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51-752

porsmm
本文:2022-08-09T05:28:20
七百五十一、世界上,到處都是不娶何撩的渣男
作者:柳岸花又明
  “三星?”
  黃慧一時根本沒想起那個世界500強的公司,反而疑惑的回了一條“你是哪個三星?”
  回復以後黃慧也沒有放在心上,點擊鼠標瀏覽著天涯上的八卦新聞,沒多久發現有人在私信自己,還是那個“三星員工”,沒想到對方這麼晚還沒休息。
  三星員工:三星當然是韓國的三星,生產手機的那個三星。
  黃慧:真的假的,為什麼找我?
  三星員工:我們對您的帖子內容很感興趣,所以想和您約個時間坐一坐。
  “帖子內容······”
  黃慧瞄了一眼電腦,無非就是揭示果殼電子的現任老闆陳漢升腳踏兩隻船,只是自己詳細揭露了兩個女孩的身份。
  一個是財大的沈幼楚,她是陳漢升的同學;一個是東大的蕭容魚,她是建鄴一家著名律所的主任。
  不過黃慧對這個“三星員工”的身份仍然存疑,畢竟網上騙子太多,另外整件事也太過匪夷所思,自己只是洩憤似的發個帖,居然引來三星的注意?
  “莫非三星老闆有女兒急著出嫁,所以才一直關注這個渣男?”
  黃慧惡趣味的想著,不過她還是私信回復了一條,只是態度不鹹不淡,沒有特別的積極。
  黃慧:你在建鄴嗎,我明天就要離開了,沒有太多空閑時間。
  三星員工:我目前在韓國首爾,不過您給我一個時間和地址,我會提前到達等您的。
  “現在都半夜2點多了。”
  黃慧心想這也太不靠譜了,你還在國外,居然就想約我坐一坐。
  索性,她就給了一個比較苛刻的時間。
  黃慧:早上8點半,建鄴新百門口的永和豆漿吧。
  三星員工:沒問題,麻煩您給我一個電話號碼,方便我到時聯繫你。
  對方居然沒有抱怨太早什麼的,這讓黃慧有些吃驚,她想了想把手機號碼發過去:“你真是三星的員工?”
  “叮~”
  沒多久手機飛信響了一下,黃慧打開看了看,有人給自己發了一張工作證,只不過全部都是韓文。
  工作證上面還貼著一張照片,沒想到對方居然是一個女人,年紀大概在三十歲左右,短髮看起來頗為幹練。
  這張照片應該是回答黃慧剛才的疑問,她同時還附加了一句:我是三星公共關係部門的副科長,目前負責的項目就是三星和果殼之間的相關糾紛,至於具體細節,您可以先搜索一下相關新聞,明天再和您詳談,打擾了。
  “看似禮貌,其實語氣裡很有距離感和優越感啊。”
  黃慧冷笑一聲,打開百度輸入了“三星和果殼”,沒想到跳出來的幾十條鏈接裡,基本都是同一個內容。
  果殼的老闆陳漢升在手機發佈會上懟三星了;
  果殼的老闆陳漢升在接受採訪時又懟三星了;
  果殼的老闆陳漢升為什麼總是懟三星?
  ······
  “原來如此,三星也是冤家啊。”
  點開幾個網頁看完,黃慧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不過她同時又很忐忑,這是兩個企業之間的碰撞,自己真的要摻和嗎?
  凝視著對方發過來的工作證,三星SΛMSUNG的logo在檯燈下熠熠閃爍,最終,黃慧決定拿錢走人。
  “既然三星想對付果殼,那我的信息還是有用的,一旦果殼電子爆出桃色醜聞,肯定對生意有很大影響,我不敢勒索陳漢升,
不過可以和三星做個買賣,讓他們去對付陳漢升。”
  這就是黃慧的如意算盤。
  ······
  24號早上8點半,黃慧準時來到新街口的永和豆漿連鎖店。
  本來按照原計劃,黃慧應該拎著行李,在這裡吃完早餐立刻回老家的,現在她只是背了個愛馬仕小包,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呼~,呼~”
  黃慧給手心哈了一口熱氣,今天氣溫驟降,雲層仿佛也披著一層灰紗,冷風朔朔,天氣預報也報道建鄴這兩天將有大雪降臨。
  不過早餐店裡是暖和又熱鬧,因為聖誕節的原因,門口還擺著一個聖誕老人的模型,音箱放著輕快喜慶的《JingleBells》。
  周圍都是附近上班的年輕人,他們吃著豆漿油條,商量著如何度過今年的聖誕節,或者期待著雪後的棲霞山美景,還有的討論在今年的考研試題······
  不過這和黃慧都沒有關係,她等到手指舒展以後,掏出手機給那個三星的副科長發了條信息。
  黃慧:我已經在永和豆漿了,你可以慢慢過來,我今天沒什麼事情。
  三星員工:謝謝,您穿的什麼衣服,坐在哪裡?
