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28-729

porsmm
本文:2022-08-02T04:51:25
七百二十八、恰同學少年(下)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過來以後,這就是準備一起吃頓飯,送別602宿舍的第一個離開的室友。

  其實剛開始的氣氛還是很熱鬧的,陳漢升和郭少強幫著楊世超一起整理行李,金洋明打電話把李圳南從火箭101網點喊回來,就連戴振友都很想搭把手。

  不過老戴拉不下臉面主動詢問,於是搬個椅子坐在旁邊,看見有些東西遺漏了,他就主動撿起來,然後咳嗽兩聲又回到了椅子上,繼續瞄著有沒有掉下來的東西。

  中間時不時還有其他宿舍的男生過來,反正都是公管二班的同學,大家先是見見牛逼轟轟的“老班長”陳漢升,其次是和楊世超開開玩笑,說什麼“以後當了銀行行長啊,千萬別忘記我們”這種傻吊話。

  楊世超也“哈哈哈”的大笑著回應,好像他真能當上行長一樣,總之所有人都很開心,已經忘記了其實這是一次離別。

  所有東西收拾妥當以後,六個人嬉笑著準備出去吃飯,不過楊世超本來準備下樓的腳步突然停住了,看著有些掉漆的木門怔怔發呆。

  “走啊。”

  金洋明奇怪的喊道。

  “等一等,我好像丟了什麼東西。”

  楊世超摸著自己口袋說道。

  郭少強走過去:“錢包沒帶嗎,今天我們出錢,你只要喝酒就完事了。”

  “手機在,錢包在,鑰匙也在,就是心裡空落落的,好像忘記了什麼一樣。”

  楊世超重新打開門,不過在宿舍轉悠了一圈,他自己也沒找到丟失的東西。

  “你不會丟了魂吧。”

  戴振友開了個玩笑。

  “老子丟了你。”

  老楊回了一句戴振友,默默把所有東西檢查一遍,只能搖搖頭說道:“那走吧,想起來了再說。”

  六個人一起走下樓,經過宿管站的時候,陳漢升像往常一樣和阿姨打招呼。

  這對陳漢升來說是常事,阿姨也比較喜歡這種嘴甜,性格撒潑的男生,不過讓人意外的是,以前都是直接路過的楊世超居然也去叫了一聲“阿姨好啊”。

  “老四。”

  走出宿管站以後,楊世超對陳漢升說道:“我第一次發現,阿姨長得有點像張曼玉。”

  “我靠!”

  陳漢升掏出自己錢包:“我給你2000塊錢,你去買只導盲犬吧,眼睛啥時候瞎的啊?”

  其他人都哄笑起來,楊世超不滿的說道:“我是說真的,以前我怎麼就沒注意呢?”

  “幸好你沒注意。”

  金洋明在一邊擠眉弄眼:“否則阿姨查宿時就危險了。”

  “去去去,誰他媽像你一樣齷齪。”

  楊世超踢了一腳金洋明,不過陳漢升準備開車的時候,老楊皺著眉頭說道:“老四,我們就是去義烏小商品城吃頓飯,你還開個車裝逼啊?”

  “我現在這個知名度,還需要開車裝逼嗎?”

  陳漢升解釋道:“天冷啊,這都12月份了,你不嫌冷嗎?”

  “天冷更要跑一跑。”

  楊世超說道:“我們從小路過去,一起吹吹牛逼多好。”

  “小路都走了八百遍,還有什麼意思。”

  金洋明反駁了一句,不過今晚是為了老楊才聚餐的,他的意見最大,幾個人只能跟著他一起跑向義烏小商品城。

  這一路上楊世超步伐比較慢,完全不像以前悶著頭往前沖,他一會停下來看看體育館,一會專門繞路去看看大學生活動中心和奶茶店,甚至走完小路以後,他還要站在盡頭靜靜的眺望許久。

  其他人這才明白,原來老楊是捨不得財大和江陵大學城了啊,李圳南繞到楊世超前面,看了看他的表情。

  “幹啥?”

  楊世超瞪了一眼李圳南。

  李圳南傻笑著說道:“沒有,我以為楊哥你哭了。”

  “想太多,我楊家將的後人會哭嗎?”

