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94-695

porsmm
本文:2022-07-24T16:52:35
六百九十四、羅師妹就是1張難纏的網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王梓博也是苦逼,他和聶小雨就是陳漢升非常信任的背鍋俠,小秘書不在,只能王梓博頂上來了。
  來到羅璿小區門口的時候,她興沖沖的打開副駕駛,沒想到王梓博正坐在上面。
  羅璿馬上就不樂意了:“梓博哥,你怎麼也在啊?”
  “昂,湊巧遇到了。”
  王梓博尷尬的笑了笑,屁股在座椅上“咯吱吱”的扭動。
  老實人本來就不擅長說謊,即使面對比自己小一屆的師妹,王梓博都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這樣啊。”
  羅璿噘著嘴巴:“那你從副駕駛下來吧,坐到後面去,要不先回家也行。”
  “啊?”
  王梓博為難的看著陳漢升。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王梓博根本不想當這個“工具人”,他是被陳漢升硬生生按在副駕駛上,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羅璿搶座。
  “算啦,趕快上來。”
  陳漢升不耐煩的喊道:“就原諒你梓博哥一回吧,他一個剛談戀愛的單身狗,不太懂這些的。”
  “狗幾把的陳漢升,老子就知道是這樣!”
  王梓博撇過頭看著窗外,心裡鬱悶的罵道。
  陳漢升開口了,羅璿只能放棄趕走王梓博的想法,哼哼唧唧的到後排坐下。
  她的話也不少,囉裡囉嗦的和陳漢升講著學習韓語的故事,陳漢升隨意的應著,開車兜到內街一家小酒館門口。
  羅璿很詫異:“華聯商場那麼多大排檔,為什麼來這裡啊。”
  “這裡味道好。”
  陳漢升胡亂解釋一句。
  王梓博知道實際情況,華聯商場的大排檔多熱鬧,羅璿動作稍微出格,那就是一段驚心動魄的緋聞。
  果然,沒有沒出乎王梓博預料,羅璿剛坐下沒吃幾口,就咋咋呼呼的要喝酒。
  這邊比較偏僻,尤其陳漢升還要了個包廂,外面根本看不到,所以他根本不怕羅璿耍酒瘋,直接讓老闆拿了兩瓶青島啤酒。
  “陳師兄~”
  羅璿兩杯酒下肚,原來白皙的臉頰上立刻泛上一層旖旎的醉意。
  “在。”
  陳漢升悠哉的吃著麻辣田螺,盯著電視上的《少年包青天》,周傑這版的包青天還是挺經典的。
  “我喜歡你。”
  羅璿湊近一點,可憐巴巴的說道。
  陳漢升眼神都沒轉,只是點點頭說道:“嗯,謝謝。”
  “我真的很喜歡你!”
  羅璿對這個回答很不滿意,伸手搖晃著陳漢升大腿。
  “嗯,我真的很謝謝你。”
  陳漢升任由羅璿“作妖”,笑嘻嘻的答道。
  “啪!”
  羅璿自己都覺得沒趣,狠狠打了一下陳漢升大腿,轉身又去“咕嘟嘟”灌了一杯啤酒。
  王梓博看的很想笑,真是不管男人女人,沒有誰能夠在小陳面前耍無賴的。
  羅璿喝完一瓶啤酒,她又準備開第二瓶,陳漢升沖著王梓博使個眼色,王梓博直接搶過來:“這瓶酒讓給師兄吧。”
  王梓博酒量還是不錯的,他也知道今晚自己就是“工具人”,當著小羅璿的面,“咕嘟嘟”的喝完這瓶啤酒。
  羅璿再要拿酒的時候,陳漢升就不允許了,羅璿的性格偏執,父母的話都不會聽,唯獨陳漢升說什麼,她就聽什麼。
  三個人在包廂裡閒聊,當然都是一些沒營養的廢話,不過羅璿很開心就是了。
  11點多左右,陳漢升看看時間站起來:“差不多了啊,
再晚回家,我要被我媽廬山升龍霸了。”
  “陳師兄······”
  羅璿肯定是捨不得的。
  “走啦。”
  陳漢升摟著小師妹的肩膀安慰:“你去思密達的時候,我肯定送你過去的,你先去把單買了。”
  “噢~”
  羅璿乖巧的走向收銀台。
  “小陳。”
  王梓博責怪道:“為什麼讓小師妹付錢啊,我都帶零錢的。”
  “別廢話了,我也帶了,你先去把副駕駛占了。”
  陳漢升也是歎一口氣:“在港城這地方真要謹慎一點,本來路虎就顯眼,老蕭還是公安局的副局長,路虎副駕駛上面坐一個女孩子,說不定哪天就傳到老蕭耳朵裡了。”
  王梓博這才明白讓羅師妹買單的意圖,原來是不讓她搶座啊。
  “小陳,你也不嫌棄累得慌。”
  不過說歸說,王梓博還是老老實實坐到副駕駛上面,羅璿出門以後,理直氣壯的再次走過去責問:“梓博哥,你為什麼老是占我的位置啊?”
