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絲妻小唯的凌辱計劃

jiouguai
本文:2022-08-10T20:24:09
又是一個清爽的早晨,嬌妻如往日一般早早的准備好了早餐,我走出房間時便看見明艷可人的小唯已打扮齊整,穿著灰色的職業套裝,正看著手機,見我走來,俏臉上挂滿了如陽光般明艷靚麗的笑容,甜美的笑道:“早啊,老公,來吃早飯啦!”
我也笑著應了兩句,坐到了嬌妻對面,一邊吃著早飯一邊看著手機,此時此刻,林厨子的群聊中也開始了交流,説到這個群聊,這幾天可是非常的熱鬧,究其原因,當然正是端坐于我對面的那位性感迷人的騷妻,小唯。
自從上次在林厨子的餐館“打工”之後,之後的幾天,小唯自然也都是每天一大早便出門,去林厨子的攤位,換上各式各樣,特別準備的情趣服飾,作爲“服務員”任人擺佈肏弄,一天操勞到晚,可謂是兢兢業業了,每天也是夾著一屁股的精液,勞累的回到家,爲了維持自己人前清純人妻的形象,對我這個丈夫竭力隱瞞著。
而群聊中也是是每天都上傳著記錄了小唯各式各樣淫靡模樣的視頻與照片,比如每天林厨子都會拍著小唯脫衣換裝的過程,嘴上還故意羞辱著鏡頭前扭捏不安的人妻,小唯每每俏臉通紅,羞澀扭捏,不敢正視鏡頭,時不時用羞怒而無力的反駁兩句,但也只能無奈的讓自己嬌嫩可人的肉體大大方方的暴露在鏡頭前,每天還在林厨子所謂的身體檢查的逼迫下,嬌軀全裸,在鏡頭前擺出種種淫蕩誘人的姿勢,讓鏡頭聚焦於自己的恥部。
比如昨天的視頻上,便有小唯扭著頭,滿眼羞惱,不情不愿的對著鏡頭沉下腰,兩腿向外分开站,將裸露的翘臀与蜜部大大方方的展現在鏡頭中,還半被迫的自己用手撐開了蜜穴,方便林厨子的近距離拍攝,錄像的最後則一貫是林厨子享受著小唯的淫嘴侍奉,在穿戴齊整,性感逼人的騷妻口中射出每天第一炮,宣告著這一整天的淫亂生活開始。群聊中的成員也都興奮的討論著,“今天也騷的很啊!”,“早晨第一發就交給你了!“,”馬上來肏翻你這個騷穴!“同樣在群聊中的小唯往往只是默默忍受著言語上的羞辱,也不作回應。
而小唯被肆意凌辱的身姿也屢屢被記錄下來,上傳到群聊中,騷妻淫蕩的身軀在高叉旗袍,JK制服,性感女僕裝等各色裝扮的包裹下,被肆意玩弄凌辱,極盡淫蕩之能,實在是看的人血脈噴張。
而連日的奸淫也讓群友們更加變本加厲,在小唯也加入群聊之後,他們也開始熱衷於言語上的凌辱,比如時不時有工友發消息道,“騷貨,讓我們看看騷穴。“,”來兩張奶子看看啊!“面對這種消息,面子向來薄如紙的小唯自然是難以接受,平日裏也是發消息冷言拒絕,但有時林厨子也會提出要求,以威脅的口氣强迫小唯發出淫照。
回到我們的飯桌之上,群聊中已開始了討論,期待著今天的淫辱,我擡頭看了眼小唯,只見她看著手機黛眉微皺,估計也在看著群聊,對這些粗俗的言論看來也是略顯困擾,我想了想,發了一句:“騷貨,讓兄弟們檢查檢查今天的騷穴!“對面的嬌妻面露難色,一絲紅霞飄上白皙的俏臉:“才不要啦,你們這幫變態…”果然在平時,淫蕩的嬌妻還是放不開。
但林厨子也發了消息:“快點拍,騷貨!以後每天早上起來都要讓兄弟們看看穴和奶子,懂了嗎?”
小唯見狀,明眸含羞,咬了咬下唇,無聲的嘆了口氣,説了句:“老公,你慢慢吃,我去上個厠所!”
嬌妻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我的視綫中,沒過多久,群聊中便收到了一張照片,赫然是半裸著的嬌妻小唯,只見她坐在馬桶蓋上,眼眸含春瞥向一邊,俏臉通紅,上衣卷到鎖骨処,胸罩解開扔在一邊,露出雪白嬌嫩的雙峰與紅寶石般點綴的乳頭,下身的包臀裙也被向上卡到腰部,肉色絲襪與内褲半脫到大腿,修長的雙腿高高擡起,裸露的水潤蜜穴一顫一顫。
如此魅惑性感的人妻讓群友們群情激憤,紛紛叫好,林厨子也滿意的發消息道:“下次自覺點!今天内衣就不用穿了,知道了嗎騷貨?”
