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慾望程式DesireProgram(四)

冰心
本文:2022-08-09T23:14:55
  四、


  我立刻聯想到精子銀行,可是這不大可能啊!除非是本人親自領取自己的精液,否則一般人,包括銀行本身都無權取出他人存放的精液啊!而且也沒有聽說精子銀行發生過什麼搶案。

  愈想愈頭大,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地方可以証明陳一智是無罪的。但是,從陳一智剛剛的神情來看,他真的好像是無辜的。

  如果他真的是無辜的話,那他豈不是太可憐了嗎?想到這裡,我決定去會會逮捕他的警員。

  剛一回到研究所,所有的人便一湧而上。

  「谷成,妳的研究室發生火災了。」這句話差點沒讓我暈倒,我立刻衝到我的研究室,只見幾個消防隊員和工讀生進進出出我的房間。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我只能看到我的研究室大門整個燒燬,沿著大門附近的牆都變成了一片漆黑,一股焦味在走廊上游離著。

  我幾乎是用恍惚的心神走進我的研究室,小林、H和楊主任也都在那兒。

  「谷成,我們很遺憾發生這種事…」H迎面而來立刻這麼對我說。

  「裡面的資料沒事吧!」我比較擔心的是我存放於研究室的資料。

  「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小毛,但是很有可能全部都毀了。」

  小林說,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差點沒有暈過去。

  「那陳一智的日記呢!我所有的研究…」我幾乎快崩潰了。

  「冷靜一點,小毛,你電腦裡的研究在中央伺服器裡還有存檔,所以還沒有什麼關係。但是一些文件資料可能已經被燒燬了,如果陳一智的日記你放在研究室的話,那麼你最好有心理準備。」小林雖然沒有說出什麼肯定的答案,但是從他的語氣裡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我呆呆的僵在那裡,唉!這場火來得真是時候,我多年來的心血就這麼的毀之一旦,尤其是陳一智的日記,從哪方面來看它都是一本很重要的文本,這次火災讓我的損失也未免太大了,我想我得找一個地方靠一靠。

  「發生這種事,大家都一樣不好受。」楊主任也開口了:「我也不願意看到這種事的發生,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看這樣好了,谷成,我放你三天假,讓你好好放鬆放鬆,你覺得怎麼樣?」

  「謝謝主任。」雖然說楊主任平時待人有些苛刻,但今天對我倒滿寬容的。

  「那就這樣了,好了!大家也不要聚在這裡了,趕快回去工作了!」楊主任邊說邊把大家帶回各自的工作崗位,現在只剩小林還沒有走。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眼。」小林看楊主任走遠了,吐著舌頭說。

  「何必這麼說呢!」我邊說邊抬起一角被燒焦的紙片。唉!

  這些都是我的努力,如今卻付之一炬了。

  「其實你的損失算小了,很多檔案都已經存在中央伺服器裡了,其它的就算你運氣不好吧!只是你動作慢了一些,來不及存進中央伺服器裡。」小林拍拍我肩膀:「你就不要太在意了。」

  「其實我真正心疼的,是那本陳一智的日記,你知道這是我最近的案子,而且我很投入。」我粲然一笑:「但是今天卻什麼都沒有了。」

  「我不能說我能體會你的感受這一類的話,因為我的研究室好好的,我以前也沒有碰過這種事。我只能說,老哥!別這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就是再怎麼悔恨也都無濟於事了。」小林的這番話說得還真好,我笑了起來。

  「就帶著這樣的笑容去休假吧!你也的確需要放幾天假的。」小林說,我點點頭。啊!我也好久沒有放長假了。

  好不容易有了難得的假期,我決定把一切都放在台北。自己呢!則帶著快樂的心情到墾丁,我好久沒有來這兒了,以前還在念書的時候幾乎是每年都來的,但是進研究中心之後就很久沒有來了。

  一個人坐在沙灘上,我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不曉得為什度,總想到陳一智的那番話:「我覺得你在尋找一種救贖!」

  想著那天他問我的一些問題,我一直覺得自己對性的看法是很健康的,我覺得人與禽獸最大差別,就在對性的控制。我深信這是整個人類文明進化的動力。但是今天,我的思想體系卻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戰,我發現我的能力不能解釋禁慾後的思考活動,我似乎覺得性即等於罪惡。但是,如果是真的話,那麼為什麼我以外的其他人每天都在犯罪,但卻過得出我快樂呢?如果性真的等於罪惡的話,那為什麼我們人類對此總樂此不疲呢?性到底代表的是什麼樣的符碼呢?

  答案是一顆排球!一顆排球把我的思緒全部打亂了。我怔怔的看著那顆打到我頭的排球。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一個女孩的聲音,很甜美的聲音。我連忙抬頭一探究竟,但這一看卻叫我大失所望,那女的長得還真不怎麼樣,唉!這就是現實生活吧!

