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秘書的成長之路5

Reader
本文:2022-07-25T13:43:15
  陳靜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面,有些百無聊賴,已是黃昏十分,想著這一整天
楊誠都沒有叫自己進去「工作」,莫非是晚上要去自己的小屋留宿?!想著晚上
可能進行的一場盤腸大戰,陳靜不由得夾緊了雙腿,覺得自己下身有些潤濕了。

  眼前的光線忽然一亮,繼而又陰暗下來,陳靜抬頭一看,才發現辦公室的門
被打開了,門口此時正站著兩個人。

  進來的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四十歲左右的樣子,西裝革履。女的十分年輕,
看著不過二十歲的樣子,此時正雙手挽著男人的一條胳膊,整個人都貼在男人身
上,長長的頭髮高高的紮在兩側,臉上化著濃妝,不過仍然可以看出其姣好的面
容,穿著十分暴露,上身穿著一條紅色吊帶小衣,露出一截纖細的小蠻腰,下身
穿著一條黑色熱褲,白皙光滑的大腿也都裸露在外面。

  陳靜心裏直嘀咕:這都秋天了,雖然天氣倒是還不冷,可現在到大街上去看
看,哪里還有這麼清涼打扮的?!

  心裏雖然腹誹,陳靜卻是站起身來,微笑著詢問道:「先生,你好,請問找
誰?」

  在陳靜打量兩人的同時,那兩人也在打量著陳靜,聽得陳靜詢問,男人開口
道:「你是新來的吧?我找你們楊總。」說著就往裏面走去。

  陳靜趕緊起身攔住:「先生請問你有預約嗎,沒有預約不能進去!」

  男人戲謔地看了看陳靜:「放心,我跟你們楊總認識十幾年了,不需要預約
的。」說著讓開陳靜就推開里間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楊誠聽見開門聲抬起了頭,看見進來的兩人和跟在後面一
臉焦急神色的陳靜,立即明白了怎麼回事,沖著陳靜擺擺手,示意沒事,開口對
進來的男人說道:「老鄭,你怎麼來了,有事?」

  「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了?!」那個老鄭邊說邊輕車熟路走到沙發上坐下,
扭頭看了眼陳靜問道:「什麼時候又換了個新秘書?這位怎麼稱呼?」

  「這是小陳,今年大學剛畢業!」楊誠坐在椅子上回答,又扭頭對陳靜介紹
道:「小陳,這是XX醫藥在咱們市的銷售經理,這是他秘書婷婷。」

  「老楊真是好福氣啊!」鄭經理又深深看了陳靜一眼,曖昧地對楊誠說道。

  得知來人是老闆的熟識,陳靜心中松了一口氣,趕緊拿杯子倒了兩杯水放到
茶几上,待抬起頭時,卻被看到的景象震地目瞪口呆,只見那個婷婷徑直走到楊
誠身邊,做在楊誠的大腿上,攬著他的脖子就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口中說道:
「楊總,有沒有想我啊?」

  楊誠在婷婷鮮紅的小嘴上回了一口,笑著說道:「想死你這個小妖精了!」

  說著大手就攀上婷婷胸前的高聳,揉捏起來。

  鄭經理眼看陳靜愣在那裏,伸手把陳靜拉過來坐到自己腿上,把頭湊到陳靜
耳邊:「別奇怪,我跟你們楊總認識十幾年了,一向是有女人一起幹的。」說著
把手就從陳靜上衣的下擺伸了進去。

  感覺到自己胸前的乳房被人握住,聽到鄭經理如此言語,陳靜只想立即逃離
這裏,可是覺得渾身無力。

  耳邊傳來婷婷嗯嗯哼哼的呻吟聲,男人握住自己乳房的大手有技巧的揉捏著,
陳靜只覺得心中燃起一團火來,無力地癱軟在男人懷裏。

  感覺陳靜彈力十足的小屁股在自己大腿上輕輕扭動,手中揉捏著陳靜豐滿圓
潤的乳房,鄭經理也覺得欲火高漲,低下頭,狠狠地吻住了陳靜鮮紅的小嘴。一
番熱吻過後,鄭經理才抬起頭,對著楊誠說道:「老楊,晚上一起出去玩玩?」