估計是太過害羞,小唯也沒作回應,沒過多久,便從厠所出來,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帶著明艷的笑容説道:“老公,我去上班啦!”説罷,便蹬上高跟鞋邁著輕巧的步伐出了門。
我望著小唯包臀裙下挺翹緊致的騷臀,與她道了聲別,便迫不及待地跑到厠所,翻找了一下一旁的待洗衣物,果然小唯今天穿著的兩件内衣已然混在其中,我看著手機,不由的期待了起來。
時間流逝,又過了許久,群聊中又有人發了數段較長的視頻,我連忙下載下來,看了起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場景是一個陌生的門口,拍攝者似乎是將手機放在胸口在進行著視頻的拍攝,門口的櫃子上擺了數個外賣袋,我正疑惑拍攝者是不是在等外賣時,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踏地聲從他身後傳來,視角也應聲回轉。
只見一個高挑冷艷,巨乳蜂腰的極品美人OL迎面走來,赫然是我那美人嫂子,靜姐,原來拍攝地點竟是在靜姐工作的單位,我心下瞭然,繼續看著。
待靜姐走進,看向了拍攝者,絕美的臉龐露出一個恰到好處的微笑,聲音端優雅:“中午好啊,張部長,也來等外賣嗎?”
被稱爲張部長的拍攝者回應道:“嗯,小靜啊,工作太忙,沒時間出去吃了。”聽聲音張部長約莫有四五十歲,帶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靜姐婉轉的御姐嗓音始終動聽而誘人:“張部長作爲部門領導,真是我們的表率啊,您也辛苦啦。”
張部長也客套的笑了笑,從一旁拿過一個外賣袋道:“哈哈哈,過譽了,倒是小靜你,出差這幾天工作辛苦了,這個外賣好像是你的,趕緊去吃吧。”
靜姐禮貌的笑了笑,連聲感謝了幾句,拿過了自己的外賣袋,精緻的俏臉卻忍不住稍顯不自然的抽動了一下,再道了聲辛苦便向裏走去,張部長對著靜姐婀娜多姿的背影,嚥了嚥口水,低聲説了句:“馬上你就是我的了,大美人兒…”
説罷,又轉頭看向門口,提高聲音説了句:“她走了,你出來吧!“
只見一個人影從門後探頭探腦的挪了出來,竟然是我那明艷可人的嬌妻,小唯。
小唯俏臉紅潤水嫩,扭捏著從門後走出,兩眼不安的四下張望著,身上仍然穿著早上出門時的OL套裝,此時她略有些不自然的夾著雙腿,重心微微前傾,包臀裙下的騷臀挺翹圓潤,引人遐想。
只聽張部長不加掩飾的淫笑幾聲,把手機從胸前拿出,調整了一下角度,明目張膽的拍攝起了面前俏麗的佳人。
面對鏡頭的小唯顯得更加羞澀,紅潤的俏臉幾乎要滴出水來,用軟糯的聲音嗔怒道:“這也要拍下來嘛…”
張部長仿佛脫下了面具,毫不留情的訓斥道:“快點,騷貨,沒人教過你什麽是禮貌嗎!”語氣閒盡是不加掩飾的淫邪。
小唯明艷靚麗的俏臉滿是無奈,深吸一口氣,再次確認四下無人之後,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輕輕轉過身,自己將包臀裙拉起,卡在腰部,一對肉絲長腿朝兩邊分開,彎腰俯下上身,兩手扒在櫃子上,將挺翹的騷臀高高擡起,正對著張部長。輕柔甜美的聲音帶著無限嬌羞:“先生,你的…外賣到了,請簽收…”
只見小唯暴露在外的翹臀包裹著肉絲,因沒有内衣而暴露的淫穴與菊門中深深的插著兩根粗大的仿真肉棒,由肉色絲襪托住保證它們不會掉出,不斷流淌的淫液打濕了整個騷臀與大腿根,閃著晶瑩的反光。白嫩的臀瓣與緊綳的長腿微微顫抖,纖細的腰肢不安的扭動著。
張部長滿意的笑了兩聲,走上前給了小唯的翹臀一個特寫,一邊用一隻手揉捏著緊實的臀肉,將兩隻仿真肉棒反復按壓著。
備受淫辱的小唯忍不住呻吟了起來,挺起了纖腰,帶動著騷臀來回搖動,一邊連聲求饒:“不要…不要在這裏弄了…要是被看到了…“
張部長則顯得旁若無人,將正欲起身的小唯按下,淫笑了兩聲道:“嘿嘿,騷貨你是怎麽過來的,一直夾著這兩根棒子吧?‘
