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慾海嬌娃(上)

冰心
本文:2022-07-24T14:56:32
  淑芬是個美麗動人的女孩子,活潑而且好動,然而,她偏偏愛上了沉靜且畏羞的明義,每一個人都感到奇怪,甚至淑芬的媽媽。

  「妳要和明義訂婚!妳考慮清楚了沒有?」鄭太太望著女兒問。

  淑芬聳聳肩地笑道:「我當然考慮過了。媽,妳不喜歡明義,是認為明義不夠好?」

  「明義是個好孩子,我當然喜歡他,但是……」

  淑芬挽著媽媽的肩頭,逗著問:「但是什麼?」

  鄭太太道:「妳和他的個性根本不相同,你們怎麼可以生活在一起?」

  淑芬道:「我們要結婚的時候,也許我會變得比明義更沉靜、更內向。」

  鄭太太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女兒是不容易說服的。因此,在一個黃道吉日裡,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中,淑芳和明義終於訂婚了。

  這天,明義和淑芬看完一場電影,明義要開車送淑芬回家時,他說道:「我們先去海邊吹吹風好不好?」

  淑芬撒嬌地說好,並抱挽著明義粗壯的手臂,臉上泛起了一片紅暈。並且,她有意無意地將她那高聳渾圓的胸部,不停地在明義的手臂上磨擦著,蠕動著。明義從未接近過女色,經過那銷魂的接觸,心中慾火直升。

  他改變話題道:「妳不怕太晚回家?」

  淑芬道:「媽媽從來不管找,而且,何況現在也還不算太晚!」

  明義雖然心中蠢蠢欲動,但是仍猶疑地道:「可是……」

  「可是什麼?明義,你不愛我嗎?」淑芬瞪著她那水汪汪的媚眼,氣咻咻地道。

  明義急忙地道:「不……我愛妳!」

  到了海邊,在柔和的月光照射下,筆直的海灘,四處無人,靛藍的海水中,正映著迷人的月色。淑芬走下車來,她脫下鞋子,赤足浸在清涼的海水中。

  淑芬的確是一個艷麗誘人的女郎,從小便嬌生慣養的她,有著粉紅透明的肌膚高挺的雙乳,細盈的纖腰,渾圓肥嫩的玉臀,扣一雙修長的玉腿。尤其是今晚,淑芬穿著細薄貼身的T恤,和窄小的迷你裙,更使得酥胸及大腿明顯地呈琨出來。

  明義被這美色誘惑了,他貪慾地看著淑芬,心中微燃著一股慾火。

  淑芬回過頭來道:「明義,今晚的夜色美不美?」

  明義道:「月兒又圓又亮,很清澈。」

  淑芬逍:「在這樣美的環境下,你心裡在想些什麼?」

  明義道:「我的心境很平靜,什麼都不想。」

  淑芬逍:「那你猜,我在想什麼?」

  明義想了想道:「我猜不到!」

  淑芬扭動著惹火的腰肢,走到明義的面前,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壞、很醜、很難看?」

  明義盯著她的胸前挺聳的乳房,嚥下口水不安地道:「不,妳比仙女還要美!」

  淑芬抬起頭,風情萬種地撥了一下額前的秀髮,令人銷魂的媚眼,似乎含有一團慾火,火辣辣地望著明義。

  明義見她浪蕩的模樣,血脈奔騰,膽子一壯,手臂扳住了她的纖腰,淑芬借勢依偎在他的懷抱中。

  淑芬嬌笑盈盈,水汪汪的媚眼直送秋波。明義忍不住,慾念如脫韁野馬,心魄搖搖、意亂情迷。忽然,他把嘴唇貼在淑芬的香唇上,一陣的猛吻,淑芬馴如羔羊,自動地吐出舌尖,吮舐明義的舌頭。淑芬伸出手臂,緊摟住他的頸子,鼻孔微哼,瞇著眼睛,如痴如醉。明義情不自禁地,將放在纖腰的右手,慢慢地伸進淑芬的薄衣內,順著滑嫩的肌膚,由上往下輕撫著。

  忽然,他的手觸摸到肉峰,肉球似的乳房被胸罩托著。他解下淑芬的絲質乳罩,突露出兩顆熱騰騰的肉球。

  「嗯……」淑芬嬌飽欲滴的小嘴吻著明義,口中的香舌滑入他的口中,纖手緊緊扣住明義的頸項,口中唔唔作聲。

  明義有點忍不住了,他瘋狂地將她的薄衣脫掉,乳罩也解了開來。呈現在明義眼前的是一對豐滿柔嫩的玉乳,那兩粒粉紅色的乳頭,已漲硬起來了,隨著淑芬的呼吸。肉球一起一伏地抖動著。

  在此誘惑下,明義情不自禁地張開口含向那乳頭,用力地吸吮著,弄得淑芬臉泛紅潮,全身麻癢難忍。淑芬被這樣一吸一吮著,一陣酸癢難當,不自禁地把豐滿的胴體扭動起來,玉臀重重地貼在明義的褲襠,不停地磨擦著褲子的硬雞巴。

