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設計媽媽被人

jiouguai
本文:2022-07-27T23:05:00
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我一直都跟媽媽相依為命,幸好房子歸了媽媽,工作是鐵飯碗,有穩定的收入。小時總是特別依賴著媽媽,可能沒有了爸爸,特別缺少安全感,深怕媽媽也離開我,當時還小,可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發覺為何媽媽之後帶回家的幾個叔叔都沒有繼續發展呢?是因為要照顧我的緣故嗎?

  媽媽20歲那年就嫁給了爸爸,媽媽跟我說她不容易懷孕,流產過四次,才生下我,只可惜才過30,就離了婚。現在我長大了,不再像是小時那麼依賴著媽媽,還有時覺得媽媽很嘮叨,不用想也知道,媽媽不論有事沒事當然都是來找我,心思當然全部都是放在我身上,再加上她最近臨近退休了,基本也不怎麼需要去上班,老媽說她老了,該到這個年齡了,我聽了就是覺得在胡扯,媽媽才40多歲而已,當年還為了能趕上招聘把年齡改大了兩歲,而且身材跟年輕時沒啥不一樣,雖然也有中年發福的現象,但是肉都長在了胸部、屁股還有大腿上,媽媽一直堅持吃維生素e抗衰老,所以臉蛋也是沒有多少變老的地方,至少還可以工作好幾年沒問題。

  自從老媽沒工作後,我更是被管的緊緊的,雖然我住外面,但媽媽動不動就發消息打電話問我在哪,我假期回家,總是追著我問東問西,說這說那,感覺好像要把一周做過的每一件事都要巨細無遺地跟她報告過才行,久而久之真是煩人,很多時候不想理她卻反而會變本加厲的翻臉對我發脾氣,一如小時候因為晚上沒有男人陪而遷怒於我。再這樣下去,我也就根本不用做自己的事情了,我心中不知不覺產生一個念頭,再幫老媽找個物件,似乎應該很不錯。

  我心中出現的理想物件就是輝哥了。雖然稱呼是“哥”,但是其實我應該管輝哥叫“輝叔”才對。輝叔是我考研那一年,去考研班參加補習認識的。全班100多人,大部份都是大學生,只有少數幾個中年人是工作幾年以後再來考研的,輝叔就是其中之一,輝叔年齡比媽媽大兩歲,離過婚,但沒有孩子,在我家附近的工業區,開了一個工廠,每月都有幾十萬的進帳。最開始和輝叔熟悉起來,是因為輝叔除了一門政治課外,其餘三門課程都無比撓頭,而我因為底子好,經常課間的時候幫輝叔解答一些問題,幾次以後就和輝叔熟了。熟了以後,輝叔常跟我說,他這一生最後悔的就是沒有好好念書,雖然也買了個成人本科的文憑,卻還是對沒有經歷過大學的校園生活深感遺憾,很羡慕我們能在這個年紀讀大學、考研。所以他現在生意也走上正軌了有了空閒時間,就希望能讀個在職的碩士,體驗一次大學裏的生活。我對輝叔的感情很好奇,聊天時也曾經偶爾問到過,輝叔則是很感慨的跟我說,自從離婚,因為經濟條件不錯,很多人幫他介紹老婆,他總是不喜歡,總是懷疑對方是為了他錢而來,離婚後,他很難再去相信女人。我想也對,一提到工廠的老闆,誰都會覺得很有錢,所以輝叔也就一直處於單身狀態。

  和輝叔變得要好以後,我還是享受到了不少好處,因為輝叔家,離我家不遠,以前都上課上到10點多才下課,輝叔總是會開車順便帶我回家,偶爾有些好吃好喝,也總會給我帶上一份,讓我抱飽口福。好死不死的,輝叔最後跟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但不同專業。當初我跟他約好,一起在外租房子,由於錢對輝叔不是大問題,所以租了個環境超級好的房子跟我分,我只象徵性的付一點我那個房間的錢,就住超大的房子,同學們常常到我租的房子來玩,跟輝叔也打成一片,我跟輝叔的相處,說是哥們也不像,畢竟一個40多歲,我才20出頭的年輕人,倒是比較像是父子,且跟輝叔認識了兩年多,常常混在一起,輝叔的為人,我大概能瞭解,也相信他應該會成為我的好後爸,只是要如何讓媽媽跟輝叔兩人在一起呢?我想來想去,發生性關係應該是最快地方式,因此就開始展開我的行動。

