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唐磚024

zzz123
本文:2022-07-30T19:17:45
第二十四節自作自受

云燁覺得自己負擔重了許多,至少有四十幾個人要靠自己活命,看看自己豆芽般的身體,加強鍛煉已不可避免。身在古代,就必須遵循這個時代的法則,身強力壯者優。程處默隨手可開三石弓,百步之內箭無虛發,在奔馳的馬背上也能做到十中八九。云燁開不了硬弓,滿軍營也找不出低于一石力的軟弓,這成為云燁的硬傷,到處遭人恥笑。這四個月身體長高了許多,勉強達到一米七這個門檻,老程說這才有一點關中漢子的影子。

諾大的練武場云燁在來回奔跑,翻滾,爬高,匍匐前進,跨溝,爬繩梯鉆洞,走平衡木翻越障礙,只三個來回,云燁就像從水里撈出來全身濕透,趴在地上茍延殘喘。老程,牛進達開始抱著看熱鬧的心態看云燁耍猴。可看著看著,臉上的笑意消失得無影無蹤,對視一眼,順著云燁跑動的順序走了一遍,一言不發,路過云燁裝死狗的地方順手提起云燁回到帥帳。隨手仍到木墩上,倒了杯白開水灌進云燁肚子,待他喘勻了氣。老程發問

“小子,這是你給自己計劃的段體之術?有什么作用?老夫瞅著有一點意思,給老夫說道說道。”

“這是恩師見小子體弱,特地給小子制定的段體計劃,恩師說;一個人的強大,不是某一方面強大,而是全身的各種機能的強大,要跑得快,跳得高,身體反應敏捷,四肢配合得當,平衡性要好,柔韌性也不可或缺,這樣才稱得上真正的強大。”云燁沒辦法,只有拿虛無縹緲的老師說事。

“那你小子還長得跟雞崽子似的,難道說這套玩意專門把壯漢練成雞崽子?”云燁很想給老牛這個毒舌男一記重拳,考慮到打不過這個因素,云燁決定很大度的原諒這個受過刺激的老家伙。

“伯伯不知,恩師教導小子這套東西后,就閉關自守,說是要看天盡頭有什么,就不理小子了,小子一個人在荒野上生活,練了一次就拋到腦后,太累了。”話音剛落,兩只大手就同時落在屁股的兩側,云燁慘叫一聲捂著屁股滿帳子亂竄,太他娘的疼了,兩瓣屁股像被火燒一般,揉半天才有一點知覺。老程,老牛氣得手發抖,渾身亂顫。

“孽障啊孽障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自古以來,鍛體之術為方家不傳之密,劉備得知,遂有白耳軍,穿山越林如履平地。高順得知,就有陷陣營,攻城略地無不破者,曹操得知,虎豹騎縱橫天下,陳慶之背嵬軍所向無敵無不借助于鍛體之術,如此神術,你竟棄之如蔽履,氣死老夫了,老夫今日非揍死你不可,哇呀呀”。老程發飆了,隨后帥帳傳出云燁的慘叫聲和老程的咆哮聲。讓躲在賬外偷聽的程處默面如土色。

云燁沒被揍死,只是屁股腫得厲害。唉聲嘆氣的在鐵匠房打造器具。老程聽云燁的話弄來石炭,高等級的合金云燁弄不出來,做為技師沒理由連地條鋼也做不出,見到老鐵匠一錘一錘的敲打鐵胚,云燁就覺頭疼,這樣猴年馬月才能做好需要的三棱刺,鎖扣,滑輪,飛爪,工兵鏟?攆走所有鐵匠,找老程要來幾個親兵打下手,老牛知道后,以這是軍國重器為由,塞進幾個百騎司的探子,云燁也不管,這東西李二陛下是必需知道的。沒什么復雜的,燒化的鐵水撒上礦粉不停攪拌,待鐵水上的火焰成藍色時停止,一鍋鋼水就成功了,倒入做好的模范,初期的樣胚就做好了,三棱刺只需打磨蘸火就成,鎖扣,滑輪,飛抓,需要韌性,只要打磨光滑就好,工兵鏟就麻煩些,需要鐵匠一錘錘敲出來。程咬金見到第一把軍刺就倒吸一口涼氣,鋒利的三條刃口閃著藍光,三條粗大的血槽直導手柄。老程反手一刺,一寸厚的案幾輕易被刺穿,流線型的刃口,讓阻力減到最小。拿豬羊做實驗品,無論刺到那個部位,唯一的結果就是失血而亡。老程老牛面面相覷,長嘆一聲,又有幾匹快馬帶著軍刺和炒鋼之法飛奔長安。

程處默快死了,真的,兩條腿腫的宛如象腿,膝蓋肘部鮮血淋漓,每日吃飯需要親兵喂食,好在每天還泡熱水澡,要不然連睡覺都成問題。只是需要別人抬到床上,因為這家伙泡著泡著就睡著了。云燁覺得以小程的體質不應該成這樣,問了親兵才知道,牛進達私下把訓練強度增加了三倍而已,每人還必須背著全副裝備,天哪,光盔甲就三四十斤重,不要說還有橫刀,箭矢,有一個家伙光一對鏈子錘就有三十斤重,再背上盔甲,等,云燁從心底里為這一百名勇士默哀。默哀歸默哀,云燁心情還是好的,捧一碗刨冰在樹蔭下笑看程處默等人的笑話時,樂極生悲,全身甲胄的牛進達來到面前,粗大的手指指向訓練場。

云燁穿著皮甲,背著橫刀站在訓練場上,迎接他的是一百名大漢的怪笑,看著骯臟的水坑,望著高高的磚墻,云燁終于知道作繭自縛是怎么回事了,狠狠地錘幾下腦袋,后悔自己為什么要加這么多的訓練科目,這他娘的完全是特種兵的訓練方法。屁股上挨了一腳,云燁開始了自己悲催的特種兵生涯。

以前親兵只需背小程就好,現在還要背云爵爺,還要不停的給云爵爺臉上灑水,要不然爵爺又會昏過去,可憐的爵爺,羊癲瘋發作被牛副帥以金針治好,那么粗的金針扎屁股上云爵爺的羊癲瘋一下子就好了,跑得比少爺還快。一旦昏過去兩軍醫立刻給全身按摩,拿濕麻布抹全身,醒過來喝口水,繼續跑。親兵本來對這些天之驕子充滿羨慕之情,目睹了這樣的慘狀,就覺得自己當個小兵還是挺好。一百名啊,一百名軍官,在老牛的大棒下,痛哭者有之,哀求者有之,裝病者有之,就是沒有反抗者,在牛魔王手下還敢反抗?

程處默和云燁赤條條的躺在兩個大木桶里,旁邊還有九十九個相同的木桶,同樣躺著九十九個赤條條的軍官,軍醫不停地給木桶里加黑色的藥汁,據說對消除疲勞有奇效。泡了半個時辰被各自的親兵撈出來,白花花的一片趴在床上,由新訓練出來的醫務兵給做全身按摩。

“小燁,咱兄弟的苦日子啥時是個頭啊?”

“忍著吧,這才是個開頭,等咱們筋骨健壯后,達到大帥要求,就要開始野外求生訓練,那時才要命呢,不給吃的不算,還有重兵剿殺,咱得躲過追殺,完成任務,自身還不能有太大傷亡,這樣,這兵才算練成一半。你還要會搏擊,是那種一擊就死的那種,會躲藏,會伏擊,會化妝,能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完成任務,才算練成。反正現在你別把自己當人就成。”

營帳里一片哀嚎。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