小唯搖了搖臻首,扭動著嬌軀略作反抗:“嗯…不要…沒有…啊!!”話音未落,張部長便是一巴掌用力扇在騷妻的翹臀,發出一聲脆響,小唯渾身一顫,仰起翹首驚叫一聲,又連忙捂住嘴,越加水潤的明眸滿是羞憤。
“別給老子浪費時間,乖乖回答問題,對你也好,知道嗎?騷貨?”張部長來回撫弄著白嫩臀肉上的紅印,與先前溫文爾雅的形象已然判若兩人。
小唯連忙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繼續順從的俯下身,翹高騷臀,軟糯的聲音響起:“嗯…一直都是,夾著這兩個壞東西,走了好久,走到這裏的…”
張部長滿意的繼續大力揉捏著緊致彈力的臀肉,同時隔著褲子用下體磨蹭著小唯的蜜部,繼續發問道:“騷貨濕成這樣,路上沒被人少看吧!“
小唯柔順的青絲垂下,遮住了因羞辱而紅的發燙的俏臉,邊輕輕呻吟,邊低聲説道:“嗯…被好多人..盯著屁股看…嗯…太羞了…忍不住…流水下來…“
話沒説完,門外不遠處隱隱有脚步聲與閑談聲響起,小唯渾身一顫,想要起身,張部長卻故意欺身壓住嬌小的騷妻,繼續不緊不慢的問道:“被那麽多人看,爽不爽啊?“
小唯滿臉焦急,也顧不得其他,脫口而出:“爽啦,被別人看,爽死了啦,快..快…”
張部長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那騷貨想不想要了呀?”
小唯幾乎是迫不及待的低聲叫了出來:”想要!想要!想要大肉棒,肏我!肏我的騷穴,求你了,快走吧…”
眼見著門外的聲音幾乎到身前,張部長終於起身放開了小唯,驚慌失措的小唯甚至顧不上拉起絲襪,放下包臀裙,如受驚的小鹿一般,一個激靈的起身,蹬著高跟鞋匆忙而變扭的朝無人的拐角跑去,一隻手還不得不按住蜜穴與菊穴中的兩根仿真肉棒,防止掉出,一系列動作帶起一陣晶瑩的水花,從小唯大腿根部濺出,灑在地上。
張部長看著變扭的搖晃著赤裸下身,驚慌落逃的小唯,嘿嘿笑了兩聲,與身後一群推門而進的部下互道一聲好,慢悠悠的跟了上去,身後還有人疑惑的問:“欸?這地上怎麽濕了這麽一片?“
第一段視頻便在此結束了,而這個“外賣計劃“我當然也早已從林厨子那聽聞,至於爲什麽能搭上靜姐的上司,部長這條綫,那也只能感慨世間緣分,林厨子的老鄉裏恰好有個在靜姐部門裏負責保潔工作的,而這位保潔某日在工作中開小差,觀看小唯的淫蕩視頻時,恰好被張部長給撞見了,那麽很多事情便順理成章的發生了。
我迫不及待的點進了下一段視頻,而此時視角已經發生了變化,似乎是在張部長的辦公室中,而視頻顯然是通過上方的監視攝像頭拍攝的。
此時小唯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張部長的辦公桌上,襯衫上半部分被粗暴的撕開,一對雪白挺翹的雙峰裸露而出,已是沾滿了牙印與水痕,包臀裙仍是卷在腰部,兩根仿真肉棒被隨意的丟在桌底,胯部的肉絲被撕的破破爛爛,一對修長的絲腿大大的朝外分開。
而張部長此時則低頭埋首于小唯蜜部,大肆舔弄著,兩隻手則攀上了小唯裸露的雙峰,一邊揉捏著嫩白的乳肉,一邊掐弄挑逗著紅寶石般挺立的乳頭,小唯也是情欲高漲,高高昂起的臻首搖晃著,滿眼的意亂情迷,俏臉紅潤淫蕩,兩手本能性的抱住了胯下張部長的腦袋,一對絲腿盤起,繞在張部長背後,來回磨蹭。
淫蕩的水聲,吸吮聲與小唯忘我而高亢的呻吟此起彼伏,讓我不由得擔心起這間辦公室的隔音性。
正是怕什麽來什麽,門口傳來了兩聲敲門聲,本就後怕的小唯更是渾身一顫,在驚懼與長時間的刺激與性欲交織下竟是達到了高潮,脖頸揚起,渾身緊綳,玉手緊緊捂住嘴,高亢的呻吟憋在喉嚨口,变为沉悶的低吟,下身更是體弱篩糠,淫水四濺,絲腿緊綳,死死的纏繞在張部長脖閒,身體一陣劇烈抖動后,無力的癱倒在了辦公桌上。
張部長擡起頭滿意的砸吧了一下嘴,稍稍抹了把臉,熟練的抱起了仰倒在辦公桌上的小唯,不由她分説的把嬌小的騷妻往桌底一塞,說了句:“藏好了,騷貨!”小唯俏臉微白,緩過神來后,似乎有些驚魂未定,也不顧凌亂的儀表,急忙蜷起長腿縮進桌底,好在嬌妻身材嬌小,倒是便於隱藏。
