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的嬌妻成了他們洩慾工具3

Reader
本文:2022-08-08T00:33:08
 (8)

給小嫻做了簡單的擦洗,披上唯一的襯衫。劉莽竟然還讓我記下趙矮子他們
電話,我只得哆裡哆嗦費力地記錄下他們的號碼。最後離開時劉莽拿了他們的雞
毛撣子。車上我只有唯諾地坐在最後,看著前面劉莽父子把小嫻夾在當中,把小
嫻兩腿扯開露出陰門,手不停摳動她敏感部位,小嫻只是無力的扭動掙扎。

父子倆,一人一個吸舔小嫻豐滿的雙乳,父子倆邊咬邊舔吃的津津有味。我
在後面看到,陣陣快感侵襲小嫻的身體,我更願意相信是那老頭藥物的作用。我
不願意做更多的猜想,我完全理解小嫻,我不也是讓藥物刺激。我對張震針劑的
期待已經不能再忍受了,千萬個螞蟻叮咬我的骨髓。全身體痛、癢,但痛、癢的
源頭不知道在哪裡。

劉老闆、張震邊聊天還時常回頭看看,被父子倆戲弄的小嫻。車子飛馳在馬
路上,方向我們自己的家。

  車行半個多小時,終於回到了。曾經我和小嫻溫暖的家。但現在我和她已經
有了巨大的變化。我進門腳步沉重,身體抽搐更加劇烈,而小嫻襯衫敞開,幾乎
赤裸著讓父子倆擁進家門。進門我就癱軟在沙發上捲成一團,有了依托抽動更加
厲害。

" 阿仁、老公,你怎麼了。他、他怎麼這樣了!" 小嫻一臉驚恐蹲在我旁邊,
回頭看著他們,希望得到他們的幫助。

" 別擔心,他只是打針的時間到了。" 張震不屑地說。

" 那、那你們給他打針吧!他快不行了。" 小嫻語氣裡充滿恐懼與哀求。

" 不用著急,他還能挨一會。不怕。" 劉莽好像更關心小嫻,走到旁,把她
擁到懷裡。

" 阿仁很痛苦,幫幫他吧!" 小嫻眼裡閃爍著淚花。

" 我們也很痛苦,剛才看你火辣的表演,我們的雞巴都漲痛漲痛的,他們也
是這樣噢! " 劉莽壞笑著和其他人說,手又去捏小嫻的乳頭。

" 是啊!是啊!剛才看你的樣子,我差點把褲子都頂破了。" 劉莽老爸也貼
到小嫻的臉頰旁,伸出舌頭如同惡魔般舔了一口。

" 你們先幫幫我老公吧!他真的很痛苦。" 看著我在沙發上扭動,小嫻身體
顫了幾下,不再顧及身體被玩弄,還在請求他們。

" 你要知道,他現在開始,是每天都要及時的打針哦,成本很高的。" 張震
坐在另一邊沙發上冷冷的說。

" 那你們想要多少錢!想怎麼樣?" 小嫻乞求地問,而劉莽老爸如同色鬼般
揉捏著她粉嫩的胸部,乳房在他手裡不斷變成各種形狀。老頭還色色地盯著它,
臉都要貼到上面了。

" 啊……嗯………,先幫幫他………啊。" 小嫻被他們挑逗,難以自持。

" 我們要的可不是錢!我們需要你。要你能像個聽話的小淫娃那樣服侍我們。

" 劉莽老爸把最無恥的話說了出來。

小嫻望了眼在沙發上痛苦扭動的我,略微思索" ………嗯…………好………
…我同意。別、別捏了。 "

" 什麼?沒聽到" 劉莽老爸躬背伸出舌頭撥弄小嫻挺立的乳頭

小嫻僵直的身體被老頭舌頭的刺激顫抖了一下,發出輕輕一聲鼻息後說" …
嗯……我同意。 " 皺起眉頭,表情開始有點痛苦。

我躺在沙發上,兩手抱著腦袋,身體不斷抽搐,想死的心都有。小嫻望著我
痛苦的樣子無比心疼。

" 能做到?" 劉莽老爸弓著身子抬頭緊盯著小嫻的眼睛,將她一條腿抬到茶
幾上。小嫻扭頭躲避他猥瑣的目光。燈光的照耀下,小嫻的腿看過去特別的白,
特別的嫩。

小嫻身上還是只有那件白襯衫,一條腿抬起,下體就完全展露出來。劉莽老
爸粗糙的手在小嫻大腿內側婆娑,劉莽淫笑著挑動她兩乳頭。

" 嗯……嗯……,先給阿仁………打針好嗎?………` 啊………," 小嫻努
力忍受著他們的戲弄,身體微微抽動。

" 你配合的不夠好,我不滿意。" 老頭說著把手掌叩到她恥上搓揉。 " 你知
道淫婦應該是怎麼樣的嗎?別忍著,發洩出來吧。春藥應該已經在你體內燃燒吧!

  "

" 啊………………。" 小嫻一陣慘叫,劉莽幾乎把她兩個乳頭捏扁了。

" 對,男人就喜歡聽到,你這樣放縱的叫聲。" 劉莽老爸把手指插到陰道內,
摳出裡面分泌液。放到小嫻面前," 你看,你已經出了很多水了,其實你很想要
對不? "

小嫻身體往後靠了一下," 不………,不是………先給阿仁…………啊……
…打針………嗯…。 "

" 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做為淫娃對男人必須要有微笑,迷人的微笑。"

小嫻僵硬的臉上好不容易擠出來一點笑容,但我看的出笑的很痛苦。

" 對,對就是這樣,看來會配合了。" 老頭說著把嘴湊到小嫻面前,伸出舌
頭等小嫻去吸。小嫻小心的望前靠靠,憂鬱一下,伸出舌頭貼了上去。在老頭的
舌頭帶動下。兩條舌頭在空中糾纏在一起。老頭又猛的一吸,四唇貼住。小嫻的
手抬起來,又停在半空。任由老頭噁心的舌頭在自己口腔內攪動吮吸。看的張震、
劉老闆直嚥口水。

