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失樂園3

Reader
本文:2022-07-27T23:13:29

得到了我的許可,懷有方健的種的妻子從此便藉著教鋼琴為藉口上樓去找方健通姦,而我也樂得天天跑去偷看自己的老婆被人幹到高潮的樣子。

但好景不長,過了兩三個月,佩淇的肚子漸漸大起來。也許是方健對孕婦沒甚興趣,或是他想保護佩淇肚子裡的孩子(畢竟是他自己的種),總之他愈來愈少找佩淇上床了。方健先是告訴佩淇懷孕應該好好靜養,只允許她一個星期幹一次;後來甚至又開始在外面帶女人回來過夜。有天晚上我和佩淇在電梯大堂碰見摟著一個美女正要上樓的方健,佩淇彷彿是發現丈夫搞外遇似的表情,讓我又好氣又好笑。到底誰才是林妳老公?

這幾個月來,妻子的肉體已經被方健調教得淫蕩非常,現在突然失去方健的寵幸,讓佩淇每天晚上被慾火搞得身癢難耐,不得已只好天天找我這個正牌老公發洩。然而我畢竟不及方健,沒有體力讓她每天晚上都獲得滿足…我這個正牌老公真是沒面子。

又是一個星期三;這是方健一個星期唯一會和佩淇偷情的日子。我下班回到家時,妻子正在挑選待會"上課"要穿的衣服,顯得非常興奮,像是要去遠足旅行的小學生一樣。看見她那麼高興的樣子,讓我有點嫉妒起來。

我開玩笑地對她說:「老婆,著到甘靚,要去勾引學生嗎?」

其實我心裡卻想著:「著到甘靚做乜?一陣妳都要比方健個仆街剝光黎玩咖啦!」

「係呀!d學生見我甘正一定忍唔住…」佩淇自從經過方健調教之後,也慢慢能夠接受這方面的玩笑,想不到現在還學會這麼輕浮地回話。

「如果班死仔敢!我一定會殺左佢!」我假裝非常激動,其實心裡卻想:「如果班死仔擒妳,最好拍低擺埋上網,那我一定會好好多謝佢。」

「嗯,多謝老公,你真係鍚我!」佩淇在我臉頰上留下一個香吻。

大約七時,佩淇高高興興地上樓去了,而我則在五分鐘後尾隨而至。當我到達的時候,他們已經脫完衣服,兩個人赤條條地在房間裡擁吻。

「Tony,我好掛住你呀…你有無掛住我?」佩淇主動把舌頭送進方健嘴裡任他吸吮,淫蕩的神情和五分鐘前完全是天差地別。

「妳掛住我…定係掛住我"下面"呀?」方健也不甘示弱,不斷地把自己的口水往佩淇嘴裡。

「衰人…我唔答妳呀…」佩淇忙著說話,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就從唇邊流下來,拉出一道淫靡的絲線。

兩個人擁吻一陣子,方健便要佩淇像母狗般趴在床上,自己則在後面用陽具輕輕頂住她陰道口,慢慢摩擦挑逗著。

「快…快d插入黎啦…我…我好想要呀!」佩淇忍不住扭動自己的屁股。

「甘飢渴呀?妳條淫娃…妳老公無扑妳咩?」他媽的,方健這傢伙竟然還故意抵毀我。

「有就有…不過…」

「不過乜野?快d講!」

「佢…佢無你甘勁丫嘛…」聽到佩淇這麼說,我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點愧疚。看來是該找時間去練練身體了。

「甘妳老公餵唔飽妳時妳點算?」方健遲遲不插進去,吊足佩淇的胃口。

「按摩棒…我用你買比我o既按摩棒自慰…唉唷…快d啦,快d比我…」妻子似乎快忍不住了,不斷搖著屁股懇求方健,可是他卻沒有理會,繼續問道:「妳係邊度食自己?」

「有時係床…有時係客廳…」

「甘廚房呢?」

「都有啦!哎呀,死人頭,我頂唔順啦,快d啦…」佩淇被挑逗得快要瘋了。

「妳自慰o既時候,諗住邊個呀?」

「當然係你啦!重駛問?」想不到佩淇連自慰的時候都想著別的男人…

「o桀o桀,妳甘乖,今日就比妳嘆夠啦!」方健說完便屁股一頂,用力將陽物盡根插進佩淇的陰道內。

「喔喔喔喔喔…好正!好正呀…」佩淇終於等到期待已久的肉棒攻擊,忘情地大聲淫叫起來。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房間裡充滿了兩人的淫聲浪語。直到方健把第三發的精液灌滿佩淇那已經有胎兒入住的子宮,才結束這淫蕩的一夜。方健一如往常把佩淇抱進浴室來個鴛鴦浴,而我則滿足地回家去了,等待著晚上和佩淇再來一炮。

