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幸福人生傳(上)

冰心
本文:2022-08-02T23:19:24
  先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張文志,由於祖輩很會做生意,所以到了爸爸這一代時,家產已經超過兩億。我五歲的那年,風流成性的爸爸在一次公司旅行中,泡上了公司裡的一個女秘書,隨後兩人秘密約會,大半年後,在一次偷偷共赴舞池的路上,兩人遇上車禍,終於“解脫了”,剩下了媽媽程靜,姐姐張文英和我。媽媽忍辱負重,擔當起公司董事長的擔子,同時撫養姐姐和我長大成人。

  我的媽媽程靜,有著沉魚落雁、羞花閉月的容貌,再加上一副玲瓏剔透、凹凸有致的身材,身高1米65的她,最令人羨慕的是胸前的雙塔高聳入雲,一雙勻稱修長的美腿就像白玉一樣與日月爭輝,襯上肉色、天鵝絨光亮的絲襪……呵呵,我就不多說了。

  媽媽生我的時候才二十一歲,由於保養得好,現在臉上仍光亮照人,那雙朦朧溫柔的眼睛,足以令詩人寫出一打的詩歌來讚頌,就好像三十剛過頭的人,充滿韻味,每年追求她的男人超過一個加強排,你說煩不煩!但縱橫商場無敵的媽媽當然有辦法令那些只愛她的美色和家產的臭男人望而卻步,男人們始終搞不懂為什麼媽媽好像沒有性慾一樣。我想,這可能就是一個帶著一對兒女的女人有不為人知的恥辱創傷──留不住丈夫的痛苦。這種創傷令媽媽對性有一種失敗心理的逃避。

  姐姐張文英更令人感興趣,姐姐現在正在讀大學的商貿系,同時還在媽媽的公司裡兼職,以後,不用說,自然要管理我們家的祖業了。她和媽媽一樣,都有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有著一對堅挺的乳房,柔軟細嫩成圓筒狀、愈往下愈越細的大腿、圓滑修長的小腿,柔軟的腳踝,以及一個大又圓的屁股,她常常穿套裝和黑色的高級絲襪,在她的雪白的腿的映襯下,顯露出令人目眩的光芒。

  但姐姐和媽媽的柔和個性完全不同,姐姐個性像女強人,冷艷堅定,眼光明澈銳利,讓人難以接近,所以從來沒聽說過她有男朋友。姐姐對我簡直是苛刻要求,對我的功課抓得很緊,要是我的功課不好,他對我兇得很。換言之,姐姐在家中不知不覺中承擔起爸爸的角色──儘管我認為這是一種人格創傷,它會毀了姐姐的幸福。

  至於我,哈哈,我有四大怪:一是有戀物癖,最愛絲襪和綁帶高跟鞋;二是多年以來喜歡參禪,但就是搞不懂一樣,你說戀物癖好,能給人帶來常人所沒有的歡喜,但是當人看不到或者摸不找他所戀之物時,他就比常人痛苦。你說要戒掉戀物癖吧,我還從來沒聽過有人戒得掉,何況,戒掉以後,無悲無喜,存在沒感覺,一切虛空,又有什麼意義可言?

  三是雖然努力鍛煉勤奮學習,但體質虛弱腦袋也不怎麼靈活,從小就因為弱小被同學欺負,就算姐姐的監督很緊,功課也就過得去,和姐姐那出類拔萃的成勣相比,不題也罷。四是私有觀念特別強烈,如果有一樣我認為屬於我的東西,我是拼死也不會讓他落入他人手中的。例如,我覺得媽媽從小就是屬於我家的一部份,我就特別討厭那些追求媽媽的臭男人。

