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40-741

porsmm
本文:2022-08-05T17:00:07
七百四十、我家小魚兒,懷孕了嗎?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這樣陰陽怪氣的“自責”,蕭容魚當然聽出來了,她馬上就不愧疚了,氣呼呼的把車停到休息區,一副“我沒錯,我生氣了,趕快哄我”的神情。
  “好啦好啦。”
  陳漢升撫著小魚兒的高馬尾:“其實都賴王梓博,不是他出的餿主意,以你的智慧,怎麼可能開錯方向呢?”
  “也不能全怪他。”
  邊詩詩本來還和男朋友鬧彆扭,現在又幫著說話:“梓博也不是很熟系呀,他連駕照都沒拿到呢。”
  “就是嘛~”
  小魚兒推開陳漢升:“你都開車這麼多年了,也不曉得提醒一下。”
  要是擱平時,王梓博是不會反駁的,因為他本來就不善於爭論,硬著頭皮給陳漢升罵幾句,這事也就過去了。
  現在看到有人撐腰,王梓博膽子也大起來了:“詳細的說,小陳都開了三年多了,車都換了三輛。”
  “我靠!”
  陳漢升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我一個老老實實打電話的乘客,最後居然成了罪魁禍首,行吧,終究還是我一個人扛下了所有。”
  重新回去的時候,為了趕時間陳漢升就換到了駕駛位,立刻有點“高下立判”的味道了。
  小魚兒開車時,雙手緊緊的抓住方向盤,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前方道路,其實速度就是70多一點。
  陳漢升開車時,隨意的搭在方向盤上面,神態也比較自然,可是速度基本都在100左右,偏偏還很平穩。
  最關鍵的是,傻吊王梓博也不會在後面瞎指導了。
  快中午的時候,陳漢升叫醒已經睡著的蕭容魚,指了指收費站上的“港城歡迎您”,示意這才是正確的。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
  蕭容魚抓起陳漢升的右手,用漂亮整齊的小米牙咬了一口,然後轉頭和邊詩詩介紹港城的地標景點。
  之前邊詩詩來過一次,當時她比較忐忑,甚至沒想好要不要去見王梓博的父母,這次已經坦然很多了,能夠好整以暇的左顧右看。
  經過陳漢升和王梓博以前的小學時,邊詩詩還腦補出兩個小屁孩,一個活潑搞怪,一個沉悶內向,同時背著小書包走在路邊的畫面。
  ······
  中午這頓飯安排在陳漢升的家裡,蕭宏偉和呂玉清已經提前到達了。
  陳兆軍和老蕭在客廳抽煙閒聊,呂玉清在廚房搭把手,四個人上樓以後,蕭宏偉笑呵呵的招手:“果殼電子的老闆來港城視察了,有意向投資嗎?”
  “那我肯定拒絕。”
  陳漢升得意洋洋的說道:“我這個級別過來,不說常務副市長作陪,至少一般的副市長要過來坐坐吧,結果就一個公安局副局長,一個辦公室主任,擺明不夠重視果殼電子啊。”
  “哈哈哈······”
  蕭宏偉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哈哈哈”的開懷大笑,笑完又有些感觸。
  這小子的能力和社交其實都沒問題,而且還會哄閨女開心,唯一缺點就是不太安穩,希望婚姻能對他有點約束。
  蕭宏偉已經把兩個孩子的“好事”提上了日程,準備年後就開始啟動。
  “還重視度不夠,說你胖還真喘上了!”
  親媽梁美娟是一點不給面子的,她從廚房裡端著菜走出來:“為什麼晚了40多分鐘。”
  蕭容魚看著男朋友,希望他能幫著“抗下來”。
  不過陳漢升從來不會讓人失望,立刻大聲說道:“蕭容魚自告奮勇的駕駛,結果她開到淮安去了,要不是因為我,她今天都回不了港城,哈哈哈,你們趕快罵罵她······”
  可是,沒人響應。
  梁太后甚至還心疼的捏捏小魚兒臉蛋:“都怪陳漢升,他都開了都多少次了,也沒有提醒一下。”
  “沒事的,梁姨。”
  蕭容魚皺了皺鼻子:“我已經原諒他了。”
  “媽!”
