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褲里絲臭腳女總裁的覺悟

jiouguai
本文:2022-07-31T16:57:23
我拿起咖啡杯,翹著二郎腿,不耐煩地看著眼前這個低著腦袋的實習生。

  「錢東強,這份資料是你做的嗎?」我泯了口咖啡問道。

  錢東強小聲說道:「羅總,這是我通宵趕出來的,您看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
嗎?」

  我冷笑一聲,厲聲道:「你整理的這份資料漏洞百出,拿回去重新做過。明
天上班前要放在我的辦公桌上。」

  「羅總,明天是週六啊,公司休息。」錢東強抬起頭說道。

  我皺著眉頭道:「我上班的。哪怕你今晚再通宵一次,明天早上我一定要見
到這份資料,你明白了嗎?」

  錢東強點頭道:「我明白了。那羅總你對資料什麼地方不滿意?我好去修改
。」

  我放下二郎腿,從老闆椅上起身,走到實習生面前,盯著他看了一會。

  這個剛大學畢業的男生身高不到一米七,而我的身高有一米七五,又穿著高
跟鞋,我對他有一種居高臨下的視覺落差感。

  我拿著咖啡杯,俯視著男生,不滿道:「全都不滿意。你回去找帶你的組長
,問他去。難道你要我手把手教你幹活?」

  「是……我懂了……」錢東強低下頭弱弱地回應道。

  送走沒用的實習生,我坐回椅子上開始辦公。

  「叮鈴鈴」我的手機響了。

  我接起電話,「喂?」

  「喂,媽,我想買新的籃球鞋,那雙限量版的。」兒子在電話裏說道。

  我皺眉道:「不是剛買了幾雙嗎?又要買?」

  「這是限量的,不買就買不到了。」

  「你問你爸去,他同意我就同意。」我把皮球踢給了老公。

  「爸爸說聽你的。」

  我想了下,說道:「那這次期末考試你考年級前五的話,我就給你買。」

  「真的?媽你就看我的表現吧。」

  掛了電話後,我看著辦公桌上的全家福照片苦笑著搖搖頭,繼續辦公。

  我叫羅琴,今年四十三歲,是致遠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這家公司是我爸爸創
立的,我大學一畢業,他就把公司交給我管理了。本公司從事進出口外貿行業,
有三百多個員工,雖然規模不大,但利潤非常可觀。我的老公陳天是入贅我們家
的,是大學地質學教授。兒子羅浩就讀於市里的重點高中。

  我身形高挑,胸部挺豐滿的,屁股很翹,有點S型身材的樣子,念大學時還
兼職過模特。我長了張瓜子臉,堅挺的鼻樑,大眼睛長睫毛,彎彎的眉毛,小巧
的嘴巴,小時候我表兄弟常開玩笑說我是狐狸媚子臉。一頭深棕色燙得微卷的披
肩長髮,兩個耳垂上戴著金黃色的圓環吊墜。

  今天我穿著一套灰色的西服西褲,腳上是黑色的高跟鞋,西褲裏穿著肉色的
連褲絲襪。左手戴著名表,右手戴著一個玉鐲,左手無名指上戴著鑽石婚戒。我
臉上打著一層薄薄地粉底,塗了口紅,描了眉毛,精緻地商務妝使天生麗質的我
顯得更加妖豔。

  一眨眼時間到了中午,我約了合作商一起共進午餐,便自己駕車來到了繁華
的商業區。

  在高檔餐廳裏,我與合作商談得很愉快,感覺項目大有希望。飯後,我與合
作商告別,獨自來到了停車場。

  停車場是露天的,我有點想不起來車停在哪了,正在找車。

  這時,我聽到有女人大喊道:「抓小偷!有人偷東西!」

  我轉頭一看,看到有兩個男青年拿著一個女式皮包,正向我這裏跑來。還有
一個姑娘追在男青年背後。

  有小偷?