見狀,張部長便點了點桌邊的按鈕,打開了門,只見一位冷艷高挑的絕美佳人映入眼簾,正是靜姐,她手捧文件,略顯清冷的聲音響起:“部長,我這裏有幾個文件想請你看一下。”
張部長倒是鎮定自若,揮了揮手示意靜姐進來,説道:“那你先給我講講這些個文件大概有什麽内容,也方便我一會批閲,麻煩了,小靜。”
靜姐卻似乎有些走神,站在原地微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含糊的説了幾句:“噢噢,好的。”便邁著長腿走到張部長面前,開始介紹起了文件内容。
張部長微笑著調整了一下坐姿,瞟了一眼桌底雙腿蜷起,不敢出聲的小唯,故意將手邊的筆打落,對靜姐示意了一下繼續,便俯下身假裝撿筆。
張部長用手撫過小唯的絲腿,嬌妻頓時瑟瑟發抖,水潤的明眸滿是哀求與無奈,但這只能為男人心中的欲火加薪添柴,果然張部長在撿起筆的同時,順手拉起小唯一隻匀稱絲滑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胯部,一手握住了嬌妻性感白嫩的光滑絲足,小唯生怕弄出聲響,絲毫不敢反抗。
靜姐仍低聲念著文件,聲音慵懶,神情略有些無精打采,張部長悄悄挪動了一下屁股,褲子半脫,借由桌子的遮掩,用手拉著小唯的一隻絲脚摩擦著自己的肉棒。
不一會,小唯性感的肉絲脚已是一片晶瑩水潤,張部長似乎頗有些不滿,低頭隱晦的瞪了一眼嬌妻,拍了拍小唯的絲足,收回了手。
監控下看不清小唯的神色,只見她低垂著頭,順從的擡起了另一隻腿,兩隻絲脚攀上了張部長仍然堅挺的肉棒,熟練的套弄了起來,賣力的用柔嫩絲滑的小脚包裹著肉棒侍奉著,張部長表情舒暢,調整了一下坐姿,享受起了小唯的足交服務。
而靜姐仍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讀著文件,全然沒有想到自己的好姐妹竟會委身自己一步之遙的桌下,展現出如此一副淫穢的光景。
在小唯熱情的絲足攻勢下,張部長逐漸面露難色,終於悶哼一聲,一手拉住小唯的兩隻肉絲脚,一股腦地射出了精液。
靜姐略有困惑的擡起頭,似乎想説些什麽,張部長卻順勢嗯了一聲道:“嗯…小靜你好像有點累啊,先去休息吧,文件放我桌上就好,一會讓人給你送過去。”
靜姐也不生疑,微微點頭,打了個誘人的哈欠,放下文件便轉身關上門離開。
張部長眯著眼盯著靜姐離去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嘶…這大長腿,這屁股…真想肏上個幾天…”
一聲軟糯羞怒的抱怨從桌下傳來:“哼…臭男人,吃著碗裏的,想著鍋裏的。“卻見桌底的小唯仍長腿微伸,搭在張部長胯間,濃稠的白漿順著長腿流下,挂滿了肉絲腿,而小唯則一邊可愛的抱怨著,一邊用足弓輕輕的磨蹭著張部長剛剛射出的肉棒。
張部長則淫笑兩聲,將精液隨意的磨蹭到小唯的絲腿上,説著:“小騷貨又忍不住想要了吧,放心好了,我今天可是吃了藥的,保證喂飽你這個精液母豬。”“
説罷,張部長又一臉輕鬆的癱坐到自己的沙發椅上,指了指自己仍然挺立著的肉棒道:“想要鷄巴就自己上來動,騷貨。”
小唯仍是俏臉紅潤,微咬朱唇,用甜美軟糯的聲音咕噥了兩句:“整天騷貨騷貨的叫人家…都是臭男人…整天就知道捉弄人…”
嬌妻一邊説著看似清純可愛實則淫蕩至極的話語,一邊動作不停,絲腿踩著白漿,大大的朝外分開,像扎馬步一般跨坐到張部長腿閒,一隻手伸向自己水潤的洞口,用力撐開顫動的穴口,另一隻手則握住張部長半挺著的肉棒,明眸含羞,對準自己毫無防備,大開的蜜穴,一挺纖腰,用淫穴吞入了肉棒。
兩人齊齊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小唯扭動起纖細的腰肢,套弄著包裹在溫柔鄉中的肉棒,交合処水聲不斷,散發著淫靡的氣息。