  黃慧:我穿著黑色的普拉達風衣,坐在東面靠窗的位置。
  三星員工:好的。
  黃慧:你要是不知道地址,可以打個出租車······
  她正想著提醒對方怎麼過來,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問到:“我是昨晚聯繫您的三星員工,請問······”
  黃慧轉過身,發現自己背後站了兩個人。
  一男一女,女就是昨天那個發了照片的副科長,他們穿著打扮高檔而時尚,有一股電視上韓劇的潮流感。
  “你昨晚還在首爾,這麼快就到了?”
  黃慧吃驚的問道。
  “我看了您的帖子,發現和我們收集的一些信息比較吻合,真實度應該比較高,所以就連夜趕過來了。”
  這個女科長一邊解釋,一邊問道:“我能坐下來嗎?”
  “當然。”
  黃慧誇讚道:“想不到你們韓國人普通話說的這麼好。”
  “韓國人?”
  對方愣了一下,馬上搖搖頭說道:“您誤會了,我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我叫顏寧,只不過在韓國女子大學留學而已,畢業後進入了三星公司。”
  “噢。”
  黃慧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這所大學名字聽起來有些怪異,難道裡面全部都是女生嗎?
  當然這些都是不重要的細節,顏寧又介紹一下助手姜東勳的身份,這倒是一個真正的韓國人。
  “那個。”
  顏寧聽了一會“jinglebells,jinglebells,Jinglealltheway”的歌聲,這才說道:“請問您怎麼稱呼?”
  “免貴姓黃。”
  保險起見,黃慧只說了自己的姓,同時打量一下對面的顏寧。
  身材的中等,五官沒有很漂亮,臉頰還有幾顆小雀斑,不過皮膚較白,利索的短髮剛剛遮住耳朵。
  雖然臉上一直保持著客氣的笑容,不過眼神很有穿透力,襯著這張平凡的面孔有幾分嚴肅。
  “好久沒過聖誕節了,以前讀書時比較期待。”
  顏甯先讓助手去買了一些早餐,又和藹的談起了讀書時的事情,黃慧應付了幾句,等到雙方的陌生感慢慢消除,終於談起了正事。
  “黃小姐,我能冒昧的打聽一下,您和果殼電子陳總之間的關係嗎?”
  顏寧問道。
  “你放心。”
  黃慧直接說道:“我和他是敵非友,不然也不會發那個帖子。”
  “呵呵~”
  顏寧微微頷首,對面這個女人也不是簡單角色啊。
  “其實陳總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我個人是非常佩服的。”
  顏寧喝了幾口濃香的豆漿,一邊說一邊觀察著黃慧的表情:“先是白手起家創立火箭101,失敗後重頭再來,又打造了果殼商業版圖,可以說一己之力影響了國內兩個行業的發展,所以陳總第一次diss三星的時候,我們那時只是希望陳總給出一個妥善的解釋。”
  “陳漢升會給出解釋嗎?”
  黃慧反問。
  “沒有。”
  顏寧搖搖頭:“陳總說果殼就是這樣的作風,三星如果有意見,那就自己找原因。”
  “不意外。”
  黃慧淡淡的說道,別人說出這種話,那就是在故意挑釁了,不過對於陳漢升來說,這就是家常便飯。
  “我們當時也有些疑慮,以為在什麼地方得罪了陳總。”
  顏寧歎一口氣:“前陣子他接受採訪時,再次diss了三星手機,在影響我們公司市場銷量和口碑的同時,果殼還準備搶奪我們的印度客戶,這次我們商量後準備反擊,一邊從法律角度入手,一邊全面調查陳總的個人信息,後來就發現一些奇怪的事情······”
  “什麼奇怪的事情?”
  黃慧似笑非笑的說道:“他的私生活比較混亂嗎?”
  “也不能說混亂。”
  顏甯談判時基本沒什麼破綻:“就是一會有人說陳總的女朋友是東大校花,一會有人說是財大校花,正好你在天涯上發的帖子,和我們瞭解的信息有些相符,所以就來冒昧打擾一下······”
  “其實是冒昧確認一下真實性吧?”
