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20-721

porsmm
本文:2022-07-31T06:12:19
七百二十、今晚我要做壞事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你有女朋友嗎?”
這個問題如果對四十歲以上的成功人士提出,自然是不合適的,因為他們大多數都結婚了。

可陳漢升不僅僅是成功人士,他今年才二十出頭,還是一名在校大學生,“女朋友”這個問題對他來說正適合,還能增加互動的趣味性。

甚至有殼粉沖著剛才提問的女生豎起大拇指,認為這真是一個很nice的問題。

不過陳漢升聽完以後,第一反應是“我淦!”

第二反應,這是三星派過來搗亂的吧?

可是一想又不對,三星還不知道自己要碰瓷它呢。

另外,這個女粉絲一臉真誠而期待的樣子,看來她的確是很關心陳漢升的“終身大事”。

“女媽媽就是這樣守護果殼的嗎?”

陳漢升心裡歎一口氣,發佈會眼看著要圓滿結束了,沒想到在這裡出了個么蛾子。

當然,展廳裡很多人都知道“正確答案”。

比如邊詩詩,陳漢升的女朋友就是蕭容魚嘛,這兩人都買房要結婚了,還有什麼好問的;

比如胡林語,陳漢升的女朋友就是沈幼楚嘛,兩人都在一起過日子了,這是毫無懸念的;

比如知道實際情況的王梓博和聶小雨,他們眼神裡都是驚恐,想著陳漢升如何應對這個挑戰。

還有鄭觀媞,她本來是學習果殼手機發佈會經驗的,結果碰到了這麼一件事故。

不過鄭閨蜜沒有放在心上,以陳漢升的反應能力,雖然這股風浪不算小,應該也掀不翻他的。

同樣知道陳漢升不止一個女朋友的還有商妍妍,她就坐在沈幼楚的後面一排,所以剛才只跟著叫“班長”,沒敢叫“爸爸”。

商妍妍有些擔心,她在大學裡幾乎沒有朋友,一個是閱歷遠超同齡室友,另一個是“風評”不太好,
畢竟一會和這個男生“傳緋聞”,一會和那個男生“產生糾葛”。

儘管都是假的,不過因為商妍妍看似浪蕩的個性,胡林語這種正直女生一般都會遠離的。

沈幼楚也不是商妍妍的朋友,不過她是唯一不嫌棄、不排擠,正常看待商妍妍的同學。

尤其沈憨憨還有一句名言——妍妍是個好女孩。

如果到時真的發生意外,商妍妍決定先拽著沈幼楚離開,畢竟自己偷了她的男人,儘管只偷了一點點。

······

就像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在不同人的眼裡,陳漢升的女朋友都是不一樣的。

記者們也很好奇,這個年輕的億萬富翁到底是不是單身呢?

“咳~”

陳漢升清了清嗓子,大家注意力集中起來。

不過他只是張了張口,大概想說些什麼,又沒有發出聲音,最後還難為情的笑了笑。

這個“表演”還是很到位的,很符合公開場合被詢問私事,猶豫、忸怩、害羞回應的樣子。

“呵呵呵~”

展廳的觀眾都報以理解和寬容的微笑,當然問題還是不能放過的,所有人都等待著答案。

“故弄玄虛。”

胡林語撇撇嘴:“幼楚,你覺得他會公開承認嗎?”

沈幼楚不好意思的搖搖頭,其實對她來說,如果陳漢升真的讓自己站起來,她反而會緊張和忐忑。

同樣的一幕也發生西區,邊詩詩笑著對蕭容魚說道:“我很好奇陳漢升怎麼介紹你呀。”

“哼~”

小魚兒歪著頭,其實她也很期待。

王梓博在旁邊擦了擦汗,他覺得小陳這一腳已經踩在炸彈上了,隨時可能“Boom”。

“我······”

陳漢升拖了個長音:“有女朋友的。”

