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32-733

porsmm
本文:2022-08-03T06:16:54
七百三十二、組個女團:乘風破浪的嫂子們!
作者:柳岸花又明
“什麼叫為你鋪路,陳嵐你不能自力更生嗎?”
陳漢升為自己辯解:“再說了,除了沈幼楚和蕭容魚以外,我和其他人都是純潔的朋友和同學關係。”
“切~”
陳嵐壓根不信:“哥,你是被發現了才承認,沒被發現那就永遠是同學關係!”
“呵呵呵······”
陳漢升被妹妹說破心思,“惱羞成怒”的走上去擰著陳嵐的臉蛋:“你這麼牛逼,也沒見你考上清華啊。”
“我是不想離開哥哥嘛。”
陳嵐挽著陳漢升胳膊,滿懷期待的問道:“哥,那個出身豪門的姐姐在哪裡呀?”
“隔壁。”
陳漢升淡淡的答道。
“隔壁?”
陳嵐想了想,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不出來啊,靜姐居然出身豪門,可是你連下屬都勾搭······”
“你怎麼不去吃屎?!”
陳漢升都被妹妹搞的頭疼:“我沒說辦公室的隔壁,我說的是工廠的隔壁!”
······
15分鐘以後,陳漢升帶著陳嵐出現在鄭觀媞的小米電子廠。
鄭閨蜜還是第一次見到陳嵐,不過她也只是淡淡掃視一眼,然後扔了一個手機給陳漢升:“陳總幫忙掌掌眼,這是我們明年1月1日即將推出的小米手機,你要不要再提一點建議?”
“開了那麼多會,該說的我已經都說了,而且小米和果殼同出一源,基本性能都是差不多的,就是外觀不一樣罷了。”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就好像吃一個母親奶水長大的兄妹,果殼吃右邊,小米吃左邊······”
“我哥······他平時就是這樣調戲小姐姐的嗎?”
陳嵐在旁邊傻乎乎的看著,她是純粹的嘴炮黨,只敢在陳漢升面前耀武揚威,在陌生人面前又變成一個乖巧的女大學生了。
“不過,這個叫鄭觀媞的姐姐好厲害啊。”
陳嵐默默的貼上一個標簽。
平時陳漢升這樣講葷段子,幼楚嫂子肯定是害羞的紅著臉,小魚兒嫂子大概會嬌笑著轉移話題,妍妍姐可能會大膽的給予回應。
唯獨鄭觀媞只是低下頭翻動著公司文件,臉上還偏偏露出“不屑”的笑容,這種不鹹不淡的態度反倒讓陳漢升尷尬起來。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掂量著小米手機說道:“那個······說歸說,鬧歸鬧,別拿小米開玩笑,手機的外形還是可以用‘哇塞’來形容的的。”
“是吧。”
鄭閨蜜這才抬起頭:“我也覺得不錯,價格比果殼還低一點呢。”
果殼和小米都是果米聯合研究院的“產物”,只不過在外形和銷售渠道上有很大差別。
比如說,果殼是翻蓋的,小米是直板的。
果殼分為瑪瑙紅、寶石黑和皓石銀,小米只有純白和淡粉這兩種顏色。
果殼有自己的網上商城,還有QQ空間和《勁舞團》在背後助力,小米暫時沒打算開拓這方面的資源。
果殼的宣傳口號是“我們將重新定義手機”,小米的宣傳口號是“國內第一款音樂手機”。
這個概念也是陳漢升提供的,“靈感”就是當年的步步高音樂手機。
其實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果殼走的是高勇猛進,時尚先鋒的路線,小米走的是“純純的校園戀愛風”,風格上正好錯開,兩家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高性價比了。
等到小米手機發佈會的時候,順便蹭一蹭果殼的熱度,鄭觀媞以一種比較取巧的方式進入手機市場。
可以預見的是,小米剛上市的成績肯定沒有果殼手機爆炸,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運營以後,肯定能夠穩穩的在國產品牌裡佔據一席之地。
“之前建議你去韓國找的代言人,怎麼樣了?”
陳漢升又問道。
“《浪漫滿屋》的宋慧喬嗎?”