我先是計畫試探一下輝叔對媽媽的身體有沒有興趣,畢竟男女之間這才是最根本的吸引力,而且因為媽媽經常吃維e,性欲總是很高,萬一輝叔像很多到了這個年齡失去欲望的中年人一樣,可就擺烏龍了,如果輝叔承受不住媽媽,那更加是烏龍中的烏龍了,沒有這層吸引,兩人也無法長久。

我苦思冥想,如何能試探出結果,終於有了個完備的方案。國慶輝叔送我回家的時候,我執意邀請輝叔上樓坐一坐喝杯水,謝謝他送我這麼多次,順便也拿給他一些我以前學習很有用的資料。實在坳不過我的輝叔只得同意,況且輝叔也確實對學習資料很有興趣,畢竟輝叔的年紀,學習新知識還是很費力。

我們回來的時候是晚上九點,和輝叔出去吃了大餐,又喝了兩杯回來的。我提前和媽媽打好了招呼說我今晚回來的晚,和輝叔一起玩過後輝叔會送我回來,媽媽之前就知道輝叔經常從補習班送我回來,也聽我好幾次說起過輝叔,甚至還請輝叔吃過飯,對輝叔印象很好,完全不陌生,所以很放心,但還是對我囉嗦了好久。而這個時間媽媽一般不會睡,但是會換上睡衣活動。而媽媽的幾件睡衣款式都算得上誘人,只是不知道待會兒開門時媽媽會穿著哪件睡衣。

到了門口,我找了一會兒鑰匙,就打開了門,媽媽沒在客廳,但是燈都還亮著,輝叔心裏可能還以為我媽不在家。

帶著輝叔換了拖鞋,我領著輝叔去我的房間,卻碰上穿著絲綢睡裙的媽媽正背對著我們拿著我放在家裏的大功率吹風機吹頭髮—沒想到今天媽媽洗頭了,難怪我們進來了這麼久媽媽都沒反應,吹風機聲音那麼大,當然把什麼聲音都蓋過去了。

媽媽的這件絲綢睡衣是那種半修身的。上身背面只有兩根吊帶,一直到露出背部三分之一的位置才開始有布料,我媽的皮膚依舊很細膩光滑,加上昏暗的燈光很難看清吊帶,乍一看和睡裙懸浮著一樣。睡裙的寬鬆到了臀部結束,我媽的屁股一直都很圓很翹,能很好地撐起光滑修身的絲綢面料,飽滿多汁的屁股形狀在睡裙下麵隱隱約約的,特別撓人心肝。

我媽還沒發現我們進來了,我沒有立刻出聲,先偷偷打量了一下斜後方的輝叔,看見輝叔的眼睛直勾勾地,我才放心滿意了。

“媽!我們回來了!你怎麼在我屋裏的?”我大聲的問到。

“哎呀,兒子回來啦?我今天洗頭了用一下你的吹風機,幹得快點兒,一會兒睡覺方便………”媽媽嘴裏絮絮叨叨著轉過身,才發現我還帶輝叔回來了,也是一愣,但是在我剛剛的反問下,下意識地就覺得是自己理虧,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的話說。

“老媽,這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的輝叔,這次又是他送我回家的,我這次想請他上來喝杯茶,順便把我以前的一些資料拿給他,你吹完了沒?要不你就先去你屋子裏吹吧”我趕緊說道。

