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夫妻的欲與妄

jiouguai
本文:2022-08-06T13:09:35
已經是晚上七點五十多了,許加華一邊收拾了辦公桌上的東西,一邊掃了一
眼電腦螢幕角落裏的時間。

  直到把響了一天的手機也塞進兜裏,這位面色如常的許主任才慢吞吞地推開
了辦公室大門。外間的大辦公廳裏已經冷清了下來,刺眼的白熾大燈已經熄滅,
柔和又昏倦的橙黃色射燈難得地佔據了主導地位。許主任敷衍地向幾個神思不屬
的加班人們打了招呼,便乘電梯下了樓,機械地尋向了自己的車。約莫八點半,
他艱難地把車在自家社區外落了腳。十分鐘後,這位滿身暑氣的准中年男人無言
地推開了自家大門。

  「回來了?」仰在沙發上的老婆不錯眼珠地盯著平板電腦,平淡地問候道,

  「快去吃飯吧。」


  ……嗯,」許加華糊弄了一聲,換了鞋就朝著客廳的空調沖了過去,

  「這麼熱,怎麼不開空調?」

  「別開!」嬌小的張樊直起纖腰,皺眉盯著丈夫,換了小不少的聲音解釋道,

  「冉冉肚子疼,不能開。」

  ……」許主管無奈地放下了胳膊。

  「那我弄點東西回屋吃,」在老婆的注視下,他折回餐桌,隨便盛了點飯菜,
就要奔向有空調的臥室。」

  「等一下,」許加華略顯茫然地回頭看去,只見老婆張樊有些不自然地捋著
自己發卷的發梢,

  「別弄一桌子啊!收拾起來怪麻煩的……」

  「你當我幾歲?」莫名其妙的許加華回擊了一句,卻見對面的妻子更加不自
然地咳了咳,聲音更小地要求道:

  「你去洗個澡吧……還有空調可別開太晚!太冷我……咱們受不了的。」

  許加華心下了然。他聳了聳肩,便在老婆略帶羞惱的目光裏走回了臥室。

  夜裏。

  夫婦兩人的房間裏,許加華正把老婆的兩條白嫩大腿摁在她的屁股兩邊,奮
力地聳動腰胯,大腿與老婆屁股撞出的誘人肉聲不停響起。

  他的身下,體型小巧,身材卻玲瓏有致的的張樊揚著頭,一雙薄唇如饑似渴
地吮吸著丈夫的嘴。她用一雙纖手摟著丈夫的後腰,每當他壓下,這雙小手就會
猝然摟緊,仿佛想把人高馬大的許加華整個摁進自己的胴體。

  很快,許加華的身體微微一顫,整個人直接進入了衝刺狀態。

  「唔……!」他嬌小的老婆在劇烈的衝擊下直接躺回了枕頭上,險些失聲發
出抑制不住的淫靡嬌吟。她趕緊收回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免得女兒聽到這邊
不該聽見的聲響。

  「今天……」空出嘴來的許加華一邊窮追猛打,一邊氣喘吁吁地問了兩個字,
儼然是快繃不住了。

  「嗯……在,在安全期……」滿臉潮紅的張樊默契地點了點頭。

  於是許加華便不再猶豫。一陣猛撞之後,他直接趴在了身下這具赤裸的胴體
上,胯下顫抖的大肉棒把一股股的熱流送進了老婆的肉屄深處。

  等到氣喘勻,老婆張樊主動獻上了一個香吻,看起來對他今天的表現頗為滿
意。

  「我們去洗洗吧?」疲累交加,精神頭卻莫名振奮的許加華順著她輕輕的推
動翻到了一邊,大腦空白地看著她套上了一條薄薄的紗質睡裙。

  「你先去,我歇會。」目送老婆離開,許加華套上寬鬆的睡褲,愣愣地放空
了好一會,然後偷偷摸摸地從床頭櫃子裏抽出一盒安眠藥,取出一片扔在了自己
的水杯裏——雖然老婆很不樂意他吃這個,但這位准中年男人卻覺得沒有這些藥
的話,他是越來越難以獲得渴望許久的踏實睡眠了。

  「你去吧。」還沒來得及喝,老婆卻回到了臥室,沖他使了個眼色。看見她
身後的人,心裏慶倖已經在女兒起夜前換上睡衣的許加華起身出門,和女兒稍稍
對視了一下,然後安靜地交錯而過。