聽到陳漢升給出的準確回答,台下都歡呼起來,這種“科技粉”和娛樂圈的粉絲不一樣,他們對偶像的婚戀問題很大度,只要產品繼續酷炫就可以了。

······

“她呢,比我稍微大幾個月。”

陳漢升開始向所有人介紹自己的“女朋友”了。

聽到陳漢升主動承認自己年紀小,胡林語和邊詩詩都調侃著好朋友。

胡林語:幼楚,要不是我看過陳漢升的身份證,很難相信你們是姐弟戀。

邊詩詩:小魚兒,為什麼我總覺得你更像嫩草了,陳漢升才是老牛啊。

······

“我和她認識很久,確認關係都有三年多了。”

陳漢升繼續說道。

胡林語:大一到大四,好像是三年多沒錯。

邊詩詩:你們都相處1000多天了啊,真是讓人羡慕。

······

陳漢升眼神從東區掃到西區:“她成績很好,明年會讀建鄴的985研究生。”

胡林語:陳漢升倒是篤定你必然考上建鄴大學。

邊詩詩:小魚兒,你身份已經明瞭啦,建鄴有兩所985,一所是東大啊,一所是建鄴大學。

······

“emmm······她很漂亮,校花級人物,喜歡紮一個馬尾辮。”

陳漢升簡單介紹一下外型。

胡林語:這都拿出來炫耀啊,無聊!

邊詩詩:你的馬尾辮很快就出名了。

······

陳漢升笑了笑:“我們已經見過雙方家裡人了。”

胡林語:切,大庭廣眾之下秀恩愛。

邊詩詩:不僅見過家裡人,而且都要結婚啦!

······

陳漢升頗為深情的說道:“她今天為了支持我,很早就和好朋友一起過來了,我很謝謝她。”

胡林語邊詩詩:幼楚(小魚兒),其實我都不想來的,就是為了陪你。

王梓博:小陳是什麼腦袋,瞬間就找出這麼多的相似點?

聶小雨:陳部長以前鑽研過星座學嗎?

陳漢升剛才說的那些話,就好像那些星座書籍,好像似是而非,不過又能讓“沈黨”和“小魚黨”自動對號入座,實在太神奇了。

······

最後,陳漢升笑著說道:“她以後還要讀研的,雖然人在現場,所以就沒必要站起來了吧,希望大家能給她一點自由讀書的空間。”

“這樣吧,我對著她挽個愛心。”

說完陳漢升把話筒放下,兩隻手挽在頭頂,比了一個大大的“?”。

小魚兒嬌笑著站起來,同樣挽了一個愛心,這時站起來的又不止她一個人,所以一點都沒有引起注意;

沈幼楚不會站起來,但是她也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一個愛心,悄悄的舉在眼前。

······

就這樣,一場突發意外被陳漢升大大方方的秀恩愛給糊弄過去了,還給“果殼●重新定義手機”發佈會增添了一點別樣的甜蜜氣息。

發佈會結束之後,陳漢升又給沈幼楚和蕭容魚發了條信息,表示自己比較忙,先讓小雨和梓博送你們回去。

兩人也都理解,畢竟今天是手機發佈會的日子,陳漢升肯定有很多繁雜的事情等著處理,何況他都在這種公開場合談起了“兩個人”的相處經歷,自己也要體貼一點呀。

下午的確比較忙,不過好消息也很多,各大門戶網站已經相繼登出關於“陳漢升”和“果殼”的新聞了。

陳漢升手機也被打爆,“叮叮叮”的信息幾乎沒停過,不過影響力還在發酵,明天才會迎來真正的高峰。

晚上,陳漢升參加了江陵區政府特意為果殼舉辦的“慶功宴”。

以前這個創始人故意壓著身份,領導們都沒辦法強求,現在他都“破殼而出”了,這一頓應酬肯定推不掉。

吃完飯以後,陳漢升正準備向往常一樣返回財大,不過上了車以後,他才想起來自己的身份不同往常了,這個時候出現在校園裡會引起騷動的。

“以後能在宿舍的日子,應該是越來越少了。”

