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96-697

porsmm
本文:2022-07-25T05:26:50
六百九十六、果殼手機要diss 3星啦
作者:柳岸花又明
2005年的手機並非智能產品,除了諾基亞和摩托羅拉這種大企業,其他手機類型複製起來並不難,市面上存在各種參差不齊的山寨機。

唯一有些難度的是手機生產牌照的申請,不過2005年以後,工信部突然放開了這個口子,在江陵和建鄴當地領導的支持下,果殼本來在市場上就有名氣了,沒什麼懸念的申請到了牌照。

本來鄭觀媞的小米有些困難,不過媞哥很有手腕,她聯繫了一些檢測機構,特意把“果米聯合研究院”評審成為級別非常高端的科研場所。

Iso9001那都是小case,國家級的通信實驗室標準差點被她拿下來。

因此,作為“果米研究院”的聯發發起人,小米也順利拿下了一張手機牌照,現在陳漢升和鄭觀媞就是商量如何把手機賣出去。

8月份開始,兩人經常討論各自的發展路線,地點就在商妍妍的“1206”咖啡花藝館。

咖啡館還沒正式開業,商妍妍暑假回了滬城,不過她把鑰匙留下來了,陳漢升要談事情的時候,一般把鄭觀媞約到這邊。

因為兩人是不同電子廠的老闆,經常出現在對方的辦公室裡,這樣會給不知內情的下屬造成困擾。

“啪~”

陳漢升泡了杯咖啡放在鄭觀媞眼前,鄭閨蜜笑著道謝。

她一隻手托著香腮,一隻手輕輕的攪拌,眼神注視著窗外,兩隻纖細的小腿搭起來,悠閒的左右搖擺。

這個樣子倒像是發春的少女,根本不像短時間內硬生生把果米聯合研究院抬成“高端研究機構”的幕後主使者。

“這裡環境真是不錯。”

鄭觀媞轉回頭,端起咖啡抿了兩口:“不過一看裝飾就是女孩子的手筆,陳總不會想踏第三條船吧?”

“你這人思想也太肮髒了。”

陳漢升心想才三條嗎,媞哥你是不是把自己忘記了?

不過他嘴上還為自己辯解:“我和她們都是同學關係,請停止對我的誹謗!”

“emmmm······同學關係。”

鄭觀媞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媞哥,我還是這樣想的啊。”

陳漢升不想在“同學關係”上面糾纏太久,主動說起了正事:“果殼手機還是準備走高性價比的路線,因為它出道以來的特點就是低端而不媚俗,這是果殼耐以生存的宗旨核心,所以新手機不會競爭3500元以上的手機市場,可能3000元都達不到。”

“陳總這是打定主意要攪亂市場啊。”

鄭觀媞笑了笑:“2000多元的手機,幾乎是腰斬了一半的價格。”

“一個電子產品不管質量、外形、價格這些因素,最失敗的地方其實是沒有自己的特點。”

陳漢升很不屑的說道:‘市場上有些專家,總是批評果殼沒辦法走上層路線,我根本不想反駁,如果大家想買便宜又好用的手機,第一選擇和第一印象就是果殼,我以後賺的比諾基亞和摩托羅拉還多,你信嗎?’

“這沒錯的。”

鄭觀媞非常贊同這一點:“果殼現在給人的印象就是高性價比、時尚性和年輕性,貿然放棄優勢去競爭所謂的‘上層’市場,失敗的可能性很大。”

陳漢升摸摸下巴沒說話,其實他只是在塞班系統不競爭,等到2008年安卓系統上市以後,果殼可以開啟一個子品牌。

這個子品牌專門做高端機,那以後的口碑又不一樣了。

不過這話沒必要和鄭閨蜜說,畢竟大家也是“友商”嘛。

“大方向定了下來,後面的生產就有目標了,所以下半年的手機發佈會,你打算親自站出來?”鄭觀媞問道。

“是的,我會擔當發佈會的主講人。”

陳漢升點點頭說道:“我身上的話題性很多,首先是大學生身份,其次是跌宕起伏的創業經歷,最後就是果殼手機的價格優勢了,如果這還不夠,還可以隨便拉個大品牌diss一下。”

“啥?”

“diss”在英文裡是不尊重和批評的意思,鄭閨蜜愣了愣:“你打算挑起紛爭嗎?”

