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26-727

porsmm
本文:2022-08-01T16:52:38
七百二十六、啟封的“校花收割機”
作者:柳岸花又明
  這張泛黃的格子紙,就是當初新世紀女工的“懷孕秘方”,據說效果很好,鄭觀媞沒有當一回事,不過陳漢升當時就斷定“此物與自己有緣”,於是悄摸的收藏起來了。
  沒想到一年以後,真可能有用到的那一天。
  開車前往新街口國貿中心的路上,陳漢升仍然思考如何減少修羅場爆發的可能性,他現在的注意力完全都在“果殼社區”上面,因為這真是最容易暴露的渠道。
  只要一個像昨晚那種爭論貼就可以了,甚至都不需要沈幼楚和蕭容魚親自看到,邊詩詩或者胡林語,任何一個“沈黨”或者“小魚兒党”成員,幾乎都可以揭開這個修羅場。
  無聲無息,防不勝防。
  “哎~”
  陳漢升心裡有些煩躁,來到國貿中心的停車場以後,陳漢升正準備關門下車,不過想了想又從儲物櫃裡找到鴨舌帽和墨鏡戴上。
  畢竟他多少算個名人了,現在走在街上,說不定就能有殼粉要求合照,不過經過帽子和墨鏡的遮掩,就連國貿大廈的保安都認不出來。
  陳漢升心裡有些得意,徑直走到電梯口搭乘。
  這裡是建鄴的CBD中心,年輕白領居多,他們接受新事物比較快,對電子產品比較敏感,很多人都在討論新出的果殼手機,當然褒貶也是不一。
  有人覺得這個手機設計時尚,拍照清晰,性價比很高,自己也要去買一個。
  也有人覺得這就是炒作起來的山寨機,繡花枕頭一個,還不如加錢買諾基亞。
  聽著這些關於果殼手機的爭論,陳漢升有種“康熙微服私訪記”的感覺,自己正在深入群眾聆聽民意。
  “叮,叮,叮······”
  電梯在一層層的停著,有人下有人上,不過在13樓的時候,雖然“13”的按鈕是亮的,不過電梯裡沒人出去。
  這種不小心按錯的情況也很常見,大家都沒有當一回事,很快只聽“叮”的一聲響,18樓到了,陳漢升扶了扶鴨舌帽,大搖大擺的走出電梯。
  等到電梯門關起來的時候,有個藏在拐角的女人慢慢露出頭,居然是黃慧!
  她的公司就在13樓,剛才“13”層的按鈕就是黃慧按的,她只是故意沒有下去而已。
  黃慧盯著陳漢升的背影,眼神複雜而不甘,雖然陳漢升戴著墨鏡和鴨舌帽,不過這個囂張的走姿實在太熟悉了,黃慧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大惡人。
  細數兩人的交往歷史,陳漢升在黃慧心裡,何止是惡人,幾乎是她剋星了,眼看這份外貿公司的工作又要丟掉了,原因就是陳漢升毆打了澳洲的大客戶。
  宋義進遷怒于黃慧,兩人關係已經出現了裂痕。
  “為什麼陳漢升這種流氓會越混越好呢?”
  黃慧咬著牙齒,恨恨的想著。
  陳漢升是果殼電子大老闆的消息,已經在報紙和新聞上鋪天蓋地的登出來了,黃慧看到那句“創始人陳總邁入億元俱樂部”的時候,頓了好久才逐漸接受。
  “當初火箭101的時候,他身價好像才幾百萬吧,這麼快就身家過億了?”
  “搶銀行都沒這麼快的吧!”
  “老天爺,你睜睜眼吧,陳漢升憑什麼這麼有錢啊,他明明就是個混混啊!”
  “還有他的女朋友,前女友沈幼楚和現女友蕭容魚都是這般漂亮,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
  黃慧內心在呐喊,面容都有些微微扭曲。
  這還不是最氣人的,最氣的是,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報復這個痞子。
  最終,當電梯重新回到13樓的時候,黃慧長呼一口氣,壓下所有的情緒走回辦公室。
  “宋義進已經對我厭倦了。”
  黃慧默默的思考著:“我大概和建鄴八字不合吧,可以考慮去其他城市發展了······只是看著仇人這樣的輕鬆快活,終究是意難平啊!”
  ······
  陳漢升壓根沒有發現黃慧,發現了大概也不會放在心裡,他走到律所小魚兒的辦公室,笑嘻嘻的吹了聲口哨。
  “小陳~”
  蕭容魚正在上網,看到陳漢升過來了,梨渦蕩漾起甜甜的笑容:“我以為你今晚不會來了呢。”
  “怎麼可能。”
  陳漢升很認真的反駁:“一天見不到你,我就想你想的要命。”
  “哼~”