「我好似未見過佩淇自慰o既樣喎…平時甘賢淑端莊o既老婆,竟然會用甘大碌o既假狗插自己…」想像這情景讓我又開始興奮起來。

於是過幾天我趁著妻子去上課的空檔,翹班回家在每個房間都裝了針孔攝影機。

身為老公的竟然裝針孔攝影機偷拍自己的老婆,想想還真是不正常。但轉念一想,雖說佩淇已懷了三個月的身孕,但是以她的條件,在外面要勾引男人上床並不困難,而她卻選擇忍受孤獨天天在家用按摩棒滿足自己,可見她還是很在乎我這個老公的(不幸的是,我就喜歡看她被別的男人幹的樣子)。

至於方健,對佩淇而言可能就像是多嫁了一個老公吧。畢竟她是被那淫徒調教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他在妻子的心中當然有特別的地位。

攝影機裝好之後的幾天,我每天半夜都興奮地看著佩淇自慰的樣子手淫。最刺激的一次,是佩淇坐在書房裡的電腦前,一邊看著網路上自己和方健偷情的照片一邊自慰!想到我和她在不同的時間裡,竟然坐在同一個位置上,看著同樣的照片自慰,這種錯亂的快感讓我忍不住射了出來。

又過了兩個多月,這時佩淇的肚子已經愈來愈大了,而方健對她也愈來愈缺乏興趣,從三個星期前就沒有幹過她了。佩淇滿腔慾望得不到發洩,所以每天自慰的次數也愈來愈頻繁。就在這個時候,我叔叔來了。

雖然在輩分上我要叫他叔叔,但實際上我們年齡只差兩三歲。我和他從小玩在一起,感情一直都很好。後來他們全家移民,而我叔叔也就在美國完成學業,並在當地做起生意來,日子也算是過得不錯。他有時候會回香港玩,而這時我當然義不容辭地提供我家當作他的酒店。

「Hi!子明,我又o黎打擾啦!」叔叔邊脫鞋邊和我們打招呼。他今年剛過三十,因為勤於鍛鍊,體魄非常精壯。

「歡迎歡迎,ken哥,我同你由細玩到大,駛乜客氣?」叔叔總是要我叫他「ken」,而不要叫「叔叔」。

「ken哥,好耐無見啦。」佩淇向叔叔打招呼。

「哎呀,佩淇妳個肚o甘大啦!bb幾個月啦?男仔定女仔?」叔叔看見懷孕的佩淇,眼睛一亮。

「五個幾月啦,係個bb女。」前一陣子我陪佩淇去醫院檢查過。

「bb女好o丫,好似妳生得o甘靚,第時女女大個一定好多人追。」叔叔總是不忘稱讚佩淇,妻子被稱讚得臉都紅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電梯裡遇到方健,和他聊到叔叔住到我家的事情。

「明哥,你老婆o甘正,唔怕你亞叔襯你返o左工…」方健說。

「我又無o甘諗過喎…不過佢係我亞叔,應該唔會對佩淇點吧?更何況佩淇又有左…」

「好難講!依家個社會千奇有怪,你亞叔都算血氣方剛…你知唔知呀,有d人有突別喜好,鍾意搞大肚婆。」

「…」此時我腦袋裡浮現佩淇被叔叔壓在床上的樣子,褲子裡的東西立刻翹了起來。

「講開又講,明哥你唔係鍾意睇老婆比人…」

「嘿嘿,都係你了解我。」我笑了一笑又說:「我每間房都裝左針孔攝影機,如果我亞叔真係對佩淇落手,過程一定會錄低好好欣賞。」

「哈哈,到時記住比個copy我。」我們在樓下互相道別,各自上班去了。

回到公司,我一整天時間都在想這件事。記得以前叔叔來家裡時也是住在我的書房,後來我整理電腦時發現上網的紀錄裡確有不少孕婦做愛的圖片。那時只覺得叔叔的嗜好還真是奇特,現在想想,讓懷孕的妻子和叔叔共處一室,簡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那天我完全無心工作,我當然不是擔心佩淇的安危,而是恨不得趕快飛奔回家看看能不能撞見自己懷孕的妻子被叔叔淫弄的精采鏡頭。