  好一會,老頭才和小嫻分開。小嫻表現的很享受,兩眼水汪汪的。劉莽用雞
毛撣子在她兩腿之間抽插,軟軟的雞毛掃過敏感的陰唇、陰門,小嫻不住的扭動
但不能變換姿勢。

" 你這個老婆歸我們了,你願意嗎?" 劉莽老爸扶在我旁邊。

他的話讓我很憂鬱,看著還在忍受雞毛撣子戲弄的小嫻,看著她不斷抖動的
身體。豐滿的乳房、屁股。挺動的腰身," S" 形的曲線誘惑著所有人的感官。

我感覺自己很僵硬,開不了口、說不出話,兩眼死死盯著面前的老頭。

" 同意你就把你的戒指給我戴吧!" 老頭獰笑著

我無力地抬起手,他把戒指從我無名指上拔了下來在手上把玩。小嫻屈辱地
轉過頭去," 你們為什麼要這樣?" 口氣中帶著無奈。看著小嫻的樣子我內心充
滿愧疚。

" 不錯,看來你老公也同意我們可以隨便搞你了。" 老頭繼續羞辱小嫻。

" 請我們誰先搞你呢?" 劉老闆口氣中帶著期待。

" 我們就看你的要求了,我們絕對尊重你的意見。"

" 隨…隨便………啊………。" 小嫻在雞毛撣子的戲弄下,聲音從喉嚨深處
發出來。

" 你真是個隨便的女人。那我就不客氣了。" 劉莽將小嫻推到我旁邊,讓她
兩手扶住沙發背,小嫻表現的很順從。就趴著,抬起屁股,等待一群無恥男人的
插入。其他兩人也走了過來,欣賞著小嫻嫚妙的身材。

" 我先來吧,你小子等下要搞半天。" 劉莽老爸爭著把他兒子推開

" 那你別射在裡面,到時候我們搞的就不爽了。"

老頭掏出雞巴在小嫻潔白的屁股上甩了幾下,小嫻屁股做出類似掙扎的扭動。

陰莖狠狠地一下就插進她那早已濕潤的陰道!她從喉嚨深處發出了一陣的「
哦呵」

  聲。他扶著她的大腿,開始有節奏地來回抽動,將陰莖不停地往她陰道深處
頂,豐滿的乳房隨著節奏舞動。

" 啪" 雞毛撣子如同鞭子般重重打在屁股上,又是一道血痕。緊接著就是小
嫻痛苦的呻吟" 啊噢………".十指深深地摳到沙發里去了。

" 爽,太他媽爽了" 老頭顯的異常興奮," 繼續,你這一下,她下面就馬上
收緊了。 "

  " 啊……` 不要。"

" 你就應該這樣服侍我們。" 劉莽更本就不顧及小嫻的痛苦,繼續抽打。痛
的小嫻不停扭動,仰起頭,痛苦的哀嚎響在整個客廳裡。兩腿已經彎曲,依靠沙
發把膝蓋支撐住,最後還是無力的趴在沙發上。老頭繼續在後面不停抽插。

  突然,小嫻猛烈抽搐。 " 操,太變態。這樣也能高潮,是個被虐狂。" 劉莽
嘲笑著。

" 哇。收縮、收縮了。" 老頭猛烈地抽動幾下,把雞巴拔了出來。滾燙的精
液射在滿是傷痕的屁股上。

  劉莽緊跟而上,將小嫻翻過來。 " 讓我面對面,操你。"

小嫻配合地雙腳稍微抬起,劉莽一挺腰刺了進去。高潮過後小嫻已經意亂情
迷,任由劉莽次次深插。兩腿被架在劉莽手臂上,空中亂舞。

" 爽嗎?我插的你爽不爽。你要配合。"

" 嗯啊………嗯啊………嗯啊…………嗯啊………!" 小嫻按照要求,如同
發情的小母狗,抬動屁股配合劉莽的抽插。

" 恩,不錯。很好。喜歡給我們幹嗎?" 劉莽一邊抽插還不停揉搓她的乳房。

" ……嗯啊……不要………這樣問………啊。" 小嫻放浪中帶著嬌羞。

" 你說你會很好配合的!" 劉莽把小嫻兩腿壓到肩膀,舔她的耳垂,插的更
深。 " 你知道你已經是個淫婦了。告訴我​​舒服嗎?"

" ……嗯啊……舒……舒服……。……嗯啊"

  " 就這樣搞死你好嗎?"

" ……嗯啊……我……我……嗯啊…我要死了。"

劉莽在她肩膀上吭咬,小嫻發出陣陣痛苦的呻吟。她的淫水不停地流著,流
出來,打濕了他的睾丸。我蜷縮在沙發一邊,看著他們蹂躪自己的老婆身體不停
顫抖。

" 喜歡就說出來,讓我們知道,啊……啊……啊……。" 劉莽猛力深插,

" …嗯啊……太深了………嗯啊……太深了!" 小嫻說出哀求般的話語。

劉莽猛的拔出,站到沙發上把雞巴頂入小嫻口中,陰囊抽搐。一股股滾燙的
精液噴入口中,還有些許從嘴角流出。

  " 給我吸乾淨。"

她的看上去已經很疲憊但還是認真的舔吸,也不顧上面的腥臭,小嫻以前就
不肯為我口交。她嫌髒。

" 把嘴張開,看看嚥下去了沒?" 小嫻很聽話,把嘴張開等他的檢查。

  " 恩,不錯。"

" 該我了吧,小美人。" 劉老闆手伸到她下面用指頭來回揉捏、按壓著陰蒂。

疲憊讓小嫻只是微微扭動了幾下。

" 真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 說著兩手抓住她腳踝舉起,對準陰門挺入。

  " ……嗯啊。" 小嫻發出淺哼。

" 裡面全是水,你爽透了吧。" 雖然嘴裡說著不滿,但如同個力大無窮的莽
漢,猛烈的抽插中發出" 咕嘰、咕嘰" 聲。劉莽繞到沙發後面伸手去按壓小嫻的
陰核,頻率越來越快。