  「你沒有事情吧!」她問。

  「沒什麼!」我說,是被一顆球打到而已,而且真得不會很痛。

  「我看在你被打到的時候,好像一點反應也沒有,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咧!」她說。看她說話還滿好玩的,我決定逗逗她。

  「不過,我想我可能需要去做做檢查,因為我的頭有些痛。」我故意這麼說。

  「真的啊!」女孩不禁叫了起來,表情充滿著愧疚與害怕:「那怎麼辦?要不要送你去看醫生,我們有車…」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朋友們已經圍了過來。我好像開了一個不大好笑的玩笑,我有些後悔。

  「沒有這麼嚴重啦!我想過一會兒就好了。」我連忙這麼說,希望我可以藉此脫身。

  「怎麼行呢?我們弘仁社怎麼可以幹這種事呢?這位先生你放心好了,我們一定會負責到底的。」女孩身邊的男孩用一種很誇張的方式說,看他這個樣子讓我想起我求學的時代。

  「你們是那個學校的啊!」我有些好奇。

  「我們都是T大中文研究所的。」幾乎是異口同聲。我聞言笑了起來,T大中研所,聽起來還滿像那麼一回事的嘛!

  咦!T大中研所!那不是陳一智唸的研究所嗎?這倒引起了我的興趣。

  「你們都是T大中研所的,那你們認不認識陳一智啊!」我話一出口便後悔了,這群人本來充滿笑意的表情,突然轉變成極為嚴肅的表情,好像我說錯了什麼似的,接著他們一句話也沒說的,就離開了我週圍。我實在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因為他們的反應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但是回頭一想,這也難怪他們會有這種反應。自己的學長做出這種事來,想必他們一定覺得是個恥辱吧!

  「陳一智的確是我中研所畢業的學長。」原來的那個女孩說。

  「你不要怪他們,因為這畢竟是不大光榮的事情。」她補充。

  我點點頭:「我當然能明白他們的感受,如果是我的話搞不好反應還會更激烈呢!我一點也不會怪他們的。」我說。

  「那就好!」女孩一副欣慰的表情。

  「對了,你為什麼會想要打聽陳一智學長呢?」她問。

  於是我便把這件事的始末向她說了一遍。

  「是這樣的啊!原來如此。」麗珍說,她的名字還滿好聽的。

  「他一直認為自己是無辜的啊!真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人。

  我們大家都為小玉感到難過,她一直是個不錯的女孩。」她說。

  「那易青玉在班上的風評很好囉!」我問。

  「當然啊!她可是我們班上的才女哦!長得又好看,真是讓人羨慕。」麗珍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充滿無限的神往。

  「哦,這樣子的女人大概沒有什麼男人配得上她吧!」

  「她聽說是有一個男朋友的樣子,前一陣子認識的,好像是她們社團辦了一個演講活動的時候認識的,聽說是個講師哦!」

  她說得很興奮,這種八卦的事情大家最愛聽了。

  「什麼社團啊!」我問。

  「好像是叫人類心理研究社吧!是個很小的社團。」

  「我猜陳一智大概也是社團的一分子吧!」我說。

  「這是當然的囉!這個社團就是靠他的魅力才能成立的。陳一智一向對心理學有很大的興趣,他是這個社團的社長呢!但是沒有想到他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原來易青玉有男朋友啊!」我喃喃自語。

  「這也只是聽說而已啦!啊!我想到了,那個老師好像是一個研究中心的研究員,好像…我實在想不起來了,我只記得他姓林。」看她這麼努力的想,我都有些不忍心了。而且說實在的,我並不認為這些是什麼很有用的資訊。

  麗珍走了之後,我一個人留在沙灘上看星星,不曉得為什麼心裡一直覺得怪怪的,好像有什麼事即將發生似的。但是在滿天星空之下,我卻一點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徵兆。

  回到台北之後,我立刻前去研究中心報到。三天沒有回去了,那裡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對了!不知道我的研究室修好了沒有,真想看看會變成什麼樣子。

  一走進大廳,我很熱情的跟大家打招呼。但是每個人在回應的時候,似乎都帶一些些的尷尬,我覺得有些奇怪,但是轉念一想,我跟大家已有三天沒有見面了,我以前可是很少休假的,尤其是這麼長的假,可能大家覺得有些生疏了吧!

  但是,我發現氣氛愈來愈怪異,怎麼每個人見到我都會變得不大自然,我愈來愈覺得奇怪,即使我離開三天,也不用變得這麼見外吧!

  走到我自己的研究室,我發現在門外的小區不見了,我所謂的不見了,是說原本在門外的助理辦公桌,還有其它東西通通都不見了,好像這裡從來沒有這些東西似的。我正覺得奇怪的時候,小區從走廊轉角處走了出來,我連忙叫住她。

