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慾望程式DesireProgram(三)

冰心
本文:2022-08-09T13:57:00
  三、

  走進會客室之後,心裡面還是不大敢相信這裡會是監獄。在我的印象中,監獄應該暗暗的,而且帶著一群男人聚集才會有的霉味,氣氛應該是嚴肅甚至略帶殺氣,我承認這些都是我的刻板印象,但是這裡窗明几淨,充滿笑容的警衛讓人覺得好像不大對吧!更誇張的是連警衛都不帶槍了。

  「陳先生大概是第一次來監獄吧!」帶路的警衛大概看到了我咋舌的表情。

  「是啊!」我回答得有些漫不經心。

  「監獄這些年的改變很大,現在大部分的監獄都朝公園化的目標邁進。」他有些得意:「這是以前監獄所沒有的形象。由此方可以看出政府這幾年對獄政的用心及努力,你說是不是啊!陳先生。」

  「是啊!是啊!」我陪著笑點點頭。

  過了穿堂之後,前面是一間很大的建築物,那警衛在此停下了腳步。

  「陳先生,這棟建築物便是我們的會客大樓,林主任便在裡面等你了。」他話未說完,建築物的大門忽然開放,裡面走出來正是林莖生主任。

  「請進吧!陳先生。」林主任的口氣跟通訊器裡的一模一樣,就連表情也是一樣。真是的,我還以為跟電腦畫面有些不同咧!

  走進大門之後,林主任竟然沒有跟上來的意思。

  「陳一智就在裡面!」他還是一副冷冷的表情:「你放心,談話室是隔離的,你不會有任何的危險。我還有其它事要忙,就不陪你了。」說完這句話,他便轉身離開,這傢伙比在電腦螢幕裡更令人討厭!

  我走進一個看起來有些像隔離偵訊室的房裡,陳一智就在一大片落地窗的另一頭。我猜這片落地窗在陳一智那邊一定是一片鏡子。

  我坐走了位置仔細的端詳陳一智。

  這傢伙滿帥的嘛!這與我當初的想像有著極大的差距,我還以為這傢伙一定長得獐頭鼠目、畏畏縮縮的樣子。可是今天一見才發現我的猜測實在有夠沒水準。他長得是這樣的斯文,外形纖細、眉清目秀,整個氣質讓人感覺不出來他會是個連續強暴殺人犯。用過氣的文藝小說的說法,應該會這麼說:他在眉宇間透著一種淡淡的憂傷,這樣的長相竟然得靠虛擬實境才會有女人肯跟他做愛?

  這簡直是在開玩笑嘛!像他這樣的帥哥,至少會有一大堆女人想要上他咧!

  「你就是陳一智?」我還是有些懷疑。

  「我是。」他的回答。

  「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的來意了吧!」我開始從不可思議中冷靜下來。

  「大概知道。」

  「是嗎?」我笑了起來:「很好,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哦!」陳一智的口氣有些驚異:「我不知道小白鼠也有人權的。」

  「什麼意思?」

  「難道你不是為了某個研究而來的嗎?難道你們不是想用一些理論把我支解嗎?」他冷笑了起來:「你能否認嗎?」

  我沒有答腔,而陳一智也沒有再接下去,我們好像鄱在等待著,等待對方的下一句話。

  「你的沉默讓我很沮喪。」陳一智打破僵局:「這表示你無法對我剛才的指控做辯白。」

  「我想我並不需要。」我有些動怒:「你根本沒有資格質問我什麼,請你搞清楚你所犯下的罪行。」

  「這樣啊!」陳一智的表情有些沮喪,又好像有些失望。

  「我想真的忘了我自己的身分了。」他說。一聽他這麼說,我又不禁替他難過了起來,其實我對他並沒有任何的敵意,雖然說他是個讓人聞之色變的強暴殺人犯,但我對他卻沒任何善惡的評判,我只是覺得他很可憐而已。

  「我並不是來審問你的,我並不想用道德善惡那類的標準來看待你,我只是想跟你聊聊罷了,想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做而已。相信你也知道,這樣的訪談會有助於我們對你們這些人行為的了解,我認為這對我們社會是會有極大的幫助的。」我的口氣緩和了下來。

  「我們這一類人的行為?」陳一智冷冷笑了起來:「你真的知道我做了什麼了嗎?」

  「什麼意思?」我對他的說辭感到不解。

  「我只是一個玩虛擬實境玩到入魔的人而已!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們這一類人的想法的話,問我一個人在數量上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這我們當然知道。」我盡量把口吻弄得很專業:「關於虛擬實境與生活的問題日前已在媒體引起一陣熱烈的討論,而我們在這個議題上有專人在做其它的研究,可是你的情況就比較特別了,所以才想來訪問妳的。」

  「我那裡特別了?」陳一智一臉不解的樣子。

  「你這樣問很奇怪!」我有些生氣起來,難道這傢伙對自己所作所為一點也不再乎嗎?