  楊世超摟著李圳南的脖子,一邊“欺負”他,一邊走向大排檔。

  這些都是大四的老油條了,義烏小商品城哪家飯店最好吃,他們心裡一清二楚,胖胖的老闆娘也都認識陳漢升這幾個。

  郭少強熟練的勾了幾個菜,比如水煮牛肉、土豆絲、宮保雞丁、青椒肉絲······全部是大學生的家常菜,又點了兩箱青島啤酒,推杯換盞的喝起來。

  小包廂裡沒有身家過億的年輕富豪,也沒有即將踏上穩定崗位的事業單位員工,只有在一起住了三年多的兄弟。

  現在有一個人先離開,以後離開的會越來越多,大家“咕嘟嘟”的喝著啤酒,吐槽著建鄴財大,吐槽著身邊的室友,吐槽著迷茫的未來。

  “這個學校其實挺垃圾的,耽誤了老子四年青春,女朋友都沒撈到一個。”

  “楊哥,那是你自己本事不行,四哥和我,再加上李圳南,我們可都是有妞的人了。”

  “現在有妞又怎麼樣,除了老四,你倆誰有把握能夠從學校走到民政局,吹牛逼的吧!”

  “郭哥,此言差矣······”

  ······

  這頓“送別宴”吃了三個多小時,六個人喝了三箱啤酒,楊世超被灌的最多,已經吐了兩次了。

  幾個人輪流扶著他回去,此時冷月高升,銀光安靜的揮灑在小路上,楊世超被涼風一吹,腦袋悠悠的清醒過來,他抬起頭看了看。

  陳漢升、金洋明、郭少強、戴振友、李圳南都在身邊,可是明天自己就要奔赴前程,以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再見面。

  莫名其妙的,楊世超鼻子突然酸了起來,還有一股暖流在眼眶裡湧動,不過他是遼北人,特別好面子,咬牙不讓金豆子落下來。

  “咳······”

  楊世超決定轉移注意力:“一起唱首歌吧,我先起個頭,張震嶽的《再見》你們都會吧,今年7月份剛出的專輯。”

  他說完生怕憋不住眼淚,直接就迎著冷風唱了起來:

  我怕我沒有機會;

  跟你說一聲再見;

  因為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

  明天我要離開;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離;

  我眼淚就掉下去;

  ······

  剛開始只有楊世超在唱,後來陳漢升和金洋明也跟上了,他們都沒什麼唱功,再加上喝了酒,最後純粹變成了幹嚎。

  不過心裡非常的舒暢,因為這首歌的歌詞實在太應景了,大家開始只是胡鬧,後來每個人都投入了情緒。

  我會牢牢記住你的臉;

  我會珍惜你給的思念;

  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遠都不會抹去;

  ······

  趁著酒意,對著月光,送別了三年的室友,同時告別了自己的青春。

  第二天早上,楊世超是最後一個睜眼的,其他五個人已經起床了。

  “老楊,我送你去火車站。”

  陳漢升揮揮車鑰匙說道。

  “不要,誰都不要送我。”

  楊世超拒絕的很徹底:“老子又不是不認識路,你又不是美女!”

  “狗幾把架子真大,還要美女送你。”

  陳漢升也不勉強:“那你上了火車給我們發個信息吧。”

  “知道了,老四你成為老闆以後,怎麼變得囉嗦了。”

  楊世超嘀咕一聲,洗漱完畢拎起行李箱,走到門口的時候沖著602的室友揮揮手:“小的們,我走啦,千萬別想我啊。”

  “老楊,你可千萬別哭啊!”

  金洋明調戲著說道。

  “滾吧,老子會為你們哭?”

  楊世超乾淨利索一個背轉身,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不過他還在堅持,等到出了宿舍樓以後,看著學校裡毫不起眼的花草樹木,那些曾經取笑過的土鼈橫幅,還有曾經惡狠狠咒駡過的食堂,還有人工湖和籃球場······

  這些東西,再也回不去了。

  楊世超終於沒忍住,掏出手機打給了陳漢升。

  “喂!”

  陳漢升接通電話。

  “老四,你開通免提!”

  楊世超大聲吼道,聲音裡的哭腔很明顯。

  陳漢升那邊停頓了一秒,然後聽到“嘟”的一聲,他才說道:“老楊,免提已經打開了。”

  “老四,有一點我對你很不滿意,按照年紀來說,明明我才是最大的,憑什麼這四年裡,你最像宿舍老大啊!”

  “少強,你把脾氣收斂一下,老四有時候比你還暴躁,但是他會動腦子啊,你就是一點不會動腦子。”

  “圳南,好好和你女朋友相處,結婚了記得和我說,我一定過去參加。”

  “小金,你要是少點裝逼,說不定大一就找到女朋友了。”

  “老戴,瞧你每天窩在床上的樣子,你就不能出去走走嗎,以後還能靠寫過日子?”

