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42-743

porsmm
本文:2022-08-06T04:49:57
七百四十二、永遠站在最頂層的套路
作者:柳岸花又明
呂玉清和蕭宏偉因為陳漢升的誤導,再加上他表現出來的“人設”,一致認為閨女已經被豬拱了。

  如果這兩口子知道陳漢升和蕭容魚之間,其實還有最後一層沒有突破,老蕭估計能把閨女一直藏到出嫁的那一天。

  呂玉清和老蕭結束通話,打開冰箱看了看,盤算著做些小魚兒愛吃的菜肴。

  下午4點多,呂玉清正在廚房裡忙活,突然聽到客廳有動靜,原來是女兒睡醒了。

  小魚兒披著略微散亂的長髮,穿著可愛的粉色睡衣,晃晃悠悠的走到沙發上,拿起遙控器隨意的換台。

  “傻丫頭。”

  呂玉清心裡笑了笑,切了一點哈密瓜端過去。

  因為家庭條件優渥,呂玉清眼界一直比較高,所以給很多人的印象都是不太好相處,不過對唯一的女兒,其實她也是掏心掏肺的母親。

  “謝謝媽媽~”

  蕭容魚看見哈密瓜,坐直身體道謝。

  “你現在睡多了,晚上又要玩電腦。”

  呂玉清拿出小魚兒的卡通橡皮筋,幫著閨女紮頭髮。

  蕭容魚一邊看著央視三套的“同一首歌”,一邊跟著哼起了周傑倫的《晴天》:“颳風這天,我試過握著你手,但偏偏,雨漸漸,大到我看你不見······”

  呂玉清瞄了兩眼:“這就是你們年輕人喜歡的周傑倫啊,吐字都不清楚,也不懂有什麼可聽的。”

  “晚上小陳過來,他聽見要和你爭辯了。”

  小魚兒彎著長長的睫毛:“他是小陳的偶像。”

  “漢升要過來嗎?”

  呂玉清問道。

  “昂~”

  小魚兒點點下巴:“他現在駕校看王梓博練車,一會應該去梓博家裡吃飯,然後送詩詩回來,順便在這裡坐一坐。”

  “他倒是挺忙的。”

  呂玉清為女兒系好了高馬尾,眼神裡都是憐愛。

  “明年6月份,我家閨女就要嫁人了。”

  想到這裡,呂玉清眼睛有些發酸,同時也在慶倖,幸好是陳漢升。

  因為老陳和梁美娟本身就是朋友,小魚兒嫁過去,完全不擔心公公婆婆擺臉色;其次,陳漢升對閨女很好,這一點自己和老蕭都看得出來。

  最關鍵的是,小魚兒很喜歡陳漢升啊。

  “聽到漢升要過來。”

  呂玉清刮了刮女兒的臉蛋:“你就這麼的高興啊。”

  “是啊。”

  蕭容魚抿著甜甜的梨渦:“小陳平時都比較忙,可是他哪天要過來找我,我從早上開始就很高興呢。”

  “可是·····”

  小魚兒甩著活潑的馬尾辮,傲嬌的說道:“我從來不告訴小陳,我有多高興。”

  “你開心,媽媽就開心。”

  呂玉清看著女兒,心想陳漢升你一定要對得起小魚兒,她長這麼大都沒有受過一點委屈呢。

  蕭容魚感覺到母親的情緒變化,放下水果扭頭看了看,母女連心,她似乎能夠感覺呂玉清心中的那份不舍。

  “媽~”

  小魚兒叫了一句,噘著嘴巴撲進呂玉清的懷裡。

  對於蕭容魚來說,以前她和父親的感情要深一點,因為不管任何事情,老蕭都是無條件支持女兒的。

  呂玉清偶爾會冷著臉,指出小魚兒言行舉止的不妥之處。

  還記得大一軍訓後的國慶假期,因為陳漢升去酒吧打檯球,蕭容魚碰見後生氣鬧的彆扭,當時她都不敢告訴呂玉清,只有老蕭知道。

  後來隨著年紀的增大,還有大學集體生活的鍛煉,尤其經歷了那一次“修羅場”,蕭容魚和母親之間的小隔閡慢慢的消失了。

  現在反而是母女之間經常說悄悄話,老蕭只能在旁邊吃乾醋。

  小魚兒跪坐在沙發上,臉頰枕著母親的肩膀,回憶起一件件往事,傍晚的夕陽有多溫柔,現在的場景就有多溫馨。

  “小魚兒。”

  呂玉清拍著閨女的後背:“以後啊,陳漢升只要敢大聲對你說話,你就告訴媽媽,我馬上去質問陳兆軍和梁美娟,這就是你家的寶貝兒子嗎,總之離得近,方便找上門。”

