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38-739

porsmm
本文:2022-08-04T13:27:45
七百三十八、找個機會讓蕭容魚對我負責
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真沒想重生啊正文卷738、找個機會讓蕭容魚對我負責陳漢升糊弄完莫二媽,自己開車回到電子廠宿舍,開門時又聽到對面孔禦姐家裡的音樂聲。
  不過這次不是鋼琴曲,而是奶茶劉若英的《後來》。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
  ······
  這是一首經典歌曲,經典到陳漢升這樣的音樂白癡都會唱幾句,陳漢升哼著節奏,剛走進屋裡還沒來得及打開電腦,蕭容魚的電話就準時打來了。
  “小陳~”
  小魚兒脆生生的問道:“你在幹嘛呢?”
  “我啊?”
  陳漢升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同時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翹起二郎腿說道:“我在和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聊天啊。”
  “哼,嘴巴可真甜~”
  小魚兒對這個回答比較滿意。
  “不過劉若英一直沒有回我信息,所以我就只能和你聊了。”
  陳漢升笑嘻嘻的嘴賤了一句。
  “哼!陳豬,你又逗我!”
  小魚兒嬌嗔著撒嬌:“明天記得早點來校門口接我,遲到了我要擰耳朵的!”
  “請蕭主任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
  兩人又聊了幾句才掛了電話,陳漢升感受著蕭容魚可愛的小傲嬌,嘴角帶著甜蜜的微笑,閉上眼又聽了會《後來》。
  不過聽著聽著,他突然覺得歌詞有些不對勁,比如說:
  十七歲仲夏
  你吻我的那個夜晚
  讓我往後的時光
  每當有感歎,總想起當天的星光
  ······
  那時候的愛情
  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
  又是為什麼,人年少時,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
  “我第一次親小魚兒的時候,好像也就是18歲啊。”
  陳漢升猛地坐直身體,《後來》就是預示著修羅場以後,我和蕭容魚的結局?
  “他媽的,老子這是中了網易雲的毒了嗎,不然怎麼聽什麼歌都好像在唱自己。”
  陳漢升皺著眉頭想了想,馬上網絡部的黃立謙打了個電話,得到“一切都OK”的回復後,陳漢升才稍微放下心。
  “這次回家,要不要讓小魚兒也對我負責?”
  陳漢升默默的開始計劃和思索著,他感覺不能再等了。
  ······
  第二天早上,陳漢升開著新買的保時捷緩緩滑出果殼電子廠。
  這輛車果然符合陳漢升“樸實無華”的要求,一路上賺足了目光,甚至停在紅綠燈四岔路口的時候,隔壁還有小車司機用手機拍照。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戴上鴨舌帽和墨鏡,假裝不經意的搖下車窗,讓自己“冷峻英挺”的側臉留在他們手機中。
  他還覺得這個動作是靜止畫面,體現不出動態gif的效果,於是又點燃一根中華煙,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再把手腕輕輕的搭出去。
  晨光熹微,冬意陣陣,煙頭升起一縷細細的青煙,混雜在六朝古都的薄霧之中,別有一番意境。
  陳漢升自己都忍不住感歎,裝逼果然是有癮的。
  “喂,你怎麼開車的?”
  不過在最熱鬧的新街口,有個執勤的交警終於看到了這個現象:“為什麼要伸出胳膊,沒看到紅綠燈嗎?”
  “看到了,看到了。”
  陳漢升果斷熄滅煙頭,他一般不和有槍的部門爭執。
  “看到了還這樣做?”
  交警小哥哥不高興的質問。
  陳漢升訕訕的答道:“我不是沒看見你嘛。”
  交警小哥哥:······
  ······
  來到東大門口,陳漢升就在文瀾路邊發現一個熟悉身影。
  王梓博不知道什麼時候到的,他正站在掉光葉子的梧桐樹下面,一蹦一跳的禦寒呢,遠遠看上去就好像一隻大笨熊。
  “你他媽怎麼在這裡?”
  陳漢升拉下口罩。
  “你狗日的換新車了?”