鄭觀媞挑挑眉毛:“她的個人風格蠻合適這款小米,就是經紀公司腦子有些問題。”
陳嵐聽到“宋慧喬”這個名字,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現在的女大學生,誰沒看過《藍色生死戀》和《浪漫滿屋》,聊天時都沒有共同語言的,恰巧這兩部女主角都是宋慧喬。
陳嵐已經在幻想借著“嫂子”鄭觀媞的關係,可以和偶像拍張合照了。
“騎牆党”陳嵐已經決定接受了鄭觀媞了,這個嫂子流露出來的氣質,真是瀟灑又獨立。
偶爾沉默,目光如炬,睿智又有穿透力;
不過笑起來的時候,又有一點俏皮活潑的味道。
另外她身材很好,真是又颯又性感,同時還兼顧灑脫。
“觀媞嫂子真是A爆了!”
陳嵐不經意的打量著鄭觀媞。
鄭閨蜜雖然察覺到了小姑娘的目光,也沒有放在心上,繼續和陳漢升說起合作代言的事情。
“剛開始我們直接用小米的名義去接洽,韓國經濟公司發現我們是大陸的企業,愛理不理的冷漠應對。”
鄭觀媞嗤笑一聲:“後來我展示了香港人身份以後,韓國那邊以為小米是港資公司,態度馬上180度的轉彎······”
鄭觀媞剛才面對陳漢升的葷段子,她只是假裝“不屑”,現在就是真的不屑了。
“我心裡不太舒服。”
鄭觀媞沒有隱瞞,直接說道:“所以這個代言人廣告拍完,還有一部分尾款我打算故意拖著,什麼時候他們求到小米門口了,我再考慮結算。”
“啊?”
陳嵐忍不住驚呼一聲,怎麼還可以這樣呢?
韓國經濟公司很苛刻的,甲方拖欠尾款,他們最後都會反饋到藝人身上。
陳漢升看了看一驚一乍的陳嵐,半晌後說道:“這樣也不是很好,你們畢竟簽署了合同,無緣無故的拖欠尾款,真的鬧到法院,對小米的聲譽也有影響。”
“萬萬沒想到呀。”
陳嵐感激的看著陳漢升:“我哥居然是個好心人。”
“不如這樣吧。”
陳漢升緊接著說道:“小米上市以後,如果有什麼重要應酬,就讓代言人飛過來出席,該陪酒陪酒,該陪唱歌就陪唱歌,該陪······假如經紀公司不答應,你就能以不履行義務的理由,正大光明的扣除尾款了。”
“可以的,陳渣男。”
鄭觀媞笑吟吟的點點頭:“論壞的話,沒人比得過你。”
“過獎過獎,大家共同進步嘛。”
陳漢升抱拳謙虛。
只有陳嵐,小小的腦袋裡都是大大的問號,這是什麼鬼主意啊,不如拖欠尾款呢!
“我現在要去果米研究院了,沒空在這裡吃晚飯。”
這時,鄭觀媞看了看時間站起來:“你們兩兄妹找我還有其他事情嗎?”
“你有多餘的LV包包嗎?”
陳漢升說道:“給我妹妹找一個。”
“就這?”
鄭觀媞愣了一下。
不過她懶得多問理由,直接讓小秘書蔣云云拿出好幾個名牌包包,讓陳嵐自己慢慢挑選,或者全部拿走都可以。
至於鄭閨蜜自己,手插著風衣的口袋,踩著黑色高跟鞋,瀟灑的走下樓了。
“挑吧。”
陳漢升對妹妹說道:“挑完咱們也找個地方覓食。”
“哥~”
陳嵐沒動腳步,反而轉頭央求道:“你能不能和觀媞嫂子說一下,請她對產品代言人好一點啊,不要拖欠尾款什麼的,這樣賺錢不太好。”
“謔,想不到我們家還出個菩薩。”
陳漢升摟著妹妹肩膀往外走:“既然你這樣想,那包也別要了,一會再把我送你的筆記本電腦、手機和隨身聽全部還回來,以後也別去找姐姐們要東西了,因為她們的事業基本都和我有關係。”
“啊?”
陳嵐眨眨眼睛,一把扯住陳漢升的衣袖:“哥,那我還是挑一個包包吧。”
“咋了,你不心疼偶像了?”