  「哦!」陳一智若有所悟的叫了起來:「你大概是指我被判罪這回事吧!嗯,這樣說的話我是有些特別。」

  「你說得很輕鬆。」我想我現在的臉色一定很難看:「輕鬆得讓人覺得好像與你無關似的。」

  「因為這些罪行本來就與我無關。」

  「是嗎?但是你已經被定罪了不是嗎?而且是罪證確鑿,所有的証據都足以証明你的罪行,難道這樣你還可以說你跟這案子一點關係也沒有嗎?」我想我是真的生氣了。

  「我是被陷害的!」陳一智激動了起來:「從被捕到應訊我一直強調這件事,但是從來沒有人願意相信我!我是被陷害的!」他用力捶擊桌面咆哮起來。

  這樣的舉動讓我嚇了一大跳,我怔怔的坐在位子上不曉得該怎麼回應。

  「你不要這麼激動。」我試著去安慰他:「先坐下來,有什麼話慢慢說。」

  他冷冷的看著,突然的笑了起來。一種莫名的恐懼流入了我的體內,我怔怔的望著他。

  「我忘了你是個心理犯罪學家了!」他的口氣聽在我耳裡讓我很不舒服,好像他在嘲笑我一樣,但是我除了生氣以外還有更多的懼怕,因為他的笑是如此的冷冽,我深怕他會做出什麼事情。

  「不用怕。」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我能把你怎樣呢?這裡可是監獄啊!何況我現在是被銬著的。」他伸直了右手讓我看見他腕上的鐵銬。

  我苦笑了起來:「我沒有像你想像中的那麼沒用。」

  「是沒錯!不然你怎麼敢一個人來這種地方。」他緩緩的說:「對了,你有沒有菸啊!我習慣說話時抽根菸的。」

  「抱歉!我沒有這種習慣。」

  「是嗎!」他微笑了起來,這一次我已不再覺得害怕了。

  「這倒是跟你的人很像呢!」他繼續說著。

  「哦!」這句話倒勾起了我的興趣,從以前到現在我就很喜歡聽別人談對我的看法。

  「說來聽聽吧!」我說。

  「你是一個很嚴謹的人,喜歡什麼事都能控制在手中。」他一手托住自己的腮頰偏著頭看著我:「所以當然不會染上這些壞習慣。」

  「我看不出這兩者有什麼關聯。」我反駁。

  「也許我應該說得清楚點。」他說:「你不會議自己沉溺在自己控制不了的事物中,你喜歡什麼事都有秩序,你習慣讓自己置於自己能掌握的情境之中,所以像抽菸這一類會使人上癮的東西,是對你生活狀態的一種挑戰。」

  「了不起!」我笑了起來:「了不起的推論,我很想說你對了;但是不然,你錯了。我不抽菸只是我覺得抽菸對我的肺不好而已。」

  「哦!是嗎?」他的口氣讓人很不舒服:「你肯熬夜工作吧?」

  我點點頭:「是啊!那又怎麼樣!」

  「熬夜也對身體不好啊!那你為什麼要熬夜?」他問,眼睛裡彷彿有種已將我擊倒的光輝。

  「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碼子事!」我急著辯解。

  「所以我說你這個人是一個非常矛盾的個體。」

  「這是你的結論?」

  「今天的。」他說。

  「什麼意思?」我不了解,但我覺得自己好像掉到一個陷阱裡。

  「我是說以後我們還有機會來談論你。」

  「你憑什麼這麼肯定!」我問。

  「因為我對你的了解,你不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人。」

  我本來還想開口的,但他卻搶先了我一步。

  「回到你原本的目的上吧!」他笑著說。經他這麼一提醒,我才發現自己浪費了不少時間。

  「不過你可能會失望,如果你的問題在於我犯罪的動機及成因的話。」他很輕鬆的聳聳肩:「因為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我沒有殺人!」

  「這句話不只是你在強調。」我已經不再感到不安:「很多人都曾在法庭上高呼自己是無罪的。」

  「你想說我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嗎?」他說,真是一個伶牙俐齒的傢伙。

  「我不是法官!所以我不想再與你爭論你有沒有罪的這個問題。」我想我還是用迂迴的方式可能會比較有效。

  「這句話我接受!」他說,看來總算是有些進展了。

  「我們來討論你對性愛的看法。」

  「你是指用虛擬實境做愛這回事嗎?」他的反應還滿快的。

  「這當然是一部分,但我剛才所說的是更廣的指涉。包括你對異性的看法,在你心中對性交的看法等等。」我把我的問題做了更進一步的解釋。

  「我可不可先問妳一個問題?」

  「可以。」我說。

  「你還是一個處男嗎!」他的表情好像覺得很有趣的樣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耶?」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竟然一點也沒有生氣的念頭,我好像已經習慣了別人類似的詢問,我只是覺得煩而已,是不是處男很重要嗎?媽的,好像這是一種指標一樣。

  「你覺得這個問題有什麼意義嗎?」我實在是覺得厭煩透頂。

  「由你的反應來看,你大概是個處男了。」他笑了起來,而且是那種很開心的笑,我覺得他好像是在羞辱我。

  「抱歉,我沒有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覺得很有趣。」他說。我覺得他好像有種能力,能看透別人心事的能力。

  「因為你正在進行一項與性有關的研究,但你卻對這方面一點經驗也沒有,所以我才會忍不住的笑出來。」他補充。

  「那照你這麼說,我沒有犯罪卻進行有關犯罪者心理研究,是不是也一樣令你感到有趣呢?」我有些生氣的說。

  「也許吧!人的行為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經驗,那似乎不是靠一些理論或聖經就能概括的,我相信你會了解這點的。」