  陳漢升不滿的說道:“你也太偏心了,這要是我的原因,你至少得嘮叨我一天時間。”
  “你能和小魚兒比嗎?”
  梁美娟冷哼著說道:“小魚兒在學校什麼成績,你在學校什麼成績······”
  “我們都大四了,早不談成績了。”
  陳漢升打斷道:“現在人家問我們,開口就是找到工作沒啊,一個月實習多少錢。”
  “喔,那你是工作最好的那個學生嗎,還是學校裡月薪最高·······”
  梁太后下意識就要反駁兩句,直到突然想起了什麼,索性閉口不言。
  “噢,我親愛的媽媽~”
  陳漢升學著中央六套譯製片的配音腔調,專門追到廚房,“可愛”的歪著腦袋問道:“您兒子現在就是財大最有錢的學生啊,哦~上帝,這是不是很不可思議······”
  “走開,整天油嘴滑舌的。”
  梁太后本著臉推開陳漢升,不過最後她也沒繃住,還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雖然有時候能被這調皮兒子氣得胸悶,不過也經常被他逗樂,等到陳漢升偷吃幾塊排骨出去以後,呂玉清在旁邊說道:“美娟,漢升已經很出色了,你有時候要多給他一點認同感和鼓勵,反正我挺為漢升驕傲的。”
  呂玉清說話的時候,也是略微揚起下巴,神情和小魚兒如出一轍,看來她是真的對陳漢升很滿意。
  “啊?”
  梁太后呆呆的點點頭,心想難道這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順心?
  可是玉清啊,你是不知道他有多氣人吧。
  ······
  中午吃飯的時候,蕭宏偉打開帶來的茅臺,幾個男的都小酌數杯,至於話題的中心點,那自然是陳漢升了。
  雖然剛才那句“不夠重視”是玩笑話,不過在實際生活中,果殼電子的老闆真要來港城投資,一個副市長打底是必須的。
  暑假的時候,陳漢升才剛剛坦白身家過億,那時果殼還只有MP4一款產品,現在有了果殼手機和果殼社區,再加上品牌價值,果殼的估價已經翻了很多倍。
  “爸,家裡鄰居和你們同事都有什麼反應?”
  陳漢升對這個事情最感興趣。
  “其實也還好。”
  老陳端起酒杯,先輕輕的和蕭宏偉碰了一下,然後才說道:“我那些同事年紀都比較大,他們最多知道你開了個電子廠,名氣還不小,見面誇兩句‘兒子出息啦,可以早早退休’什麼的。”
  “單位裡有些小年輕倒是果殼的粉絲。”
  陳兆軍笑著說道:“他們開始也比較激動,總是纏著我要見見你,現在已經好多了。”
  老陳說話不喜歡添油加醋,陳漢升心想這應該是真實的情況了,主要原因應該是自己沒有登上胡潤財富榜,大家還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
  “親戚們呢?”
  陳漢升又問道。
  “大部分親戚還是不錯的。”
  梁美娟插了一句:“就是有些人,比如你二叔公的女兒,你應該叫大表姑的,她畢業以後去英國定居,明明很多年已經不聯繫,以前想請她代購一點東西,她都沒有回應,前陣子專門打電話詢問果殼電子的情況。”
  “確認就是你的企業後。”
  梁美娟撇撇嘴:“她語氣裡非常的懷疑,還建議我們查查是不是重名的人。”
  “有些親戚就是這樣的。”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嫌你窮,同時又怕你富,太他媽的噁心了。”
  “吃飯吧。”
  陳兆軍揮揮手,不讓兒子繼續說下去,即使這是事實。
  蕭宏偉心裡笑了笑,其實陳兆軍心裡和明鏡似的,只是他性子比較平和,攻擊性不強,不願意和別人產生糾紛。
  老蕭對這段姻緣越來越滿意了,陳兆軍睿智寬厚,梁美娟又很疼小魚兒,以後閨女是不會受委屈的。
  “對了,你們明年辦個內退吧。”
  陳漢升不知道想起什麼,突然對父母說道:“可以去建鄴生活了。”
  “我不去,除非有小孩給我帶······”
  梁美娟剛說完這句話,只聽“噹啷”一聲響,大家看過去,原來是蕭宏偉發出的。
  這位港城市的公安局副局長,系統內的著名美男子,此時手腕一抖,連筷子都沒拿穩。
  “不會是我家小魚兒,懷孕了吧?”
