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61-762

porsmm
本文:2022-08-11T21:38:07
七百六十一、到底誰捅出了修羅場?
作者:柳岸花又明
  “吱呀,吱呀~”
  保時捷從天景山小區緩緩的駛出,車輪碾壓在積雪上面,發出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駕駛座上的陳漢升鎖著眉頭,表情看似平靜,不過每當堵塞的時候,他就猛地按了按兩聲喇叭,或者狠狠的錘一下方向盤。
  “傻逼!”
  陳漢升嘴裡嘀咕著,他也不知道在罵什麼,或許是陰沉的天氣,或許是擁擠的車道,或許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王見王”······
  或許,還是他自己本人。
  陳漢升自詡做好了應對修羅場的準備,偏偏劇本他不是想像的那樣,那張珍藏一年的藥方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現在藥方給誰用?”
  陳漢升非常憋悶,小魚兒這樣的情況,她肯定不會再教自己學外語了,難不成和沈幼楚用?
  emmm······沈憨憨的話,也不是不行。
  “啪!”
  陳漢升突然甩了自己一巴掌,他媽的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想著這些事!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又一次掏出手機給小魚兒打過去,不意外依然是這個結果,陳漢升長呼一口氣,決定呼叫外援了。
  “喂,陳漢升。”
  邊詩詩倒是很快接通電話:“什麼事啊?”
  “咳,嘖,嗯······”
  陳漢升嗓子裡嘟囔好幾聲,他知道這一開口,修羅場就不再是三個人的問題了,它會慢慢擴散到自己的所有圈子裡,然後如核彈一樣爆炸。
  不過這也是遲早的事情,因為今天胡林語已經看到了,莫珂也察覺到自己和沈幼楚之間有些情況。
  “詩詩啊,小魚兒在律所嗎?”
  陳漢升問道。
  “小魚兒?”
  邊詩詩有些奇怪:“她下午說去買奶茶,後來又說去江陵找你了,你們沒在一起嗎?”
  “沒有。”
  陳漢升頓了頓:“我們······吵架了,所以她就先離開。”
  “咦~,你們也真是閑的。”
  邊詩詩以為只是普通的吵架,還笑著安慰道:“沒關係啦,你們以前也鬧過不少次了,應該很快就好了。”
  “這次不一樣。”
  陳漢升又開始急躁,他認真的強調道:“小魚兒關機了,我很擔心她。”
  “關機了?”
  邊詩詩馬上說道:“那我現在就聯繫她,這個臭丫頭,吵架關什麼手機,這不是讓大家擔心嘛。”
  有了邊詩詩的加入,陳漢升心裡稍安,他想了想又給王梓博打了個電話,現在這種時候,只有和發小傾吐心裡的苦悶了。
  “梓博,我和小魚兒吵架了。”
  陳漢升點著煙,幽幽的說道。
  “昂,我知道。”
  王梓博語氣敦厚而穩重。
  陳漢升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吵架了?”
  “你剛才和邊詩詩打電話的嘛。”
  王梓博解釋道:“我就在她旁邊啊,你和小魚兒怎麼吵架了,今天是聖誕節呢······喂,小陳你還在嗎?”
  王梓博還在好心規勸,感覺對面好像沒了動靜,他正納悶的時候,陳漢升突然無端端的憤怒起來。
  “你他媽是豬啊,你和邊詩詩在一起,為什麼不早說?”
  “老子都吵架了,你怎麼還能泡妞呢?”
  “王梓博,你還是個人嗎?!”
  ······
  王梓博有些莫名其妙,
心想自己怎麼就不是人了,再說你們吵架也不能怪我啊,小陳這狗東西每次都要遷怒別人。
  不過梓博到底老實,從小也習慣了發小的無賴,因此都沒有掛電話,等到陳漢升罵累的時候,他才悶悶的回道:“你狗日的每次都要罵人。”
  “哎~”
  陳漢升發洩完畢,這才說道:“邊詩詩能聽到嗎?”
  “不能。”
  王梓博扭了扭屁股,壓低聲音說道:“我們在外面吃餛飩,她剛剛打給小魚兒好像也是關機,所以就聯繫宿舍室友了,你們咋回事?”
  “蕭容魚見到沈幼楚了。”
  陳漢升直接說道。
  “什麼?”
  王梓博先是驚呼一聲,緊接著聽筒裡傳來“噹啷”瓷器摔碎的聲音,然後王梓博就在道歉:“老闆,不好意思,剛剛手滑沒拿穩······”
  陳漢升默默的聽著,等到稀裡嘩啦一團亂糟糟的忙活以後,王梓博大概是走到了門外,他的語氣也是焦慮而急切:“她們怎麼見面了啊,是不是果殼社區出問題了,小魚兒那麼傲嬌的脾氣,沈幼楚那邊什麼反應啊?”