張部長愜意的享受著胯間人妻的侍弄,一隻手攀上了白嫩挺翹的雙峰,肆意撥弄著柔軟的乳肉,另一隻手則沾滿了小唯私處與大腿上的淫液,伸進了小唯的淫嘴,來回攪動著。
小唯臉頰粉紅,忘情的吮吸著口中的手指,香舌來回舔弄,扭著腰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唔嗯…嗚…嘖嘖…又…又變大了…在裏面…變大了…嗯啊…“
張部長也是額頭冒汗,淫笑一聲,拍了拍小唯的翹臀,説道:“小騷貨賣力點啊,別光顧著自己舒服,要不讓我叫你那美人兒嫂子進來給你演示演示?“
小唯嬌軀一顫,含糊的叫了兩聲:“嗯..不要..不要叫…靜姐…啊嗯…”只見她綳緊了修長的絲腿,擡起翹臀,用力的扭起了纖腰,大幅度晃動著騷臀,肉體碰撞聲不絕於耳,小唯的淫叫也隨之越加高亢激烈。
張部長也隨之挺動著腰,隨著激烈的啪啪啪聲,大力的抽插起了小唯,我也忍不住大力擼動起了自己早已堅硬如鐡的下體。
經歷了一波又一波的交合浪潮,肉體碰撞聲愈加激烈快速,小唯甩著頭毫無顧忌的浪叫著,乳球上下晃動,宛若被情欲支配的雌獸。張部長額頭青筋暴起,死死的抓著小唯的兩隻手,如反向打樁機一般狠狠的挺動抽插著,騷妻被插得花枝亂顫,嬌軀上下起落,被一次次深深刺入花心,引得陣陣尖叫。
終於張部長也開始了最終衝刺,一陣驚濤駭浪般的衝擊后,一聲長嘯,兩手死死的扣住小唯兩瓣臀肉,身體一抖一抖的在嬌妻體内深處爆了精,小唯則已兩眼上翻,嘴角卻忍不住帶上了淫蕩而沉醉的笑意,高聲尖叫一聲,嬌軀如觸電一般抽搐了一陣,便無力的趴在了張部長胸口,伸著香舌喘起了氣。
兩人便維持著插入的姿勢休息了一陣,任由下體淫液流淌,一片狼藉,而吃了藥的張部長顯然尚未滿足,不一會便恢復了精力,也不抽出肉棒,就這麽維持著插入的狀態把小唯轉了個身,起身把嬌妻整個壓在辦公桌上,自顧自的開始了抽插,小唯似乎只剩下了浪叫的力氣,認命辦的趴在桌上,翹著騷臀,迎接著一輪又一輪的快感與高潮。
影片便在激烈的交合中結束了,正巧嬌妻也有一通電話打來。
“喂,老公,唔嗯…是我啦…嗯…今天那個…我要加班…嗯…啊….晚點回來,不用…不用等我…噢”小唯軟糯甜美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聲音卻略顯含糊磨蹭。
我當然心中瞭然,急忙笑著回復:“辛苦啦,老婆,不要太勉强噢。“小唯支支吾吾的應了兩聲便略顯匆忙的挂了電話。
聽聞此景,我自然是心潮澎湃,苦於無法查看辦公室裏的攝像頭,只能心癢的等待群聊中的下一個視頻,各群友也群情激憤,淫語頻出。
等到晚飯後,終於又一段視頻出現在了群聊中,我迫不及待的點開觀看,視頻這次是由手機拍攝的,一點開,映入眼簾的便是我那淫蕩可人的嬌妻小唯,正一絲不挂的跪在張部長身前,香汗淋漓,滿臉通紅,將臻首埋在張部長胯間,賣力舔弄吞嚥著張部長半軟的肉棒,發出淫蕩的吸吮聲,用小嘴與香舌清理著殘存的精液。展現在鏡頭前的赤裸嬌軀更是一片狼藉,雪白的雙峰上滿是紅印,修長性感的雙腿上沾滿了白色精液與晶瑩的水漬,幾片殘破的肉絲挂在腿上,胯間淫水與精液的混合物仍潺潺向下流淌。
而拍攝者張部長,略顯疲憊的半躺在沙發椅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緩緩的撫弄著小唯柔順透亮的青絲,享受著騷妻的服侍,一邊淫笑著説道:“嘶…哈…不錯不錯,騷貨你這淫嘴真是舒服…哈…要不把工作辭了,來我這乾,保證天天塞得你這小淫穴滿滿的,哈哈哈,乾脆當我們這部門的肉便器得了,當然,工資也絕對少不了你的。“
小唯吐出肉棒,擡起頭,風情萬種的翻了個白眼,一邊用香舌把嘴邊的白色淫液掃入嘴中,一邊佯裝嗔怒的抱怨道:“人家不是已經天天給你們這幫臭男人…弄這弄那…,變著法的捉弄我,也不怕玩壞人家,誰要給你這個大色狼打工啊!哼…今天又弄到這麽晚…“説罷,小唯探身拿過手機打起了電話,看來這就是那通給我的電話了。
