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49-750

porsmm
本文:2022-08-08T21:09:07
七百四十九、沈幼楚來獅子橋賣奶茶了嗎?
作者:柳岸花又明
  第二天12月23日的上午,過完冬至的陳漢升接上蕭容魚和邊詩詩他們,從港城返回建鄴。
  這次真得感謝王梓博,要不是他提出“補實驗”的理由,可能真要晚回去一兩天了。
  畢竟現在大四上學期都要結束,蕭容魚和陳漢升又是雙雙保研,沒有什麼學習任務,工作方面果殼手機已經上市並且銷量穩定,律所的話,明年才需要上庭打響那場跨國婚姻官司。
  這一路上自然是歡聲笑語,因為任務已經圓滿完成。
  對於蕭容魚來說,這次回來就是帶著陳漢升見見親戚,小陳的整體表現非常亮眼,父母心裡都是很滿意的。
  陳漢升自己也很滿意,理由就不足為外人道哉了。
  王梓博拿了駕照,邊詩詩和陸玉珍徹夜聊天以後,感情是越來越深了,幾個人都覺得很有收穫。
  尤其兩天后就是聖誕了,大家都在商量如何過節。
  “小陳~”
  這次又是蕭容魚開車,她現在已經能一邊開車,一邊說話了:“我看了天氣預報,昨天建鄴下雨了,聖誕節好像也要下雪呢。”
  “那挺好的啊,我們搞個堆雪人party。”
  陳漢升笑著說道:“到時候多喊點朋友,大家先一起吃個火鍋,然後找個地方堆雪人打雪仗。”
  “好耶!”
  邊詩詩也是開朗的性子,馬上拉著王梓博踴躍報名,王梓博笑呵呵的聽著,他以前習慣聽發小的,現在習慣聽女朋友的,自己很少發表意見。
  當然了,最重要原因是他發表了也沒用。
  四個人正討論著,陳漢升突然提出一個問題:“咱們是過24號的平安夜,還是過25號當天的聖誕?”
  “這個啊······”
  小魚兒和邊詩詩都愣住了,平時似乎也沒有特別在意,都是24或者25挑一天就當聖誕節算了。
  “好像咱們國內更看重平安夜的吧。”
  邊詩詩說道:“那天都要送蘋果的。”
  “主任,你想過哪天?”
  陳漢升問著蕭容魚。
  “我想每天都過!”
  小魚兒噘著嘴巴說道。
  “這麼貪心的嗎?”
  陳漢升不答應:“每天都過就失去意義了,你只能選一天,剩下那天當成普通日子。”
  “嗯······那就24號吧。”
  蕭容魚想了一會說道:“小陳你要給我準備一個可愛的大蘋果。”
  “沒問題!”
  陳漢升笑呵呵的答應了。
  “24號蠻好的。”
  邊詩詩也比較贊同:“25號好像是考研結束,那些憋了很久的考研黨肯定都想放鬆,咱們就不和他們搶位置了。”
  聽到“考研黨”三個字的時候,王梓博臉色都稍微變了一下,陳漢升倒是神色如常,還在認真選擇明晚吃飯的地點。
  對於時間刺客來說,這就是最簡單的時間管理啊,24號和25號正好一人一天。
  蕭容魚選擇24號過聖誕節,那麼陳漢升就和沈幼楚過25號,理由是你剛考完試,又是聖誕節,一起出去吃個飯“慶祝慶祝”。
  如果蕭容魚選擇25號過聖誕節,陳漢升就和沈幼楚過24號,理由是你明天還要考試,今晚是平安夜,一起出去吃個飯“放鬆放鬆”。
  總之so easy,哪裡有問題解決哪裡,媽媽再也不用擔心修羅場會翻車了。
  不過行駛到一小半的時候,
高速上也下起了零星雨夾雪,為了安全起見,陳漢升指揮小魚兒在休息區停車,下面的路程他自己開車。
  “怎麼樣,黃慧還騷擾你嗎?”