話說回來,說不定是我和方健想得太多,其實叔叔根本就不會對佩淇怎麼樣,只有我們兩個精蟲上腦胡思亂想。不管了,反正只要回家看偷拍了的影片,就知道叔叔到底是正人君子還是卑鄙小人了。

下班後我馬上回家,佩淇和叔叔都不在家裡。叔叔大概是出去找朋友還沒回來,但是佩淇挺著大肚子會上哪裡去?不過我心繫電腦裡的偷拍影片,因此也沒有多想。

整個家裡我總共裝了多個針孔攝影機,分別裝在客廳、廚房、浴室、書房等,這些針孔攝影機會自動把影像存到我書房的電腦裡。而叔叔現在剛好不在,對我而言正是最好的機會。我趕緊坐到電腦前,期待著即將看到的影片。

影片是從我昨晚把所有針孔攝影機電源打開的地方開始。因為這段時間我都在家,想必也不會有什麼精采的鏡頭,所以我就直接跳到今天早上出門上班之後的部分。

佩淇在送我出門之後,就回到客廳開始練琴。雖然我對鋼琴一竅不通,但是畢竟和佩淇結婚多年了,我感覺到,她最近在練琴時常常心神不寧,也許是受體內高漲的性慾所影響吧。

她不但有時會彈錯音,而且平均練琴的時間也變短了。果然,練了沒半個鐘頭,佩淇就離開了鋼琴往睡房走去。

我把偷拍臥室的影片打開,看見佩淇進去後便將門上了鎖,然後在衣櫥裡拿了一個黑色的紙盒來。從紙盒中取出方健送給她的電動按摩棒。佩淇把內褲脫下躺在床上,將打開電源的按摩棒慢慢送進張開的雙腿間。

「嗯…呀…」隨著按摩棒在陰道一進一出,佩淇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她的右手控制著按摩棒,空下來的左手則不斷玩弄自己的乳房,時而輕揉時而緊握,讓自己興奮的程度快速升高。

「喔…好high呀…tony…快d…快d搞我…」佩淇口中叫著方健的名字。看樣子,她在床上時心中已經沒有我這個老公了,她心裡只有那個讓她沉倫性海的情夫 – 方健。不過現在的我已經不會在意這種事情了。不管她在別的男人面前再淫蕩,只要她真正愛的人是我,那就足夠了。

按摩棒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佩淇的腰也愈挺愈高。就在她即將達到高潮時,從房門口那傳來了敲門聲。佩淇嚇了一大跳,趕緊將按摩棒的電源關掉並藏在床底下,連內褲都來不及穿就匆匆忙忙去應門了。

「佩淇,妳o係裡面嗎?」門外的人當然是叔叔。

「我…我係…呀…ken哥,你有事搵我?」佩淇為了不讓叔叔起疑,趕緊去把房門打開。

「無乜野,係呢,妳做緊乜呀?」叔叔問。

「喔,我…我執緊房…」妻子心虛地找個理由搪塞。

「子明返o左工呀?」叔叔左瞧右瞧,神情有些古怪。

「嗯…佢一早就出o左門口…」聽到佩淇的回答,叔叔的臉上顯露一抹奸詐的微笑。

「佩淇,妳過一過o黎o丫,我有d野想比妳睇。」叔叔說完,把佩淇帶離睡房門口。

兩個人的身影從鏡頭中消失。我看他們朝書房的方向走去,趕緊把書房偷拍的檔案打開。

叔叔的身影首先出現在鏡頭中,後面跟著的是滿臉好奇的佩淇。

「ken哥,你有乜野想比我睇啊?」佩淇疑惑地問著。

「唔駛心急…」叔叔打開了我的電腦…難道他發現我裝的針孔攝影機,要在佩淇面前揭發我這變態的行徑!?