  女兒許冉已經十三歲大了,在夫妻倆眼前的行事漸漸乾脆直接了起來,他已
經很久沒見到過她露出可愛的笑容,沖著他甜甜地喊上一聲

  「爸爸」了。帶著這樣的感歎,許加華處理好了一番大戰後的衛生問題。但
等他回到臥室,卻啞然地發現他床頭的水杯已經見底,身穿薄紗睡裙的老婆張樊
也閉著眼睛,安詳地躺在了床上。

  希望明天這活祖宗不要發現些什麼……暗自頭疼的許加華想要拉開櫃子,再
給自己找一片安眠藥。但當他湊到床頭,輕手輕腳地翻找起來之後,視線卻莫名
地聚集在了老婆安寧的睡顏上。

  三十七歲的張樊比他小半歲,當年他上學時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清秀、嬌小
的女生。此時,許加華細細地凝視著她的臉龐,發現除了眼角不可避免地多了些
細紋之外,那清秀的臉蛋、細膩的肌膚和瑩潤的小嘴似乎還是像當年那樣吸引他。

  許加華伸出手摸了摸她白皙的臉蛋,卻聽到老婆的鼻息依然平靜如常。他又
把指尖稍微塞進老婆的小嘴,掀了下那兩片薄唇,她的睡顏仍然是一樣平和。

  一股異樣的衝動突然在許加華的心裏升了起來。眼前披著幾無遮攔的薄紗睡
裙,安靜沉睡著的老婆似乎散發著一種別樣的吸引力,就連她剛剛在自己身下任
由征撻的模樣都遠遠不如。

  許加華的手悄然滑下,順著老婆的鎖骨伸進了睡裙的衣領,摁在了她那對曾
令自己沉迷許久的奶子上。稍後,仍然覺得有所不足的許加華打量了一番,索性
把老婆肩膀上的兩根小吊帶拽到了一邊。他拉住她睡裙的領口,直接扯到了肚皮
上。

  身高將將一米六整的張樊卻藏著一對C罩杯的挺拔奶子,許加華還記得自己
第一次攀上這處高地時驚喜激動的心情。與十幾年前相比,老婆的一對奶子因為
哺乳漲大了一圈,卻也難免不如從前堅挺,曾經粉嫩的乳暈和乳頭也不知何時被
染成了深褐色。

  許加華使勁揉捏了幾圈這兩隻手感頗好的肉球,又用手指捏住了老婆的乳頭,
撚動了起來。

  老婆的呼吸稍微急促了一些,睫毛修長的雙眸卻還是安穩地閉著。許加華放
下心來,很是揉撚了一番這兩顆哺育了女兒許冉,也時常被他含在嘴裏吮吸的紫
葡萄。

  一不做二不休,還未盡興的許加華索性把老婆的睡裙直接降到了腳踝,然後
從那兩隻白嫩的小腳上褪了下來,把她剝了個精光。他決定久違地好好探尋一番
老婆的肉體。

  許加華用雙手握住了她纖細的腰肢,回想著這裏從前的模樣。其實老婆的腰
看起來還是很細的,微微起伏的肚皮也很平坦,但他還是感覺有什麼地方說不清
道不明地變得肉感了一些。許加華來回撫摸了一遍,拍了拍她的小腹,心裏稍稍
滿意。

  再向下就來到了他打交道最多的臀部。作為一個嬌小型的女性,老婆總是嫌
自己的屁股不夠豐滿,經年累月地做一些據說能提臀、豐臀的訓練。許加華覺得
除了懷了女兒讓她的屁股豐滿了一圈之外,這些訓練起的效果聊勝於無。

  許加華本想把她翻過來,卻又改了主意。他先是像剛才做愛時那樣,把老婆
的兩條大腿分開,暴露出她的肉屄和屁眼。然後,他抓著老婆的兩隻臀瓣思考了
一下,索性搬著她的雙腿,像許多成人片裏那樣一左一右地摁在了她的腦袋兩邊,
然後用枕頭壓住了她的雙腳。老婆總說她上學時練過不短時間的舞,許加華此時
見識了她身體出色的柔韌性,心裏相當感謝那些舞蹈訓練。

  這下老婆的屁股成了她整個身體最下面的部位。許加華得意地抓著老婆頗具
彈性的臀肉,又輕拍了幾下之後,大手漸漸摸索到了她的肉屄上。

  許加華低著頭,細細打量著這只他已經有日子沒有仔細觀察過的肉蚌。老婆
的肉屄是所謂的

  「一線天」形,陰毛也稀疏,肥嫩的外陰形狀清晰可辨。不過十幾年的抽插
下來,這只肉屄的外陰部分已經失去了曾經誘人的粉嫩模樣,和她的乳頭、乳暈
一樣變成了久經沙場的深褐色。