“什麼叫挑起紛爭。”

陳漢升不滿的糾正:“這叫為同行指出缺點,大家共同進步,一起繁體手機市場。”

“切~。”

鄭觀媞根本不相信:“你想炒作就直說,不過以果殼的知名度還要蹭熱度,對方來頭一定不小吧。”

“嘿嘿~”

陳漢升笑了笑:“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的質量太好,粉絲群體也比較固定,市場有沒有那種可以蹭蹭熱度,它本身也的確有問題,比如說易燃易爆炸、程序不太穩定、價格偏高的手機產品呢?”

鄭觀媞眨眨眼:“除了諾基亞和摩托羅拉以外,你想diss的就是三星吧。”

“這可是你說的,我什麼都沒承認。”

陳漢升無辜的攤攤手:“總之我到時也會遮住名字,消費者怎麼想,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陳總可以的,高性價比和話題性,現在再加上一點爭論性,果殼不火都難。”

鄭觀媞想了想:“我到時也要去現場學一學。”

“你要學這個做什麼?”

陳漢升突然意識到哪裡不對。

“你扶著三星過河,小米就扶著果殼過河唄。”

鄭觀媞一點都不遮掩:“陳總話題性的確不少,不過我有一個你比不了的優勢啊。”

“什麼優勢?”

陳漢升有些好奇:“現在都2005年了,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懷抱8年整,港商的身份不是那麼值錢的。”

“誰要港商的身份啊。”

鄭閨蜜笑吟吟的說道:“我是美女老闆啊,你當果殼手機發佈會的主講人,我也可以當小米手機發佈會的主講人,熱度不會比果殼低的。”

說完,在陳漢升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鄭閨蜜瀟灑的撩了一下長髮,招招手款款離開。

······

當果殼手機進入生產研發流程以後,其實容升律所和遇見奶茶店也在不同程度的發展。

8月上旬的時候,陳漢升陪著蕭容魚、高雯、孫壁妤教授和吳亦敏第二次去了美國加州,吳亦敏的前夫米勒依然不願意道歉和賠償。

不過還是有效果的,隨著資料收集的越來越細緻,第三次美國之行就是正式打官司了。

回國後又是一些正面報道,這個跨國婚姻就好像是一隻大boss,皮糙肉厚,需要耗費大量精力去攻克。

不過它經驗值也高,闖關成功的話,僅僅一個案例就可以奠定容升律所的行業地位。

奶茶店在莫二媽的介紹下,也開了第四家分店。

幸好不在新街口,而是在靠近夫子廟的三山街,因為是“莫廳”的關係,商家打了不少折扣。

將近月底的時候,陳漢升又假裝回港城看看父母,其實是陪著羅璿和黃小霞去了韓國。

這個謊言沒有引起沈幼楚和蕭容魚的懷疑,畢竟快開學了,下次再回見面就得等到國慶或者寒假了。

就連一向覺得家人偏心,整個暑假在建鄴認真履行“胡經理”角色的胡林語都回彭城了。

9月1號開始,大一新生陸續前往建鄴的各大高校報名,陳漢升這幾天心裡也頗為興奮,他總覺得大四開學以後,應該就進入自己的showtime時刻了。

不過晚上的時候,他就接到了梁美娟和二嬸甘文秀的電話,兩人雖然語氣不同,一個“命令式”,一個“商量式”,不過意思都差不多,希望陳漢升可以去揚州接一下堂妹陳嵐。

據說陳嵐發脾氣了,陳漢升不去接,她就不去報名。

“忙了一整個暑假,快把這貨給忘記了。”。

陳漢升掛了電話默默想著。

六百九十七、1對演技派兄妹
作者:柳岸花又明
如果這僅僅是梁太后的電話,陳漢升說不定偷懶假裝忘記了,陳嵐就是小孩子心思,她覺得高考已經結束,哥哥暑假都不帶著自己出去玩。

不過二嬸也打電話了,那陳漢升只能答應下來。

“漢升。”

二嬸甘文秀在電話裡叮囑道:“明天把你的漂亮女朋友也帶過來啊,好像都有一年沒見了,你二叔還念叨過呢。”

“可以啊,你們要見哪個?”

陳漢升眼睛盯著工作郵件,嘴裡漫不經心的回道。

“嗯?”