  楊誠自然欣然答應,很快四人驅車駛出了公司。

  隨便找了個飯店吃晚飯,席間那個婷婷很是活躍,不停的嘰嘰喳喳活躍氣氛,
時不時地還用言語挑逗桌上的兩個男人,陳靜卻對此仍舊有些不適應,只是一直
拘謹地坐在一旁。

  用過晚飯,四人又來到一家KTV,開了一間大大的包房。一進包房,婷婷
就自己奔著話筒去了,選好一首歌,自顧自開始唱了起來。

  楊誠鄭經理陳靜在包房的沙發坐下,鄭經理挨著陳靜,三人各自倒了一杯酒,
一邊喝著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婷婷唱完一首,又過來拉著楊誠一起去唱了,鄭經理伸手環在陳靜腰上,看
著陳靜有些拘謹,將陳靜往自己懷裏攬了攬,笑著說道:「小陳,放開些。出來
玩嘛,開心就好!」

  說著,舉杯喝了一口酒,卻不往下嚥,而是吻住陳靜的小嘴,將嘴裏的酒液
一點點往陳靜小嘴裏渡去。

  甘甜的酒液灌進口中,小嘴又被男人的大嘴堵著,陳靜不由得把口中的紅酒
一下下給吞咽下去,一大口紅酒喝完,陳靜臉頰升騰起兩朵迷人的暈紅。

  「來,小陳,該你喂我了!」鄭經理身體後靠在沙發的靠背上,向陳靜示意
到。

  酒精的作用讓陳靜也逐漸放開了,端起酒杯小心喝了一口,陳靜嘟著小嘴向
鄭經理吻去。

  這邊兩人漸入佳境,那邊的楊誠和婷婷也是玩得開心。兩人一前一後貼身站
著,楊誠把婷婷攬在懷裏,雙手卻是伸進婷婷的吊帶小衣裏,在婷婷胸前的乳房
揉搓著,婷婷被弄得已是氣喘吁吁,卻是不斷扭動著自己的小屁股,來回摩擦著
頂在自己屁股上男人的欲望之根,至於唱歌,此時兩人卻是誰也顧不上了。

  一首歌曲結束,兩人都是有些氣喘的回到沙發坐下。婷婷看著另一張沙發上
坐著的兩人,開口說道:「陳姐怎麼不去唱歌啊?不如跟老闆一起來個對唱好了。」

  「怎麼樣?一起去?」鄭經理看了眼懷裏的陳靜,就把陳靜拉起來走了過去。

  商量著選了首男女對唱的歌曲,兩人就開始唱了起來。唱了沒有幾句,陳靜
就感覺男人的大手伸進自己衣服裏,捉住自己的乳房揉捏著。因為早在剛才就看
過楊誠婷婷兩人的表現,陳靜對此也就不以為意了。

  一首歌唱完,陳靜也是滿面潮紅,喘著粗氣,隨著鄭經理回到沙發坐下。扭
頭看楊誠與婷婷兩人,卻發現婷婷正把頭埋在楊誠胯下,小腦袋一上一下來回起
伏著,略微一想便知道了兩人在做什麼。

  鄭經理自然也看到那邊兩人正在做什麼,也覺得自己心中火熱,拉開自己褲
子拉鏈,把早就硬起來的陰莖給釋放出來,對著陳靜招呼到:「小陳,來,嘗嘗
我的雞巴怎麼樣!」

  陳靜聽鄭經理這麼說,一下子就羞紅了臉,卻是嫵媚地白了鄭經理一眼,然
後聽話地低下頭去,把男人挺立的陰莖給含在口中。

  鄭經理感覺自己陰莖被一片溫暖濕潤包裹住,任由陳靜的小嘴套弄著,舒服
地眯著眼睛向後靠在沙發靠背上,享受起來。

  「小陳,你說咱們是在這裏先幹一炮呢,還是等會到酒店再好好玩呢?」鄭
經理開口出聲問道,睜開眼睛向陳靜看去。

  「我肏!」鄭經理出聲罵了一句,卻原來是看到那邊婷婷吊帶小衣高高卷起,
乳罩也被推在上面,露出一對雪白的乳房,黑色的小熱褲連同內褲都掛在一隻腳
踝處,此時正叉開腿坐在楊誠身上上下套弄著。

  眼看著那邊已經幹得熱火朝天,鄭經理也是再也忍耐不住,起身把陳靜壓在
身下,卷起陳靜的裙子,把小內褲一把拉下。陳靜此時也是欲火高漲,主動地把
雙腿向兩邊用力打開,露出濕漉漉的陰戶召喚男人的進入。

  鄭經理用手扶著陰莖,在陳靜兩片粉紅的陰唇上下摩擦幾下:「等急了了吧,
這就來了!」說著一挺屁股,勃起的陰莖長驅直入,一刺到底。

  「哎呦!好長,太深了啊!」鄭經理陰莖粗度雖然不比楊誠,可是長度猶有
過之,這一下整個刺進來,陳靜不由得睜大眼睛,不停地抽著涼氣。

  「真緊吶!」鄭經理此時心中也是不停感歎,下身的陰莖被陳靜嬌嫩的陰道
緊緊箍住,雖然陳靜不如婷婷在性愛上的活潑,不過卻是別有一番風情,就是光
這小屄也是極品,今天晚上定要好好享受一下了。