她身體下滑,屁股都滑到沙發外面,再次劇烈地扭動。小嫻雙手扶著劉莽的
手期望他能慢點,但根本不起作用。

張震把我拽到小嫻旁邊,緊貼著小嫻,拉我的手去摸她的乳房。我根本用不
上力氣。

" 抓,大力的抓。等他搞完,就給你打針了。你表現的不夠好,我們就走了。

  "

  " 啊………。" 小嫻痛苦的喊聲。我不知道哪裡來這樣大的力氣。為刺激一
幫禽獸而抓自己嬌妻的乳房,還用力猛捏。聽到小嫻的喊聲,趕緊放開。感覺我
的手在顫抖。

" 恩,不錯。不過要繼續。" 張震說完從他包裡拿出東西準備。

  我機械地一捏一鬆。如同在抓握力器,捏著小嫻粉嫩的胸部。

" 嗯啊。" 小嫻的呻吟再次變大,她又一次被別人送上性愛的頂峰。身體弓
起,腳指緊扣,兩眼死死盯著劉老闆,身體抽搐。

我想:我應該配合她,抓的更加用力。

劉老闆一頂到底,身體壓的更底,屁股抬動開始噴射他罪惡的精液足有四、
五秒鐘。

" 啊………燙,啊噢………。" 小嫻翻起白眼,感受著別人精液的溫度,

" 好了,可以回到你老公身邊去了。" 劉莽侮辱地說

小嫻艱難地爬到我懷裡,溫柔地撫摸我的臉頰,兩腿之間還掛著別的男人的
精液。 " 對不起,對不起。" 我只是無奈的搖搖頭,緊擁一下。

" 這一針,是獎勵你們表現的不錯。不過以後還要努力啊!" 在他們的嬉笑
中,我得到了最期待的滿足。

他們走前說:明天讓我們好好休息,後天讓小嫻打扮漂亮等他們。走時還拿
走了我的一套鑰匙說配了方便他們進出。

房間裡就只有我們倆,內心都感覺特別的無助,看著小嫻身上累累傷痕,我
把她緊緊抱在懷裡。

  (9)

倆人獨處反而讓我們無話,互相之間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心頭湧上的是唏噓
和無奈。手撫摸著小嫻的背,我們就這樣無語地擁抱了很久。

終於小嫻起身在我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對不起。"

" 是我的錯。" 我趕緊張責任都攔過來。

" 仁、還愛我嗎?" 小嫻的口氣顯的很平靜,但眼神在期待我的回答。

  我屢了下她的秀發,思索了下。 " 無論怎麼樣,我都和以前一樣愛你,我們
不分開。 "

" 你知道他們的期望嗎?我會讓你越來越蔑視我的。"

她的話讓我很猶豫," 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我不該和他們混在一起。我去
投案吧!我們能擺脫他們的。 "

" 你知道,你籤的那些東西會怎麼樣嗎?" 小嫻望著我。

" 不清楚,但知道會很久。但我不能再讓他們糟蹋你了。" 我的目光變的堅
決。

" 憑張叔的勢力,我們真的能擺脫他們嗎?有用嗎?" 小嫻期待得到我有利
的回答。

  " …………。" 我只有沉默。

看著我的樣子,小嫻撲倒我懷裡嚎啕大哭,我的心隨著小嫻的哭泣破碎了。

好像過了很久、很久……,我們洗澡完趟到床上,迷糊中都睡著了。

--------------------------------

  漸漸我醒來,感覺有點吵。發現小嫻沒有在我身邊,起身開門。客廳裡有很
多人,都是樓下熟悉的人。賣水果的、做鐵板燒的、修自行車的、修鞋的和經常
在垃圾桶裡找垃圾的。

  他們,他們怎麼都在這裡?我內心充滿疑惑。難道是劉莽找他們來的?我四
下環顧沒有看到他。

而小嫻一身職業裝,淺色的襯衣裡面顯露黑色的胸罩,胸部很挺,把襯衣撐
的滿滿的。短裙下黑色絲襪把她修長的腿緊緊裹住,腳上穿著黑色的尖頭細跟高
根鞋。四肢著地趴在那些人面前。

那個撿垃圾的中年人,坐在地上。手指放到小嫻嘴裡慢慢的進出,表情很享
受。小嫻專心地吮吸他的手指,嘴唇抿動。當那人手指離開的時候,她的舌頭還
跟出來,舔在上面。那人手指再次插入,摳出她的口水,放到自己的嘴裡品嚐。

小嫻動情地看著他吃自己的口水。那人將嘴湊上去,和小嫻吻在一起,把小
嫻的津液吞到自己嘴裡。發出" 咕嘟、咕嘟" 的吞嚥聲。趴在地上的小嫻身體前
後搖動,吻的很投入。

  那人側開身,吻舔她的臉頰。手抓住小嫻的胸部揉捏,然後將小嫻扶起要,
讓她跪在自己面前,隔著衣服吻她的胸部。

小嫻發出沉重的鼻吸,自己將鈕扣解開,讓他更容易吻到自己的肉體。那人
將罩杯扯開,手指正好碰到她的乳頭,小嫻的身體一顫。

" 好敏感的身體。" 一手將她肩帶拉下點,讓乳房與罩杯的間隙更大。

  將手指插進去,在乳頭上摩擦。

" 你可以吸它。" 小嫻讓肩帶完全滑下,自己將罩杯壓到乳房下。

那人先伸出舌頭,用舌尖彈動乳頭。他的口水讓小嫻的乳頭閃閃發亮。兩唇
閉和,溫柔地舔吸。

小嫻發出動人的嬌喘,手扶著他的腦袋。那人想把另一個罩杯也扯下,拽了
幾下。小嫻再次幫他,把自己另一邊的肩帶褪下,露出已經挺立的乳頭。

那人用一手輕捏,另一手伸到她的嘴裡。小嫻再次吮吸他的手指,還是那樣
動情。還主動拉起已經很短的裙子,讓其他人欣賞她下身的曲線。

又一個光頭,從後面將她的絲襪和內褲拉下,露出她圓潤的屁股。一手摸著
她的屁股,一手撩動她烏黑的恥毛。

" 我要你們插我……深入插我……插到子宮裡去……越深越好……我要給你
們生……兒子……。 "

" 為什麼?為什麼??" 我憤怒的大喊。

" 我要他們滿足我,我需要他們的雞巴。" 小嫻抬眼看了我一下,繼續隔著
那人的褲子摸他已經堅挺無比的雞巴,還用舌頭去撩動。那人實在忍不住,把小
嫻按倒在沙發上。

那人快速脫掉自己的褲子,小嫻難以忍受空虛,自己撫摸著濕淋淋的陰門,
期待別人的挺入。旁邊兩個猥瑣的人抓住她的腳塞到自己的嘴巴里咬舔,黑色的
絲襪上留下他們晶瑩的水跡,在燈光下發亮。

小嫻身體狂亂扭動," 癢………癢啊!"

