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10-711

porsmm
本文:2022-07-28T21:06:51
七百一十、陳漢升,卒
作者:柳岸花又明
“嘿,你在想什麼呢?”
就在王梓博“祈禱”的時候,邊詩詩發現了男朋友的異常,現在應該為陳漢升和小魚兒感到高興才對啊,他怎麼愁眉苦臉的。
“噢······我在,我在思考如何建立果殼社區完備的數據庫。”
王梓博急中生智,用工作理由來搪塞一下。
“哦~,這樣啊。”
邊詩詩點點頭,順便看了一眼王梓博扭動的屁股。
這個傻子一撒謊就扭屁股,只有他本人還沒意識到吧。
蕭容魚也感覺到陳漢升好像心裡有事,她純粹是第六感,畢竟兩人這麼多年感情了,同時還親過抱過摟過······
不過等她從陳漢升臉上取下墨鏡的時候,善於演戲的陳老師已經收斂所有表情,眼神澄澈無比,還有一點點疑惑:“你幹啥?”
“你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
蕭容魚歪著腦袋問道。
“怎麼可能!”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他轉移話題的功力可比王梓博熟練多了,神神秘秘的說道:“我就是覺得流程不太對,金基唐城這個銷售經理可能有點問題。”
“什麼問題?”
蕭容魚唬了一跳,她以為遇到了騙子。
“正常的電視劇橋段,這個銷售經理應該先狗眼看人低,不願意搭理和忽視我們,等我掏出銀行卡那一刻,她才認識到自己錯誤,痛哭流涕的懊悔。”
陳漢升一臉正色的講著:“可是她態度一直這樣友好,我還怎麼裝逼······”
小魚兒本來還很專注,最後只能無奈的搖搖頭,乾脆去聽“兩位爸爸們”討論裝修的事項。
蕭容魚離開後,陳漢升才在心裡歎一口氣,其實電視劇算什麼,老子的真實經歷比電視劇還精彩。
既然選定了房子,一行人說說笑笑的去交定金,走路時的氛圍更融洽了。
呂玉清拉著梁美娟商量,今年春節兩家乾脆一起過,這樣熱鬧很多;
蕭宏偉和陳兆軍在討論,別墅外面要不要圍一圈柵欄;
蕭容魚手上挽著陳漢升,幻想以後在這裡散步的場景,邊詩詩在旁邊咋咋呼呼建議去哪裡拍婚紗照;
······
總之,一切都很美妙。
來到售樓部以後,房產公司財務經理早就等在大廳裡了,她把這群人領到一間單獨的會客室,這裡應該是別墅區成交簽約的房間,桌面上擺著一盤盤水果和飲料,還有專人服務。
陳漢升剛才站了半天了,舒服的往軟沙發上一躺,蕭容魚坐到旁邊,笑著剝了一個葡萄塞進陳漢升嘴裡。
老蕭撇撇嘴,心酸自己給自己剝了一個,女兒一眨眼就要嫁人了,真是不習慣呀。
財務經理等到大家休息完畢,這才鞠了一躬,笑吟吟的說道:“非常感謝選擇金基唐城,我代表公司表示衷心的感謝,以後我們會更加努力回報您的信任和眼光,現在我想拿一下購房者的身份證,替您辦理一下相關手續。”
陳漢升從錢包裡掏出身份證:“喏,拿去吧。”
財務經理躬身兩隻手接過,對於這種豪擲萬金的大客戶,她永遠帶著恭敬的笑容:“您這個年紀應該是建鄴的第一套房吧,我們和房產局關係不錯,所以手續很簡單的,請大家稍等一下,嘗嘗我們特意準備的果盤。”
“等等······”
陳漢升聽到“建鄴第一套房”的時候,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雖然現在建鄴沒有限購,不過同一張身份證名下還是可以查到購房記錄的,陳漢升這張身份證早就“不乾淨”了,
他在江陵的天景山小區買過一套。
如果不小心在這個時候被曝出來,蕭容魚仔細一問,原來你在別的地方買過房子啊。
再遁著地址查找過去,對方居然是沈幼楚。
結果······
陳漢升,當場卒。
財務經理轉過頭:“您還有什麼吩咐?”
