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98-699

porsmm
本文:2022-07-25T15:54:16
六百九十八、哥,蕭容魚是誰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誇完”陳嵐以後,覺得客廳裡的氣氛突然一凝,剛剛被哄好的堂妹又是凶巴巴的盯著自己。

“幹嘛?”

陳漢升愣了愣:“難道我說的不對嗎,瞧這豬尾巴栩栩如生,這說明阿嵐平時對生活觀察的很仔細啊。”

“嫂子,你看看我哥啊!”

陳嵐氣急敗壞的和沈幼楚抱怨。

“阿嵐畫的是小兔子。”

沈幼楚嘟著小臉,認真的說道。

“是嗎?”

陳漢升湊近了看看:“好像還真是,鼻孔是豬的鼻孔······”

“好了好了,趕緊吃飯!”

二叔看不下去了,他是軍官轉業,自帶一股正直嚴肅的氣質,陳漢升和陳嵐表面不鬧了,不過坐在一起的時候,還是你推我一下,我踢你一腳。

二嬸看的直歎氣,兄妹倆從小就是這樣,見面就打架,當然最後都是陳嵐哭著告狀。

看看幼楚多老實啊,一手端著瓷碗,一手拿著筷子,小口的吃著米飯,就是太容易害羞了,沒說兩句話都會臉紅,真是和陳漢升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

甘文秀很中意這個“侄兒媳婦”,五官和身材就不說了,關鍵是氣質嬌憨,穿著也質樸。

親戚們都知道陳漢升在大學創業,還折騰出一番動靜,就算“破產”應該也是不差錢的。

可是沈幼楚打扮多簡單啊,長袖的白襯衫,天藍色的牛仔褲,腰細細的,腿長長的,柔順的長髮束成低馬尾,溫柔的趴在肩膀上。

剛剛因為在廚房裡幫忙,沈幼楚才把長袖整齊的向上卷起一點,二嬸越看越喜歡,不斷的給沈幼楚夾菜,惹得陳漢升和陳嵐兩人同時吃醋。

吃完午飯以後,甘文秀收拾東西正要跟著下樓,陳漢升攔住她:“嬸,你也要去讀大學啊?”

“嬸都大學畢業多少年了。”

甘文秀笑著說道:“我要陪阿嵐去報名。”

“不用啦,陳嵐都18歲了。”

陳漢升勸道:“你就放心讓她自己去學校吧,再說我和沈幼楚都在呢,你們在家休息一下。”

“這······這不太妥當吧。”

甘文秀有些遲疑,畢竟這是女兒第一次出遠門。

“二嬸。”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我那車坐不下四個人,你要過去,自己去車站買票吧。”

二叔陳志明看了看陳漢升,又看了看沈幼楚,最後也點點頭說道:“我同樣不贊成父母跟著過去,陳嵐應該獨立一點。”

“耶~”

陳嵐大叫一聲:“媽,你已經管了我十幾年了,現在還想限制我的人生自由啊。”

不過話雖這樣說,甘文秀依然不放心,路虎離開以後,她仍然在原地喃喃自語:“阿嵐蚊帳都不會掛,衣服也洗不乾淨,她能不能和室友相處好······”

“亂擔心什麼,當年我考上軍校的時候,自己拎著行李坐了兩天綠皮車去報名的。”

陳志明搖搖頭說道:“再說漢升就在隔壁大學,你對漢升不放心,難道對沈幼楚還不放心嗎?”

“這倒是。”

提起沈幼楚,甘文秀神情才略微放鬆:“別看漢升長的一般,選女朋友的眼光真是拔尖。”

“什麼叫長得一般。”

陳志明不滿意的幫侄子辯解,腦海裡把陳漢升鼻子、嘴巴、眼睛全部過濾一遍,終於挑出一個可以誇讚的優點:“至少他個子挺高的。”

······

從揚州返回建鄴的路上,沈幼楚把副駕駛讓給陳嵐,自己坐到空蕩蕩的後排背單詞。

陳嵐第一次沒有父母的約束,心情就像離開鐵籠的飛鳥,一會纏著陳漢升說話,一會把沈幼楚手機拿過來玩遊戲,沒多久就到了建鄴醫科大學。

陳嵐高考分數不低,如果報考其他院校的話,普通的211是沒問題的,不過醫學院校參與評審時天然有個弊端,專業種類就輸給了其他綜合性大學。

所以,我們國家很多高水平的醫學院都是非985和211,除了建鄴醫科大學,還有南方醫科大學、首都醫科大學等。

“哥,你怎麼不走了?”