  面對王梓博一連串的聲音,陳漢升也莫名的煩躁起來:“你他媽是十萬個為什麼啊,這麼多傻逼問題,老子最煩你這吊樣了······”
  陳漢升現在就是個炸藥桶,越是親近的人,越容易發火。
  好在王梓博是一起長大的發小,當年他被黃慧甩掉的時候,陳漢升也是大半夜的開車過去陪著喝酒。
  所以王梓博只是默默的聽著,等到陳漢升再次停下來,他才說話:“小陳你先別急,我們就在仙甯大學城裡,先找到小魚兒再說吧,等等,邊詩詩出來了······”
  “你和誰打電話?”
  邊詩詩問道。
  “小陳的電話,小魚兒怎麼樣了?”
  王梓博把手機遞過去,他手機裡沒有什麼秘密的。
  “有人看到那輛雪佛蘭開進學校了。”
  邊詩詩匆匆結完賬:“但是小魚兒沒有回宿舍,好像還在車上,我有點擔心,所以要先回學校看看。”
  “我和你一起過去。
  王梓博順便告訴了陳漢升,小魚兒應該在東大了。
  從餛飩店回東大的路上,邊詩詩一邊小跑著,一邊和和男朋友抱怨:“他們都要結婚了,為什麼還要這樣鬧呀,這一天天的。”
  王梓博聽到“結婚”這個字眼,心裡突然非常的難過。
  現在這個樣子,還怎麼結婚啊,港城那邊的陳叔梁阿姨,小魚兒的父母,如何向他們解釋?
  ······
  陳漢升得知蕭容魚在東大以後,一直提著的心慢慢放下了。
  儘管問題依然存在,不過能確定小魚兒的位置就好,這樣自己也有個方向,緊繃的神經稍微舒緩,陳漢升終於能分出一點精力思考,蕭容魚到底是怎麼發現天景山小區3棟201的。
  按理說這個地址屬￿非常保密的存在,如果按照“黨派”劃分的話,只有“沈黨”和“中立黨”才知道。
  中立党就是王梓博,聶小雨和陳嵐這些人,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捅出去的。
  “還有一個人,那就是三星的顏寧。”
  正在默默抽煙的陳漢升,突然狠狠的咬住煙蒂。
  “顏甯也是知道蕭容魚和沈幼楚地址的,還特意留了兩張名片。”
  陳漢升啐的一口:“棒子的企業太不懂規矩了,那個狗日的顏寧,她就沒媽嗎?”
  如果實錘是三星捅出去的,陳漢升決定一邊在商場上報仇,一邊查出顏甯的父母地址,自己也要去禮尚往來的拜訪一番。


七百六十二、被推倒的雪人
作者:柳岸花又明
  東大的停車場裡,邊詩詩和王梓博很容易就找到了那輛雪佛蘭,車子還沒熄火,正從排氣管裡湧出一縷縷白煙,車輪後面的印記還沒有被雪花覆蓋,說明也是剛回來不久。
  駕駛座上有個熟悉的身影,正是蕭容魚。
  從外面看進去,她正趴在方向盤上面,肩膀一抽一抽的哭泣。
  這可把邊詩詩嚇壞了,她本來以為只是情侶之間的小矛盾,為什麼會這麼傷心呢。
  “小魚兒,小魚兒······”
  邊詩詩趕緊拍打著車窗,同時不斷的拉扯車門,王梓博也在旁邊喊著,他知道事情的真相,胸口像堵著一團棉花,呼吸時之間都覺得很沉重。
  “我光是聽到就已經很難過了。”
  王梓博心裡想著,處於旋渦中心的小魚兒估計是崩潰的吧。
  “梓博,你在發什麼呆啊,不行的話撬門吧。”
  邊詩詩手都拍紅了,蕭容魚仍然無動於衷,潑辣的湘南妹子準備強行開門。
  “等一等。”
  王梓博走過來,他其實也不知道怎麼勸,不過電視劇裡總會在這個時候提起父母,也許會產生點作用。
  “小魚兒。”
  王梓博彎腰對著車裡說道:“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別忘記蕭叔叔和呂阿姨還在家呢,你是他們的捧在手心裡的明珠,千萬不要想不開呀。”
  “王梓博你神經病啊!”