  王梓博睜大眼睛。
  其實他也早就看見從前面過來一輛嶄新的豪車,沒想到司機居然是發小。
  “小魚兒說你要回港城。”
  王梓博比較老實,他先開口說道:“我也打算跟著回去一下。”
  “你回去幹嘛啊?”
  陳漢升很不理解:“我和小魚兒是辦正事的,你跟著當電燈泡嗎?”
  “不是······”
  王梓博解釋道:“我回去考駕照的,在建鄴這邊需要排隊等很久,聽說還得塞紅包給教練,我回港城請蕭叔打個招呼,這紅包錢就省下來了。”
  這小子之前在果殼幫忙的時候,看到廠裡的空車很多,別人也沒怎麼指導,他自己居然瞎摸索開的很熟練了。
  只是一直沒有駕照,所以不敢上路,現在正好機會合適,老家也有關係,王梓博就打算在大學畢業前拿到駕照。
  “噢。”
  陳漢升終於明白了,這才努努嘴說道:“哥的新車,牛逼不?”
  “呵呵呵~”
  王梓博拍了拍車身:“看線條挺流暢的,沒有路虎外觀那樣淩厲,這車標怎麼是一隻馬呢,它是什麼牌子的?”
  “保時捷卡宴。”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
  “你趕快下來,讓我試試感覺。”
  王梓博有些心熱,他和發小之間也不需要客氣。
  陳漢升讓出位置,看著王梓博在駕駛座上按一按喇叭,搖一搖換擋杆,摸一摸方向盤,時不時的還沖著陳漢升傻笑兩聲。
  剛學會開車的新司機就是這樣,只要前面有路,他們都敢按“F”鍵啟動坦克。
  “小陳。”
  王梓博摩挲了一會,大概也感覺到保時捷和廠裡的那些桑塔納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好奇的問道:“這車多少錢啊,有路虎貴嗎?”
  “路虎那是蕭叔在系統內部買的水車,只要一半價格不到,大概40多萬吧。”
  陳漢升說道:“這保時捷是實打實在4S店買的,落地160多萬。”
  “我靠······”
  王梓博聽到價格,突然覺得座椅有些燙屁股,這要不是發小的車,他都能立刻就跳下來了,生怕弄壞了零件賠不起。
  “這麼貴啊。”
  王梓博心疼的說道:“小陳你就是敗家子,160萬做什麼不好,你居然去買個車?”
  “我能做什麼啊?”
  陳漢升反問道:“買房子嗎,別墅也有了;做生意嗎,160萬砸進現在的果殼,水花都漂不起來,所以只能買個代步車開開了。”
  “操,又在裝!”
  王梓博嘟囔一聲,不過陳漢升說的又很有道理,王梓博默默坐了一會,突然說道:“邊詩詩也要跟著回去的。”
  “那就去唄,又不是第一次。”
  陳漢升淡淡的應了一聲,他感覺王梓博好像有“反擊”的意思啊。
  “吱啦~”
  王梓博又扯開羽絨服的拉鍊,指著自己腰上的新皮帶說道:“你看看,這是邊詩詩給我買的。”
  陳漢升伸頭望瞭望:“可以,居然還是的。”
  “對啊。”
  王梓博瞟了一眼發小:“她在金鷹百貨花了快2000塊錢,當時我都嚇了一跳呢。”
  “梓博啊。”
  陳漢升不想隱藏,直接問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要在我面前裝逼炫耀了?”
  “你都在我面前裝了十幾年。”
  王梓博被看穿了,他也“大膽”的承認:“我就不能裝一次了?”
  “笑死人!”
  陳漢升一把將王梓博從車上拉下來:“你不是覺得天晴了,雨停了,你又覺得你行了,居然敢逼門弄斧?”
  陳漢升一邊說,一邊動手把王梓博的羽絨服塞進皮帶裡:“那你以後就這樣穿衣服唄,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皮帶。”
  “你幹嘛,放開我,走開······”
  王梓博緊緊提著褲腰帶掙脫,不過他性格哪有陳漢升撒潑,尤其還是在大街上,經常有學生路過的,好面子的王梓博很快就只能疲於防守了。
  就在這時,東大的校門口走出兩個高挑的女孩子身影,她們看見這一幕以後,個頭稍矮的女生假裝不滿。
  “小魚兒,一出來就看見你家陳漢升在欺負我家王梓博,更可氣的是,他居然還在脫王梓博褲子!”