陳嵐發現陳漢升把車停在門口,好像在猶豫要不要進去。

“你嫂子快考研了,陪你報名簡直是浪費寶貴時間。”

陳漢升一打方向盤,突然轉回了財大女生宿舍門口,這才扭頭對沈幼楚說道:“你還是安心看書吧,阿嵐報名的事情我來安排。”

“喔?”

沈幼楚眨著單純好看的桃花眼:“不礙事的,我幫阿嵐鋪一下床褥。”

“她都這麼大了,一定要學會鍛煉自己。”

陳漢升不由分說的打斷:“你抓緊時間複習,晚上我帶阿嵐回天景山小區吃飯。”

沈幼楚只能聽話的下車,肩上搭著小布包,默默的看著路虎遠去。

夏天的風暖暖吹過,夾雜悶熱的氣浪,沈幼楚長袖的下擺輕輕翻動,頭髮也被吹的有些散亂,一縷縷調皮的遮住眼睫毛,沈幼楚下意識的挽在耳朵後面,露出一張包容中帶著嗔怪的溫婉臉龐。

這時,她突然發現周圍吵鬧的聲音有些減弱,一抬頭許多新生師妹都怔怔的盯著自己,沈幼楚有些不好意思,低著頭回了宿舍。

沈幼楚剛離開,新生們突然像炸開鍋一樣,都在興奮打聽這位漂亮師姐的名字。

旁邊有好幾個大二的學生會幹事,她們互相對視著笑了笑,當年自己在奶茶店看見沈師姐的時候,好像也是這個反應。

······

沈幼楚下車以後,這次路虎徑直駛入了建鄴醫科大學,陳漢升和陳嵐都在左顧右盼,欣賞校園裡的美景。

“沒想到學校還挺大的啊。”

陳嵐對這所學校頗為滿意,父母不許自己出省,還要選醫學類的,建鄴醫科算是很好的“歸宿”了。

“是吧,也挺白的。”

陳漢升點點頭說道。

“嗯?”

陳嵐怔了怔,循著陳漢升目光看過去,發現他正盯著建鄴醫科裡穿短裙的女生呢。

“哥!”

陳嵐錘了一下陳漢升:“你怎麼這樣啊,我就說為什麼把嫂子送回去呢,原來是想偷看我們學校的女生!”

“什麼叫偷看?”

陳漢升理直氣壯的說道:“沈幼楚不在,我這是正大光明的觀看!”

陳嵐“呸”了一聲:“哥你臉皮真厚,還記得自己有女朋友呢。”

“有女朋友就不能再看美女啦,有女朋友就不能再結識第二個女朋友啦?”

陳漢升詭辯道:“你今天吃飽飯,明天還不是一樣要吃?”

“我······”

陳嵐突然無言以對。

雖然這個哥哥很不正經,不過有他當嚮導,交學費報名都很順當。

來到宿舍以後,六人間的宿舍已經到了三個女孩。

這些小女生都是稚氣未消的樣子,一邊禮貌的和陳嵐打招呼,一邊打量著陳漢升。

等到陳漢升自我介紹是隔壁財大的大四學長,小女生們臉上都有些敬畏的神情。

“那個······”

陳漢升咳嗽一聲:“師兄我不僅大四了,還是財大的學生會主席,歡迎各位師妹來財大做客。”

“葷素不忌,沒有下限,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陳嵐一邊苦逼的自己掛蚊帳,心裡一邊罵著。

按理說嫂子沈幼楚的顏值已經是天花板了,宿舍裡的室友誰都比不上,可是堂哥為什麼還能調戲的那麼開心呢?

“你們剛考完高考,物理題肯定都沒忘記吧。”

陳漢升對最有姿色的一個小姑娘說道:“師兄考考你,已知雨滴的質量m,雨滴速度v和屋頂的面積s,請問······”

小姑娘真以為這是個物理題,聚精會神的聽著。

結果陳漢升拖個長音,最後才問道:“請問,你的QQ號是多少?

“啊?”

小姑娘靦腆的低下頭,其他兩個女生都在笑著哄鬧。

“哥!”

陳嵐再也忍不住了,她根本不會掛蚊帳,關鍵陳漢升這個哥哥還在嬉皮笑臉的浪蕩,阿嵐氣鼓鼓的說道:“你來幫我掛!”

