有大一大二的學生包裹的嚴嚴實實去上課。

這種天氣,大三大四直接就不去了。

學弟學妹們不知道這輛保時捷就是陳漢升,所以他一路暢通無阻回到熟悉的602,郭少強,老戴和金洋明全部在宿舍,李圳南應該在火箭101網點。

郭少強和金洋明看見金洋明回來後,大叫著過來摟摟抱抱,唯獨老戴躲在被子裡,只是支吾了一句:“老四回來了啊。”

陳漢升見到他們也頗為開心,一邊笑嘻嘻的散煙,一邊問著最近的情況。

“老戴。”

陳漢升也沒有忘記戴振友,遞了一根中華過去:“來根華子吧。”

“喔。”

戴振友慢吞吞的接過去,看了看陳漢升說道:“老四感覺瘦了啊。”

“嗨,煩心的逼事太多了。”

陳漢升忍不住歎一口氣。

郭少強不相信:“你還有煩心事啊,前幾天我們還討論,你會不會在40歲的時候成為國內首富呢。”

“首富就算了。”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我沒有一個在近現代歷史書上面出現過的祖宗,首富那個位置坐不穩的。”

“所以說,生意也不好做啊。”

金洋明“劈裡啪啦”玩著勁舞團,嘴裡指點江山:“不過四哥以後成為建鄴首富,我覺得問題還是不大的,老郭和老戴,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抱大腿的機會了啊。”

“算了。”

郭少強擺擺手:“我已經決定回老家,父母已經安排好了。”

“回老家也不錯。”

陳漢升吐出一口煙霧:“15年以後再看的話,當初大學畢業回老家的,可能已經有車有房有老婆有小孩了,那些留在大城市的,說不定除了錢和經歷以外,什麼都沒有留下。”

“那就是能力問題了。”

金洋明大言不慚的說道:“咱們宿舍裡,除了我和四哥以外,其他人找老婆都很困難,說不定都得走到相親那一步了。”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現在的大學生就有兩種觀念:

一、畢業後儘量要留在大城市,回家就是讓人看不起;

二、結婚一定要自由戀愛,相親那是找不到對象的最後手段。

“四哥今天有事沒。”

金洋明招招手:“不忙的話,咱們臥龍鳳雛一起爭霸勁舞團。”

“哦了!”

陳漢升打開自己的臺式電腦,他電腦都是丟在宿舍的,留給室友玩遊戲和下載教育片。

勁舞團頁面還有和果殼電子聯合舉辦的抽獎活動,陳漢升進入遊戲以後,隨手註冊一個名字,金洋明非常的嫌棄:“你怎麼叫這麼噁心的名字,看看我的ID。”

金洋明的ID叫“溡緔ヤ金”,濃濃的非主流特色,陳漢升叫“火雞味的鍋巴”,猥瑣的經常被人認錯。

陳漢升不管不顧,玩了幾把遊戲後說道:“小金,我有兩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

“啥事?”

金洋明頭也不抬,仍然聚精會神的敲著鍵盤。

“我有個老鄉想開個酒吧什麼的娛樂場所,打算找個‘建鄴百事通’當合作夥伴,我向他推薦了你。”

陳漢升說道。

“我的確是建鄴百事通啊。”

金洋明也不謙虛:“酒吧多大規模的,投資有多少,地點是在1912酒吧街嗎?”

“應該是在江陵。”

陳漢升回憶了一下:“你有興趣的話,我單獨約那個老鄉出來,你們談一談。”

“行吧。”

金洋明撇撇嘴:“看在四哥的面子上,我可以抽空指導一下,還有呢?”

“我想查一個人的身份。”

陳漢升湊過去說道:“直接要她肯定不會給我,我想假裝獵頭公司,把她的信息詐出來。”

“四哥的意思······”

金洋明停下了遊戲,扭頭看著陳漢升:“讓我出面假裝獵頭公司的員工?”

“沒錯。”

陳漢升拍拍金洋明肩膀:“你演技我還是很放心的,她是中國人,不過在韓國工作,如果有國內企業願意挖她的話,說不定她願意回來的。”

“嘶······”

小金沒有立刻答應。

“有報酬的。”

陳漢升補充一句,他自然是準備人肉顏寧的家庭背景了。

顏甯能找到沈幼楚和蕭容魚,陳漢升就要找到顏甯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他這種痞子,最不怕的就是這種玩法。

“報酬無所謂。”

金洋明終於說出原因了:“可我上一次扮演的是高幹子弟,這一次假裝獵頭公司的小員工,人物跨度有點大,下次資產低於2000萬的角色,我就不接了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