  好啦,介紹完我家以後,說點正經事,今年憑著我的努力,終於考進了大學,但是最近我發現我的戀物癖越來越嚴重,特別是每天晚上媽媽從公司裡回家,姐姐放學以後,兩雙穿著不同顏色絲襪但同樣光滑的美腿在眼前晃來晃去,我的小弟弟當然受不了,氣得常常“哭”了。幸好我家一向沒請僕人,都是由媽媽姐姐親力親為,我那青光四射的眼睛才得以安心的滿足。幾乎每天睡覺都必須以媽媽或者姐姐為對象“打手槍”才能入睡。

  不要以為我有一點罪惡感,我可是半點都沒有。因為我覺得跟她們做愛,令我家的關係更加親密,親人的愛會把我們連得更緊,我會讓媽媽和姐姐快樂幸福,填補爸爸走後所留給我們各人的人格創傷。

  曾經看過心理醫生,沒用。於是,我決定利用上大學前的一個暑假,到印度、西藏等地方旅遊,去各個寺廟請求大和尚幫我證我心裡的這個果,去擺脫無明。

  那天晚上,當我說出去旅遊這項計劃時,媽媽雖然同意,但我看出她眼中的一絲擔心和關愛,媽媽一次又一次囑咐我要注意安全,又打電話給她的一個去過東南亞旅遊的朋友,請那個朋友教我該注意的地方。姐姐雖然只是簡單的囑咐我注意身體安全,但是我總覺得她心事重重。好像很擔心我出什麼意外。唉,畢竟這18年來,我都是在她們的庇護下長大的,如今突然要消失一段時間,她們肯定不習慣,我心裡也不怎麼好受。

  經過一個星期的準備,我終於要踏上旅途,臨行那天,媽媽和姐姐都特意請假來送我飛機,媽媽的眼好像有點紅紅的,我不忍在看到這一切,道別以後,匆匆過閘了,在過閘後的一瞬間,我偷偷回頭看了一看,發現剛才老是戴著墨鏡的姐姐摘下墨鏡,憂鬱的看著我的背影。

  開頭講了一大段,為節省大家的時間,我就不具體講我在印度和西藏的所見所聞了。簡單的說,我遇到了一些神跡,碰上了一些高僧,生命中很多疑惑都豁然開朗,但最重要的,是我在印度某一個貧民窟裡遇到一位自稱是授道者的高僧,他給了我一段莫名其妙的經歷。

  那時候,我很坦然的把我的四大怪講給這位高僧聽,高僧聽了以後說:“如果色慾是你的第一大無明,佛祖將因此而懲戒你,你將如何?”

  我答說:“罪的本身在於帶給別人痛苦,如果我不施於他人,任在己心自化自流,歡喜無懮,佛祖於我為何?倘若佛祖硬要施罰與我,那我只好遇神殺神,遇佛弒佛,做到心無旁礙。”

  授道者聽後又問:“既然心無旁礙,你又為和執著於戀物?”

  我說:“有,歡喜,人之所好,何以無明?無,悲哀,人之所恨,何以無明?亦有亦無,叫做全,只能心想,莫之能行,非有非無,也叫做全,但這和世間上一粒塵土沒區別,人的智慧何以存在?我就是證不了這些道理,所以來請教你。”

  授道者說:“好,既然你能夠遇神殺神,遇佛弒佛,我送你一句話,肉體的事情,肉體解決。去佔有你的母親和姐姐吧。”

  一般人聽到這句話,會嚇得魂不附體,但我這個時候心靈特別平靜,就好像我和這位高僧認識了很久,我和他都屬於同一個終源,我完全信得過這個高僧。

  我說:“肉體願意,但是肉體軟弱,社會之所困,力不能勝。”

  高僧最後問:“佛經認為,愛是執著,你認為呢?”