  我看著兩個男青年漸漸跑近,馬上就要從我身邊過去了。刹那間,我飛起右
腳,一腳踢中一個青年的腦袋,把他當場踢倒在地。

  另一個青年停下腳步詫異地看著我。我挑釁般地故意不把踢人的腳放下,反
而把它抬過自己頭頂,擺成腳朝天的一字馬姿勢,雙手環抱在胸口,微笑著盯著
他。

  擺著朝天一字馬造型,我西褲腳管被扯著,露出了被肉色絲襪包裹的腳踝。
在我右腳的腳踝處還戴著一根細細的銀制腳鏈,腳鏈被絲襪緊緊包裹著。

  青年沒有拋下同伴逃跑,反而從衣服裏掏出一把匕首,向我沖了過來。

  我看到匕首,不敢大意,急忙收回朝天的腳,利用步伐閃避青年的攻擊。徒
手對付持械的,難度很大,哪怕是格鬥高手都不能輕易做到。好在這青年是個愣
頭青,只知道傻乎乎地朝我亂捅。我趁著他刺出匕首,還沒來得及把手收回來的
瞬間,用手牢牢抓住了他握匕首的胳膊。

  只要控制住了他持械的手,其餘都好辦了。我抬起左腿,朝著青年的身子一
頓亂踹,把他踢得彎了腰,趁著這個時候,我把他拿匕首的手一扭,他手裏的匕
首就掉了。我乘勝追擊,用膝蓋猛踢他的小腹,把他踢到在地。

  我用高跟鞋一腳踩在青年臉上,抬頭看另一個被我踢到頭的青年,發現他還
暈在地上沒有醒來,看來我那記突襲的飛腳踢得不輕。

  我從小被父親逼著學習空手道和擒拿,他的意思是女孩子要有基本的自保能
力,可以在危險的時候保護自己。

  「垃圾!」我朝著被我踩住的青年吐了口唾沫。

  其餘圍觀的群眾見到小偷被我拿下了,便都擁了過來,幫忙按住了兩個小偷
。沒多久員警也趕到了,帶走了小偷,我做了筆錄之後也被允許離開了。

  回到公司,剛才抓小偷的小插曲並沒有影響我下午的工作。

  晚上,我開車回到郊區的別墅。這幾天老公帶著學生去外地考察了,家裏就
剩下我和兒子兩人。

  平時都是老公做飯的,我廚藝一般般,今天晚飯我就隨便弄了幾個菜打發兒
子。

  「媽,這菜燒得太爛了,沒爸爸做的好吃。」兒子羅浩面露苦色地把菜咽了
下去。

  我沒好氣道:「不好吃就別吃啊,等你爸回來給你做,只要你能堅持到他回
來你還沒有餓死。」

  兒子嘿嘿笑著:「我還可以點外賣啊。」

  我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腦袋,「我們家不許吃外賣,誰知道他們的食材有沒
有問題,是不是用了地溝油。」

  兒子摸著腦袋嘀咕:「老是動手打人,難怪爸爸那麼怕你,真是只母老虎。


  「你說什麼?」我輕輕扯著他的耳朵,「你說誰是母老虎?」

  兒子急忙道歉:「媽,我錯了,我說錯話了。」

  吃完飯,兒子正要離開,我喊住了他。

  「什麼事?我要去寫作業了。」他疑惑道。

  我把他帶客廳,和他一起坐在沙發上,然後從沙發靠墊後面拿出了幾本色情
書刊。

  「我在你房間裏發現的,你最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我把書刊扔在茶几
上,盯著兒子問道。