  楊世超把所有人都“罵”了一通,最後一抹眼淚:“好了沒事了,老子掛了,到底還是為你們這幫狗東西流了眼淚!”


七百二十九、送錯禮物的過度解讀
作者:柳岸花又明
楊世超的離開,應該是徹底拉開602宿舍“畢業離別”這台大戲的序幕。

  首先是陳漢升,他身份徹底公開以後,應該就很少在學校常住了,一是沒必要,二是容易引起騷亂,三是學校方面大概也不支持。

  同學你都億萬富翁了,還在校園裡晃蕩做什麼呢,這是給我們的安保工作增加負擔。

  從現在開始,你只要好財大的“工具人”就行了,財大需要陳總的時候,麻煩陳總出個面,撐個場子;

  其餘時間,陳總怎麼浪都無所謂,偶爾想回來在師弟師妹面前裝逼,學校也歡迎,但是不要影響我們正常的教學秩序。

  至於戴振友和郭少強,寒假後也不會過來了,父母都幫他們在老家找到了實習工作;

  小金是建鄴本地人,家境也不錯,年後也未必會準時到校;

  只有李圳南,他因為火箭101的兼職工作,而且還有個低一屆的女朋友,百分百會在宿舍裡住到畢業的。

  “我去找陸校長聊聊天,你們有事打我電話,總之我都在建鄴的。”

  陳漢升拍拍這個肩膀,揉揉那個腦袋,笑嘻嘻的準備離開。

  金洋明嘴巴動了動,他大概想和陳漢升說點什麼,只是臉上有些猶豫,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開口的時候,李圳南倒是先說話了。

  “陳哥······”

  他在背後叫了一句。

  “怎麼?”

  陳漢升轉過頭。

  “我畢業後想去果殼打工。”

  李圳南誠懇的說道:“我不想畢業就分手,所以想留在建鄴試一試,陳哥,我什麼崗位都能做的,而且絕對不透露咱們的關係······”

  “小事啊。”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你的性格和秉性,廠裡隨隨便便都能把你安排了,不過我要說的是,也許你回老家,未來和機遇可能更大。”

  “我能有什麼機遇,一個二本的學生,資質和能力都很一般。”

  李圳南摸著腦袋笑了笑:“只要不分手就好了。”

  陳漢升盯著李圳南打量半晌,點點頭說道:“你覺得開心就好,那就直接和聶小雨聯繫吧,她會把你安排妥當的。”

  “謝謝陳哥!”

  李圳南感激的道謝。

  陳漢升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搖頭擺尾的走下樓了。

  可是經過李圳南的打岔,金洋明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氣突然洩氣了,哼哼唧唧的坐下打遊戲。

  宿舍裡郭少強打趣的和李圳南開玩笑,戴振友繼續目不轉睛的看小說,只有金洋明很不高興,一直沖著老實人李圳南發牢騷。

  “李圳南,你說話聲音能不能別這麼吵!”

  “李圳南,你不要站在右邊,擋住我陽光了。”

  “你也不要站在左邊,壓到我隱形的翅膀了!”

  ······

  陳漢升出了宿舍以後,先去路虎的後備箱拿了個袋子,然後才走去財大的行政樓。

  一路上不斷有認識的朋友打招呼,本來五分鐘的路程硬是花了十五分鐘,來到行政樓以後,陳漢升先拐到團委辦公室。

  “老于,小關老師。”

  陳漢升嘻嘻哈哈的打招呼。

  “哎呦,財大之星來了,這幾天我們都在討論你呢。”

  于躍平看見陳漢升,白白胖胖的臉上都是高興的笑容。

  “黑長直”的關淑曼也招招手打招呼,這些都是陳漢升在財大的老朋友了,他們也是親眼目睹陳漢升真實又夢幻的崛起之路。

  真實的是,陳漢升和他們非常熟悉,平時在學校裡經常見到,關淑曼甚至還被這個無賴學生調戲過;

  夢幻的是,陳漢升累計財富的速度太快了,開局一輛三輪車,現在已經是幾百人電子廠的創始人和大老闆,年輕的億萬富翁。

  其實團委辦公室裡還有一個史振東,不過陳漢升和他之間有矛盾,平時都是互不搭理的。

  不過今天史振東比較反常,他看見陳漢升以後,居然也客氣的說了一句:“漢升,好久不見。”