  我發現我跟陳一智的角色好像調過來了,我有種念頭想立刻結束這場對談。

  「你不必為此感到難為情,其實我也是處男:」

  這傢伙真的認為自己是無罪的!在他的話語裡找不到一絲的矛盾。如果他不是真的無辜那麼他就是我所見過最接近惡魔的人。而如果是前者,那已經是屬於司法的問題,我沒有任何立場也沒有任何能力去干涉。如果是後者…

  我決定結束這場對話了!至少今天不想再與他談論下去。

  「我想今天的對話就到此結束吧!」我收起置於桌面上的文件:「也許改天我們再談談。」

  「也許?改天?」陳一智冷冷的說:「我以前也常用這種話來敷衍別人。」

  「哦!是嗎?」我漠不關心的應付著。

  「不過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陳一智笑著說:「一定會。」

  我已經不想去理會他所說的任何言語了,我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因為我們是同一類的人,所以我了解你,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他的語調自信滿滿。

  聽到這些話我又有些動搖,心裡竟湧起不安的感覺,我轉頭望著陳一智,我不知道他是那來的自信,我的自信在他的表情中幾乎快被淹沒。

  走出看守所才發現天色已暗了下來,深冬的夜晚總是快得令人錯愕,就如同與陳一智的對話一樣。我的腦袋裡還是裝著跟他的對談,不曉得為什麼,我愈來愈覺得這案子沒有那麼簡單。

  「陳一智是個惡魔!這是絕對錯不了的,只有惡魔才能讓人的心智迷亂,你千萬不要被他騙了。」我想起林主任送我出來時對我講的話。

  用這句話對照我現在的感覺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因為目前我的心智的確有些迷亂,但是我搞不懂迷亂的原因是因為陳一智是惡魔還是我被騙了。如果陳一智是惡魔的話,問題可能遠比較好解決;如果問題是出在被騙了,那可就麻煩了!因為,我不曉得到底是誰欺騙了我,是陳一智,還是另有其人?而這些疑問的核心便在於陳一智到底有沒有殺人!他到底是不是如同媒體上或法院所宣稱的那樣,是個連繽強暴殺人的殘酷兇手!?

  其實當我在想這樣的問題時,我覺得自己已經有了立場,那就是陳一智並不是兇手!

  這樣的立場其實早就存在了,只是它沒有任何証據的支持,這只是我先天的直覺及對司法制度、媒體的高度不信任,當然我也是很困惑的,因為我沒有辦法確認自己的直覺,而且在接觸陳一智之後,我深怕我的直覺會讓我成為魔鬼的受害者。

  取車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是除了加劇我內心的掙扎外,我並沒有任何的結論。

  直到引擎發動後,我決定不再去想這個問題,畢竟我只是個心理學家,關於伸張正義的事本來就不是很擅長,而且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還搞不清楚咧!所以根本不關我的事。

  這樣一想我的心情便輕鬆了起來。車子緩緩的駛上新二號省道,我扭開了收音機。

  「…死者名為李金全,在新忠孝東路有一間酒店。據其友人表示,李某平時為人豪爽,應不致與他人結怨。警方初步判定是財殺,可能是竊賊在行竊時被李某撞見而引起殺意。目前警方已經過濾有地緣關係的幫派,同時全面清查全國慣竊犯。警方表示,有把握在近期破案。台北消息…」

  真是的,怎麼最近都在聽到這種消息,政府每年不都宣布今年是治安年嗎?怎麼搞得,治安一點進步也沒有。我有些沮喪的轉台,聽些音樂吧!老是聽到這些消息,生命會灰暗起來的。

  酒店老闆!新忠孝東路上的酒店。我想到昨天與小林去的那家酒店。

  「不會吧!」我喃喃自語:「我不會這麼倒楣吧!」早上才莫名奇妙的牽扯到一樁命案,雖然只是一場誤會,但已經夠讓人感到晦氣了。但是為了讓自己安心,我打開通訊器聯絡小林。

  「是你啊!」畫面裡的小林臉色顯得不大好。

  「我問你,我們昨天去的那家酒店的老闆叫什麼名字?」我急著問。

  「看來你也得到消息了。」小林的口氣淡淡的,看來我的預感又對了。真是的,真恨自己每次都猜中。

  「唉!想不到阿全會被人殺了。」小林垂下頭:「昨天他還幫我倒酒咧!世事真是他媽的難料!」

  我很少看到小林這個樣子的,我的心情也沉重了起來。通話結束之後,我決定不回研究室了。反正陳一智的日記我有帶著,我乾脆把研究資料帶回家。在自己家裡可能會讓心情好一些吧!

