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浪女情挑(下)

冰心
本文:2022-07-26T08:34:21
  四姨太自從與明詳有了關係後,終日喜氣洋洋,人也顯得更加嬌媚,生氣多了。一日她到二姨太房話家常聊聊天。

  二姨太長得像古曲美人的樣子,瘦瘦的身子,瓜子臉,細細眉毛,大大的眼睛,鈕小的嘴巴不時不大喜歡說話,倒是跟四姨太最好,沒事時總是跟她在一起談天說笑,今天見她來了,很是高興。

  「二姊,哪有什麼法術呢?妳倒說說笑了。」四姨太回答道。

  「妳還說沒有,前天晚上,到妳那兒,妳在睡覺,還說著夢話呢?」

  「我說了什麼?胡說!」四姨太羞紅的說道:

  「還說沒有,我都不好意思聽下去,什麼大雞巴啦!好舒服啦,肏死我啦!快!用力啊!說,倒底妳同誰好?」二姨太紅著臉回答。

  「我告訴妳,可別讓別人知道啊!是明詳,妳不知他長大了、成熟了,那陽具足足有七吋多長。怎樣?想不想嚐嚐?」四姨太答道。

  「真的啊?我很想知道,明詳有多能幹,能使妳煥然一新,四妹,能讓我見識見識嗎?」二姨太雖然平時不喜歡講話,但也是同四姨太差不多,近三十五歲了,自從嫁了老爺後,一直都得不到性的滿足,現在一聽有這種機會,哪能不急急問道。

  「我現在就去叫他好了。」四姨太說罷就起身離去。

  「二姨,聽四姨說妳有事找我?」明詳問道。

  「我有點事想問問你!」二姨太道。

  這時候四姨太便推說有點事,出去客廳偷看她的發展。

  「來!寶貝,坐在二姨的旁邊,讓二姨太好好的看看你。」說罷拉著明詳一起坐在床沿上。

  二姨太雙手輕抱著明詳的臉,眼神是那樣的蕩漾,秀臉赤紅,一付思春的樣子,而還不時瞟向他的胯下。

  二姨太見明詳的胯下漸漸勃起,又加上他的手在挑逗著自己,就移下右手,去撥弄他的陽具,慢慢解開他的扣子,將手伸進去撫摸著,明詳也將她的裙子掀起,撫摸著她的陰戶。

  就透樣彼此互相撫摸著,過了一會兒,兩人均慾火難耐,雙雙倒在床上,緊緊抱住,甜甜蜜蜜地熱吻著。

  二姨太此時熱情如火,雙手抱緊明詳的脖子,伸出舌頭來,她的火熱嘴唇乾燥欲裂。

  明詳輕輕撫摸二姨太的頭髮,輕吻著她的櫻唇,輕咬她的舌尖。

  明詳如奉玉旨,迅速的脫去了衣服,並也替她脫下衣裙。

  二姨太見衣裙褪下,就自動地將奶罩扣解掉,脫去僅剩的一件三角褲。

  兩人再度擁抱在一起,明詳伸手一模陰戶,早已濕了一大片!再看二姨太,只見她媚眼如絲,面紅耳赤,浪態四射,慾火更加高昇。

  二姨太筱明詳用手在陰戶口摸、弄、挑、逗,加上他的大龜頭不時地在大腿碰來碰去地,更加忍不住地道。

  明詳也是急迫的需要,聽她這樣一說,便翻身,撥開玉腿,龜頭對準陰戶,屁股用力一挫,「叱」的一聲,進去大半節。

  「哎晴!慢點慢一點!浪屄小小的,可經不起你這樣的插啊。」

  原來二姨太的陰戶,天生較窄小,不像四姨太的豐滿,雖然已屆虎狼之年,但終究是從未嚐過如此大的雞巴,所以經不起明詳猛然的插入。

  明詳見她如此,便輕輕慢慢的插入,直到全根盡入,在子宮口只輕輕恍了二下,就慢慢的抽出,到洞口又在陰核上輕磨幾下,便輕輕插入。

  明詳這時也淫心大動,兩臂抱緊嬌軀,粗硬的陽具,漸漸加快。

  二姨太此時陰戶裡,漸感酥麻,情不自禁的一臂環抱著他的背部,張開兩腿在腰肢上,任由他的擺佈。

  明詳見二姨太媚眼微開,嬌頰艷紅,櫻唇擅張,尤如一朵盛開的海棠,知道此時更應加重地抽插,一陣比一陣急,一陣比一陣重,不停的拼命狂插,不時地還把龜頭抽出來搓揉著陰核。

