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04-705

porsmm
本文:2022-07-27T05:32:46
七百零四、學生會主席被忽略了怎麼辦?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這樣“高瞻遠矚”的一分析,黃立謙立刻知道有問題了,兩人又繼續商討了一會,晚上黃工繼續加班,陳漢升拍怕屁股陪沈幼楚吃飯去了。
沈幼楚有些沉悶,陳漢升不用想就知道是胡林語。
最近自己和沈幼楚之間感情和諧,婆婆身體不錯,阿甯快樂成長,所以能夠讓沈幼楚擔憂的,應該就是這個相處三年的室友和好朋友了。
“小胡怎麼樣了啊?”
陳漢升問道。
沈幼楚打開手機,翻出短信遞給男朋友。
胡林語發過來一條長長的信息,現在的諾基亞手機每條信息只能容納70個字,所以硬生生的被分成了六段。
“喲,短信小作文啊。”
陳漢升笑了笑:“王梓博和黃慧戀愛的那段日子裡,他經常這樣給小慧姐整一段的,還是在半夜的時候,結果黃慧因為太長都不看,每次只回一個‘哦’。”
“可惜啊。”
陳漢升沒心沒肺的搖搖頭:“梓博現在收穫了真正的愛情,這種傻吊名場面以後都見不到了。”
沈幼楚和黃慧不是一個世界的,兩人平時沒有聯繫,如果不是陳漢升剛才提起來,沈幼楚可能都沒印象了。
當然陳漢升也只是順嘴一說,緊接著低頭看著胡林語的“短信小作文”。
小胡的意思很簡單,大概就是父母並不同意自己當個“奶茶妹”,強硬逼著女兒考選調生,這樣將來才能幫助兒子,作為新時代的獨立女性,當然反對這種霸淩安排了。
所以父母一氣之下,乾脆把胡林語鎖在家裡,不許她回建鄴了,逼著她複習。
小胡傷心難過了許久,最近才緩過神,可能短時間內回不了建鄴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好朋友,還叮囑幼楚加油考研,擴大奶茶店規模,過好自己的生活。
“整的和遺囑似的。”
陳漢升把手機還給沈幼楚:“你放心吧,胡林語能發信息就是餓不死的,等新生大會結束以後,我再和你過去看看。”
財大學生會主席要在新生大會上發言的,既然確定小胡沒問題,陳漢升肯定不願意放棄自己抛頭露面裝逼的機會。
吃飯的過程中,經常有一些穿著迷彩服的師弟師妹停在身邊,陳漢升經驗多豐富,馬上就知道他們是故意繞路過來的。
這兩天在財大裡,沈幼楚的名聲比陳漢升還大,新生們都想知道“財大最漂亮的師姐”長什麼樣子,經常聚眾去奶茶店碰碰運氣。
至於那個學生會主席,他是誰關我吊事?
“他媽的,這群小癟犢子。”
陳漢升心裡罵了一句,現在這個年代又不需要刷微信步數,他們專門從食堂的正門繞到側門,很明顯就是來看沈幼楚的嘛。
一個個還假裝等同學,或者低頭系鞋帶,或者全身摸飯卡······
其實看美女師姐問題也不大,就是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陳主席,你們眼神直接跳過是什麼意思?
“走了走了,你趕緊回宿舍複習考研吧,我也要回宿舍看書了,快畢業突然很想學習。”
陳漢升胡亂填飽肚子,拿著食堂飯菜撒氣:“今天什麼菜,雞腿也太難吃了吧。”
沈幼楚愣了愣:“我覺得還可以呀。”
“你是你,我是我。”
陳漢升強行找個理由:“我只吃右雞腿肉,左邊的不吃,哪裡知道今晚全是左腿。”
沈幼楚:······
······
回到宿舍以後,老戴和金洋明也已經回來了,602宿舍人再次齊活,氣氛這才熱鬧一點。
小金“劈裡啪啦”的敲著鍵盤,
陳漢升湊過去看了看,他居然在玩《勁舞團》。
金洋明手指亂飛,一邊按著“上下左右方向鍵和回車鍵”,還能同時和一個女玩家搭訕。
溡緔ヤ金:美女今年多大了,跳的不錯哦。
溡緔ヤ金:要不要加個好友,我是QQ靚號。
溡緔ヤ金:你要是當我對象,我給你買道具。
葑鈊鎖噯:謝謝哥哥,跳完這一把我就加你。
“小金你可以的啊。”
陳漢升笑嘻嘻的摟著金洋明肩膀:“搭訕就這樣簡單嗎?”