  邊詩詩很不高興:“只是吵架又不是天塌了,你怎麼好像在勸人不要輕生一樣。
  出乎意料的是,這句話真的產生作用了,只聽“咯嘣”一聲響,車門居然解鎖了。
  邊詩詩詫異的看了看男朋友,王梓博卻沒有一點自豪,越是這樣,越是說明在小魚兒的心中,天已經塌了,只有父母才值得留戀。
  邊詩詩拉開車門,駕駛座上的蕭容魚滿臉淚痕,僅僅兩個多小時沒見而已,神情已經憔悴了很多,副駕駛上面堆積著一團團擦眼淚的紙巾,還有一台粉紅色的小檯燈。
  “詩詩~”
  蕭容魚看見閨蜜以後,通紅的眼睛凝視片刻,突然抱住邊詩詩再次大哭起來。
  這對性格相近的閨蜜感情極好,邊詩詩看到蕭容魚傷心的模樣,心疼的眼眶一酸,不由自主的跟著哭起來:“陳漢升到底什麼意思嘛,吵架就吵架,何必這樣欺負我家小魚兒啊······”
  王梓博低著頭不說話,好像發小犯了錯誤,他也要跟著罰站。
  12月底的天空黑的特別快,很快校園裡的路燈就“噔噔噔”的亮起來了,雪花在白熾的燈光前忽快忽慢的飄動,猶如浮萍一般。
  “好了,小魚兒,我們回宿舍。”
  邊詩詩擔心閨蜜感冒,撣了撣她頭頂的雪花,摟著小魚兒回宿舍。
  王梓博吸了吸通紅的鼻翼,小心的跟在後面,不過沒走幾步,蕭容魚突然轉身:“檯燈······”
  “啊?”
  王梓博愣了愣。
  “啊什麼啊?”
  邊詩詩有些氣餒,王梓博這個榆木腦袋,這要是陳漢升,蕭容魚轉身的一瞬間,他就能馬上反應過來。
  不過,王梓博這樣的男生也有一個好處,他儘管有些無趣,但是絕對不會惹女朋友這樣的傷心。
  ······
  回到女生宿舍樓下,這裡的氣氛非常的熱鬧,因為今天是聖誕節啊。
  男生們特意打扮了一下,
打著傘站在樓底下等著,女生們塗著淡淡口紅,穿上最漂亮的衣裳,羞答答的走出宿舍樓,看見男朋友的那一刻,她們又飛快的跑過去擁抱。
  學校裡的廣播站放著陳奕迅的《lonelychristmas》,“Merry,merrychristmas,Lonely,lonelychristmas······”,到處都是甜甜蜜蜜的氣氛。
  不過正要上樓的時候,蕭容魚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腳步緩緩的停了下來。
  “怎麼了?”
  邊詩詩關心的問道。
  蕭容魚搖搖頭,注視著某個方向。
  邊詩詩和王梓博遁著目光看過去,那裡是平安夜的時候,陳漢升為了讓白月光開心,光著雙手堆砌的雪人。
  一大一小,大的代表陳漢升,小的代表蕭容魚,上面還刻有“陳英俊”和“小魚兒”的名字,它們正開心的依偎在一起。
  蕭容魚慢慢的走近,天氣比較冷,雪人臉上的笑容已經凝結,好像這樣就能永遠的幸福下去,小魚兒看著看著,大概是想起昨晚在這裡拍照時的浪漫時分,眼神裡湧起一點溫柔。
  不過下一刻,就在邊詩詩和王梓博驚訝的眼神中,蕭容魚突然走上去,“嘩啦”一下把雪人推倒了,然後在淚水模糊視線之前,轉身跑回了宿舍。
  “小魚兒!”
  邊詩詩趕緊在後面追著,這個時候,她才明白原來這不是一場普通的吵架。
  兩個女生離開後,王梓博站在雪中有些迷茫,第一次修羅場的時候,蕭容魚都從江陵校區轉到仙甯校區,第二次的時候,她難道真的要永遠離開陳漢升嗎?
  “叮鈴鈴~”
  陳漢升的電話打過來了:“我到東大門口了,你們現在在哪裡?”
  “在女生宿舍樓下······”
  王梓博呆呆的說著,不過看著地面碎成一塊塊的雪人,他又趕緊說道:“小陳,你別過來,她們已經上樓了,我去門口找你。”
  可是陳漢升已經掛了電話,王梓博趕緊慌忙的補救,要是陳漢升看見這一幕,他應該會很難過吧。
  不過已經遲了,沒多久一束耀眼的車燈打過來,王梓博抬頭看了看,那是發小的保時捷。
  “小陳。”
  王梓博擦了擦手迎上去。
  “小魚兒人呢。”
  陳漢升面容嚴肅,緊緊鎖著眉頭,嘴唇因為抽了太多煙的原因,龜裂而乾燥。
  “她已經回宿舍了。”
  王梓博一邊說話,一邊用大腦袋阻隔陳漢升的視線:“邊詩詩已經在安慰了,你先不要急。”
  “你他媽的老擋著我做什麼?”
  陳漢升發現了王梓博的異常,一把推開他,神情突然愣住了。
  “可能,可能是調皮的學生推倒的。”
  王梓博局促不安的解釋。
  陳漢升不吱聲,他雖然心亂了,不過思維能力還是存在,大學生不是小學生,他們很少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即使有,難道還會推一個留一個嗎?
  “小魚兒推的吧。”
  陳漢升呼出一口白白的霧氣,撿起碎塊默默無語。
  原來,坍塌倒碎的只是小雪人,“陳英俊”依然佇立在原地,笑容燦爛無比。
  小魚兒沒捨得推倒。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