  至少比較自由。

  教室裡同學們正興高采烈的談著昨天的假期。坐在我前面兩排的小玉被幾個同學圍著聊天,好奇怪的感覺啊!想著昨天她在懷中嬌滴滴的模樣,今天卻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其貴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本來就沒有發生過什麼嘛!對我而言,那只是一場遊戲,對小玉而言則是根本不存在的記憶,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我幻想而已,小玉無需為我的意淫負貴。

  一想到這裡,我的心情就有些難過了起來。

  但是體內的情慾並沒有因為這樣的情緒而消減,我的眼睛依然在搜尋供我意淫的對象。遊戲一旦開始,便無法停止下來了,尤其是關於慾望,它總是食髓知味的擴展下去,我知道我已經陷入不可自拔的地步,但是那一刻交歡時的愉悅,那一刻射精前的痙攣,那種麻酥酥的感覺,讓人忍不住一試再試。

  我的眼睛停在小愛身上,不!正確的說,應該是停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小愛在我們班上可說是著名的冰山美人,系裡系外、校內校外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動她的腦筋,但是沒有一個人是她看得上眼的,她的高傲幾乎是她的註冊商標,但也因為她的高傲讓人有難以接近的感覺。所以小愛在班上的人緣並不是很好,我想除了要追求她的人除外,大家對小愛的印象都滿差的。

  但是,對她印象再不好的人也會承認小愛姣好的面容與身材,所有見過小愛的人﹝我在此指的是男人﹞都會被她如蜜糖般的臉孔所吸引,然後再被她火辣辣的身材所灼傷。這真是一種完美的搭配,一張好臉蛋加一副好身材,其效果就像在西瓜上灑鹽一樣,更是襯托出甜味。

  我滿想看看小愛在床上會是什麼樣子!不,像這樣的女人應該用暴力去征服,才會享有更高的快感,這樣的女人是所有男人陽具的試金石。

  想到這裡,我的陰莖就開始興奮了起來。我偷偷拿出隨身攜帶的數位照相機,故意漫不經心走過小愛的跟前偷偷拍了幾張照片。

  「盡量維持著高傲的表倩吧!」我的心裡面說著:「這樣我才會有更多的快樂。」

  回到家後,照例把小愛的照片放到掃描器上,情緒與昨日完全的不同,似乎有一團憤怒的火焰在燃燒著,想要用這把火燒穿小愛冷傲的表情,滿腦子的征服思緒,讓人顯得激昂了起來。

  啟動了軟體程式後,整個房間迅速轉換成一條陰暗的巷道。

  小愛就在我前面,背對著我瘋狂的奔逃著。在燈光稀微的視線裡,她那一身白色連身洋裝,顯得格外的清晰。

  我追趕著,有著一種狩獵的快感。小愛的白短裙在陰黑的巷道中飛曳出一絛流利的光。若隱若現的白色底褲在腳步的交錯間隱現。其實我可以一下子就追上她的,但是我捨不得我眼前的享受。她那左右搖晃的屁股緊緊的夾住男人夢想的桃花源。因劇烈運動而晃動不停的大奶球,在胸前似有似無展現著它的渾圓。身上因恐懼及奔跑而流出的汗水,正緊緊的勾勒她身軀的弧線。

  想到待會便要撕裂她,我的陰莖便肆無忌憚的脹了起來。

  終於在路燈下,我抓住了奔逃的小愛。我的雙手狠狠的扣住她的乳房。小愛哀嚎一聲,更加速了我的動作。我的手盡情的擠啊壓的,隨意的玩弄她的大奶球,隔著一層柔軟的絲絨,更讓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高級觸感。小愛的表情集合了驚慌、恐懼和憤怒,她不斷的搖動著雙手,試圖掙開我的魔掌。面對她的抵抗,我的心情則是樂不可支,一種前所未有的權力在此刻源源不斷的貫入我的心中;另外一方面,身體因為她的劇烈扭動而不斷的摩擦,可盡情與小愛美妙的身軀親近。

  我把小愛推向路燈桿,右手緊緊的把小愛的雙腕壓在冰冷的鐵桿上,左手則順勢撕裂小愛的上衣,我真是愛死這種聲音了,嘶的一聲,彷彿是滿肚子的情慾流瀉到地上。

  撕破小愛的上衣後,小愛渾圓的兩顆肉球便蹦彈了出來,那充滿彈性的觸感簡直讓我的末梢神經整個豎立了起來。我用力的抓揉著它們,好像想把它們給擠破,小愛此時再也忍耐不住,輕輕的浪叫了起來,她還是想要掙脫但無奈不敵我的蠻力。當然我的腳也沒閒著,我用右膝頂開了她緊夾的雙腿,並直抵她的陰部。小愛受到這樣的攻擊立刻把雙腿夾得更緊,但是我的右膝還是撐開了她的努力。我的左腳踩在她的左腳背上,右膝則拱起了她的右腿,小愛美麗的臀部在此一覽無遺。

  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拉開小愛的內褲,當然小愛拚了命的也要死守這最後的防線。在一陣拉扯之後,我索性扯破她的內褲。小愛咿咿嗚嗚不知道在鬼叫些什麼,不過我可確定的是她在哭。

  「活該!」我在心裡簡直樂呆了:「誰叫妳平常這麼囂張。」想到平常她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我愈發覺得這就是她的報應,我是上天派來的懲罰者,是來終結她的驕傲的。

  驕傲本來就是人的大罪,撒旦之所以被打落地獄便是因為驕傲!這也是小愛今天的最佳寫照。

  我掏出了我的陰莖,從後面塞入了小愛的陰道,小愛哀叫一聲,整個巷道迴盪著她淒厲的喊叫。至此,她終於不再抵抗,靜靜的任我恣意的抽送。

  漸漸的,小愛的身體有了反應,她不再像剛進去時一樣像條死魚,軟巴巴隨著我的動作而起伏。她的腰肢慢慢的動了起來,齒間迸著濁重但有規律的呼吸聲,隱隱約約的有些愉快的呻吟傳入我的耳內。