“啊,是輝哥呀,這孩子也不給我說今天請你上來,我去我屋子裏把頭髮吹完就給你們泡茶……”媽媽眉頭鬆開,但還是老樣子絮叨著。

“啊,沒事兒沒事兒,我主要是拿資料來的……對了,廁所在哪邊?”輝叔說著說著突然面色一變問道。

聽到輝叔的問話,我這才想起我們喝了的那幾瓶啤酒。一下子一股尿意也竄上了我的腦門,我的臉色也變了。

“就在那邊我帶你去,我也想尿。”快速的回答了輝叔的問題,我趕緊向廁所走去,輝叔也趕緊跟上,身後還傳來著我媽絮叨著我別忘了嫌棄馬桶墊的話語。

到了廁所,畢竟兩人都很急,而且也很熟了,於是我和輝叔一起對著馬桶尿了起來。趁著這個機會,我觀察了一下輝叔的傢伙。

輝叔已經半勃起了,看來剛剛還是對我媽有反應的,讓我吃驚的是,輝叔的尺碼。輝叔的看上去並不是很長,也就比我的長一點兒,完全充血估計十五六釐米的樣子,但是龜頭卻比我的還粗,怕是要將近七釐米了,真是嚇了我一大跳,這麼粗的雞巴,恐怕會撐裂很多女人下面的吧。

為了尿的舒服,輝叔還漏出了一部分陰囊,光是露出來的這一個蛋就比我的兩個蛋加在一起還大,這麼大的卵蛋,射一次精怕是要把女人的子宮灌滿。

尿完,我和輝叔提好褲子坐到客廳,舒爽的長出了口氣,這時候媽媽也換完衣服端著茶出來了。令我意外的是,媽媽居然就是上身帶了個乳罩,身上穿的還是那條真絲睡裙。

或許是因為輝叔符合我媽的審美?我知道我媽因為一直雌性激素水準很高,所以很喜歡個子高大身體結實,面相很有男人味的雄性,剛巧輝叔全都符合。但是我觀察著老媽的動作,雖然放下茶水的時候胸口走光讓輝叔看到了乳溝眼睛發直,但是並沒有其他異常的地方,想必只是媽媽的本能反應而已。

我和輝叔喝著兩杯茶水聊了幾句,拿了資料給他後又叮囑了具體的用法,坐了一會兒後輝叔就回去了。

這件事情後一切如常,媽媽和輝叔大約都忘了這件事情了。就在我研二那一年的暑假,因為我幫輝叔解決了一個學分很高的課程的課設,還幫他補習了幾門基礎課的考前突擊,感動的輝叔大手一揮,替我慶生。整個過程非常熱鬧,我也非常感動,錄下了整個生日的全部過程,還發給了老媽,老媽也很為我高興,我趁機同時向輝叔和老媽提出,輝叔這次為我破費了這麼多,想請他來家裏吃頓飯,輝叔並不缺錢,但是這些年都是一致自己一個人過,想必很久沒有吃過普通家裏的家常菜了、體驗過一家人一起吃飯的氛圍了,興頭上的媽媽在手機上答應的很痛快,輝叔一開始還在推辭,但是在我絕對的堅持下,還是同意了。

約定的日子到了,原本媽媽幫我準備好飯菜,就要到另外一個房間,以往媽媽都是這樣,給我和朋友空間,但這次我請求媽媽留下來,我跟他說輝叔也會是媽媽的同年齡層,可以一起喝兩杯聊聊天。

輝叔送我那麼多次,還那麼照顧我,媽媽早就認識輝叔,甚至還請過他吃飯,那麼照顧我,所以他們兩並不會很陌生能聊得來。

就在這一天,輝叔到了以後,大家喝著啤酒及紅酒,老媽時不時的就要忙一下,我和輝叔關於大學的一些話題也插不上話,對於這部分話題老媽也難以有共鳴吧!倒是輝叔說的一些中年人的話題兩人聊得挺開心的,老媽酒量不好,一般就是一杯啤酒,就不會再喝了,由於我要顧輝哥,就沒有太顧到老媽,就這樣喝到八點多,飯菜也快吃完了,輝叔見吃得差不多了,就主動提議可以收拾桌子了。我肯定不會同意,因為我可是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現在房子裏只有我與輝叔老媽三人,輝叔自己家就在附近,其實也不急著走,我主動說為了這一天,我特意托朋友買了一瓶紅酒,是輝叔愛喝的牌子,一定要三人一起喝一杯再結束。