  兒子紅著臉低頭默不作聲。

  我歎氣道:「媽媽知道你長大了,是個大人了,難免會有生理需求。你買這
些東西我能理解。只是媽媽想提醒你,你現在的任務是學習,你不能被這些東西
干擾了……」

  我苦口婆心地教育了半個小時,說得嘴也幹了,不知道這個小子聽進去幾句
話。

  「好了,寫作業去吧。」我拍拍兒子的肩膀說道。

  兒子起身就要離開。

  「等等,這些東西是你的,你自己保管。」我靠在沙發上,用下巴指指茶几
上的色情雜誌。

  「這……讓我拿走?」兒子不敢相信。

  我點頭道:「適度放鬆也是需要的,你別縱欲過度了。」

  「哦,好的。」兒子拿起雜誌飛快地跑到二樓自己房間內。

  我是比較開明的母親,認為性這種東西與其堵,不如疏導。兒子學習壓力大
,又處在精力旺盛的青少年時代,難免有時候需要發洩一下自己的欲望。只是他
買的書刊都是關於熟女、制服、絲襪之類的,制服和絲襪還能理解,至於熟女的
話,沒想到這小子喜歡年紀大一點的女人啊。個人的口味與性癖我不予置評,只
希望將來他談戀愛時帶回來的女朋友不要和我同輩就行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來到了公司,發現錢東強正在我辦公室門口等我。

  「羅總早。」

  「你早。昨天說的資料改好了?」我掏出鑰匙打開了辦公室的門。

  錢東強晃著手裏的資料笑道:「剛剛改好,時間正好,請羅總您過目。」

  我坐在辦公桌後的老闆椅上,習慣性地翹起了二郎腿。今天我仍舊穿著灰色
的西服西褲和黑色高跟鞋,只是肉色的連褲襪換成了灰色的連褲襪。臉上化了商
務妝,雖然今天公司裏沒什麼人,但該有的著裝我可不會含糊。

  錢東強把資料放在我面前,笑著說道:「請羅總過目。我幫您泡杯咖啡吧,
您慢慢看。」

  我發現他的黑眼圈蠻重的,估計他又熬了一個晚上。不過,我不會同情他的
,能力差就是能力差,無法完成任務的話,無論花多少努力到頭來還是ZERO
,他的那些努力全都會打水漂,根本毫無意義,只是在浪費時間和生命。

  我沒有再看他一眼,打開資料仔細審核,談談地說道:「好的,謝謝,你自
己也泡一杯吧。」

  沒多久,錢東強把咖啡放在了我手邊,然後站在桌子旁邊待機。我拿起杯子
邊喝邊看資料。

  等我看完資料後,咖啡也喝完了。我歎口氣,右手捏著腦袋按摩自己的太陽
穴,無奈道:「還是錯漏百出,你到底有沒有問過你的組長?」

  「我……問了啊,我是按照組長的意思做的。」錢東強慌張道。

  我站起身子,走到他面前,低頭看著矮小的他,說道:「你問過了?要麼你
沒問,要麼就是你組長在捉弄你,或者你的能力實在太差,不足以勝任這份工作
。」

  錢東強緊張道:「羅總,我真的問了,不信你可以問我組長。」

  我感到腦袋有點漲,可能是昨晚沒睡好的關係吧,皺著眉頭說道:「小錢,
你來了也快三個月了吧,你看看和你一起進來的小王和小劉,他們都能夠很順利
地處理一些簡單的日常工作了。你再看看你自己,連最基本的整理資料都做不好
,你說說你是帶著腦子在工作嗎?」

  錢東強想要解釋:「羅總,我……」

  我不喜歡在說話時有別人打斷,便說道:「我還沒說完,別打斷我。我知道
你是很努力,但是努力沒有結果的話,你不是白白浪費時間嗎?」

  說完這句話,我覺得腦袋暈乎乎的,臉也變得燙燙的,胸部有點發脹。

  「你的實習期快結束了,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自己適不適合……」我開
始站立不住,身體旁邊傾倒,我及時用腳撐住身子,勉強保持平衡沒有摔倒。

  「羅總,你怎麼了?」

  錢東強好像在笑?

