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孽海花(下)

冰心
本文:2022-08-01T14:33:40
  計程車飛快地往台北市郊的一家酒店駛去。到了酒店,兩人付賬下車後,林佑祥就如識途老馬,按著周平的手臂,好像怕他臨陣脫逃一般地,帶著周平直往九樓上去。

  來到九○七號室,林恬祥舉手按下電鈴。「叮咚!」一聲後,室內傳出嬌滴滴的女人聲音:「誰啊?」

  周平一聽,心中非常的緊張、興奮,手掌心冷汗直冒。

  究竟,周平還是個大男生,沒有林佑祥的老練和豐富的生活經驗。而現在,他又是來「幫忙」的,對於這種事,當著別人的面前幹,同時和另一個男子享受一位女人,實在令他……周平心情忐忑不安的想著。還沒想完呢!房門已開了。

  「達令!是你啊!進來吧!」

  開門的女子,見到是林佑祥和周平,連忙退身,伸手一擺,顯出歡迎之意,同時一雙媚眼緊盯著周平。

  林佑祥回頭朝周平笑一笑,對他使個眼色,說道:「周平,進去吧!」

  於是兩人進到房間內,芳子便招呼坐在沙發上,順手端上兩杯咖啡。

  正如林佑祥所說,芳子容貌僅有中等的姿色,但是一具白裡透紅的胴體,那一對乳房,在浴衣的包裹下,堅挺的屹立著,腰兒奇細,肥肥的玉臀,細白的大腿……

  十分妖艷風騷的女人,不禁勾住周平的心魂了。

  「芳子,我替妳介紹,這位是我今晚帶夾的助手,周平。」

  「周先生,你好。」芳子知道周平來充當殿後將軍,也就將那雙水汪汪的媚眼,不停對他傳送秋波,眉花眼笑,脈脈含情地點頭,打了招呼。

  「妳還有售餘的畫幅嗎?拿給周平欣賞欣賞吧。」

  林佑祥說著,掏出兩根香煙,遞給周平一根。

  芳子便從手提袋中取出一本冊頁,把它放在周平面前的桌上:「只剩一本冊頁,因為定價較高,未曾脫手,周先生,請你過目。」

  周平一面吞雲吐霧,一面翻開冊頁,不禁看的癡迷了。原來,每一頁每一幅都描繪著各種男女交媾的姿勢,這本春宮畫冊,畫中人物的表情,均神釆奕奕,相當生動。

  到現在,周平才恍然大悟,事當上這兩位並非道地畫家,原來是道道地地的春宮畫匠。

  正當周平看那些春宮畫冊看得入神時,林佑祥就和芳子兩人相偕走去浴室,淋浴一番。

  那些生動的畫冊畫得非常逼真,不論大雞巴和肥嫩的陰戶,都描繪得呼之欲出,尤其是畫中的妖艷女子,她們的如痴如醉的浪態,更使周平看得想入非非、慾念橫生。

  不知過了多久,周平將畫冊看遇一遍又一遍,真是愛不釋手時,忽聞林佑祥的呼喚聲:

  「周平,好啦!別看了,放著活生生的女人不享受,只看那些畫乾過癮,有什麼用呢?」

  周平一聽,恍如從春夢中驚醒過來,看到林佑祥浴罷,全身只穿著條內褲,正摟著穿著浴衣的芳子,方從浴室走出,朝他走來。

  「嗯!好……好……」周平不好意思的漲紅著臉,咿唔的回應著。

  看見周平尷尬的神情,妖蕩的芳子不禁浪笑出聲:「嘻!嘻!」使得周平連忙合上畫冊,擱在桌上,那個滿面赤紅的俊臉,不禁垂得更低。

  「好了!周平,你也快去洗個澡,我們等著你啊。」

  林佑祥知道他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面,究竟還是個學生,臉皮較薄,容易害羞,不忍心看到周平那麼不知所措,於是他才叫周平快去洗個澡。

  聽到林大哥一說,周平才不好意思的走入浴室,迅速的關上門。

  站在浴室裡,覺得這間房間的佈置很高級,心裡較為舒暢,連忙做一下深呼吸,緩和了剛才又衝動,又害羞的情緒。

  周平才脫下衣服,舒服的洗了個澡後,又穿回內褲。本想穿回衣服時,周平才想到剛才林佑祥是這模樣出去的,於是他膽子一壯,懶得再服裝整齊的出去,也就手裡提著衣褲,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踏出浴室的周平,君到床上林佑祥和芳子的情景,不禁讓他瞠目張舌,又愣在當場了。