老媽平時也對紅酒感興趣,主動提出把桌子清一下,她再拿冰箱裏的食物稍微弄些下酒菜。老媽廚房擺餐具弄下酒菜,輝叔幫忙收拾,而我則把早就準備好的藥粉拿出來,倒了三杯紅酒,賣我藥粉的傢伙說,這些藥粉吃下去,人會腦袋昏昏沈沈,全身發熱,腦子糊裏糊塗地,但還不至於到昏睡,我分別加到兩杯酒裏,當然我瞄準輝叔要主動一點,因此我還買了一顆希愛力,磨成粉加到輝叔那杯酒,為了讓老媽的體驗也好一點,我也單獨給老媽酒里加了印度的強效女用催情,我一想到就刺激,拿著三杯酒走到廚房。

我:“謝謝輝叔為我慶生!人生第一次玩的這麼開心!這一杯敬輝叔!”

媽媽:“敬輝叔!”

我:“要乾杯哦!”說完我一飲而盡。

媽媽跟輝叔都很給面子,都把酒喝完了。

我:“今天真是謝謝媽媽幫忙,輝叔我們一起敬我媽一杯吧!”

輝叔笑著舉杯,今晚的飯菜和氛圍想必他也很喜歡。

我:“這一杯也要乾杯哦!要公平!”

就這樣媽媽喝完兩杯,就去廚房洗她的杯子順便收拾剛剛擺到廚房裏的東西,我跟輝叔坐在客廳聊天,原本輝叔想走,但我怎麼可能那麼快放他回家呢?過了十分鍾,媽走路有點晃地走過來

媽:“兒子,媽好像有點喝多了,我先去房間休息”

我:“媽你不要緊吧!”我趕緊上去扶著媽媽到了媽媽房間,我已經把攝像頭藏在衣櫃裏,衣櫃上擺了很多東西,且攝像頭被我藏在了環境裏,一點也不會很怪異,而且早就用WiFi設置好,把畫面投放到了我的平板上。

  媽:“怎麼會那麼熱”扶著媽媽的我都能感受到媽媽的身體開始發燙了。

  我:“那媽,你要不要先換衣服在睡覺”

  媽:“好,你先出去吧!“

我看著媽媽躺在床上,我出門前,順勢偷把攝像頭電源打開,離開時看見老媽,脫下自己的褲子和乳罩扔在一旁,但好像也沒換睡衣,只是拿一件小毯子蓋在身上。出來時,看到輝叔
輝叔:“我真的要走了,頭越來越昏了”

  輝叔一站起來,也是晃晃悠悠,根本也無法好好走路,我在想藥效還真是好耶!

  我:“輝叔,你今天在這睡好了”

  輝叔:“這樣好嗎?”

  我:“你看你醉成這樣了,我扶你去客房”

  我當然是把輝叔扶到老媽房間

  輝叔:“怎麼到你媽房間”

我:“我們家只有兩個房間,我房間是單人床,你就將就點吧!”

我當然是唬扯,且我沒理輝叔回話,就把輝叔放在老媽旁邊,老媽似乎好像沒發現我們兩人進來,我把門給關上,快速到房間,把平板打開,監視老媽房間的一舉一動。

輝叔躺在床上並沒有起來,只是身體一直翻來覆去,臉上露出難受的表情,看來應該是很熱,而老媽躺在旁邊,根本是昏死的狀態,就這樣蓋著薄毯,一動不動。

輝叔迷迷糊糊的自己解開襯衫鈕扣,應該是感覺涼快了一些,臉上的表情舒緩了很多。過了一會兒似乎還是覺得熱,閉著眼睛就把襯衫扔到了媽媽的褲子和乳罩旁邊,人則翻了個身,側躺著面朝向我媽的後背,這個距離,應該能聞到媽媽身上的體香。