那人對著小嫻的陰門狠狠刺入,如同發動了馬達快速抽插。

" 嗷啊………嗯啊………你……好大………嗯啊……。"

" 真是個賤人………插的我好爽………。"

" 我也早就想這樣操她,每次走過我攤位前。我就有這樣的幻想。"

" 沒想到她這樣騷,我每次透過她衣服看到裡面胸罩樣子,我就受不了。"

" ……嗯啊……你們就把……嗯啊……我徹底扒光吧,……嗯啊……我讓你
們看個夠……嗯啊……。我今天……嗯啊……是……嗯啊……你們的。 "

" 啊……啊……我要操死你,啊……幹死你啊……。" 那人插的更用力

" ……嗯啊……操死……嗯啊……操死我……嗯啊……。好……嗯啊……舒
服……嗯啊……。我要……。 "

  有人爬上沙發,親她的乳房。

" ……我還要………摸我這裡啊………用力………快……。" 小嫻居然又把
另一人的手引導到自己陰核上。

我上去想把所有人推開,讓他們離開小嫻的身體。可感覺自己很無力。

" 老公……嗯啊……我好……嗯啊……舒服……嗯啊……別……嗯啊……別
讓他們停……嗯啊……我需要……嗯啊……。讓……嗯啊……他們……嗯啊……
所有人都……嗯啊……來干我……嗯啊……。 "

" 你知道是你老婆求我們來操她的。"

" 你老婆以後就是這樣的女人" 突然我看到張叔的臉,恐怖的臉。

--------------------------------

  猛地我從床上坐了起來,天啊!原來是一場夢,幸虧是一場夢。小嫻正睡在
我的旁邊她依舊睡的很沉。我的心情還是難以平靜,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第二天很晚,在我期待中劉莽終於來給我打針了,不過還帶了個小混混模樣
的人。他們沒有敲門用新配的鑰匙直接進來了。小嫻正穿著睡衣陪在我身邊,我
癮上來的時候太難受了。我一臉鼻涕和眼淚,看到劉莽就好像看到了救星。

" 是不是等我們,等的很焦急?" 劉莽的樣子不緊不慢。

" 是、是、快。" 我幾乎語無倫次。

" 他真的受不了了。" 小嫻語氣中帶著哀求。

" 那你去打扮下,等下陪我們去逛街。我們兄弟倆今天有點無聊。你要打扮
的我們滿意我才給他打針。 "

  小嫻有點遲疑。

" 放心,今天我們不操你,說過了讓你休息的,就陪我們逛逛街買點東西。

  "

他的話讓小嫻覺得很難堪,畢竟當著一個陌生的小混混的面。而且他的樣子
實在不是我們這個年齡的人能接受。一頭黃毛,臉上刻意地做出老成的樣子,而
眼睛卻死死地大量小嫻,小嫻厭惡地躲避那傢伙的目光。

" 你們以後可以叫他黃毛,以後就他專門每天給你們送" 藥".還有他的" 鳥
" 很大,你以後可以好好享受了。"

小嫻看了一眼這個二十不到的傢伙,臊的滿臉通紅,想說什麼,卻哽住了。

  轉身進房間去換衣服了。

" 美女,我陪你去!" 那黃毛一臉壞笑也跟了進去。劉莽沒有理睬我,在外
面張望了一下,也進去了。

" 你們、你們出去好了,我換好了就來。" 小嫻的口氣裡帶點乞求,她實在
不能接受在一個小毛孩前面換衣服。

" 美女,你的衣服真多。你說我以後叫你什麼?" 黃毛找話和小嫻聊。

" 你叫我小嫻好了。" 小嫻猶豫了一下回答。

" 這要看你在什麼時候叫她,你在操她的時候叫她騷貨、婊子都可以,她會
很興奮的。 " 劉莽故意裝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

" 我還是叫你姐吧,你的衣服都很漂亮,你身材這樣好。穿什麼都好看。"

劉莽拿了件白色吊帶連衣裙" 這件不錯,就這件吧。"

  " 這裙有點長。" 黃毛看了下裙擺

" 拉鍊在前面,等一下我們想摸奶了,方便。" 他們肆無忌憚地談論著。 "
對就穿這條裙吧"

" 姐,你現在的內衣什麼顏色的,給我看一下。"

" 發什麼呆呀,看下有什麼,都讓我們操了那麼多次了。" 劉莽粗魯地將小
嫻睡衣拉起,順勢脫去。小嫻毫無反抗的勇氣,曼妙的身體就這樣暴露在他們面
前,只是下意識的用手臂護住胸部。

黃毛把手插到她罩杯裡感受胸罩的質感," 這是個高檔貨,材質不錯。" 小
嫻簡單的阻擋一下,也任由他了。

" 她曾經也是個高檔貨。" 劉莽的話越來越無恥。

" 姐,你有沒有胸貼?用那種隱形胸貼,你穿了連衣裙就好像沒有穿內衣一
樣。 "

" 沒有。" 小嫻的語氣裡帶有煩感。我也感覺這個黃毛非常討厭。

" 那就不要戴胸罩了,讓兩個奶頭凸著,更刺激。"

  " 有,我找找看。"

" 姐姐,你耍心眼,他們說你很聽話了。原來你還喜歡耍心眼。"

" 要不我們先回去吧,明天再來。" 劉莽故意把著話說的很重。

  " 不、不我按你們的要求換。"

" 當著我們的面換沒有問題吧" 劉莽更進一步要求

  " 好………。好的…………。"

" 姐,你把這條肉色絲襪也穿上吧。"

  " 好的………。"

" 這才聽話,以後我要求什麼,你必須答應,明白嗎?"