  她的動作開始加大,我鬆開了她的雙手,只見她緊緊握住鐵桿,高高的翹起屁股,這樣的動作好像是在歡迎我的插入。

  受到鼓舞的我,則更使勁的來回猛力插送。其實小愛的反應我並不怎麼意外,因為在我剛剛進入她身體的時候,就感受到她早已濕成一片了。

  又是一陣冷汗!我覺得我根本就是在研究一本色情的文件嘛!面對著排山倒海而來的肉慾,我顯然已經招架不住。一陣激烈的噴射在此刻貫穿了我的腦門,那強而有力的勁道帶著高度的溫熱,簡直就要穿透我的牛仔褲。這陣酥麻的感覺直抵腦門,像是在向我的大腦示威一般,它彷彿在炫耀著它的威力,在告訴我的控制系統一切的抵禦都只是徒勞無功的。在精蟲面前,所有的思緒都要向它臣服。

  但無論如何,這樣的想法還是令我不愉快,但是我不願再去深究,因為上次的感覺已經讓我嚇壞了。我只是搖搖頭,繼續往下看。

  征服其實就是一種滿足。純粹的支配使人沉醉、使人不可拔。我知道這樣的說法,絕對會令女人感到不快。但是,這個問題並不涉及男女之間的關係,這個只是支配者與被支配者之間的關係,就好像獅子吃羚羊,你不能說獅子有大獅子主義,這一切一切都只是一個詞——「力量」。無關男女、無關善惡,這一切只是力量而已。所以女人也可強暴男人,不用客氣,如果你有力量的話,就這麼做吧!因為這才是整個宇宙運行的法則!星球之間的運作,不是因為愛那一類人們自以為是的抽象觀念在控制的,那些陳腔濫調的說法大可以擺在一邊納涼,這都只是力量在控制而已。

  而這種力童在性交中,更是讓人如癡如狂,這聽起來有些瘋狂,但屬於神話的部分總令人難以相信,而卻是最幸福的。

  看著小愛虛脫而狼狽的體態,心裡真是得意,而且自己也有了一種自信。

  但這一切卻在關機之後迅速萎縮。懸在牆上的燈一熄滅,所有眼前的景象也隨著消失,這才發現所有的感覺都是虛假的。當然,在伸手關機的時候,心裡面已有這層覺悟,可是面對一切的消失,心裡卻有一種莫名的憾恨!

  為什麼我只能在這樣的世界中才能找到安慰!

  為什麼我只能在這樣的世界中才能為所欲為!

  為什麼這一切不是真的!

  而當我的思緒想到這些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慢慢的分不清虛擬與真實之間的分際。對我而言,似乎在T—2000的世界裡,我才是真實存在的。而所謂的真實世界,對我而言反而是虛偽的存在,是多餘而可笑的。

  食髓知味之後,我又如法炮製了幾個高潮。雖然說,最後的結果自己早就知道了,但是每一次都令人覺得新鮮。

  我想到在最近幾次的遊戲中,特別值得大書特書的,是我強暴了我高中時代的英文老師,這是我對性的另一種領域的開發,過程真是令人回味無窮。

  其實這只是一個意外。我在不經意尋找高中同學名錄時,看到了這個被大家所討厭的英文老師的照片,雖然她很令人厭惡,但是卻長得很漂亮!

  這一點就構成我強暴她的理由!因為長得漂亮的女人很令人討厭的時候,就是她欠幹的時候。哈!「欠幹」這個詞我好久沒有聽到了,以前總覺這個詞太過粗魯,但是今天想來還挺切實際的。

  撕裂她衣服的時候,那種感覺真是難以形容。我發現我的陰莖比以前勃起時,舉得更高、脹得更硬。我甚至發現我邊剝下她衣服時,手還邊發抖咧!

  把她脫得赤條條之後,我就直接進去了。我把她按在牆上,沒有任何的撫摸、沒有任何的親吻,直接的把陰莖從後面塞進她的陰戶。

  我還記得那種摩擦的感覺,那種粗糙的刺痛感,更真實的呈現出性交中的力量,那種衝破一切的感覺,讓我的神經沸騰到了極點。

  就這樣,我像一頭失去控制的野獸一樣,瘋狂的扭動、激烈的抽送。老師被我幹得拚命的搖頭,哎噫哎噫的鬼叫,不曉得是因為爽還是覺得辛酸。管她的,這只是我自己的享受而已。

  真的!那一次的射精是最舒暢的一次,在一切所有傾瀉而出的前一刻,那極度痠麻的感覺,幾乎淹沒了我所有其它感官的知覺。而射出的那一瞬,是所有感覺的昇華。淬鍊的昇華,那是極度的純品。

  老沛滑膩的肌膚,交織著我的體液。看著她靠在牆邊大口喘氣的模樣,看著她忙著抓衣服遮掩自己身體的樣子,心裡面慾望的火爐又熾烈的燒了起來。

  我拉開她手裡的衣服,兩顆剛被我盡情揉捏的乳房,此刻還是硬挺挺的呢!我抬起了老師的大腿,奇怪的是她已經不再反抗了。在她的眼神中,寫滿著一種怨恨,或者你也可以說是悲哀。