七百三十九、貧窮而自責的陳漢升
作者:柳岸花又明

  “哎,真是沒眼看。”
  蕭容魚無奈的捂住眼睛:“兩個都大四的人了,居然還像小孩子一樣在街上打鬧。”
  “就是啊。”
  邊詩詩緊跟著說道:“尤其某人男朋友已經是著名的青年企業家,明年都要結婚了,一點都不沉穩。”
  “某人男朋友現在也開公司了呀。”
  蕭容魚聽到閨蜜“diss”陳漢升,她也笑著反駁:“現在梓博同學都叫他‘王總’呢。”
  玩得滿頭大汗的陳漢升也發現了蕭容魚和邊詩詩,這才笑嘻嘻的放開王梓博,王梓博一邊提褲子,一邊嘟嘟囔囔的罵著,好像真被非禮了一樣。
  “一點都不正經。”
  蕭容魚走近後,親昵的捏了捏陳漢升耳朵:“你別把帽子和墨鏡打掉了,這樣大家都知道果殼老闆原來這樣頑皮啊。”
  “嘿嘿嘿,我又不在意。”
  陳漢升接過小魚兒手裡的早餐:“人設和形象這個東西,主要還是看營銷和宣傳,就算我曝出什麼醜聞了,其實也未必是壞事,操作得當,說不定對產品銷售反而有促進作用。。”
  身邊的王梓博聽到了,抬頭看了一眼發小,有些不自然的抖了抖肩膀。
  蕭容魚和邊詩詩都沒察覺,陳漢升也像個沒事人似的,還把早餐遞給王梓博:“你要吃幾個包子?”
  “隨便。”
  王梓博回答還和小時候一樣:“你先吃飽吧,我無所謂的。”
  邊詩詩看的直搖頭,心裡還有些淡淡的“吃醋”,男生之間的友誼真是不可思議。
  陳漢升現在的身份,還願意和王梓博在路上摔跤,還願意把多出來的茶葉蛋分一半給王梓博;
  王梓博這種不喜歡麻煩人的性格,偏偏找陳漢升就沒有一點心裡愧疚感,這大概就是將近二十年的發小吧。
  “你們東大的早餐還是蠻好吃的。”
  陳漢升蹲在路邊,嘴裡塞滿了包子:“改天我托人問一問,看看師傅們願不願意來果殼食堂上班。”
  “陳總還請高抬貴手啊。”
  邊詩詩笑著說道:“我們東大就兩個寶藏,校花蕭容魚和食堂蒸包子的女師傅,你已經拐走了一個,女師傅就留給以後的師弟師妹吧,讓他們也享享口福。”
  “就是。”
  蕭容魚仰著雪白的下巴:“小陳,不要太貪心哦,我一個就夠了,你還想要兩個。”
  其實小魚兒這句話沒其他意思,不過傳到王梓博耳朵裡,他又不自然的扭了扭屁股。
  “又扭屁股!”
  邊詩詩注意到了,輕輕踢了男朋友一腳:“以前我怎麼說的啊?”
  “不扭不扭。”
  王梓博連連點頭,其實他也不想扭的。
  “切,我說話就是不管用,可能陳漢升說的你就聽了。”
  邊詩詩噘著嘴問道:“王梓博我問你,要是哪一天,我和陳漢升之間你必須要選擇一邊,那你會選擇誰?”
  “臥槽······”
  王梓博心裡突然很惶恐,今天的談話怎麼處處都有刀子,時不時的露出來捅自己一下。
  邊詩詩以為“二選一”是玩笑話,可是在不久的將來,這可能就是事實啊。
  想著想著,王梓博屁股就好像安裝了小馬達,抑制不住的快速扭動起來。
  “王梓博······”
  這把邊詩詩看得目瞪口呆:“你是在故意向我挑釁嗎?”