  黃慧撥弄著一次筷子打斷道,因為網友最多是道聽途說,只有自己才明白所有真相,包括陳漢升兩個女朋友的身份信息。
  “額······我們也沒有其他意思。”
  顏寧頓了頓:“陳總畢竟是公眾人物,要是曝光出去的話,可能會造成惡劣影響,我們就是想從友商的角度出發,友好的提醒一下而已。”
  “呵呵呵~”
  黃慧嗤笑一聲,三星這個公司也太虛偽了吧,明明就是想去威脅和警告陳漢升,偏偏說的這麼大義凜然,真是當了婊子又立牌坊。
  “你去‘提醒’陳漢升。”
  黃慧意味深長的說道:“不擔心引起他的報復嗎,陳漢升心眼一點都不大的。”
  “嗯?”
  顏寧怔了一下,她和陳漢升接觸時間還是太短,目前的標簽只有“囂張和風流”這兩個詞。
  “你們以後會慢慢過招,有的是機會瞭解。”
  黃慧不想糾結這個話題,放下筷子說道:“我也明白你們的意圖了,我手裡的確握著陳漢升的很多黑料,而且保證真實性!”
  黃慧說到這裡,戛然而止,後面很明顯還有半截話。
  顏寧心知肚明,公共關係部門本就是一個“拿錢擺平問題”的機構,黃慧的言下之意,那就是三星願意拿出多少錢,換取陳漢升的黑材料。
  “黃小姐有什麼想法?”
  顏寧眨眨眼睛,暗示著黃慧開口。
  “十萬。”
  黃慧報出一個價格:“我可以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你,比如,陳漢升大一寒假時,曾經送沈幼楚回川渝。”
  其實黃慧知道的信息也有限,不過她的那句“大一寒假時”還是很有迷惑性的,好像知道陳漢升大量的私人活動。
  十萬塊錢對三星只是九牛一毛,甚至比顏寧預想的價格還要低,不過她還是沉吟很久,然後才對助手使了一個眼色。
  助手會意,站起身走向旁邊的農業銀行。
  “這就成功了?”
  黃慧自己都不敢相信,果然是世界500強的企業,錢多不廢話。
  助手離開後,桌上只剩下顏甯和黃慧兩個人了,她們誰都沒說話,安靜的看著玻璃窗外的冬風呼嘯。
  偶爾有一隻塑料袋被高高的卷起,在現代化的CBD高樓中間飄飄蕩蕩,格格不入也有些搞笑。
  “你以前······”
  女人終歸都是八卦的,顏寧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好奇的問道:“是不是被陳總傷過?”
  顏寧誤解了,以為黃慧是因愛生恨。
  “我?”
  黃慧搖搖頭沒有說話,不過說真的,陳漢升這種人大方又有錢、有趣又有錢、自信又有錢、會哄女孩子又有錢······簡直是完美男朋友的模板。
  看到黃慧不願意回答,顏寧也不以為意,拿起自己的三星手機,“嗒嗒嗒”的和朋友聊起天。
  “噗嗤~”
  聊著聊著顏寧突然笑了一下,抬頭發現黃慧在盯著自己,顏寧揮了揮手機解釋道:“最近回學校參加活動,認識一個轉學過來的中國小學妹,她知道我要來建鄴出差,特別的興奮和高興,表示自己一生最愛的男生也在建鄴。”
  “既然最愛的男生在建鄴,那她還去韓國留學做什麼?”
  黃慧問道道。
  顏寧搖搖頭:“她說那個男生已經有女朋友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母親才強迫她來韓國留學,甚至不許再提男生的名字。”
  “哎!”
  聯想起陳漢升的腳踏兩隻船的舉動,黃慧感慨的說道:“這也是個渣男啊,不娶何撩呢?”
  “我也覺得。”
  顏寧想起那個單眼皮大眼睛的小師妹,談到那個男生時想念的表情,一時也是心有戚戚。
  這個世界上,渣男何其多啊。


七百五十二、開團手黃慧?
