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55-756

porsmm
本文:2022-08-10T04:50:01
七百五十五、美好幸福的一十二月二十四日(上)
作者:柳岸花又明
黃慧這個女人呢,特徵是目光短淺、愛慕虛榮、嫉妒心強烈、盲目追求奢侈品、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玩弄老實人的感情······等等。

陳漢升早就看透了她,所以沒有給過一次好臉色。

當然黃慧也很怕陳漢升這種大流氓,就算恨的牙癢癢,明面上依然不敢招惹,即使她擁有捅開陳漢升“軟肋”的能力和動機,一念之間就能讓“春風得意”的陳漢升陷入巨大困擾之中。

不過黃慧還有一點點猶豫,到底是直接拿錢走人,還是在離開的同時,掩藏身份把真相告訴蕭容魚。

偏偏陳漢升不知道這個情況,他曾經猜測過修羅場爆發的很多種可能,果殼社區是一方面,現在又加了個三星,黃慧根本沒有被看在眼裡的。

“現在,就連王梓博也瞧不上我了嗎?”

黃慧盯著曾經備胎的身影,面目陰沉。

她可以容忍被有錢人陳漢升鄙視,但是王梓博“拉黑電話”的舉動還是刺痛了黃慧了自尊心,這是曾經哭著喊著求自己不要離開的男生啊。

王梓博一點沒察覺,正在開心的瀏覽奧運會的相關新聞。

2001年,中國申奧成功的那一晚,港城一中的晚自習直接沸騰了,就連陳漢升都從網吧跑回來,跟著所有同學跑到操場上大吼大叫,老實的王梓博在操場一邊唱著國歌,一邊肆無忌憚的哭著。

幾年過來了,王梓博依然喜歡瀏覽奧運會的消息,他覺得這是祖國強大的標誌,心裡總是湧起一股自豪感。

“2008年一定要去首都看奧運會。”

王梓博默默的想著。

6點左右的時候,陳漢升電話終於打來了,說明他已經到達國貿中心。

“你在哪裡呢?”

陳漢升問道:“為什麼不跪在停車場恭迎聖駕?”

“恭你個大頭鬼!”

王梓博罵道:“我在肯德基裡面,現在走出去了。”

雖然嘴裡罵著,不過王梓博看見發小還是很高興,還像小時候一樣親熱的摟著陳漢升肩膀:“趕緊上去吧,大家都等著呢。”

“現在還上個屁啊。”

陳漢升不樂意多跑一趟:“你打電話催他們下來,就說咱倆已經在樓下等很長時間了,真希望這幫人以後能夠守時一點。”

“······”

這些都是死黨的正常操作,王梓博也不奇怪,他摸了摸大腦袋:“小陳,為什麼你不打電話啊。”

陳漢升遲到,王梓博為了等發小也遲到了,結果還趾高氣揚的打電話催促其他人,這種行為實在太欠扁了,肯定要被邊詩詩責駡的。

“我不能打。”

陳漢升嬉皮笑臉的說道:“我得了一種平安夜打電話就要死的重病,你也得了這種病嗎,那咱們是病友啊······”

王梓博沒辦法,他以前就被陳漢升“欺負”習慣了,只能嘟嘟囔囔的掏出手機打過去。

果不其然,邊詩詩接通電話後,立刻把男朋友臭駡一通,王梓博只能一邊扭屁股一邊道歉。

掛了電話後,王梓博要踢陳漢升:“你個狗東西,就是喜歡讓我背鍋!”

“博哥息怒。”

陳漢升馬上遞過去一支煙,還親自幫忙點火,兩人毫不講究的蹲在臺階上,看著漫天飛舞的大雪,扯著無聊的瑣事,大概這就是多年的發小吧。

······

沒多久律所的小夥伴都下來了,人真的不少,除了四朵金花以外,還有小魚兒宿舍的兩個單身狗室友,她們曾經去港城為蕭容魚慶祝生日,所以和陳漢升非常熟悉,偶爾也會跟在後面蹭吃蹭喝。

另外一些是莊吉新,肖順明和李菲這些法律圈子裡的師兄師姐,容升律所年後要擴大規模,這些碩士生大概率都要被吸納進去的。

大家見面都熱鬧的開起玩笑,今天既是平安夜,又是朋友聚會,再加上這場浪漫的冬雪,年輕人都比較高興,時不時傳來一陣陣歡聲笑語。

最後,還是高雯覺得站在肯德基門口吹牛實在太傻了,為什麼不去溫暖的火鍋店包廂裡面呢?