陳漢升歎一口氣,不過他有很多地方可以住,沈幼楚的天景山小區,甚至是商妍妍的咖啡館二樓“密室”。

來到天景山小區以後,沈幼楚和胡林語兩人都在,婆婆和阿甯仍然在馮貴那裡幫忙。

“還是在家舒服。”

陳漢升忙了一整天,現在懶散的往沙發上一躺,打開電視看著新聞。

“陳漢升,你最近還是在天景山小區住幾天吧。”

胡林語也是同樣的看法:“剛才我就回校了一下,立刻都被很多人圍住了。”

“我本來就沒打算回去。”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

“反正這裡房子多。”

胡林語自作主張安排:“婆婆和冬兒的房間反正都空著,幼楚,把你家陳漢升的床褥鋪一下。”

“喔~”

沈幼楚聽話的去鋪床了。

客廳裡只剩下陳漢升和胡林語兩個人,小胡拿出奶茶店的賬本,正在嘀嘀咕咕的核算。

“小胡。”

陳漢升喝了兩口熱茶,突然說道:“你知道愛迪生發明了什麼嗎?”

“電燈泡啊,哎呀別打擾我,你之前都問過一次······”

胡林語有些煩躁的懟了一句,不過算著算著,她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小胡猛地抬起頭,發現陳漢升正灼灼的盯著沈幼楚窈窕背影。

“陳,陳漢升,你要幹嘛?”

胡林語不是傻子,這種眼神就是言情小說裡“出事情”的開端啊。

“你,你是不是想讓我別當電燈泡。”

胡林語終於反應過來了,結結巴巴的說道:“然,然後你想對幼楚做壞事?”

這時,建鄴電視臺播放了關於果殼的報道。

“今日上午9時,果殼手機發佈會在金陵國際展廳召開,主題是重新定義手機,創始人陳漢升意外的作為主持出面······”

“此次發佈會以後,果殼電子的市值將實現數倍翻越······”

“新晉億萬富翁陳漢升董事長在發佈會上高調示愛,年輕氣盛,恣意綻放,真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沒錯。”

陳漢升看完了新聞,點點頭很肯定的說道:“胡林語你今晚不能在這裡,我要做壞事了。”