這時我發現希愛力的效果也產生了,輝叔的褲襠鼓起了好大一塊,輝叔的手一直摸著自己的雞巴,想必脹的很難受。一開始只是隔著褲子若有若無的摩挲著,身子也定在那裏動作幅度不大,沒隔多久輝叔就拉開褲子拉鏈,自己手伸進去撫摸,脖子下意識地朝著媽媽的方向伸。後來就變成了解開褲子,把褲子給脫了,甚至後來內褲也脫了,我看輝叔脹到似乎已經睡不著,開始打著手槍,身體也蹭著床,眼睛半睜半閉得看著躺在對面的老媽。這時老媽似乎也很熱,身體有了反應,我在想自己好像忘記幫他們開冷氣了,老媽不自覺地,把蓋在身上的小毯子給踢掉,兩條白嫩的大腿暴露在夏夜的空氣裏,半夢半醒間輕輕的蠕動著,空氣裏似乎充滿了讓人喘不過氣的氣壓。老媽的催情藥也生效了,隔著螢幕都能看出有股火熱的欲望在老媽身體裏沸騰燃燒著,得益於高解析度的螢幕,畫面裏能清晰地看到老媽臉頰通紅,身上佈滿了汗滴,雙腿根部在輕輕的磨蹭著。輝叔模糊地看到眼前的老媽穿著上衣和內褲,肥嫩的大白屁股漏在毯子外面,身體發熱地慢慢動著,那兩個豐肥的肉團子不停的挑動著輝叔的欲望。我看到輝叔終於受不了,身體挪動著,緊緊的貼上了老媽的身體,鼻尖埋入媽媽白嫩的脖頸粗重呼吸著。一隻大手握著青筋畢露火熱飽滿的粗壯雞巴,一下一下的隔著內褲頂著媽媽的屁股溝,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已經隔著上衣開始撫揉著把媽媽的大乳,那豐肥的大奶子想必給予了輝叔無上的快樂。

媽媽也感受到了身後火熱的男人身軀,和下身堅硬滾燙的柱狀物,饑渴無比的媽媽一下子就從那熟悉的形狀和熱量判斷出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了多年的寶貝,從屁股傳來的感覺在媽媽的腦海中勾勒出了輝叔雞巴的形狀,那是前所未有的粗壯,是媽媽四十多年的人生裏見過的最粗壯的雞巴。媽媽眼睛閉著,眼球卻瘋狂的亂動著,身體不由自主地迎合著輝叔的動作。卻又因為藥效,無法真正的清醒過來,輝叔也同樣是如此,雖然還有一定的意識,手腳卻發軟不大聽話。

隨著輝叔的一下下撞擊,媽媽的內褲邊也被撞歪了,隨著某一次的撞擊後,輝叔的大雞巴成功的從內褲的下沿蹭了進去,卡在媽媽的屁股溝裏,歪斜的內褲剛好把輝叔的粗壯雞巴固定好,解放了輝叔的這只手。借著輝叔頂出來的空間,我隱約能從螢幕上看到,媽媽屁股蛋的下沿已經開始有水光了,看來媽媽的反應也很強烈啊。

媽媽身後的輝叔已經不滿足於隔著上衣玩媽媽的大乳了,一隻手固定媽媽的肩膀,鼻尖埋在媽媽肩膀的輝叔開始狼吻起了媽媽的脖子和肩膀,另一隻手也摸索了幾下以後,從上衣下擺伸進去握住了媽媽的大奶子!

輝叔握住媽媽的大奶子後,媽媽的眼睛也終於半睜開了,可是依舊像身後的輝叔一樣,整個人迷迷糊糊的無法完全清醒,只想順應著本能走。

輝叔的屁股挺動著,粗壯的雞巴隱沒在媽媽的內褲和屁股溝裏,看不出來,輝叔的屁股也挺翹的,就是有點兒黑。

兩人似乎恢復了一些行動能力,媽媽的一隻手已經開始摩挲起輝叔的大腿了。身子也正過來了一些,方便輝叔狼吻。輝叔感覺到了媽媽的動作,也已經恢復了一些行動能力的他立刻把媽媽扳成了正面朝上,然後一把掀起了媽媽的上衣,露出了一對兒大奶子,便撲了上去含住了老媽深紫挺立的乳頭。

輝叔又舔又吸著老媽的乳頭,老媽這時也好像睜開眼睛,卻也只是神智不清的雙手亂抓著,兩人大概都還以為自己在做一場美好的春夢吧。

輝叔嘴上玩著媽媽的乳頭,身子已經完全卡入了媽媽的雙腿之間,雙手下探,將媽媽的內褲拉下,將硬到馬眼已經流出粘液的龜頭在媽媽的陰唇上蹭了兩下讓淫水打濕陰唇,就對準了媽媽的陰道口,齊根插入!