  蕭容魚甩了甩高馬尾,不過發現陳漢升頭頂的鴨舌帽以後,她也從抽屜裡拿出一個相同款式的帽子。
  原來這是一對情侶帽,陳漢升是黑色的,蕭容魚是粉色的,不過情侶帽有個特點,男女湊在一起才能看得出來,所以陳漢升平時扔在車裡,沈憨憨以為只是普通的遮陽帽。
  “戴個帽子比較好一點,畢竟我現在也是有粉絲的人了。”
  陳漢升坐到蕭容魚椅子的手把上,親昵的摟著小魚兒的肩膀:“在忙什麼?”
  “剛才整理跨國官司的材料,下次去美國就要上法庭了呢。”
  小魚兒指了指電腦屏幕,仰著頭說道:“現在偷個懶,逛一逛果殼社區。”
  “啊?”
  陳漢升稍微愣了一下,馬上就恢復如常:“有沒有看到什麼有趣的帖子啊?”
  “有呀~”
  蕭容魚彎著眼睛說道:“我剛剛看到一個帖子,那個樓主追問果殼老闆陳漢升在手機發佈會上承認的女朋友是誰,我就回復了‘其實是我啊’,結果下面好幾個人也學了這句話,紛紛回帖‘其實是我啊’,看起來特別的搞笑。”
  小魚兒一邊說,一邊尋找剛才那個帖子,準備讓男朋友也樂呵一下,完全沒看到陳漢升臉色已經開始緊張了。
  “他媽的,老子就知道問題會出在這裡!”
  陳漢升心裡罵了一句,他已經在思索帖子裡出現“沈幼楚”三個字以後,準備怎麼解釋了。
  結果蕭容魚找了半天,剛才那條帖子好像憑空消失一樣。
  “奇怪,網站出bug了嗎?”
  小魚兒瓜子臉上都是疑惑。
  陳漢升心裡一松,應該是網絡部那邊出手了,屏蔽了這個帖子。
  “網站剛剛出來,有些bug很正常的嘛。”
  陳漢升拿起鼠標,假裝不小心點到其他版塊,一邊介紹果殼社區的特點,一邊分散小魚兒的注意力。
  果殼社區分為好幾個版塊,第一個是生活版塊,主要就是聊各種八卦的,感情經歷、影視明星、體育新聞等等全部囊括在內。
  第二個是科技板塊,畢竟果殼是電子產品公司,名下還有果米聯合研究院這種科研部門,需要單獨開闢出這樣一個版塊的。
  這裡都是手機或者電腦的發燒友,如果有人想3000塊錢配一台電腦,只要在這裡發個帖子:恕我直言,你們都是在吹牛逼,3000塊錢根本不可能配一台電腦的!
  可能很快就有大佬過來“打臉”,從CPU到主板,從顯卡到機箱,他們把這些配件一一列舉出來,肯定在3000以內的。
  這樣的話,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第三個是遊戲版塊,目前還是討論《勁舞團》居多,畢竟大部分從這個遊戲引流的。
  第四個版塊是大學生專區,這個版塊比較特別,用戶可以進行身份驗證,也可以選擇不驗證,不過驗證成功的話,用戶名後面會有一個後綴,顯示用戶是“XXX大學”的。
  這大概是“校內網”的雛形了,這也是目前國內唯一針對大學生的綜合論壇,陳漢升預測這應該是第一個出現“知乎體”的版塊。
  內容如下:
  ——不懂就問,小弟今年高考660,我應該上復旦還是浙大?
  ——謝邀,師兄我是清華計算學院的大二學生,當年我考了670分,不過上不了清華,於是沉下心複習了一年,第二年690上了清華的計算機學院,我建議你複習一年,師兄在清華等你。
  第五個版塊就是果殼商城了,在這裡可以購買果殼手機和果殼MP4。
  第六個版塊是意見專區,專門留給用戶提意見的。
  果殼社區剛剛推出,註冊用戶已經過萬了,以後隨著果殼社區的不斷推廣和引流,版塊內容還會不斷調整。
  等到流量達到頂峰的時候,果殼商城就不僅僅賣果殼的產品了,它還可以獨立出去成為一個大型電商平臺。
  就算成不了淘寶和京東,“拼多多”變成“果多多”,大概還是可以嘗試一下的。
  陳漢升在“嗒嗒嗒”點鼠標的時候,小魚兒上身就趴在陳漢升腿上,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小魚兒:“小陳,金基唐城那邊房子的草圖已經確定了噢,你要不要再看一看,提一點意見?”
  陳漢升:“我就不看了,你喜歡的,我肯定更加喜歡。”
  小魚兒:“你明明就是想偷懶,結果還油嘴滑舌的,冬至我爸讓你回家一下,可能要見見親戚,你要去嗎?”
  陳漢升:“梁太后和我說過了,我這邊沒問題的,正好回家裝個逼。”
  小魚兒:“就知道炫耀,現在這個狀況,你都沒辦法回學校了吧。”
  陳漢升:“嗯啊,我打算在廠裡住一下,過兩天等到風波稍微平息後再回學校看看,有個室友要離開了,宿舍要集體吃頓飯。”