“我掛?”

陳漢升瞧了瞧2米高的鐵床:“哥恐高啊,你還是自己來吧,其實也不需要四個角都綁上,隨便掛個對角線唄,晚上能睡覺行了。”

“陳漢升!”

陳嵐幾乎要崩潰了,蚊帳掛個對角線,這是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嗎?

“你不幫我掛,我就告訴大伯母!”

陳嵐小嘴一撇就要哭。

“好吧。”

陳漢升歎一口氣,妹妹太不讓人省心了,所以為了懲罰她,手機延遲到下個月學期再送她。

沒辦法,人犯錯誤了就得懲罰,希望阿嵐能理解當哥哥的一片苦心。

陳漢升心裡決定以後,掏出手機和路虎車鑰匙擱在桌上,沿著梯子爬上鐵床。

不過,這招“裝逼術”對2005年的女生沒什麼用,她們大部分還沒有被拜金主義和享樂主義侵染,“學生會主席”的名頭遠比路虎車鑰匙有吸引力。

“真能炫耀!”

陳嵐翻翻白眼,拿起陳漢升手機說道:“我要打個電話給我媽。”

“阿嵐你事可真多。”

陳漢升和小姑娘說笑的正開心呢,拿起手機找到二嬸甘文秀的號碼撥過去。

陳嵐拿著手機走出宿舍,和母親彙報今天報名的情況。

聊完以後,陳嵐聽到陳漢升還在宿舍裡吹牛逼,冷哼著倚靠在走廊牆壁打遊戲。

這真是她的個人習慣,陳嵐平時在家也喜歡拿父母手機打遊戲。

結果,陳漢升的諾基亞無聲無息的來了三條信息。

蕭容魚:小陳,你在做什麼,我準備去遞交保研報告了。

蕭容魚:好想你呀,要是天天能看見你多好。

蕭容魚:不忙的話,我準備打過去嘍。

“咕嚕~”

陳嵐看完短信,重重咽了口唾沫,心跳開始不自覺的加速。

“我嫂子是叫沈幼楚吧。”

陳嵐暗暗的想著:“沒錯,她的確叫沈幼楚,那蕭容魚是誰,她居然給我哥發曖昧信息?”

一分鐘以後,手機屏幕上顯示“蕭容魚”的來電號碼。

陳嵐佯裝鎮定的走回宿舍,舉起手機說道:“哥,電話。”

“噢。”

陳漢升接過手機,他本來也不以為意,不過發現陳嵐的臉色有些緊張,眼神老是往自己身上瞟,還不動聲色的站到床邊,似乎偷聽對話內容。

阿嵐的表演痕跡太重,在資深老藝術家面前破綻太多啦。

陳漢升不動聲色的接通,蕭容魚脆生生的問道:“小陳,你在做什麼呢,給你發信息也不回。”

“我啊。”

陳漢升心想還有短信啊,他低頭看了一眼陳嵐:“我在幫二叔家的堂妹掛蚊帳呢,她今天大學報到,就在建鄴醫科大學。”

“那離財大很近啊,她好像叫陳嵐是嗎?”

蕭容魚也聽過這個名字:“你怎麼不和我說呀,早知道我就過去請她吃飯了。”

“我也是臨時接到任務的,再說天氣太熱,律所事情又多,你過來做什麼,我隨便打發她離開就可以了。”

陳漢升大大咧咧的說道。

陳嵐聽到“隨便打發她離開”的時候,賭氣的噘著小嘴。

“咦~,怎麼這樣講呢。”

蕭容魚很正式的說道:“明天梓博也從封閉式暑假工裡面解放了,你把妹妹帶過來嘛,認識一下我們這個小圈子裡的哥哥姐姐。”

“她未必有空,剛開學。”

陳漢升故意沒把話說死:“看看具體情況再說吧。”

掛了電話以後,陳漢升翻了翻短信,看見了蕭容魚給自己發的短信,他又把手機擱在身邊,依然若無其事的綁著蚊帳。

就這樣過了兩分鐘,一切都好像很正常,就在陳嵐放鬆警惕的時候,陳漢升猛地一個轉身。

這個轉身太突然了,陳嵐本來就盯著陳漢升背後觀察,根本沒反應過來,瞬間和哥哥的眼神撞在一起。

陳嵐慌慌忙忙的轉移視線,陳漢升什麼都明白了,按照妹妹以往的性格,她哪有空盯著自己,這裡肯定是有事啊。

陳漢升乾脆也不綁了,摟著妹妹肩膀走到宿舍走廊:“阿嵐,你是不是看了哥的手機短信了。”

“看了啊!”