  鄭經理伸手去解陳靜上衣的扣子,向兩邊拉開上衣的衣襟,把薄薄的乳罩往
上一推,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就彈了出來。

  鄭經理伸手捉住,握在手裏細細地把玩著,笑著對身下的陳靜調戲到:「你
這對奶子真不錯呢,比婷婷的可大多了!」一邊說著一邊抽送起來。

  那邊的兩人此時已經換了姿勢,婷婷仰躺在沙發上,一條腿搭在沙發的靠背
上,一條腿在沙發邊低垂著,楊誠站在地上,用手撐在沙發上,用盡全身的力量
一下一下衝刺著。

  此時的婷婷也瘋狂地扭動著身體迎合著男人的抽送,已經是滿面潮紅,一臉
的香汗,兩條手臂在空中無意識地揮舞著,張開的小嘴發出一聲聲高亢的浪叫:
「啊……太深了……啊……再用力……啊啊……好老公……要被你幹死了……啊
啊啊……」

  因為知道後面還有一晚上的時間可以慢慢玩,因此在這裏鄭經理也不做忍耐,
用盡全力在陳靜嬌軀上馳騁,堅硬的陰莖在嬌嫩的陰道中橫衝直撞,一下一下快
速的衝刺著。

  婷婷淫蕩的浪叫聲傳來,讓陳靜有些臉紅,她從未想到女人在性愛中原來還
可以叫出這麼多淫蕩的詞語。

  看著就在自己不遠處的一對男女此時正糾纏在一起,激烈地交合著,急促的
喘息聲,女人的呻吟聲,交合的水漬聲和肉體的撞擊聲不斷傳來,而壓在自己身
上的男人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撞擊著自己的身體,堅硬的陰莖入活塞般在自己陰道
中進進出出,特殊的環境讓陳靜的身體似乎更加敏感,一波波的快感直沖大腦,
讓陳靜有些不能自已,也放聲呻吟起來:「啊啊……啊啊啊……嗯啊……好舒服
啊啊……啊啊啊……」

  雖然剛剛已經從婷婷那裏學習到了很多淫詞浪語,可是讓陳靜完全放開,像
婷婷那樣肆無忌憚叫出來卻還是萬萬不能的。

  由於絲毫沒有可以去忍耐,再加上陳靜如同處女般的陰道實在太緊,因此快
感也是來得愈發快速和強烈。很快,鄭經理就有了射精的欲望,卻也不做忍耐,
把陰莖緊緊抵在陳靜嬌嫩的陰道裏,射出了一股股滾燙的精液。

  被滾燙的精液一燙,陳靜的身體整個抽搐起來,陰道也是一陣陣的收縮,迎
來了高潮。

  此時另外一邊也已是雲雨初歇,兩人都已經坐在沙發上,楊誠也已經穿好了
衣服,婷婷也把小熱褲給拉上了,只是上身依舊,楊誠的一隻大手仍然在婷婷嬌
小堅挺的乳房上揉捏著。

  婷婷看到這邊兩人也是完事了,等到鄭經理把陰莖拔了出來,婷婷一下子躥
了過來。看著仍舊躺在沙發上滿面潮紅享受高潮餘韻的陳靜,婷婷把手伸向陳靜
胸前,在陳靜裸露的乳房抓了兩把,又摸摸自己明顯小一號的乳房,讚歎地說道:
「哇,陳姐的奶子好大啊!」又轉頭對著已經提起褲子的鄭經理眨眨眼:「老闆,
陳姐的滋味怎麼樣啊?!」

  鄭經理伸出大手在婷婷小屁股上用力拍了一記:「小妖精,剛才老楊還沒把
你幹老實麼!」

  眼看幾個都已經收拾好了,陳靜也趕忙起身收拾起自己一身淩亂的衣服。

  鄭經理和楊誠對視一眼:「去酒店?」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接著哈哈大笑
起來,感歎不愧是十幾年交情的默契。