  “呵呵呵~”

  蕭容魚被逗得笑起來,半響後自言自語的說道。

  “小陳雖然脾氣不太好,可是不會對我大吼大叫,我生氣的時候,他還得哄著我,可能還要想很多套路,也真是難為他了。”

  “小陳其實很聰明,高中就表現出來了,他一哄我,我就沒辦法生氣了。”

  “能夠從校服走到禮服,這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了。”

  ······

  6點左右,蕭宏偉推掉所有應酬回家,看見了沙發上正在閒聊的老婆和女兒,他笑眯眯的挽起袖子去廚房做飯了。

  沒過多久呂玉清也進來幫忙,老蕭擺擺手:“你去陪閨女談心嘛,到時再把內容告訴我。”

  “她和陳漢升煲電話粥。”

  呂玉清搖搖頭:“也不知道哪裡那麼多話。”

  “這說明感情好嘛。”

  蕭宏偉問道:“他過來吃飯嗎?”

  “不吃,可能會坐一坐。”

  呂玉清搖搖頭:“漢升知道我們明天要一起下鄉參加壽宴,順便見見親戚的事情吧,還有距離太遠,晚上可能不回家了。”

  “他知道的。”

  蕭宏偉點點頭:“梁美娟和小魚兒應該早都說過了。”

  很快,老蕭兩口子就做了幾道小魚兒喜歡的家常菜,喊著她過來吃飯。

  “······小陳,我要先吃飯了,一會見嘍。”

  小魚兒一邊走過來,一邊掛掉電話。

  兩人打了將近一個小時,陳漢升收線的時候,果殼手機的待電量已經從60%降到30%了。

  “這一點就比不上諾基亞啊。”

  陳漢升摸著發燙的果殼手機,心裡暗暗想著。

  他正在王梓博家裡玩耍,王梓博父母和邊詩詩都在,下午因為公安局副局長的招呼,王梓博直接就練車了,明天上考場,拿到駕照問題也不大。

  “漢升啊,梓博說在你手底下打工,居然拿到了10萬塊錢工資,你千萬不要偏向他啊。”

  陸玉珍以為陳漢升在刻意照顧王梓博。

  王梓博暑假進入果殼以後,因為果殼社區發展迅速,分到了兩撥績效獎勵。

  這筆錢在果殼網路部裡面,其實不算多,不過對於沒有正式工作的陸玉珍夫婦來說,這是一筆難以想像的鉅款。

  “沒有,這是梓博辛苦賺的。”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再說了,有點偏向也是應該的,我小時候那麼調皮,總覺得我媽做的飯菜不好吃,喜歡來你家蹭吃蹭睡,每次陸姨都要特意炒兩個雞蛋加餐,後來我媽打了我一頓才知道,那是梓博的學費來源。”

  “哎呀,你家條件好嘛。”

  陸玉珍其實和梁美娟差不多的年紀,不過兩鬢已經有了不少白髮,她摩挲著粗糙的手掌:“來我們家吃飯,肯定不能受委屈的。”

  “還說這些做什麼。”

  王梓博不樂意提起這些事,甕聲甕氣的打斷:“以後你和我爸不要太節省了,拿這筆錢裝修一下房子,再買兩台空調······”

  這些雖然是關心的話語,不過王梓博說起來總是硬邦邦的,因為家庭結構和性格問題,王梓博和父母之間,大概一輩子都沒辦法像蕭容魚家庭那樣溫馨,也沒辦法像陳漢升家庭那樣隨意。

  不過,愛是一點不會少的。

  “裝修房子幹嘛?”

  陸玉珍否決了這個提議,她看了一眼旁邊的邊詩詩:“存著給你們結婚用。”

  邊詩詩聽了,即使她是個潑辣的湘南姑娘,此時也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媽!”

  王梓博有些惱火,他總覺得母親這種過於直白的表達方式,顯得“沒文化”。

  “陸姨。”

  邊詩詩先瞪了一眼王梓博,示意他這個態度是錯誤的,緊接著又去勸說陸玉珍:“我和梓博都有工作的,你就把房子先裝修一下嘛,這樣你和叔叔住的也舒服一點啊。”

  “我們一把歲數了,還圖什麼舒服。”

  陸玉珍仍然很固執。

  最後,還是陳漢升找准了命門,一言定乾坤。

  “你們不圖舒服,總得考慮一下邊詩詩吧。”

  陳漢升好像在開玩笑:“萬一她覺得這裡環境太差,以後不想過來了怎麼辦,或者說她覺得陸姨你們太敷衍,一生氣不和王梓博戀愛了·····”

  “明天我就找人看房子!”