“四哥,這個看技術的。”
金洋明頗為得意的說道:“你跳的不好,再有錢都沒用。”
“金哥牛逼,不過你這樣朝三暮四,冬兒咋辦啊?”
陳漢升只是隨意說說,他自己現實裡都腳踏兩三隻船呢,網上打遊戲搭訕也叫個事?
不過,金洋明聽了陳漢升的話,臉上突然閃過一絲煩躁,帶起耳機說道:“別煩我,繼續打遊戲了。”
陳漢升察覺到了什麼,看了看金洋明沒有多問。
兩天后就是新生大會了,這種會議只對新生有效,大二的偶爾也會瞧瞧熱鬧,懷念去年的自己,大三大四的老油條們都是懶得多看一眼。
校團委的幹事早就把講話稿遞給陳漢升了,上午9點多,新生開始在操場集合,財大的校領導也陸續來到主席臺上就坐。
陳漢升和團委的書記于躍平坐在一起,他們是老朋友了,兩人都被太陽曬得無精打采,蔫蔫的看著台下生龍活虎的新生。
“真是閑的,有這功夫睡個早覺不香嗎?”
陳漢升歎一口氣。
“你就隨便講兩句唄。”
老於擦汗安慰道。
“江湖”早有傳言,陳漢升就是“果殼”的幕後老闆,資產幾千萬乃至上億,關鍵陳漢升自己好像也默認了這個消息。
“嘖嘖,當年這小子從我手上騙走《貧困生申請表》的時候,其實已經展露了大企業家的很多特點了,比如會來事啊,有韌性啊,善於把握人心啊······”
老於正捧著胖胖的肚皮想著,突然主持人邀請陳漢升上臺了:“下面,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財大學生會主席陳漢升講話。”
“啪啪啪······”
掌聲稀稀拉拉的起來,不過陳漢升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
主持人還以為陳漢升沒聽到,再次邀請了一遍:“下面,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財大學生會主席陳漢升講話。”
陳漢升依然恍若未聞。
陸恭超校長和其他老師都看向陳漢升,台下的大一新生本來都在發呆的,現在都紛紛抬起頭。
“主持人叫你了,沒聽見嗎?”
于躍平趕緊推了推陳漢升。
“聽見了啊,我是怕台下的新生沒聽見,這群狗東西,居然敢忽略我。”
陳漢升嘀咕完,這才拿起講話稿,一臉笑容的走向話筒。
果不其然,因為剛才的“小事故”,現在大一新生們的注意力都“齊刷刷”的注視在陳漢升身上。
想在學校裡出名,財大學生會主席只需要一分鐘時間。
“除了會來事啊,有韌性,善於把握人心。”
于躍平又默默補上一句:“最關鍵的還是有這種不要臉的精神啊。


七百零五、少看毒雞湯,必能家庭和睦,事業成功!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在新生大會上讀完稿子,確保自己亮足了相,這才慢吞吞的回到座位上。
  至於他剛才故意拖延的舉動,陸恭超校長假裝沒看見,其他老師也是一樣,就連以前和陳漢升有過矛盾的國教院副主任史政東,他也只能暗歎“形勢比人強”。
  關於陳漢升那些傳聞如果都是真的,那不要說搞點無傷大雅的“小事故”,他就算在新生大會上跳脫衣舞,陸恭超都會幫著解釋的。
  會議結束後,陳漢升和沈幼楚吃完午飯,準備開車前往胡林語的家裡。
  其實說真的,除了沈幼楚放心不下好朋友,公管二班也真需要胡書記。
  因為大四的畢業手續特別繁瑣,尤其像楊世超這種提前離校的,可能還需要轉關係轉學籍,還有以後的《實習生去向登記表》和《畢業生統計表》等等,班級裡必須有人緊跟和關注。
  否則,很多同學畢業好幾年了,最後發現學籍關係仍然遺留在大學裡,要不就是悄悄退回戶口本所在地的人才市場了。
  不過這些小事情,難道指望身家上億的陳總來做?