  這時,林佑祥正弓若身,跪在芳子兩條玉腿的中間,俯著頭,把嘴巴大張,伸著長長的舌頭,在芳子那個嫣紅光亮,嬌嫩欲滴的陰蒂,陰唇,肉縫裹,輕輕攪著,吸著,吮著……

  但見仰躺在床上的芳子,光潔滑軟的胴體,胸前的兩隻乳房,圓鼓鼓的。雪白又豊滿,頂上的兩粒櫻桃,微往上翹,粉紅色的乳暈,在雪白的肉乳襯托下,是如此的誘人,刺激著男人的慾火。

  往下看,經細腰,光滑的小腹,到達大腿根部。圓凸凸的陰阜上,長著一叢烏黑亮麗的陰毛,兩條渾圓多肉,線條悠美的玉腿張著很開,而林佑祥的頭正伏在上面。

  林佑祥的一陣吸吮,弄得芳子全身有如蟲咬蟻爬,渾身不安的蠢動著,面泛桃紅地正東搖西擺,似騷癢難挨的浪態。看得周平一陣肉緊,悄悄地嚥下口水。

  他從浴室走出,林佑祥和芳子卻沒注意到,只顧忘倩的享受。

  瞧了一會兒,周平的慾火更烈了,胯下的雞巴受到眼前火辣,香艷的情景,剌激得挺翹起,慢慢的充血發漲,變得好硬好粗。

  「你……你們……」周平受不了這令人春心蕩漾的景色,他如梗在喉的結結巴巴的說著。

  在床上正舐得陶醉,正享受著小穴內淫水狂流,全身軟綿綿的佑祥和芳子,被他的聲音鶿醒了。可是佑祥並沒停止動作,頭也沒有回轉來看周平,嘴巴仍是吻在小穴上吸著,舐著……

  芳子這才張開一雙媚眼,和周平的眼光接觸。

  「周平……來啊……快脫掉內褲……上床來……」

  嬌滴滴的話聲傳來,周平才很快的脫掉內褲,好讓棚緊在內褲的雞巴,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褲子脫下後,一倏早已硬的像根巨型手電筒似的特大號雞巴,就呈現在淫蕩的芳子面前。

  看得芳子不禁抖擻,心裡暗讚一聲:「啊!好大的雞巴寶貝!」

  事實上,林佑祥的雞巴已經夠粗夠長了,但是輿周平的雞巴比較之下,卻是相形見拙。周平的雞巴實在夠嚇人,形容得保守點約有九寸長,而又像棒球棍的握把那麼粗,龜頭紅的發亮,有如鴨卵,稜溝深陷,就好像虎鞭一般。

  看得芳子渾身發軟,春心不由一陣激盪。心想待會兒要是插入屁眼裡,不漲死自己才怪。但是那麼粗又長的雞巴,倒是前所未見,不享受一次實在惋惜。

  她的兩隻水汪汪的媚眼,盯了盯他那根硬挺粗壯的特大號傢伙,臉上泛起一陣紅潮,也忘記佑祥正舐著她的春穴,芳子美目巧兮,害羞著臉,向他招著手說道:

  「周先生……來嘛……妹妹幫你吸吸大雞巴,讓妳舒服,舒服……」

  周平聽她要為自己品品陽具,連忙跨上床。他跪在床上,使芳子的粉臉,面對著大陽具。

  芳子故意飄個媚眼給他,身子一起,左手支撐在床,伸出右手握住陽具,就是用勁的狠套幾下。

  周平被逗得渾身舒服,臉上漾起滿足的微笑。

  芳子本想賣弄風騷,誇讚周平的雞巴是如何的雄偉、嚇人。可是,佑祥正在淫液潺潺的小嫩穴吸吮著,為了避免傷他的自尊心,芳子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只用靈活的小手,在周平的雞巴緊緊捏住,媚眼輕勾著周平,給他一個暗示性的淫笑,做為心愛萬分的稱讚。瞧得周平血脈更加賁張,那早已硬得發漲的雞巴,更經她緊緊一握,硬得青筋暴漲,有如一條粗大的水蛇在她的小手裡蠢跳不已。

  芳子看在眼裡,癢在心底,緊緊的握住陽物,湊上香唇,輕輕地吸吮著,紅光發亮的大角頭。並且櫻唇輕漲,把硬壯的大陽具含入嘴裡,緊緊的含住它,頭兒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

  芳子天生一張櫻桃小口,粗大的雞巴含在她嘴中,有一種異樣的快感,又溫暖、又柔軟,非常舒服。

  周平被刺激得渾身酥麻,忘情得伸手握住她兩隻堅挺滑嫩的玉乳,便是一陣的揉捏。

  三個人循環的玩著這香艷的遊戲,整個套房正是滿室生春的景色。兩男一女的春火,就像乾柴烈火迅速的燃燒起……燒得三個人都無法忍受。

  林佑祥首先熬不住性慾的衝動,忙立起身子,跪在芳子的下面,雙手提起芳子的玉腿,挺著大雞巴,對準淫水四濺的穴口,屁股一挺,「滋!」一聲,雞巴整根插入,繼而就奮力抽插不已。