小唯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表情,清了清嗓子,如往常一般甜美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入我的耳朵,張部長顯然玩心大起,半軟的肉棒左右甩動,不停的打在小唯殷紅水潤的臉頰上。
小唯滿眼羞憤的瞪了張部長一眼,無奈的伸手握住了不安分的鷄巴,竟是熟練而自覺用輕巧的香舌舔弄了起來,難怪我當時聼見的聲音略為含糊不清,小唯這淫蕩的人妻又一次在與丈夫通話時慘遭其他男人的淫辱。
張部長顯然也因此又逐漸興奮,胯下長槍逐漸挺立,小唯剛挂上電話,便迫不及待地用兩手按住小唯臻首,肉棒刺入淫嘴,在嘴穴中肆意攪動,胯下人妻只得一陣含糊的嗚咽。
估計也是體力不支,沒多久,張部長匆匆便繳了械,深深的將白漿盡數在小唯嘴中射出,等小唯清理完自己的肉棒,便起身離開,留著小唯自己癱坐在地上整理激情過後的一片狼藉,一邊説著:“今天表現不錯,騷貨,再等會他們就下班了,自己回去吧,好好考慮一下我的意見。
語罷,拿著手機,似乎是收到了什麽信息,有些迫不及待的快步走出了辦公室,而視頻仍未結束,隨著張部長的移動快速轉換著場景,最後停在了男厠所門前,張部長迫不及待的拉開門走了進去,接近下班時間的現在,厠所中已空無一人,不愧是公家的厠所,打掃的也是比較整潔乾净,
張部長停下了脚步,周圍一片寂靜,但在厠所深處的一間隔間中,隱約傳來細微的喘息聲與不自然的顫音。作爲視頻拍攝者的張部長,自然是聼的一清二楚。
張部長端著手機一步步慢悠悠的走到隔間門前,似乎是聼到了脚步聲,隔間中的喘息一下停住,只剩下了怪異的嗡嗡聲愈加明顯。
張部長卻站了一會,似乎是調整了一下心情,猛的一下拉開了隔間門,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恐懼而絕望的女性尖叫聲,而映入眼簾的場景實在是香艷旖旎,動人心魄。
只見竟是靜姐一絲不挂,被繩子粗暴的綁縛在馬桶上,修長豐腴的雙腿被大大分開在半空,綳得筆直,顯現出誘人的綫條,脚踝分別被牢牢綁在隔間兩邊的扶桿,正對鏡頭的蜜穴與菊穴中滿深深的插著兩隻碩大的電動肉棒,只露出末尾短短的一截,用膠帶在陰部與屁眼処牢牢粘住,劇烈的嗡嗡顫動著,帶出一片片晶瑩的水花。
整個上半身與手臂被繩子層層緊密的捆綁在馬桶背上,動彈不得,白嫩俏彈的乳肉從繩縫閒勒出,小巧的乳頭立起,被緊緊夾在繩縫中。
而一旁的墻壁上,靜姐的手機被透明膠貼住,無聲的放映著這幾天來靜姐被陳工頭,林厨子淫辱的交合畫面,顯眼無比。
冰山美人一般冷艷絕美的臉龐已是臉色煞白,明亮的雙眸滿是屈辱與絕望,臉頰兩邊挂滿了淚痕,口中被强行塞進了一個口球,只得大大張開,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下,原本清冷高傲的嗓音此時只能驚恐含糊的嗚咽呻吟,靜姐見來人是張部長,急忙嗚嗚嗯嗯的喊叫起來,扭動著嬌軀,眼神中夾雜著痛苦與求救。
先讓時間回轉,讓我們回到靜姐拿到外賣時,顯而易見的,那份外賣正是林厨子讓小唯順便帶過來給靜姐的,單純的小唯倒是沒想太多,又被淫欲支配,只當是幫靜姐帶外賣,靜姐拿著外賣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冷艷的臉龐顯得十分不耐,敲著手機給林厨子發了一句消息:“你們打的什麽算盤?”
林厨子回應道:“這不是看你這幾天太辛苦,給你做點好吃的補補,也沒讓你花錢,哪有什麽算盤?”
靜姐顯然不信:“誰信你們的鬼話?誰知道你們有沒有又在…又在飯裏下藥!“
林厨子則顯得不緊不慢:“你在自己辦公室,我藥倒你有什麽好處嘛?好料倒是加了不少,嘿嘿嘿。”
靜姐心頭浮上一絲不妙的預感,打開外賣盒,只見整齊的碼著賣相相當不錯的炸鷄塊,但上面的醬料卻是有些糟糕,除了正常的沙拉醬番茄醬外,還塗滿了濃稠的精液,散發著異味。
靜姐一副早就知道的厭惡神情,發了消息:“變態!這種東西,誰會吃啊!”