  「小區!這是怎麼回事?」我想我現在顯然需要別人的解釋。

  小區見到我的神情,跟其他人如出一轍,不!應該說是更誇張,她好像不大願意面對我的樣子,說起話來吞吞吐吐的:「陳大哥,你回來啦!」

  「嗯!我剛到。」我笑了一下:「妳可不可以告訴這是怎麼一回事?妳的辦公桌怎麼不見了?」

  「因為我不需要了!」小區回答,她大概看到了我的反應,連忙補充:「昨天楊主任把我調到研企室了,我現在是H的助理。」

  「不錯嘛!」我笑了起來:「這樣一來,你就有希望成為正式的研究員了。要加油啊!」我拍拍小區的肩膀。

  「陳大哥!」小區的樣子很奇怪,好像想說些什麼,但又說不出口。

  「怎麼了?有什麼話告訴我嗎?」

  「沒有。」她連忙搖頭:「沒有。」我拍了一下她的頭,正要轉身的時候,小區又叫住我了。

  「妳一定有什麼事,妳就說嘛!不要吞吞吐吐的。」我說。

  「陳大哥,這件事你遲早要知道的,但是我真的不曉得要怎麼說。」小區的眼睛已經漲滿淚水了。

  「有什麼事你就說嘛!不要哭啊!是不是阿豪欺負你了。」

  我開始著急起來。

  「不是的。」小區搖著頭:「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

  「我的事?」我驚呼:「我怎麼了?」

  「你被降職了!」

  我不敢相信我現在所聽到的,我被降職了!

  「什麼意思?」我問。

  「楊主任把你降為研究員了,因為上次研究室起火的事,經警方鑑定之後,發現是大哥你的電腦沒有關機,而導致系統超載所引起的,主任認為你應該負起責任。」

  「怎麼會這樣!」我大喊:「小區,妳確定嗎?」

  「小區說得沒有錯!」

  我轉過頭去原來是小林。

  「小毛,小區說得都是真的。」小林的聲音壓得低低的,但卻無比的清楚,沒想到這種事竟然會發生我身上。原來三天假期的代價是這個,我好像是從天堂掉到地獄一樣。難怪剛才大家看到我的表情有些怪怪的,原來我已經被打入冷宮了,大家怕受到我的牽連吧!我已經被大家看不起了,我還一股勁的跟人家打招呼,哈!我真是可笑。

  「小毛。」小林接住我的肩膀:「我知道你現在心情一定很不好受,我們也一樣,大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很替你感到難過,但是事情都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也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我沒說話,我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就算有,我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小毛,你不要這個樣子。」小林說:「這樣好了,你先到我的辦公室坐一下,喝杯咖啡讓心情平靜一下,我們再來談這個情況。」

  這倒是滿好的建議,於是我點點頭。「那小區你先回去忙吧!這裡交給我就好了。」小林示意小區回去。

  我看到小區點點頭,但是在她離去的時候好像有什麼事想告訴我似的。不過,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力氣去注意什麼了!

  到了小林的房間之後,我像一只洩氣的皮球一樣,整個癱在沙發上,這大概是我生命中所曾面臨過的最大低潮,我呆呆的坐在沙發上。

  「我早就說過了,那個姓楊的有問題。」小林遞過來一杯咖啡:「我就說嘛!他那會那麼好心,放你三天假!」

  「系統超載原本就是我們中心的問題!什麼關機不關機的,根本就是欲加之罪嘛!」小林說。

  「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我問。

  「我的意思是主任老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他一直計畫把研究中心的高級幹部抽換成自己的人馬,你以為老馬是怎麼走的,還不是被他逼走的,不然以老馬的個性他一定幹到退休的。」

  經小林這麼一說,我才想起老馬以前常常說「做研究是一輩子的事」的話。

  「現在則是姓楊的一手培植的人物接了他的位置。」小林搖搖頭:「老馬一定很不甘心。」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實在不能相信這種事情。

  「小毛!」小林嘆了一聲:「你是真不懂還是裝胡塗?你的身分是首席助理,這可以說是高級研究員了,你已經是高級行政幹部候選人了,而且你在中心的聲望也夠,大家都認定你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的。」

  在這個時候聽到這樣的讚賞,我心中真是百感交集,不知道是該悲還是該喜。

  「你不必覺得不好意思,你本來就很努力,你的認真是大家看得見的。但是這問題就出在你太認真了,你根本不會去考慮所謂的辦公室文化。」

  「因為這裡不是辦公室啊!這裡是學術單位,我所要做的就是研究啊!難道這有什麼錯嗎?」我不解。

  「你沒有錯!但是社會就是這樣子嘛!人都是有私心的,一般單位是這樣;學術機構也是如此。我們又不是只活在研究報告裡!我們是生存在現實杜會中啊!小毛,你太過天真了。」

  「就算是這樣,主任也沒有必要把我拉下來啊!」我愈來愈聽不懂小林說的話。

  「怎麼會沒有,像你這樣的人,很有可能變成障礙,因為你只知道研究而已,把你升為高級幹部的話,怕你涉世末深,會壞了他的計畫,不升你上來,又怕你心存怨念。所以乾脆把你換掉了,我想姓楊的接下來一定會想盡辦法讓你走路,你等著看好了。」小林很肯定的說。

  聽完小林的分析之後,我不禁怒火中燒。姓楊的到底把研究中心當成什麼了,這裡可是學術單位不是他個人野心的跳板啊!