  「唔……唔唔……哼……」

  芳子的小穴插入了雞巴,受到佑祥狠勁昀抽插,小嘴似乎要浪叫些什麼。但是口中又含著根特大號雞巴,塞得她粉頰發痲,鼓脹脹的,叫不出聲,只得鼻息急喘地悶哼不已。

  「哦……唔……嗯嗯……唔……」

  佑祥知道芳子是奇蕩無比的淫婦,平常風騷到極點,單靠他自己的精力,時常被她哄得陽精直射,酥軟無力。為了發洩平日被她羞辱的恥恨,再加上今日周平的神勇,林佑祥抱著「此仇不報非君子」的心理,他兩手緊抓著芳子的小腿,大雞巴如入無人之地,開始狠插猛抽,下下盡根,不時用龜頭頂住她陰戶深部最敏感的花心,屁股用勁的在頂著、磨著。弄得芳子春心大動,淫水直冒,花心亂跳,那個渾圓肥美的玉臀拼命挺起,使勁的拋迎狂扭著。

  「唔!唔……嗯……哼……嗯……嗯……」芳子滿臉火赤的浪喘著。

  周平的大雞巴塞在芳子的小香唇裡,眼前又是活生生的春宮圖,佑祥的大雞巴,抽送的死勁,幹得芳子玉體亂抖,細腰狂扭,那肥突而隆起的陰戶,用力向前挺著。

  這種淫蕩的姿勢,真讓周平看得眼中噴火。捺不住芳子渾身美艷胴體的誘惑,周平忙兩手抓著芳子的粉煩,屁股往後一縮,特大號雞巴,就從她的口中拉出,芳子滿嘴的口水也頂著嘴角流下。

  「林大哥!我也要插屁眼……」周平對著正忙插著穴的林佑祥說著。

  渾身酥軟的芳子,一聽到特大號的雞巴要塞入屁眼,忙嬌喘的哀求道:

  「哎呀……周先生……不……不行……你的雞巴……太粗……太長了……求求你……插浪穴……屁眼讓……讓……佑祥插……唔……」

  雖然芳子的屁眼不是初次被雞巴插入,但是周平的陽物實在太嚇人了,心想真的要插進去,那可……

  「周平,別管這淫婦的浪叫……」

  這樣嬌聲的哀求並沒有一絲打動佑祥,他催促著周平道:「別怕這淫婦吃不消,她是恨不得天天有男人插她的屁眼,快!我先準備好姿勢,周平,你只要見到屁眼就插。」

  說罷,佑祥伏下身子,兩條健壯的手臂緊摟若芳子,用勁的一翻身。變成芳子的嬌聽壓在佑祥的身上。

  但是佑祥的雞巴仍然不停挺插狂頂,小嫩穴被帶得紅肉翻吐不已。周平也顧不得芳子的死活了,他轉身跪在他們兩人的身後,瞧著芳子那雪白肥美的玉臀,伸出手在她的屁股輕撫著,摸在手中,非常滑嫩、柔軟。

  芳子的屁股被周平一摸,不由得渾身嚇得顫抖。胴體又被佑祥抱著,掙扎不開,只得粉臀東扭西躲著,小嘴輕呼道:

  「唔……哦……周先生,…求求你……別插屁眼……只要……你不插……妹妹……會給你舒服個夠……哼……求……」

  「周平……別聽她的話……快插……快塗上軟膏……插她的屁眼……」

  一個人催促,一個人苦苦哀求,害得周平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正當在猶疑之時……

  「周平……快啊……你不是沒插過女人的屁眼嗎?……機會難得……你還考慮什麼……」林佑祥一語提醒夢中人。

  看著芳子渾身妖艷的浪肉,輿又白又嫩,嬌艷欲滴的美臀,實在令周平心動不已。於是他拿定主意,利用林佑祥早已預備好的凡士林軟膏,挖了一把,塗在自己的手掌心裡,然後塗佈在玉柱上。弄得整條大陽物油膩膩,滑溜溜的,真像條大水蛇。按著又挖了一把軟膏,塗抹在芳子那窄小的屁眼口。

  只經那麼輕輕的塗抹,芳子已緊張得全身打哆嗦,她的蛇腰猛擺,屁股也隨著搖摧不已。她心裡一急,大叫起來:

  「不……不要……求求你……周先生……不……大雞巴丈夫……不要插…………妹妹……不能……不……」

  芳子的淫聲浪語未說完,周平已決定扶著雞巴上馬了。他右手握住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陽物:龜頭就在屁眼口上,左右上下的輕搓著。

  這下子芳子可有點受不了,小穴裡有佑祥的雞巴插抽著,陰道壁被龜頭刮得既麻癢又舒爽無比。現在周平如磨菇般的龜頭,又在屁股口不停的摩擦,直舒服得芳子魂不附體,全身劇烈的抖動,浪呼直叫:

  「哎呀……兩位親哥哥……唔……哦……插得好……美死小穴了……哼……屁股好癢……哦……爽……呀……」

  芳子的窄小屁眼,早有喜歡被大雞巴插的嗜癖,如今被又圓又大的龜頭在上面又搓、又磨,再轉,使她難以把持了。

  屁眼上的騷癢,非但癢進心底,更傳入子宮深處,再傳遍全身,癢得她十分難受。只見芳子那雙媚眼似閉微張,快瞇成一條線,呼吸粗濁,小嘴嗯聲連連,渾身發燙,玉體狂扭,一陣從未有過的美感,襲上心頭。

  「啊!唔……好……好……哥……插得好……妹妹……又癢……又舒服……嗯……唔……」

  躺在身下的佑祥,以手死纏著芳子,屁股拼命往上挺,大雞巴在那紅紅顫動的玉戶中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跪在芳子臀部後面的周平,也按住她的雪白大屁股,龜頭在屁眼口磨擦一陣後,小屁眼已滑潤無比。於是,他身子挺直,龜頭對準屁眼,腰幹用勁,屁股前挺。

  「唔……嗯……周哥哥……哼……大龜頭塞進……小屁眼了……唔……好漲哩……哦……小穴美……嗯……妹妹要死了……」

  周平將大龜頭頂進緊窄的屁眼後,為了減輕芳子的痛楚,不敢再挺送雞巴,只用屁股左右晃動,龜頭在屁眼口上輕搗慢轉著。

  前後的火辣刺激,逗得芳子更為淫浪,只見她屁股左右前後的狂扭猛擺,渾身劇烈的纏抱著佑祥,雙手不停的拍打著床,小嘴不斷嬌叫著:

  「唔……親漢子……好舒服……哥啊……妹妹要死了……唔……哼……好雞巴丈夫……插死小妹了……心肝……哎呀……哥哥……哼………停……不能再插了……」

  林佑祥見芳子已浪到極點,知道她快丟身了。他緊抱著芳子的屁股,用力往下一按,屁股如裝了馬達般,拼命的挺插雞巴,口裡催促著周平道:

  「哼……周平……快……這小……小淫婦快洩了……我們一起……插死……這浪穴……哼……哼……快……快……」

  這時的周平才振起精神,慢慢屁股往前挺,特大號的雞巴便驟漸的往屁眼裡塞,慢慢的一寸一寸往裡塞進去,終於他那根大肉棒盡根通入她的香屁眼中。

  當大雞巴插入緊窄的屁眼之後,周平便開始左右晃動著屁股,使玉莖在屁眼壁上既然磨又旋不已。弄得芳子的玉體產生了一陣痙攣,只覺陰戶和屁眼,同時被兩根大陽物插入,尤其是屁眼被撐得火辣辣,又酸又痛難以形容的滋味。她也伸出手來,繞過身後,撫摸著背後周平的大腿,同時小嘴哼聲不斷:

  「唔……親雞巴哥哥……哦哦……我會被……被你們插死……哦哦……妹妹受……受不了啦……哼……哦……」

  林佑祥和周平,兩人上下配合無間,你插我扭的一下下的幹著。芳子閉著雙眼,美艷的玉體瘋狂般的蠕動,又白又嫩的粉臀,在左右不停的旋轉。

  一個豐滿的陰戶被林佑祥的雞巴插得鮮紅的穴肉在翻出翻入,肥美的屁股又有周平的巨陽在狂搗猛扭著,芳子被這兩個壯男插得遍體酥軟,火辣的刺激使得她浪叫不已:

  「哥……親……親丈夫……啊……美死小妹了……哎唷……小穴心……被頂住了……唔……小妹沒命了……親親……哼……」

  又經過周平和林佑祥同時插了五十餘下,芳子的叫聲由高轉沉。同時那浪擺的玉體也慢慢的緩下來,媚眼如絲,口角生春,額頭香汗淋漓。

  經驗豊富的林佑祥,知道芳子已快到洩身的時侯了,他忙叫道:「周平!快點……讓她丟……快……快……」

  因此周平的屁股扭動得更加快速,配合著林佑祥插穴的動作,狂搗芳子的屁眼。

  不一會兒,芳子被幹得四肢發軟,全身冷汗直流,媚眼緊閉,淫水四濺。驟然,她感到陣陣刺入骨子的騷癢,一股陰精,從子宮口猛洩出來。她失聲叫道:

  「哎……哎呀……我……我丟給你們了……唔……小穴被……被插死了……啊……啊……」

  隨著一聲叫喊,如晴天霹癢般的嚇人。芳子已釵斜髮亂,兩眼反白,嬌軀顫抖不已,口流白沫,整個人昏了過去,不省人事了。

  芳子丟身後,渾身又白又嫩的肉體,貼在林佑祥的身上。

  他看見芳子那種舒服的受不住已暈過去,實感覺一吐多年來的怨氣。在心情高興,精神放鬆之下,不聽使喚的雞巴抖個不停。只覺龜頭癢酥酥,毛孔一鬆,濃濃的陽精在龜頭的跳動下,奔向了她的穴心。

  林佑祥在射精後,也因運動的疲累,加上平日房事過度,也覺得全身酥麻欲睡了。他忙開口問道:「周平……你……你射了沒有……」

  林佑祥的詢問硬是使周平傻了眼。他眼見芳子嬌軀一抖後,便丟身得昏了過去。而在屁眼裡的雞巴與插在陰戶裡的林佑祥陽具,隔層肉壁而已,林佑祥射精時,雞巴狂抖幾下,周平當然感覺的出來。可是,在他們兩人舒服的洩身後,唯有他仍精力充沛,大雞還挺硬如常。

  周平這種滋味實在很難說出口,只有咿唔的應諾著:「嗯……我……我……還沒……」

  林佑祥他可無心理這個小老弟,連忙從芳子的身下爬出,懶洋洋的躺在芳子嬌軀身旁,轉身說道:

  「那麼,你就快幹幾下,射了後,早點睡吧!」說完後,林佑祥便沉沉入睡了。

  三個人,只剩周平一個人醒著,他覺得很不是滋味。林佑祥和芳子都舒服過了,唯有他悶著氣,實在不夠朋友。於是,他就抽出雞巴,躺在芳子的身側,不知不覺中也入睡了。

  第二天,刺眼的陽光照進屋內時,周平才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睜開了雙眼,整個碩大的席夢思床溫暖又柔適,可是卻不見林佑祥和芳子的蹤影。

  「咦!難道我是在作夢?不會啊!猶記傳三人荒唐了一整夜,那幕刺激又香艷的春色,在腦海中記憶猶新……」

  「況且,自己是在飯店裡,不是在自己的家中,可見是真的!那林大哥與他的女友芳子呢?」

  周平躺在床上迷糊的想了好一陣,然後開口喊道:「林大哥!林大哥……」

  一間豪華又大的套房,在周平叫了一會兒後,依然沒有回聲。此時,周平的睡意全消了,心中不禁開始著急著,忙又開口大喊道:「芳子!芳子……」

  房間裡依線沒有回聲,事實上也只有他一個人。周平連忙從床上跳起,走到浴室,跑到客廳尋轉找幾回,還是沒見到林佑祥和芳子的影蹤,使得他心裡納悶著。

  「奇怪?他們兩人到底去了哪裡了?……哎呀!難道……」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滿臉不禁動容地飛身跑回臥室。

  看到昨晚放在衣櫃裡的衣褲,連忙伸手在褲子的後口袋中,掏出皮夾掀開一看,周平愣住了……

  眼見皮夾裡的大約四千多元鈔票,轉眼不翼而飛了。平時還很沉著的周平,這時正像熱鍋裡的螞蟻。很快地拿起電話筒,手指撥了號碼,接上總覺櫃台後,他迅速的開口問道:

  「喂!總機!我這裡是九○七號房,請問……」

  周平尚未說完,電話中傳來女侍應生的回話:

  「周先生,你的兩個朋友黎明時先走啦,他關照我們別驚動你,讓你安靜的睡眠。」

  聽到電話筒中女服務生如此一說,周平才知道遇上了騙局。

  對於還種事,他羞於聲張,只得掛上電話,走回臥室,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心裡納悶著。

  想起昨夜,自己都沒舒服夠,就損失四千多元,心中更是有氣。可是還有些事是以後要想的,目前飯店的房租未付,而自己的手邊口袋空空,連回家的車錢都沒有,才是傷腦筋的問題。

  想了好一陣子,周平知道,唯有通知家裡,要求送點錢來,此外毫無辦法。然而,問題又產生了。這種事不便與父母說,那要如何呢?