想不到開機之後,叔叔讓佩淇看了螢幕上的一個畫面,佩淇的臉色立即大變!那不是驚訝的表情,而是像殺人兇手被偵探找到證據時慌亂的表情。

「佩淇啊,妳平時甘端莊言淑…估唔到妳瞞住老公做d 甘o既事。」原來叔叔發現了佩淇和方健貼到網路上的偷情照片!

「ken哥…o個個人唔係我,我…我又點會做d甘o既野?」佩淇臉色蒼白,慌張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唔係妳?o甘呀,就比子明認下啦,妳老公一定認得出係唔係妳。」叔叔說罷便拿出手提電話,佩淇見狀馬上靠過去拉住叔叔。

「啊!唔好呀!求下你…你千祈唔好o甘做…」

叔叔看見佩淇慌張的樣子,掩飾不住臉上得意的表情:「既然o個個女人唔係妳,妳又駛乜o甘驚?我係子明o既亞叔,o甘大件事我擔當唔起,都係要同佢講聲。」

「ken哥,相入面o既人的確…的確係我,其實我都係被逼嫁…你千祈唔可以比子明知…你要我做乜我都應承…」佩淇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真係?」叔叔眼睛亮了起來,開始展露他邪惡的一面。

「好!係妳講嫁,無人逼妳,妳依家就除左d衫先!」聽到這裡我不禁暗自叫好。

「o下?!除衫?」佩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唔好講廢話啦!只要妳可以比我好似相入面o既男人比我扑一獲,我就幫妳保密!」

「你係子明o既亞叔啊!你點可以o甘樣對自己個姪o既老婆?」

「嘿!同外人上床就可以,點解同我就唔得?我係妳亞叔,親上加親味重好!」

「鳴…o甘樣…」佩淇被叔叔問得無話可說。

「妳再唔剝,係咪要我幫妳?」叔叔下了最後通牒。佩淇不得已,只好將自己的衣服脫下。

「唔係嘛!?妳竟然連底褲都無著?」聽到叔叔驚訝的聲音,佩淇才驚覺自己剛剛自慰時脫下的內褲還放在房間裡來不及穿上,整個臉立刻羞得發紅起來。

「真係估唔到妳o甘淫賤,咦?點解妳下面o甘快就濕曬?」叔叔把手指伸到佩淇雙腿間,沾起附著大腿上的淫水,惹得她輕輕尖叫一聲。

「啊…因為…因為…」佩淇急著想解釋,卻發現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可以解釋垂流在自己兩腿之間的淫水。

「因為乜野?」叔叔當然不會放過追問的機會。

「因為我…剛剛…o係度自慰…」佩淇害羞的聲音小得像蚊子般。

「都話妳條臭西淫賤嫁啦,勾佬不突止,重偷偷地食自己…」叔叔故意用粗卑的語句責罵佩淇,並將手指用力插進她陰道裡。

「啊!!」佩淇尖叫一聲,雙腿便一軟跌靠在叔叔身上。叔叔趁機一手把佩淇抱住,停留在她蜜穴內的手指則加速攪動。

「啊…唔…唔好…呀噢…」剛才自慰沒有獲得滿足,現在火熱的身體哪裡受得住叔叔的挑逗。佩淇被叔叔的手指插得雙眼迷濛、全身無力,雖然嘴巴上說不要,但身體已經開始為了快感而慢慢擺動了。

叔叔眼見時機成熟,故意放開佩淇;突然失去了慰藉,讓她無所適從。佩淇跪坐在地上,用渴求的眼神仰望著叔叔。

「哦?妳唔係話唔要o既咩?依家我放過妳啦,妳點解重用d甘淫蕩o既眼神望住我?」

「ken哥…我…我想…」佩淇心中的道德良知已經完全被慾望擊潰,開始主動懇求叔叔。

「想乜野?」

「想…我想要…」佩淇主動脫起衣服來,美麗的乳房和膨脹的腹部暴露在叔叔眼前。叔叔一向喜歡孕婦,現在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孕婦裸體站在面前,當然讓他恨不得立刻撲上前去大幹特幹,但他還是強忍心中的慾望,繼續用言語凌辱著佩淇:「o岩o岩先話唔好?比我搞左兩三下就頂唔住話要,睇下妳幾o甘賤o丫!」