  插得二姨太渾身發軟、顫抖,浪態撩播,嬌口喘喘叫道:

  四姨太在外面看得實在忍不住,三角褲都濕透了,淫水順著大腿,流得滿地都是,便急急走進來,三二地把自己也脫個精光。

  明詳見四姨太進來,便叫道:

  「四姨!快來呀,快來推我的屁股,用力地推呀,二姨好浪喔!」

  二姨太被插得次次抵花心,只見得淫水猛流,流得陰毛、大腿、床上及明詳的陽具、卵蛋都是一片一片濕濕地。況且大雞巴的肉棱子,每次抽送,均括著陰壁,她哪曾經過這樣的狂插狂抽,便不由自地氣喘呼呼的浪叫道:

  二姨太一面嬌哼著,一面瘋狂扭扭轉屁股,極力迎湊。

  明詳及四姨太知道她快出精了,便一人忙用勁抽插,一人用力狂推,果然二姨太一陣陣的顫抖,媚眼直瞪,櫻口微微張開,嬌浪百態,全身微抖,熱滾滾的陰精,從子宮口噴出,直沖得龜頭好不舒服。

  突然,明詳拔出硬如鐵的陽具,將四姨太推倒,提起她的兩腿,掛在肩膀,扶龜頭對準,用力一衝,「叱」的一聲,全根盡沒。

  四姨太的兩腿掛在他的肩頭,整個陰戶更顯得凸出,陽具更加能抵住深入。

  「喔……好寶貝……你真行……越來越會幹……哼……真舒服……」

  明詳一面用力猛插,一面問道:「四姨,這樣好嗎?這樣舒服嗎?要不要再用力呀!」

  明詳悶聲不響的猛插狂抽了幾百下,忽然伏身不動,大雞巴頂著花心,慢慢地說:「四姨!用用你的功夫,吸吸我的雞巴嘛!」

  「你這小鬼,真會磨人,四姨正被大雞巴插得真過癮,忽然停住,要我用夾功,心眼真多。好吧!我吸!不過等一下子,你可更要費力喔!」四姨太雖然陰戶裡癢酥酥地難過,但也無可奈何地答應他的要求。於是夾緊陰戶,而且一緊一鬆,輕輕吮吸著龜頭。明詳一邊享受著滋味,一邊頑皮地調戲著二姨太。

  這樣吸吮著,過了十來分鐘,明詳的陽具被吸得暴漲,更慾火沖天。

  「好寶貝,好了吧!浪屄裡面更癢更難過了,快用你的大雞巴替四姨插插,解解癢嘛!」

  明詳道:「是。」明詳一邊應著,一邊又聳動著屁股,用力狂插起來。

  二姨太軟綿綿地躺在旁邊一看,便爬起來,也彷著四姨太推起明詳的屁股,還不時地伸出手,去撫摸明詳的卵蛋。

  風雲蜜佈,狂雨交接,戰況動人,三人在那兒忘命的幹,只聽得:

  「啪!啪!」肉與肉的相碰聲。

  「噗叱!噗叱!」雞巴與陰戶的磨擦聲。

  「哼哼……嗯嗯……」媚態十足的浪叫聲,混合著,構成一曲令人思春的交響曲。

  忽聽到四姨太全身狂顫,呢呢的浪叫道:

  「叱……叱……」一陣燙熱熱的陰精,衝出子宮,四姨太兩眼翻白,嬌氣呼呼地有氣無力哼道:

  「……啊……啊……丟……去了……小騷屄……丟精了……喔……好……舒服……」

  明詳被她的熱情一沖,龜頭馬眼一鬆,渾身一陣顫動,一股熱呼呼的陽精奪關而出,直燙得四姨太「噢!噢!」大叫。

  三人經過近三小時的大戰後,都精疲力竭地的相擁而睡了。

  過了一會兒,忽聽到「碰」的一聲,明詳猛然醒來,見到二姨太的貼身丫環文琳坐在床邊,臉部紅紅,渾身無力,兩眼直瞪著自己這根陽具,頓時不知如何擺佈自己。

  明詳走下床來,憐惜輕經的問道:「怎麼了,什麼地方不舒服?」

  文琳一抬頭,正好對著他那雄偉的陽具,而龜頭上還沾著淫水,一顫一顫,剛巧地滴在她的臉上,實在忍不住了,「嗯」的一聲,一把抱住他。

  明詳見她如此,知道她淫性已發,便生了下來,在她的身旁輕聲問道:

  「是不是妳也很癢,需要安慰安慰?」

  文琳輕輕點頭,算是默認。

  「那我用手指頭給妳抽插好嗎?」明詳再度問道。

  明詳就撩起她的裙子,褪下了三角褲,伸出中指,先在陰戶口撫摸,只見淫水不斷地往外流,便將中指慢慢插入。

  「咦!妳怎麼沒處女膜了!是不是妳已叫人給妳開苞了?」明詳奇怪問道。

  「不是啦!是我自己用手指插破的。」文琳嬌羞地回答。

  「喔!原來如此。」明詳說著又邊用力抽送起來,忽伸進裡面挖掏,忽伸出外面捻、扭、弄得文琳淫水像河流猛狂外洩。

  「少爺……快……用力……啊……好少爺……用兩根……指頭……」

  明詳一聽,將食指也加入,一陣急急的抽送,淫水越流越多,乾脆無名指也一併插入。就這樣忽淺忽深,忽左忽右,一挖一撫,搞得文琳渾身顫動,雙腿用力,挺著屁股一上一下,配含著他的手抽插。

  這樣的抽插、挖撩,明詳越來越急,越來越用力、不到二十分鐘,只見得文琳全身倣抖,媚眼如絲,香汗淋淋,氣喘如蘭,嬌口浪叫道:

  果然一股股粘粘熱熱的陰精,從子宮內衝出,沾得明詳滿手及地上都是。

  一日復一日,一月復一月,明詳週旋於她們之間,幾乎是夜夜春宵,日日逍遙。但心裡老是念念不忘,要打三姨太的主意,每每想及她那雪白嫩滑的身軀,水汪汪的媚眼,鼓鼓的大奶子,細細的蛇腰,大大的屁股,及黑聳聳地陰毛,深藏著那肥肥滿滿的陰戶,令人遐想。

  今晚明詳乘著她們都出去逛逛時,與四姨太在房裡又共享魚燕之樂,只見得四姨太兩腿蹺得老高老高地掛在他的肩頭,兩眼如絲,媚頰嬌紅,渾身微顫,屁股在那兒上下左右地恍動。

  

  明詳兩手扳住她的肩膀,屁股一壓一抬地,七吋多長的陽具便在陰戶一進一出,插得四姨太的陰戶一掀一翁的。忽然明詳拔出陽具,一動也不動。

  四姨太正被他插得欲仙欲死,忽見他拔出揚具,停止不插,陰戶裡更覺癢酥酥地,難過萬分,便嬌滴滴地說道:

  「好寶貝!快插進來嘛,不要吊四姨的胃口啦!」

  「明詳,不要再整我了嘛!四姨的確是很難過,很癢。」四姨太回答道。

  「那妳得答應我一個要求。」明詳道。

  「不要說一個,十個百個我都答應你,說吧!」四姨太急急說道。

  「好,用妳的嘴來吸我的雞巴,怎樣?」明詳道。

  「好好好,我答應!」四姨太無可奈何地說。

  明詳趕忙翻過身子,兩眼正對著那飽滿而濕潤的陰戶,便用手撫摸起來。

  這樣一吸一吮的,四姨太用舌頭去撥弄著馬眼,牙齒輕輕咬著龜頭,頭一上一下地顫動。

  明詳不由自主地移開手,仰下頭,將嘴對著陰戶,伸出舌頭,在陰戶外面舔著,偶而還將舌頭伸進陰壁括弄一番。

  就這樣一個在那兒猛吸龜頭,一個猛只著陰核,渾身解數,使出百般功夫,只聽得四姨太含含糊糊地浪哼著。

  「嗯……嗯……用力……用……力……嗯……嗯……」

  一會兒工夫,四姨太被弄得淫水四濺,渾身狂顫,一陣一陣的陰精,熱呼呼都流進明詳的嘴裡。

  四姨太邊洩著陰精,邊緊緊地抱住明詳,嘴上工夫更加猛烈,吸得他龜頭猛脹,脹得她幾乎含不住。

  明詳慾火更加高升,翻過身子,將他擺平,大雞巴對著她的陰戶洞口,屁股用力一挺,「叱」的一聲全根盡沒,接著聳動腰肢,屁股一上一下猛插個不停。

  四姨太急急他忙地轉動著肥臀配合著他的抽插。

  這時他運用了五淺一深的戰法,兩、三百次抽插之後,改用三淺二深,如狂醉如痴,輕鬆快活。

  明詳見四姨太春情蕩漾,浪態撩人,更加慾火如焚,緊緊抱住她的嬌軀,用力狂插,次次到花心,插得四姨太,秀髮如草,兩眼微開,渾身無力,小口更是嬌媚淋淋浪叫道:

  只見得四姨太全身狂顫,媚眼緊閉,杏口張開,香汗淋漓,兩腿用力一伸,陰壁一緊一鬆,子宮內一陣一陣湧出燙滾滾的陰精。

  明詳的龜頭被她熱暖暖的精水一澆,頓時全身一震,一股快感傳遍整個中樞神經,便緊緊頂住她的子宮,果然一陣一陣的陽精從馬眼衝口而出,噴進子宮。

  「嗯……嗯……四姨……你的……陰戶……真好……」明詳全身爬在她的身上,將頭埋在她的大奶子裡,有氣無力地說道。

  「好寶貝,告訴四姨,二姨的陰戶及床上功夫同我比起來,哪個好?」四姨太問。

  「嗯……二姨的小浪屄緊緊的,水很多,就是沒有妳的肉多;而妳的屄裡會吸,陰唇鼓鼓像肉包子,全身也較豐滿,花樣也多,雞巴在那裡,暖和和、滑溜溜的很舒服。我看來,二姨同妳,兩位都好,我都喜歡。」明詳答道。

  說罷,雙雙起身,走進浴室去了。

  浴罷後,明詳看看手錶,已經快十一點了,便向四姨太告辭,走出房,深深地吸一口氣,仲夏之夜很涼爽,便慢步的走回自己廂房。

  經過三姨太的房間時,忽然聽到「嗯!嗯!」的浪叫聲頻頻傳出,心想:

  「嗯嗯!噯噯!」的浪叫聲,越來越大聲、越來越緊湊,房間內並沒有爸爸的聲音,難道是三姨太同別人幽會!會是誰呢?

  想到這裡,便趕緊的走到窗口,向裡一看。

  只見得三姨太同她的丫環麗香,雙雙一絲不掛,脫得精光抱在一起,兩人面對面,小腹緊貼著,而三姨太在那兒聳動著屁股,一前一後地,陰戶對著陰戶磨擦著,兩人的淫水沾得黑黑的陰毛濕濕的,床上更是那一片、這一片,黏黏的。

  明詳伏在外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女人在一起也有這一套。

  戰況忽變,雙雙分開,翻身掉頭,互相用嘴只起對方的騷屄,忽吸忽吮,忽急忽緩,「哼……哼……」的浪聲四起,雖然雙雙用盡工夫,但仍無法將慾火壓下,就是用嘴、用手,甚至陰戶對陰戶,但子宮花心上,仍然癢癢麻麻地,絲毫不能解愁,又有何辦法呢?忽聽麗香說道:

  「三姨太,我……我……裡面很難過……」

  「要是老爺在這就好了,多多少少,他還會插我幾下。」麗香臉紅紅地說。

  「是啊!雖然他的雞巴不大,也不很硬,但總比沒有的好多了!」三姨太說道。

  「不知二姨太同四姨太是怎樣渡過的?」麗香憂憂地說。

  「嗟!你這丫頭,年紀小小的,哪來這麼多心思?」三姨太說道又狠狠地挖她幾下。

  「喔……喔……還不都像是妳平常難過時,便要我……用手幫妳挖弄。」麗香說著又急急插她二下。

  「要是少爺能來,我們就好了。」麗香說道。

  「別胡說了。他還是小孩子,況且我又是長輩呢,怎麼可以……」

  「他小?還不呢!已經十八、九歲了,不知他的雞巴管用不管用?!」麗香說。

  明詳在外看得實在難受,再聽到她們的對話,更是慾火高升,便不顧一切地衝了進去。

  「三姨!三姨我來了!」三步兩步地衝到床邊,爬上去,左右一摟。

  「我在外面站了很久了,好三姨,救救我嘛!」明詳用力抱緊她們道。

  三姨太知道他在外面,剛才自己的浪態及所講的話全讓他聽到了,更加地羞紅滿面,一語不發,將頭埋進他的懷裡。

  明詳一見如此,樂得心裡亂跳,更加輕佻地逗著她們,一下子摸摸奶子,一下子扣扣她兩的陰戶。

  她們被他東摸西拍的,慾火漸漸又升起,麗香更是伸手去幫他解開扣子,褪掉內衣褲。

  「哎呀!三姨太!妳看他的雞巴,好大喔!」麗香驚喜地叫道。

  三姨太顧不了羞恥,伸手去抓,一握之下,幾乎抓不住呢!乖乖!想不到他年紀小小,雞巴竟有這麼大,比老爺的大多了,就是老爺吃下春藥,也沒有他的大、他的硬,怕不止七吋長呢?兩手去握還露出個大龜頭在外,恨不得一口將它吞到肚子裡。想著,又喜又愛地把弄著他的雞巴。

  「麗香,好好地在少爺的屁股用力推,等一下便輪到妳舒服了!」

  麗香便不吭聲地在後面用力推起他的屁股。

  三姨太荒曠已久的陰戶,被他七吋多長的雞巴全根盡入,塞得滿滿的,剎時整個中樞神經,酥麻酥麻地,非常舒服,杏口嬌喊道:

  「喔……喔……好舒服啊……好美啊……」

  這樣急抽快送的約有十來分鐘之久,三姨太已淫水泉湧,嬌喘微微,顯得淫狂快活,只見得她渾身顫抖,浪態萬分,嬌媚十足,漸入高潮。

  明詳將雞巴插入她的花心,在子宮口恍了兩下,抽出用龜頭在陰核磨幾下,又急急插入,插得三姨太的陰唇像少女的嘴唇,一掀一合的,翻出開來,淫水從嫣紅的小陰唇流到他的雞巴、流在床上。

  「噗叱!噗叱!」大雞巴一進一出與陰戶的磨擦聲。

  「哼噯!哼噯!」麗香用力推著屁股。

  「哎晴!哎晴!」三姨太的浪叫聲,混合著像四聲道的唱機放出交響樂。

  忽聽到三姨太嬌喘氣息的浪叫道:

  「喔……喔……好寶貝……好孩子……呵……呵……你真……能幹啊……真有本事……呵……呵……插得……三姨……呵……好舒服……真……不虧……三姨……疼……妳……啊……」

  明詳一聽,更加賣力,極力猛插,口中頻頻道:

  「太好……啦……插……插得……我要……升……天了……喔……喔……你的……雞巴……大……很大……呵……呵……浪屄……小……浪屄……要啊……要……丟了……丟精……了……呵……快……用力……啊…………」果然一陣陣陰精,像黃河缺口,直湧出來。

  果然不多久,三姨太陰戶又源源湧出淫水。兩腿又用力,頻頻地迎接大雞巴的抽送。

  明詳一見如此,知道她的淫性又昇起,那樣的插法是不能滿足她的,忙改用三淺二深狂插,只見得大雞巴,忽急忽緩,卵蛋衝撞著她的屁股,「啪!啪!」的,很有節拍地響著。

  三姨太淫性剛起,慾火漸高,明詳及時改用戰法,正中下懷,如魚得水,便渾身解數,使出全力地迎接著大雞巴。

  「噢……噢……大……雞巴……呵……好……好……孩……子……啊……你是……我的……親……祖宗……親爹……親丈夫……呵……呵呵……小騷屄……就是……被你肏死了……我也……願意……搗……搗吧……把……浪屄……插爛吧……喔……我要……一輩子……讓妳……插……永遠……永遠地……噢……丟丟……了……」