其他人也都看著陳漢升,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伸手摸著蕭容魚的頭髮:“其實,這套房子其實是為你買的,所以還是登記你的名字吧。”
蕭宏偉和呂玉清先是一愣,馬上連連推辭:“漢升,千萬不能這樣,這房子是你出錢買的,必須登記在你的名下······”
陳漢升這是什麼行為,他是在沒領證的情況下,相當於直接把這座500萬的別墅送給小魚兒啊。
蕭宏偉和呂玉清都是港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不屑占“女婿”這種便宜,這樣傳出去自己都沒面子,更何況呂玉清原來都打算自家湊200萬了。
沒想到陳漢升態度更加堅定,硬生生把蕭容魚身份證搶過去:“放在誰的名下都一樣,你們不要再說了,要不就不買,要買的話就必須買在小魚兒名下!”
陳兆軍也有些懵逼,憑心而論,他都覺得兒子有些過於“激動”了,就算想證明自己的真心,也沒必要急在一時啊,反正結婚了就是雙方共同財產。
梁太后開始也很疑惑,後來她終於想起了什麼,狠狠瞪了陳漢升一眼。
狗東西為了不暴露,真是捨得砸錢啊!
高雯栗娜兩位師姐還是很羡慕的,今天“購房之行”以後,陳漢升的所作所為徹底改變了之前形象,婚前買別墅就算了,結果還直接買在女朋友的名下。
真是人不可貌相,陳漢升看著吊兒郎當的,甚至有些渣男形象,沒想到內心這樣“忠貞純情”。
財務經理也不能讓這筆買賣泡湯,趕緊順著陳漢升說道:“叔叔阿姨,就是年輕人表達愛情的方式呀,你們可千萬不要阻攔了·····”
陳漢升揮揮手,讓財務經理不要廢話,趕緊拿著蕭容魚身份證去辦理手續。
蕭容魚自然知道這個舉動是怎麼回事,不過她從小到大的生活環境都很好,所以沒有被500萬的別墅嚇到,小魚兒只是覺得小陳這樣做,應該是傳遞一種“信任和堅定”的態度。
“小陳,就算你畢業後不買房子,我也會和你結婚的!”
蕭容魚甩著高高的馬尾辮,湊近陳漢升耳朵邊上說道。
驕傲的小魚兒不會和自家男朋友說“謝謝”,可是也會這樣袒露心跡。
邊詩詩雙手撐著下巴,臉上都是開心笑容,就好像一朵盛開的梔子花,她和蕭容魚的“價值標準”很相似——500萬只是表像,只要兩人能在一起,租房子都很甜蜜呀。
想著想著她看向王梓博,發現這個傻子臉上的表情又很古怪,邊詩詩冷哼一聲,心想待會要好好審問一番。
“漢升啊。”
就在財務經理辦理手續的時候,呂玉清吃了兩片西瓜,突然叫了他一句。
陳漢升坐直身體:“啥事?”
“你生意做的很好,我和你蕭叔都是沒什麼投資眼光的。”
呂玉清淡淡的說道:“所以我們退休以後,工資卡和存款就有勞你保管和打理一下吧。”
“啊?”
陳漢升愣了一下。
雖然呂玉清說的很客氣,還用了“保管和打理”這個說辭,不過她的真正想法,其實是準備把家裡所有積蓄都拿給陳漢升。
呂玉清說完以後,輕輕瞥了一眼梁美娟,大概是我們可沒打算占你家的便宜,你兒子買了別墅,我們就把存款都給他好了。
梁太后剛才瞪一眼陳漢升,呂玉清又誤會了,以為梁美娟是不同意陳漢升買在小魚兒名下呢。
“哼,我家閨女可是不會欠別人的!”