作者:柳岸花又明
 沒過多久,顏甯的助手從外面回來,手裡還拿著一張銀行卡,剛剛因為渣男這個話題“同仇敵愾”的顏甯和黃慧,兩人都是不約而同的神情一凝,再次回到談判桌上。
  “黃小姐,這張卡裡是你要求的酬勞。”
  顏寧拿過銀行卡放在桌上:“不過我有一些條件。”
  “嗯。”
  黃慧點點頭,沒有條件才奇怪,畢竟自己只要透露一些信息,就能夠輕而易舉的拿到六位數的好處費。
  “第一,您要把關於陳總的所有信息全部透露出來。”
  顏寧開口說道:“第二,必須要保證真實性;第三,我想見見陳總的兩位紅顏知己,尤其是財大的沈幼楚,網上都找不到她的照片。”
  “這樣啊。”
  黃慧想了想,這些條件似乎都不難,她點點頭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去找沈幼楚和蕭容魚吧,時間比較緊,她們一個在建鄴的北面,一個在建鄴的南面,遙遙對峙,不相往來。”
  “好。”
  顏寧站起身:“請黃小姐先在外面稍等片刻,我們去把早餐結帳。”
  “那······”
  黃慧指了指顏寧手裡的銀行卡。
  “自然是黃小姐的。”
  顏寧把卡遞給黃慧:“密碼的話,一會去銀行驗資的時候,我再告訴您。”
  黃慧接過銀行卡,心想三星這個公共關係部門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搜索和挖掘信息的效率非常誇張,自己發個帖子,只因為真實性比較高,所以很快就被聯繫上了。
  當然行動力也很迅速,顏寧昨晚還在首爾,今天早上已經出現在建鄴了。
  只是處理方式似乎有些“兒戲”,黃慧本來以為三星會拿出什麼合同協議,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二話不說就會離開,她絕對不會留下任何把柄證據的。
  沒想到,三星輕易就把錢給自己了,這樣的企業都能是世界500強,簡直和陳漢升成為億萬富翁一樣沒天理。
  正當黃慧站在門外感歎三星和陳漢升“運氣”好的時候,顏寧一邊走向收銀台,一邊問著助手:“剛剛你都拍下來了嗎?”
  “拍下來了。”
  助手稍微抬高一點袖口,在厚手套的遮掩下,裡面居然藏著一隻索尼的高清針孔攝像頭。
  “唔。”
  顏寧面無表情的說道:“回去後保存下來,一起歸納到‘三星-果殼’這宗案例裡,黃小姐只是個無關輕重的小角色,不過從工作角度出發,我們還要做好記錄。”
  ······
  出了豆漿店以後,顏寧臉上又恢復了客氣的微笑,陪著黃慧在旁邊的銀行驗資,看著ATM機上面的“100000”數目,黃慧心裡一陣激動,她真想大聲告訴陳漢升:
  你不是很厲害嗎,沒想到我還能隔空薅你的羊毛吧!
  顏寧就在旁邊淡淡的斜睨,等到黃慧情緒逐漸平復的時候,顏寧這才問道:“黃小姐,我們先去哪裡?”
  “東大吧。”
  黃慧說道:“這裡離東大近一點。”
  顏甯指使助手去開車,黃慧有些詫異:“你們還有車?”
  “當然了。”
  顏寧笑著解釋道:“我們三星在建鄴有分公司的,而且規模頗大”
  “是吧,真厲害。”
  黃慧乾笑一聲,她總覺得顏甯說話時,除了優越感以外,好像還有些瞧不起自己這樣“告密者”。
  “神氣什麼,既然我能耍了陳漢升,說不定也能把你們三星玩弄於鼓掌之上。”
  黃慧冷哼一聲,帶著顏寧前往東大和財大。
  蕭容魚和沈幼楚在各自學校裡都是名人,所以稍微一打聽,就問出了宿舍在哪裡。
  “我就不上去了。”
  黃慧站在東大女生宿舍底下:“蕭容魚認識我的,顏科長一個人去見吧。”
  顏寧也不勉強,黃慧似乎很怕陳漢升,進入東大以後,她就用絲巾遮住了面容。
  “真的那麼恐怖嗎?”
  顏甯大大方方在宿管站阿姨那裡簽下了“三星顏寧”的名字,踩著牛皮靴“蹬蹬蹬”的上樓了,不過沒多久又下來,原來蕭容魚不在宿舍,室友都說她應該在國貿大廈的律所裡。
  “國貿中心就在剛才的早餐店附近。”
  看到十萬塊錢的面子上,黃慧又把顏甯帶到了國貿中心附近。
  “我在下面等著顏科長,律所在18樓,你進去很快就能找到蕭容魚。”
  黃慧在這裡熟人尤其多,所以她都不打算搭乘電梯。
  顏寧微微頷首,她把助手也留在外面,半個多小時以後,顏甯拿著蕭容魚的名片出來了。
  “你和她交流了?”