  ······
  胡書記的老家在邳州,彭城的一個縣級市,從建鄴過去估計有300多公里,再加上路線不熟,到達目的地已經傍晚6點了。
  不過這邊的景色倒是很迷人,夕陽染紅了晚霞,地裡是成片成片剛剛被割完的小麥,各家各戶還按照以前的習慣,把黃澄澄的麥粒鋪在水泥馬路上晾曬,彎彎的小河邊上還有人在燒秸稈。
  濃濃的煙霧升騰而上,雖然比較污染環境,不過現在都是這樣操作的,就連港城鄉下也是如此。
  陳漢升是用班長職權調出了胡林語的家庭地址,不過來到村口也有點懵逼,這房子好像都差不多,門牌號都沒有,哪一戶是胡林語家?
  沒辦法,陳漢升只能打開車窗挨個詢問:“大爺(大媽,大哥,大姐),胡林語家裡怎麼走啊?”
  村裡人回應的都很熱情,不過好像都對“胡林語”這個名字比較陌生,陳漢升想了想又換成胡林語父親的名字:“胡有喜家裡在哪裡?”
  “喜子家啊~”
  這下大家都懂了,有個抽旱煙的大爺笑著說道:“你早說就明白了嘛,看見那座白牆的房子沒有,那就是他家。”
  “好嘞,謝謝大爺。”
  陳漢升點點頭,臨走前還八卦的問道:“對了,胡有喜家裡有幾個小孩?”
  “一男一女,女的叫胡大丫,男的叫胡二蛋,大丫成績好,她還是大學生呢······”
  “原來胡林語閨名叫胡大丫。”
  陳漢升打聽清楚,笑嘻嘻的對沈幼楚說道:“回去我就把胡林語的QQ備註改成‘胡大丫’,以後她再裝心理學導師,我就說大丫啊,你可別整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了,少看點毒雞湯可以嗎?”
  “林語不願意別人叫這個名字的。”
  沈幼楚憨憨的說道,她應該是早就知道胡林語小名了。
  “開開玩笑而已。”
  陳漢升擺擺手:“我是那種會讓朋友難堪的壞蛋嗎?”
  沈幼楚信以為真,結果在胡林語家門口的時候,陳漢升走下車深呼吸一口氣,突然扯著嗓子大喊道:“胡大丫,大丫,丫丫,我和沈幼楚來看你啦······”
  沈憨憨:······
  很快紅漆鐵門就打開了,有個矮墩墩的大男孩走出來,看面相和胡林語有些相像,年紀不大應該還在上高中,這應該就是小胡“命中註定”要扶持的弟弟了。
  他看了看路虎,又看了看陳漢升:“你們是誰?”
  “我們是胡林語的大學同學。”
  陳漢升笑嘻嘻的問道:“你就是胡二蛋嗎?”
  二蛋弟弟嘴角動了動,拒絕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轉身喊道:“媽,我姐同學過來了。”
  胡林語家裡是地道的農民家庭,當然了,農民並非就是赤貧人士,實際上2000年到2010年之間,務農的收入還是不錯的。
  至少胡林語讀大學的時候,她不需要申請《助學金貸款》,後來經營奶茶店,胡林語已經能自己負擔學費了。
  胡林語的父母大概五十歲左右,不過應該是長時間經受風吹雨打的原因,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大一點。
  胡父抽著旱煙袋,把陳漢升遞過來的中華夾在耳朵上;
  胡母在一粒一粒的掰玉米,手腕套著一個金手鐲,可能因為時間太久的緣故,氧化掉色比較嚴重,不復以前的光澤。
  他們對女兒的同學還是很客氣的,沒有出現陳漢升想像中冷言冷語的局面,還從井水裡撈出西瓜,剖開來分給陳漢升和沈幼楚,又讓二蛋去喊姐姐過來。
  “原來以為胡林語在家過著僕人一樣的日子,其實也不對啊。”
  陳漢升嘴裡吃著西瓜,心裡想著小胡的片面之詞也未必就準確。
  胡林語很快就從裡屋出來了,她睡眼惺忪的樣子倒是很符合大學生放暑假的狀態——不是在睡覺,就是在睡覺的過程中。
  “幼楚,你怎麼來了?”