  許加華叉開兩根手指,摩挲了幾下那對飽滿的大陰唇,然後撥開她的肉屄,
直接探進了老婆在他的玩弄下已經濕意盎然的肉縫。他也不做什麼,而是拿來手
機,對著老婆在這種姿勢下顯得格外渾圓豐滿的屁股拍了幾張照片,給老婆吞下
了他手指的肉屄和顏色淺淺的菊花蕾來了幾張清晰的特寫。

  許加華拔出手指,在老婆潔淨的屁眼上蹭乾淨了帶出來的透亮液體。平時這
裏是個不大不小的禁地,年輕時,老婆勉強允許過一兩次肛交,後來覺得實在難
為情,就再也不同意了。

  把她的肉體摸了一個遍之後,許加華看著一絲不掛、閉著雙眼任由擺佈的老
婆,愈發大膽的想法一個個冒了出來。他握了握老婆的兩隻腳踝,去自己的衣櫃
裏拿出了幾條皮帶。然後,他掀起枕頭,試著把老婆的腳腕掰到她自己的脖頸後,
發現居然很輕鬆就做到了。很快,許加華就把老婆的雙腳交錯著摁在了她自己的
脖頸後面,用皮帶勒緊之後,讓她的脖頸枕住了自己的腳腕。

  看著渾身上下一絲不掛,又像個充氣娃娃一樣,被他擺弄成了如此高難度姿
勢的老婆,許加華興奮地渾身發顫,褲襠裏的傢伙也硬得像根鐵棒一樣。他狠狠
地捏住了老婆袒露無遺的肉屄,連掐帶揪了好幾下,才稍稍平復了心情。

  平時的老婆雖然在床上也算放得開,但也從來沒像現在這樣任由他擺弄過自
己的身體。許加華看著老婆沒什麼變化的睡顏,手上無意識地上下搓弄著她那只
印著他手指印的肉屄和濕淋淋的屁眼,心裏暗想哪天一定要說服她再這麼來幾次。

  在之前博覽過的眾片影響下,許加華腦子裏肉色的靈感一波接著一波,形成
了一個令自己都感到誇張的計畫。他把老婆推向一側,抓住她的兩隻胳膊拉到了
背後,又把老婆的手肘、手腕各自用皮帶綁在了一起。這下,熟睡的她算是徹底
動彈不得了。

  人高馬大的許加華把兩隻手插到老婆的屁股與床單之間,像給小孩把尿一樣
輕鬆地托著她的屁股站了起來。他抱著老婆走出了房間,然後把她扔在了沙發上
正對著女兒房間的位置。平日裏的張樊是絕不會一絲不掛地在客廳裏走動的,更
不必說現在還被他捆成了這個挺著屁股,袒露著胯下兩隻肉洞的淫蕩模樣。許加
華坐在沙發上揉搓著老婆的一對奶子,心裏胡思亂想著,既害怕,又無比期待女
兒突然推門出來,看見自己媽媽的樣子。

  這件事始終沒有發生,已經快兩點,女兒當然睡得很熟了。對著老婆拍了各
個角度的照片之後,松了口氣的許加華把她抱了起來,穿過客廳,直接放在了餐
桌上。

  許加華返回房間,拿了自己的車鑰匙,又取了老婆的一根口紅。他本來下意
識地想要把東西放進褲兜,卻發現睡褲側面根本是平平一片。但隨著他的視線落
到仰躺在餐桌上的老婆身上,許加華心裏突然冒出來一個主意。他走到老婆光溜
溜的屁股前面,掰開了她的肉屄,把口紅和車鑰匙大半截塞了進去。

  一切準備就緒,許加華推開自家大門,把一絲不掛的老婆打橫抱了起來。他
走到門口,看看懷裏兩眼輕閉、渾身一絲不掛的老婆,又看看她肉屄裏露出一截
的口紅管和鑰匙尖,只感覺心口砰砰猛跳。

  最終,許加華橫下一條心,穿著拖鞋的腳踏出了門口。他避開了有監控的電
梯,抱著老婆,在昏黃的樓梯間裏匆匆地向下沖去。平時常有人上下的樓道裏,
每一層的金屬樓層牌都映出了許加華懷裏這具風韻迷人,被擺成了一個高難度姿
勢捆綁起來的赤裸肉體。

