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失樂園2

Reader
本文:2022-07-26T21:49:37
我叫李成進,今年三十六歲,有一個很賢淑的妻子;和社會上大部份人一樣,是個很平凡的人;在香港某外資銀行資料數據部當一個小經理,年復年的過著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

我的部門裡有十來人,大部份都是女的。我有個私人助理叫楊雅思,是個已懷胎六月的年輕準媽媽,她只有二十三歲,五呎七吋高,瘦瘦的,人很開朗,愛笑,脾氣也很好;我們平時相處得很不錯,放工後經常一起打牌,在工作上我們也經常互相幫助。

這天我完成了每月的數據報告,便如常地交給雅思核對一下,很快她便發覺報告有點兒問題。

「進哥,份report有d地方錯左,你可以睇睇嗎?」雅思走進我房對我說。

這時雅思走到我身旁,微微彎下身子向我指出報告的錯處。這時,我無意中看到了雅思的胸部!她穿的是那種了闊身的孕婦裙,領口開得很低很大;所以我便很清楚的從領口看到在孕婦裙裡面的那件寬鬆的白色小背心,還隱約的看到那雙孕婦獨有的豐脹乳房。

當時我感到血氣直往頭上湧去,下身也不自主地勃起來了;雅思這時還告訴我報告的錯處,但那時我根本什麼也聽不進耳,只是一直盯著她那一對誘人的胸脯。

一直以來,我當雅思只是小妹妹一樣,對她絕沒有什麼非份之想,可是當時她給我的視覺沖擊實在太強烈了…雅思的乳溝擁有著優美的曲線,而且離我很近;她的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青春孕婦的香味,這直接激起了我的邪念。

這時,雅思問我看到錯誤沒有,我馬上把視線移到報告上去,連連答道:「看到了,看到了。」

於是雅思便放下了報告,跟著便走回自己坐位工作;我不一會便將錯處更正,然後我又開始偷偷地向望向雅思,細心地欣賞對面這個漂亮的孕婦 。

這天是週末,我見手頭上的工作完成得七七八八,便開始和雅思閒聊,而話題亦很自然地說到懷孕上去了。

「你同Annie姐(我老婆)結左婚甘耐,點解唔要小朋友?有左BB仔會好開心…」雅思問我。

「唔係我地唔想要,我同老婆都好鐘意小朋友…其實好多o野妳呢個小妹妹係唔會明白…」我失望地答。

「進哥,你唔好甘down啦…甘啦,我睇開果個婦科醫生幾好嫁,不如等我介紹你同Annie姐去check check丫…哎喲…」

「咦?Agnes(雅思洋名)你無事丫嘛?唔舒服呀?」

「無事無事…只o係小baby踢左我一下。」雅思笑說。

「哈哈,BB仔有幾大力丫,睇下妳?大驚小怪…」

「BB仔有時都踢得幾大力嫁,你知唔知呀,佢踢我果陣,只要你摸住我個肚,就可以摸到佢隻腳仔,好得意…」

「唔信,妳亂o翕!」

「好!你伸隻手過黎…」說罷雅思起身走到我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輕輕放在她那挺起圓鼓鼓的肚子上。

「你feel唔feel到?」雅思天真無邪地問。

雅思的熱情令我本來已冷靜下來的心情再度躍動起來,這時我的手放在雅思的肚子上, 雖然是隔著裙子,但這足以使我小弟弟又再次勃動起來。

我堅信雅思絕對不是有意勾引我,她是因為當我是好前輩與上司才向我展示她快要做媽媽的自豪,她對我是沒有一點防範的,可是天真的雅思卻不知道我對她已經起了邪念…

我的手放在雅思圓圓的肚子上,果然一會兒就感覺有一隻小腳踢了我一下。

「嘻嘻,你咪好得意呢?」

「嗯,真係幾得意…」 我點點頭說 。

「好啦好啦,已經過左一點,d人走曬啦,我地都走囉!」雅思對我說。

「唔駛甘急啦,你個BB真係好玩,我重未摸夠呢!佢岩岩踢我o既一定係左腳,我依家要睇下佢隻右腳係邊。」說罷我又慢慢的把手挪到另一邊去。

雅思沒有說話的只是微笑的看著我,她可能覺得我對她的大肚子的神秘感到可笑吧。這時我的 手又向下移了一點,有意無意的隔著孕婦裙來回輕撫著她的內褲邊緣。

「Agnes,妳估佢係裡面識唔識講野?」

「唔好玩啦,小B依家點會講野?就算講左都無人會聽見。」

「嘿!會踢人唔會講野?我唔信,我要聽聽。」 說完我就把頭側過去想把耳朵貼在她肚子上 ,
雅思這時可能也覺得我這樣有點不妥當,身子便向後仰了一下, 但我的動作很快 ,耳朵還是貼到她的肚子上去,而我的手也很自然地輕輕摟住了她。