  麗香在後面一邊用右手推他的屁股.一邊用左手在自陰戶己裡猛挖猛掏,眼睛看著他兩激戰著,耳朵聽那令人慾火難耐的浪叫,早也就跟著三姨太洩了二、三次身,可是內心慾火還是難消,現見少爺拔出陰戶轉身向著她,急急忙忙地平躺在床上,兩腿八字地大開。

  明詳見她春情蕩漾,浪態迷人,桃源洞口,淫水四濺,更加慾火如焚,急忙翻身一跨,提著氣昂非凡的雞巴,用力一插,「噗叱」就這麼一聲,全根被那充滿淫水的陰戶吞了進去。

  「嗯……是平常……三姨太……睡不著時……便……要我……和她……一起睡……她……用……用手挖……挖我的……」麗香羞紅地解釋著。

  「那妳可曾被雞巴肏過?」明詳邊用力猛插,邊問邊。

  果然一陣陣的陰精,從子宮裡急急湧出,燙得明詳脊骨一陣酥麻,中樞神經非常舒服,他腰肢一縮,屁股一震動,一股股熱暖暖的陽精從馬眼噴出。

  明詳拿著毛巾,邊擦著身子,邊欣賞著三姨太的身軀,只見她的身體,雖年近徐娘,但處處含有誘惑力,肌膚勝雪,潤滑滑,豐滿的柳腰,兩腿不瘦不肥,尤其是那對大小適中的奶子,更是雪白白地,一點點瑕疵都沒有。再看那藏在那黑細細陰毛中的騷屄,不緊不鬆,雞巴放在裡面,就好像遊子返回自已家裡,那麼溫暖,那麼舒服,啊……真是令人消魂。

  三姨太見他滿眼色迷迷地在自己身體溜過來、瞧過去地看個不停,不禁羞紅雙頰,嘻嘻嬌媚地笑。

  三姨太聽他讚美自己,心中樂融融的十分愛用,便叫麗香去放水準備洗澡,同時憐愛地摟著他問道:「好孩子,告訴三姨,以前你肏過屄嗎?」

  明詳躺在三姨太的懷裡,非常舒服,輕輕點點算是回答。

  「那你肏過誰的屄呢?」三姨太好奇地問道。

  「同二姨、四姨,還有文倩她們。」明詳回道。

  「什麼?同二姊、四妹她們?真的嗎?可不能胡說啊!」三姨太驚奇地道。

  三姨太見明詳一臉正經的辯解道,若有所悟的自語道:

  「怪不得,最近她們有點怪,本來的憂怨都一掃而光,全身喜氣洋洋地,一改往常,原來是有你這小冤家在灌溉她們!這也難怪,你這十足的本錢,對誰,誰都喜歡,人見人愛的小冤家呀,你可艷福不淺啊!」