前所未有的巨大充實感一下“轟”的一聲在腦海中爆發,媽媽的神智被這極度的快感衝擊,短暫的清醒了過來。
媽:“輝、輝哥!?”媽媽驚訝的大叫了一聲。

龜頭上傳來的前所未有的緊致、火熱和濕滑快感也令輝叔短暫的清醒過來,並意識到了眼下的情況:自己火熱粗壯的大雞巴,正插在自己忘年交好友的母親的陰道中,直插到了底,裏面還傳來陣陣緊致收縮的快感刺激。原本應該因為驚嚇而變軟的粗壯陰莖,卻因為意識到了這背德的場景,而更大了幾分。

媽媽:“你、你在做什麼?”媽媽這句話說的無比費力,喘氣喘得像是要窒息了一樣。

輝叔原本正趴在媽身上,聽到媽媽的質問,就想用手撐起身子說話,隨著輝叔的動作,輝叔粗大的雞巴也緩緩地將被拉出媽媽的體內。電流般的快感刺激著兩人,而兩人並不知道自己被下了藥,且藥效還沒過去,隨著藥力上湧,輝叔手一軟,上身倒了下去,原本應該把那根粗大陰莖拉出我媽身體的動作,現在變成了一記兇狠的衝刺!

輝叔的臉砸到了枕頭上,大胯卻砸到了媽媽的兩腿間,鵝蛋大的龜頭直接一路豬突撞在了媽媽的子宮上!劇烈的快感刺激使得媽媽高亢的尖叫著!頭向垂死的天鵝一般高高揚起,脖子上青筋暴起,雙手雙腿卻死死的纏繞上了輝叔的身體,整個人劇烈的抽搐、收縮著!

媽媽陰道內的劇烈抽搐不停的刺激著輝叔的龜頭,在這種極限強度的刺激下,輝叔雖然四肢還發軟,可屁股依舊在本能的指揮下飛快地動了起來。這個畫面其實有點詭異:男人明明是軟軟的趴在女人身上,屁股卻在飛快地聳動著,女人的身體一開始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纏著男人然後又快速的失去力氣癱軟滑落,只有腿部用最後一點力氣勉強張開著,迎接著男人的抽插。

螢幕裏沒有一點聲音,我媽自第一下叫過以後,就一直沒有再出聲,輝叔則是自臉砸在枕頭上以後就徹底安靜了。輝叔的屁股雖然聳動著卻沒有“啪啪啪”肉體碰撞的聲音,看來輝叔雖然抽插的速度很快,但是每下都不深。

畫面裏兩人保持這個狀態了好久,輝叔的抽插的速度快一會兒慢一會兒,我媽則是又回到了眼睛半閉半睜,身體本能地動著,神智不太清醒的狀態。

兩人的身上都開始汗滋滋的,汗水把我媽臉上的劉海都打濕了,輝叔的背上也全是汗珠,畫面裏能清楚的看到我媽臉上和和輝叔背上的汗水反光。聚精會神的看了這麼久,我也覺得有點累,下意識地瞥了一眼螢幕的右上角,已經過去四十多分鐘了。