  可惡的傢伙。

  「咦!那你會不會有事啊?」我突然想到小林的處境,這傢伙可是標準的倒楊派。

  「我?」小林笑了起來:「你都自身難保了,還考慮我的處境!你放心好了,像我這種只曉得做愛的人,主任是不會把我放在心上的。」

  「那我就放心了!我想我現在得要找主任談談。」我準備起身告辭。

  「你該不會要辭職吧!」小林的表情看來很緊張。

  「那得看我跟他談得怎麼樣!不過,我應該不會這麼衝動的,現在工作這麼難找!對不對?」我笑著說。

  「那就好。」小林說。

  我搖搖手,走出了他的研究室。在走往主任辦公室的路上,我反覆想著小林剛剛所說的,投有想到當初就是厭惡到複雜險惡的大企業上班,所以想一心一意的往學術的道路發展,沒有想到,這裡也是一樣!真是令人有些沮喪,看來有人的地方就有權力爭奪、就有勾心鬥角。

  跟主任談不到幾分鐘就出來,他一貫的笑臉讓人實在很難生氣。他的反應與我想像中有極大的差異,我還以為他會對我大呼小叫的,一副我就是老大的嘴臉,沒有想到他的神情竟如此的悲傷,好像被降職的是他而不是我,他一直跟我抱歉,讓我都不好意思起來。走出門口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又屈服了。我想成功的人大概都有這種本事吧!這種人可以輕易的貫徹自己的意志,同時又可以把反彈的傷害降至最低。我想我就是沒有這種本事,現在不會以後我看也很難會。把持著手裡新研室的鑰匙,心裡真是感慨萬千。

  一打開房門,我所看到景象真是令我失望,這裡比我以前的研究室小多了,同時也簡陋多了。

  「不然你想怎麼呢?」我問我自己,我不禁苦笑了起來。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一打開電腦就發現我有E-mail。我按下一取閱鍵,只見上面寫著:

  最大的背叛往往來自最大的相信!

  小區

  是小區寫給我的!這封信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她要寫這種沒頭沒尾的信給我!

  讀完這封信之後我有太多的疑問,於是我聯絡了小區。

  「我一直在等妳的消息。」小區在電腦螢幕裡劈頭就說,這更讓我搞不清楚了。

  「你找我何必要用E-mail,用通訊器或直接來我辦公室都可以啊!」

  「因為不方便嘛!而且我現在已經不是妳的助理了,H對所下屬的要求是很嚴格的,其中包括不得擅自離開工作崗位和用通訊器處理私人事情。她如果知道是會很不高興的,我每撥一個號碼還有紀錄咧!所以只好用E-mail的方式囉!讓你自己與我聯絡,這跟我跟你聯絡是有很大差別的。」

  「那妳也不用寫這樣的信吧!搞不懂你在寫些什麼?」

  「不這麼寫的話,你大概不會這麼快來這找我吧?」她說,真是一個古靈精怪。

  「妳哦!電影小說看太多了啦!你以為這是x檔案啊!」我笑了起來:「好啦!你要說什麼現在可以說了吧!」

  「我接下來要說的可能會讓你很難相信,不過,我覺得我有必要告訴你。」小區的表情變得很嚴肅。

  「可不可以不要那麼神秘!你弄得我緊張了起來。」我還是覺得很好笑。

  「陳大哥你不要笑人家啦!我是很認真的。」

  「好好,請說請說。」我忍住笑意。

  「好,事情是這樣子的。在你放假後的第二天,楊主任召開了一個特別會議,主要就是要檢討這次你研究室發生的火災的責任問題。因為我是你的助理,所以我也有參加。楊主任認為你應該為此負責,所以要把你降職。這個意見在會中引起大家的爭議,贊成與反對爭執不下,最後楊主任決定用投票的方式來解決。我坐在小林後面,我親眼看見小林桌上贊成的按鈕上的紅燈亮起來。陳大哥,這你就應該清楚我的意思了。」小區說。

  「妳的意思是小林背叛了我!」我聽完小區的話後心臟都快跳到嘴裡了。

  「我只是覺得小林這個人不大可靠而已!在前天會議上,他一直沒有說什麼,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他還能保持沉默,他可是你的好友,但是在你出現問題的時候他竟然如此沉得住氣?所以…」

  「夠了!我不想再聽下去了!」我制止了小區的話。

  「陳大哥!我…」

  「我說夠了!」我幾乎快崩潰了:「不要再說下去了!我想我現在需要好好想一想,我一回來所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把螢幕給關了起來。

  多麼漫長的一天啊!才一休假回來,就發現自己被降職和被朋友出賣!我就像是日本童話裡的浦島太郎嘛!

  小林真的會出賣我嗎?我跟他可是有五年交情的朋友啊!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難道我們以前的交情都是騙人的嗎?他剛剛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哄我的囉!想到他剛才那替我哀愁的神情,我真是快吐了!

  可是他實在沒有理由這麼做啊!把我拉下來對他也沒有什麼好處,而且我們是那麼要好的朋友,以前不知道幫過彼此多少次了。而且小林平常的為人並不是這樣子的啊!難道是小區騙我!

  可是她為什麼要騙我呢?