  我實話實說:“有執著才是真人。佛經並不是對每個人都適合的。人必須自我尋求屬於自己的真理,這才是成佛成神的必要條件。一切從佛,倒不如做一隻聽話的狗。”

  授道者聽後哈哈大笑,說了一句:“或許喪父的痛苦和你所謂的人格創傷才能造就你的覺悟,你將來一定能縱橫神佛兩界,你也一定能完成你的一切願望,因為你是被冥冥中的真正主宰所磨練挑選的。”隨後,授道者給了我一面鏡子,又教我一些心靈控制的法術……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晚上“打手槍”的時候,就暗暗的發誓,一定要治好媽媽和姐姐的創傷,一定要讓我家的關係真正完滿幸福……

  終於,我結束了旅行生活,趕在開學前的一個星期回家,在機場迎接我的是媽媽,我一問之下,才知道姐姐替媽媽到上海攷察當地一間分公司的情況,三天後才能回來,媽媽是專門放自己半天假來接我的。當她看見我時,竟然開心的有點忘乎所以然,緊緊的抱住我,“兒啊,你能平安回來就好,媽媽我好擔心你啊。”

  我有點不好意思,但當我禮節性的擁抱媽媽的時候,我胸前馬上感覺到媽媽那衣服裡的高挺的乳房的溫暖,我抱住媽媽的腰時,立刻感覺到她的細腰的體熱,加上光滑的絲綢衣服,我彷彿有一種天上人間的飄飄然的感覺,我熱烈的擁抱媽媽,也開始忘乎所以然,不禁在媽媽光滑的背上來回撫摸了幾下。當機場的廣播響起的時候,我們母子才突然記起這是公眾地方,於是大家都迅速的放開,走出機場找了一輛計程車。

  入了計程車,我和媽媽並排坐在後座,這時我緩過一口氣,剛想問候一下媽媽的近況,突然又被眼前的景像弄得不能呼吸,只見媽媽穿著淡藍色短套裙,一雙修長光潤美麗的長腿顯露在外,肉色的絲襪更讓腿部的線條顯得更加柔和,大半截大腿渾圓鮮滑一覽無遺,更加誘人,如果沒猜錯,那雙絲襪襪帶一定是鏤空的。一雙極其高檔精緻的絨面綁帶黑色細杯跟高跟鞋,和腿部的結合完美無缺,襯托出腳背圓滑優美的曲線,讓你覺得這鞋的主人有著很高的審美和修飾水平,那條細細的綁帶系在柔若無骨的腳髁,典雅無比。

  過了一會兒我才回過神來,盯著媽媽那雙醉人的朦朧眼睛,跟媽媽噓寒問暖。談些什麼我已經不在意了,但是,心裡那股合而為一的衝動,卻令我激動無比,我已經下定決心,趁著姐姐還沒有回來,今晚先跟媽媽做一件令她終身幸福的事。

  晚上7點半,我們母子倆人用餐以後,媽媽饒有興趣的聽我講旅行的見聞,我講著講著,看見時機成熟,就扮成突然醒悟的樣子,說:“我差一點忘記把我在印度買的禮物送給媽媽您了。”然後,我急忙拉開行李,從最裡面拿出那面神奇的鏡子,心裡一面祈禱這面鏡子真的像授道者說的那樣神奇,一面激動萬分──誰知道從下一刻起世界將會因為我的念頭而會做出什麼樣的改變呢?不,我只要改變媽媽的一生,我只要給她幸福,給她不為這個愚蠢社會所容納的幸福,我也因此而把我的靈魂提高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感官境界。

  “兒,你好像很激動啊,你的臉好紅啊!”