  很快,一行四人就驅車來到一家酒店,在前臺開了一個大套間,在服務員詫
異曖昧的目光中上了樓。

  一進房間,婷婷就扒起了自己的衣服,很快就把自己脫得赤條條的,扭頭對
著一旁瞪大眼睛的陳靜說道:「陳姐,你先稍等一會!」

  說著,婷婷就把兩個男人都拉到自己身邊,又扒起了男人身上的衣服,給了
兩個男人每人一個飛眼:「兩位老闆,我來先給陳姐做個示範怎麼樣啊?」

  把男人身上的衣服扒光,婷婷蹲下身來,兩隻小手分別握住兩個男人的陰莖,
上下套弄幾下,眼看著軟趴趴的陰莖立即挺立起來,婷婷滿意的笑了笑,張口把
一根陰莖吞入口中。

  陳靜瞪大雙眼看著婷婷一會左邊,一會右邊,輪流把兩個男人的陰莖吞入口
中,同時在為兩個男人口交,心中實在震驚異常。

  等到兩個男人的陰莖在自己手口並用中再次恢復了雄風,婷婷滿意的點點頭,
站起身來,把楊誠推倒在床上,把著楊誠的陰莖就坐了下去,扭動身體歡快地套
弄起來。

  婷婷一邊套弄,一邊卻又回頭招呼鄭經理:「老闆,快過來嘛!」

  等到鄭經理站到床上,婷婷一把又把鄭經理的陰莖抓在手裏,對他眨眨眼睛:
「老闆,我做的現場教學示範怎麼樣?」說著張開小嘴又把手裏的陰莖吞了下去。

  陳靜目瞪口呆地看著床上的三人,眼前的一切實在是超乎了她的想像,看著
插在婷婷身體上下不斷進出的兩根陰莖,還有婷婷仍在歡快扭動的身體,陳靜感
覺自己腦袋昏昏沉沉的,似乎有些不夠用了。

  套弄一陣,婷婷鬆開口中的肉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哎呀!差點忘了,
今天的主角是陳姐呢!」

  說著起身從床上跳下來,來到呆呆站著的陳靜身邊,動手扒起了陳靜的衣服。

  「啊!婷婷你幹什麼,快放開!」陳靜終於回過神,趕緊拉著自己的衣服,
被眼前的情形弄得有些尷尬。

  「哎呀,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該看到的不早都看過了!」婷婷對陳靜的掙扎
好不在意,三兩下就把陳靜扒個精光。

  婷婷把陳靜壓倒在床上,笑著看了看床上的兩個男人,最後把目光對準楊誠:
「楊總,你的秘書還是你先幹好了,等會我再好好陪你!」

  說著就把楊誠拉了過來,小手握著楊誠的陰莖湊到陳靜陰門處:「楊總,可
以開始了哦!」

  陳靜接著就感覺一個堅硬火熱的東西插了進來,把自己下身填的滿滿的,哪
知道這樣婷婷還不甘休,接著又把鄭經理拉過來,把著鄭經理挺立的陰莖湊到陳
靜嘴邊,一臉的賊笑:「陳姐,我剛才可是替你把你男人的雞巴吹起來了哦,現
在你也幫我男人吹吹吧!」說著就把鄭經理的陰莖往陳靜嘴裏送去。

  把鄭經理的陰莖吞入口中,陳靜終於也體會到了身體同時容納兩根肉棒的滋
味。下身插著的粗大的陰莖不斷在自己嬌嫩的陰道中進進出出,男人有力的撞擊
讓自己的身體也隨之晃動著,強烈的刺激讓陳靜無法忍受,極力想高聲叫出來,
可小嘴也被一根粗大的陰莖填滿,鄭經理還前後抽動陰莖,直把自己小嘴當下身
小穴般抽送,因此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偏生婷婷到現在還不安分,整個人跪趴在床上,一手抓著自己一隻飽滿的乳
房揉捏,小腦袋垂在自己胸前,伸出舌頭在自己另一隻乳房亂舔,陳靜哪里受過
這樣的刺激,可心中的興奮此時卻無從發洩,整個身體此時都忍耐地顫抖起來。

  把陳靜一對飽滿的乳房狠狠蹂躪一番,婷婷戀戀不捨地抬起頭,在陳靜耳邊
說道:「陳姐,是不是很爽啊?!」

  儘管心裏千般同意,可陳靜也只能發出唔唔的含混不清的聲音。

  似是明白了陳靜的意思,婷婷嘻嘻一笑,然後換上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搖
搖自己翹起的小屁股,抬頭對著鄭經理說道:「老闆,你不要只顧著陳姐嘛,我
待會就要去陪楊總了,好捨不得你啊!現在小穴好癢,你快來給我止止癢嘛!」