" 恩………。" 小嫻低著頭不看他們。

" 等一下,有了絲襪就不要穿內褲了。" 劉莽的口氣很堅決。

" 姐,胸貼找到了嗎?我來幫你換內衣。"

  "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

他們就懶洋洋地躺在床上,欣賞小嫻在他們面前脫的赤裸,後換衣服。

" 給我們個背,我們看什麼?轉過來。"

" 姐絲襪、不是這樣穿的,你應該把腳擱在床上。這樣你的腰就不用彎了那
樣低了。 "

" 看到了,看到了,看到姐姐的小騷逼了,還很嫩。"

也許時間不長,但對我來說就是煎熬。終於完事了,劉莽讓黃毛給我打了一
針。

  (10)

小嫻被劉莽與黃毛他們帶著,不知道要去那裡。只是無奈地跟隨,黃毛的手
藉機在她柔軟的腰上游移。

" 姐,你真的好美哦。咱姐夫是不是很久沒有和你做那事了,真是太可惜了!

" 可惡的黃毛嘴上還討小嫻的便宜。

看不車站處停了量老舊的公交車," 快,車來了。我們上車。" 兩人拉起小
嫻急急跑了幾步。那司機好像也是在等他們,目光盯著小嫻跑動而不停浮動胸部
臉上露出絲絲淫笑。

  奇怪的是車上沒有其他人。那司機上下掃視小嫻曼妙的身體,和劉莽對視了
下按動報站器就開車了,車開的有點快。

小嫻被他們帶到後數二排靠窗位置坐下,窗外的天色已經變黑了。

劉莽將小嫻靠窗的手用手鍊繩綁到座位低下的椅腿上,看上去猶如自然下垂。

黃毛按照劉莽的指示看了眼小嫻幽怨的眼神又給她戴上眼罩。

小嫻內心充滿恐懼,視線被遮擋讓她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感覺有手伸到她
的胸口,把她的乳貼也給扯掉了,貼身的乳貼掉落在裙子上。

淺淺的乳溝沒有乳貼的束縛顯的更大,白色的連衣裙前面被鬆開。有人將兩
前襟紐拉開,拉鍊隨著力道不爭氣地自動滑落。讓雪白的胸肉盡量接受空氣的呵
護。小嫻異常擔心,再拉開一點乳頭都要暴露出來了。幸虧腰帶的束縛,要不然
他們很有可能一拉到底。沒有內褲保護的下體也會露出來。

" 求你,別這樣對我。太難堪了。" 小嫻音量很輕生怕讓司機聽到,但哀求
的語氣分明快哭了。

" 不想太難堪,最好假裝睡覺哦。" 那是黃毛的聲音。

小嫻空的右手打算把貼身的乳貼收起來,卻被別到後面死抓住。內心痛苦萬
分,更擔心的是怕碰到熟人。讓認識的人看到自己這樣暴露的醜態,怎麼解釋也
說不清楚了。

" 嗷………。" 一隻手從後面隔著衣服粗魯地抓​​住她的胸開始揉捏。小嫻更
擔心衣服敞開太多,唯有夾緊兩肩膀,生怕兩乳頭讓他們這樣一弄跳了出來。知
道劉莽這傢伙的無恥,而且現在的狀況也不能反對,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放肆。估
計公交停了,那手才離開。

" 有人要上車了,怕難堪最好裝睡覺吧。" 黃毛再次嬉笑地提醒。

上來四、五個人,腳步有點臃懶拖沓。讓小嫻更心跳的是那幾人竟朝自己走
過來,期待他們幾個人互相認識,會坐到一起。這樣就不會坐到她旁邊了。在期
待中小嫻卻聽到了讓他更無助的聲音:黃毛和劉莽離開的腳步。 " 天啊!我該怎
麼辦啊! " 小嫻的心都快從腔子裡跳出來了。" 難道他們就這樣喜歡我被別人肆
意玩弄。 "

事態的發展讓小嫻感覺更加的窘迫,有人坐到了她旁邊。那人的手臂和她的
肌膚接觸感覺滑膩膩的,那人的汗味隨之撲鼻而來。

" 是不是睡著了!" 坐前排的人回頭說,講話聲音壓的很底,聽口音是外地
人。

" 有可能哦!這樣穿發也太肆無忌憚了。"

" 看,頭……奶頭。睡覺奶頭還翹著。"

小嫻知道自己白色的連衣裙雖然還盡量地保護自己的身體,但乳頭的凸點在
薄薄的棉製上肯定能讓他們發現的。 " 怎麼辦,怎麼辦!?" 尷尬與羞恥心,讓
她感覺臉頰發燙。

" 下面還有,黑、黑的。還有那個。"

" 天啊!他們太下流了。居然還朝那裡看。劉莽——你們在那裡呀!快回來
吧! " 小嫻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居然對劉莽這個無恥的傢伙充滿了期待,希望
他們能回到自己身邊。

" 她平時肯定是個蕩婦,要不然坐車怎麼也會穿成這樣!把那東西放在外面
也太招搖了。還不穿內褲。 " 著聲音有點渾厚,聽上去年紀有點大

" 啊!他們是三個人,這是第三個人的聲音。" 小嫻內心只期望他們能早點
離開。不好,小嫻突然想起來,他們說的" 那個" 是不是是自己的乳貼。有心想
把它們收起來已經來不及了。

" 別,別拿。" 小嫻能感覺到,有人把她貼身的乳貼那走了。

" 那些騷貨就喜歡戴這樣的東西。"

" 她居然還不戴,放在腿上炫耀。你說是不是做" 雞" 的?來給我看看,怎
麼樣的東西啊! ? " 前排的人向旁邊的人索要乳貼。

" 太羞恥了。他們怎麼對這東西這樣感興趣!羞死人了。" 小嫻真想找個縫
隙躲進去。

" 香,還有香味。我婆娘身上就沒聞到這個味道。"

""雞" 那裡會這樣。如果是,也是只下賤"雞"."