陳嵐挺直腰杆,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我不是故意看的,還有,那個蕭容魚是誰啊?”

“額······”

陳漢升沉思了一會:“這個問題太長了,所以我建議我們去電腦城的路上,邊走邊談怎麼樣?”

“為什麼去電腦城?”

陳嵐好奇的問道。

“難道你不想擁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嗎?”

陳漢升皺著眉頭:“其實我早就和你爸你媽建議過了,大學生現在都需要筆記本電腦,可惜這些大人就是不聽,說句心裡話,我也忍他們很久了。”

“妹妹你這麼漂亮,難道不應該擁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嗎?”

陳漢升義正言辭的說道。


六百九十九、“醜姑娘”蕭容魚?
作者:柳岸花又明
“蕭容魚吧,她其實是個很可憐的女孩,高中暗戀了我整整三年。”

掛好蚊帳以後,陳漢升載著妹妹前往百腦匯電腦城,在車上他也講述了自己和蕭容魚沈幼楚這兩個女孩的“真實經歷”。

“高考結束那年,我們都和你差不多大,在班級的最後一次聚會上,蕭容魚突然和我表白了,不過那時哥哥只想好好讀書,根本不打算大學期間談戀愛的,所以就拒絕了她······”

陳漢升眼神滄桑,仿佛在回憶著青春往事。

“哇塞,居然還有女生和你表白?”

陳嵐開始很不能理解,不過她很快就“醒悟”了:“這個叫蕭容魚的女生一定很醜吧,她沒有男孩子喜歡,所以才主動追的你。”

“額······”

陳漢升愣了好一會,最後清了清嗓子:“反正我不覺得她漂亮,甚至用平平無奇來形容。”

“然後呢,你們怎麼又談上了?”

陳嵐現在正是對感情最感興趣的年紀,心中非常八卦。

“當然是蕭容魚追的太猛烈了唄。”

陳漢升舉例道:“軍訓時候她給我送水果,降溫了給我買羽絨服,下雪時專門到我宿舍樓下堆雪人,還冒著被記過的危險為我放煙花······哎,實在太多了。”

“哇!”

陳嵐驚呼道:“想不到世間還有如此癡情的女孩子,這樣來看醜一點也是可以接受的,畢竟人家對你是真好,再說幼楚嫂子已經那麼漂亮了,你又葷素不忌的,實在是很正常的操作。”

“呵呵呵,說出來你可能不信。”

陳漢升冷笑一聲:“沈幼楚也是她主動追的我。”

“啊呸!”

這話陳嵐根本不信:“嫂子那麼漂亮,她能主動追你?”

“怎麼說呢,你是我妹妹,所以get不到我的顏值。”

陳漢升說著掏出了手機,當場給沈幼楚打個電話:“阿嵐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和她直接對質。”

“喂~”

沈幼楚很快接通電話:“我在~”

“我就是想問問啊。”

陳漢升開通免提:“咱們戀愛的時候,應該是你追我的吧。”

“呼······”

沈幼楚沒有回答,輕微的呼吸聲打在聽筒上。

“快說啊。”

陳漢升催促道:“我正和陳嵐回憶咱倆的故事呢,當時是你主動追的我,對不對?”

“······嗯。”

終於,沈幼楚還是輕輕的應道。

聽到這個回答,陳嵐眼睛睜得像小鈴鐺,難以置信的看著堂哥。

“我早就說了嘛。”

陳漢升對這個反應很滿意:“因為咱們是兄妹,所以我的顏值你欣賞不了,難道哥連續三年榮獲‘財大最帥校草’這種小事情,一定要到處宣揚嗎?”

對於沈幼楚的回答,陳漢升一點不意外,原則問題之內,她是可以做出所有讓步的。

“莫非我真是眼瞎了十八年,忽略了身邊這樣一位超級帥哥?”