  「小妖精,就你古靈精怪!」鄭經理把陰莖從陳靜嘴裏拔出來,起身挪到婷
婷身後。

  嘴裏堵著的東西被拿走,陳靜不由張大嘴巴,深深地吸了幾口氣,這時,只
見旁邊跪趴在床上伏婷婷身體猛地往前一晃,婷婷高高的叫嚷聲接著傳來:「哎
呀!插進來了!唔,好舒服!」

  陳靜知道婷婷後面的鄭經理此時必然已經把陰莖插了進去,果然,婷婷的身
體緊跟著有節奏地前後晃動起來,耳邊再次想起婷婷放蕩的呻吟聲:「嗯……啊
啊……好深啊……好老公……快……用力幹我……啊啊啊……好舒服……」

  婷婷被幹的高聲浪叫,卻仍是不願冷落了陳靜,用一隻手撐著身體,另一隻
手再次伸到陳靜胸前,抓著陳靜一隻豐滿的乳房把玩起來,有些奇怪地對著陳靜
說道:「陳姐,你怎麼不叫啊?」

  陳靜此時被刺激地渾身顫慄,自然是希望放聲大叫來釋放自己無法承受的強
烈刺激。可感覺身下的大床晃動的頻率不光有著身上楊誠抽送的節奏,眼看著身
旁近在咫尺的一對男女交合,陳靜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一張臉憋得通
紅。

  「老闆,你不會快射了吧!別忘了你等會還要幹陳姐哦!」婷婷扭過頭去對
身後的鄭經理說道。

  鄭經理聽婷婷如此說話,不由得使勁在婷婷身後挺動幾下,自然換來婷婷幾
聲尖叫。鄭經理拔出陰莖,伸手在婷婷的小屁股拍了一巴掌:「小妖精,我看你
是想讓老楊幹你了吧!」

  婷婷跳下床,回頭對鄭經理說道:「哼!你不還是想著幹陳姐!」

  婷婷抱住仍然在陳靜身上抽送著的楊誠:「好啦,楊總,我老闆想幹陳姐都
已經忍不住了啦!我們去一邊,不要打擾他們了!」

  楊誠從陳靜身上爬起來,挺著陰莖對著婷婷說道:「老鄭忍不住了,那你呢?」

  婷婷嫵媚地對著楊誠一笑:「你說呢!」說著跳起來抱在楊誠身上,伸手抱
著楊誠的脖子,雙腿勾在楊誠腰間。等著楊誠也伸手把她抱住,婷婷把一隻手伸
下去,握住楊誠堅硬的陰莖,一抬屁股就把楊誠的陰莖納入自己身體中。

  婷婷舒服地長歎了一口氣,回頭對著鄭經理眨眨眼睛:「老闆,你還愣著幹
什麼,我陳姐在那空虛得緊呢!」

  鄭經理立即會意,抄起陳靜兩條雪白的大腿,堅硬的陰莖就再次插了進來。

  「啊、哎呀!」楊誠的陰莖剛拔了出去,陳靜還沒來得及體會到那種空虛的
感覺,另一根堅硬的陰莖立即填補上來,強烈的刺激讓陳靜不由得張口叫了一聲。

  看到如此情形,婷婷不由得嘻嘻一笑,扭動身體在楊誠身上套弄幾下:「楊
總,我們不要打擾他們了,到旁邊房間去吧!」

  楊誠抱著婷婷向外走去,婷婷趴在楊誠肩膀上對床上的兩人揮揮手:「兩位,
慢慢享受啊,我們走了!」

  房間的門被出去的婷婷帶上了,鄭經理看著身下有些發愣的陳靜,開口說道:
「別在意,婷婷就是這樣,愛玩愛鬧!」

  說著話,鄭經理挺動幾下:「好了,只有咱們兩個了,現在咱們好好玩玩!」

  鄭經理拉起陳靜的小手握在手中,下身挺動,粗長的陰莖慢慢在陳靜嬌嫩的
陰道中抽送起來,嘿嘿笑道:「美人,今晚你是我的了!」

  感覺自己的陰莖被陳靜陰道緊緊箍著,低頭看著自己陰莖在陳靜迷人的陰戶
中進進出出,兩片粉紅色的陰唇隨著陰莖的抽送不斷外翻,鄭經理心裏大是滿意,
開口讚歎到:「真緊啊,小陳,你這個小屄真是極品!」

  鄭經理抽送不停,陳靜也輕輕扭動屁股迎合著,微張的小嘴發出一聲聲銷魂
噬骨的呻吟:「唔……啊嗯……嗯嗯……唉……呀……啊啊……」

  鄭經理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陳靜的呻吟聲也漸漸大了起來:「啊……啊啊
啊……啊啊……」