「鳴…我…我係賤女人,求下你快d比我…」佩淇畢竟接受過方健調教,一旦真的發情起來,這種言語上的侮辱只會讓她更加興奮。佩淇轉身趴在地上,屁股翹得高高的對著叔叔。

(妻子與叔叔)

叔叔終於忍不住了,拉下褲子拉鍊露出早已昂揚挺立的肉棒。

「我就幫子明好好滿足一下妳呢個賤女人!」叔叔兩隻手扶住佩淇的屁股,將自己的肉棒對準她早已溼透的陰道口,狠狠地插了進去!

「喔…喔…好勁…好大呀…你搞死我啦…嗚…」空虛的陰道突然獲得滿足,讓佩淇忘情地搖著頭放聲淫叫。

「點呀?我同妳老公邊個勁d呀?o下?」叔叔從後幹著佩淇,雙手還不時往她的屁股上拍去,每次拍下都讓佩淇忍不住叫出聲來。

「你…喔…你好大…好粗…我好充實呀…好爽…」佩淇被頂得心亂神迷,一對奶子和下垂的腹部也隨著每次的交合前搖後晃,看起來好不淫亂。

叔叔抽插了一會,便把腦筋動到佩淇隆起的肚子上。他彎下腰讓上半身前傾,兩隻手環抱住佩淇的肚子輕輕地上下搖晃。這個舉動讓她感到不自在,妻子忍不住向叔叔抱怨:「啊呀…可唔可以唔好甘…甘搞我個肚…」

然而此言一出,叔叔竟然變本加厲,兩隻手加重搖晃的力道,肉棒抽插的速度也愈來愈快。

「嘿嘿,我向我可愛o既姪孫女打招呼啊!bb女知道媽咪同叔叔感情o甘好,一定會好開心。」天啊,叔叔還真變態,連這種話都講得出來。

「啊…啊…你唔好o甘講…唔好o甘講我個女…」佩淇口頭上向叔叔抗議,然而從她的反應可以感覺得出來,叔叔那幾句話讓她更興奮了。

「呀…啊…唔得啦…唔得啦…好舒服…好正呀…啊…啊啊…我頂唔順啦!」佩淇頭一抬,全身劇烈地痙攣,陰道更不斷地收縮,照理說來應該會讓叔叔忍不住射出來;但是叔叔在佩淇高潮結束後慢慢的抽出的肉棒,竟然還是直挺挺的!難道他比方健還要持久!?我不禁覺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高潮過後的佩淇全身無力,趴倒在地板上不斷喘氣。

「我重未玩夠喎?o甘快就頂唔住?我睇妳應該都未夠皮…」或許是自己的陰道已經被叔叔征服的關係吧!佩淇開始對叔叔變得千依百順了。她趴在地上邊喘著氣邊說:「係呀…我重未夠…求下你…快d滿足我…」

叔叔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經完全被自己征服,便得意地把佩淇抱起,並要佩淇雙腿勾住自己的腰,兩人就這樣用這個姿勢邊幹邊離開書房。

接下來的情景讓我不得不佩服叔叔的腰力。用這種體位,男人得靠腰力來撐住女性全部的體重,而他竟然能這樣撐著佩淇走遍我家的每一個地方!只見他們的身影出現在客廳、廚房、睡房…就像是在家裡逛街一樣,而叔叔每走一步,佩淇就被他頂得爽到叫了出來。

「啊…啊…你好勁呀…你頂…頂死我啦…」從下半身以固定節奏傳來的快感強烈到讓佩淇快要瘋狂了。

「淫娃,妳high還high,記住要捉實!」叔叔一邊說一邊卻又加大自己的步伐。

「喔…喔…你…太勁啦…可唔可以細力d…啊嗚啊…」佩淇被頂到幾近高潮,卻又不得不聚精會神用力抱緊叔叔。

「ken哥…我…喔…唔得啦…喔…要o黎啦…我…快d放我落o黎啦…」五分鐘不到,佩淇的精神力已經到極限,不但雙眼微微上吊,口水也不斷流了出來。叔叔大概也怕真的有什麼意外發生,所以就把佩淇帶到客廳讓她躺在沙發上。