" 是啊,我現在連野" 雞" 都不如。我讓他們搞的越來越下賤了。" 小嫻內
心更期望他們能說點別的" 哦,不你們想做什麼?"

  " 很滑………呵呵。很滑!"

又一隻粗糙的大手撫過她的手臂" 是,不但嫩。還夠滑。"

" 啊!" 小嫻身體一顫,再一隻手在她凸起的乳頭上拂掃而過。 " 天啊!太
大膽了。太無恥了他們怎麼還朝這裡摸。哦,不,我不能動我不能讓他們覺得我
沒有睡著。太丟臉了。 "

" 很敏感,很敏感。我也來一下。"

  又一下。 " 他們是什麼人呀,怎麼這樣討厭,下流。天啊,別弄了,求求你
們了。再這樣下去,自己還怎麼裝下去呢! ? "

  " 你傻啊!到時候把她弄醒了。"

  " 老王,拉開。把它拉開!"

" 什麼?他們不會是要把…………。不會,不要啊!" 小嫻默默祈禱著。

" 看到了………嘻。我看到了,很粉哦。"

" 拉開點,老王。拉開點,我沒有看到。"

  " 這樣呢?這樣可以了吧。"

  " 還有另一個。"

那個叫老王的按照前排人的要求,把小嫻的衣服徹底拉開。讓她兩個雪白的
乳房徹底露在外面。起伏的胸部一上一下,小嫻只有盡量控制自己的呼吸,盡量
讓自己的呼吸變的平緩。

" 不要,你們怎麼能這樣。天啊!劉莽你們到底去那裡了!?回來吧!" 現
在劉莽在小嫻心裡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 這奶子夠分量,捏上去手感肯定不錯。哈哈。" 那個老頭壓底聲音淫笑著。

" 對。哈,對把這騷貨下面也露出來瞧瞧。"

小嫻內心狂跳,這時候想把兩腿夾緊是來不及了。 " 慘了,他們會看到我那
裡的。我最隱秘的位置,那裡也會呈現在他們面前,呈現在一些不知道是做什麼
的外地人面前".

" 別動,讓我拍張照片,到時候讓人家看看,我們在車上遇見這樣一個騷貨。

  "

  " 咔嚓,咔嚓" 手機拍照的聲音。

" 老王,對著她下面給我來幾張。"

"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就這樣赤露在身子,讓他們隨便玩弄嗎?

  不要拍下面了。 "

讓小嫻更想不到的是,老王還動手把她的腿又拉開點。小嫻只有裝做無力地
讓兩腿分開,讓小穴完全暴露出來,又是" 咔嚓,咔嚓" 兩聲。

" 不好,你看,太暗了。拍的太暗了。我把閃光燈打開。"

我會變成樣這樣,毫不反對地為陌生人露出身體!劉莽他們是不是要把我變
成個真正,無恥,下賤的人他們才要罷手。不要再這樣折磨我了………。你們就
拍吧,讓你們拍個吧,我已經是個很下賤的人了!別再這樣羞辱我了。 " 小嫻決
心讓自己徹底的放棄所有羞恥感。

  拍完後,那些人還沒有結束。有兩根手指在小嫻已經充血的陰唇上滑動。一
股暖流從她下腹升起。不多時手指滑動,擠到她陰道裡,慢慢的抽插,而且抽插
的很耐心。

更讓小嫻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迎合陌生人的指淫。開始分泌
淫水,方便他的抽動,而且水越來越多。

" 為什麼,我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真的喜歡、需要這樣戲虐嗎?" 思想走
神,呼吸也開始加緊了。而老王的手指還沒有停下的跡象。

一股熱熱的鼻吸,接著滾燙的舌唇貼到了她已經挺立的乳頭上,老王開始舔
吸起來,一陣陣溫熱的酥軟感開始侵蝕小嫻嬌小的身軀。

" 哦,他太大膽了,他怎麼居然敢這樣。" 尤其這個叫老王的還用牙齒輕咬
她已經發硬堅挺而敏感的乳頭,小嫻盡力咬住自己的舌頭不讓呻吟發出來。可他
手指乖巧地由抽插變成扣弄,努力去接觸她陰道裡每一處敏感的褶皺。

小嫻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已經變的急促。終於,終於他停止了。小嫻提著
的心長長舒了口起,但當他的唇與手指離開她身體的時候,卻有絲毫的失落。恨
自己的身體,居然期待一個陌生人在公車上的淫辱。

" 怎麼!?他離開了?是要​​下車了嗎?" 小嫻有點疑惑。

" 看,這個騷貨讓我摳出怎麼多淫水。"

  " 我也來試試。"

" 你是不是也想吃她的奶呀。很滑,很軟。口感不錯的!" 老王居然還和那
人無恥地介紹他的感受。

" 去你的,我才不吃你的口水呢!不過這妞比小姐好,那些做雞的絕對不會
讓你這樣摳她的賤逼的。 "

那年紀大點的坐老小嫻旁,看她的陰唇猶如被雨淋過的濕潤。先是兩個手指,
後面三個,最後居然四個。幾乎把手掌都打算伸擠進去。

" 這個賤貨現在肯定在做淫夢呢,不知道夢裡讓誰在操。"

小嫻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被打碎了的瓷娃娃,她感到疼痛難忍,可是外表上仍
要裝得輕鬆自如。任由他的手掌在她嬌嫩的身體裡反轉。

  " 各位看好了!"

" 啊!痛死了。" 撕裂的疼痛,小嫻實在難以忍受了,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只有假裝想翻身。直起腰,努力的迎合那人的手掌徹底伸進去。隨著他手掌
的轉動,陣陣快感隨中樞神經傳到身體各出。

" 老許,你不怕把這婊子弄醒啊!"