  出了單元門,發現四下早已一片寂靜的許加華松了口氣。他忍不住把老婆放
在了單元門口的臺子上,自己也蹲了下來,把手機放到了老婆的臀縫間,給她那
塞著東西的飽滿肉屄、半隻白花花的屁股和上方大門上的門牌號合了張影。

  從單元門到社區門的過程很順利,許加華抱著老婆在路燈的背陰處走著,時
不時地用手從她的脖頸拂到屁股,以驅趕可能存在的蚊蟲。可是漸漸地,他的手
掃得越來越往下,最後索性捨不得從老婆的臀縫間離開了。他的五指略微張開,
大拇指挑逗性地點摁著老婆緊致的屁眼,其餘手指則摩挲著她的肉屄,一次次地
把肉穴裏向外滑去的口紅和車鑰匙塞了回去。

  門口崗亭裏的小保安已經趴在桌子上睡熟了。許加華抱著一絲不掛的老婆,
悄然走向崗亭。

  他們一家都跟這個年輕人很熟,當初許加華的車被人蹭了,便是這位年輕人
熱心地幫了忙,帶著他們查了錄影,又找遍了整社區的車。

  隔著窗戶,喘著粗氣的許加華托著老婆的後腰,把她光溜溜的屁股舉到了小
保安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他深吸了一口氣,在狂亂的心跳聲裏用手指夠向了了
老婆的胯間,分開食指和中指,同時掰開了老婆的肉屄和屁眼。這位熟睡中的年
輕人不會知道,那位頗為漂亮,人又和善的女業主此時正被一絲不掛地舉在他面
前,向他袒露著最隱秘誘人的兩隻肉洞。

  許加華放開了一邊的手指,用單手勉強托著光溜溜的老婆,放開的那只手則
把手機掏了出來,放在了老婆的小腹上。他用顫抖不已的手機框下了老婆暴露無
遺的飽滿陰阜,和年輕保安熟睡的臉一起無聲地拍了下來。

  許加華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車上的。他開了車門,把一絲不掛的老婆放
在了後座上,對著她的屁股蹲了下來。借著手機的燈光,他從老婆的肉屄裏拔出
了那只口紅,扭開蓋子之後,細細地在那對肥厚的大陰唇上塗抹了起來。

  在許加華的努力下,老婆胯間的這張小嘴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塗成了嫣紅色。
稍微打量了一下,仍不滿意的他又把口紅下移,粉飾起了老婆的屁眼。

  很快,許加華就完成了這次化妝工作。路燈下,老婆的兩隻肉洞都變成了嬌
豔的紅色,這令他感覺自己到達了某種極限。他扔掉了口紅,急不可耐地拉下了
自己的褲子,胯下粗大的肉棒早已經勃起得不能再長,赤紅的龜頭不受控制地突
突跳動著,猶如射精的前奏一般。

  許加華低吼一聲,扶著老婆的兩瓣屁股,把自己火燙的肉棒齊根戳進了那只
熟悉、濕漉漉的肉屄裏。隨後他把手換到了老婆的胸口,狠狠地掐住那兩顆充血
的紫葡萄之後,猛地抬胯,又粗暴地一捅到底。很快,他的肉棒來回進出老婆身
體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交合處那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噗滋噗滋的水聲
甚至譜成了一首宏大的暴風雨。

  許加華從未像今天這樣狂熱地專注於一場性愛,也許是由於老婆被他捆綁成
的淫蕩姿勢,也許是由於她像個充氣娃娃一樣任由擺佈的順從,也許是把老婆赤
裸地帶到公共空間,大肆展示她那令自己迷戀許久的肉體所致。他咬著牙,揪著
老婆的兩顆乳頭,毫不停歇地衝刺、抽插著,把隱約響起的嬌聲喘息、呻吟完全
拋在了腦後。當身下的肉體突然繃緊、把大股溫熱的液體噴濺在他的小腹上,他
就拔出肉棒,用力頂進老婆的屁眼,繼續做狂暴的活塞運動。等到她重新放鬆,
許加華就毫不猶豫地返回她的肉屄,開始新一輪的衝刺。

  足足半個小時後,許加華才放開了老婆被他捏腫的乳頭。他俯下身,心滿意
足地親吻起了老婆的小嘴,把那根正被她那紅腫屁眼緊緊裹住的大肉棒整根嵌了
進去,今晚第二次在老婆的身體裏進行了火山爆發般的熾熱噴湧……