雅思沒有說話,我亦不知道她此時是什麼樣的表情。

「小B好似有d動靜,喂喂,Uncle聽緊你講野呀。」我的手又慢慢 的向下移了一點;這時雅思急急抓住了我的手,又輕輕地推了我的頭一下。

「唔好甘啦,不如… 我地走囉。」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我當然沒有理她,我用左手抓住了她推我頭的手,耳朵還是緊緊地貼著她的肚皮,另一隻手輕輕的撫摸她的小腹。

「進哥…你唔好甘啦,一陣比人睇見就麻煩啦…我地應該要走啦…」這次我聽得出她的聲音有些害怕。其實我們這部門一向也很少人流,何況今天是周末,這時寫字樓裡的人早就走得一乾二淨了。

其實我當時很怕雅思會向我翻臉,現在回想起來,若她當時嚴厲的斥責我,我想我一定會罷手溜之大吉。可是,當時她只是小聲地向我說,並沒有喝止,這更使我的膽子大了起來。

此時我雙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剛才手是不敢亂動的,現在我已是毫不猶疑地來回撫摸著;我並不急於摸到她的胯下,手只是在她的小腹位置上下左右輕輕的摸;雅思又想抓住我的手制止我了,可是又被我使勁掙脫。

色膽包天的我慢慢用嘴輕輕的親吻雅思圓滑的肚皮,然後又慢慢地向上親,當我快要親到她豐滿的乳房時,她突然狠狠地顫抖了一下,又用手來輕輕想推開我的頭。

「你…你唔好甘啦,再甘就出事o架啦…」雅思又害羞又細聲向我說。

我很堅持地親吻著她的乳房,並用嘴隔著裙子用力吸吮她的乳頭;儘管隔著兩層衣衫,我仍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她那又大又突的乳頭。我一邊伸出舌頭舔那隆起的大豆,一邊伸手到裙裡去摸她的大腿,這時雅思又是大力顫抖了一下,我的手順勢在她大腿的內側慢慢的向上移,雖然她使勁的想把雙腿拼上,可惜還是被我摸到了她的內褲。

我興奮地玩弄了她下身一會兒,便將手伸了出來,跟著我就站起身,輕輕摟住了她的腰;當我的眼睛與雅思眼睛對視的一剎那,她很不自然地把目光移開,由於距離那麼近,我才發覺原來雅思的皮膚又白又嫩(可能是年紀還小吧)。

由於雅思的大肚子頂著我,我不得不把身體向前傾一些。我親了親她的額頭、臉頰,當我試圖去親她的嘴唇時她卻躲開了。我又伸手到她背後要把孕婦裙的拉鏈拉下時,雅思緊張地向我說:「你做乜呀!快d放開我…呢度o係office,你唔好甘…」

我沒等她說完,便趁機用嘴親封住雅思的嘴唇,舌頭更不斷試圖入侵她甜美的口腔,可是雅思卻緊緊的咬住了牙,我只好瘋地狂舔她的嘴唇與牙床。

我繼續輕輕地把雅思裙子的拉鏈拉下,拉到一半時已經摸到裙子裡小背心下緣,我把手伸進去輕撫著雅思的肌膚,她的皮膚很滑很嫩,我慢慢地撫摸著,盡量做到溫柔體貼。

雅思的孕婦裙本就很寬鬆,我很容易就把它拉了下來,她嘗試用手臂緊緊的夾住裙子,這時我已經隔著她的小背心玩弄著她的胸部了,我的手從小背心下面伸了進去輕輕地撫摸著她的乳房和乳頭,雅思的乳房本已不小了,現在更給人漲漲的感覺,而且乳頭大大的堅挺著。

我大膽地將她一對大肉球從小背心裡掏了出來,我細心地欣賞著眼前美景。雅思的乳暈和乳頭是深褐色的,可能是懷孕的關係,乳暈竟有如雪糕筒一樣大,但乳頭卻又美得有如鮮葡萄般。