  “我,我喝多了坐後面怕吐。”
  王梓博覺得很對不起小師妹,很誠懇的道歉:“對不起啊,羅師妹。”
  “算啦算啦。”
  陳漢升又站出來當“好人”:“我們再原諒你梓博哥一次吧,他一個剛談戀愛的單身狗,不太懂這些的。”
  “哼!”
  羅璿只能氣鼓鼓的坐到後面。
  陳漢升撥動方向盤回去,路上突然說道:“羅璿,你到了韓國以後,先去學個駕照。”
  羅璿怔了怔:“為什麼啊?”
  陳漢升手指“咚咚咚”的敲著方向盤,沉吟半響才說道:“我打算送輛車給你,奔馳或者寶馬吧。”
  這下連王梓博都迷糊了,沈幼楚和小魚兒好像都沒有學會開車呢。
  “思密達那個國家啊,從上到下都是外表狠厲,內心比較自卑的群體。”
  陳漢升主動解釋:“他們比較崇尚強者,你上學時開一輛奔馳或者寶馬,那些同學都會敬佩你和害怕你,不會在意你中國人的身份。”
  王梓博恍然大悟,原來陳漢升是擔心羅璿被欺負。
  其實這個可能性比較小,以羅師妹的腹黑,誰能欺負她。
  “這樣啊。”
  羅璿歪著頭想了想:“我可以讓羅海平給我買啊。
  她就是這麼有性格,父母離婚後,羅璿都是直呼“羅海平”名字的。
  陳漢升擺擺手:“這個不討論了,到時我給你買。”
  “嗯!”
  羅璿眼神亮晶晶的閃爍:“陳師兄關心我,我保證都聽你的!”
  王梓博有些擔憂的盯著死黨,別看羅璿現在這麼乖,剛才自己搶了副駕駛的位置,小師妹可是真打算把自己拉出來的。
  小陳這麼聰明,不可能不知道羅師妹就是一張難纏的網,以他的秉性,為什麼思考很久以後,還是願意一頭紮進去呢?
  羅璿上樓後,陳漢升又送王梓博回去,王梓博組織一下語言提醒道:“羅師妹這個性格,你對她好,她會100倍的返還回來的,不過有一個問題,你那時不要都不行的。”
  陳漢升沉默著不說話,過了一會才幽幽的說道:“都他媽是造孽啊!”
  “總之一定要考慮清楚,別忘記你身上還背著一個炸彈呢。”
  王梓博說完陳漢升,又拍拍自己腦袋:“明天都要去上班了,今晚又是熬夜,又是喝酒的,狀態都不太好。”
  “怕什麼?”
  陳漢升不正經的說道:“那你可以去做個人流啊。”
  “為啥?”
  王梓博問道,自己一個男人,需要做什麼人流?
  “電視裡廣告說的啊。”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今天做人流,明天去上班,保證不影響狀態的。”


六百九十五、春風得意馬蹄疾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送完王梓博,自己也準備回家休息,不過剛推開門,就發現老陳和梁太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老陳其實還好,他正平靜的看著央視四套的國際新聞,聽到聲響以後轉過頭,打量一下兒子沒說話;
  梁美娟臉上都是擔憂,看見陳漢升以後,表情上才明顯的松了一口氣,取而代之的就是陣陣怒火。
  “這都幾點了,你都快玩瘋了吧,電話不接,回信息就一個‘嗯’字。”
  梁美娟指著牆上的時鐘說道:“陳漢升你長本事了啊,我有沒有講過,超過11點不許回家的?”
  以往陳漢升只要放假,梁美娟都要確定他回家後才休息的。
  不過,之前梁太后都是在臥室等待,今天拉著丈夫坐在客廳裡,大概和陳漢升這“億萬富翁”的身份有關係。
  兒子有出息,梁美娟肯定是欣慰的,同時伴隨著的還有焦慮,經常胡思亂想陳漢升被勒索、被綁票、甚至被陷害等等電視劇橋段······
  “今晚有點特殊情況。”
  陳漢升屁顛顛的坐到梁美娟身邊,不動聲色的把話題轉移給王梓博:“明天梓博就要去建鄴打暑假工了,我陪著他聊聊天。”
  “這麼快?”