  黃慧頗為詫異。
  “是呀。”
  顏寧坦然的說道:“我說三星以後有什麼法律方面的業務,可能要委託容升律所代理了。”
  黃慧忍不住搖搖頭,這個女人真是不瞭解陳漢升,又或者說仗著背後有三星,所以才敢有恃無恐的挑釁嗎?
  “蕭容魚很漂亮。”
  離開新街口國貿的時候,顏寧感慨的說道:“笑起來還有兩個甜甜的梨渦,真應該讓韓國那些人造美女看一看,這才完美的整形模板。”
  黃慧笑了笑,陳漢升雖然是渣男,但是他挑女朋友的眼光一直很高。
  接下來為了節省時間,黃慧先帶顏寧去了獅子橋的奶茶店。
  “沈幼楚妹妹和妹夫是這家門店的老闆。”
  黃慧介紹道:“其實是陳漢升出資開辦的,這也是他和沈幼楚保持情侶關係的鐵證!”
  顏寧心裡有數,她特意去排隊買了杯奶茶,並且還和沈如意交流幾句,出來後好奇的問道:“黃小姐,沈幼楚和沈如意姐妹倆,誰更好看?”
  黃慧沒回答,反問道:“蕭容魚和沈如意,誰比較好看?”
  “肯定是蕭容魚。”
  顏寧毫不猶豫的說道。
  “這就是了。”
  黃慧嗤笑道:“陳漢升這種渣男在蕭容魚和沈幼楚之間猶豫不決,足以說明她們外形條件都是差不多的,蕭容魚有梨渦,沈幼楚還是桃花眼呢。”
  “那可真是讓人期待啊。”
  顏寧眨眨眼睛說道。
  中午的時候,顏甯和黃慧他們也在熱鬧的獅子橋吃點建鄴的特色小吃,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聽到街上像有人大喊一句“下雪啦!”
  很快就是一陣陣歡呼雀躍的附和聲,平安夜這天下雪,為2005年的聖誕節增添了許多浪漫情懷。
  吃完午飯以後,黃慧發現這場雪還是蠻大的,一片片雪花宛如炸蕾吐絮的棉絮,飄飄蕩蕩的落在地上,立刻化為一灘淺淺的濕痕。
  不過還來不及感傷,很快又有其他雪花前赴後繼,最終越積越厚,銀裝素裹的裝扮著這座六朝古都。
  偶爾有一對對情侶,打著傘挽著肩,親昵的從眼前經過,黃慧突然沒來由的一陣煩躁,主動催促著顏寧前往財大。
  在路上的時候,黃慧繼續添油加醋講著陳漢升的事蹟,其實她也僅僅瞭解一些皮毛,不過幾個關鍵點都是清楚的,比如兩個女孩的身份信息,律所和獅子橋奶茶店的位置,還有火箭101的原來辦公室······
  不過來到財大以後,依然沒有在宿舍裡找到沈幼楚。
  “室友說沈幼楚今天正在考研。”
  顏寧皺著眉頭:“她最近也因為複習功課,沒有住在宿舍裡。”
  “那可咋辦。”
  黃慧很不負責的說道:“我只有今天有時間,明天就要走了。”
  顏寧看了一眼黃慧,沒有吱聲。
  黃慧也覺得這話有些直接,畢竟剛拿了好處費,於是問道:“室友有沒有說,沈幼楚平時在哪裡複習的?”
  “好像是天,天景······”
  顏寧正在回憶著,黃慧突然說道:“天景山小區嗎,就在火箭101辦公室的後面啊,我以前就在那裡上班······”
  黃慧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顏寧似乎也沒有聽到,只是不住的點頭:“就是天景山小區。”
  “那我們去就打聽一下吧。”
  黃慧肯定的說道:“沈幼楚這樣的容貌,但凡抬一下頭,她都不會默默無名的。”
  來到天景山小區以後,一群7、8歲的小朋友正在雪中追逐打鬧,嘻嘻哈哈的好不熱鬧,不遠處有一群大人站在樹底下閒聊。
  “小寶貝們。”
  黃慧笑著走過去:“我考你們一個問題好不好啊?”
  “好~”
  小朋友們都停下腳步,聚過來齊聲答道。
  “這個小區裡,你們見過最漂亮的姐姐是誰啊?”