  趁著休息的時候,陳漢升和王梓博遠遠的走到一邊抽煙,聊著昨天的突發情況。
  “沒有再發了。”
  王梓博搖搖頭:“你都那樣罵了,誰還好意思聯繫啊。”
  “你可不要心軟。”
  陳漢升嗤笑道:“黃慧其實很聰明的,但凡你昨天的態度有一點猶豫,她肯定會死死的纏住,非要從你身上挖出幾萬塊錢的。”
  “哎~”
  王梓博知道真是實話,抬頭看了看遠方,陰沉沉的有些可怕,似乎預示著聖誕節將有一場大雪。
  ······
  與此同時,陳漢升口中的“聰明人”黃慧剛剛起床,她在溫暖的空調房裡睡到現在,睜眼後盯著乳白色的天花板發了會呆,然後裹起一件進口毛毯下床沖咖啡了。
  “就是咖啡機太重了,我不想帶走,丟給房東又很可惜了。”
  黃慧瞧著眼前“咯吱吱”轉動的咖啡機,心裡有些捨不得,這還是一個外國朋友送給自己的。
  以前王梓博曾經和陳漢升說過黃慧的“生活質量”,他當時很不理解,黃慧的家境並不好,可是衣著、化妝品、包括日常用品的標準很高。
  王梓博認識的熟人中,以蕭容魚的條件最好,除了父母給予的家庭背景以外,她本身就是一個律所的負責人,男朋友還是年輕的超級富豪。
  不過黃慧的購物標準比蕭容魚還高,而且還很不容易滿足,小魚兒一根三塊錢的冰淇淋就能眉開眼笑,黃慧對一支三百塊的口紅嗤之以鼻。
  陳漢升評價這是“精緻窮”,他都可以忍受胡林語的“假女權”,但是和黃慧註定不是一個圈子的。
  “叮,叮,叮~”
  黃慧一邊喝著熱騰騰的咖啡,一邊翻閱著昨晚到現在的未讀信息。
  既有宋義進提醒自己還錢的,也有建鄴的朋友想約自己吃散夥飯的,黃慧一點都不想搭理。
  這些人都是假的,全部另有所圖,與其和他們聚餐,黃慧寧願自己一個人閒逛,明天直接離開建鄴。
  “如果梓博願意請我吃飯就好了。”
  黃慧默默的想著,這是最諷刺的事情,在自己跌入低谷的時候,想來想去只有那個“老實人”才最值得依靠。
  可惜,王梓博最後一條手機短信依然還是那條:沒錢,別煩老子!
  “陳漢升,你遲早要遭報應!”
  黃慧又想起了陳漢升那副囂張的嘴臉,忍不住咬牙詛咒著,腦海裡幻想這個大惡人的10086種慘狀,直到手裡咖啡冷掉了,她才覺得出了一口惡氣。
  不過,等到興奮勁過去了,黃慧又覺得索然無味,自己並不敢真的報復,又或者說,根本不知道如何報復。
  陳漢升這樣的性格,背後嫉恨的仇家不知道有多少,可是他依然活的很滋潤,黃慧覺得自己在陳漢升眼裡,可能就是一隻小螞蟻吧。
  螞蟻咬一口大象,大象會在意嗎?
  下午1點多,黃慧換好衣服關門下樓,地面還是濕漉漉的,偶爾還有一些積著雨水的小坑。
  黃慧穿著巴寶莉的長靴,毫不猶豫的踏過小水坑,她覺得心疼衣物那是窮人的心態,自己追求的高端圈子不應該在意這些東西的。
  按照昨天的計劃,黃慧先去了瞻園和雞鳴寺。
  這兩處都是建鄴的著名旅遊景點,黃慧之前對這類地方並不感興趣,現在即將離開建鄴,以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過來,這才覺得應該看一看。
  瞻園和雞鳴寺的景色都很漂亮,裡面都是青磚黛瓦的仿古建築,感受著雨滴聲打在傘上淅淅瀝瀝的聲音,黃慧心境慢慢的放鬆下來,甚至忘記了現實中的失意。
  就這樣晃蕩到下午,黃慧本來有些疲憊並不想去獅子橋,可是又覺得這應該是自己在建鄴的最後一杯奶茶。
  “喝杯飲料,就這樣結束六朝古都的生活吧。”
  黃慧感慨一句,還是搭車去了獅子橋。
  獅子橋美食街永遠那麼熱鬧,即使天空下著雨,很多人還是撐著傘在慢慢的踱步,街邊兩旁都是魷魚店和燒烤攤發出的“滋滋”聲,食物升起的白色煙霧混雜漫天雨絲中,別有一番特殊的意境。
  黃慧發現還是大學生居多,他們也不管衣服有沒有淋濕,只要看見門口排著隊的門市,都要興奮的去試一試。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我們家奶茶可是上過電視的······”
  黃慧沒走幾步,看見一個身材偏瘦的年輕人,拿著一個喇叭正在呐喊,聲音裡帶著濃濃的川渝腔調。
  “這應該就是那家很好喝的奶茶店了吧,沒想到老闆還是我的老鄉。”
  黃慧瞄了一眼“遇見奶茶店”的招牌,也加入了排隊的人群中。
  這家奶茶店生意真的很好,排隊的長列已經拐了一個彎,可是不斷還有人慕名而來。
  好幾個買完奶茶的小女生,還一邊走邊一邊評價道:“奶茶西施真的很漂亮,感覺比我們系校花還好看······”
  “奶茶西施是誰,正在收銀的那個嗎?”