陳漢升反問道。
“我剛剛想了想,其實韓佳人也很漂亮。”
陳嵐下定決心的說道:“所以我決定去當韓佳人的粉絲了。”
“可以的,只要我不是你的粉絲,那就和我再沒關係了。”
陳漢升拍拍手鼓掌:“阿嵐的邏輯邏輯思維能力,一看就是我妹妹,要不是你對做生意不感興趣,我都想培養你接班了。”
就這樣,一個本來很嚴肅的問題,通過“重新換個偶像”的辦法輕易解決掉了。
所以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麼困難,包括找男女朋友,只要不在一棵樹上吊死,那就永遠不會難過。
陳嵐挑好包以後,喜滋滋的跟著哥哥出去了,不過走到門口的時候,陳漢升突然停了下來,沖著小米電子廠的保衛室招招手。
沒多久,就從那邊跑來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正是陳漢升早早埋進去的“高級間諜”張衛雨同志。
“陳總。”
張衛雨先和陳漢升禮貌的打個招呼,又沖著陳嵐點點頭。
“好久沒見,最近怎麼樣?”
陳漢升像往常一樣遞煙。
“謝謝,謝謝······”
張衛雨的反應就要“激烈”多了,接煙時候忙不迭的恭敬道謝。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除了陳漢升的親人朋友以外,還有誰一直關注陳總的事業起伏,那就是張衛雨了。
想當年他和弟弟剛來建鄴的時候,還是大一的陳漢升就接納了他們。
張衛雨清楚的記得,那個時候陳漢升只有兩間廢棄教室。
後來,陳漢升為他們在新世紀電子廠找到一份工作。
再後來,陳漢升的火箭101開始在建鄴各個大學裡擴散,下面是省內的高校,最終,火箭101在全國範圍內肆無忌憚的飛馳。
陳漢升的名望也在那一刻達到高峰,張衛雨敬佩而羡慕。
樂極生悲的是,火箭101居然夭折了,陳漢升也跌落雲端,弟弟張衛雷覺得沒必要繼續討好陳漢升了,總之他已經破產。
不過,張衛雨覺得這個時候才是體現“智慧和眼光”的時候,他篤定陳漢升必然會再次崛起。
陳漢升沒有“辜負”張衛雨的期待,一手創立果殼電子,同時還要鯨吞新世紀。
在果殼和新世紀競爭的過程中,張衛雨作為保安大隊副隊長,傳遞了很多不太重要的消息。
雖然他對戰局沒有起到實施性影響,不過這就是表明“嚮往正道”的決心啊。
果殼電子勝利以後,張衛雨一直沒有主動尋找陳漢升,他用“小人物的智慧”反復思考。
自己主動找陳漢升,最多就是在果殼裡混個中下層,其實和新世紀並沒有太大區別。
只有等到陳漢升想起自己,那時才能提一點要求。
半年後,果殼手機發佈,陳漢升邁入億萬富翁的行列,張衛雨內心激動的同時,依然強忍著沒有主動聯繫陳漢升。
於是,等來了今天這一招手。
儘管張衛雨表情很鎮定,語速也很平緩,其實內心早已掀起滔天巨浪。
“謝謝陳總關心,最近一切都很好。”
張衛雨穩重的答道。
“哦。”
陳漢升靜靜的抽著煙,冬日傍晚的夕陽冷豔,微風帶著寒意拂在臉上,張衛雨沒工夫欣賞這溫柔的晚霞,他心裡是千頭萬緒,患得患失。
“你對未來有什麼想法啊,想一直在廠裡做著嗎?”
終於,陳漢升熄滅煙頭問道。
“呼······”
聽到這句話,張衛雨猛然松了一口氣,這正道的光,終於照向了自己啊!
“有想過和朋友做一點小生意。”
張衛雨穩住心態:“我打算和朋友在江陵這邊開個大排檔或者酒吧什麼的。”
“喔。”
陳漢升笑了笑:“我以為你會去讀個成人高考呢。”
“呵呵~”
張衛雨陪著笑:“我腦袋不行的,看見書就想睡覺。”
“那行吧。”
陳漢升想了想問道:“你有什麼困難嗎?”
“缺錢和缺人。”
張衛雨老老實實的答道。
這個回答在陳漢升意料之中,他點點頭說道:“缺口還有都少,到時發個數目給我。”
“謝謝陳總。”
張衛雨重重的說道:“這個錢是我借的,一定會還給您。”
“當然是借的,你還想我白送?”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那缺人是怎麼回事?”