跟著我離開了雅思的嘴唇慢慢的住下吻,此時她已沒有任何阻止我的動作… 我開始吸吮著雅思動人的乳房和乳頭。

雅思的呼吸開始加重了,我便更加賣力的用力吸吮著,手也不停的揉搓著她一雙乳房。忽然我感到嘴裡好像有點淡淡的味道,鹹鹹的(這不是人奶,後來我才知這是孕婦獨有的分泌液),我當時覺得有點奇怪,不過也沒多想,再說那味道也挺好的。

我正在忘情地吸吮著,雅思忽然很細聲對我說:「你…你整到我污糟曬啦…啊…唔好…」

我聽到她那又溫柔又誘人的聲音,下身頓時感到漲得受不了。我再次去吻雅思的嘴,她這次沒有再咬緊牙關,我的舌頭很順利地便進入並且開始猛烈的攪動著,雅思雖然沒有配合我但也沒有阻止,只是任由我的淫舌在她的口腔裡到處開發。

我慢慢地摟住雅思想讓她坐到我的椅子上,她開始時有些猶疑,但在我的堅持下還是坐了下來,我立即轉身去把房門關上並上鎖了。當我回頭再看雅思時,她已把剛才被我拉下的裙子拉上和把小背心整理好。

我很溫柔地看著眼前這個挺著大肚子的青春少婦,雖然我和雅思已做了兩三年同事,而且一起接觸的時間也很多,但這時我才注意到她原來甚是美麗和誘人, 此該我最強烈的想法就是 - 幹她!!

「我會好好對妳,Agnes…妳聽話啦,比我好唔好?」我柔聲對她說。

「甘…甘唔係幾好…進哥,你有老婆嫁啦,況且我唔想對唔住我老公…」

「我唔理!我真係好鐘意妳…Agnes!我今日一定要得到妳!」我開始失去理牲,伸手去拉雅思的手,但她很堅持地抓住裙子;我注視著她,雅思馬上又把目光移開。

由於雅思坐在我椅子上,她因坐下而露出一截白嫩大腿,我狠狠地把手伸到了雅思裙子裡面,從光滑的大腿向上摸到盡頭秘處,我隔著內褲有節奏地一下一下撫摸著她的陰戶,不一會我就感覺到雅思的呼吸不斷加重。

由於她緊緊地合著雙腿使我沒有辦法摸到中間地帶,我想伸手去扯下她的內褲,可是雅思馬上緊緊抓住內褲,我看見她的樣子如此堅決,因此便沒有再勉強。

我只是繼續隔著內褲使勁地摸著她的陰戶,我又用力地摸向她的大腿內側,這次雅思讓步了,雙腿夾得不再那麼緊,我感到夾逢濕潮潮的,手指更想順著內褲邊緣伸進去。

雅思大驚之下想阻止我,但她可能感覺到我要侵犯她的決心,所以也不作出劇烈的反抗。我將她那條小內褲中間那段拉到了一旁,我終於可以清晰地看到雅思的私人禁地了…

雅思的陰唇給我肥肥厚厚的感覺,比我妻子的豐滿得多(後來我妻子懷孕後我才知道原來孕婦那裡都會漲的很大)。當我摸到肉洞入口時,便感到從裡面分泌出來微溫的液體,粘粘的。我把雅思的裙子向上掀起,我便看到了黑糊糊的陰毛和中間隆起的兩片肥大肉唇。

當時我實在是太興奮了,便試圖將嘴湊上去,雅思拼命的用手推開我的頭,但我還是舔到了她的陰唇,味道有點腥腥的。

由於雅思不斷使勁地推我的頭,而且她的掙扎使我沒辦法舔到更深入的地方,於是我便假裝放棄,再襯她稍為鬆懈時,再出奇不意地使勁分開她雙腿,一邊努力舔弄著肥美的花蕊,一邊用手在雅思的屁股、大肚皮和乳房大撫弄一番。

我感到雅思的分泌物越來越多了,加上我的唾液,她的下面已被弄得一塌糊塗了。這時雅思已漸漸放棄反坑…我又再次把她的裙子拉鏈拉下來,並把她的小背心掀到乳房上面,這時雅思幾乎是半裸了。

此時我仍在品嘗著雅思的肉唇和撫弄著她的屁股、乳房和大肚皮。就這樣過了大概十幾分鐘,我看到她下面已經濕得很厲害,我知道差不多了,我悄悄地拉開自己的褲鏈,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刺激,陰莖早已漲得快要爆裂了,它更衝動得不用我拉出已急不及待地蹦出來。

我站起來用手托住雅思的大腿,憤怒的陽物抵住雅思的陰部;一直閉著眼睛的雅思感到我有所行動,便像瘋了一樣用力擺脫了我並站了起來,她拉回了裙子及略為整理好衣衫,流著淚向我說:「進哥,你唔可以甘對我…你再甘樣,我嬲你一世!」

雅思胸脯劇烈地起伏著,我看到她羞憤傷心的樣子,我開始清醒過來了…剛才還是昂首挺胸的鐵棒,這時也迅速畏縮下來。她可是個已經有了五六個月的孕婦啊,那一刻我感到很羞愧,我平時待她有如親妹妹般,她又對我那麼好…我卻人面獸心的想侵犯她,我真是禽獸不如啊!