林厨子則出言威脅道:“媽的,你別忘了當初可是你自己自願讓老子肏的,整天這太忙那太忙,不讓肏,你今天這精不吃,我們不如魚死網破!”
靜姐抿了抿朱唇,一臉的無奈與憤恨,但還是做出了妥協,强忍著不適一口吞下了沾滿精液的炸鷄塊,拍了張自己咀嚼的照片發給林厨子,便急忙吐出,又裝模做樣的假裝吞下幾塊炸鷄塊拍照,拍完馬上吐出扔到一邊,最後把空蕩蕩的飯盒拍了過去,勉强算是敷衍過了林厨子。
靜姐感受著嘴中粘稠的不適感,高傲的俏臉一臉惡心,望了望辦公室窗外,高聲喊了一句:“老楊!來幫我倒杯水,順便帶下垃圾!”
只見一個矮小黝黑的身影打開門走進了靜姐辦公室,一臉的老實憨厚,遞上了一杯水,靜姐接過一口飲儘,禮貌的笑了笑:“謝謝你。”
老楊老實巴交的笑了笑,點點頭,便接過靜姐手中的垃圾袋走了出去,靜姐卻沒能留意到這個男人的笑容比往常更加狂妄淫邪。
當靜姐從張部長辦公室回來后,對自己反常的睏意卻不疑有他,只當是這幾天疲憊過度,便伏在桌上沉沉睡去,直到夕陽漸落,員工也都三三兩兩的下了班,靜姐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矮小的老楊走了進來,賊笑兩聲,大聲喊了兩聲靜姐,又用手指戳了戳靜姐高聳的胸脯,見她毫無反應,便一把扛起了靜姐,趁著四下無人,迅速的閃進了男厠所。
靜姐是被下體强烈的不適與上身的刺痛喚醒的,痛叫兩聲,睡眼惺忪的眼眸前是讓她絕望的光景,一個矮小精壯的黝黑漢子兩肩扛著自己性感的雙腿,用粗壯的鷄巴在自己的淫穴中激烈抽插,快感隨著清醒如潮水般涌上腦袋。
被侵犯的第一反應自然是尖叫出聲,但靜姐叫出聲才意識到自己嘴裏含著巨大的口球,只能發出含糊的叫喊,想要掙脫,上半身被緊緊束縛在馬桶靠背,下半身被男人用鐡鉗般的雙手牢牢鉗制住,越是扭動嬌軀,越是感到上半身被粗糙的繩子摩擦的刺痛,只得一邊嗚咽一邊忍受著下身的衝刺,淚珠大顆大顆的流下,美眸閒滿是怨恨與絕望。
享受著溫潤小穴與豐腴緊致的大腿肉的男人擡起頭,一邊抽插一邊憨厚的笑了笑,赫然是清潔工老楊,他説道:“美人兒醒了啊,那炸雞咋不喜歡吃呢,不想吃雞,那只能吃雞巴了,嘿嘿,你這大屁股,真是極品…”
無法反抗的靜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身前的男人對自己肆意衝刺,大張著嘴,邊留著口水邊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沒一會,老楊便匆匆在蜜穴内爆了精,略顯不捨的用粗糙的黑手磨蹭著豐滿挺翹的白嫩騷臀,嘴裏咕噥著:“不能耽誤了正事兒。“靜姐明亮的雙眸失去了光彩,絕美的臉龐神色晦暗,扭頭在一旁,靜靜的任由老楊施爲。
老楊便快速的掏出兩隻電動鷄巴,把功率開到最大,狠狠的捅進了仍淌著精液的小穴與含苞待放的菊穴,引得靜姐一陣驚叫,痛苦的昂起了臻首。老楊不爲所動,用膠帶封住兩枚插至深處的淫具,把兩腿綁在兩邊,又將靜姐的手機用她的指紋開鎖,放映林厨子發來的視頻,貼在墻上,拉了拉繩子,確保緊實后,滿意的走出厠所隔間離開。
這時才意識到事情嚴重性的靜姐似乎也回過神來,眼神哀求的望著老楊離去的背影,嘴裏嗚嗚叫著,瘋狂的搖著頭。但老楊卻是頭也不回,就這麽離開。
時間再回到現在,張部長打開厠所隔間,看到了靜姐那屈辱的姿態。
張部長似乎裝作震驚的看著靜姐與一旁的手機畫面,聲音顯得不怒自威:“小靜!你…你…你怎麽會…行如此淫穢之事!”聲音憤怒而嚴肅,説罷一把扯下了靜姐嘴上的口球,而靜姐早已不復往常的冷靜與高傲,聲音閒滿是慌亂,咳嗽了兩聲,匆忙解釋道:“不是這樣的!部長,先救我下來!你聽我解釋,是,是有人强奸我!“
張部長仍然義正言辭道:“那你怎麽解釋這些個視頻!這是他們在强奸你嗎!“手指的正是一旁靜姐主動扭著嬌軀與陳林二人交合的畫面,靜姐一時語塞,面露難色,支支吾吾的辯解道:”不是!不是這樣的…是他們…”
張部長直接打斷道:“還要作什麽解釋!原來你是這麽一個淫亂的女人!現在這個樣子也是你什麽淫穢的玩法吧!身爲幹部,作風不正,私生活淫亂,甚至影響到工作時間,這可不是小事!”