" 怕什麼,反正現在都這樣了。你說她醒了會怎麼樣?最多也說求求你們繼
續搞我,太爽了。哈哈,哈哈。 " 這個老許後面半句還故意裝成女人的聲音。

  終於,車子停了。又上來兩人,那兩人也朝小嫻這邊走來。

老許猛地抽了出來,離開了這個位置。留下小嫻暴露各個私秘處仰躺在位置
上。

  (11)

  被陌生人挑動后,身體余韻未消,新上來的兩人徑直朝小娴身邊過來。強烈
的羞恥感讓她幾乎崩潰。害怕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難堪的樣子。內心對潑皮劉莽
有了更多的期待,希望他能再次出現,然后把自己帶走,讓這一切羞恥結束。

  而新來的人,已經坐到了她旁邊。小娴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全身的血液沸
騰,感覺到手心里全是汗,心里做好了再次給陌生人戲弄的准備。

  男人的鼻子快貼到她臉頰了,溫熱的鼻吸挑動她的神經幾近爆發。感覺到尚
未平復的心理更加潮熱,暴露在空氣中的身體更加敏感,呼吸又開始急促。想努
力控制卻更不容易做到。

  外面的聲音說明車子還是在這一帶,真不知道這到底是幾路車怎么這樣開的。

  車子再次開動,能聽到旁邊老王他們趔趄,看來他們沒有找別的位置,就站
在旁邊。剛剛上來那人卻不向老王他們那樣著急,只用指腹若有若無地在自己身
上游移,婆娑的很有耐心。

  指腹在她豐滿的乳肉上,沿她挺立的乳頭周圍,卻不碰觸她的乳頭。漸漸的
小娴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這人的拂弄的發酥。

  那人手掌開始變換方式:貼著她平坦的小腹下滑,在她纖細的腰上打了幾個
圈,小娴感覺是酥癢發熱。

  過了很久那人的手尖有意無意地檫過她挺立的乳頭,這種感覺讓小娴內心又
是恐懼又是期待,期待他的每個指尖能弄、捏一下自己的乳頭。而那人明顯知道
小娴的需要,卻偏偏不讓她如願。

  還不斷在小娴耳邊,哈出陣陣熱氣。手又回到小腹上,用指甲在肚臍周圍打
圈;小娴身體需要和心理矛盾糾結,欲火讓那人開始點燃,身體微微下滑。

  溫熱而粗大的手掌完全貼和她的潔白平坦的小腹撫摸,小娴感覺那熱度好熟
悉很需要,忍不住從喉嚨深處發出" 呃" 的一聲歎吸,身體需要開始戰勝自己的
理智。

  那大手將她小腹一壓,滑到裙腰里,勾動她的恥毛,撩動幾下。繼續、繼續!

  小娴內心期待地呐喊。而那手又緩緩退出,游移在腹部,讓小娴感覺莫名的
失落。

  漸漸地手又滑朝下滑去,小娴微微收腹,讓大手方便通過自己的裙腰。大手
穿過緩慢地朝她腹根滑去,快到的時候又改變方向,就這樣來回多次。讓小娴的
心理一直搖擺在期待與失望之間。

  就這樣四、五次后,那手終于探到了恥丘,卻用他食指和無名指沿著她外側
滑動。小娴感覺自己是即將崩潰的大壩,羞恥地期待大手蹂躏自己的陰門。忍不
住腰身扭動,半懸的腹根抖動幾下

  " 怎么樣舒服嗎?"

  啊!是劉莽,真的是他。我怎么會這樣期待他對我身體的侵犯?!哦!天啊,
劉莽蹂躏我吧!這是你常做的事情,就在這里玩弄我的身體吧!

  見小娴沒有給他回答,劉莽用中指在她恥縫滑過,同時勾動一下她的陰核。

  小娴身體立刻顫抖一下,伴隨一聲嬌哼,胸部激烈起伏,把長時間害怕被別
人發現的壓抑徹底釋放了出來。而劉莽完全停止了所有動作。

  " 舒服嗎?還想要嗎?" 劉莽引導小娴做出羞恥的回答。

  " 帶我回去吧……………" 小娴的聲音呢喃,腰卻不自覺地扭動起來。

  " 回去做什么?"

  " 讓………讓你玩弄我……………。" 小娴也驚奇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

  劉莽將小娴耳垂含在口里吮吸,手抓住她整個乳房揉捏。潔白豐滿的乳肉在
他的手中變形,挺立的粉紅乳頭高高凸起。

  " 周圍的所有人已經都能看到賈仁老婆在這里讓我玩弄了。為什么還要換地
方?" 劉莽還從語言上羞辱。

  " 呃嗯……,不要…………。"

  " 剛才你表現的不錯,現在把裙擺撩起來,不然我就停止了。" 劉莽溫柔地
指揮小娴

  小娴的腦袋朝劉莽靠了靠," 好羞恥哦!不要讓他們看了!" 喉嚨深處發出
動情的呻吟,手卻順從地將裙擺拉到腰上。

  劉莽將他的乳頭整個含入口中吮吸,毫無顧及地發出小孩吃奶的" 啧、啧"
聲。

  " 呃嗯……、呃嗯……。" 小娴有眼罩遮擋她的羞恥感,努力感受乳頭傳來
的快感,腰枝顫搖。

  劉莽將她右腿掛到自己腿上。讓她徹底地暴露女人最隱秘部位在空氣中。黃
毛遞過來已經開口的瓶子,劉莽手指挽了厚厚的一塊透明膏體,在她突起的陰核
上輕輕滑動。小娴身體陣陣顫抖。

  " 涼…………。"

  " 我玩你淫蕩小穴的樣子,他們更喜歡看哦。"

  " 好丟臉哦,…………不要拉。" 小娴壓著裙擺往下滑。

  " 不要擋,讓所有人都要看的清楚你陰唇不斷變形的樣子。讓看的人也興奮!

  "

  " 太丟臉………太……丟………呃………嗯………。"

  " 說你喜歡……………。" 劉莽的口氣略威脅。

  " 我………………。太………太丟臉啦…………。"

  " 真是個淫蕩的尤物…………。" 旁邊老王他們脫口而出。

  不知道是誰的手機有開始拍照了。發出" 咔嚓、咔嚓" 聲。

  " 來給我讓個位置!別擋我鏡頭。" 是劉莽老爸的聲音。

  " 太羞恥了,太羞恥了…………。" 小娴哀聲。

  " 他們喜歡拍照做紀念,讓他們看嗎?" 劉莽的手突然一停

  " 看………要他們………看。"

  " 讓他們看看你肉洞里面是不是已經有很多水水了!" 劉莽撐開她陰唇,里
面的嫩肉不斷收縮,泛出淫水。然后手指貼住她每處褶皺抽動。

  " 不要…………,已經………有………有了!啊…………。" 小娴反弓起腰,
手只是壓在自己小腹上。

  " 真是淫蕩的小穴,摸幾下就潮水泛濫。很享受吧!讓他們見識下你欲仙欲
死的樣子好嗎!?"