  啊!我實在快受不了這些事了。

  「谷成,你還好吧!」突然在我的思緒內丟出來這麼一句話,我循著聲音來源一抬頭,才發現原來是H。

  「我已經敲過門了,但是你沒有回應,而且門又沒有關,所以我就先進來了,不好意思!」H向我解釋。

  「沒關係。」我揮了揮手:「你坐啊!別客氣,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了,謝謝。」H坐了下來:「其實我是帶一個壞消息來給你的,雖然我知道現在可能不是時候,但是…」

  「但是我遲早要知道的對不對?哼,這句話我今天聽好多遍了。沒有關係,你有什麼就說吧!反正我今天也已經習慣聽壞消息了。」我搶過H的話說。

  聽完我的話之後,H露出很為難的樣子。

  「對不起。」我搖搖頭:「我為我的態度道歉,你知道我今天發生一些事情啊!所以…請妳原諒。」我想大概是我剛剛說話的樣子讓H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吧!

  「沒關係,如果我是你的話,可能反應會更劇烈也說不定,怪只能怪我來得不是時候而已。」

  「別這麼說。」我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妳到底要帶給我什麼壞消息?」

  「哦!」H停了一下:「你手邊陳一智的案子,主任已把它交給我了。」

  「你說什麼?」我站了起來:「難道是因為我研究室起火而已嗎?」

  「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說完。」H舉起雙手示意我坐下。等我坐下之後,她繼續說:「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我並不想接手你的研究,因為我知道你對這個研究付出了很大的心血。但是,你也知道主任這個人,一旦做出決議之後,就不會改變了。」

  「為什麼要換掉我?」我冷冷的問。

  「因為主任不信任你。而且,最近有人一直在放話說你做不了這個研究。」H說:「而且主任本來就…」她突然不說話。

  「本來就怎麼樣?」

  「他本來就不欣賞你。」H囁嚅的說。

  「哈,哈。」我大笑了起來:「這我老早就知道。」

  「我來是我覺得必須要把我的立場告訴你,因為我不想讓你生我的氣。」H說。

  「有什麼好生氣的。」我笑著說:「這樣也好啦!這個案子還挺麻煩的,也省得我傷腦筋。」

  「谷成,你不要這個樣子,這只是一點挫折而已,我相信主任總有一天會知道你的才華的。」H說這些話的樣子很誠懇,我有些感動。

  「你千萬不要因為這樣就心灰意冷了,你知道嗎?就是因為你的工作態度,才讓我決定要好好努力的。」

  「什麼意思?」我不懂H現在所說的。

  「沒什麼啦!」H站了起來:「一進這中心我就被你的認真所吸引,我希望你能保持你認真的模樣,因為我很…」

  「你很怎麼樣?」我還是不懂H的意思,而且她後面愈說愈小聲,我根本沒有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但是我還要問的時候,H已經離開我的房間了。

  我沒有追出去,因為我要處理的問號實在太多了,我覺得好累好累,我不想再待在這裡了。既然如此,我決定現在就走,反正我現在也沒什麼事情可做。

  主意打定之後,我立刻走出研究中心。為了怕碰到其他人,我還特地從地下停車場的出口走,原以為可以閃避所有人的,沒有想到我竟然碰到H。

  「想去那兒啊?」坐在TX—5裡的H搖下了車窗問我:「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哈哈!」我有些尷尬:「不…不用了。」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現在離下班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哦!」

  「反正我沒什麼事嘛!而且,這裡讓我覺得很悶!」我說。

  「是這樣的啊!這樣好了,我有個提議,如果你陪我去吃飯我就不打你小報告,你覺得怎麼樣啊!」H的笑容帶著善良的詭計。

  我打開了車門:「看來我沒有其他選擇,對不對?」

  「沒錯!」H笑得很燦燜。哇!這個笑容好熟悉啊!好像是在那裡見過似的,就在一瞬間,這種溫暖的感覺讓我暫時忘了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我們在淡水一家燒烤店停了下來。H在車上一直拍胸脯保証,這家燒烤店的海鮮非常美味可口。

  坐定位之後,H看也不看菜單就點菜,看來她的確是常來這裡。

  「你剛剛在車上在想什麼,看你好像一直心不在焉的樣子。」

  面對H的問題我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沒什麼,只是我一直在想一個人。」

  「真的啊!」H好像很有興趣:「是什麼樣的人啊?男的還是女的?」

  「一個女的!」

  「哦,你跟一個女人出來,竟然滿腦子在想另外一個女人!