  “可能空調不夠大吧,我去調大一點。”我掩飾了自己的激動,把鏡子遞給媽媽。這是一面銅鏡,鏡的手柄和境框上都彫刻了不知名的神魔,鏡面因為年日就遠而模糊不清。

  媽媽開頭還掠過一絲的疑惑,但是,滿慢的,媽媽的眼光逐漸的獃滯,那朦朧的眼神更像煙雨秋水。

  “妳的力氣慢慢的消失了,妳的意志也不再抵抗了,抵抗智慧令妳感到不安,妳很滿意現在的這種狀態,妳會感到很安全。”

  媽媽的眼神彷彿有一層薄霧,她呆呆的不動,只是手放在桌子上,無力的但又堅定的拿著鏡子,我知道媽媽現在正進入催眠狀態中。我繼續溫柔的說:

  “那滴水滴將帶領媽媽妳超越世俗的煩惱,好,現在水滴帶領妳超越了,妳將看到一個隧道,週圍都是黑乎乎一片,那代表著妳的煩惱和痛苦,妳現在可以不碰它們,妳會看到隧道的盡頭有一扇門,妳的身體將會飄起來,飄到門口那裡去,飄……飄過去。打開那扇門,妳會看到無窮的光亮,很柔和的光亮,不要猶豫,愉快的飄過去。”

  媽媽的一切腦部活動迅速在鏡子裡顯現出來,鏡子裡出現了一道門,只見門越來越近,者代表著媽媽正以第一人稱視線觀察著那道門,飄過去。忽然,門開了,萬道光芒射過來,媽媽已經完成了第一道過程。

  “在這個美妙新世界裡,我是妳的引導人,帶領妳體現真正的幸福,我的話都是對妳有益的,妳不要懷疑,妳不能反抗我,媽媽,妳將要完全的服從我,說妳將要服從我,知道嗎?”

  媽媽臉上沒有表情,眼神獃滯,慢慢的說道:“是的,我將要服從你,我不懷疑,我不反抗。”

  “請妳回到13年前,看看爸爸跟那個女秘書鬼混的地方,妳看到什麼?”

  鏡子裡出現了一個大房間,有一張大床,只見兩條肉蟲正在激烈的近身肉搏。男的正是我爸爸,女的不用說了。

  “啊,我看到我那不忠的丈夫,他,他……”媽媽的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聲音哽嚥了。

  我趕忙說:“不用怕,不用痛苦,妳的心靈已經得到了無限的平靜,不要因為這些騷擾了妳的平靜,妳現在不是當事人了,妳的靈魂已經昇華了,好,現在請妳想想,為什麼程靜平時那麼憂鬱?”

  “妳自己看看,那個妓女有哪一點及得上程靜,為什麼那個混蛋會喜歡她,程靜哪一點比不上她,啊,我感覺到現在程靜很痛苦,她留不住自己的丈夫,她的善良和高貴有什麼用,她的青春和美麗有什麼用,她很自卑,很憂鬱。”

  事情跟我以前猜測的一樣,我通過鏡子的景像和媽媽作為旁觀者的自我內心反省,終於揭開了媽媽心裡的秘密。現在,我要做的,就是要徹底只好媽媽的心理創傷。

  我繼續柔和的說:“好,現在妳會看到一朵白色的雲,慢慢的,慢慢的將妳包圍,妳將隨著這朵白雲上昇,離開這裡,升到妳的辦公室,好,現在這朵白雲慢慢的消失,妳將看到平日辦公的妳和那些常常糾纏妳的男人,看到了嗎?”

  鏡子中的情景逐漸變化,先是一朵白雲似的東西遮蓋了整個鏡面,然後鏡面再次清晰,媽媽在我的暗示之下,靈魂又回到了她的辦公室,只見無數個男人的身影像走馬燈似的不斷變幻,越變越快,幻影不斷重疊。

  媽媽開始又受不了了:“啊……引導者,請帶我離開這裡,我討厭那些男人,好煩,他們只知道佔我的便宜,他們的身體好臭,啊,討厭,我好討厭他們,請帶我離開這裡。”

  本來我真的很想帶領媽媽馬上離開這個場景,但是為了加強效果,我引導媽媽說:“妳現在是一個旁觀者,這些男人並不能接近妳,在離開這裡之前,請妳告訴我,為什麼這些男人這麼可惡?”