  第二天,許加華睜眼時已經快中午十二點了。他獨自從床上爬了起來,若有
所思地掃視了一圈。

  車鑰匙放在桌上,老婆的那支口紅回到了口紅堆裏,房間裏也沒有他那兩根
皮帶的蹤跡。慶倖於沒有忘記收尾工作的許加華松了口氣,推門走了出去。

  客廳裏,只有女兒一個人坐在餐桌旁。

  「你怎麼十二點才起呀?」女兒一邊埋怨,一邊把屬於他的食物推了出來,

  「這是你的,媽媽已經吃過出門了。」

  「你是不知道你爸有多累。」許加華搖了搖頭,正想去洗漱,卻瞥到昨天才
買的大桶可樂正擺在女兒的杯子旁邊,空掉的部分都快到一半了。

  「別那麼喝,可樂喝太多了不好。」他隨口批評道。

  女兒翻了個白眼,一番痛飲之後才開口說道:

  「還不是昨天你們屋裏那杯水……味道真怪。我醒了之後喝了好多水,可是
嘴裏的怪味到現在還下不去呢……」

  第二周的週五。

  下午五點不到,桌子上已經乾乾淨淨的許加華一遍遍地看著時間,渾身上下
坐立不安。

  從上週五那個荒誕的夜到今天,老婆張樊的表現怪異極了。不論他跟老婆說
些什麼,老婆都只會淡淡地瞟瞟他,最多是做些諸如點頭搖頭的動作補充一下。
女兒很明顯也發現了家裏氣氛的不對勁,偷偷問了他好幾遍是不是跟媽媽吵架了。

  其實這也是情有可原……許加華心虛地看到,老婆這幾天戴上胸罩時都會疼
得蹙眉,上廁所也要花掉相當長的時間。

  不過讓許加華感到放心又折磨的是,老婆現在一回家就會換上那條基本什麼
都遮不住的薄紗睡裙,弄得女兒總是偷偷打量她凸點的胸口和春光外泄的陰部。

  女兒不知道的是,她的媽媽只要回到臥室,就會直接把睡裙脫掉,不著寸縷
地在許加華面前晃來晃去。

  這還不算,老婆甚至開始練起了裸體瑜伽。在許加華眼前,她會把自己的胴
體扭成各種各樣的姿勢,但最後總會擺出那天被許加華捆成的誘人動作——把雙
腿並在身旁,腳腕在腦後交錯。

  然後,她就會保持著這個姿勢,拿起手機,一邊紅著臉翻閱自己被捆綁著,
在家裏和社區各處拍下的裸照以及性器的特寫(已經被她強勢轉移到了自己的手
機上獨家保存),一邊給自己的乳尖和屁眼塗上消腫止痛的藥膏。

  最嚇人的是,每當許加華被激得心癢難耐,想要摟摟她安撫兩句時,老婆就
會瞬間擺出冷漠的神情,拿起提前放在旁邊的剪刀沖他指指,弄得他悻悻地打消
念頭。

  胡思亂想著,許加華的手機亮了起來。他隨意地看了一眼,然後觸電般抓起
了手機——老婆在沉默了一周之後,破天荒地主動發來了消息。

  「什麼時候回家?」

  ——快了親愛的,一下班我就走。

  「好,回來帶點東西。」

  ——沒問題,都要什麼?

  幾十秒後,許加華的手哆嗦了一下。

  「震動棒、肛門塞、假陽具(尺寸照著你自己的買)。還有乳頭夾,陰唇、
陰蒂夾什麼的也要。」

  接下來是一張令人血脈賁張的照片。嬌小的老婆躺在床上,渾身上下不著寸
縷。她照例做出了那個高難度的動作,白花花的屁股對著鏡子,一手分開兩指摁
著肉屄,一手舉著手機拍下了鏡中的自己。手機擋住了老婆的上半張臉,只露出
了鼻翼和下麵微微勾起的紅潤小嘴。手機擋不住的是,她的屁股上搭著許加華的
兩條腰帶,平坦的肚皮上放著一大盒沒開封的避孕套。手機更擋不住的是,老婆
那一線天型的誘人肉屄和下面緊窄的屁眼已經被她用口紅再次塗成了嫣紅色,那
支塗遍她上下兩張小嘴的口紅正插在她的屁眼裏,豔紅色的膏體看得許加華一陣
顫抖。

  「晚上等冉冉睡著,我們再出去玩一次吧。」照片下,老婆的最新一條消息
如是寫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