  黃慧本來以為他們會爭論一會,沒想到這群天真的孩子全部把目光投向一個紮著羊角辮的小丫頭,似乎已經形成一個定論。
  小丫頭雖然五官未脫稚氣,不過眼睛又大又亮,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樑,已經是小美人胚子的模樣了。
  “你找阿姐做啥子?”
  小丫頭一開口,黃慧就知道妥了,這股熟悉的川渝口音,絕對和沈幼楚有關係。
  “你阿姐是沈幼楚嗎?”
  黃慧蹲下身子,有些羡慕的捏了捏小丫頭,十幾年後又是一個大美人啊。
  自己要是這樣漂亮,也不至於在建鄴混不下去。
  “阿姐考試了。”
  阿寧用小手揉了揉臉蛋,黃慧剛才有些用力,她嘟著小嘴說道:“我叫沈甯寧。”
  “阿寧~”
  這時,從背後走來一個大辮子女孩,她打量一下顏甯和黃慧,抱起沈甯寧說道:“你們找誰?”
  “我們想找沈幼楚。”
  顏寧接過話題,她對黃慧剛才的舉動有些不滿,沈甯寧多可愛啊,你居然捨得捏人家。
  “幼楚姐姐今天考研了。”
  大辮子女孩說道:“你們有事的話,可以和林語姐姐商量。”
  “噢,那就冒昧打擾了。”
  顏寧和藹的逗了逗沈甯寧。
  雖然說是“我們”,不過上樓的仍然只有顏寧一個人,黃慧和助手繼續呆在樓下。
  黃慧本來想和這個真正的韓國男人交流一番,不過對方似乎沒有說話的興趣,黃慧撇撇嘴也自顧自的看雪了。
  這次拜訪的時間比較短暫,十分鐘以後顏寧就下來了,黃慧好奇的問道:“談得怎麼樣?”
  “沒怎麼談,我只是留了張名片而已。”
  顏寧好像吃了閉門羹,但是她並沒有生氣,笑吟吟的說道:“家裡有個老人,有個小丫頭,還有一個凶巴巴的女生,她警惕性比較強,聽到我來自三星後,馬上就不再多聊了。”
  “不過。”
  顏寧又補充一句:“氣氛真的很溫馨,我大概能夠感覺到,沈幼楚應該是個很溫柔的女孩。”
  “溫柔又有什麼用,還不是被渣男給騙了。”
  黃慧狠狠的說道:“三星打算什麼時候公開這件事,必須讓陳漢升栽一個大跟頭。”
  “為什麼要公開?”
  顏寧撣了撣落在身上雪花,動作利索而閒適,顯示出心情似乎也不錯。
  “你能不是要對付陳漢升?”
  黃慧有些迷糊了,三星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和金錢找到陳漢升軟肋,不就是為了打擊競爭對手嗎?
  黃慧雖然不懂做生意,可是她都能想到,如果顏寧把這個消息散播開來,那麼現在正當紅的果殼手機立刻就陷入了輿論糾紛之中,生意也會受到影響。
  陳漢升頭上那些“大學生創業企業家”的光環,說不定就成了一種諷刺。
  “黃小姐誤會了,公開是最後一步選擇,那也就意味著,三星和果殼將陷入不死不休的局面。”
  顏寧笑著解釋道:“我們公共關係部門,目的是解決問題,不是為了擴大矛盾,我今天沒有隱藏自己的身份,就是想借此提醒一下陳總,三星知道他的秘密,希望他以後的言行舉止儘量收斂。”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反擊手段?”
  黃慧難以置信,實在太“軟弱”了吧。
  “準確的說,這是手段的一種而已。”
  顏寧糾正道:“我們同時也會進行法務方面的準備,不過目前來看,如果陳總收到我們的警告以後,能夠改過自新,這樣比較符合三星的實際利益。”
  “大概這就是光腳不怕穿鞋的。”
  黃慧明白了,果殼相對于三星而言,其實就是光腳的流氓,已經有了一定地位的三星自然不願意纏鬥,因為不管結局如何,三星都不會是贏家。
  如果把果殼換成諾基亞,三星可能會很樂意。
  “再說了。”
  顏寧笑著說道:“陳總的兩位女朋友都很優秀,我個人也有些不忍心公開,畢竟那是活生生的修羅場啊。”
  “切!”