七百二十一、沈幼楚,你要對我負責!
作者:柳岸花又明
  “你怎麼可以這樣?”
  聽到陳漢升無恥承認“做壞事”的打算以後,胡林語“唰”的一下站起來了:“你想得美!別做夢了!我是堅決不答應的!”
  “胡林語,你是多少沾點腦癱吧。”
  陳漢升自己也很納悶:“我和沈幼楚是男女朋友,我倆之間的事情,需要你管嗎?”
  “我就要管!”
  胡林語情緒有些激動,手舞足蹈的比劃著說道:“沈幼楚這樣一個單純美好的女孩子,你怎麼能對她有那種想法呢,總之今晚只要有我在,你就別想得逞!”
  胡書記說完,居然“咚”的一聲把沈幼楚反鎖在了臥室,同時她自己還站在門口,警惕的盯著陳漢升。
  “謔~”
  陳漢升看到這樣“老鷹護犢子”似的胡林語,他一點都沒放在心上,反而咧嘴笑了笑:“女人啊,如果你想用這種辦法引起我的注意,我承認,你已經成功了。”
  “誰要引起你注意了!”
  胡林語啐了一口:“厚臉皮的傢伙。”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陳漢升一步步的走過去:“承認吧,小胡,你就是嫉妒沈幼楚了,你嫉妒沈幼楚先得到我,想不到你潛伏在沈憨憨身邊這麼久,一切都是為了我。”
  “再亂說你就去死吧,陳漢升,我警告你別過來啊······”
  胡林語看著陳漢升的身影越來越近,她自己也有些慌張,不過還是勇敢的伸出兩隻胖手臂擋在臥室前面:“再靠近,我就要報警了啊。”
  陳漢升這種人呢,除非自己不想做,否則胡林語怎麼攔得住呢,他伸出雙手掐住胡書記的胳肢窩,直接把她整個人騰空搬起,挪到了防盜門旁邊。
  胡林語沒想到還可以這樣移動,兩隻小短腿在空中著急的晃來晃去。
  “寶貝,別在這裡搞笑了,這套房子的戶主是我名字,非法闖入民宅的其實是你。”
  陳漢升打開門,一把將胡林語推了出去:“乖乖的回學校,不要胡思亂想,不然你就去百度一下‘校園春色或者亞洲美圖’,裡面的內容可比言情小說帶勁多了。”
  “可是······”
  胡林語還想說些什麼,陳漢升已經“嘭”的關門了。
  小胡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外面,直到樓道的感應燈熄滅以後,忽然而至的黑暗才讓她反應過來。
  胡林語立刻掏出手機,“噠噠噠”的給沈幼楚發信息“幼楚,今晚陳漢升要那個你了,你不要答應他,因為······”
  發到“因為”的時候,胡林語手指緩緩停住了,她不知道下面應該怎麼說,腦海裡也跳出兩個對立的“小人”。
  小人A:
  “陳漢升不是個好人,他脾氣暴躁、愛說髒話、喜歡逃課、還和商妍妍羅璿這些女生糾纏不休,曾經腳踏兩隻船·····他的黑料都可以寫本書了。”
  “你是沈幼楚最好的朋友,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墜入狼口啊?”
  “今晚的行動綱領我都給你列好了——刀在手,殺陳狗,搶幼楚。”
  “胡林語,你可不能慫啊。”
  小人B:
  “陳漢升是個流氓,可是他對沈幼楚怎麼樣,胡林語你就沒點數嗎?”
  “大一時剛開學的時候,沈幼楚她都不會說話的,整天就在食堂和圖書館裡兼職,每天吃三毛錢的米飯和免費湯,晚上回宿舍還要偷偷的學習,可憐的讓人心疼。”
  “現在呢,她不僅抬起了頭,還會說話,偶爾還會笑,沈幼楚這樣漂亮的女生,你知道笑起來多好看嗎,這一切都是因為陳漢升啊。”
  “另外,也正因為陳漢升這種跋扈的作風,壓得國教院這幫紈絝子弟不敢囂張,壓得那些擁有特權的外國交換生不敢高調,不然抬頭後的沈憨憨,真能這樣安靜的讀完大學嗎?”
  “算了吧胡林語,人家朗才女貌,天生一對,輪得到你這個妖怪來反對?”