  媽媽說:“啊……他們只想蹧踏我,我害怕被蹧踏,我怕失去貞節。啊……我怕。”

  於是,我趕快借題發揮:“媽媽,相信妳的這種感覺,以後繼續跟這種男人保持距離,妳需要的是一個愛護妳的貞節,保護妳的精神和身體,愛護妳的男人,他就在妳的旁邊,妳非常需要他,妳非常想得到他的一切,妳想跟他做愛,分享妳自己,妳將服從他的一切要求,他的要求會令妳覺得愉快,妳知道嗎?”

  媽媽的聲音彷彿從遠古時代傳來一樣,堅定而又柔弱:“知道了。我需要他,我服從他。”

  勝利離我越來越近了,我帶媽媽來到鏡子中的最後場景──一隻端放在水晶臺上的黑色蛇皮綁帶細杯跟高跟鞋,我問媽媽:“妳為什麼平時喜愛穿這種高跟鞋,把妳內心最深的東西告訴我,不要害怕,告訴我會令妳覺得安全,舒服,好,現在開始釋放妳心中最底層的想法。”

  媽媽沉默了一會兒,這一會兒就像一個世紀那樣的漫長,終於,媽媽說話了:“我愛表露性感,我有美好的身材,我喜歡突出我的高貴,高貴是屬於我自己的,高跟鞋最能表現,我想在男人面前穿起高跟鞋。”

  我說:“媽媽,妳需要在真正有資格擁有妳的男人面前穿起高跟鞋,高跟鞋,代表性感和高貴;黑色,代表成熟;蛇皮,代表韻味;綁帶,代表妳將樂意受這個男人的約束和要求,妳將委身於他,加上絲襪,代表妳柔和亮麗、成熟性感、光華四射,妳必須記住,妳將為真正有資格擁有妳的男人穿上,明白嗎?”

  媽媽說:“明白。”

  我壓抑住狂喜的心情,一字一句說出最重要的話:“那個真正有資格擁有妳的男人就是妳的兒子,從此以後,妳將全心全意地愛妳的兒子,滿足他的一切需要,因為這樣就會使妳幸福,妳的兒子將繼承妳的第一個丈夫的一切權利和義務,這不能為社會所接受,所以妳必須保守這個秘密,但是,從現在開始,妳必須明白,這是神聖的,能擁有妳的貞節的,使妳的兒子,和他做愛,是高貴的,祥和的。明白嗎?”

  媽媽的意志似乎做了一些無謂的抵抗後,終於,媽媽說出了我夢寐以求的話:“明白。”

  我命令媽媽把鏡子放下,然後說:“把妳的腳伸出來。”

  媽媽伸出她的腳,由於在晚餐前媽媽剛洗過澡,所以是光腳丫,但是,這足以令我欣喜若狂。真是標準的美足啊,完美的皮膚潔白細膩,彎彎的腳弓,五個腳趾排成一個優美的弧線。我吻了下她的腳掌,然後從腳趾頭一直吻上去,直到大腿根部,我不停的吮吸媽媽的每一寸肌膚,就像吃奶的孩子,啊,媽媽的肌膚是那樣的鮮嫩,令我的“弟弟”已經開始“茁壯成長”了。媽媽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看來大腿是她的敏感帶,她開始有反應了。

  我壓抑住熱情,對媽媽說:“起來,帶我到妳的臥室。”

  媽媽聽話的起來,引導我來到她在二樓的臥室,我說:“把妳的衣櫃打開。”

  媽媽緩慢的打開她的衣櫃,啊,在衣櫃的下層,放著各式的內衣,有內褲、有胸罩、有吊襪帶、還有我最喜歡的絲襪和褲襪,各種款式都有,鏤空的、蕾絲的、絲綢的,顏色有黑色的、肉色的、淡藍色的、綠色的。