  ······
  兩人現在的感情,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聊一些日常事情了,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陳漢升右手總是“不乾不淨”,一直想穿過小魚兒的脖頸伸進去。
  蕭容魚以為陳漢升在逗自己,已經拒絕了好幾次,她拒絕的理由倒不是因為別的,就是覺得在辦公室不合適這樣的舉動。
  小魚兒就和昨晚的沈幼楚一樣,完全沒有意識到果殼手機上市以後,陳漢升這個“校花收割機”已經被啟封了。
  “哎呀,你做什麼噢~”
  蕭容魚錘了一下陳漢升,剛才一個沒注意,他差點要解開後面的內衣帶子。
  “沒有,就是好奇而已。”
  陳漢升憨厚的說道:“像我這樣的單純男孩,對世界總是充滿好奇,為什麼男人和女人內衣是不一樣的呢?”
  “切,你還單純。”
  蕭容魚瞪了他一眼:“梓博都和邊詩詩承認過,他和你去過建鄴的酒吧。”
  “這個傻逼啊,居然什麼都說!”
  陳漢升心裡吐槽一句,面上卻皺著眉頭說道:“我承認,王梓博帶著我去過一次酒吧,可是裡面居然沒有書本和試卷,所以我很快就出來了,並且義正言辭的警告王梓博,以後我只參加讀書局和知識局,請他不要帶壞我了。”
  “鵝鵝鵝······”
  小魚兒笑了半天,捧著陳漢升的臉蛋揉捏:“我才不信呢,不過梓博說你是專門陪著他的,所以我就原諒你一次啦,總之以後你不許再去這些地方了。”
  正在閒聊的時候,律所其他三朵金花也過來了,邊詩詩是加入吹水隊伍的,高雯和栗娜則是專門打個招呼。
  畢竟,陳漢升現在的身份再次發生變化。
  他前年還是火箭101的創始人,去年是個需要女朋友“包養”的混子,今年上半年,名下企業的產品只是一款MP4,現在嘛,陳漢升已經是著名手機廠商果殼電子的老闆了。
  這個曲折的人生軌跡像個傳奇。
  “陳總。”
  一向都叫“漢升”的高雯師姐已經改變了稱呼,她笑著說道:“果殼家大業大,難免和其他企業產生糾紛,要不要咱們容升律所承擔果殼的法律諮詢業務啊?”
  “那必須要的啊。”
  陳漢升半真半假的說道:“果殼現在都沒有法務部,法律方面的東西我準備全權委託容升律所。”
  “這樣最好了。”
  喜歡走性感風格,******,身材很不錯的栗娜師姐接口道:“有了小魚兒這層關係,咱們以後躺著都能賺錢了······”
  “咳~”
  高雯輕輕咳嗽一聲,栗娜這才意識到語句裡的歧義,她有些微微臉紅,隨便找了理由離開了小魚兒的辦公室。
  陳漢升心裡“嘿嘿”一笑,栗娜師姐的身材真是不錯,她個子雖然不高,但是身材凹凸感很強,走路時一扭一扭的非常招人眼目。
  高雯為了揭過這個尷尬,又談起了其他事情:“小魚兒現在已經能開車了哦,她本來就聰明,學東西很快。”
  “小陳!這次回家我來開車。”
  蕭容魚扭頭對陳漢升說道:“你坐副駕駛當裁判吧,這樣回去我爸媽也不會再說什麼了,我以後就能開車找你啦。”
  “好······好啊。”
  陳漢升勉強笑了笑,修羅場的爆發方式+1。
  晚上王梓博過來了,四個人在外面吃了飯,因為有邊詩詩和王梓博這個兩個工具人,陳漢升也沒有被人識破。
  吃完飯以後,本來陳漢升心裡有些小九九,不過蕭容魚還要去一趟孫教授家裡,這才放棄了打算。
  從市中心返回江陵的時候,陳漢升開得很快,因為愉快的晚上時間又到了,沈憨憨正在家裡呢。
  不過,當他一臉期待的推開防盜門以後,這才發現婆婆和阿甯居然回來了。
  冬兒和阿甯看動畫片,婆婆在沙發上打盹,沈幼楚正複習考研,胡林語在對賬,客廳裡又像以前那樣熱鬧。
  小阿甯看見陳漢升,歡呼著跑上來抱住陳漢升大腿。
  “你們咋回來啦?”
  陳漢升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訥訥的問道。
  “我去接的啊!”
  胡林語氣勢洶洶的走過來,壓低聲音說道:“陳漢升,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可是幼楚就要考研了,她現在注意力需要高度集中,你考研之前別想再做壞事了!”
  “胡林語。”
  陳漢升愣愣的聽完,半天後吐出一句:“你媽逼的哦······”