  胡林語看清人影后,邁著小短腿快步跑來。
  沈幼楚也站起身子,桃花眼裡晃動著點點喜悅。
  “幼楚,你是擔心我嗎?”
  小胡抓住沈幼楚的手腕,激動又帶著期待的問道。
  “嗯······”
  沈幼楚輕輕答應一聲,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我的好姐妹!”
  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以後,胡林語吸了吸鼻子,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緊緊攥著好朋友的手腕。
  胡書記以前經常抱怨,沈幼楚一點都不懂表達情感,平時都是憨憨的不怎麼說話,全都是自己在“維持友誼”。
  誰能想到,這樣內斂低調的沈幼楚居然跑了300多公里專門探望自己?
  這個時候,胡林語覺得自己要是男人的話,一定要把沈幼楚從陳漢升這個流氓手裡搶走!
  “喂!”
  陳漢升不滿的開口了:“我也來了啊,還開了4個多小時的車,胡林語你怎麼不表示一下感謝呢。”
  “切,肯定是幼楚讓你過來的。”
  其實胡書記心裡也同樣感動,不過她懟陳漢升懟習慣了,根本沒辦法開口和陳漢升說“謝謝”。
  好在陳漢升也不在意,咧嘴笑了笑:“阿胡真是好嚴格啊。”
  就在這邊上演“濃濃姐妹情”的時候,胡林語母親打斷道:“既然你沒有複習,那就來幫我掰玉米,然後準備做晚飯,不要像傻子一樣的杵在這裡。”
  “我朋友過來了,你們就不能讓我休息一會嗎?”
  胡林語也瞬間“清醒”過來,馬上就和父母戰鬥:“小弟他什麼事都沒做,為什麼不讓他幫忙?”
  “嗙!”
  胡林語母親把掰完的玉米棒扔在地上,生氣的說道:“你小弟剛上高中,現在正是重要時刻,你也好意思讓他做農活?”
  “那我之前上高中的時候。”
  胡林語脾氣也是不小的,馬上反駁道:“我每天不僅要學習,還要做飯拖地,你們怎麼看不到?”
  “你一個女孩子,不就應該做這些事?”
  胡林語父親也在指責女兒:“把你養這麼大,難道是為了讓你和我們吵架的嗎?”
  “我沒想和你們吵架,你們先不公平的。”
  胡林語拉起沈幼楚走向房間,還大聲的說道:“總之我晚上不做飯,大家都餓死算了!”
  沈幼楚被拽的踉踉蹌蹌,回頭看了一眼陳漢升。
  兩人之間相處的久了,有時候一個眼神就知道彼此在想什麼,陳漢升抬抬下巴,示意不用管自己。
  等到胡林語“嘭”的一聲關起木門,堂屋才慢慢的安靜下來。
  “哎,生了個冤家啊!”
  胡林語母親也沒心思做事了,就和所有中年婦女一樣,總是喜歡和陌生人抱怨家裡的不幸,她也開始絮絮叨叨的和陳漢升訴說。
  “好像我們當爹媽的會害她一樣,也不知道大丫被誰糊弄了,居然想去賣什麼奶茶。”
  “一個女孩子做什麼生意啊,穩穩當當的考去在政府,只要政府在一天,她就一天餓不到。”
  “以後再找個差不多的老公,等到二蛋大學畢業後,姐姐和姐夫正好幫一幫他,難道這不是應該的嗎?”