  陸玉珍二話不說,馬上就答應下來。

  兒子能找到邊詩詩這樣的姑娘,陸玉珍做夢都能笑醒,根本經不住陳漢升的“恐嚇”。

  “陳漢升,你別瞎說啊。”

  邊詩詩冷哼一聲:“我才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人呢。”

  “這可說不準。”

  陳漢升專門抬杠的說道:“你又沒住過,誰知道真的假的,說不定也會嫌棄呢。”

  “切~”

  邊詩詩也是經不住陳漢升的激將:“本來明天你們去鄉下,我還覺得一個人住小魚兒家裡不太好,既然這樣的話,那我明晚就陪陸姨聊天好了。”

  “那就一言為定!”

  陳漢升笑著點點頭。

  王梓博一臉感激,抽空專門對陳漢升說道:“小陳,謝謝你啊,你這樣做,其實是為了加深邊詩詩和我媽之間的感情吧。”

  “······”

  陳漢升愣了半響,重重的拍了拍王梓博的肩膀:“居然被你看穿了!”

  “畢竟這麼多年了,我也多少學了幾招。”

  王梓博有些自矜:“用你的話說,你激將邊詩詩其實只是第一層,邊詩詩為了證明自己,準備在我家過夜是第二層,我看穿了這個套路,算不算在第三層了?”

  “當然算!”

  陳漢升毫不猶豫的說道,不過心裡又補上一句,其實老子在最四層。

  第四層是什麼?

  明天晚上,小魚兒家裡就是空蕩蕩的了。


七百四十三、“推人前”的所有準備工作
作者:柳岸花又明
在王梓博家裡吃完飯,陳漢升開車送邊詩詩回蒼梧綠園。

  詩詩同學的“怨氣”還是很大,她在後排一直沒有搭理陳漢升,上樓以後,見面就和蕭容魚告狀:“小魚兒,你家陳漢升又在作妖了。”

  “怎麼了?”

  蕭容魚有些奇怪。

  “之前已經說過,讓我和梓博兩人的感情自由發展,你們不要拔苗助長的摻和。”

  邊詩詩看向陳漢升:“可是你剛才還故意採用激將法,讓我留在梓博家裡過夜,就是想推動我和陸阿姨之間的感情,對不對?”

  “這······”

  陳漢升面露慚色,似乎同樣被聰明的詩詩同學看破了心思。

  “小陳!”

  蕭容魚也是嘟著嘴巴:“人家梓博這半年成長的很快,詩詩經常暗自高興呢,你不可以再這樣推波助瀾了。”

  “哎~”

  終於,陳漢升承認了:“對不起,畢竟梓博是我十幾年的兄弟,他人又老實,當時我就想順手幫一下的,現在我也明白了,太夠義氣也不是好事。”

  “就是你以後注意一下就好了。”

  邊詩詩看到陳漢升鄭重道歉,她反而有些過意不去:“其實和陸姨聊聊天也挺好的,正好打聽一下梓博小時候的糗事。”

  “嗯嗯嗯,詩詩你太善良了,簡直就是活生生的小天使。”

  陳漢升敷衍的讚美幾句,等到邊詩詩被呂玉清喊去吃西瓜的時候,陳漢升一撇嘴:“邊詩詩和王梓博在一起久了,腦瓜子似乎不如以前靈活了,由此可以證明,弱智是可以人傳人的。”

  “什麼意思噢。”

  小魚兒眨著眼睛:“小陳你怎麼罵人呢?”

  “沒罵人。”

  陳漢升摟著小魚兒的肩膀,嘴巴就要往精緻的瓜子臉上湊去:“你應該感到高興,因為有一個超級聰明的男朋友。”

  “鵝鵝鵝,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小魚兒一邊笑,一邊阻擋著不讓陳漢升耍流氓,兩人正在沙發上玩鬧的時候,老蕭面無表情的走過來。

  “吃水果。”

  老蕭放下手裡的果盤,抬眼看了一眼陳漢升。

  “咳······”

  陳漢升乾咳一聲,訕訕的說道:“吃瓜就吃瓜嘛,蕭叔你能不能先把刀放下。”

  “哦,還有刀嗎?”