  劉莽的動作開始更加激烈,小娴身體不停扭動,手抓著裙擺用力壓在自己腹
部,兩腿開始曲起來,被劉莽別住,呻吟聲越來越大。" 受…………受不了……
…了……………。" 語氣有點哭腔,腦袋上下擺動。

  嬌嫩的肉洞被劉莽不斷攪動,發出" 咕唧、咕唧" 聲。

  " 到了嗎?到了嗎?" 劉莽貼著她耳邊

  " 啊……………。要去了…………,要……………。" 正當小娴蓄勢爆發的
時候,劉莽的手完全停止離開。小娴的身體抽搐,曲起的兩腿劇烈的擺動,難以
掩飾向高潮沖刺而被突然終止的失落。兩條秀美的玉腿微開微合。

  劉莽扯掉她的眼罩,小娴已經兩眼迷離失神,哀求地望著劉莽。散亂的頭發
被汗水粘貼在濕潤潮紅的臉頰,大口喘呼。劉莽把他濕漉漉的手舉在小娴面前。

  周圍圍了一圈目露貪婪的男人,擠的滿滿的有:許總、張震、劉老板、小李、
黃毛、劉莽和他老爸,陌生的三人應該是老王他們三個。其中一個老頭和劉莽老
爸正淫笑著在拍攝自己失態的樣子。還有幾個女人的身影,在竊竊私語。盡量遠
遠地牽拉著劉老板、張震、許總,估計是他們的二奶或者小三了。

  小娴猶如受驚的羊羔曲了起來,用衣服盡量蓋住自己。透過連衣裙看到她女
人的豐韻,豐滿胸形的線條、纖細的腰身、渾圓的臀部、露在裙外潔白誘人的玉
腿。她的每處都是那么的誘惑,激起每個男人的無限欲望。

  " 繼續、繼續呀!多給她幾次高潮,把她弄虛脫!"

  " 太殘忍了…………饒了我吧!" 小娴兩腿摩擦著,腦袋朝劉莽身上鑽。

  " 讓我把你送上去……………?"

  " 不要拉,好難為情…………。" 小娴羞的都快哭了。

  劉莽一手抱過小娴在懷里,從背后又摳了點瓶里的液體,隔著衣服分別挑動
小娴敏感的乳頭,小娴身體又是振顫。衣服變的濕透,乳頭的顏色顯現出來。

  " 看姐姐興奮的樣子我都快射了。姐姐的身體太誘人了。" 黃毛興奮的說

  " 這個尤物我真想馬上搞死他。" 老許毫不客氣地說," 雞吧搗到她濕漉漉
粉洞里一定很爽,看著我都快出鼻血了。"

  " 爽翻了,她的肉洞會把你的吊融化的。象嘴巴一樣會把你子孫精吸干。"
劉莽老爸說。

  " 朝她那里塗抹的是什么東西呀!" 一個女人的聲音。

  " 等一下就知道拉。就當是你們女人需要的潤滑液哦!"

  " 我要射在她嘴里,射在她臉上。"

  " 看著她臉上掛著我的精液,再搞死她!"

  " 你們好變態哦!她和你們一樣變態。" 那女人又嗲怪地說。

  小娴雖沒有和那幾個女人視線接觸,但想象到她們冷酷而鄙視的眼神。慚愧
到極點,躲在劉莽懷里,任由著他們議論自己的身體,把頭埋的更深。

  " 位置太窄了,換個!看不清楚。" 叫老王的那個瘦老頭高喊。

  " 你看他們這樣期待,這個要求應該滿足吧!" 劉莽嬉笑著說,把小娴左手
上的繩子解開小娴把頭埋的很底,兩手拉扯衣服將自己包裹的更緊,身體半推半
就地被拉出位置。

  站在人群里,小娴身子朝劉莽貼了貼,希望得到點點依偎感。劉莽配合地從
后面抓住她的兩手,把她擁在自己懷里,對于劉莽的溫柔擁抱小娴的身體和她貼
的更緊了。

  其他人也表現的不那么著急,在旁邊找位置坐下。

  " 你今天很乖哦,表現的很不錯啊。" 劉莽在小娴耳鬓斯磨,兩手在她雙乳
上抓捏揉搓,猶如在約會的戀人般,小娴動情地將兩手蓋在他手上。

  " 你的身體太誘人了,怎么玩都不夠。" 劉莽邊說,邊不失時機的摳弄她挺
立的乳頭。

  " 呃嗯………。回去…………回去………好………嗎?" 小娴迷離地回答。

  劉莽隔著薄薄的連衣裙,用指頭夾拔她敏感的乳頭。引起小娴陣陣嬌喘,兩
腿交差緊夾著斯磨。

  " 這樣好撩人哦!" 劉莽將手朝她腹根滑去。

  " 呃嗯………,不要了。!"

  " 他們也很喜歡你被我搞的!" 劉莽硬是把手插到她兩腿之間 "你看把裙子
都潮透了!毛毛都影出來了!"

  " 不要拉,好羞人。" 小娴配合地將兩腿打開讓他的手掌覆蓋到自己恥丘上
婆娑。

  " 他們都喜歡看你投入的樣子,你的身體太動人了。我也知道你很想要高潮。

  " 劉莽緩慢地在她恥縫揉搓。

  " 呃嗯………,呃嗯………,呃嗯………。"

  " 這個變態劉莽,這樣搞女人!" 一個女人的聲音。其他人也嬉笑著對望幾
眼。

  劉莽擁著小娴坐到最后一排位置,這排位置因為有發動機而高起的,能看到
車廂里的全部。讓小娴坐在旁邊繼續挑逗她的身體。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