  你實在很會傷女人的心。」H一臉生氣的模樣,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那是假裝的。不過,她這模樣還滿好看的,給人的感覺有點像是鄰家女孩。

  「怎麼不說話?我沒有生氣啦!妳不要這樣。」H見我不說話反而緊張起來。

  「我沒有怎樣啊!」我連忙澄清:「我只是覺得每個人好像都有他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一面。就像妳,在研究中心的時候,一副精明強悍的樣子,讓人望而生畏;但是今天在這個地方,我卻發現妳其實滿可愛的。」

  「哦!」H笑了起來,甜甜的笑容讓我心神盪漾了起來。

  「你還沒有說那個女孩!」

  「嗯,怎麼說呢!」他想了一下:「她是我大學認識的同學,我們都叫她小雨,她可是我們系上的系花呢!笑起來的時候,會有兩個小酒窩,讓人覺得很甜美,就像妳笑了起來一樣。」

  H吃吃的笑了起來:「你滿會說話的嘛!這女孩給了你什麼難忘的回憶嗎?」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我很好奇啊!」H撩起了前額的瀏海:「能讓妳這樣心不在焉的女孩,應該不只是因為甜美的笑容吧!」

  我低頭苦笑:「我都忘記妳是心理學博士了,沒錯!她的確是給了我一段很難忘懷的回憶,或許妳已經猜到了,她曾經是我女朋友。」

  「然後呢?」

  「交往三個月即告分手。」我粲然一笑:「很短吧!」

  「我知道問這個問題很…不恰當,但是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

  「是我被甩的。」看她說話吞吞吐吐的模樣,我猜她大概是想間這個。

  「聰明!」她伸起大拇指:「那你們有沒有更進一步的接觸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這個問題如果是小林問,我是一點也不會意外,但是由我眼前的這個女子問,我就覺得有些誇張了!

  「我不明白妳的問題?」我試圖裝傻。

  「少來了啦!竟然在那邊裝傻。」H一眼便識破我的伎倆:「我知道這個問題對你而言,是有些難以啟齒。但是你也別誤會,我不是那種喜歡探人隱私的人。只是前一陣子,我們中心和國家衛生局共同進行了一項研究,主題是討論高級知識分子的性行為。因為這個研究花了我很多力氣與精神,所以現在還留有後遺症。我現在只有碰到研究所以上的朋友,都會問他有關性方面的問題。」她笑著解釋。

  「我怎麼不知道我們有進行這項研究,一點消息都沒有聽說過。」H的話我讓我驚訝不已。

  「因為這項研究是秘密進行的。我們不想讓傳播媒體知道免得麻煩。而且…」H停了下來,仔細的打量我。

  「我跟你說,你不要跟別人講哦!可以嗎?」她說。

  「好!」本來我是最討厭聽秘密的,但是我對這個消息實在太有興趣了,所以我不加思索的答應。

  「不讓別人知道的最大理由,是因為在這個研究中,我們必須採集受訪者的精液。」H說得很小聲。

  「為什麼?」我不懂為什麼要採取受訪者的精液。

  「我們這次的研究是以全國具研究所學歷的男子為母群體,進行系統抽樣。我們對這些男性受訪者說,我們需要檢查他們的精液,藉此得知精子與該受訪者之間的關聯。」H說。

  「我看不出來這會有什麼關聯,如果要討論基因與行為的問題的話,也不用這麼麻煩啊:難道沒有人提出質疑嗎?」我提出我的看法。

  「我們當然會有一套說辭。而且我們,不!應該說是他們,他們才不在乎有沒有關聯呢!因為我們真正要做的,是人工遺傳的試驗。我們在同時已找好了卵子,當然囉!我們也是找了一群高學歷的女子說服她們捐出卵子。」

  「你們該不會要做試管嬰兒吧!」

  「沒錯!我們打算培養出一千個優生兒,並且進行追蹤調查,但是,這如果讓大眾知道的話,可能會造成輿論的壓力。」

  她喝了一口水:「衛生局當然會為此撥給我們一筆龐大的預算。」

  「所以楊主任當然全力支持了。」

  「沒錯!」H聳聳肩:「他比較現實。」

  「我們中心有幾個人參加這次的研究?」我間。

  「我想想。嗯…主任、我、阿德、俊凱、嵩浩、小林…」

  「小林也有參加這次研究?」我真是難以想像。

  「是啊!」H點點頭。我真的沒有想到小林會去參加這個實驗,而更讓我覺得驚訝的是小林完全沒有提過這回事。我是他那麼熟的朋友,他竟然說都不跟我說,反而是一個我不大熟的女人告訴我這個消息。看來,小區今天跟我說過的話有很高的可信度。

  「這個實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問。

  「大概是上個月吧!」

  「上個月!我想起來了,上次中心選出幾個人去法國考察的事情…」

  「沒錯!」H說:「那次的考察其實是個幌子。」

  「我還不懂!如果說只是要培育試管嬰兒的話,精子銀行難道不是可供採集精子的地方嗎?」

  「不行啊!這樣一來的話,這件事不就曝光了。法律規定存放於精子銀行內的精子,如果要取出的話,必須得到存放人的同意,銀行不能擅自取出;而且就算這些銀行願意,我們也不會考慮,因為這需要一筆很可觀的成本,如果談不攏的話還會惹上麻煩。」H的話也不無道理。

  原來如此!唉,沒有想到堂堂的研究中心竟也會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

  「你一定覺得很痛心吧!」H察覺到我的心思。

  「嗯。」我點點頭:「沒有想到我們研究中心會做這種事。」

  「你不會…」H的話停在嘴邊,我大概知道她想說些什麼。

  「妳放心好了,我不會出賣妳的,這件事我聽過就忘了。」

  我說。

  H聽了之後放心的點點頭:「對了!你還是沒有回答我你有沒有跟女朋友做過愛?」

  天啊:她還真是鍥而不捨。我以為她早忘了這個問題的,事實上我是真忘了。

  「沒有!」我回答:「真的沒有!」

  「哇!真的啊!沒有想到你那麼純情!」H的口氣充滿著令人不愉快的不可思議,真的是!我有一種被譏諷的感覺。

  其實我是有機會的,我想大三那年夏天的海邊!