  我才不管那麼多呢!什麼悲哀什麼怨恨的,都是妳自找的!誰叫妳以前上課的時候,操他媽的二五八萬,總是看不起我們。

  今天我是替上天來懲罰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我把她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一古腦的又挺了進去。

  在老師的陰道內漲滿著我的精子,不過這回進去的感覺比較順利了,不像剛剛那般的乾澀,我瞧了瞧老師的下體,這才發現老師的大腿內側已流出血來,難道在老師陰道內的液體是血液嗎?這樣想來這更是令人興奮了起來,想不到我這麼有威力。

  我的動作持續著,甚至動作大了起來;老師雖然大部分的時間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我,但是偶爾會隨著某一兩個較劇烈的動作而抖動著身體。

  「爽不爽啊!老師?」我邊幹邊吶喊著:「很爽吧!妳的學生今天有這種功力,妳應該很安慰吧!好好享受吧!哈哈」

  這傢伙簡直有病!我開始覺得陳一智很噁心,竟然想強暴自己的高中老師!這實在是今人難以接受。雖然這只是電腦遊戲而已,但這樣一來他犯罪的成因就幾乎確定了。看了這樣的日記後,誰都會認為他一定就是兇手的。

  唉!政府也該立法管管電腦軟體業者了,這種天殺的玩意不知道還會鼓動多少的性犯罪呢!虛擬實境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於讓人分不清楚什麼是真的、什麼假的。我相信陳一智一定認為他在強暴易青玉的時候,是處於遊戲的狀態之中。在他日記的陳述中,分明提到了他已分不清楚什麼是虛擬與真實,甚至對他而言只有在T—2000的世界中,他的生活才能顯出意義。

  一想到這裡,我立刻替存活在氾濫的電腦世界裡的人們擔心了起來,如果有一夭,大家對我們所存在的世界有著太多不同的定義時,我們的文明將面對前所末有的劫難。尤其是現在,電腦影像科技這麼發達,對人們而言世界只剩一個小小的電腦螢幕而已。這樣的發展會造出多少個像陳一智這一類的人呢?

  一想到陳一智我不禁生氣了起來,一開始我還為他辯護咧!

  我甚至認為他可能不是這樣一個殺人犯;但是我現在認為,陳一智姦殺易青玉大概是八九不離十的了。看他在日記中對性的渴望,以及那種凌虐弱者的想法,甚至想強暴老師,這種人不犯罪,那誰會去犯罪呢?

  「該死的傢伙!」我叫罵了起來,愈想愈氣,我的情緒開始浮動了起來。我決定休息一會兒。

  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無聊之餘我只有拿起遙控器。說真的,我並不想看電視,但是除了看電視以外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幹什麼。就在這樣的猶豫之間,電視的畫面開放。但是我立刻就後悔了這樣的決定。

  「怎麼又有人被殺了啊!」我無力的盯住電視畫面。

  「又是女的被人姦殺,怎麼搞得,自從陳一智被捕後,這類的新聞就特別多呢?」

  「我們的社會是不是有病啊!」我有些生氣。

  「哇靠,還是女警咧!這實在太誇張了吧!」我看到電視台播出死者身分時,不禁張大了嘴巴。搞什麼嘛!連普察都不能保護自己啊!

  女警!小林不是說前一天被警察抓去問話的時候,把一個女警給上了嗎?這是什麼聯想嘛!我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不會那麼巧的啦!應該不會那麼巧吧!我想,因為小林這傢伙平常就很喜歡吹牛的,除了辦正事以外,他說的話有一半以上不能當真的。小林說他搞了一個女警,他的意思很有可能只是他與一個女警搭訕,人家也滿理他的。很有可能只是這樣而已,而且在監獄裡搞女警,那實在是太誇張了一點,但是從小林最近發生的事來想,好像所有跟小林有關的人隔天都會被殺,所以照這個邏輯來想的話,又好像滿可能的。當然,首先小林得真的跟一個女警發生性行為才能成立。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小林實在是一個很「帶屎」的人,這樣我會不會有危險啊!雖然我跟他是不可能發生性關係啦!但是那個酒店老闆應該也沒有跟小林發生性關係吧,那他還不是照樣掛掉。

  想到這裡我不禁有些害怕,希望我的直覺是錯的。我撥了小林的通訊號碼。

  「小林啊!我是小毛啦!」

  「我知道。」畫面裡的小林看來有些疲憊:「除了你之外大概沒人敢在這個時候把我挖起來。」小林打了個哈欠。

  「哈!不好意思啦!我不是故意找你麻煩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哦!」小林把聲音拉得長長的,讓人有充滿諷刺的感覺。

  「你以為這樣說,你就沒事了是耶:」小林斜眼看我:「把我從睡夢中招起來,你最好有個好理由。」

  「oK!我盡量試試看。」我笑了起來:「是這樣的,你有沒有看今天的新聞?」我問。

  「你把我從美夢中叫起來,就是問我今天有沒看新聞?」小林看起來像一座火山一樣,要不是隔著電腦螢幕我想我一定會被灼傷的。

  「當然不是!」我急著辯解:「我還沒有說嘛!我想問你知不知道今天又有個女的破人姦殺了?」

  「大哥,這已經不叫新聞了,這種事天天鄱在發生的嘛!」

  「可是這次可是一個女警哦。」

  「哦!這倒是很有趣。」小材的精神有點振奮的樣子:「幹女警本來就很爽的啊!這傢伙也滿識貨的。」

  「喂!有人被殺了,你不感到震驚也就算了,你意然還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你不會覺得自己很過分嗎?這可是一條人命啊!」我對小林的態度實是有些不爽,雖然他一向就是這樣一副遊戲人間,但是這次他實在太過分了。