  黃慧心裡頗為不屑,你心疼沈幼楚和蕭容魚,那誰心疼我呢,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利益。
  “黃小姐。”
  顏寧伸出手說道:“我們已經得到想要的信息,您的任務也完成了,不過畢竟不太光彩,所以從現在開始,這件事就當從沒發生過,我們也從不認識,以後也再無瓜葛。”
  “這樣最好。”
  黃慧和顏寧握在一起,她仍然有些不死心:“你們真得不打算捅破陳漢升的醜事嗎?”
  顏寧微笑著不回答,只是客氣的問道:“雪越來越大了,黃小姐想去哪裡,我可以再送一程的。”
  “不必了。”
  黃慧對顏寧的印象並不好,直接拒絕了:“既然以後再無瓜葛,那我們就是陌生人,你們先走吧。”
  顏寧也不強求,客氣的告辭離開,黃慧默默的走在雪中,這不是期待中的劇本。
  黃慧希望看到陳漢升陷入“身敗名裂”的泥潭,因為這是自己提供的信息,心裡會有一種報復成功的參與感,還有一種在幕後掌控全域的快感。
  “咯吱,咯吱,咯吱~”
  黃慧踩著潔白無瑕的雪地,身後留下一排排腳印,不知不覺來到了火箭101的原來辦公室。
  她曾經在這裡上過幾個月的班,見識了火箭101如何登上巔峰,如果火箭101沒有“破產”,按照當時的員工收入,黃慧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和王梓博分手的。
  那樣的話,人生也許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陳漢升創辦果殼電子以後,自己作為王梓博的女朋友,肯定能享受到這波巨大的紅利。
  黃慧瞧著辦公室玻璃上的倒影,自己神色憔悴,頭頂還散著幾片雪花,在平安夜的大雪天裡,其他人都有戀人和朋友的陪伴,自己卻一個人孤獨的走在郊區的街道上。
  看著看著,黃慧再次不平衡起來。
  “陳漢升依然是億萬富翁,他還可以買別墅,他還可以買豪車,他還可以在感情裡左右逢源,永遠這樣囂張快活!”
  “王梓博呢,他說好一心一意對我的,結果剛分手就找了一個女大學生,身材比我好,五官比我漂亮,學歷也比我厲害,憑什麼?”
  “還有顏寧,笑臉下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留學生很了不起嗎,在三星工作很了不起嗎?”
  “還有趙政,他連陳漢升都不如,陳漢升好歹為沈幼楚置辦了產業,沈幼楚一輩子都不用愁了,趙政穿起褲子就離開了。”
  “還有宋義進······”
  “還有······”
  黃慧似乎恨上了所有人,她正要生氣揣一腳玻璃門洩憤的時候,只聽隔壁“咳”的一聲,有個中年人站在門口抽煙,眼神有意無意的掃向這邊。
  黃慧知道這是鐘建成,深通快遞江陵區的加盟商,油膩膩的滾刀肉一個,自詡陳漢升做生意的啟蒙恩師,江陵區洗浴中心第一人。
  “哼!”
  黃慧憋悶的縮回腳,匆匆攔了一輛出租車離開火箭101辦公室,不過心裡的不滿愈發增加。
  “明明這就是能讓陳漢升狼狽不堪的機會,結果就這樣功虧一簣的放棄,顏寧真是個慫逼!”
  黃慧非常的不甘心:“可是我也不能直接站出來挑破,否則陳漢升會報復,有沒有這樣一種辦法,既能讓陳漢升焦頭爛額,他還不知道是我做的。”
  “咯嘣。”
  黃慧打開錢包看了看,那張10萬塊錢的銀行卡安靜的躺在裡面。
  “如果我假裝三星員工把這件事捅開,然後拿著錢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建鄴,再悠哉的看著三星和果殼捉對廝殺,有沒有可行性?”