  老蕭顫巍巍的問道。


七百四十一、男人就要好 are you!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小魚兒懷孕了?”
老蕭這句話問出來以後,飯桌上瞬間凝滯了一下。
陳兆軍和梁美娟對視一眼,馬上看向陳漢升和蕭容魚,梁太后的眼神最複雜,期待中又帶著落寞。
王梓博和邊詩詩也是交換一個眼神,王梓博有些緊張,他知道最多的實情;
邊詩詩比較安心,陳漢升和小魚兒到底有沒有走到“那一步”,她作為閨蜜其實是心知肚明的。
呂玉清反應比丈夫稍微小一點,不過也是把目光牢牢鎖定在陳漢升身上。
“真有了意外,年前就把酒席給辦了。”
呂玉清蹙著細細的淡眉,心裡在琢磨:“總之小魚兒和漢升都保研了,小魚兒懷孕的話,我就和梁美娟同時內退。”
供電局收入的確很高,而且還輕鬆,不過這些加起來,也比不上寶貝閨女一根頭髮絲。
“哎呀!爸,你在亂說什麼啊!”
最後,還是小魚兒羞紅著瓜子臉說道:“我們還,還······”
“我們還沒打算要小孩呢。”
陳漢升笑嘻嘻的接上,同時也扭曲了蕭容魚的本意。
她本來想表達自己和小陳之間,還沒有突破那層關係,只是一時間沒有想好如何委婉的表達;
不過陳漢升這樣一打岔,直接變成了“其實我們什麼都發生了,只是目前沒想要小孩而已”。
陳漢升說完以後,他就用餘光注意觀察蕭宏偉和呂玉清的表情。
老蕭聽到“女兒沒有懷孕”,他先是松一口氣,後來又明白了陳漢升的意思,默默端起酒杯飲了一口酒。
本是醇香甘甜的茅臺,現在卻苦澀無比。
呂玉清則點點頭,既然沒懷孕,那婚禮就不著急,可以年後認真的選日子,發請帖,不慌不忙的籌辦了。
陳漢升看完心裡有數了——蕭叔和呂姨已經默許自己和小魚兒的突破性舉動了。
這一波試探,其他人在第一層,只有陳漢升在第二層。
“既然蕭叔很著急,那我和小魚兒就努努力吧。”
陳漢升這個壞胚,他還故意逗老蕭:“爭取早日實現蕭叔的期盼。”
“不急不急,這事一定要先準備妥當。”
老蕭大吃一驚:“最好等我們大人這邊處理好工作以後,這樣才有精力去照顧你們。”
“這可不好說啊······”
陳漢升還要繼續貧嘴,陳兆軍覺得覺得不應該在這個話題糾纏太久,容易越說越亂,於是轉移話題道:“先吃飯吧,我們一直在講話,菜都冷掉了。”
“你把雞腿夾給小魚兒。”
陳兆軍推了推老婆的胳膊:“還說特意為小魚兒做的。”
“差點忘記了。”
梁美娟明白了丈夫的想法:“這是阿姨特意從陳漢升外婆家帶來的,真正的散養走地雞,營養可好了,陳漢升大舅母還不樂意呢······”
就這樣,在梁太后的絮叨下,桌上又恢復了家長里短的日常氛圍,熱熱鬧鬧,和氣融融。
不過這只是表像,等到吃完了午飯,老蕭一家三口先行離開,邊詩詩也去看望王梓博的父母,梁美娟刷完碗筷以後,來到沙發上坐下。
老陳正坐著看報紙,陳漢升躺著玩手機,電視裡播放著節目,咿咿呀呀的有些吵雜,梁美娟拿起遙控器“啪”的關掉了,客廳也突然冷清下來。
“媽,你幹嘛?”