  ······
  “呸,你才是妖怪呢!”
  胡林語一腳腦海裡的踩死“小人B”,可是小人B的“遺言”還是很中肯的,陳漢升無賴歸無賴,他好像真的非常適合天使一般的沈幼楚啊。
  再說了,陳漢升其實也很牛逼的。
  大學沒畢業的億萬富翁,中國有幾個人能做到?
  他還在公開的手機發佈會上,大膽對沈幼楚表達情意。
  商妍妍那只騷狐狸,除了沈幼楚以外,誰都看得出來她多想睡到陳漢升啊!
  “哎,這一步終究還是避免不了的,我就是有點老母親的心態,捨不得幼楚罷了。”
  胡林語幽幽的歎一口氣,默默把剛才短信刪掉,“咣咣咣”的又敲響了防盜門。
  “胡林語你他媽的有病吧。”
  陳漢升打開以後,不耐煩的低聲怒斥:“你是真的要摻和一下?”
  胡林語踮起腳尖看了看,發現沈幼楚已經從臥室裡出來了,她都不知道這個流氓是怎麼打開反鎖的臥室房門。
  “我要換鞋子!”
  胡林語不會承認自己“允許”陳漢升親近沈幼楚了,看了看腳上的拖鞋。
  陳漢升這才讓開一條縫給胡林語進來,胡書記換好以後,還是有些感傷的說道:“陳漢升,你以後千萬對幼楚······”
  “你的屁話太多了,要是真的不忍心,乾脆你留下來替代沈幼楚吧。”
  陳漢升吊兒郎當的打斷。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呢!”
  胡林語終究是說不過流氓的,再次被陳漢升推了出去。
  ······
  “小胡人是不錯,就是腦袋裡水太多,今晚良辰美景不合適,不然高低給她整些黃段子。”
  陳漢升第二次關起防盜門以後,撇撇嘴評價胡林語。
  “喔?”
  整理好床褥的沈幼楚,心裡還有些奇怪胡林語怎麼不在這裡休息了,她絲毫沒有意識到晚上的“危險”。
  “胡林語去網吧通宵了,她說要嗨一晚上的《勁舞團》,咱們別管她。”
  陳漢升胡扯了一句,看了看時間差不多9點半,故作驚訝的說道:“哎呦,已經這麼晚了啊,再晚睡對身體不好,咱們趕緊上床吧。”
  “我給你找衣服。”
  沈幼楚以為陳漢升真的要休息,先去衛生間幫陳漢升擠好牙膏,調好淋浴的水溫,再把陳漢升以前拿過來洗涮的睡衣找出來······
  一切都準備妥當以後,她才慢吞吞的提醒道:“可以了。”
  陳漢升笑了笑,這些事情呢,蕭容魚心情好的時候,也許會做那麼一兩次,但是不會長期堅持,儘管她也很愛男朋友;
  因為小魚兒的生活專注點不在這裡,說不定她還會撒嬌讓陳漢升“服侍”一下。
  商妍妍也會做,但是不會這樣平凡的接地氣;
  她估計會搞一些花裡胡哨的小花招,比如在洗澡時突然闖進來啊,或者買一些情緒內衣什麼的啊······
  羅師妹大概也可以無怨無悔的永遠做下去,不過她的束縛也多。
  就像今天晚上,陳漢升洗澡的時候,羅璿能把陳漢升手機從裡到外翻找800遍,甚至記下聯繫方式裡每一個女生名字。
  可能也只有沈幼楚,因為婆婆的傳統教育觀念,她會理所當然的做好一切,也不會去亂翻陳漢升的手機,等到陳漢升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後,桌上已經擺好了一杯暖暖的熱茶。
  客廳裡的大燈又被省電的沈幼楚關掉了,她還是開著那盞小檯燈在看書,這個月24號就要考研了,她已經進入了最後的複習狀態。
  “床鋪好了,你先睡呀。”
  沈幼楚抬起頭,桃花眼在溫柔的燈光下有一種迷離感。
  “嘿嘿,你要看多久?”
  陳漢升“嘿嘿”一笑,搬個凳子坐到沈幼楚旁邊。
  “2點左右。”
  沈幼楚看著陳漢升:“你餓了嗎,我要不要去給你做點吃的?”
  “不用不用。”
  陳漢升搖搖頭:“你看你的,我在旁邊陪陪你。”
  “嗯~”