經過提醒所有人才反應過來,幸好高雯和栗娜都買車了,再加上陳漢升的保時捷,11個人完全坐得下。

“我來開?”

王梓博指了指方向盤,他剛拿到駕照,心熱的總是想練車。

“行不行哦?”

陳漢升有些懷疑的把鑰匙遞過去。

“那你坐副駕駛。”

畢竟雨雪天氣,王梓博還是有些沒底氣,要求陳漢升在副駕駛提點一下。

“你家王梓博就是虛偽,就是想開車裝逼。”

陳漢升扭頭和邊詩詩說道:“他以前覺得貧富差距最明顯的時候,就是逛完商場準備回家了,結果電梯裡大部分人都按了負一樓去地下停車場,只有自己按了一樓。”

“哪有虛偽。”

王梓博不滿的說道:“本來就會有那種感覺啊,小陳你還不是一樣,高中時零花錢不夠,每次去超市都是刷卡加現金混合支付,你說這是最丟面子的買單方式。”

陳漢升:這麼說的話,你以前還把家裡的紙皮拿出去賣掉呢。

王梓博:明明就是你騙我偷出來的,你說給我製作飛機模型,結果轉手賣了5毛錢買雪糕了,我回家還挨一頓打。

陳漢升:雪糕你也吃了啊,挨頓打算什麼。

······

“鵝鵝鵝~”

聽著陳漢升和王梓博互揭短處,蕭容魚和邊詩詩在後排忍不住捧腹大笑,原來男孩子成長經歷這麼有趣。

不過,等到三輛小車緩緩的離開國貿大廈,這群人開心快樂的模樣,全部被隔著一層玻璃黃慧的盡收眼底。

“真美好啊,有戀人有朋友,陳漢升的日子總是那樣快活。”

“王梓博居然都開上了豪車,他現在徹底厲害了,可是他都不願意在危難時刻借錢幫忙。”

“今天是平安夜,我卻只能一個人吃著快餐。”

“憑什麼,世界太不公平了!”

黃慧咬著牙齒,“咯嚓,喀嚓”的揉捏著裝可樂的塑料杯子。

如果說之前黃慧沒有完全下定決心,不過看見“仇人和前男友”的幸福模樣,黃慧那種不甘心的情緒突然變得狂躁起來。

半響後,她端起可樂狠狠的吸了一大口,然後“啪”的一聲重重的放在桌上,拎起小包義無反顧的推門而出。

這雪,似乎越下越大了。

······

陳漢升他們今晚聚餐的地點在“總參羊肉火鍋店”,這家是建鄴比較著名的美食地點,據說是軍區總參謀部的食堂大廚轉業出來開辦的。

這個時候吃火鍋的確很有意境,外面是鵝毛大雪,包廂裡是熱騰騰的火鍋蒸汽,看著食材在湯底裡“咕嘟嘟”的翻滾,所有人心裡都有一股暖流在湧動。

這幫985和211高校的學生,還有建鄴某個二本大學的學生會主席,在這樣的日子裡舉著飲料暢飲,儘管大家都沒喝酒,不過每個人臉上都被熏的紅撲撲的。

小魚兒時不時的牽牽陳漢升手腕,梨渦裡藏著甜蜜的依賴。

“叮鈴鈴~”

陳漢升正在吹牛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一下,原來是三星顏寧打過來的。

她可能覺得下午的對話中,自己沒有發揮好,所以又主動聯繫了陳漢升。

“陳總,您方便嗎?”

顏甯依然很有禮貌。

“我已經方便過了,剛剛去完廁所。”

陳漢升吊兒郎當的回道。

“額······”

顏寧那邊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方便”也有“上廁所”的意思。

“開個玩笑。”

還是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我正和女朋友吃飯,顏老闆有什麼指示嗎?”