媽媽的腦袋一直在下意識地慢慢左右搖動著,有幾次都碰到了同樣都是汗水的輝叔臉頰,卻毫無反應,看來老媽剛剛清醒那一下以後,意識比清醒前更加模糊了。

輝叔突然停住,趴在我媽身上喘著氣,可能是累了?我媽感受到了輝叔停下了動作,身體也沒有動了。

看著兩人一動不動的樣子,我開始有點擔心會不會是熱暈了,畢竟這麼炎熱的天氣,還沒有開空調和窗子,兩人還吃了藥,出問題也不是不可能。

這時,輝叔動了,手肘緩緩地撐起上身,眼神時而迷茫時而清醒。能看出來輝叔下面還硬著插在我媽的陰戶裏,希愛力的藥效可真不是蓋的。

輝叔一低頭,看到了同樣眼神不清醒地我媽,

輝叔:“開、開慧!?”輝叔的聲音很遲疑,看來是還沒有意識到眼前的情況。

聽到了輝叔聲音的我媽卻有了反應,下意識接近呻吟地應了一聲“嗯……”,也清醒了一點,感受到了下體的異樣感,陰道本能的夾了輝叔的雞巴兩下,想要知道插在自己下面的是什麼東西。

受到這種刺激的輝叔看著眼前我媽平攤著的大乳理智再次崩潰,臉猛地一下就撲上去埋在我媽的兩顆奶子中間,兩手一起玩弄著媽的乳頭

我媽:“不要!不要!”下意識地反對抵抗著。

媽試著推開輝叔,但身體又感覺很無力,輝叔右手抓揉著媽媽的乳根,左手勾住我媽的膝彎,像是要把自己整個人都塞進去一樣的把雞巴往裏頂,臀大肌都由於過於用力癟了下去!老媽也是用兩手擋住往外推,但撐不了幾秒,還是被輝叔壓了上來,可能雞巴真的脹的太痛了吧!我也沒吃過,只見輝叔趴在老媽身上

媽:“不要!不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輝叔沒管媽那麼多,上來就是疾風暴雨般的一通亂插

媽:“啊!”

輝叔動起來的第一下,媽叫的好大聲,但之後媽似乎就沒出聲了,輝叔開始慢慢地插,老媽軟綿綿地躺在床上,任輝叔插,只是一條腿沒用輝叔勾住也主動抬了起來。

然後輝叔把媽換個方向,且讓媽趴在床上,正面對著攝像頭,媽原本也是一樣軟綿綿地趴著,但隨著輝叔從後面越插越大力,媽媽得聲音似乎也逐漸出現媽:「嗯……嗯……嗯……」

  輝叔拉起老媽的雙手,老媽身體往上抬,根本就是對著鏡頭在吟叫媽:「嗯……哼……嗯……哼……」

輝叔從後面抱住老媽,把老媽身子往上抬,雙手捏著媽的奶子,屁股不斷地移動著,讓自己雞巴在媽的小穴中徘徊,這時我才發現媽的胸部還真的挺大地,比我原本預計的大很多,尤其被輝叔又給它這樣捏下去

一陣暴風雨般的動作後,輝叔又把媽換了個姿勢,變成了女上男下,媽媽趴在輝叔的胸口,整個人軟得像灘爛泥,兩人的結合出正對著攝像頭,能看到老媽的淫水實在是太多了,輝叔的卵袋那麼大,都給淫水流滿了。

輝叔:“開慧感覺如何”

媽:“你、你好厲害”媽媽失神的斷斷續續的回答道。

聽著媽媽失神的聲音,輝叔無比興奮的十指用力掰開我媽的屁股,露出屁眼和正在被輝叔抽插著的淫穴,狠狠的頂到了頭!

媽被頂的猛地昂首,雙手死死的摁著輝叔,然後就像母獸瘋狂的和輝叔舌吻!

我媽的變化把我也看驚了,怎麼前一秒還在抵抗,下一秒就這麼瘋狂了?我趕忙找出了兩種藥的說明書,看看我媽別是出了什麼問題了。之間印度催情藥的說明書上赫然寫著:本品不可與生育酚同時服用,有服用生育酚習慣的患者應停止服用三天后再服用本品,否則患者可能短暫失去理智不停渴求性刺激,直到高潮次數滿足患者大腦深層需求為止。而我搜索生育酚是什麼的時候,卻只跳出來了四個大字:維生素e。

原來我媽現在已經變成了只知道追尋雞巴的雌獸!這時,我聽到螢幕裏傳來了女人的大吼聲

媽:“………雞巴!大雞巴!真好!真爽!插我!用力插我!插死我!”