  「我……我沒事……我話還沒有說完……你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方
式……」我搖搖晃晃地說著話,腦子裏變得迷糊起來,陰道裏有點瘙癢,想被老
公的雞巴操。

  錢東強怎麼看起來那麼帥?這小夥子長得還蠻好看的。

  「你……必須……好好……反思……」我的眼睛翻成了白眼,口齒變得不清
不楚,「我……我……」

  「羅總,您想怎麼樣啊?」

  我一屁股靠在桌子邊,雙手撐在背後的桌面上,嘴裏的口水滴落下來,全身
發熱,屄裏的淫水大量分泌著,兩個奶子漲得難受。

  「羅總?」錢東強關上了我辦公室的大門,並從裏面上了鎖。

  「呃……呃……我……」我低頭搖晃著腦袋,嘴裏自言自語,腦子裏想的全
是男歡女愛的事。

  忽然,我猛地抬起翻著白眼的臉看向錢東強,用力一跺腳,嘴裏喊道:「雞
巴!我要大雞巴!」

  「羅總,您要我的大雞巴嗎?」錢東強淫笑著靠近我。

  「雞巴!我要大雞巴!」我蹲下身子,兩隻手撐在膝蓋上,隔著錢東強的褲
子使勁嗅著他的襠部。

  由於我下蹲的動作,導致我的灰色西褲被緊繃著,褲腳管下露出我穿著灰色
連褲襪的腳踝,我背後褲腰處露出了灰色連褲襪的上沿。

  「羅琴你這個刻薄女人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啊。」錢東強抓住了我的頭髮,
把我的臉拉離他的褲子。

  我翻著白眼的瓜子臉皺著眉頭,舌頭伸出嘴外,使勁向他的襠部伸去。

  口水從我的嘴角流出,滴在了名貴的地毯上,我嘴裏哼哼道:「雞巴……味
道臭……雞巴味道……」

  「平時你一本正經的,想不到本質裏還是一個喜歡雞巴的中年蕩婦啊。」他
褪下了褲子和內褲,一根巨大的雞巴彈了出來,滴著精前液的紫紅色龜頭離我的
鼻孔只有一公分的距離。

  我猛地吸了一口氣,把雞巴散發的騷臭味吸入鼻腔,享受著男性特有的氣味
。我抬起舌頭,正好能舔到龜頭的底部。

  「羅婊子的舌頭還挺長的嘛,本少爺的龜頭滋味怎麼樣啊?」錢東強用雞巴
左左右右挑逗著我的舌頭。

  我的腦袋被他抓著頭髮不能移動,只能用舌頭跟著他的雞巴左搖右擺。

  「看在羅總那麼可憐的份上,就特地把雞巴賞賜給您了。」他把雞巴伸進了
我的嘴裏,「我可是好幾天沒洗過雞巴上的污垢了,您好好嘗嘗上面的鮮味吧。


  「唔哦,嘖嘖,吸溜,吸溜,嘖嘖……」我含住這根粗大的陽物,用嘴巴吮
吸著,用舌頭清理著龜頭和包皮上的污垢。原本會令我作嘔的騷臭污垢,現在卻
成了最吸引我的美味佳餚。