  我命令媽媽找一套最高貴最性感的穿上,於是,媽媽便在她的兒子面前,赤裸裸的脫去一切衣服,然後優雅的慢慢的穿上白色的尼龍胸罩、蕾絲內褲、肉色的高級荷花邊絲襪。一個氣質高貴文雅,身材性感動人的媽媽──女人──伴侶就出現在我面前,就像維納斯的誕生。

  我手提著晚餐前偷偷買回來的絨面綁帶黑色細杯跟高跟鞋,放在媽媽面前說:“媽媽,我們現在舉行一個結合的儀式吧,請妳先穿上一隻高跟鞋。”

  媽媽坐在床邊,文雅的彎下身體,將高跟鞋撿起,雙手捧著,慢慢向腳舉去,套在嫩滑動人,泛著絲光的腳上,然後,小心的綁了綁帶。我吻了媽媽的腳一下,說:“讓我為妳穿上這只鞋,妳就永遠屬於我了。”

  我一面幫媽媽穿上剩餘的那隻鞋,一面接觸她的腳背上的絲襪,那種滑嫩的紗感妙不可言。當一切完成以後,我吻了一下日後將躺在我身邊的女人,發出權威的命令:“用妳的嘴唇為妳現在的丈夫服務吧,表現妳的順從和喜悅。”

  媽媽虔誠的把小嘴含住我的小“弟弟”,鮮紅的嘴唇一動一動,依照我的吩咐去做。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舌頭飛快地轉動,嬌媚無比的舔舐吸吮著我的大龜頭,嘗試著將肉棒吞進自己的喉嚨最深處,而且節奏漸漸加快。

  “啊!……不……行了!爽……爽死了……啊……洩……洩出來了!啊……”畢竟我是第一次,10分鐘後就舉槍投降。

  但是,我在西藏另一位高僧處學的絕招馬上派上了用場,我唸動了一句密而不傳的咒語,在短短的一分鐘內,我的“小弟弟”又一次即將強硬咆哮,我看著白色的液體從媽媽的嘴唇流出來,媽媽的樣子是那樣心滿意足,彷彿經過一個世紀的等待,終於等到了光明的到來。

  我對媽媽說:“我們到床上結合吧。”

  媽媽睡在床上,姿態是那麼嬌媚動人,我撲了上去,緊緊的吻住媽媽的嘴,讓兩個舌頭緊緊的纏繞,媽媽的嘴呵氣如蘭,令我陶醉其中,我兩隻手拼命的揉著媽媽堅挺的乳房,隔著尼龍撫摸的滋味真好,就好像我撫摸媽媽的穿絲襪的腳一樣,我揉了不知多久,小心翼翼的脫下媽媽的白色尼龍胸罩,直接揉她的乳房。

  我的一雙大手,像雷霆一樣,大力的在豐碩的美乳上揉著,把弄著急速膨脹的蓓蕾。媽媽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拚命的扭動著一雙銷魂的長腿,絲襪和我的“小弟弟”和身體其他部位接觸令我覺得妙不可言,我感覺她的腿間的一片溫暖,看來她的愛液已經洶湧而出。於是我依依不捨的離開她的嘴,開始吮吸她的蓓蕾,10多年前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我一面看著媽媽的蓓蕾急速膨脹,一面因為和蓓蕾的重逢而留下激動的眼淚。

  終於,在媽媽被催眠的驚喜中,我抬槍上馬,我脫掉媽媽的一隻高跟鞋,把媽媽的一雙美腿抬在胳膊上,雙手上下左右、不停的撫摸著令我發狂的絲襪,看著閃著光亮但又朦朧溫柔的大腿、小腿、腳背、腳掌,我不顧一切的吻著、吮吸著,用面皮搓著。

  媽媽的兩片粉紅色的陰唇正好打開,可以看出陰道口,淫水還不停向外流出從下體流下來,我終於找到入口,龜頭慢慢的從媽媽的裂縫推進,“媽媽,我要進入了!”剎時間,我的靈魂好像登上天堂,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平靜、安詳,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佛洛伊德說的重新進入子宮的幸福,但我現在真的有一種和媽媽重新融為一體的感覺。我飄進了萬丈光芒,在雲層的頂端上下飛舞。