  「對了!找茜茹!」

  周平忽然碰到了救星一般,忙從床上跳起,奔到客廳,拿起電話筒,就撥了茜茹上班公司的電話號碼。

  電話打通後,接聽的人正是茜茹。

  「喂喂,茜茹嗎?我是周平,在郊外的……大飯店九○三號房間……」

  周平搶在茜茹發問之前繼續說著:「姊姊,妳快點給我送錢來,別讓爸媽知道啊!」

  「幹嘛要送錢?」

  「妳別問那麼多,快送錢來。」

  「嗯……你大約要多少?」

  「我需要兩仟元,快送來,好嗎?」

  「好的,我馬上過去。」

  電話掛斷了,周平心想,問題終於解決了,他不禁喘了一口氣,便心情愉快的浴室沖洗一番。

  洗過澡後,周平就穿著內褲從浴室裡面走出來,橫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可是,心情愉快,卻沒有睡意,不由得腦海中就胡思亂想著。

  「兩馬同樁太骯髒了,古今的女人怎麼都嗜之若狂?有點不可思議吧!」

  想到昨夜的情景,和今早一起身就發生的騙局,周平有滿腹的窩囊氣,他下定決心,以後絕不再嚐試了。

  想著,想著,腦海中又浮現了香萍和茜茹倆母女。母親香萍雞然妖艷冶蕩,全身浪得出水的細皮嫩肉,風騷的淫態和令男人欲仙欲死的床上功夫,實令他難以拋捨。但是為了父親周友善,不應該再繼續這種不正常的關係。

  而姐姐茜茹呢?正當花樣年華,晶瑩似羊脂的肉體,一種少女獨有的滑嫩光潔肌膚,洋溢著春天早晨的氣息,令人流連忘返。加果能和茜茹朝夕尋歡作樂,兩人都是年青人倒是挺合適的。

  周平思思忖忖,忽聞輕輕的叩門聲。

  「誰啊?門沒闢,自己進來。」

  一會兒,門外伸進茜茹如花般的嬌軀。小心翼翼地向內張望。

  「噢!是妳,快進來吧!」周平一瞧是茜茹,就從床上下來,招呼著她。

  茜茹穿著一件米色襯衫,下身著件花格子的迷你裙,便走進房裡,顫手把門關上。

  「怎麼啦!周平。」她雙頰透著青白色,呼吸急喘,顯見是方才慌忙萬分。

  「你昨夜沒回家,爸媽都很擔心,正打算報警找尋你呢!」

  「我在這裡,他們知道嗎?」

  「我沒打電話告訴他們。」

  周平聽她一說,終於喘了一口氣,心中的落石不由得就消失了,然後又開口問著茜茹說道:「錢呢?」

  「我帶來了,在這裡,一共兩仟元。」茜茹說著,伸出手把錢遞到他面前。

  周平接過錢後,約略的點一下,就放進口袋裡,再抬起頭看茜茹,她正站在窗戶口瞧著外面的風景。

  此時,他才有心情仔細打量茜茹的背影,肥瘦適中的身段,凹凸有緻的玲瓏曲線,在迷你裙的束縛裡,有著高突圓翅的玉臀。往下看則是兩條渾圓結實,又白又嫩的玉腿,尤其因穿迷你裙的關係,兩截誘人心動的大腿,正裸露著,是如此的勾人心魄。

  看在周平的眼裡,惹火在他的心底,由於昨晚未能發洩慾火,此時在這氣氛浪漫的套房中,使得他慾念頓生。他走向前去,貼著茜茹的粉背,伸出手就在她的嬌軀上恣意的愛撫著。

  「嗯……唔……」茜茹被周平突來的動作,逗得她有點潮盪。

  數日因工作忙碌,未能與周平享受肌膚之親的慾火,已慢慢的點燃了。她轉過身來,兩條粉臂便緊纏住周平的頸子,嘟起鮮紅的艷麗小嘴,吻向他的兩片嘴唇上,熱烈的親吻著。

  周平知道她已春心蕩漾,飢渴無比,於是他更輕薄著撫摸的動作。他的雙手沿著她的背脊,滑到渾圓的玉臀,用手掌在屁股肉揉弄一陣。再而撩起迷你裙,左手在玉臀上,強暴地伸進緊小的三角褲內,感覺她的豐滿的粉臀,是那麼肥美有彈性,便是瘋狂的揉捏不已。右手便伸進到前面的大腿根處,在那滑如絲緞、膩如鵝脂的私處嫩肉上,用手指輕挑著,更不時隔著單薄的三角褲,挑逗著飽滿的陰戶。

  一連串的動作,直逗得茜茹渾身騷癢。她連忙抬起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瞅著他的俊臉,嬌喘吁吁的說道:

  「平,你好壞哦!……」

  「好姐姐,我壞你才會舒服、是吧?」

  說著,周平又頑皮地把手指,在她的陰戶上,輕輕的勾逗著。

  茜茹輕輕「哦!」一聲,小腰扭動一下,小嘴上翹,瞪了他一眼,又說道:「可是,你怎麼可以對媽媽……」

  周平當然知道她說的是件麼事,但是他又不能解釋些理由,只有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茜茹知道他被問住了,可畏她是一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女孩。對於男孩子有時血氣方盛,一時衝動的過錯,她是能原諒的。可是原諒是可以的,卻不能做懦弱的退讓。於是她是存心給他一個警告,又假裝生氣的說道:

  「平,你有了我,為什麼還貪心不足?」

  說得他一臉愧疚,的確,自從上次和母親發生過一次關係後,他是想斷絕這種不正常的往來,所以此時他的心情較坦然。周平關心的問道:

  「我們的事,妳都告訴媽媽啦!」

  「嗯!所以將來你再做禽獸,我以後就再不給你了。」

  茜茹說著話時,想把那張如花似玉的粉瞼裝得生氣點。可是看著心愛的人,她越裝越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周平看見她的嬌模樣,知道她並不是真正的生氣。他連忙舉起右手,指著天做發誓的樣子,嘴皮笑臉的說道:「我知過能改,妳放心吧!」

  「好!那麼,到床上去吧!」茜茹瞇著雙眼,笑得很甜,在他的耳邊低語說著。

  聽得周平喜上眉梢,雙手很快的摟住她的細腰,兩人相偕的走到床邊。

  聰明的周平,他了解下一步該做什麼。

  兩人如同乾柴烈火般,慾火突漲。周平雙手狂暴地猛剝著她的衣裙,瞬間,茜茹的衣裙,胸罩和三角褲已被周平脫下,隨手丟於床下。他將她輕放在軟床上後,站在床下也飛快的脫掉自己的內褲。

  此時,室內陽光照著床上肉棉羊似的美人兒,茜茹一絲不掛的肉體,光潔細嫩,格外迷人。看得周平不由得慾念橫生,熱血奔騰,大雞巴暴漲得八寸多長,顯得雄偉無比,又紅又亮的大龜頭,不住蠢蠢抖動。

  「平,人家要嗯……」還未刀槍上陣,茜茹已浪得嬌聲不已。

  周平被眼前的春色,和淫蕩的叫聲,一時亂了方寸。

  只見他如餓狼吞羊般,身子猛壓在她的嬌艷肉體上。雙手張開,把茜茹緊緊的摟在懷裡,把兩片火辣辣的嘴唇,貼在她的香唇上。茜茹如飢似渴,像久曠的怨婦熱烈的反應著,她用小香舌纏著他的舌頭,熱情又貪婪的猛吸著。

  同時,周平的雙手也展開猛烈的攻擊。左手緊握著她那又堅又挺的乳房,且不時地用著手指輕揉、輕捏著那兩粒如熟透葡萄般的乳頭,並且右手沿著白嫩渾圓的玉腿向上直探。

  於是她的晢白修長的粉腿開始顫抖著,纖腰如水蛇般的扭動著。剎那間,茜茹已嬌喘噓噓,全身酸癢,一雙腿成大字般的分開,小嘴不住地呢喃叫春著:

  「哎唷……周平,我……我好癢……癢……唔……小嫩穴流水啦……嗯……哼……」

  周平更得寸進尺地,對飽滿的陰戶不停的挑逗著。對於女人最敏感的陰核,特別的揉捏一陣。弄得她陰戶騷癢難挨,淫水直冒不已。

  茜茹忍不住地伸出手來,去握住他的大雞巴,在大龜頭上也狠勁的捏揉著。她滿臉通紅,有氣無力的嬌哼浪叫著:

  「好人……嘴……哎唷……親哥哥……我……我受不了……小穴又癢……又酸……妹妹要浪死了……哼……」

  周平見時機成熟了,忙用手撥開她的兩腿,跪在茜茹的下體中間。右手分開她密密的陰毛,左手輕分那兩片飽滿肥突的陰唇,手觸在香穴上面濕滑滑的……

  「哦……」她咬緊銀牙,瞪著那雙勾魂的媚眼望著他,酥胸急劇的起伏,兩隻乳房不住的浪擺著。「哼……你好壞……平……我……我要你嘛……我要你的大雞巴……唔……嗯……小穴癢……好難過……」

  周平見茜茹已淫蕩得浪叫出聲,勾逗得他神魂飄飄,雞巴忘形的暴跳幾下。他立刻滿足她的需求,展開要命的攻勢。屁股開始一起一伏的挺動,大雞巴對準肥嫩的春穴,便是狂插猛抽不斷。兩手各握住一隻豐滿的乳房,使勁的揉著、搓著。