  “村西頭的老李家,就是因為女兒在縣裡計生委工作,現在村長見到他都要遞煙。”
  ······
  陳漢升安靜的聽著,其實已經“破案”了,胡林語父母並非真的虐待女兒,他們更多是兩種新舊觀念在碰撞。
  大概站在父母的角度,胡林語一個女孩,不管出嫁前,還是出嫁後,照顧弟弟都是應該的,因為弟弟才是胡家傳宗接代的兒子。
  至於為家裡做飯,我們畢竟供你讀書這麼多年,做飯難道都不行嗎?
  還有職業選擇問題,考選調生不僅是為胡林語的著想,也是從整個家族的發展考慮。
  賣奶茶能有什麼未來,說出去都丟死人,2005年的班幹部大學生,畢業後居然去當個“奶茶妹”?
  陳漢升都不知道怎麼反駁,大義凜然的和胡林語父母講述“生男生女都一樣,子女也有自由選擇職業的權利,賣奶茶其實也可以賺很多錢······”
  那他們估計看在客人的面子上,敷衍的應付兩句,心裡卻覺得這個人真是年輕,沒有一點社會經驗。
  因為有些深入骨髓的思想,不是嘴遁就能說服的,還得看套路!
  “呼~”
  陳漢升想了想,鼻孔裡噴出兩道細細的煙霧:“胡林語想賣奶茶這事吧,其實全怪我。”
  “嗯?”
  胡林語父母轉向陳漢升,就連一直吃西瓜的胡二蛋都看著陳漢升。
  “我和胡林語是同班同學,我是很早就創業了,她本來是一心想考選調生的。”
  陳漢升迎著他們的目光,一邊想一邊說道:“後來呢,她覺得你們太辛苦了,所以就來我手底下打工,兼職賺點錢當作生活費,減輕你們的壓力。”
  胡父胡母對視一眼,胡林語的確大二下學期就不要家裡一分錢了,據說是跟著同學做了生意,她還為弟弟那屋裝了空調。
  這些基本都是真的,接下來陳漢升就開始胡扯了:“後來呢,胡林語覺得這生意不錯,她就想自己當經理,所以就和我借了10萬本金。”
  “10萬?”
  胡林語父親驚呼一聲。
  “10萬!”
  陳漢升點點頭,指著外面的路虎說道:“我開的車就90萬了,借出去10萬也很正常。”
  “哎喲,這個鬼丫頭居然敢借這麼多錢,真是要死人了啊······”
  胡林語母親信以為真,又怒又氣又害怕,家裡一年的收入才2萬多,沒想到胡林語居然敢借這麼多錢。
  “別急啊。”
  陳漢升安慰道:“奶茶店生意不錯,胡林語其實已經還了不少了,但是呢······”
  陳漢升停頓一下繼續說道:“你們不能把她扣在這裡,否則她沒辦法工作,10萬塊的利息只會越滾越多。”
  胡林語父母聽完,連忙走向胡林語的房間,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偽。
  陳漢升笑了笑,掏出手機給胡林語發了條信息:“想順利離開家的話,不管他們問什麼,你都說‘是’就行了。”
  胡林語知道陳漢升辦法多,直接回復“知道了。”
  果不其然,房間很快就傳來母女激烈的喝罵聲和爭吵聲。
  陳漢升坐在凳子上安逸的抽煙,胡二蛋跑到門口看了看,然後又走回堂屋。
  “那麼多錢,我姐要是還不掉怎麼辦?”
  胡二蛋突然問道。
  “還不掉啊。”
  陳漢升沖著二蛋眨眨眼:“我就把你姐賣到緬甸,給人當小老婆。”
  剛剛上高中的胡二蛋有些驚慌,眼前這個人本來就痞裡痞氣的,好像是“說到做到”一樣。
  胡林語父親沒多久出來了,不過他的臉色已經不像剛才那樣熱忱了,漠然的盯著陳漢升打量一會,拿出旱煙“吧嗒,吧嗒”的抽著。
  半響後,他突然問道:“胡大丫現在還欠你多少錢?”