  說著便緊緊摟住他,頻頻的吻著。

  三姨太當然滿口答應,此時麗香進來,請他們洗澡去了。

  第二天,明詳便對二姨太、四姨太說,要她們吃過晚飯一起至他的房裡,順便告訴他和三姨太的事及他的願望,二姨太及四姨太都答應了。

  晚飯後,明詳回房先洗洗個澡,全身脫個精光,躺在床上等著。

  文倩見他此時,感到奇怪便問道:「寶貝,你怎麼啦?」

  「喔!姐姐來我告訴妳!」明詳回答,邊拉著文倩到他的身旁,乘她不備,忽然脫掉她的衣裙,用手便撫摸起來。

  明詳翻過身子,提起雞巴,先與文倩幹起來了。文倩張開兩腿,屁股抬起,迎合著大雞巴的抽插。

  此時三姨太帶著麗香走進房裡,一見此景便笑嘻嘻地走了過去,雙雙幫著明詳,用力推起他的屁股來。

  「噗叱!噗叱!」文倩淫水四射。

  「嘿噢!嘿噢!」明詳用力狂插。

  明詳見她們都來了,便悄悄地對三姨太說:「三姨太,等一下我要好好地整整四姨,你們都照我的話作啊!」

  三姨太正被四姨太取笑得不好意思,臉紅紅地,聽他這麼一說,便點點頭。

  「快來呀!四姨!我們正等著妳呢!」明詳向著四姨太叫道。

  「算了吧!你這小鬼,這時還會想到四姨,那才怪呢?」四姨太邊說邊走了過去。」

  「捉住她,架她到椅子上去!」一聲下令,三姨太及文倩、麗香迅速地跳過去,緊緊捉住四姨太,架她坐在椅子上按住。

  明詳趕忙拿著那條大毛巾,走到四姨太背後,將她雙手反綁在椅子靠背上。

  「哎!哎!寶貝,你們要幹什麼?」四姨太急急地問道。

  明詳不理她的狂叫,又將她的雙腿張開,分綁在椅子扶手上,綁好就動手撕掉她的衣裙及內衣褲。剎時四姨太全身精光,坐在椅子上,屁股凸出,陰戶整個露出來,一動也不能動。兩眼露出哀求的眼光,嬌聲求道:

  「好寶貝!不要整我了,快將四姨放下嘛。」

  「好寶貝!好孩子!不要叫我丟太多,四姨恐怕受不了!」四姨太忙道。

  明詳要大家把衣服全脫了,令文琳用手去挖弄著四姨太的陰戶,叫文倩及麗香雙雙用嘴唇含著她的大奶子,又拉著二姨太、三姨太兩人坐在他的兩旁,一邊要三姨太用嘴含著他的大雞巴,一邊用雙手撫摸她倆的陰戶,然後一起欣賞著這幕。

  「寶貝!你倒很懂得享受嘛!」三姨太笑著道,張開嘴來含住他的大龜頭。

  「喔……喔……文琳……裡面……再……裡面……一點……啊……」四姨太浪叫著。

  文琳起先用一支指頭,漸漸地變二支、三支、四支,最後乾脆一隻小手整個伸進去,在她的陰道四壁撫摸、挖揉著,還不時地一插一抽。在花心處子宮頸捻扣著,直扣著四姨太渾身狂顫,況且兩個大奶子,還有文倩、麗香在那兒吸吮著呢!你說哪能不大浪特淫呢?!

  只見得四姨太淫水猛流,全身浪態十足,口中嬌媚大喊道:

  就這樣一連連地洩了四、五次陰精,流得文琳滿手,椅子、地上一片片濕濕的。這一塊、那一塊看得他們個個笑咪咪地。

  「麗香,妳願不願意嚐嚐四姨的陰精,挺補的呢,尤其對美容更加有效。」明詳見文琳有點累,便哄著麗香,要她用嘴去舐四姨太的騷屄。

  「好!」麗香高高興興地與文琳對調,用嘴一吸將在陰戶上的陰精,一股腦全吞到肚子裡去,就這樣的猛吸猛舐,偶而還用牙齒去輕咬著陰核。

  四姨太被她倆用手、用嘴弄得全身乏力,香汗淋淋,根本連話都講不出來,只在高潮時,才發幾聲浪叫。

  明詳要文琳及麗香倆人互相顛倒擁抱,用嘴舐著對方的陰戶。而要二姨太、三姨太及文倩並排地伏在床沿,屁股朝上翹起,自已站在床邊,扶著大雞巴,對著二姨太猛插幾次、又拔出,移身對準三姨太再猛抽幾下,然後再插文倩幾下。

  「叭!叭!叭!」像機槍六發點放。

  「噗叱!噗叱!」又是一個全根盡入。

  「晴……晴……真好……真……舒服……哎……哎……昇天了……喔……美……死了……浪屄……要丟……了……喔……嗯……丟了……丟精了……」

  從此,全家樂融融地,以明詳為生活支柱,快快樂樂地過著日子。你聽!由他的房子裡,那種浪叫、嬌呼!令人遐想,令人思春的美妙聲音,頻頻傳出呢!

  ──全書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