  沈幼楚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也有些欣喜,輕輕點了點頭。
  沈憨憨學習時很專注,即使身邊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陳漢升注視一會沈幼楚完美的側臉,眼光又從雪白的脖頸處,慢慢的遊蕩至整個身體。
  陳漢升伸出手,緩緩的搭在沈幼楚的肩膀上。
  沈幼楚這才有些察覺,她扭頭看了一眼陳漢升,盈盈如水的眼眸澄澈單純,正好和陳漢升深邃的目光形成鮮明對比。
  “你看書。”
  陳漢升努努嘴,做壞事的時候被這種眼神盯著,總有些不太自在。
  以前兩人也有這種親密舉動,所以沈幼楚沒有放在心上,繼續低下頭抄寫複習資料了。
  陳漢升手掌在沈幼楚肩膀盤桓,雖然隔著一層棉質睡衣,依然能感受到那種圓潤和細膩,緊接著手指開始下滑,只是滑過後背的時候,手指尖突然“咯噔”一下,原來是跳過了一根內衣帶。
  這個動作雖然只是不經意的一個瞬間,不過,足夠刺激本就心猿意馬的陳漢升了,他不再隱藏目的,手指貼著沈幼楚緊繃繃的細腰說道:“先睡覺吧。”
  “唔?”
  沈幼楚有些不理解,她已經鋪好了床,陳漢升隨時去睡都可以呀。
  “我不想睡冬兒的那張床。”
  陳漢升牽起沈幼楚:“今晚我睡你那邊吧,咱們聊會天,談談心,也怪我最近比較忙,所以很久沒有一起說話了,還記得有一年寒假我去你家,我們躺在床上,一起回憶曾經的故事,那種感覺多美好啊······”
  陳漢升經驗很豐富,這種時候肯定不能直接表現出欲望痕跡,反而用“聊會天,談談心”這種理由當幌子,沈幼楚本來對陳漢升就是不設防的,很輕易的被騙來了臥室。
  “喀嚓。”
  陳漢升順便鎖上了房門,轉身看見沈幼楚傻乎乎的坐在床沿上,陳漢升慫恿道:“我們躺下說嘛,坐在這裡太彆扭了。”
  “我一會還要看書的。”
  沈幼楚仰著小臉說道。
  “這個時候還看個屁的書,今晚我就是你的書,趕快來讀我吧。”
  陳漢升拽著沈幼楚向後倒去,沈幼楚輕輕驚呼一聲,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被陳漢升摟在懷裡了。
  “咱們就這樣說話,離得遠我聽不見。”
  陳漢升炙熱的鼻息打在沈幼楚臉上,手指又在後背不安分起來。
  沈幼楚仰著頭,長長彎彎的眼睫毛撲閃閃的眨著,眼睛裡全是陳漢升的影子。
  陳漢升並沒有談起什麼回憶,現在是想不起這些東西的,所以他摟著沈幼楚躺了一會,很快又提起一個沒有下限的要求:“離得近又太熱,要不要脫掉睡衣說話吧,咱們這種感情,其實已經離結婚不遠了,彼此不應該再有秘密了。”
  沈幼楚雖然憨,有時候還有點呆,不過高中生物學過啊,她似乎知道了陳漢升的目地。
  原來,“聊天談心”只是一個藉口呀,尤其陳漢升的手指已經觸及背後的肌膚了。
  “不,不要······”
  受到身體本能的保護反應,沈幼楚這次開始輕微掙扎了。
  兩人就在床上無聲的“較勁”起來,這個“弱小無助還能吃辣”的憨寶寶現在是真的很無助啊,身體一直在控制不住的發抖,雙手死死的按住睡衣下擺。
  最後,久違得逞的陳漢升有些惱怒,下意識的又扯出一個謊言。
  “你動作小一點,婆婆和阿甯就在隔壁,小心她們聽到了!”
  陳漢升一臉嚴肅,壓著聲音說道。
  就這麼一句話,沈幼楚掙扎的動作稍微一滯,她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其實婆婆和阿￿根本不在這裡的。
  “嘶啦~”
  趁著這個瞬間,陳漢升居然把睡衣撕破了,順利達成目標。
  “小,小陳······”
  沈幼楚趕緊鑽進被子裡,被未知的恐懼嚇得滿臉淚痕。
  “嗯?”