我們就這樣站在那裡僵持了大約半分鐘…

「Agnes…sorry…我送妳返屋企啦。」終於由我打破了沉默,而雅思也可能覺得剛才對我太嚴厲,畢竟她一直當我是前輩及兄長一樣,她輕輕的「嗯」一聲答應了;我連忙把小弟弟塞回褲子裡,又幫雅思拉上裙子的拉鏈。

這次我們在辦公室的瘋狂行為不歡而散了,事後我一直很內疚,並發誓以後絕不對雅思再起邪念,可是又有誰會想到不久之後精彩一幕就揭開了。

之後的一個星期,我和雅思都很不自然,我們相互逃避著對方的目光。相對來說,我還好一點,但雅思的變化比較大,因為她平時愛說愛笑、對別人又友善,卻突然一下子不愛說話了…特別是對我,同事們還以為她家裡出了什麼事,同事問她怎麼了,雅思總是笑笑說「沒事,沒事」, 其實只有我知道是了為什麼。而雅思回家時也不搭我的車了,我也總是一下班便立即辦公室,免得我倆尷尬。

這樣又過了兩星期,雅思慢慢的恢復原來的性格,又開始開朗起來,只是與我說話時還是有點不自然,只說些工作上的事,也很少再閒聊。

這天下班後,我在街上碰到雅思,她剛從超級市場出來,手上一袋二袋的,於是我立即上前幫她,她最初是不甚願意的,但在我堅持下,最後她亦接受了我的幫忙。

「Agnes,妳係咪重嬲緊我?」

「無啊。」雅思淡淡的回答。

在路上我們也沒有太多說話,只是閒聊幾句; 不一會兒,便走到雅思住處。

雅思是住在一幢沒有升降機的唐樓七樓,拿著這麼多東西走到上七樓,我已是大汗淋漓了。雅思看到我滿臉大汗,便對我說:「睇下你?大汗疊細汗…你入o黎抖下啦。」

於是我便入去雅思家休息一會兒,我坐在沙發上呼呼的直喘氣。唉!當真年紀大了,走多些樓梯也弄得氣來氣喘。

「你點呀?好辛苦嗎?嘻嘻,駛唔駛同你call白車?」雅思對我說笑道。

「我都係好心幫妳,妳重笑我?如果o係得二個,我彩佢都傻呀。」

雅思聽到我的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低下頭輕輕的說:「我知道你對我好…」

「呀…係啦,妳老公呢?點解唔見佢?」我故意問她。

「佢…佢番左大陸做o野…」雅思不以為然答道。

這時我才留意,雅思穿的還是那條藍色小花孕婦裙,我腦海裡一下子回想起辦公室裡那瘋狂的一幕,我心裡曾經發誓再不起的邪念又蠢蠢欲動了。

還是低著頭,我看著她白皙的手臂和美麗的小手,內心衝動一浪高於一浪。

「Agnes,上次…上次o既事我好內咎,我…妳有無同妳老公講…」

「佢問我係唔係o係公司受左氣,重勸我睇開d,唔好激親…你估我傻o既咩,我點會同佢講…」雅思低下了頭,臉又紅了起來,我看到簡直激動死了。

於是我站了起來,走到雅思身邊大膽拉住了她的手;她想用力甩開我的手,但在我的堅持下她便放棄了。

此刻我已經什麼都不管了,我俯下身去吻她。雅思閉著眼睛,這次她沒有絲毫抵抗,我的舌頭輕易進入了她的口腔,並開始像蛇般猛烈的探索。

這時我的身體裡好像有一團火,要燃燒、要爆炸。我已經沒有興趣再去做多餘的前奏,我伸手到雅思的背後去摸她的拉練,這時她竟然把身子傾前一點, 我很容易便把拉練拉開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將雅思的裙子拉了下來,然後掀起了裡面的小背心,一口咬住那又大又黑的乳頭用力地吸吮起來。