  抽送一陣,鄭經理把陰莖拔了出來,讓陳靜在床邊趴下,自己站在地上,把
著陳靜圓滾滾的小屁股再次插了進來,繼續大力抽送起來,小腹隨著抽送不斷撞
擊在陳靜白嫩的屁股上,啪啪直響,配合兩人交合處「撲哧撲哧」的聲音,說不
出的淫靡。

  「啊……啊……嗯……我……受不了……啊啊啊……」強烈的刺激讓陳靜不
由得放聲呻吟起來,快感一波波的襲來,陳靜覺得自己仿佛大海之中的一葉扁舟,
隨時都要被吞沒。

  鄭經理此時也覺得自己快要射了,把身下的陳靜翻過身來,把陳靜兩條修長
的美腿扛到肩上,再次從前面插了進去,開始了最後的衝刺。

  鄭經理雙手撐在床上,用整個身體的力量將陰莖一下下用力往陳靜身體裏頂
著,陳靜的屁股都已是被幹得離開了床面,胸前一對雪白的乳房也隨著身體的晃
動搖曳著,小腦袋緊緊向後抵在床上,左右亂晃,口裏也胡亂地叫喊起來:「啊
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要被幹死了……啊啊……好老公……用力……
啊……」

  終於,在陳靜高亢的叫聲中,鄭經理把陰莖緊緊抵在陳靜陰道深處,射出一
股股的精液。

  鄭經理拔出射精後軟下來的陰莖,擁著陳靜躺倒在床上,把仍在急促喘息的
陳靜抱在懷裏,一雙大手從陳靜腋下穿過,抓著陳靜胸前飽滿的乳房,握在手裏
細細把玩著:「小陳,和你做愛真舒服,以後跟著我怎麼樣?」

  陳靜的呼吸慢慢平復下來,聽鄭經理如此說,知道他不過開玩笑,因此沒有
回話。再說,就算鄭經理說的是真的,她還能真的當真不成?假如真的被人包養
起來,那真是一點自由都沒有了,等過幾年年老色衰了,能落到手裏的有什麼就
真的不好說了,現在自己起碼能把實實在在的金錢拿在手中,不比那強上許多?!

  激烈的性愛過後,兩人都很是疲憊,因此也沒有多說話,就這樣相擁著沉沉
睡了過去……

               (第八章)

  火紅的夕陽逐漸落了下去,夜色開始籠罩整個城市。

  陳靜站在小屋的陽臺上,靜靜地看著外面的城市,心裏一片茫然。

  想起白天在辦公室裏,在一場激烈的性愛過後自己趴在楊誠懷裏,小心的提
出希望過年多放幾天假,好回家探望一下時,楊誠痛快的答應。

  現在已經是臘月中旬了,馬上就要過年了,也就是再過幾天自己就可以放假
回家了,已經離家將近一年了,陳靜自然無比思念家裏的爸爸媽媽,可是,就在
這馬上回家的當口,陳靜心中卻滿是矛盾。

  想起自己這半年來的經歷,想起自己從最初為了留在這個繁華的都市一步步
的墮落,想起這半年裏進入自己身體裏的一個個的男人,雖然每一個男人都代表
著自己銀行卡裏的一串數字,可是,此時的陳靜心中卻充滿了無比的悔恨,實在
不知道回家後應該怎樣去面對自己的爸爸媽媽。一向傳統的父母一旦得知自己的
這段經歷會是什麼反應,陳靜實在是不敢想像。

  陳靜心裏一片混亂,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的未來在哪里。望著外面熟悉的城
市,陳靜卻感覺越來越陌生起來,或許,這個城市從未屬於過自己,過去是,將
來也是。

  身在這個南方的城市,即使是冬天,天氣仍舊算不上寒冷,陳靜不過穿著一
件白色的長袖緊身棉T恤,胸前乳房部位高高的隆起,下身穿著一條藍色的牛仔
褲,豐滿圓潤的屁股被緊緊包裹著,微微上翹,一雙美腿筆直修長,簡單的裝束
卻很好的勾勒出陳靜完美的身材。

  陳靜就這樣靜靜地站著,望著外面發起呆來。

  忽然,陳靜隱約聽到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還不等回頭去看,就感覺自己
的身體被一雙有力的胳膊給摟住了。陳靜心裏大驚,「啊」尖叫一聲,扭過頭去
看,入眼的是一個應該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