七百二十七、恰同學少年(上)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你怎麼罵人呢!”

  胡書記不高興的說道:“幼楚還有20多天就要考研了,你要是真的喜歡她,那就應該為她多考慮,你們這些男人啊,就是因為自己的不注意細節,所以才毀了我們女生的溫柔。”

  “尼瑪的······”

  陳漢升忍不住啐了一口:“我他媽要跟著柯南去辦案嗎,注重那麼多細節做什麼,小胡你真是沒救了,小心毒雞湯把你撐死!”

  “切~”

  從沒談過戀愛,但是熟讀各類言情的胡林語冷哼一聲:“不要以為有錢就了不起,女人一定要堅持經濟和事業獨立,幼楚不應該完全依附於你。”

  “抱歉,有錢真的能為所欲為。”

  雖然胡林語說得有幾分道理,不過陳漢升專門和她抬杠:“小胡你要是有個1000億美金的身家,我就去抱你的大腿了,別說孩子可以跟你姓,我都可以跟你姓。”

  “滾滾滾······”

  胡林語一把推開陳漢升,這就是個沒臉沒皮的流氓,和他吵架最後吃虧的總是自己。

  “哎~”

  其實陳漢升也有些憂傷,胡林語既然這樣這樣說了,那她大概率會拉著沈幼楚一起休息的。

  自己總不能強行擠在中間吧,豈不是便宜小胡了?

  沒辦法,陳漢升只能逗弄一會沈甯寧,再和冬兒聊聊馮貴那邊的情況,看看時間差不多了,站起來對沈幼楚說道:“我去公司宿舍了。”

  “唔?”

  沈幼楚已經幫陳漢升擠好牙膏了,眨著迷蒙的桃花眼問道:“你不在這裡睡嗎,我可以睡沙發的······”

  “不睡啦。”

  陳漢升捏了捏沈幼楚光滑的臉頰:“我要注意細節,不能毀了你的溫柔。”

  他說完就拍拍屁股離開了,沈幼楚還有呆呆的沒反應過來,胡林語走過去推著好友的肩膀:“別想啦,他說的‘睡’和你說的‘睡’是不一樣。”

  沈幼楚這才明白過來,皮膚瞬間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霞,她低著頭走到衛生間,拿起陳漢升的牙刷看了看,最終還是捨不得扔掉那一抹牙膏,於是嘟著小嘴,慢慢的把這點牙膏塗到自己牙刷上面。

  胡林語雙手抱胸在外面看著,半響後搖搖頭說道:“真是一個沈憨憨。”

  ······

  陳漢升回到果殼電子廠,先在辦公室裡坐了坐,又去“三班倒”的生產車間轉了轉,最後才來到自己睡覺的地方。

  為了讓果殼電子的高管們方便休息(加班),陳漢升特意加蓋了一棟“高管宿舍樓”,有時候公司事情太多,孔靜這些人基本都不回家了,直接在這裡住個幾天。

  當然還有可愛的小秘書,聶小雨的漫畫手辦全部藏在這裡了,簡直是主動把軟肋送到無良老闆的手上了。

  高管宿舍都是兩室一廳,就連陳漢升的房間都是這個格局,只不過安保系統更全面,裝修更精緻,家電配備也更齊全。

  陳漢升和孔靜住對門,這是聶小雨根據級別來安排的,兩人當事人也不覺得有什麼異議。

  今晚陳漢升“蹬蹬蹬”的上樓後,隱約能聽到對面“鄰居”好像在播放鋼琴曲。

  “可以,禦姐的品味比較高。”