  這陣狠勁的插抽,可正中這小淫婦茜茹的下懷。大雞巴在小穴裡抽抽插插,使得小嫩穴漲的滿滿地,美的渾身爽快,一陣既充實又酥麻的快感卻上心頭。使得她忘情的浪叫著:

  「哎唷喂……平……達令……好……好……哦……再插……啊……小穴舒服死了……哼……我的心肝……哼……」

  茜茹的乳房被揉得癢到心底,屁股拼命上抵,還不時的前後左右磨轉,周平也把腰幹使勁的往下頂撞,陰戶內花心受到大龜頭的撞擊,既酥麻又快感,只樂得茜茹連連喘著道:

  「小心肝哥哥……哦……唔……大雞巴哥哥……我好……舒服……唔……親親……哎唷……頂到人家花心……哎……好酸……」

  周平聽她叫舒服的嬌聲連天,忙托起她粉白的肥臀,挺著巨陽猛力的大起大落抽插著。茜茹嬌小的陰戶含著大雞巴進出收縮,穴肉不停的翻吐著,每當大雞巴往下壓時,一股白色的淫液就被擠得溢出小嫩穴,頂著臀肉溝,流濕了整個床單。

  「啊……平……親愛的……我的親丈夫……啊……妹妹可……可讓妳……玩死了……哦……要命的大雞巴哥哥……」

  周平見她浪勁十足,忙挺起身子,把茜茹的玉體翻轉過來。

  此時的茜茹就趴在床上,望著她那肥白豐滿的粉臀,惹得周平更是一陣的肉緊萬分。他又迅速的伏下去,貼著茜茹滑嫩的背部,伸手分開兩片肥飽的臀肉,大龜頭找到了玉戶口,忙又屁股一挺,雞巴「卜滋!」一聲,盡根沒入。

  正當舒爽的欲仙欲死時,周平卻要命的把大雞巴從小騷穴拉出,使得茜茹頓覺小穴非常的空虛,使她無法忍耐。但是身軀被他翻轉過來,當周平又再次的壓下來後,她又重拾那種漲、滿的充實的快感。

  一根又粗又長的特大號雞巴,深深抵住茜茹的敏感花心,她立即感到全身一陣酥麻,不由得急急往後挺扭著肥臂。隨著屁股的扭動,大龜頭一下下的磨擦著穴心,磨得她突突亂跳的花心好不痛快。

  禁受不住這心底陣陣傳出的騷癢,茜茹淫浪得浪哼咻咻著:

  「哎唷……親哥哥……喔……要命的大雞巴……哼……小妹……唔……真是舒服透了……美……心肝……我……爽死了……哎唷……我……我……我受不了啦……呵快……我要丟……啊!丟……丟……」

  茜茹口裡不絕的浪哼,隨著周平的大陽物插抽,極度狂浪,神態淫蕩的,樂極魂飛,欲仙欲死。

  茜茹她粉臉赤扛,星眼含媚,心肝大雞巴不停的亂叫,陰戶顫抖的收縮,一股滾燙的陰精,澆淋得龜頭酥麻,全身遍體的舒暢。

  「好妹妹……啊……美死了……嗯……好小嫩穴……大雞巴好爽……哦……我也……喔……射……射精了……」

  周平最後掙扎般,雙手按住她兩條渾圓的大腿,猛力的抽抽三下,一股熱熱的陽精,直洩入她張開的花心裡,使得茜茹玉體一陣哆嗦,口中呻吟著:

  「唔……哥……洩死我了……」

  正當兩人銷魂的忘情緊緊糾纏著,沉醉在美妙境界之中。

  突然……「砰!」一聲,套房的大門被撞開了。

  這突來的情況,實在太嚇人了,使得周平和茜茹這兩個男歡女愛的姐弟,緊張的不知所措。可是,下意識的反應,使得周平連忙從茜茹的玉體上,翻身站在床上。

  「畜生……」來人未到臥室,可是聲音已先傳入周平及茜茹倆人的耳朵。

  忽見一位滿臉憤怒的中年人走進,正是他們的父親周友善。

  「剛才我去找茜茹,正好看她急急忙忙的從公司出來,我暗中尾隨茜茹到這裡,眼睛一瞬,鬼丫頭不見了,後來我遠遠的發現茜茹在窗子裏眺望,才有了目標。不幸我走慢了一步,你們居然上床了……」周友善嘀咕著。

  看著他們姐弟兩人赤裸的拉著毛毯,正瑟縮的發抖。

  「兩個畜生做的好事……都快穿上衣服,跟我回家,限你們三天就結婚,日後誰也不准後悔。」這是周友善嚴厲的叱喝聲。

  《全文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