  「唉哎!你知道我就是這樣的人嘛!好了,好了,算我錯了oK,不要生氣嘛!」小林向我道歉:「你不會只想告訴我這件事而已吧!」

  明明知道小林在轉移話題,但是我不想再踉他計較了。反正他也是改不了的了,何必為這種事跟他生氣。

  「我是想知道那個女警是不是你上次搞得那一個?」

  「你認為這有什麼關聯嗎?」小林的口氣突然不悅了起來。

  「我只是有些擔心而已,因為如果是那個你搞過的女警,我怕你又會有麻煩,而這一次可沒有我能幫你証明你的清白了。何況你如果常被警方找去的話,對你的工作可能會…」我本來不是要說這些的,而是想開他玩笑的,但沒想到小林竟然有些不高興的樣子,讓我本來想損損他的想法立刻消失。

  「我會注意這則新聞的。」小林的口氣變得冷冷的:「小毛,你該不會認為我就是兇手吧!」

  「什麼跟什麼嘛!」我叫了起來:「我當然不會這麼認為啊!我只是怕你又給自己惹麻煩而已。」

  「看不出你還真好心啊!」小林的口氣總算又恢復了以往:「你是不是又要說,不要把男女關係搞得那麼複雜啦、夜路走多了一定會碰到鬼啦,這類的屁話。」

  「你不提我倒忘了,小林,不要把男女關係搞得那麼複雜啦、夜路走多了一定會碰到鬼,好自為之吧!」

  「去死啦!」小林笑罵著。

  「好了,我不吵你睡覺了。記得不要給自己惹麻煩啊!只是為了性,多划不來啊!」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是認真的。而小林也點點頭。

  「我知道,我會小心的。」小林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小毛啊!做人有時還是不要太認真了。有些事能算了就算了,不然以後會有麻煩的。」

  小林說這句話的神情很奇怪,我再想要問他的時候,螢幕上的他卻已經閃成一條線而已了。

  不曉得小林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我好像聞到一絲危險的感覺。

  說真的,我真不願意來這個地方,但是卻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有必要從陳一智那裡取得第一手的資料,畢竟我是在做研究啊!犯不著與像他這樣子的人嘔氣的。

  「我早就說過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陳一智的笑容裡寫滿著勝利。

  我老早就知道這傢伙一定會這麼說,所以心理有準備,我並不想在這等小事上,跟他針鋒相對。

  「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我開門見山的說:「你認為你現在還是在虛擬實境裡嗎?」

  「也許吧!」陳一智笑著說:「你要跟我討論存在主義嗎?」

  「當然不是。」我說:「只是我想知道在T—2000裡做愛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還不錯。」陳一智換了個姿勢說話:「你會發現這套軟體足以解決人類性愛上的需求。最重要的是,這套軟體提供了一個不違法而且又乾淨的性交模式。」

  「你能說得詳細一些嗎?」我好奇了起來,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傾。

  「哈,哈。」陳一智突然大笑起來:「為什麼呢?」

  「什麼意思?」我有些不解:「什麼叫為什麼?」

  「這不過是個研究而已,你為什麼要把所有細節弄得那麼清楚?」陳一智的話裡顯然帶著刺探。

  「研究當然要把所有細節弄清楚啊!」

  「是這樣子嗎!」他的表情盡是懷疑,這實在讓我很不舒服。

  「你到底要講什麼你就說吧:」我想我受夠這傢伙了!「不要在那邊自以為自己很聰明。」我盡量壓低自己的情緒。

  「抱歉。」陳一智大概被我的反應嚇到了:「我無意賣弄自己的聰明才智,我只是覺得,你與其他人不同而已。以前我碰到的那些研究者,就像你一樣,總把研究放在第一位,不管其他人和自己的感受;但是你不同,我從看到你就覺得你跟他們是不一樣的。」

  「哦!」我實在對這樣的對話感到厭煩:「我那裡不一樣了?」

  「你很有人情味!」他說,這個論點我倒是一點也不反對。

  「你做研究的目的不在發現什麼偉大的理論,而只是為了你自己。」他說。

  「請你解釋清楚。」我說。

  「我覺得你在尋找一種救贖!」

  「一種救贖?」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

  「我在想你這種人一定在小時候對性產生了前所末有的厭惡感,就像佛洛依德的理論中所說的,人的個性在幼年時期便已經決定了。」他停了下來,好像期待我說些什麼的樣子。但這回我沒有接腔,靜靜的聽他的下文。

  「但是你想了解性,但你的經驗或者說你的意識告訴你,不行!你不能對這玩意發生興趣,所以你找出一個折衷的辦法,就是做一個關於性的學者。至於你為什麼會選擇成為性犯罪的心理學者,大概也是你小時候的經驗吧!」