呂玉清垂著眼皮想著。
蕭宏偉尷尬的笑了笑,這事給鬧的,看來不管多大年紀的女人,她都有小性子的那一面。
“咳咳咳~”
還是老陳站出來打圓場:“漢升啊,果殼手機發佈會幾號開始啊,老是聽你說,具體時間確定了沒有?”
“還沒呢。”
陳漢升搖搖頭:“最後再召開一次經銷商大會,應該是這個月底或者下個月初吧。”
“那你儘早確定。”
陳兆軍說道:“我和你媽到時也過來看看······”
“不行!你們不許過來啊!”
陳漢升一口拒絕了:“我到時是主講人,看到爹媽就緊張的說不出話,你們不要過來給我壓力。”
他的態度比剛才買房時還要強烈。
這也沒辦法,果殼手機發佈會的時候,蕭容魚肯定要到場的,沈幼楚雖然嬌憨,但是男朋友這麼重要的活動,她自然也會去默默支持。
如果梁美娟不在的話,陳漢升還能操作一番,梁太后要是在會場。
沈幼楚:阿姨,你好。
蕭容魚:阿姨,你好。
陳漢升:當場卒。


七百一十一、2大王牌工具人的職責
作者:柳岸花又明
哎!哪有這樣的兒子。”
梁美娟搖了搖頭說道:“一點都不想讓父母參與他的生活。”
“太后,主要是那個發佈會不太重要,撐死了也就幾個億的生意而已。”
陳漢升坐過去哄著親媽:“等我大學畢業穿學士服的時候,咱們一家三口再好好拍照留念,別看我這人不太正經,其實心裡門清的很,生活永遠大於生意,大學畢業是生活,幾個億那只是生意啊,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去去去······煩人!”
梁美娟不想搭理陳漢升,整天一大堆歪道理,可是你要稍不留神,還真能被他忽悠住了。
沒過多久財務經理就拿著一大堆合同文件過來,一邊解釋一邊請蕭容魚簽字,四位父母都比較謹慎,還要翻來覆去的多看幾遍。
陳漢升撇撇嘴,他們是不是忘記了蕭容魚的專業了,合同有沒有問題和漏洞,她心裡能沒數嗎?
另外,這種大樓盤一般不會故意損害消費者利益,就好像果殼手機明明隨便組裝都能賣到錢,不過為了以後的市場口碑,仍然用心設計外觀,花錢進口攝像頭,還把做MP4的經驗應用到手機上。
手續簽訂完畢,陳漢升先付了50%的房款,這就相當於定金,也順便拿到了裝修的權利;等到可以正式過戶的時候,那時再支付45%;最後拿到房產本以後,才補上最後的尾款。
所有手續辦理完畢以後,已經傍晚五點多了,太陽光線也沒有那麼熾烈,晚霞好像是紅日跌碎在地平線上,濺起的一抹抹紅雲,小區中心的噴泉汩汩翻滾著浪花,一層一層的蕩漾著波紋漣漪。
“奇怪了。”
呂玉清眯眼打量一會:“我感覺傍晚的建鄴好像更漂亮了。”
蕭宏偉“哈哈”大笑:“不是建鄴更漂亮了,而是房子定下來以後,你對建鄴有歸屬感了。”
其他人都表示贊同,中國人對房子和土地天生就有一種根深蒂固的依賴,這種依賴是刻在骨子裡的,呂玉清那麼有錢,她都會覺得此時的建鄴比中午更美呢。
這個點也沒必要再趕回港城了,否則又要開夜車,晚上蕭宏偉和呂玉清做東請大家吃了一頓,就當是感謝高雯等人的陪同。
吃完晚飯,陳漢升在新街口附近的酒店開了三間豪華雙人房,老陳兩口子一間,呂玉清帶小魚一間,蕭宏偉單獨一間。
陳漢升也沒好意思問“老丈人”要不要去洗浴中心按個腳,徑直帶著王梓博回電子廠了。
“小陳。”
只剩自己和死黨兩個人的時候,王梓博也沒有藏著掖著:“剛才邊詩詩問我了,為什麼看房時情緒不太高。”
“嗯。”
陳漢升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
“我真覺得瞞不住了。”
王梓博認真的說道:“還有你們家和小魚兒她家都這樣的關係了,一旦爆發修羅場,你有考慮過後果嗎?”