可是雅思那件小背心實在太礙事了,於是我就動手想把它脫下來,雅思只是猶豫了一下就舉起雙手,方便我將她上身的最後防線解除。

我終於可以仔細地欣賞雅思美麗的身體了!因為懷孕的原故,雅思的乳暈和乳頭都呈黑褐色,乳暈旁邊有數條青色的血管。我的舌頭在上面來回的舔、吸著,我更發現這次雅思的奶水明顯比上次多了,弄得我滿口有是熱液。

我那隻一直摸著她大肚皮的手,開始向下伸進內褲裡把玩著她毛茸茸的陰戶,雅思緊緊地夾著雙腿。我呼呼的喘著氣蹲身要去拉下她的裙子,這次她卻沒有用動作配合我,我抬頭看著雅思,原來她也在看著我,牙齒咬著嘴唇,對著我輕輕的搖頭。

這時有如禽獸的我什麼也不管了,她的裙子終於被我拉了下來,如今雅思全身只剩下一條內褲了。

我抱住雅思下身開始去吻她的大腿,我看到她白皙的大腿內側也有數條青色的血管,她的小腹的皮膚已經漲花了,崩開了一條條白色的印記。我開始舔她的肚皮,又隔著內褲舔她的陰戶。

她下體那股惺惺的味道就像是催情劑一樣讓我無比亢奮。我輕鬆地脫下她的內褲,蹲下分開雅思雙腿盡情的舔弄她的蜜穴,很快便將那裡弄成了像窪泥潭一樣了。

這時,我抬頭偷看雅思,發現她閉著眼輕輕的皺著眉頭。我站起來想去吻她的嘴唇,但她卻躲開了。

「唔好…太污糟啦…」雅思對我輕輕說。

「妳自己o既都槏污糟?唔怕啦!」我嬉皮笑臉地答。

雅思輕聲笑了,她此時此刻笑容姿態實在太美了。現在回想起來,也是回味無窮。

最後我們還是開始接吻了,而且她還把手輕輕的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握住她的手放在我高高翹起的褲襠上,她卻想縮手,我堅持地按著她的手撫摸我著的下身,我們的喘息聲越來越重,我解開了皮帶並脫下了褲子和內褲。

我讓雅思坐在沙發上,自己就跪下並將粗硬的東西抵在她陰唇上摩擦著。當我試圖進入時,雅思用手推開了我, 輕聲的問:「會唔會有事啊?」

「放心啦,我會小心d,細力d…」我看她臉上有些猶豫,我知道她擔心肚裡的孩子。

我慢慢把陽具挪向雅思的陰部,這時她那裡已經很濕了,我很輕易的就挺進入了雅思的身體。

雅思看著我並把一隻手放在我的陰莖根部,她可能是怕我插的太深吧!我很溫柔的慢慢抽動著,並用指頭刺激著她可愛的陰蒂,隨著我不斷的抽動,她的蜜穴裡也越來越滑;雅思亦開始慢慢放鬆,閉上眼把頭枕在沙發背上享受著男女交合的歡樂。

我一邊忘情的抽動著,一邊揉捏著雅思暴脹的乳房;看著從她乳頭裡不斷流出的透明液體流到我手上再滴在她的肚子上,我努力的伸著脖子去吸吮那有淡淡鹹味的乳汁。

實在太興奮了!強烈的官能刺激不斷沖擊著我的神經,我終於忍不住了,一股股熱乎乎的陽精全數射進雅思懷有小孩子的成熟子宮裡。

由進入到射精只是短短的四五分鐘,我就敗下陣來了。雅思有點失望地看著我,畢竟時間實在是短了些,她也許還沒有達到高潮,可是對於一個快四十歲的中年男人來說,射精後便如洩了氣的皮球…再也無力衝刺了。

之後我倆一起到浴室沖洗,出來後我們還是光著身子;我溫柔地抱著她並輕吻著她的小嘴,雅思像小鳥依人般依偎著我。這一刻,我倆便有如新婚夫妻般甜蜜。

一星期後雅思就開始放產假了,一個月後便生了個白胖胖兒子。

又過了兩個多月,雅思終於回來了,產後的她更添美麗成熟韻味,而我們亦再沒有提起那天的事…之後由於公司人手變動關係,我被調派到另一個部門,與雅思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

到今天我還是有一件事弄不清楚:那天在雅思家裡她為什麼不反抗?在辦公室裡那次遭她拒絕後我根本就沒想過我們以後還會有機會的!究竟是否在適合的環境、機會和情況下女人都願意享受偷情的感覺?唉!我真是搞不懂……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