  陳漢升撫著沈幼楚的額頭,幫她安撫情緒。
  “能不能莫要凶我呀。”
  沈幼楚右手緊緊抓住陳漢升的手臂,左手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小聲的說道。
  “沒凶你啊。”
  陳漢升這時候的情話就好像不要錢一樣:“我很愛你呀,怎麼可能會凶你,其實我本意只是想和你說說話的,還記得有次我應酬回來······”
  隨著陳漢升回憶以前的故事,沈幼楚情緒逐漸平復下來,抓著陳漢升的手臂也在放鬆。
  “小陳~”
  沈幼楚突然叫了一叫。
  “我在。”
  陳漢升溫柔的看著沈幼楚。
  “我,我好愛你。”
  沈幼楚努力而勇敢的“表白”。
  “我也愛你!”
  陳漢升笑了笑,這句話他沒有撒謊。
  ······
  “小陳,關,關掉燈好不好。”
  “不好,這樣我看不見你了,你這麼漂亮,不過倒是可以關小一點。”
  ······
  “蚊,蚊帳可以放下來嗎?”
  “可以,不過這不叫蚊帳,現在要叫芙蓉帳了。”
  ······
  第二天早上,陳漢升迷迷糊糊的空擋中,感覺有人在撫摸自己的臉龐。
  慢慢睜開眼以後,發現沈幼楚已經醒了,她不僅醒了,還換了一身新的睡衣,就連身子底下的床單都多墊了一層,大概是想遮擋什麼。
  “怎麼不多睡一會?”
  陳漢升抓住沈幼楚的小手,放在嘴邊親了親。
  沈幼楚搖搖頭沒有說話,柔順微卷的黑色長髮灑在枕頭上,眼眶微微紅腫,她繼續安靜的捏著陳漢升耳朵,那種“永遠不分開”的依賴感已經溢出來了。
  “昨晚我什麼都給你了,男孩子第一次很重要的,尤其我這樣的寶藏男孩。”
  陳漢升伸出捏了一下沈幼楚的臉蛋:“所以你要對我負責,不然我就死給你看。”
  “嗯······”
  沈幼楚憨憨的,很認真的點點頭。
  “呵呵,傻子似的~”
  陳漢升湊過去,“Mua”的咬了一下沈幼楚。
  沈幼楚有些害羞,擦了擦臉上的口水:“我起來做飯。”
  “今天我來。”
  陳漢升按住她:“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可能都不知道我也是一個大廚,你就乖乖的等著吃飯吧。”
  陳漢升深吸一口氣,從床上跳起來穿衣服穿褲子一氣呵成,大喇喇的走進廚房鼓搗起來,沈幼楚聽著傳來的動靜,手指在床墊上一撇一捺的劃動著。
  根據印記來看,應該是“老公”。
  ······
  沒過多久,陳漢升正在廚房亮著“絕活”——心形荷包蛋的時候,只聽“咯吱”一聲門響,胡林語探頭探腦的進來了。
  她看到在廚房裡的陳漢升,明顯吃了一驚;
  不過看到正在疊床單的沈幼楚,胡林語更加吃驚:“幼楚,你怎麼能站起來呢,趕快睡下,趕快躺好,現在你是不能動的啊······”
  沈幼楚愣愣的,昨晚她剛被自己男朋友推倒在床上,今天好朋友怎麼也要推自己了?
  “什麼情況?”
  陳漢升聽到動靜走進臥室。
  “陳漢升!”
  胡林語怒氣衝衝的說道:“你還算個人嗎,幼楚剛剛······剛剛······,你居然就讓她站起來做事,這個時候必須躺三天休養生息。”
  陳漢升愣了愣:“胡林語,你這是哪裡的奇怪知識?”
  “小說裡都是這樣寫的!”
  胡林語叉著腰大聲回道。
  “我日······小說裡還有降龍十八掌呢,我要是學會了,第一個先把你給掌死!”
  陳漢升搖搖頭走向廚房:“別他媽在這裡添亂了,早上你運氣好,能夠吃到陳總做的早餐。”
  等到陳漢升罵罵咧咧的離開後,胡林語才托著沈幼楚的臉蛋,默默凝視很久,終於長歎一口氣說道:“以後,你就是陳夫人了。”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