“什麼意思?”
陳漢升瞅了一眼發小:“你是勸說我放棄沈幼楚,一心一意和蕭容魚在一起嗎?”
“我是有這樣的想法。”
王梓博口氣也很硬:“不過我對沈幼楚沒有一點偏見,我只是站在你的角度去考慮的!”
“知道了。”
對於這種好心的廢話,陳漢升都懶得回復。
兩人一時間誰都沒有搭理,半響後王梓博“吧嗒吧嗒”點上煙,又把火機遞給了陳漢升。
陳漢升也默默的抽著,順便打開一點車窗。
11月份的晚風已經有些冷意,江陵大學城裡的車輛也越來越少,仿佛有那麼一絲落寞和孤寂。
“梓博。”
陳漢升突然長歎一口氣:“其實我現在的心境,已經是躺平任草了,因為手機上市以後,我的身家會在短時間內翻倍暴漲,那時蕭容魚走了也好,沈幼楚走了也好,我都有足夠的耐心和自信,或者說是臉皮和手段,重新把她們追回來。”
“你在開玩笑嗎?”
王梓博說話不小心打到了嘴角的香煙,火星隨著煙灰緩緩飄在衣服上,他也是不管不顧:“蕭容魚那麼驕傲,她難道會再次原諒你?沈幼楚是柔弱中帶著堅韌,她會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男朋友?”
陳漢升嘴角動了動,沒有說話。
“不對······”
王梓博仿佛意識到什麼:“你是不是有什麼招數,小陳我警告你啊,違法的事情不許做,我只有你一個兄弟······”
“不做違法的事情,違背道德的事情能不能做呢,甚至都有點不顧廉恥了。”
陳漢升笑著打斷道。
王梓博噎了一下,他瞭解自己的死黨,如果小陳自己都評價“不顧廉恥”了,那麼其他人可能是想像不到的。
“如,如果,咳······”
王梓博支吾了半天才說道:“如果做了違背道德的事情,你能同時追回她們嗎?”
“同時”這兩個字,王梓博還加了重音。
陳漢升看了看死黨:“80%以上吧。”
“這麼高的可能性?”
王梓博嚇了一跳,究竟是什麼樣的騷操作,能夠完成這種現實裡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你也別打聽具體內容了,到時還需要你的配合。”
陳漢升把車停在果殼電子廠門口:“你不會因為心裡歉疚,就不管不顧的看著我死吧?”
“······不會是不會。”
王梓博猶豫了一會,傻乎乎的說道:“不過,還是要少做的。”
“行啦。”
陳漢升吹了聲口哨:“有你這句話就可以了,手機發佈會那天,蕭容魚和沈幼楚必然同時到場的。”
“所以,修羅場可以發生,但是不能在那天發生。”
陳漢升拍拍王梓博肩膀:“你必須幫我的。”
“媽的,說了半天原來等在這裡呢。”
王梓博嘟嘟囔囔的走下車,扭著屁股走進電子廠,他今晚還要加班的,
“切~”
陳漢升盯著好友的背影,咧嘴笑了笑,掏出手機又打給了小秘書:“喂,小雨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難過的晚飯都一口沒吃,現在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幫到我了,就是手機發佈會那天,我還想請你幫個忙······”
所謂“未雨綢繆”,雖然離手機發佈會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不過陳漢升還是先把兩個工具人的職責安排妥當了。
什麼叫專業?
這就是專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