  那天我跟小雨騎著機車沿著淡金公路夜遊,到白沙灣的時候突然下起了一陣大雨。我們淋著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躲雨的地方,那是一幢被棄置的工寮,我跟小雨急忙躲了進去。

  凌晨一點多,我們在工寮裡只聽到淡金公路上的車聲和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一切是那麼的寂靜,氣氛是那麼的美好。

  我緊緊擁抱住小雨,那種抱緊的感覺,像電流一樣的貫徹我的身體。

  彷彿有一種巨大的意志在左右我一樣,我逐漸不能夠控制我心中泛起的浪潮,或者說是一種衝動。這股衝動傳達到我慾望之爐火,熊熊的火焰幾乎把快我給淹沒了。我發現我的身體在顫抖,不是恐懼而是一種無比的興奮。

  我的手滑進了小雨的衣服內。小雨微顫了一下,並沒有多大的反抗。我索性把小雨的臉轉了過來,用力的吻了下去。

  這一吻,我體內的激素便再也控制不住!我隨著舌頭的交纏逐漸把小雨壓了下去,把她壓在冰冷的地板上,小雨顯然覺得不是很舒服。

  「地板好硬好冷哦!」

  「這樣啊!」我說:「那我墊一件衣服好了。」我脫下了身上的夾克,墊在小雨的身子下面。

  小雨躺平之後,我的唇又再度的貼在她的臉上、頸上,同她的胸部隔著衣服婆娑著小雨的軟香。

  我用下巴頂開了小雨的上衣,一寸一寸的把它拉至胸部,沿著她的乳溝,我舌頭上下的游移,兩顆豐滿的肉球在胸罩的拱挺下,好像隨時都要蹦出來的感覺。我吞了一口口水,讓舌頭盡情的在她乳房遊走著,我就這麼舔著舔著,總有一種不滿足的感覺,我索性把她的胸罩拉下來,盡情把玩著她豐滿的雙峰。

  小雨的身體也隨著我對她乳房的擠壓而扭動著。

  「脫掉好嗎?」我忍不住我的需求。小雨點點頭,無言的允諾讓我的精神不禁振奮了起來。我迅速脫掉她的上衣,雙手在她的身上享受著一種溫熱的感覺,我好喜歡這種接觸的感覺,彷彿所有的的情緒都消融在這樣的接觸之中。

  我把身子壓了上去,腳跟撐開了她的雙腿。我極力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身體的各部分都享受著這樣的溫存。

  我的左手輕輕的移至小雨的陰部,隔著牛仔褲我盡力的去想像陰濕的感覺。小雨大概感覺得我左手的放肆,身體的蠕動比剛剛更加的劇烈,但是她沒有任何的反抗,所以我大膽的拉開了她的拉鏈。一拉開這條線,她那被底褲扎得緊緊的那飽滿的陰戶,像彈簧一樣的彈了出來,形成了一條優美的弧線。

  我順著這條弧線,輕輕的撫摸著,小雨的呼吸也愈發的濁重。我的手沿著她內褲的邊緣移動,我盡量的放輕我手指的力道,我想讓這種輕微的觸癢深深的撞入她的骨髓。果然不出我所料,小雨開始呻吟了起來,而我的手指也加強了力道,同時也深入內褲裡。

  我才剛一探入,就有一種黏稠的液體繞纏在我的手指,看來小雨已經濕透了。我接著扭開了小雨牛仔褲上的鈕釦。但小雨卻在此時,一腳跨過我的腰部,按著一個轉身反而把我壓在下面。

  「我要舔你。」小雨向我笑了一下,便真的脫去了我的上衣,我則任她擺佈。只見她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我感覺到一陣微軟的碰觸,不停在我的胸膛上遊動著。當小雨的舌頭圍繞在我的乳頭時,我感覺到一陣癢麻的感覺,這感覺讓我的身體不禁整個縮了起來。

  「會癢嗎?」小雨抬起頭來問,我搖搖頭。

  「不會,你這樣弄得我很舒服。」我說。小雨應該很滿意我的答案,她繼續她的動作,我則持續的維持著我酥癢,而當她咬住我的乳頭時,一陣激烈的痛楚僵直了我整個神經,我每一條神經線開始收縮了起來。但是在這一陣痛楚後,卻是前所禾有的舒適。