“沒有沒有,陳總太嚴重了。”

顏寧連忙說道:“我只是想和您約個時間拜訪,既然您在吃飯,那就不打擾了,平安夜快樂。”

“噢,謝謝。”

陳漢升“嘟”的掛了電話,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顏寧聽到有女孩子在身邊詢問“小陳,誰的電話呀”。

“小陳······”

顏寧笑了笑,億萬富翁陳漢升居然被叫做“小陳”,這麼可愛的稱呼,也不知道是陳總哪個女朋友叫的。


七百五十六、美好幸福的一十二月二十四日(下)
作者:柳岸花又明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陳漢升啐了一口收起手機,看見小魚兒在旁邊歪著腦袋,俏皮的高馬尾垂在肩膀上,正等著自己的回答。

“就是找你的那個三星員工。”

陳漢升咧嘴一笑:“她個狗日的,平安夜給老子打電話,哼哼!”

“你不要罵人嘛,我看她挺有素質的。”

蕭容魚從包裡掏出顏寧的名片:“這是她留下的名片。”

“噢,我看······”

陳漢升剛要說“我看過了”,轉念一想那是在天景山小區看的啊,假裝不耐煩的說道:“我看到她就想吐了,懶得搭理,咱們繼續涮羊肉吧。”

哄著小魚兒繼續回歸飯局以後,陳漢升端起火鍋店特有的果茶,一邊慢慢的啜著,一邊思考著如何對付顏寧。

“我得教教她,如何與果殼打交道了。”

陳漢升目光深邃狠厲,三星在建鄴有個七層的研發中心,坐落在雨花臺安德門大街,顏甯平時應該都在那邊上班的。

“小陳,你幫我們拍個照。”

蕭容魚突然推了推男朋友,原來女生們聊得高興,都覺得應該拍個照紀念一下。

說來也怪,剛才談到“sci論文、讀研、導師選擇”這些學習方面的話題,根本沒人想起陳漢升,現在輪到“拍照、選擇角度、調解燈光”這種娛樂方面的事情,大家不約而同的覺得陳漢升應該很精通。

這頓火鍋吃到8點多,一幫人接著又去KTV裡唱歌,大家的情緒都比較高漲,就連王梓博都被硬推上去,扭著屁股哼了一首光良的《童話》。

如果站在“情人眼裡出西施”的角度,自然是蕭容魚唱的最好聽,如果不偏不倚的評價,栗娜師姐其實最有唱歌天賦,她還專門挑一些林憶蓮和王菲的高難度歌曲,模仿起來非常相似。

“以後這就是容升律所的麥霸了。”

陳漢升心裡想著。

栗娜個子不高,不過身材凹凸有致的惹火,時常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唱歌非常好聽,再加上她也27左右了,這是一路往“禦姐”的方向上發展啊。

“小陳呀,你一直盯著栗娜師姐做什麼呢?”

蕭容魚悄悄湊近陳漢升,說話時小米牙觸碰著陳漢升的耳垂,似乎要咬一口這個眼睛亂瞄的男人。

“我哪裡盯著了,她又沒你漂亮。”

陳漢升嘻嘻一笑,反手摟著蕭容魚的小蠻腰,自己也壓低聲音說道:“你晚上別回宿舍了吧。”

“你要幹嘛?”

蕭容魚霍然抬起頭,警惕的看著陳漢升。

“這麼大反應做什麼。”

陳漢升手上用了點力氣,把小魚兒摟的更緊一點:“這麼浪漫的日子,本來就應該一起度過嗎?”

“浪漫是浪漫,可是······”

小魚兒突然那有些臉紅。

“說真的,我只是想抱著你睡覺而已。”

陳漢升一臉不正經的說道。

“誰信呀!”

蕭容魚輕輕擰了一下男朋友的手背。

這是大二時,陳漢升哄騙小魚兒去酒店時的理由,雖然當時沒有成功,不過兜兜轉轉,前幾天還是讓陳漢升得逞了。

“走吧,咱們都這種關係了。”

陳漢升趁熱打鐵的說道:“我酒店都開好了,五星級的喜來登,套房一晚上3000多呢。”

“誰讓你開的!”

蕭容魚嚇了一跳,這頭豬在其他方面非常懶惰,偏偏這種事積極的很。

“反正我已經開了,你身份證帶了吧。”

陳漢升又問道。

“沒帶!”