  「下賤的婊子,我的包皮垢就這麼好吃嗎?吃得津津有味的。」錢東強享受
著我的口交,還要口出汙言羞辱我。

  「脫外套!」他下令道。

  我順服地一邊吃著雞巴,一邊脫下了灰色的西裝外套。我燥熱難耐,全身出
了不少汗。白色襯衫的腋下被汗水洇濕了,濃密的腋毛粘成一團,顯出黑黑一片


  「脫鞋!」他繼續命令道。

  我脫下高跟鞋,兩隻塗著大紅色指甲油的灰絲襪臭腳踩在地毯上。腳尖和腳
底的絲襪被汗水洇濕了,腳尖上還冒著一縷白色的熱氣,一股酸酸的腳臭味彌漫
在辦公室裏。

  錢東強嗅了嗅空氣中的腳臭味,笑著說道:「想不到精明能幹的羅總竟然是
個愛穿絲襪的臭腳女人,味道夠勁,我喜歡!」

  他把雞巴從我嘴裏拔出去,龜頭滴落著我的口水。我翻著白眼像白癡一樣伸
著舌頭想去夠到龜頭,嘴裏說著:「雞巴好臭……還要吃臭雞巴……」

  他把我拉起來,面對著辦公桌,讓我兩隻手撐在桌子上,拍了拍我的大翹臀


  「羅總,你平時為什麼褲子裏總是要穿著連褲襪啊?你這種褲裏絲的穿法可
真是騷啊。」他隔著褲子撫摸著我的襠部。

  我下意識地回答道:「褲裏絲……舒服……騷……老公喜歡……」

  「原來是你老公喜歡你西褲裏穿連褲襪啊,你可真是個淫蕩的好妻子。」他
使勁拍打著我的屁股。

  我扭動著臀部任由他拍打,屄口隔著褲子使勁蹭著桌子邊。兩條長腿擺成了
半蹲的外八字形,兩隻絲襪臭腳的腳趾用力蜷曲,緊緊抓著地面。

  他拿起桌子上的全家福,問道:「這是你兒子和老公吧?你兒子和你長得真
像,長得真帥。」

  我一臉白癡相地看著照片,被屬下拍打著屁股,嘴裏含糊道:「兒子……老
公……屁股……好痛……好舒服……」

  錢東強放下全家福,解開了我的皮帶,把我的西褲褪到了膝蓋處,被灰色連
褲襪包裹的藍色蕾絲內褲和豐滿結實的大屁股暴露在他面前。

  他咽了口口水,撫摸著我的絲襪大屁股,「好美……羅琴你的屁股好性感。


  我往後撅了撅屁股,用原始的動作語言表示自己想被操,想要和雄性發生交
配行為。

  錢東強撕開了絲襪的襠部,撥開內褲,把雞巴對著我濕漉漉的肉洞,笑著說
道:「羅大董事長,我要來操你這褲裏絲老臭屄了哦。」

  雞巴一下操進了我的肉屄裏。我化著商務妝的美豔臉蛋扭曲起來,皺著圓眉
,吐舌頭浪叫:「哦哦哦!操屄!大雞巴操屄!爽死了啊!」

  錢東強使出渾身解數,用九淺一深的招式盡情姦污我,「操死你這褲裏絲老
騷貨,操爛臭腳董事長的老臭屄!羅琴大老闆,你的中年婦女肉屄舒不舒服啊?


  「咿呀~肉屄……我的肉屄啊……」我像發情的母狗一樣,享受著比我正好
小二十歲的男性的侵犯,「操我啊!操我羅琴的老屄啊!」

  「啪啪啪啪」,錢東強的小腹撞擊著我的絲襪屁股。他的雞巴在我的陰道裏
來回抽插著,發出滑膩的「吧唧,吧唧」聲。

  我爽得雙手脫力,再也撐不住身子,上半身趴在桌面。雙手抱著腦袋,留著
深棕色秀髮的美麗面龐左右搖擺著,兩個掛在耳垂上的金黃色圓環吊墜也跟著亂
晃一氣。

  「吱嘎,吱嘎……」辦公桌在我們的動作下,發出了即將散架的噪音。

  「真爽!羅琴你的絲襪騷屄真他媽太爽了!是我操過女人中最刺激的!」他
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隨後抱著我的腰把我身體從桌子上拉了起來。他又把我
的右腳從西褲裏抽出來,讓我把右腳踩在桌子上。

  此時,我左腳踩在地上,右腳踩在桌面,錢東強在背後抱著我的腰使勁操我
,我自己的雙手隔著白襯衫和胸罩用力揉搓著胸口。

  「啊啊啊!啊啊~」我忘情地喊叫著,「操我!操我羅琴啊!臭雞巴把我操
上天!」

  「褲裏絲老闆,臭腳羅姐,臭絲襪羅阿姨,我要來了,我要射到你的褲裏絲
大騷屄裏面了啊!」錢東強大吼著,抖動著雞巴,把一股股粘濁滾燙的精液射入
了我的體內。

  「射精……射死我啊!給我啊!我全都要啊!臭精液!」我翻著白眼仰天長
叫,整個人全身肌肉繃緊,兩隻手死死抱著腦袋,口水、眼淚、鼻涕一齊噴湧而
出,陰道內一股陰精噴射而出,被褲襪包裹的屁股抽搐起來,我也高潮了!