“我和幾個朋友都是外地人,雖然在這裡打工了好幾年,其實很多情況也是兩眼一抹黑,這樣是做不了生意的。”
張衛雨解釋道:“我們就想找個建鄴當地人,對建鄴方方面面非常熟悉,有些‘萬事通’的屬性,我想拉他當股東,一起好好的經營。”
“人嘛,其實我倒是真有一個。”
陳漢升馬上想起某個人影:“大學宿舍的室友,和我並稱臥龍鳳雛的存在。”
“咱們雇不起啊。”
張衛雨嚇一跳:“和您並稱的人物,哪裡看得上我們這點小打小鬧。”
“那個······多少有點差別的。”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我一般吹出去的牛逼,基本都能實現,他吹去的牛逼,那就是只是吹牛逼,不過他絕對符合你的要求,我要去問問他的意見,裝逼的事他說不定感興趣的。”
······
從小米電子廠出去以後,陳漢升詢問陳嵐:“晚上想去哪裡咪西咪西,天景山小區?”
“我有點不想去。”
陳嵐搖搖頭:“幼楚嫂子對我很好,可是她不愛說話,胡林語還凶巴巴的。”
“那去找蕭容魚?”
陳漢升再次提議。
“小魚兒嫂子對我也很好。”
陳嵐依然不想去:“就是她會詢問我成績怎麼樣,叮囑我少玩電腦和手機。”
“那你想去哪裡吧?”
陳漢升問道。
“去咖啡花館吧,咱們去找妍妍姐。”
陳嵐頗為興奮的說道:“她知道很多有趣事情啊,嘴巴還能一直巴拉巴拉的講個不停,她也不會強迫我學習,有時候還和我一起研究怎麼打遊戲,怎麼搭配衣服,告訴我怎麼判斷某個男生是不是渣男······”
“你和她倒是臭味相投。
陳漢升嘴裡這樣說著,方向盤也轉向了天印大道的1206咖啡花館。
“哥。”
在路上的時候,陳嵐好奇的問道:“除了幼楚嫂子和小魚兒嫂子,鄭觀媞姐姐,妍妍姐,你還有哪些好同學和好朋友啊?”
阿嵐很聰明,她都學會用“同學關係”來概括了。
“還有一個吧,其實我和她真是同學關係,直到現在我們連手都沒牽過的那種。”
陳漢升歎一口氣:“她叫羅璿,比我小一屆的師妹,當年她專門為我考到財大,現在韓國留學······”
從電子廠到咖啡館這兩個“據點”之間並不遠,陳漢升只來得及說幾個羅璿的“名場面”。
不過這已經足夠了,在陳嵐的心裡,小羅璿姐姐“腹黑偏執”的特點已經躍然眼前。
在咖啡館門口停好車,商妍妍正在吧臺上低頭看雜誌,挑染的紅發遮住視線。
突然,她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抬起頭看了看外面,抿著紅唇露出一抹笑容。
“哥~”
陳嵐一邊揮手和商妍妍打招呼,一邊和陳漢升說道:“我有個建議啊,你要不要聽聽?”
“昂,你說。”
陳漢升熄火關起車門。
“這幾個姐姐身材容貌各有特點,性格也完全不一樣,就連事業都不一樣,我建議你組個女團吧。”
陳嵐認真的說道:“女團名字,就叫emmm······”
“就叫乘風破浪的嫂子們!”


七百三十三、第3名工具人正式上線
作者:柳岸花又明
  “這女團名字挺有意思的。”
  陳漢升聽完自己先笑了半天,然後又默默的歎一口氣:“現在是乘風破浪的嫂子們,等到修羅場的時候,那就是興風作浪的女朋友們。”
  “叮鈴~”
  咖啡館門口傳來一串悅耳風鈴聲,商妍妍走出來迎接了。
  “阿嵐來了呀。”
  商妍妍沖著陳漢升拋個媚眼,親熱的挽住陳嵐的胳膊:“我最近新發現了一種特別好看的唇彩,既有光澤味道也很好聞,一會咱們塗抹著試試。”
  “好呀。”
  陳嵐開心的說道:“建鄴冬天的氣候真是乾燥,我經常要半夜起來喝水。”
  陳漢升跟在後面,一抬頭就是商妍妍細細的腰肢和緊繃繃的大腿,它們被遮在時髦的棉服下面,隨著主人步伐的邁動,時而出現,時而隱藏。
  動作很普通,不過再加上商妍妍的氣質,總能撓得男人心裡癢癢的。
  1206咖啡花館裡溫暖如春,水晶吊燈閃閃亮亮,鼻子裡嗅著不知名的花香,還有舒緩的小提琴曲在耳邊縈繞,到底是真金白銀砸出來的裝飾,效果真是不一般。
  靠窗的位置三三兩兩坐著一些顧客,從穿著上判斷,他們應該都是附近科技金融中心的高級白領,這裡的咖啡30到50塊錢一杯,普通大學生消費不起的。
  “你招人了?”