靜姐被一連串義正言辭的抨擊説的有些發愣,絕美的臉龐上充滿了苦澀,卻一時也找不到反駁之詞,早已無餘力去思量張部長胸前挂著錄製的手機,只是搖著頭,喃喃著:“不是…不是這樣的..”
張部長見狀,乘勝追擊,正色道:”你的情況我會如實上報,包括這些資料,當然,關於你的家庭,我覺得也有必要給你的家庭成員通知到位。“
沒等靜姐會話,張部長假惺惺的嘆了口氣;“誒,真是可惜了,本以爲你這樣的年輕人,前程似錦,長得也標緻,本想趁著出差多加提携,沒想到光這幾天就暴露本性,這下不僅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和家庭,免不了還要受幾年牢獄之災啊!”
靜姐一聼,本就苦澀臉龐更是面無血色,猛的掙扎了起來,臻首搖晃,滿臉的絕望無助,喊道:“不要啊!張部長!求求你!我可以解釋的!求求你...嗚嗚嗚...”說到後來竟泣不成聲,滿聲哀求,與往日的女強人形象相去甚遠。
張部長倒是顯得剛正不阿:“住口!你在幹那些不堪入目的勾當時,可曾想過自己的身分和責任?不如想想為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未來,還能做些什麼,還能挽救什麼,不是嗎?”
說道最後,張部長特意放慢了語調,觀察著靜姐的反應,而靜姐仍淚流如注,滿臉絕望,低著頭,姣好的面龐光彩不再,忽然,似乎是瞟到了張部長因自己曼妙的裸體而微微漲大的下體,靜姐明眸一閃,喃喃道:“能做些什麼...做些什麼...”
張部長正欲上前假意要解開繩索,靜姐抬頭,強忍著淚水,煞白的俏臉強行擠出一絲討好的微笑,明眸中閃過一絲媚意,輕啟朱唇:“部長...平時你也老色迷迷的盯著我看...這次...放過我,這幾天,我都聽你的,什麼都行...好不好嘛~”
見張部長停下了手,臉色陰晴不定,似乎有些猶豫,靜姐焦急的繼續說道:“以後我就轉來這兒工作,天天和你做,當你的小母狗,好不好嘛...”
張部長用手微微托起靜姐的下巴,打量著眼前佳人姣好的容顏,呵呵笑了兩聲:“你真是執迷不悟啊,小靜,像你這樣的賤人,你不覺得很對不起手底下兢兢業業的部下嗎,高高在上的女上司原來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嘖嘖嘖....”
靜姐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那部長的意思是....只要部長能放過我這一次,小靜以後都按部長的意思來!”靜姐咬著嘴唇,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
張部長終於露出了獠牙:“嘿嘿...不只是我的意思,那些被你辜負的部下,你也要好好補償他們啊,用你這對大奶子和小騷逼....”
靜姐一驚,驚訝的張著嘴,美眸流轉,卻聽張部長繼續說道:“今天的事,我也都錄下來了,你明白吧?”說著拿出手機,明目張膽的拍攝起了靜姐渾身的淫態。
靜姐絕美的臉龐浮現出絕望與挫敗的神情,最終仍是嘆了口氣,嬌滴滴的對張部長說:“我...我明白了...部長...謝謝你給我這次機會...”
見這個高冷人妻不情不願的屈服了,張部長滿意的笑了笑,竟是把口球重新戴了回去,說了句:“不錯不錯,那今天晚上,你這個賤人就好好在這反思反思吧。”説罷,也不顧靜姐驚恐的喊叫與掙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只留下男廁隔間中淫具的顫抖與女人的呻吟,響徹一夜。
我看完了視頻,長出了一口氣,果然像靜姐這種高傲冷豔的冰山女強人,就是要硬碰硬,當你能在身分地位上壓制她,再以強硬的手段摧毀她的精神防線,那高冷人妻也只有墮落一途。
不多時,打扮齊整,清純甜美的小唯回到了家,通往常一般乖巧甜蜜的與我溫存了一番,便藉口工作太累,洗漱完畢便沉沉睡去。
望著妻子精緻可人的睡顏,想到了現在仍被關在廁所中的靜姐,我不由得對明天產生了期待。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