  「你是誰?怎麼進來的?你想幹什麼?」陳靜心中大是驚恐,極力地掙扎著,
開口厲聲問道。

  身後的男人卻一點也不慌張,揚起一隻手,晃動手上一串亮晶晶的鑰匙:
「怎麼進來的?自然是用鑰匙進來的!」

  眼看陳靜掙扎越來越劇烈,男人感覺放下手把陳靜緊緊抱住,把頭湊到陳靜
耳邊說道:「至於我是誰?楊誠是我爸爸,這些知道我是誰了吧!」

  聽聞男人如此說,陳靜的掙扎平復下來:「原來是你!你怎麼知道這裏的,
快把我放開!」

  男人卻沒有放開陳靜,在陳靜耳邊繼續說道:「嘿嘿,我當然知道這裏!放
開你?事情還沒做完,怎麼能現在就把你放開呢?!」

  說著男人就把陳靜的身體抵在陽臺的半牆上,一雙大手也覆上陳靜胸前的高
聳,大力揉捏起來。

  「啊!你幹什麼,快放開我!你不能這樣做!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什麼關係!」
陳靜終於覺得事情超乎了自己想像,再次距離掙扎起來,可身體被身後的男人緊
緊摟住,怎麼也掙脫不開。

  「哼!幹什麼,馬上你就知道我要幹什麼了!什麼關係,我當然知道你們什
麼關係!我怎麼不能這麼做了,我爸的哪個秘書我沒有幹過?!你以為今天我來
這裏我爸不知道麼?!」

  身後傳來男人的話語如同五雷轟頂一般,陳靜停止了掙扎,一張小臉變得雪
白,有些木然地回過頭去:「你說什麼?!」

  「嘿嘿,我說的你剛才不都已經聽到了!」男人卻是無暇顧及陳靜的臉色,
眼看懷裏的陳靜停止了掙扎,已是伸手去扒陳靜的牛仔褲。

  陳靜木然地回過頭,望著下面離的老遠的地面,一顆顆滾燙的淚珠奪目而出,
滴落下去,一點點消失不見。

  陳靜任由身後的男人解開牛仔褲的扣子,把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扒到自己腿
彎處,感到一根滾燙的東西頂到自己屁股上……

  「啊!」陳靜皺了下眉頭,男人的已是迫不及待地插了進來,陳靜心裏完全
沒有準備,尚未完全潤濕的陰道傳來一陣疼痛。

  身後的男人已經迫不及待地抽送起來,陳靜趴在陽臺的半牆上,一臉木然,
皺著眉頭,任由身後的男人動作著,一聲不吭。

  雖然陳靜心裏不願,可身體仍然自己做出了最忠實的反應,下身漸漸開始分
泌淫水。嬌嫩的陰道越來越濕滑,陰莖的抽送也越來越順暢,最初的疼痛消失,
一陣陣的快感直沖腦際,陳靜緊緊抿住嘴唇,極力忍耐著,仍舊一聲不吭。

  男人緊緊抱住陳靜的小屁股,在陳靜身後用力衝刺著,小腹擊打在陳靜屁股
上,啪啪直響,白嫩的小屁股被撞擊的紅了一片。

  終於,男人把陰莖緊緊抵在陳靜陰道深處,射精了。

  射精之後,男人仍舊把陰莖插在陳靜身體裏面,把陳靜摟在懷裏,雙手握住
陳靜胸前的雙乳,慢慢把玩著:「真爽啊!你的小屄真夠緊的!老爸眼光真不錯,
你這個秘書真是極品啊!」

  看懷裏的陳靜沒有一絲反應,男人也是心頭火起:「肏!不知道讓多少個男
人幹過了,裝什麼白蓮花啊!」

  說著把陳靜攔腰抱起,一邊向臥室走去一邊說:「騷貨,今天晚上一定把你
幹老實了!」

  男人把陳靜一下子扔到床上,扒光自己的衣服,挺著陰莖上了床。

  男人把自己的陰莖送到陳靜嘴巴:「騷貨,來舔!」陳靜別過頭去,沒有理
會。

  男人哼了一聲,伸手把陳靜的頭扳了過來,掰著陳靜的下巴就把半硬半軟的
陰莖插了進去。

  陳靜只覺得嘴裏一股腥味,那是陰莖上面殘留著男人的精液與自己的淫水的
味道。

  一插進去,男人就在陳靜小嘴裏面抽送起來,陳靜擺頭想把口中的陰莖讓出
去,可被男人緊緊制住,不能如願。

  男人的陰莖很快再次勃起,陳靜只覺得口中的陰莖越來越長,越來越硬,男
人的抽送也越來越深,直頂到自己的喉嚨。陳靜覺得自己漸漸有些喘不過氣來,
被頂得直翻白眼。

  好不容易,男人終於把陰莖拔了出去,陳靜連忙張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吸
氣。

  「嗯」陳靜悶哼一聲,男人已經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架起了自己的雙腿,再
次插了進來。