甘文秀愣了一下。

“我的意思啊,你們哪天要見,其實都是可以的。”

陳漢升反應過來,笑呵呵的說道:“揚州離建鄴又不遠,我隨時都能帶著沈幼楚過去的。”

二叔二嬸和陳嵐只見過沈幼楚,沒有見過蕭容魚,剛才差點就說漏嘴了。

第二天上午,陳漢升前往天景山小區接了沈幼楚,她下來時手上拿著一本《考研英語》,現在都9月份了,考研時間是12月份,剩下的三個月對考研黨來說尤其重要。

儘管時間很緊張,不過陳漢升有什麼要求,沈幼楚基本不拒絕的,她一般都是犧牲自己來“將就”陳漢升。

沈幼楚看單詞時候的表情很可愛,桃花眼專注的盯著課本,嘴巴在默念背誦,看完這一頁了,又輕輕的翻到下一頁。

偶爾覺得安全帶勒的太緊,她就向外拉一拉,微微的喘口氣,一抬頭發現陳漢升正盯著自己,沈幼楚立刻害羞的看著窗外。

“你別亂想,我沒有看你。”

陳漢升皺著眉頭說道:“我在觀察後視鏡,謹防右邊有車過來,我這樣一個正人君子,難道會看女孩子的身體嗎?”

沈憨憨信以為真,結果陳漢升又自言自語的嘀咕道:“36很了不起嗎,沒有一點為國家節省布料的自覺性!”

陳漢升這樣一說,沈幼楚臉頰“唰”的染上兩抹紅霞,嘟著小臉把《考研英語》抱在胸口。

“嘿嘿~”

陳漢升調戲兩句沈憨憨,這才隨意聊起家常:“小胡是什麼情況啊,我發現她整個暑假都在忙著奶茶店,有些任務明明馮貴就可以完成,小胡偏偏要親自跟進,她不想考11月份的選調生了嗎?”

說起這件事,沈幼楚才轉過頭:“林語說不想考了,她喜歡奶茶店的氛圍,這次回去就是和父母商量,自己準備放棄選調生了。”

“哦。”

陳漢升點點頭:“小胡父母答應了嗎?”

沈幼楚眉宇間有些擔心:“我給她打電話和發信息,林語都沒回。”

胡林語早就“自曝”過成長經歷了,父母重男輕女,自己從小到大包攬了做飯、洗碗、拖地等等所有家務,還要兼顧學習。

弟弟每天看看電視就行,累了說幾句弟弟,父母反而責罰胡林語。

胡書記就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成長的,因此她才萌生深刻的“女權”意識,看不慣陳漢升的頤指氣使,還一直想通過考上公務員來提高在家裡的地位。

對於“考公”這件事,胡林語父母倒是支持,他們覺得這樣將來可以幫到兒子。

後來可能是和陳漢升“交手”太多,小胡覺得以自己的情商可能在體制內混不下去,當個“奶茶妹”更加快樂和自由。

“胡林語也是厭倦了當個扶弟魔了。”

陳漢升笑著說道:“以前她沒得選,現在有了奶茶店和你當靠山,所以她想當個好人。”

沈幼楚天性善良,搖搖頭說道:“林語做了很多事,我很感激她的。”

“對對對,你是好人知恩圖報,我就是壞人老漢推車!”

陳漢升哼哼唧唧的反駁,過了一會舔了舔嘴唇說道:“我要喝點水。”

“喔~”

沈幼楚從包裡保溫杯,擰開以後先用嘴唇試試水溫,緊接著又擔心陳漢升開車時喝水會灑出來,所以自己先喝了小半杯,然後才遞過去。

這些都是藏在細節裡的溫柔,陳漢升心中有數,只是他什麼都沒說,拿來“咕嘟嘟”的灌完,又和沈幼楚聊著阿甯明年上小學的事······

建鄴和揚州相距不到一百公里,沒到中午就下了高速。

揚州也是有大學的,現在正好是新生報名的時候,所以市區道路有點堵,經過揚州大學的時候,學校門口熙熙攘攘的站著一大群人。

新生們頭上頂著**辣的太陽,稚氣的臉上都是興奮,憧憬的看著“揚州大學”四個鎏金大字。

來到二叔陳志明家裡以後,二叔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二嬸早就準備午飯了,沒看見堂妹陳嵐的影子。