蕭容魚氣鼓鼓的一轉身,陳漢升笑吟吟的心裡有數,她應該是帶身份證了。

“女孩子的話要反著聽”是一句至理名言,不過一定分清場合、分清關係、還有分清語境,如果小魚兒沒帶身份證,聽說陳漢升開好房的時候,她就不會是這種表現了,估計會認真的告訴男朋友,身份證在宿舍。

陳漢升今晚“有好事”,心情也開心起來,點了一首周傑倫的《三年二班》胡亂唱著,這個時候如果是電影屏幕,就會看見幾個小格子畫面。

陳漢升在痛快的唱歌;

小魚兒和朋友們在含笑鼓掌;

沈憨憨在小檯燈下面安靜的複習;

顏寧在辦公室查閱著陳漢升白手起家的經歷;

至於黃慧,她正在收拾行李,桌上擺著銀行卡和一張白紙,銀行卡裡面是10萬塊錢的好處費,白紙上記錄著容升律所的座機號碼。

每個人都在專注的做著眼前事情,並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

在KTV裡一直唱到11點,平安夜聚會終於圓滿結束了,走出KTV以後,大家這才發現地面已經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積雪。

小夥伴們一邊跺腳呼著白氣,一邊商量著如何回去,最後是由高雯和栗娜送莊吉新他們回去,陳漢升送東大的幾個人。

陳漢升和王梓博坐前面,小魚兒宿舍裡的四個女生坐在後排,在這樣的冬夜倒也比較暖和,車廂裡都是年輕人談笑的聲音。

在女生宿舍樓下,蕭容魚瞥見兩個可愛的小雪人,她可能是想到了什麼,用手指戳了戳陳漢升的後背,可憐巴巴的說道:“小陳,我也想要······”

“哎,行吧!”

陳漢升歎一口氣:“畢竟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

甜美的小魚兒有些任性,不過陳漢升一點都不計較,誰讓她漂亮呢。

這點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上次陳漢升堆雪人還是大一的時候,他受邀參加鐘建成的宴席,回來後也是為自己的白月光堆了一個雪人。

那個時候還是在江陵校區呢,一晃這麼多年過來了,難怪小魚兒會感慨和懷念。

下車以後,陳漢升左右看了看,找到一塊合適的地方,拒絕了小魚兒遞過來的皮手套,兩隻手直接光禿禿的插入雪中。

冰冰涼的觸感讓陳漢升渾身打了個激靈,他忍不住爽快的吹了聲口哨,然後“嘩啦,嘩啦”的攏著積雪搓揉起來。

小魚兒和其他人也沒有閑著,大家都興致勃勃的參與進來,這事本來就不難,很快兩個緊挨的雪人就堆砌好了。

“這個體型有點大,代表著陳漢升。”

邊詩詩笑著說道:“旁邊那個體型小的,代表著小魚兒。”

“那我也太胖了。”

蕭容魚趕緊為小雪人束束腰。

“這個也不像我啊。”

陳漢升掏出一根中華點燃,吸了兩口以後,把剩下的半截煙頭插在大雪人的嘴邊,這才覺得有點自己的味道。

“我再給它系個圍巾。”

蕭容魚把自己的絲巾摘下來,圍在小雪人的脖子上。

“那我給它紮個褲腰帶吧。”

陳漢升摸了摸自己的皮帶,然後對王梓博說道:“梓博,把你那條脫下來!”

“滾!”

······

等到兩個雪人裝扮好以後,蕭容魚還在小雪人上面寫下自己名字。

“小陳,你也來寫。”

蕭容魚招招手喊道。

“昂。”

陳漢升“蹬蹬蹬”的走過來,在大雪人的肚子寫下“陳英俊”三個字,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你們拍個照吧。”

有個室友建議道:“2005年12月24日的平安夜,陳漢升和蕭容魚在東大樓下堆雪人,這可是一輩子的浪漫回憶呢。”

“對呀,小陳都很少拍照的。”

蕭容魚覺得很有道理,趕緊拉著陳漢升來到雪人旁邊,讓閨蜜邊詩詩幫忙拍照。

“哢擦~,哢擦~,哢擦~”

趁著宿舍樓底下的聚光大燈,兩人拍了不少照片,造型也是各異,有豎剪刀手的,有挽在頭上比心的,也有相擁依偎在一起的······

不過拍完照以後,邊詩詩正準備挽著小魚兒回宿舍,陳漢升笑嘻嘻的攔住了:“今晚小魚兒不回宿舍,她要教我學外語。”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