  陳漢升坐下來以後,看見有個服務員正在收拾餐盤。
  “她是我朋友,其實你也見過的。”
  商妍妍招招手把“服務員”喊過來,陳漢升上下一打量,還真有點面熟。
  這個女孩二十歲上下,面容比較精緻,身材也不錯,大概是室內比較暖和,她只穿著一件羊絨衫,鎖骨處露出一點紋身,耳朵上的三顆耳釘,瞬間讓陳漢升記起了這個人是誰。
  “小池?”
  陳漢升頗為詫異的問道。
  當初商妍妍因為家庭原因,準備去KTV當陪唱,就是這個小池把商妍妍的下落告訴了陳漢升和陳添裕。
  “陳······陳總。”
  小池乍見陳漢升,她還是有些緊張的:“妍妍勸我不要再混那種圈子,她說給我介紹一份安穩的新工作,所以我就過來了。”
  “噢。”
  陳漢升明白了,其實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小池算是“間接”幫助了商妍妍,商妍妍穩定以後,又勸小池脫離原來的生活方式。
  咖啡館的環境自然很好了,老闆是閨蜜,工作強度也不高,平時只要泡泡咖啡,切切蛋糕就可以了。
  陳漢升盯著小池打量,小池有些緊張的扯了扯衣領,遮住露出的紋身。
  “陳總,您如果不喜歡,我可以去洗掉的。”
  小池以為是紋身太過顯眼和礙事。
  “不用。”
  陳漢升無所謂的擺擺手:“我就是覺得世界太小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見面,紋身是個人自由,我哪有那麼多時間關注。”
  “謝謝陳總,您肯定比較忙的。”
  小池輕輕呼出一口氣,她也想起去年那段往事了,感慨的說道:“誰都沒想到,您最後會成為果殼電子的大老闆。”
  “我本來不打算暴露的。”
  陳漢升聳聳肩膀:“只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們相處,沒想到換來的卻是無視,索性就攤牌了,我是億萬富翁,不裝了~”
  “四年的大學同學,表示這個情況不屬實。”
  商妍妍笑著說道:“整個公管二班,乃至人文社科學院和整個財大,沒有誰能無視班長的。”
  “18年的妹妹,同樣表示這個情況不屬實。”
  陳嵐接上去說道:“我哥雖然成績不好,可是他愛表現啊,總是想方設法的吸引別人注意力。”
  小池和陳漢升沒那麼熟悉,再加上陳漢升身份比較“顯赫”,她現在不好意思開玩笑,主動去吧台準備晚餐。
  小池離開以後,商妍妍才說道:“她是個苦命的女孩,家裡以前也蠻有錢的,不過也是破產了,前男友經常動手打過小池,我就把她喊過來了,班長不會介意吧。”
  “這是什麼鬼問題。”
  陳漢升抬起頭:“你的咖啡館招人,我為什麼要在意?”
  商妍妍微笑著不說話,胡林語以前講過,陳漢升很少干涉奶茶店的經營。
  那可是沈幼楚的產業,如果陳漢升對奶茶店都比較放手,自然不會多管咖啡館的盈利了。
  這樣倒是符合商妍妍的“初心”,她本來就沒有賺錢或者連鎖化的打算,當情人不需要懂得這些,只要打扮的花枝招展,等著“情夫爸爸”雨露均沾就好了。
  晚飯就在咖啡館裡吃了點蛋糕和咖啡,陳漢升對這些甜食不感興趣,胡亂吃幾口就玩起了手機,反而陳嵐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和商妍妍小池她們討論女生感興趣的內容。
  9點左右的時候,陳漢升喊著妹妹回學校,從咖啡館到建鄴醫科最多5分鐘的車程,路虎緩緩停在女生宿舍樓下的時候,阿嵐剛要下車,陳漢升突然喊住了她:“等等,我叮囑你幾句話。”
  “什麼?”