  黃慧好奇的踮起腳尖,不過前面的傘太多,她一時間有些看不清楚。
  不過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黃慧再一抬頭,忍不住“哎呀”一聲。
  “沈幼楚和陳漢升分手後,淪落到在這邊賣奶茶了嗎?”


七百五十、錯綜複雜的修羅場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黃慧和沈幼楚平時幾乎沒有接觸的,就算她在火箭101的時候,陳漢升也從來不帶沈幼楚出席團體聚餐活動。
  一是因為沈幼楚不適應人多的場合,二是陳漢升擔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黃慧並不知道,沈幼楚其實有個妹妹,兩人長相有六七分相似,黃慧也不知道,沈幼楚正在複習考研,只不過隔著雨幕,又很長時間沒見面,一下子認錯人了。
  不過來到櫃檯的時候,黃慧還是辨別出來了,這個女孩不是沈幼楚。
  首先是身高不對,黃慧記憶力裡沈幼楚至少有1米7,奶茶店收銀員可能只有1米65左右;
  其次,那就是非常明顯的五官特徵了。
  沈幼楚有一雙和她性格非常不相符的桃花眼,這個收銀員是一雙杏眼,雖然也比較漂亮,可是遠遠不如沈幼楚那樣讓人記憶深刻。
  “你,你好。”
  收銀員的性格倒是和沈幼楚有點相似,她被黃慧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說話小小聲的。
  “你好。”
  黃慧打量一會說道:“你和我一個····熟人長得很像。”
  “和我家阿姐嗎?”
  剛才在外面拿著喇叭攬客的年輕人也進來了,笑著接過話題。
  黃慧掃視兩眼,這個川渝老鄉頗為健談的樣子,皮膚有些黝黑,不過非常精神,仿佛藏著使不完的力氣,神情是青澀當中混雜著老成。
  黃慧也算是比較有社會經驗了,她判斷出這個小夥子應該是從鄉下出來打工的,正在慢慢適應城市的大節奏,不過又因為之前的成長環境比較單純,所以才會一半青澀,一半老成。
  等到他完全成長以後,青澀那一面可能只有家人才看得到了。
  “你阿姐是哪過,沈幼楚嗎?”
  黃慧換成了川渝方言交流。
  “是噻。”
  年輕人遇到老鄉比較熱情:“我叫馮貴,她叫沈如意,我們是兩口子,沈幼楚是我家阿姐,她正在複習考研。”
  “噢~”
  黃慧明白了,一邊點著奶茶,一邊觀察著奶茶店的裝修。
  獅子橋奶茶店的裝修工程,陳漢升和莫珂都提了不少意見,所以這個檔次直接就上去了,再加上獅子橋本身的租金,黃慧估計這一套下來得幾十萬。
  “馮貴和沈如意拿錢的嗎?”
  黃慧搖搖頭,這必然是有人開好了門店,才讓這對年輕夫婦在這裡經營和鍛煉的。
  奶茶很快就製作完畢,黃慧要付錢的時候,馮貴本來想請客的,黃慧笑著拒絕了。
  一本奶茶才幾塊錢,黃慧一直自詡是“高端精英人士”,所以怎麼會占幾塊錢的便宜呢,1000塊錢以下的便宜小慧姐都是看不上的。
  “好好努力吧,到底是老鄉。”
  黃慧鼓勵一句,接過奶茶的時候又隨口問道:“你們這個店是誰出資開的,裝修倒是挺不錯。”
  “我家姐夫啊。”
  提到“姐夫”的時候,馮貴臉上有些藏不住的自豪。
  “姐夫?”
  黃慧皺了皺眉頭,不太確定的問道:“難道······是陳漢升?”
  “你也認識我姐夫啊?”
  馮貴笑著點點頭。
  “何止是認識······”
  黃慧冷笑一聲:“你家阿姐都和陳漢升分手了,你居然還‘姐夫,姐夫’的叫著,就因為他是億萬富翁嗎,真是沒有一點骨氣!”
  馮貴聽著這莫名其妙的訓斥,
他一時間有些發愣,自言自語的說道:“什麼時候分手了,我們昨天還和阿姐一起吃飯的,莫阿姨還想讓阿姐和姐夫明年結婚呢。”
  “嗒~,嗒~,嗒~”
  黃慧本來已經要離開了,現在卻緩緩的轉過身子,巴寶莉的靴子帶著一點小高跟,踩著瓷磚響發出清脆的悶響。
  “你剛才在說什麼?”
  黃慧一字一頓的問道。
  “我說。”
  馮貴執著而認真的強調:“阿姐和姐夫感情很好,他們根本沒分開。”
  “現在還是情侶?”