二嬸甘文秀很過意不去:“本來她爸要送她過去的,結果昨晚父女兩吵架了,陳嵐從小就和漢升這個哥哥很親,就連大學也要挨在一起,所以只能辛苦漢升了。”

“嗨,一家人不講兩家話。”

陳漢升笑嘻嘻的給二叔遞了支煙:“陳嵐高考結束以後,我還喊她過來一起玩呢,結果你們猜阿嵐怎麼說的,她說大學以後見面機會就很少啦,所以想在家多陪陪父母,我這個妹妹啊,孝順的很像我······”

“放屁!”

陳漢升還沒說完,陳嵐“嘭”的一聲打開臥室房門:“你明明就是不想帶我玩,還故意掛我電話,還故意假裝客服,你以前打牌還騙我錢······嗚嗚嗚······”

看來妹妹因為被陳漢升鴿了一暑假,心裡委屈的要命,結果這個哥哥還不要臉的把責任甩出去,小姑娘當場就委屈的哭了。

“你在啊?”

陳漢升尷尬的打個哈哈:“其實過來的路上我還和沈幼楚說呢,妹妹成績比我好,直接考上了八年制的博士,畢業以後就是高學歷精英······”

“哼!”

陳嵐扭頭又進了臥室。

“我去哄哄她。”

陳漢升笑嘻嘻的渾不在意,二嬸是真把沈幼楚當成未來的侄兒媳了,拉著她的手就在抱怨:“現在的孩子脾氣越來越大,昨晚她畫了一隻兔子,她爸看見了說這是一隻豬,陳嵐當場就生氣······”

陳漢升走進臥室,發現陳嵐就睫毛上沾兩滴眼淚,其他痕跡已經看不到了,不過她還裝作一副難過的樣子,坐在床邊一直吸著鼻子。

“妹妹演技也是不錯的,假以時日有超過哥哥的潛力啊。”

陳漢升坐到旁邊,摟著妹妹的肩膀說道:“我暑假是真有事,忙著賺錢呢,以後你去建鄴讀書,吃的喝的哥全包了!”

“真的?”

從小被騙到大的陳嵐不太相信。

“必須啊。”

陳漢升豪氣沖天的說道:“你看見其他女生有漂亮的衣服,大膽去買,哥哥有錢;你看見其他女生有漂亮發飾,大膽去買,哥哥有錢;看見其他女生有漂亮的背包,大膽去買,哥哥有錢······”

“那我看見人家用漂亮的手機呢?”

陳嵐一臉期待的問道。

“手機?”

陳漢升猶豫了一下:“emmm······你可不可以假裝沒看見啊?”

“不行!!!”

陳嵐馬上不樂意了,拉著陳漢升的手腕左右晃蕩,哀求著說道:“爸媽都不給我買手機,哥哥求你給我買一個吧,大伯母說你有錢,我準備拿來背英語單詞的。”

其實陳漢升的二叔二嬸,一個公務員,一個教師,兩人肯定買得起手機,他們應該是擔心陳嵐被手機影響學習。

“別扯犢子啊,還英語單詞,這理由我初中就不用了。”

陳漢升彈了下妹妹的腦瓜崩,又算了算果殼手機上線的時間:“這樣吧,你在建鄴讀書別給我惹事,過幾個月哥肯定給你搞一個。”

陳嵐幾個月也可以忍受,不過她還要確定一點:“你騙我怎麼辦?”

“我拿我最好的兄弟王梓博性命擔保。”

陳漢升信誓旦旦的說道:“一定滿足你的願望。”

“免了,大可不必。”

陳嵐小小年紀已經知道社會險惡,幽幽的歎一口氣:“哥,你這誓言就和鬧著玩一樣。”

陳漢升臉皮厚,被妹妹諷刺也不當一回事,不過陳嵐已經被哄好了,二嬸喊吃飯的時候,陳漢升和陳嵐都出來洗手。

來到客廳以後,陳漢升看見豐盛的午餐,口水都下來了,趕緊幫著收拾。

“咦~”

陳漢升瞥見餐桌上的一張畫紙,拿起來翻了翻,認真的誇獎道:“阿嵐,你這小豬畫的蠻像的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