  陳嵐還有些奇怪,難得哥哥沒有嬉皮笑臉的。
  “剛剛在咖啡館,你好像對小池的紋身很感興趣。”
  陳漢升認真的說道:“我警告你啊,不許去嘗試知道嗎?”
  “憑什麼哦。”
  陳嵐其實沒打算嘗試,不過她習慣了和哥哥抬杠:“你剛才還說紋身是個人自由呢。”
  “小池又不是我妹妹。”
  陳漢升嗤笑道:“她紋身當然是個人自由,但是你就不能碰,否則以後做醫生考公務員都很不方便。”
  “真是雙標。”
  陳嵐哼哼唧唧嘀咕一聲。
  “還有一個事。”
  陳漢升摸著下巴,組織著語言說道:“我理解你親近商妍妍,畢竟她的日子輕鬆愜意,而且商妍妍把你當朋友看待,沈幼楚和蕭容魚都把你當成妹妹,所以相處時的氛圍不太一樣,你也更喜歡和商妍妍在一起。”
  “最重要一點,妍妍姐是個學渣啊,和她在一起我比較快樂。”
  陳嵐噘著嘴巴說道:“幼楚嫂子和小魚兒嫂子都是學霸,不過我對她們感情都是一樣的,兩個嫂子還要稍微深一丟丟。”
  “我小時候也不樂意和學習成績好的人一起玩耍,總覺得很有壓力。”
  陳漢升笑著說道:“哥就是提醒你注意一點,商妍妍現在的生活方式,那是她的經歷決定的,但是不適合你。”
  “我知道了。”
  陳嵐乖巧的應道。
  以陳漢升的性格,他能耐下心教育妹妹,說兩句大道理,實在是很疼阿嵐了。
  “嗯······”
  陳漢升這才點點頭,不經意的說道:“你現在是中立黨,哪邊都混臉熟,哪邊都沾點好處,等到哪天這些福利消失了,你也得學會習慣。”
  “啥意思?”
  陳嵐現在正過的快活,哥哥給自己鋪了那麼多路,每條還都通向羅馬。
  “你不會以為能永遠瞞下去的吧。”
  陳漢升深深的哀歎一聲:“沈幼楚和蕭容魚總有知道事情真相的那一天,那時你要怎麼站隊?”
  “站隊?”
  陳嵐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回事啊,以後總得有二選一的那天,可是溫柔的幼楚嫂子和甜美的小魚兒嫂子,到底能放棄誰呢?
  陳嵐覺得“站隊”這個字眼很殘忍,她猶豫了半天,最後弱弱的說道:“哥,其實······我全部都想要。”
  “真不愧是我妹妹,和我一樣貪心。”
  陳漢升一掃剛才的頹廢,精神突然振奮起來了:“既然你這樣說,我就勉為其難的指導一下,幫助你實現這個理想。”
  “比如說,蕭容魚和沈幼楚爆發修羅場,她們不搭理我了,你可以去當個中間人調和啊。”
  “因為她們只是對我生氣,未必會遷怒別人,即使開始不接受,你可以充分發揮自己臉皮厚的特點,幫著哥哥纏住她們。”
  “說真的,哥想來想去,阿嵐你是最適合的人選,王梓博和聶小雨都比較老實,其他人關係又不夠。”
  “你的臉皮,決定了必須承擔這份光榮的使命。”
  ······
  陳漢升有計劃有步驟的講了一堆,陳嵐聽得呆若木雞:“哥,其實這才是你今晚想說的話吧,開始還假惺惺提醒我不要紋身。”
  “你咋這樣想呢!”
  陳漢升很無辜的說道:“提出‘全都要’的,又不是我,其實是你自己啊。”
  “可是······”
  陳嵐總覺得不太妥當,她還想再說點什麼。
  陳漢升不給她辯駁的機會,推著妹妹肩膀下車:“別可是了,咱們就這樣定下來吧,你趕快回宿舍,一會阿姨要查房了。”
  路虎閃著車燈離家後,陳嵐在原地佇立半天才反應過來,氣呼呼的跺著腳說道:“搞了半天,我就是我哥的工具人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