  這樣一想,出租車裡的黃慧突然覺得兩條腿都在顫抖。
  ······
  12月24日的白天,當黃慧和顏寧在背後鼓搗的時候,陳漢升正在果殼電子廠裡處理事務,回港城好幾天了,有幾份文件還需要他親自簽名。
  陳漢升本來心情不錯,一是因為下雪天的景色很美,二是時間管理非常簡單。
  考研時間是上午8點半到11點半,下午2點到5點,沈幼楚考點就是附近的中學,陳漢升只要按時接送就可以,恪守一個好男朋友的職責。
  至於聖誕節,陳漢升已經一人一天的分配好了,不慌不忙,有條不紊。
  只是中午的時候,陳漢升突然接到小魚兒的電話,她先是問問陳漢升晚上幾點過來。
  “我下午5點有個短會,開完以後我就立刻去找你。”
  陳漢升語氣輕鬆的撒個謊。
  “那好呀。”
  蕭容魚開心的說道:“我們宿舍的單身室友,還有高雯和栗娜師姐,還有其他小夥伴也會一起過來慶祝聖誕節。”
  “昂。”
  陳漢升本來是漫不經心的態度,不過小魚兒下面說的一件事,讓他突然嚴肅起來。
  蕭容魚表示,上午有個韓國三星的女員工來到了容升律所:“我們只聊了一些法律上的業務,不過你畢竟和三星有過矛盾,所以還是要稍微重視一下,她還留了一張名片,晚上我拿給你看。”
  “知道了。”
  掛了電話以後,陳漢升“咣當”一聲扔掉手機,罵罵咧咧的嘀咕:“狗日的三星,你他媽的想做什麼呢?”
  陳漢升兩次公開diss三星手機,三星那邊早就“強烈譴責”了,只不過果殼沒有放在心上,沒想到對方居然找到了容升律所。
  不過事情還沒完,下午4點左右的時候,胡林語也打了過來。
  胡書記最近一直在天景山小區的,看到她的號碼,陳漢升瞬間想到了什麼,心裡也是一陣陣突突。
  “小胡,你打給我。”
  陳漢升沉聲問道:“是不是家裡來客人了?”
  “你怎麼知道的?”
  胡林語很詫異:“剛剛三星那邊有人過來找幼楚。”
  “操他媽的!”
  陳漢升立刻勃然大怒:“老子現在就回去。”
  “哎呀你別急嘛,人家已經走了。”
  胡林語勸道:“這個三星的女員工態度很友好,一直逗著阿寧玩呢,還留了一張名片。”
  “你把號碼報給我。”
  陳漢升已經等不了,胡林語不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陳漢升這個當事人心知肚明,所以拿到顏寧的聯繫方式以後,他立刻打了過去。
  “你好,哪位?”
  顏寧語氣有些疲憊,她昨晚連夜趕來建鄴,今天又在建鄴多個地點之間往返,正在副駕駛上昏昏入睡。
  “我是陳漢升!”
  聽筒裡這句洪亮的回答,顏寧頓時困意全無,正主終於找來了。
  “陳總您好,我是三星公共關係部的······”
  顏寧正要禮貌的自我介紹,就被陳漢升粗魯的打斷了。
  “別你媽的逼逼歪歪,老子不聽這些。”
  陳漢升直接問道:“先去律所,再去天景山小區,你想表達什麼意思?”
  “我······”
  顏寧第一次想解釋。
  陳漢升打斷:“你他媽的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我······”
  顏寧第二次想解釋。
  陳漢升打斷:“老子和洪仕勇競爭最激烈的時候,都沒想過找對方家裡人麻煩,你想玩這一招,老子陪你玩!”
  “我······”
  顏寧第三次想解釋。
  陳漢升打斷:“你個狗日的,我草你媽!”
  “陳總!!!”
  顏寧實在忍不住了,她本來聽著黃慧的描述,已經對陳漢升這個“痞子老闆”有了一定的心裡準備,沒想到剛一接觸,立刻被罵的瞠目結舌。
  “有什麼事情您可以慢慢說,可以有一點禮貌嗎?!”
  顏寧壓著火氣要求道。
  “有禮貌一點?”
  陳漢升那邊頓了頓:“請問一下,我可以草你媽嗎?”
  “你······”
  顏寧覺得胸口一陣氣血翻滾,立刻打開窗戶,讓外面的冷風夾雪飄進來,情緒這才慢慢的穩定下來。
  “陳總。”
  顏甯冷聲說道:“我們暫時沒打算曝光您的私事,只是想站在友商的角度,提醒一下您的這種行為,其實是會影響企業形象的。”
  “哦,沒打算曝光?”
  陳漢升半信半疑的問道。
  “沒有。”
  顏寧很肯定的回答:“就是最近,聽說印度那邊有渠道商聯繫果殼······”
  顏寧正準備拿出“協商”的條件,沒想到又又又被陳漢升打斷了。
  “這件事啊,看你們表現再談吧。”
  陳漢升直接掛掉了電話。
  聽著“嘟嘟嘟”的忙音,顏寧懵逼了很久才反應過來:“感覺哪裡不對勁啊,明明我們才是掌握把柄的那一方,怎麼感覺陳漢升更加主動,他平時也是這麼談生意的嗎?”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