  梁太后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不是剛放假嗎,我還打算喊他和邊詩詩來家裡吃飯的。”
  “哎,這就說來話長了。”
  陳漢升盤腿坐在沙發上,活靈活現的把今天中午在王梓博家裡吃飯經歷講述出來。
  梁美娟聽得直歎氣:“我改天和陸玉珍說一說,梓博已經長大了,有些意見還是要尊重的,不能再用以前老一套的辦法教育孩子了。”
  “呵呵······”
  陳漢升乾笑兩聲,梁太后評價別人倒是通情達理,可惜她自己都沒做到。
  不過這樣一打岔啊,梁美娟也不計較陳漢升晚回家的事情了,第二天早上王梓博準備搭車回建鄴。
  本來陳漢升是假裝忘記的,可惜邊詩詩要去送別,蕭容魚就得在旁邊陪著;
  蕭容魚過去了,陳漢升就沒辦法偷懶了,只能又當了一回司機。
  陳漢升和蕭容魚還好,關鍵是王梓博剛和邊詩詩表白,此刻正是情深意濃的時候,沒想到就面臨分離。
  詩詩同學在清晨的薄霧中淚眼婆娑,有一種“悔教夫婿覓封侯”的心酸。
  王梓博叉著腰,一看這架勢就是按住腰胯,不讓屁股緊張的扭動。
  “滴滴滴~”
  大巴車司機不耐煩的按動喇叭,提醒這對年輕的小情侶注意時間。
  “小陳,小魚兒······”
  王梓博又過來和陳漢升告別。
  “放心去吧。”
  陳漢升大大咧咧的揮揮手:“汝妻子吾······”
  “嗯?”
  蕭容魚扭頭瞪著陳漢升。
  “汝妻子小魚兒自養之,汝勿慮也。”
  陳漢升笑嘻嘻的改個稱呼。
  “靠,走了!”
  王梓博用力拍了拍陳漢升肩膀,大踏步離開。
  “果殼社區”的總負責人黃立謙採取的是“任務制”,簡單解釋就是任務沒完成,包括他自己在內誰都不要想離開公司,總之廠裡有食堂和宿舍,辦公室裡有空調和床褥,生活什麼都不缺。
  所以,王梓博這一去就要被關起來了,可能暑假結束才能出來,“996”好歹還是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上班6天,
這就屬於“007”了。
  一周工作7天,沒有明確的上下班時間,這種超級苛刻的“007”制度,卻是當前的互聯網企業常見狀態,滕訊阿裡百度幾乎都是如此。
  當然了,任務完成以後,獎勵也非常豐厚。
  憑心而論,制度肯定是不合理的,不過現在這些IT工程師們好像都沒有維權意識,反而一個個鉚足勁的不斷積累,等待自己創業的那一天。
  後來的美團、滴滴、字節跳動等等創始人,他們都經歷過“007”的折磨,這是互聯網創業者井噴的大時代,王梓博也是帶著自己的“智博網絡”去鍍金了。
  ······
  陳漢升在港城過了幾天,緊接著他就和小魚兒去了邊詩詩老家岳陽。
  本來岳陽之行的主角應該是王梓博,可惜他不在,“女婿上門”就變成了同學間的玩耍,有趣程度大大減少。
  邊詩詩帶著兩位客人游了岳陽樓、洞庭湖、巴陵廣場,吃了當地的特色小吃,7月20號左右三個人便返回了建鄴。
  畢竟陳漢升有生意,蕭容魚和邊詩詩也有律所的事務。
  這個時候距離《勁舞團》公開發行已經超過10天,久游的董事長王志傑特意聯繫陳漢升,表示遊戲在線人數每天都在翻倍增長,恭喜陳總風投成功。
  另外一點,因為《勁舞團》遊戲界面上就有宣傳果殼電子的logo,兩個公司甚至還聯合舉辦一些宣傳活動,比如:全服率先達到多少級的玩家,可以獲贈一台果殼MP4······
  原來果殼MP4的銷量因為學生放假,已經稍有下滑,可能暑假開學以後才能上升,不過因為《勁舞團》的火爆,居然硬生生的竄起來了。
  又在QQ空間的加持之下,果殼第一次超過了清華紫光MP4,成為千元機的“霸主”。
  不過,陳漢升第一次感覺在這種曝光率之下,只有一款產品的果殼還是太單薄了,他開始催促“果殼社區”和“果殼手機”儘快取得成效。
  與此同時,種子資本因為投資這款遊戲,慢慢吸引了風投圈和融資企業的注意,再加上果殼電子和種子資本之間的關係,還有一些生意場上知情人的含糊暗示。
  重重因素疊加之下,前火箭101的創始人、前大學生創業明星、前蘇東省優秀大學生,目前建鄴財經大學的大四學生陳漢升,這個名字很快被有心人捕獲到了。
  7月底的時候,陳漢升接到了建鄴財經大學校長陸恭超的電話。
  他先是寒暄了兩句,關心陳漢升在暑假裡的安排,緊接著就是話鋒一轉:“漢升啊,最近我和一些領導朋友吃飯的時候,他們總是有意無意打聽你的信息,看他們的表情,好像知道了一些事情啊。”
  “再藏的話。”
  老陸試探著問道:“你估計也藏不住了吧。”
  “嘿嘿~,那就不藏了。”
  陳漢升笑了笑:“果殼手機的生產已經在進度上了,下學期我肯定也會現身的,如果誰再向陸校長打聽我的內幕,您看著應付就好,我這邊都可以的。”
  “好!”
  陸恭超得到了確切回答,心頭大定。
  大概用不了多久,建鄴財經大學的學生會主席、獲得保研資格的大四學子陳漢升,即將破殼而出,響徹一方。
  “漢升才20出頭吧,嘖嘖。”
  陸恭超咂咂嘴:“有句詩是怎麼說來著,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