  黃慧隱約明白了什麼。
  “那當然了。”
  馮貴理所當然的說道,他臉上雖然帶著客氣的微笑,不過心裡已經開始抵觸,這個女人好像很希望阿姐和姐夫分開一樣。
  “我知道了。”
  黃慧沉默一會,拎著奶茶輕巧的走了出去,在門口的時候她“嘭”的一聲撐起傘,轉身沖著馮貴和沈如意飽含深意的笑了笑,很快消失在獅子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好像神經病。”
  馮貴倚靠著收銀台,嘀嘀咕咕的說道:“我以為是阿姐和姐夫的朋友呢,現在看起來根本不像。”
  “你下次莫要再說姐夫的名字了。”
  沈如意嘟著小臉,非常嚴肅說道:“姐夫現在很有名,我們就做自己的奶茶,不要給他添麻煩。”
  “我曉得了,剛才以為她是財大的學生嘛。”
  馮貴拿起喇叭走到街上,再次大聲吆喝:“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我們家奶茶可是上過電視的······”
  ······
  “原來,陳漢升並沒有和沈幼楚分手啊。”
  “原來,陳漢升是腳踏兩隻船啊。”
  “原來,陳漢升是個渣男啊。”
  黃慧意外探聽到真相,好像中了500萬的彩民一樣,心情既忐忑又興奮,馬上攔了輛出租車回到家裡。
  這一路上她心臟都在“呯呯呯”的跳動,黃慧下意識覺得這是個很“值錢”的消息,至少比吊死在果殼電子廠門口作用要大。
  “我能用這個消息去勒索陳漢升嗎?”
  這是黃慧冷靜下來的第一想法,看看是否能為自己產生經濟價值。
  可是她琢磨了很久,尤其喝了兩口冰爽的奶茶以後,最後卻沮喪的放棄了。
  “陳漢升是個混混啊,他這種人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表面先答應提出的所有要求,私底下開始調動資源對付自己。”
  黃慧想起電視上某些橋段,渾身冷不丁的抖了一下,真是腦袋裡面灌了泥漿,居然想去威脅一個大流氓?
  “陳漢升不是老實人啊,他不欺負別人就謝天謝地了。”
  黃慧歎一口氣,她就擔心陳漢升如果解決不了問題,先把提出問題的人解決掉,自己怎麼可能玩得過一個億萬富翁。
  另外,陳漢升這樣的有錢人,其實有兩個女朋友很正常吧,黃慧想通了以後,莫名的有些心灰意冷。
  現在這個“500萬”的彩票對黃慧來說,突然變成了雞肋,自己不敢用,可是又覺得扔掉太可惜了。
  這可是陳漢升好不容易露出的缺點,難道就這樣放棄不管了嗎?
  “我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同時要把果殼電子老闆陳漢升腳踏兩隻船的消息傳遞出去。”
  黃慧沉吟一會,走到筆記本電腦面前,沒想到最後居然還是要依靠“鍵來”。
  現實裡我唯唯諾諾,不敢招惹;
  網絡上我重拳出擊,陳漢升,你等死吧!
  黃慧首先在最近特別的火爆“果殼社區”上面發帖:無恥之徒陳漢升,左擁右抱腳踏兩隻船,讓人唾棄!
  這是陳漢升的大本營,黃慧覺得應該能給予沉重一擊,結果帖子發出去以後,黃慧只是換身衣服的功夫,帖子已經404notfound了。
  開始黃慧以為是系統問題,結果再發再屏蔽,這樣連續三次以後,黃慧突然發了一條:果殼老闆陳漢升,他真是大好人啊!
  emmm······這條帖子永久保留下來了。
  “太不要臉了吧。”
  黃慧反應過來,原來陳漢升早有預料,已經提前做好了措施。
  “去天涯和貼吧試試吧。”
  黃慧轉念一想,又去天涯和貼吧發帖。
  結果,貼吧因為“胡亂造謠”,不僅帖子被刪了,還被狗管理封了三十天;
  天涯倒是沒刪帖,不過等了半個小時,才有一個零星回復:重大發現,網絡出現嚴重漏洞,可以在線刷QQ等級,Q幣和勁舞團商城7折充值,保證安全,永不找回,請聯繫QQ······
  “這幫網友,你們對有錢人的感情生活一點沒興趣嗎?”
  黃慧無奈的罵了一句,這屆網友實在太不靠譜了。
  “要不還是算了吧,反正又沒錢。”
  黃慧直接倒在床上,蒙頭蓋著被子打算睡覺,第二天醒來直接離開建鄴,這裡的一切就和自己再無瓜葛了。
  半夜的時候,黃慧起來找水喝,看見電腦熒幕還在幽幽的亮著,她正準備關機的時候,突然發現天涯的帖子多了一條新回復。
  “我是三星的工作人員,對帖子的內容很感興趣,您願意見面談談嗎?”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