陳嵐有些懵逼,就和小時候一模一樣,成功被自己哥哥忽悠住了。

她死死的盯著陳漢升端詳,從上到下,從左到右,最後突然捂住嘴巴:“嘔······哥你開的慢點,我有點想吐。”

陳漢升:······

陳嵐其實是有點輕微中暑,喝了點礦泉水就好了,陳漢升這個哥哥呢,醜是不醜,但是帥也沒多帥,混不吝的痞味倒是很足,難道那些姐姐們都喜歡這一款?

“所以啊,哥不是渣男,其實是做好人好事。”

陳漢升歎一口氣:“蕭容魚那麼醜,她又那麼喜歡我,我如果不接受的話,她說不定要尋死的;沈幼楚也是,她就是個憨憨,我其實是被迫收留了兩個滿身缺點的少女,此中辛酸誰又能理解,深夜我躲在被子裡流淚的無助,誰又能體會呢?”

“哥······”

陳嵐想像到陳漢升要被蕭容魚那樣一個“醜女孩”糾纏,她都有些同情了,以至於在電腦城的時候,陳嵐只打算買個幾百塊錢的掌上英語詞典,意思一下就差不多了。

不過到底是自己妹妹,陳漢升不能太坑她,否則她明天見到“平平無奇”蕭容魚的時候,只怕要爆炸。

所以,陳漢升還是買了一台9000多的惠普筆記本,付帳前專門問道:“在我妥善處理這兩個姐姐的感情之前,你能保證不說出去嗎?”

“可以的!”

陳嵐流著口水,眼巴巴的看著嶄新的筆記本:“其實電腦什麼的,我是真的無所謂,主要就是想幫哥哥做點好人好事。”

“嗯,真乖。”

兩個戲精兄妹倆各自“心懷鬼胎”,阿嵐以為哥哥在第一層,自己站在第二層了。

其實呢,“導演兼表演藝術家”的陳導一直在最頂層。

······

買了筆記本以後,陳漢升帶著陳嵐來到天景山小區吃晚飯。

陳嵐本來以為這是哥哥和嫂子的“小家”,進門後發現人還人挺多。

除了沈幼楚以外,還有個年邁的婆婆,有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女孩,還有一個眼睛又大又明亮,紮著羊角辮的小丫頭。

“這是嫂子的妹妹吧,表情好像啊。”

陳嵐性格比較活潑,直接蹲下去逗弄沈甯寧。

小阿寧有些時候,的確很像沈幼楚,有次她因為數學題沒做出來,胡林語狠狠的訓斥以後,小丫頭一個人跑到臥室裡偷哭。

等到大家找到她的時候,阿寧站在牆角,一隻小手抹著眼淚,另一小手扣著牆壁,眼眶裡閃動著淚花,用川渝話委委屈屈的說道:“我不想在這裡耍咯,我想回去咯······”

那一瞬間真的和沈幼楚非常相似,總之胡林語看到以後,她再也捨不得罵阿寧了。

想起了小胡,陳漢升才問著沈幼楚:“胡書記今天還是聯繫不上嗎?”

沈幼楚搖搖頭,她想了一會和陳漢升商量道:“我想去找一下林語。”

“啥?”

陳漢升看著沈幼楚:“去她家?”

沈幼楚點點頭,她是真的擔心好朋友。

陳漢升笑了笑,沈幼楚不善於表達感情,偶爾的一兩句情話,還要自己強迫她說出來,可是她都表現在生活裡的每個細節上。

沈幼楚對胡林語的友情也是這樣,胡書記整天嘰嘰喳喳,性格甚至有些霸道和無理,其他女生還真的很難容忍。

“行啊,過兩天去小胡家裡看看,我真是想她了。”

陳漢升也答應了,雖然小胡經常無腦懟自己,不過她仍然是一個可以結交和信賴的朋友。

尤其大四剛開學,班級事情突然多起來了,經常需要填寫各種各樣的信息表格,陳漢升從不管雜事,輔導員郭中雲又是個打醬油的鹹魚,胡班長的重要性一下子凸顯出來了。

吃完晚飯以後,陳漢升送妹妹回學校,總的來說,陳嵐對今後大學四年的生活還是頗為滿意的。

學校環境還不錯,哥哥和漂亮嫂子就在對面,附近還有一個溫馨的小家。

唯一遺憾的是,就是明天要見到那個蕭容魚了。

“如果幼楚嫂子的顏值是s,那我就是a+吧。”

陳嵐歎一口氣:“蕭容魚估計是D·······甚至可能是F了吧,哎,可惜了這麼好聽的名字,也可惜了電話裡那麼甜美的嗓音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