  我雙手拉住了小雨持續的動作,我托住她的胳肢窩,一把把她提了起來。小雨嘴唇此刻又覆在我的唇上,又是翻天覆地的狂吻,我突然發現這樣舌頭的接觸,帶著一種今人消魂的快感。好像兩個靈魂都在這一瞬間,融化成了一團。

  我卸下小雨剛剛脫了一半的牛仔褲,此時小雨已經是完全的赤裸了。她挺起了身子,我的陰莖已經膨脹成一根堅硬的肉棒,緊緊的抵住小雨的陰唇。

  小雨的表情彷佛在說:「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但是就在這一刻,我卻有一種退縮的念頭,而且有一種想吐的感覺。我翻身坐起,一臉沮喪的坐在一旁。

  「怎麼了!」小雨滿臉的不解。我也不曉得啊!我不知道我能說些什麼。

  「喂!」H的聲音把我拉出了回憶:「妳怎麼了?如果真的不想回答的話就算了,我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只不過找個話題而已。」

  我苦笑了一下,其實我是很想找人談談我的想法,或者說是找個心理醫生談談我的病態。我想H的資格絕對是夠格了,但是她是女的。如果不是毫無選擇的話,我想我大概不會考慮與H談的。

  我把話題轉開,而H不再窮追猛打。除了剛剛的這個話題外,在其它地方我倒是跟H滿談得來的。

  其實,H真是個滿不錯的女孩,聰明大方,讓人感覺舒服。

  我跟她的這一頓飯吃得倒是滿高興的。用餐結束後,我們依然意猶未盡,於是我們決定到復興南路一家她所熟悉的PUB繼續聊。

  「對了,我問妳一件事。前幾天中心是不是為了上次火災的責任歸屬開了一次會?」我想向H求証小區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可能我心裡面還是希望小區的話是錯的,小林依然是站在我這邊的朋友。

  「上次的會議啊!」H想了一下:「是有這個會議啊!就是這個會議中,主任決定了你的降職。」

  「那會議裡,有沒有人反對主任的提議?」我盡量不讓H發覺我發問的原意。

  「滿多的人吧!」H說:「那天大家好像分成兩派的樣子,一派認為你該負責,一派認為這件事與你無關。」

  到目前為止H的話與小區所說的並沒有太大的出入。

  「那有沒有人特別支持我的?」

  「都差不多啦!不過小區倒是為妳說了不少話!」

  聽到H這麼說,我不禁對小區的情真意摯感到溫暖。

  「那小林呢?他應該跟小區差不多吧?」我覺得我還滿會套話的。

  「他啊!這我是沒注意,不過印象中,他好像沒有說什麼。

  不過,我想這應該不可能的,他是你這麼好的朋友,我想他一定有為你說一些什麼的,可能那時我沒有注意吧!你問這個幹嘛?」H的話讓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所以我也沒有理會她最後提出的問題。

  「你想知道在前天的會議中,誰站在你這邊;誰站在主任那邊是不是?」

  我苦笑了起來:「我只是想分清楚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好友而已!」

  「可是谷成,我覺得這沒有意思啊!因為在那個情境中,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去堅持什麼的。而且,每個人的看法本來就會不同的。也許有人認為交情是一回事,事實又是一回事。有些人就是認為該就事論事嘛!」H說。

  「我知道。」我淡淡的回答。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我那裡有那天的會議紀錄,你可以來看看。」H的口氣很無奈,大概是不能認同我的想法吧!

  我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了。反正她是不能了解的。

  我們繼續聊著其它的話題,這是第一次我喝酒超過我平常的酒量,而H也是滿能喝的,我們已經喝掉快兩打的啤酒了!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酒意還是本來我就這麼認為的關係,我覺得H長得真是漂亮。

  我伸手握住了H的手:「我覺得妳滿漂亮的。」我坦率的說出我自己的看法。

  H聽了之後垂下了頭:「你幹嘛說這種話。」

  我覺得她雖然是用責怪的口吻,但是感覺上好像帶著一絲甜甜的味道。

  「我說的是真話。」我不曉得是那裡來的膽子:「我覺得我很喜歡妳!」

  H的頭垂得更低了,但是我卻隱約的看見她低垂的表情中帶著一絲笑意。

  「其實我也喜歡你,但是我們不可以在一起的。」H抬起頭後的答案,真是令人一喜一憂。

  「跟楊主任有關嗎?」我直覺我的憂在於楊智弘,因為很早以前我就聽說她與楊主任有一些曖昧不明的關係。

  「這件事我想你老早就知道了對不對?」

  「妳真的跟他在一起?」我不敢相倍H真的知傳言所說的,真的是楊智弘的女人。

  「沒錯!」H點點頭:「我從研究所開始就跟主任在一起了。」

  「那妳喜歡他嗎?」

  「剛開始我的確喜歡他。」H的話裡透出一些玄機。

  「那現在呢?」

  H搖搖頭:「別再問了,反正你知道了也不能改變什麼的,而且有些事你不知道可能比較好。」H說完這句話之後,便起身離去,我則愣愣的留在座位上。我滿後悔剛剛的衝動,這些說出來之後明天我要怎麼面對人家呢!

  唉!真是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