不過他沒給佩淇太多的休息時間,馬上又整個人壓上去,用正常體位幹著已毫無抵抗力的妻子。

「啊…啊…啊…太快啦…我要休息下…我…啊…」雖然這回的快感沒有剛剛來得強烈,口不對心的佩淇本來就被幹到快要高潮,敏感的陰道被叔叔的肉棒再插幾下,馬上又到達臨界點。

「妳忍多陣啦?頂多兩三分鐘我就會射…妳就再忍多陣啦!」叔叔的持久力還真不可少看。

「嗚啊…我比你搞死啦!好high…好high呀!!」佩淇再度到達高潮,全身不斷顫抖。

影片播到這邊,我以為終於結束了…沒想到畫面中的叔叔看見佩淇被幹到高潮,不但沒有停止動作,反而更抓緊她,愈幹便愈用力。

「啊!!你慢d呀…唔好o甘大力呀…會整親個bb…」來自下體的快感沒有間斷反而愈來愈強烈,讓佩淇完全承受不住。她想要把叔叔推開,但手腳完全不受控制,只是不斷地劇烈抖動著。

「我只係用左三成功夫,妳就high成o甘,o拿!依家就o黎料啦!」叔叔沒有理會佩淇的請求,只是不斷的加強活塞運動。

「喔喔嗯嗯嗯嗯嗯…呀!!」佩淇兩眼一翻,從下體噴出金黃色的尿液,然後隨即失去意識;看見自己平時溫柔賢淑的妻子被別的男人幹到休克還要失禁,讓我忍不住狂射出來。

即使佩淇已經失去意識,叔叔還是沒有停止抽插的動作。只見他抱著雙眼翻白、全身痙攣的妻子,像打樁機一樣把自己的肉棒不斷釘進佩淇的陰道深處。

射精過後的我已經開始清醒起來,此時看見妻子被叔叔折磨得不成人樣,心中只有難過與不捨…但是基於好奇,我還是痛苦地讓影片繼續播下去。

又過了慢長的三分鐘,叔叔終於忍不住了,虎吼一聲將自己成千上億的精子全數射進佩淇的子宮裡,精液噴射到子宮壁上那強烈的力道讓她從昏迷中甦醒了過來。

「嗯…啊…你…你…」佩淇兩眼無神,還無法理解目前的狀況,只覺得子宮裡有種異常的灼熱與充實感。

「呵…呵…妳終於醒啦?我正在射精到妳子宮裡面呢!」叔叔的屁股一抖一抖的,看來射精還沒有結束。

「啊…點解o甘o既?好多好熱呀…唔好…bb女…o係裡面…」身為母親的本能讓佩淇直覺地想到自己子宮內的女兒,受到如此大量新鮮精液的侵襲,不知會有什麼不良的影響。

「嘿嘿,妳o甘淫蕩,妳個女一定都同妳一樣喜歡精液。話唔埋受o左我精液o既滋潤,佢以後可能無男人精液就唔得呢!」叔叔竟然連我那未出生的女兒也凌辱了!不過想一想,那並不是我的親生女兒,所以我也就不太在意。

「啊…唔好…唔可以令我個女…都變成o甘淫蕩…」佩淇想要反抗,無奈早已全身無力,只能躺在叔叔身下絕望地等待射精結束。

又是半分鐘,叔叔終於射完所有的精液;他的陰莖一抽出,大量的乳白色液體馬上從佩淇的陰道裡流洩出來。

激情過後,叔叔恢復原本溫和的面孔。他溫柔地把佩淇抱進浴室,兩個人洗了一個舒服的鴛鴦浴;事後告一段落,兩個人就親密地互摟著坐在客廳閒聊。

「淇淇,以後我返香港o既時候,妳就做我老婆好唔好?」叔叔靠在佩淇耳旁輕輕地說著。

什麼?他不但姦污了我的妻子,竟然還提出這種過份的要求?