  男人高高架起陳靜的雙腿,粗長的陰莖在陳靜嬌嫩的陰道中長距離地抽送著,
一邊抽送一邊喊著:「騷貨,我幹得你爽不爽?!騷貨,叫啊,怎麼不叫?!」

  下身男人有力的撞擊讓陳靜全身都跟著晃動著,粗長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前
進仿佛直頂入自己心裏,如潮的快感一波波地襲來,陳靜幾乎忍耐不住,卻仍是
滿面漲紅,極力忍耐,緊緊咬著嘴唇,一聲不吭。

  看到陳靜如此表現,男人冷笑一聲,繼續一口氣衝刺了幾十下,卻是把陰莖
拔了出來,躺在陳靜身邊把玩起陳靜胸前豐滿的乳房。

  男人的陰莖驟然拔出,陳靜只覺得下身一陣空虛,仿佛心中什麼東西給人抽
走了,一片空落落的,陰道裏仿佛一隻只螞蟻爬過,癢得難受,陳靜只得夾緊了
雙腿,來回絞動,希望能稍做緩解。

  可男人的大手在自己胸前肆虐,不斷揉捏著自己飽滿的乳房,男人還把頭靠
在自己頭側,沖著自己而後輕輕吐氣。

  陳靜只覺得心中欲望的火焰熊熊燃燒著,似乎要把自己吞沒、焚盡。陳靜無
法忍受強烈的欲望,不安地扭動著身體,迫切地需要男人的肉棒去填補自己的空
虛,替自己來澆滅欲望的火焰。

  看著陳靜的表現,男人知道陳靜已經忍耐不住了,起身挺著陰莖在陳靜的陰
門處一下一下輕輕觸碰著:「騷貨,受不了了吧!求我,求我幹你!」

  陳靜無法忍耐越來越強烈的欲望,閉上眼睛喊到:「快幹我,求你幹我!」

  男人終於得意的笑了,「騷貨,來了!」說著「噗滋」一聲,粗長的陰莖再
次全根沒入。

  「啊……」下身的空虛終於被再次填滿,陳靜深吸一口氣,滿足地呻吟一聲。

  男人抱著陳靜的大腿,再次抽送起來,這次陳靜不在繼續忍耐,張開小嘴呻
吟出聲:「啊……嗯嗯……嗯啊……啊啊……」

  抽送一陣,男人抽出陰莖:「騷貨,起來趴下!」

  這次陳靜立即聽話地起身跪趴在了床上,把圓滾滾的小屁股高高翹了起來,
男人跪在陳靜身後,把玩了一會陳靜的小屁股,這才抓住兩瓣豐滿圓潤的臀瓣插
了進來。

  男人緊緊抓著陳靜的小屁股,一插進來就開始快速的抽送,進行著最後的沖
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強烈的刺激讓陳靜發出一聲聲短促的輕叫,
身後男人有力的撞擊讓身體也隨之來回晃動著,陳靜漸漸有些支持不住,上半身
一點點的向下低去,直到把頭深深埋進柔軟的大床中,只有圓潤的小屁股還在高
高的翹著,承受著男人的肏幹。

  終於,在一陣快速的抽送過後,男人緊緊抓著陳靜的屁股,把一股股的精液
射進陳靜身體最深處……

  男人心滿意足地拔出了陰莖,起身穿好了衣服,看著床上跪趴著的陳靜,伸
手在那高高翹著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騷貨,這下爽了吧,沒事裝什麼純啊!」
說著向外面走去。

  此時的陳靜,整個人跪趴在柔軟的大床上,腦袋深埋在床單裏,雪白圓潤的
小屁股高高翹著,陰部一片狼藉,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微微張開,一股乳白色的精
液從中間的肉縫流出,緩緩向下流去。

  聽著男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陳靜趴在床上沒有動,直到聽到房門開啟又關
上的聲音傳來,陳靜才像失去渾身力氣般,整個人癱軟在床上,抓過一隻柔軟的
枕頭,把頭深深埋在裏面,嗚嗚地哭了起來。

  不知道哭了多久,陳靜才把埋在枕頭裏的腦袋抬了起來,一雙迷人的杏眼此
時已經哭的紅腫,可是眼神卻是前所未有的堅定,今天所遭受到的一切終於讓她
明白,自己在那些男人的眼中究竟佔據著什麼地位,城市的生活或許美好,可卻
是不屬於自己的,在這裏,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有為了。或許,回到家鄉,才是自
己最好的選擇……

  別了,曾經夢想中的城市,願這裏的記憶隨著青春一起埋葬……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