  “我沒有,真不是我想扭的。”
  王梓博一邊扭著,一邊和邊詩詩解釋。
  ······
  從東大開往港城的路上,邊詩詩和王梓博坐在後排,王梓博好幾次想拿水拿零食去道歉,邊詩詩就是不搭理。
  副駕駛上的陳漢升看得很同情,這兩人怎麼回事啊,經常鬧個小脾氣。
  沒錯,今天陳漢升坐在副駕駛,真正開車的是蕭容魚。
  小魚兒很早就拿到駕照了,只不過陳漢升一直沒教她上路,所以才耽擱下來。
  沒想到高雯買車以後,她“狗拿耗子”的主動教會蕭容魚,現在就是最後一次考核,只要能通過,小魚兒以後就能在建鄴開車了。
  當然,陳漢升的危險性也會增加一分。
  “小陳,SUV感覺比小轎車大好多啊,視線也更加寬廣。”
  蕭容魚已經在新街口兜過好幾圈了,現在陳漢升又在身邊,高速又很少有突發情況,她很快就適應了這個節奏。
  “那是自然了。”
  陳漢升無精打采的說道:“高雯那輛小現代,落地才11萬,我這輛保時捷算是地表最貴SUV之一,價格都能買十幾輛現代了,在馬路上一會擺出N,一會擺出B,凸顯出我的牛逼。”
  “鵝鵝鵝······”
  小魚兒捂嘴笑著,王梓博在後面看得羡慕不已,他倒不是因為陳漢升和蕭容魚的感情,而是手熱的也想開車。
  他悄默默觀察一下邊詩詩,發現她還是不搭理自己,最終還是沒抵住“誘惑”,前傾身子“指導”蕭容魚開車。
  “小魚兒,你得快一點,高速上面不能低於60的。”
  “前面有個大貨車,你一會加個速沖過去,不要和它並列走。”
  “我看有人在網上說,高速上可以採用跟車法,就是選定一輛車跟住,保持幾十米的距離,這樣就不會太緊張了。”
  ······
  看著王梓博“很有經驗”的樣子,陳漢升嗤笑一聲,真是一個敢說,一個敢聽。
  不過陳漢升自己是真正的老司機,遇到情況他只要提醒減速就可以了,所以也不用太擔心。
  正好孔靜打電話過來,表示三星(中國)那邊再次聯繫了果殼,強烈要求陳總對昨天採訪中的行為作出解釋,並表示不排除採取法律手段進行反擊。
  昨天播放出來的那場專訪中,幾乎原汁原味保留了陳漢升折損三星的語句,對於三星來說,這已經是果殼第二次主動惹事了。
  陳漢升自然不在意,“錨定效應”哪有那麼快放棄,打官司正好,又能給容升律所增加點知名度了。
  一時間,車廂裡吵吵鬧鬧。
  王梓博和蕭容魚在討論方向盤的撥動幅度;陳漢升在打電話,同時留意前後左右的車輛;邊詩詩生了會悶氣,最後也加入了閒聊的隊伍裡了。
  兩個多小時以後,陳漢升看見前方一個收費站,心裡還在納悶,為什麼這次回家時間縮短了。
  等到再靠近一點,上面還有幾個字。
  淮安歡迎您!
  “日!為什麼來到淮安了?”
  陳漢升問著蕭容魚:“你是要去看周總理故居嗎?”
  沒想到蕭容魚也是一臉呆滯:“對啊,我怎麼來到淮安了?”
  “······”
  陳漢升又看向王梓博:“王教練,你解釋一下唄。”
  “我,我哪裡知道。”
  王梓博不敢和陳漢升對視,大概是因為採用“跟車法”,一路跟著前車來到淮安了。
  “我也是服氣。”
  陳漢升搖搖頭:“三個人六隻眼睛,居然能開到淮安,你們怎麼不開到美國呢?”
  “小陳······”
  蕭容魚很不好意思。
  “寶貝,不怪你,怪我。”
  陳漢升體貼的說道:“怪我沒錢修一條從東大直達港城蒼梧綠園的公路。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