「衰人…我比你監硬o黎o左一次重唔夠,依家重要我背叛老公同你一齊…」佩淇紅著臉說,但是卻看不出來有任何拒絕的意思。

「妳平時就係子明o既好老婆,只係我o係度o個幾日,做我的老婆兼性奴就ok,我會每日比妳享受妳老公比唔倒妳o既快感…」叔叔的手又開始不規矩地在佩淇胸部附近游移。

「我唔彩你呀…衰人…想創你呀…」佩淇口裡說不卻又輕輕點了頭,她應承了。天啊!這樣我的妻子以後不就等於同時有三個老公?

「嘿嘿,話唔定我o既乖姪鐘意妳服侍其他男人呢!我聽過有d男人鐘意睇自己老婆或女友被人玩,子明可能就係呢種人。」聽到叔叔這樣說,我嚇出一聲冷汗。而且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彷彿是盯著鏡頭看的…是我的錯覺嗎?

「我老公先至唔會甘變態呀…你估你呀,鐘意搞人老婆…嗯…嘖…」佩淇還沒說完,叔叔的嘴就主動湊上去,於是兩個人又吻在一塊兒。

「老婆仔,我餵飽o左妳,依家到我肚餓啦!我o地出去食d野好無?」十一點多,叔叔提議兩個人出去吃飯。

「嗯,等我換件衫先,老公仔。」佩淇親密地抱著叔叔,兩人之間竟然已經以夫妻互稱了。之後她稍作打扮,就隨叔叔外出用餐。我將之後的影片快轉,但是影片中再也沒有人踏進家門,直到晚上六點多我自己的身影出現在鏡頭裡。也就是說,中午佩淇跟叔叔出去之後,就在也沒有回來了…當我正在猶豫要不要打電話給叔叔或佩淇時,手提電話響了,電話的那一端傳來佩淇的聲音。

「喂?老公嗎?」

「老婆,妳去o左邊?」我焦急的問著。

「Sorry,中午我和ken哥lunch…之後…撞返一個小學同學,佢請我去佢屋企坐,之後…之後就無睇時間…所以…我趕唔切返屋企煮飯…不如你今晚自己食o丫?好唔好?」佩淇說話的聲音有些怪怪的,像是在刻意壓抑自己的情緒。

「ken哥佢…佢都跟住我…同我一齊…」這未免太奇怪了,哪有人到許久不見的老同學家作客,會把自己老公的叔叔帶去的?再加上佩淇異常壓抑且斷斷續續的聲音,讓我心裡有數。要說有什麼情境最能讓我感到興奮,那就非「自己的老婆在和自己講電話時被別的男人幹」莫屬了…射精沒多久的下身馬上又硬了起來。

但我仍強作鎮定地問道:「可以叫一叫ken哥o黎聽嘛?」

「子明!唔好意思,要你一個人自己食。」電話傳到叔叔的手上,他的聲音聽起來也有點不自然,像是一邊跑步一邊講話的感覺;至於他正在做什麼,相信不用我說大家也都知道了。

「我多謝你就真,得閒陪佩淇食lunch。」何止吃飯,你連我老婆的下面都餵飽了。

「唔駛客氣,平時我o係香港時你o地o甘照顧我,現在有機會我當然要好好報答你一下。」

「佩淇粗身大細,麻煩你要多多同我「睇住」佢。」我別有用心地說。

「of course,大肚婆我一定會好好「睇住」。」叔叔也故意在「睇住」兩字上加強語氣。

「ok,就o甘啦。幫我話聲比佩淇知,叫她早d點返o黎。」

「嗯…我諗佢玩夠滿足夠就會返屋企o架啦。」

叔叔,你這句話講得真是太故意了…

掛掉電話的前一瞬間,我聽到電話中傳來佩淇的一聲尖叫。她只有在被幹到高潮、射精到子宮時才會發出的聲音。

對於佩淇被叔叔帶出門玩弄這件事,我並沒有任何悔恨,要說真的有什麼感到後悔的地方,大概就是沒辦法把過程拍下來日後好好欣賞吧!

叔叔在我家總共停留了一個星期;這段期間每天一到半夜,原本睡在我旁邊的妻子就會偷偷爬下床,跑到隔壁書房去盡她「妻子兼性奴」應盡的義務。而我只能聽著從隔壁隱約傳來的呻吟聲,一邊幻想妻子淫蕩的姿態一邊手淫…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