  在我的抽插下,媽媽的淫水也就比前流得更多,更濕潤了,對“小弟弟”的抽插動作也越來越順滑暢順,而我的快感也因為陰戶的緊小隨之而襲來,傳遍全身。雖然沉醉在催眠的性愛的高潮之中,媽媽還是不斷地以她的喘息來挑起我的情慾,讓我的男子氣概表現得無比充份。

  突然,媽媽一陣顫抖,雙腿緊緊的在我的胳膊上摩擦,面上出現了無比陶醉的表情,我感到她的淫水簡直氾濫成災,陰戶的內壁一陣劇烈的收縮,把我的快感又提昇到一個高度。我知道媽媽終於達到了高潮,而我也忍不住,終於我也舒服到極點,腰脊一陣酥麻,“小弟弟”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媽媽的陰戶裡,完成了丈夫的職責。

  我在床上躺著,擁抱著無限安詳的媽媽,輕撫著她的大腿,看著她在睡夢中微笑,心裡又高興起來,我咬著媽媽的耳朵說:“請媽媽再次為我的弟弟服務吧。”媽媽又一次伸出舌頭掃過我的龜頭,清理乾淨精液,開始正式地幫我口交。

  她從龜頭到睾丸,舔著陰莖的每一個地方,幾分鐘後,我再次吻著媽媽光滑迷人的絲襪,撫摸著她的美腿和依然穿著的一隻高跟鞋,將那肉棒對準媽媽的陰戶,現在兩個人都準備好了,我已經再次硬到極限了,我將“小弟弟”頂著媽媽的小陰唇,慢慢地插進陰戶,而且一直插到底。媽媽閉上眼睛發出呻吟,彷彿到了天堂。

  我慢慢地抽送,過了一會兒才加快速度,這次時間更長,我的抽插比上一次更深入,更有力,不知過了多久,媽媽接二連三多次達到了高潮,每次她都緊閉著眼睛張開嘴,大約過了廿秒後才開始呼吸。我的“小弟弟”好像有用不完的氣力,每一次都能配合媽媽一起達到高潮,射出了精液,但很快又恢復過來,現在媽媽的口中和陰戶全是我黏黏的精液。

  終於,在我的一聲大叫聲中,我把熱乎乎、濃濃的精液餵飽了媽媽的陰戶。

  我抱著媽媽,看著這個昨天還不曾那麼親近、今天卻屬於我的女人,看著她甜甜的微笑,我知道她以後再也不用自卑,因為她已經深信自己重新做回了一個稱職的妻子。

  我開始解脫她的催眠控制:“媽媽,當我數1、2、3以後,妳開始從那個完美世界回到這個世界,請妳記住,回到這個世界以後,妳的一切是非觀念都是以我剛才在完美世界所引導妳的為標準,妳將很自然的把妳的兒子當成妳的伴侶,妳將熱愛和我做愛,作為以前的補償,妳將聽從我的一切吩咐,我的每一句話都必須執行。好,現在妳可以回來了。1、2、3。”

  當媽媽的眼神重新放光時,我們兩人不禁再次緊緊擁抱,兩人都留下了淚水,明天,我們相信,不管風雨有多大,我們母子也將同路,因為,我們已經融為了一體,我們已經克服了最大的創傷。

  在我們擁抱的時候,姐姐那張冷艷俊俏的面孔,那魔鬼一樣的身材,那修長的腿,黑色的絲襪,交叉綁帶的高跟鞋,出現在我的腦海,下一步……

  當媽媽成為我的伴侶以後,白天她仍然是公司裡面的董事長,對我照顧無微不至的好媽媽,晚上,我們盡情的享受著性愛帶給我們的歡樂。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