  「你是那裡看出來的?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判斷?」我問。

  「從你問我的神情!」陳一智笑著說:「從來沒有一個性犯罪心理學者會對性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興趣。你也許不相信,但是我覺得你對這類的故事特別有興趣,尤其是剛剛你在問我關於在T—2000做愛時有什麼感覺的時候,你的表情簡直像一個剛對性有興趣的青少年。」

  我不曉得我要怎麼說!我想大聲的斥責他胡說八道,但是他所說的,我自己也一直在懷疑。打從接觸,不!從以前我就覺得自己在性這個問題上,態度一直是模稜兩可的。但是是不是真的就像陳一智這傢伙所說的,我一再追求的不過是找尋自己的出路罷了。

  「虛擬實境的做愛方式,其實就像吸毒一樣。」陳一智打破了我的思考:「我想它的原形大概就像紅樓夢裡的風月寶鑑一樣,明明知道這玩意帶著一些危險,但卻已經無法自拔了。」

  他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才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覺得剛剛對於你的分析,你不要現在就要想出什麼結論。我跟你一樣,以前對性總是帶著一種可以說是敵意的感覺吧!因為我總是會對各種女生,當然這得要是長得不錯的啦!我會對她們產生一種幻想,甚至有些時候我可以看見她們裸體的樣子。我當然對自己的態度感到慚愧,小小年紀,就在想女人的屁股、就在想抱著女人大概是一件滿過癮的事。」

  講到這裡他笑了起來,而我同樣的笑了起來。這方面,男人好像是不會感到孤單的。

  「但是這種事你愈是壓抑,它就愈明顯得想要衝出來。你知道嗎?我國中的時候幾乎是天天在打手槍咧!可是每次手淫之後,總是有一種令人感到不悅的罪惡感,我那時候真是覺得自己有一天一定會下地獄的。而且,我不但討厭自己這樣的行為,我覺得看到那些色瞇瞇的男生我也是很不爽的。」

  「標準的防衛機能,這是主客衝突的結果。」我立刻補充。

  「沒錯!」他點點頭:「我後來看書才發現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可是你長得並不難看啊!應該會有女生喜歡妳的,不是嗎?」我說。

  「是這樣沒錯,但是我很無趣而且又膽小。」說到這裡他又笑了起來:「高中的時候,有幾個學妹已經擺明的叫我上她了,但是我還是不敢,很好笑吧!我在想我大概是自卑感很重的人吧!後來我覺得我已經是在自虐了,在求助別人之後,我決定給自己一個放縱的空間。」

  「你買了這套軟體設備?」

  「那是後來的事。」他說:「我只是試圖換個角度去想,性它到底是在代表什麼樣的符碼?我問我自己也問別人性等於罪惡嗎?」

  「答案呢?」我問。

  陳一智聳聳肩:「沒有,沒有答案,但依我的個性,我不可能去找一堆女人來嘗試吧!如果我會這麼做的話,我早就這麼做了。」

  「所以你買了T—2000!」

  陳一智點點頭:「但是我沒有想到這個行為卻替我惹上這麼大的麻煩。」

  「妳是指被控強暴殺人這件事嗎?」

  「難道這還不夠嗎?」陳一智的口氣有些激動了起來:「我真的沒有殺易青玉,我敢對天發誓。」

  「但是在你日記中對性的描述,實在很難令人不這麼認為,而且我問過起訴你的檢察官了,他說在易青玉的體內所殘留下來的精液,的的確確是你的。」我把所知道說了出來。

  陳一智的表情像挨了一記悶棍似的,低著頭沒有說話。

  「你這樣還能說你是沒罪的嗎?」我說,但是心裡面卻沒有任何一點勝利的感覺,我只覺得可憐,替陳一智感到可憐。

  「我真的是無辜的,我不曉得為什麼現場會留有我的精液;但是我真的沒有去強暴易青玉。」陳一智依然強調自己是清白的。

  「可是現場留有你的精液啊!」

  「你覺得我會笨到留下這種証據嗎?如果真的是我幹的,人我都殺了,那為什麼我不做得乾淨一些呢?我難道不會把我的精液處理掉嗎?如果檢察官什麼都告訴妳的話,你應該知道他們是從現場遺留下來的保險套找到線索的,我會蠢到把這麼重要的証物留在現場好讓人家來逮我啊!」

  「可是你要怎麼解釋這項証據的出現?」我覺得陳一智電視看太多了,竟然會把電視裡的情節拿來為自己辯護。

  「我說過了,我不知道!」陳一智拚命的搖頭,看他這個樣子我也不想再逼他了,反正我又不是法官,而且我也怕他一激動起來,什麼都做得出。

  「我們不要談這些了,就算我相信你也沒有用,我又不是法官。」我試圖改變話題,不過陳一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接下來的幾個問題陳一智完全沒有回答,他就一直低著頭,好像是在抗議什麼,又好像放棄了什麼似的。

  「我看我下次再來好了。」我起身離去,他還是沒有抬頭。

  回到研究所的途中,我在想陳一智今天的話,其實以他的聰明才智,的確在現場不該會留下不利於他証據,但是鐵證如山,他又不能說明為什麼現場會出現他的精液。可是有沒有可能,是兇手另有他人,而這個兇手可以藉著某個機會取得陳一智的精液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