陳漢升抬起頭抱怨道:“我是個有輕度抑鬱症的文藝少年,就算沒看節目,也總想身邊有點聲音的。”
“別瞎扯了,你還能有抑鬱症。”
梁美娟審視著兒子:“我問你,
小魚兒確定沒懷孕嗎?”
“沒有!”
陳漢升無奈的說道:“你煩不煩啊,又想早點當奶奶,又擔心你的兒媳婦們懷孕,真是讓人費解的迷惑行為。”
“到底誰的行為迷惑啊!”
梁太后把陳漢升的臭腳推下沙發:“還兒媳婦們懷孕,陳漢升,你怎麼那麼好色呢!”
“男人不好色,那好什麼啊?”
陳漢升小聲的反駁:“好areyou啊。”
“厲害了嘛,還拽英文。”
梁太后冷笑一聲,雙手開始在身後亂抓。
陳漢升已經被打出肌肉反應了,親媽這是不管抓到什麼,都要向自己身上招呼的。
“我工作有點事,先回臥室了!”
陳漢升鞋子都不穿了,直接蹦出了沙發,等到梁太后把衣架抽出來,陳漢升已經把臥室反鎖起來了。
“哼,跑了小的,老的是跑不動了。”
梁太后用衣架指著陳兆軍:“你是自己交代呢,還是我問你,自己交代可以爭取坦白從寬,等到我問出來的話,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啥?”
陳兆軍看了看家裡的大魔王,再看看木質衣架,納悶的放下報紙說道:“我又不好色,也沒有好areyou,我交代什麼啊?”
“哼!”
梁太后冷哼一聲:“剛剛你聽到小魚兒可能懷孕了,悄悄的呼出一口氣是什麼意思?”
“我有嗎?”
老陳還想掙扎一下。
“嗯?”
梁美娟一瞪眼,同時用衣架“咚咚咚”的敲了敲茶几。
“哦哦哦,我想起來了,好像的確有。”
老陳也是不吃眼前虧:“你也知道的,我一直是希望漢升和小魚兒結婚,如果真有小孩,很多事也就沒那麼大爭議了。”
梁美娟當然明白,爭議的另一點自然就是沈幼楚了,這也正是她心心念念,一直放不下的女孩。
“老陳啊。”
梁美娟神情有些難過:“我喜歡小魚兒,不過更心疼沈幼楚啊。”
“一切都是命吧。”
老陳點著一根煙,在煙霧繚繞中安靜的回憶。
要說他不喜歡沈幼楚,那是假的,誰不喜歡那個頭上撞個包,還淚眼婆娑打招呼的川渝女孩啊。
同時她還很孝順,每年都會寄幾件親手縫織的毛衣過來。
只不過站在父親的角度,老陳覺得蕭容魚更合適而已,這是一場不管誰輸誰贏,沒有人會高興的“競爭”。
“你說。”
梁太后愣了半天,她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腦抽”的問道:“要是幼楚也懷孕了,那樣······”
“去去去,別亂講。”
陳兆軍不滿的打斷:“還說漢升好色呢,我看你也是好areyou了吧!”
······”
同樣的交流也發生在蕭宏偉家裡,只不過父女之間不適合直接詢問,所以就委託呂玉清了。
呂玉清下午請假沒去上班,像小時候那樣帶著閨女睡午覺,順便“套話”。
不過結果很讓呂玉清很詫異,等到小魚兒睡著以後,呂玉清給丈夫打個電話。
“喂?”
呂玉清說道:“方便講話嗎?”
“辦公室裡沒有人。”
蕭宏偉悄悄關起門:“小魚兒怎麼說的?”
“我本來只想詢問懷孕的真實性,沒想到閨女說她和漢升之間除了摟過抱過以外,根本沒有什麼逾越的行為。”
呂玉清皺眉說道。
“閨女為了陳漢升,也學會撒謊了呀。”
老蕭長歎一口氣:“只說一點吧,以陳漢升那狗東西的秉性,他能放過咱家如花似玉的小魚兒嗎?”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
呂玉清很贊同:“只是小魚兒臉皮薄,不願意承認而已。”
“其實,陳漢升吃飯時候已經明示了。”
老蕭頓了頓,幽幽的說道:“在這件事上,我寧願相信他的人品。”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