  陳漢升拿著鑰匙開門時,腦袋裡還遐想了一番。

  孔禦姐現在可能是剛洗完澡,穿著寬鬆的睡衣,披著濕漉漉的長髮,露著細細的小腿,坐在鏡子前悠閒的貼著面膜。

  “前男友能放棄這樣的女人,就他媽的離譜。”

  陳漢升哂笑一聲,“嘭”的關起了房門。

  接下來幾天陳漢升都住在廠裡宿舍,一是處理公司的事務,二是督促網絡部對“陳漢升、女朋友、校花”等重點字眼的帖子進行屏蔽審核,減少果殼社區發生修羅場的危險。

  偶爾也會戴上帽子墨鏡往返國貿中心和天景山小區,陪陪考研的沈幼楚,逗逗甜美的蕭容魚。

  月初的發佈會風波正在慢慢平息,果殼手機雖然飽受爭論,不過它已經大大方方擺在各大商場的櫃檯上面,而且因為高性價比的特點,逐漸成為社會大眾接受的一款電子產品。

  創始人陳漢升的話題性依然很足,他的預約採訪已經排到明年了,媒體和電視臺都很想做一期“鳳凰涅槃”的人物對話,深刻揭露一個“破產”後的大學生,如何再次創造輝煌。

  某天下午,陳漢升處理完工作,開車返回了建鄴財大。

  現在師弟師妹已經能夠接受陳師兄的身份了,沒有之前那樣瘋狂,不過看到陳漢升以後,他們仍然“嘩啦”一下湧上來,有人還掏出果殼手機對準陳漢升“哢擦,哢擦”的拍著。

  “嘖嘖,陳哥現在好像成了英雄一樣,他只是創立了一個手機品牌而已,其實也不過如此。”

  金洋明站在602的陽臺上,盯著樓下被團團圍住的陳漢升,語氣裡酸溜溜的。

  “老楊,老四回來了啊。”

  郭少強不搭理“吃檸檬”的金洋明,扭頭對楊世超說道。

  “媽的,他現在才回來,我都等好幾天了!”

  楊世超正躺在床上玩手機,聽到後“嘣”的一下坐起來。

  老楊本來很早就能離開的,因為想支持陳漢升的發佈會和吃頓散夥飯,所以硬等了一周多的時間。

  “老楊,你也要理解一下四哥。”

  剛剛還吐槽陳漢升的小金同學,現在又變成了“理中客”的身份:“他那邊事情肯定很多的,能抽出空已經很不錯了,你一個銀行的小櫃員,難道不應該等等嗎?”

  “tui!小金你也太不要臉了。”

  楊世超罵道:“騎牆黨說的就是你。”

  這兩人正吵鬧的時候,就聽見宿舍木門“咣”的推開了,陳漢升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寶貝們,想哥哥了嗎?”

  “陳哥!”

  “老四~”

  “老子等你那麼久,不然早走了。”

  ······

  到底是一起住了這麼多年的室友,他們和陳漢升的感情更加深厚和真摯,就連戴振友也放下,看著已經成為大老闆的室友。

  陳漢升這個人比較特別,他雖然性格痞裡痞氣,可是從不欺負室友,平時作風也非常大方,再加上之前創業過一次,所以他成為大老闆,大家都有一種理所當然的感覺,嫉妒和隔閡是最少的。

  這要是換了金洋明,完全不會這樣和諧的。

  “基本實現了大一報到時的思路啊。”

  陳漢升目光從室友臉上掃過,心裡也在默默的感歎。

  當年他報名時,早就知道金洋明愛裝逼,戴振友憤世嫉俗,李圳南是悶葫蘆,楊世超網癮比較嚴重,郭少強脾氣不太好,不過陳漢升為了自己過的舒適,硬是把這群傻吊捏合在一起。

  小矛盾自然是避免不了的,不過沒有大矛盾,老楊和金洋明曾經想聯手“孤立”戴振友,也讓陳漢升攔了下來。

  “總得來說,大學生活還是很滿意的。”

  陳漢升看了看宿舍裡的桌椅和陽臺,幾個月以後,又會有六個懵懵懂懂的小屁孩,小心翼翼推開602宿舍的木門,迎接他們在財大的故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