聽著我媽的淫語,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我的媽媽。床上的輝叔也是一臉震驚。

媽:“好粗!真是好粗啊!塞滿了塞滿了!終於塞滿了!啊啊啊啊啊!真是太爽了!幾十年沒有這麼爽過了啊啊哎呀呀呀呀!!”

媽咆哮著,身子主動動了起來,床上的輝叔此時回過了身,看著身上狂野的忘年交媽媽,也咆哮了一聲撲了上去。

兩人接下來的性交,宛如猛獸搏鬥一般,看的我歎為觀止,整個人都傻掉了,印象最深的只有一幅畫面:輝叔和我媽抱成各種姿勢,輝叔的大粗雞巴齊根插在我媽的逼裏,比普通人大了一倍多的陰囊收縮著,“噗噗”的向著我媽的子宮射著精液,而兩人結合的位置已經有很多之前射進去的精液被擠出來了,正在往下滴,可我媽還在瘋狂嘶吼著“射進來射進來!都射給我!我要精液!都射在裏面!”索取著精液。

等兩人交配結束以後,已經是快早上了,目睹了我媽和輝叔如此激烈刺激的房事,我只覺得腦子都開始痛了,確認兩人也昏睡過去了以後,我也睡著了。

兩人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十點多才醒過來。

兩人其實都是被餓醒的,剛醒來的時候看著房間裏的狼藉,兩人還沉默不語了一會兒,可肚子裏激烈的饑餓感和極度缺乏的糖分無法支撐兩人的思考,最後還是輝叔先打破了沉默,提議先吃點東西。

萬幸冰箱裏還有很多食物,畫面裏的兩人幾乎是光著就沖出去拿吃的了,拿回來了以後才想起來收拾一下穿上內衣,等兩人狼吞虎嚥完,開始沉默不語的時候,我怕輝叔想起後會說出昨晚是我把她們放到了一起,趕緊給我媽發了消息說我今天被導師緊急叫去做實驗改論文,晚上住在學校那邊。

收到了消息的媽媽松了一口氣,給輝叔說了我今晚不會回來,兩人沉默的僵局也就此打破,大概聊了幾句關於我為啥被叫去的話題以後,終於,輝叔試探著提起了昨晚。

輝叔:“開、開慧,昨晚我……”

媽:“不要提起昨晚了,我們兩人都喝醉了,雖然我也有錯。可是輝哥你是我兒子的朋友。!“媽媽的語氣有些激動。

輝叔:“開慧你別急。雖然我是你兒子的朋友,但我們其實也是同齡人呀。”

媽的身體定了一下,情緒平復了很多,又隱約回憶起昨晚自己放蕩饑渴的樣子,一下又有些心虛。

媽:“不、不管怎樣,我們這樣始終是錯誤的,我們都不是不懂男女之事的小孩子了,我知道輝叔你確實有需要,我這些年也一樣,但是這樣還是不行的呀,今晚過後我們就忘掉這一切吧。”

輝叔:“唉,好吧,既然開慧你執意要當這一切沒有發生過,那我尊重你的意願。”聽到輝叔這話,媽媽竟然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

輝叔:“但是你也說了是今晚以後,那我希望我們今晚能夠彼此不留遺憾。”

說完,媽媽才注意到輝叔內褲上的帳篷,也才意識到自己也是全程只穿著內衣對話的。

“太、太厲害了,經歷過昨晚那麼瘋狂地做愛,居然還能硬的這麼厲害!他說得很有道理啊,今晚可以不留遺憾的……”媽媽心裏慌亂的想到。

看著媽媽逐漸變紅的臉頰。輝叔知道自己的話起作用了,急不可耐的就撲了上去只聽見媽媽呻吟一聲“嗯~輝哥~”兩人就啃在了一起,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性愛……

第二天早上,渾身都沒有力氣的兩人緩緩醒來,媽媽貼著輝叔結實的身體,早就把自己昨晚的話忘到了九霄雲外,後面兩人也正式開始交往到結婚了,我也得管輝叔叫輝爸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