  語氣裡多少有點難為情,不過能夠這樣主動,屬實比較罕見。

  關淑曼心裡笑了笑,大概這就是“鈔能力”的力量吧,陳漢升的身家放在國教院裡,也很難有學生家長能夠比得上了。

  陳漢升抬抬下巴,算是回應了史振東的招呼,遞給老于一根中華煙:“討論我什麼,你有這功夫,還不如介紹幾個漂亮小師妹給我認識。”

  “當大老闆了還這麼不正經。”

  于躍平說道:“就是有人說你青春有為,也有人說你太過年輕,沒有吃過大虧,畢竟現在都講究吃虧是福嘛。”

  “吃虧是福這種觀點多傻逼啊。”

  陳漢升不屑的說道:“誰他媽這樣說我,那我祝他全家老小永遠福如東海。”

  “呵呵呵······”

  于躍平咧嘴笑了笑,自己在學校裡工作這麼多年,陳漢升絕對是最囂張的學生之一。

  史振東擦了擦汗,其實他也有過這種想法,只是沒有講出來,不然今天就要被當面嘲諷了。

  一根煙抽完,陳漢升準備去找陸恭超校長,他也順手從袋子裡掏出幾個精緻的盒子,一邊擺放在於躍平和關淑曼的桌面,一邊說道:“給老師們帶個小禮物。”

  “哇!”

  關淑曼拆開包裝,發現是瑪瑙紅的果殼手機後,驚喜的說道:“我前幾天一直想買來著,就是這種顏色蘇寧已經斷貨了。”

  “以後不要去買了。”

  陳漢升浪蕩的說道:“關老師沒找男朋友之前,果殼免費供應手機。”

  “鵝鵝鵝~”

  關淑曼捂嘴笑著說道:“為了這個福利,我決定再單身幾年。”

  “我準備帶回家給你嫂子。”

  于躍平放在手裡掂量著說道。

  陳漢升這樣大張旗鼓的送手機,史振東雖然低著頭抄寫教案,不過心裡是很尷尬的。

  就像大學宿舍裡有人買了零食,每個人都分到一點,唯獨漏了一個室友,也許這個室友並不缺這點零食,不過心裡肯定很難受的。

  史振東也沒有期待拿到陳漢升的禮物,這個學生囂張習慣了,率性而為,一般規矩對他沒有約束性。

  就在史振東打算假裝沒注意,就這樣“混”過去的時候,只聽“咚”的一聲,自己桌面也擺著一個果殼手機的盒子。

  “這······”

  史振東吃驚的抬起頭。

  “送你的,留個紀念吧。”

  陳漢升放下包裝盒,笑嘻嘻的離開了。

  “哎呀,太客氣啦,真是沒想到······”

  史振東有些“受寵若驚”,心裡忍不住誇獎陳漢升,難怪他能把生意做這麼大,這種心胸,這種豁達的態度,這種······

  不對啊,這個手機按鈕怎麼是假的?

  不同于關淑曼拿到的果殼手機,史振東這個“手機”雖然大小和造型一模一樣,但是根本不能開機,也沒有充電的插口。

  “我操,模型機!”

  史振東心裡一陣慍怒,他覺得這是一種侮辱,正要生氣摔掉的時候,突然又停住了。

  這是億萬富翁陳漢升送的禮物啊,意義本身應該是大於實物的吧。

  再說了,果殼手機滿大街都是,原廠模型機可是很少的。

  “難怪陳漢升說留個紀念呢,應該是專門送給我的。”

  史振東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他試著把銀灰色的手機模型擺在了筆筒上面,顏色上居然非常搭配。

  尤其手機模型背面還有四個字“重新定義”,這大概是果殼手機的宣傳口號“重新定義手機”,不過落在史振東眼裡,引起了一陣陣的深思。

  “重新定義”可能不止是定義手機,大概也有定義教育的意思吧。

  “陳漢升很可能是借此提醒我,不要再延續以前的教育方式了,既然我是財大的老師,就應該對所有學生一視同仁,不能單獨偏頗國教院······”

  史振東暗暗琢磨,也許陳漢升還有更深的含義。

  不過,陳漢升本人正在陸校長辦公室門口發愣:“媽的,我記得這裡有個模仿機的,是不是剛才不小心送給史振東了?”

  “算了,現在換回來也不合適。”

  陳漢升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反正史振東也不喜歡我,送他一個真正的手機還有些肉疼,模型機正好合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