  「真爽啊。」錢東強拔出濕漉漉的雞巴在我的絲襪屁股上抹了幾下,「剛才
只顧著爽了,把這個老娘們的褲襪給撕破了這可怎麼辦呢?」

  我上半身攤倒在桌面,雙腿擺成X形腿的形狀撐在地板上,屄裏斷斷續續地
滴落著精液,絲襪翹屁股不時抽動一下,雙眼仍舊翻著白眼,嘴裏哼哼著:「操
……爽……我……老屄……」

  錢東強翻箱倒櫃一番,找出了一包未開封的灰色褲襪,「哈哈,果然不出我
的所料,這最注重儀錶的褲裏絲騷娘們會在辦公室裏放備用的絲襪。接下來就看
我的啦。」

  當我醒來一看時間,怎麼是下午三點多了啊?

  「我怎麼睡了這麼久?從上午一直睡到現在。」我扶著額頭搖了搖腦袋。

  我坐著椅子,趴在桌子上一睡就一天啊,而且還渾身酸疼。

  活動了一下肩膀,發現窗戶開著。

  「咦?」我記得早上好像沒有開過窗啊?

  起身打算去關窗,卻發現雙腳軟得很,有點站不住腳的感覺。

  「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我的身體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關上了窗戶,
又聞到辦公室裏有一股怪味。

  這味道怎麼像做那種事時的味道啊,其中還混雜著一股淡淡的腳臭味。

  我沒多想,只是覺得身體很疲憊,很想回去休息。今天沒做的事乾脆留到明
天再說吧。

  拿起皮包後,我鎖門離開了辦公室。來到樓下的辦公室,發現錢東強他也沒
有離開。

  「小錢,還在忙呐?」我走到他身後問道。

  「是啊,我還在修改資料。」他有氣無力地說道,好像很累的樣子。

  我內心歎了口氣道:「你今天先下班吧,明天再來加班,回家好好休息,周
一早上給我吧。」

  「謝謝羅總。」他笑道。

  「對了,早上我看了資料之後,就打發你去幹活了嗎?」我想不起來看了資
料後發生的事了,隱約記得好像把他罵了一頓。

  「您看了資料後,批評了我一番,指出了我工作中的問題,後來我就下來幹
活了。怎麼了嗎?」錢東強不解道。

  「沒事,就是隨便問問。」我說道,「我先走了,你也早點下班吧。」

  晚上回到家,吃完晚飯後,我就去了浴室。

  今天身體很疲憊,我想早點洗完澡就去床上睡了。

  「我記得早上穿絲襪時看到正面襠部有點勾絲了呀?怎麼勾絲的地方消失了
。」我脫下絲襪扔在了衣簍裏,對這件事並沒有多想。

  周日早上,我來到辦公室辦公,想把昨天沒辦完的事快點做完。

  奮鬥一上午,終於把要做的事都做好了。我伸著懶腰舒展著身體,忽然我看
到桌面好像有個腳印。

  我走到桌子另一側仔細一看,果然是個腳印。是右腳腳印,不知是誰脫了鞋
子踩的,踩的人絕對是個大汗腳。

  會是誰踩的呢?是搞衛生的阿姨踩的嗎?她是想把天花板上的蜘蛛網掃掉才
踩在桌子上的吧。

  看了看時間,是中午了,去吃午飯吧。

  我來到樓下辦公室,發現錢東強還在辦公,便走了過去。

  「做的怎麼樣了?」我問道。

  他立刻站起來說道:「羅總,做了一部分了。」

  我坐在他的座位上,查看他的進度,不滿道:「怎麼只做了這麼點?」

  他不安道:「我已經盡力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