  ······
  不得不說,陳漢升這個主意雖然缺德,不過真的很有用。
  一個小時候以後,胡林語就拎著行李箱出來了,看樣子胡母在債務壓力之下,終於捨得放行了。
  外面雖然天色漸黑,胡林語催促陳漢升趕緊開車,免得“夜長夢多”又被留下了,當路虎閃著近照燈緩緩離開的時候,胡林語父母和胡二蛋仍然站在門口凝望。
  “陳漢升,還真有你的!”
  車裡的胡林語喜滋滋說道:“一個簡單謊言就能把我騙出來了,前陣子我在家差點上吊都沒用。”
  “那必須的,機靈小不懂就是我了。”
  陳漢升笑了笑,組織一下語言說道:“小胡,其實你父母對你也不差,我爸媽和我也有觀念差異,你不能只看到最極端的那一面。”
  “嘖嘖嘖,稀奇啊。”
  胡林語好像是第一次認識陳漢升:“一個大混混居然和我講道理,再說你家庭條件比我們家好,你爸媽應該更好溝通吧。”
  “也不行。”
  陳漢升搖搖頭,主動牽起沈幼楚的小手:“比如,我想找兩個女朋友,他們就是不同意······”
  “呸!”
  胡林語啐了一口,伸手推了推副駕駛的沈幼楚:“瞧瞧,這就是你不正經的男朋友,現在還開玩笑呢。”
  沈幼楚也以為陳漢升在說笑,畢竟手都被他拉著,兩人正進行溫馨的互動呢。
  “不過說真的啊。”
  陳漢升咳嗽一聲,轉移話題說道:“你父親知道你欠了那麼多錢以後,剛剛在堂屋問我,能不能用剛收的糧食抵償一點,還有明年的糧食也可以抵押給我,請我不要耽誤你考選調生。”
  胡林語聽了,在黑暗的後排靜坐一會:“他們讓我考選調生,就是想我以後幫我弟而已。”
  “這話沒錯,不過呢······”
  陳漢升“啪嗒”一聲打開車廂內燈:“看看旁邊是什麼?”
  胡林語一低頭,發現是個小狗存儲罐,看上去有些陳舊,一直狗耳朵都不見了。
  也正是缺失的耳朵,讓胡林語突然反應過來:“這是我弟弟的啊?”
  “沒錯。”
  陳漢升扭頭看了看:“你弟弟擔心你還不了錢,就要被我賣掉,於是偷偷把儲存罐給我了,希望能幫到你一點······”
  胡林語呆呆的抱著這個存錢罐,怔怔不知道怎麼回答。
  “還是那句話,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有些東西我也不能評論什麼,畢竟你爸媽也有錯,你自己看著處理吧,我就是想把真實的事件告訴你。”
  陳漢升眼睛盯著前方道路,仔細的辨別方向:“順便還想提醒你一下,網上很多毒雞湯還是少看,這些狗逼養的毒就毒在,抓住你心中的一點怨恨,通過似是而非的道理忽悠你相信它。”
  “什麼何炅老師看了都要哭,外國女人是如何對待丈夫的,中國女人的地位實在太卑微······”
  “不看不是中國人,獨立女性應該怎麼活······”
  “歐美國家的丈夫每到5月20號就會放下手中工作,準備鮮花美酒來陪伴妻子,慶祝具有儀式感的520······儀式感我是同意的,不過歐美的鬼佬過他麻痹的520啊,這是漢字的諧音!”
  ······
  “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別有用心的勢力搞出來的,我早就提醒過你帶著腦子上網。”
  陳漢升緩緩的勸導,沈幼楚專門坐到後排安慰胡書記。
  “······陳漢升,難得你也會講這麼多道理。”
  很久以後,胡林語等到情緒平復一點,用重重的鼻音感謝道:“總之,謝謝你了。”
  “我們老實人不聽嘴遁,信奉在行動上回饋。”
  陳漢升吹了聲口哨:“小胡,我以後生活上要是一團糟了,你可要記得今天我為你做的事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