  老蕭好像這才反應過來,“驚訝”的看著自己右手:“奇怪了,我手裡怎麼拿著刀呢,可能是剛才切水果忘記了,不過這也很合理吧。”

  “合理合理。”

  陳漢升連連點頭,他已經get到了這個警示,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明天的計劃依然不會改變。

  過了一會,呂玉清也過來了,她想交代幾句下鄉見親戚的注意點。

  上次在建鄴買了別墅以後,在蕭宏偉和呂玉清的眼裡,這就是兩個孩子走向婚姻的徵兆了,所以正好趁著這次長輩的壽宴,有些親戚就要抽空見一見了。

  沒想到呂玉清剛介紹幾個身份,陳漢升就有些不耐煩了:“哎呀,呂姨你放心吧,我知道什麼場合說什麼話的。”

  “嗯,那就好。”

  呂玉清點點頭,沒有再繼續了。

  這次輪到蕭宏偉和蕭容魚瞠目結舌了,這可不像老婆(老媽)平時的作風啊。

  “為什麼一般情況下,婆媳之間的感情,不如丈母娘和女婿之間和諧呢?”

  老蕭忍不住思考起來,呂玉清和蕭容魚奶奶相處的也不是很融洽,似乎這已經是幾千年流傳下來的“傳統”了。

  “小魚兒這邊還好。”

  蕭宏偉想了想梁美娟的為人,尤其還有陳兆軍托底,這倒是不用擔心的。

  ······

  吃完水果又坐了一會,陳漢升就拍拍屁股回家了,打開門以後,爸媽正在客廳裡看電視。

  他們已經習慣陳漢升在外面浪蕩了,知道也約束不住,不過陳漢升11點前必須歸家,從高中開始就是這個規矩。

  見不到兒子的人影,梁美娟就不休息,陳漢升雖然混不吝,但是很孝順,為了不讓母親熬夜,他總是在11點前回家。

  “媽,明天我要跟著蕭叔他們下鄉了。”

  陳漢升走過去說道。

  “我提醒你啊。”

  梁美娟想了想,還是說道:“見完親戚,一切都要定下來了。”

  “我知道。”

  陳漢升模棱兩可的回道:“我本來也沒打算放棄小魚兒的,晚上大概要在鄉下過夜的。”

  “隨便你。”

  梁美娟信以為真:“睡前打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給我。”

  “好滴~”

  陳漢升成功忽悠了爹媽,因為他計劃是打算明天偷摸回市區的。

  想到明晚即將發生的故事,陳漢升內心有些激動,洗澡上床後也沒什麼困意,還像蛆一樣在興奮的蠕動。

  “咯吱咯吱”的聲音吵到了梁太后,她走過來“咚咚咚”的敲著門:“你今晚要修仙啊,還讓不讓別人睡覺了?”

  “幹嘛啊?”

  臥室的門已經被鎖上了,陳漢升膽子就大一點,嘟嘟囔囔的說道:“拉不下屎怪地球沒引力,睡不著覺怪人家修仙,建議你去找本高中幾何翻一翻,那樣就能很快睡著了。”

  “陳漢升。”

  梁美娟站在門外,語氣平靜的叫了全名:“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幽默?”

  “啪~”

  陳漢升二話不說關了燈:“突然好困,媽媽晚安,我愛你。”

  ······

  第二天上午,空氣裡透著北方冬天的冷冽,不過陽光很充足,鋪灑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陳漢升開著保時捷來到蒼梧綠園,小魚兒一家三口已經收拾好了。

  蕭容魚打扮的非常漂亮,穿著一件天藍色的高領毛衣裙,外面套著一件束腰的奶白色羽絨服,修長纖細的小腿上裹著厚厚的白色絲襪,傲嬌的高馬尾隨著步伐左右晃動。

  她看見陳漢升過來,高興的揮動手臂,梨渦裡都是甜甜的笑容。

  地面還擺著一堆煙酒和營養品,陳漢升心知肚明,因為蕭宏偉兩口子混得比較好,所以他們去鄉下走親戚,肯定是不能空手的,必須把七大姑八大姨全部走一圈,這樣才能不落下閒話。

  老陳和梁美娟逢年過節也是這樣,陳漢升停好車,也沒有人吩咐,很自覺地開始往後備箱裡搬運和裝貨。

  蕭宏偉和呂玉清對視一眼,原來,這就是有“女婿”的感覺啊。

  不過東西還蠻多的,卡宴的後備箱都沒有裝下,老蕭看了看說道:“要不裝點在我的車上吧。”

  “四個人還要開兩輛車啊?”

  陳漢升沒答應:“塞點在前面座位就好了嘛,現在全社會都提倡勤儉節約,蕭叔你是党的幹部,一定要帶頭踐行的。”

  “好······”

  老蕭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不開就不開嘛,上綱上線做什麼,難道是報復我昨晚拿刀“恐嚇”你?

  其實,陳漢升只是單純的阻止開兩輛車,否則自己能回來,蕭宏偉和呂玉清也能回來的。

  “這一次,必須成功!”

  陳漢升瞧著明眸皓齒的白月光,小魚兒一點都沒察覺到,自己的身份將在今晚以後,發生重要改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