  這一淫蕩的誘惑,使得明義慾火上漲。突然將右手伸進淑芬的裙內,由柔軟的玉腿,慢慢地遊動往上,直到撫摸那肥嫩的玉臀。

  淑芬心跳的很厲害,嬌羞地搖擺著蛇腰。

  明義巳漸漸地失去理智,撫摸著玉臀的手,中指浴著臀縫。從淑芬臀部的後面逗弄著。淑芬在微微地顫抖著,慾望巳浮現在臉上。她的手也耐不住刺激地緊抱著明義,口中呻吟:「嗯……啊……」

  很快地,明義將那伸入內褲的手,中指慢慢往下栘,觸撰到毛茸茸的陰毛,已有水滴流出。在明義的揉弄下淑芬的陰戶發漲,兩片陰唇抖動著,同時一對粉腿,不安地扭動著。他刻意地把淑芬的腎縫撥開,用中指順著淫水滑進肉穴,由穴口往陰道裡面挑動著。

  她如同受了電擊般,嬌軀不停地顆抖,緊張的嘴裡嚷著:「喔……嗯……嗯……哎呀……」

  淑芬受不了這種剌激,呼吸急促,臉兒發紅。此時已是春情泛濫,嬌哼出聲:

  「啊……我……唔……我好難過……嗯……明義……我好癢……」

  只一會兒,她緊張地扭動屁股,雙腿不停地用力夾著,穴裡的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出,潤濕了整個陰道。

  「哎呀!明義……明義……你停停……受不了……哦……不……不行……啊……快停……」

  她急忙地捉住明義的手,嬌羞的媚眼看著明義道:「明義!不要逗了,再弄的話我會癢死的!」

  明義已是神智迷戀,本不想罷手,內向的他,倒是能及時地收回那如火如熾的慾念。明義道:

  「好吧,那……我們……我們回去了是嗎?」說著,他把她的三角褲拉好。

  然而當他的手再觸及到她陰戶時,他已感覺的到她陰戶上的陰毛已經全都沾滿了淫水。

  淑芬看著明義的表情,是那麼地色瞇瞇的,便含羞地道:

  「明義,如果…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們可以……可以到別的地方去。」話一說完,便害羞地依偎在明義的懷裡。

  淑芬知道明義的慾火正熾,為了使愛人能舒服身心,不自禁地咬著嘴唇,那隻玉手,直探他的褲襠,隔著褲子,在明義已漲硬的雞巴上,不停地捏著、磨擦著。這一陴的撫摸,使得淑芬心神飄蕩地道:

  「啊!好奇妙的雞巴,好硬啊!加果它插入……」

  想到這裡,淑芬的春心蕩漾,對性慾已產生了需求和渴望。

  明義享受著這舒爽的愛撫,兩手不老賀地在她的肥臀上遊走著,他道:

  「淑芬,今晚不要回去!」

  淑芬輕聲道:「嗯……」

  在汽車上,明義握著方向盤,在曲延的公路上飛奔著。但是他的兩隻眼睛卻不斷地盯著淑芬的玉腿。她的迷你裙坐下後,變得更短,露出那一雙誘人、滑嫩的玉腿,那三角地帶,已是若隱若現了。

  淑芬知道愛人正在欣賞著自己,臉上泛起一片紅霞,故作嬌態,扭動了一下腰肢,靠在明義的懷裡。

  明義此時心神幌蕩不安的說:「我們先去吃個宵夜好嗎?」

  淑芬道:「好呀,但是……」淑芬似乎有點猶疑什麼。

  明義一隻手輕撫著淑芬的腰部,在她的臉頰上輕吻一下,道:「但是什麼?」

  淑芬低下頭,摟著他說:「我怕回去太晚了,媽媽會罵的!」

  明義如釋重負,臉上微笑地道:「關於這一點,妳盡可以放心,我們已經訂婚了,妳可以告訴妳媽媽,說是在我家過夜,這樣她應該是可以放心了,她很信任我的。」

  淑芬點點頭表示同意。

  不知不覺地已到了市區,明義將車子停在一家大飯店前。此時夜已溧,宵夜的人也不多。明義倒了兩杯酒,向淑芬道:

  「淑芬,為我們的幸福乾一杯!」

  淑芬見他一乾而盡,自己也暍了一口。

  他們一面談笑,一面吃著宵夜。酒足飯飽之後,淑芬因不勝酒量,臉上早已一片紅暈。明義盯著她紅暈的臉看,方才未發洩的慾火,又迅速地燃了起來,道:

  「淑芬,我們走吧!」

  淑芬道:「嗯!好,我覺得好累喔!」

  淑芬嬌羞地回答著,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更是害羞萬分。

  明義付過帳後,便在客房部的侍者引導下,進了電梯。到了一間高級套房,淡黃色的裝飾,淡紅色的燈光,照得房內形成了很有羅曼蒂克的氣氛。

  明義走向淑芬,柔情地摟著她。一陣熱吻後,明義輕咬著淑芬的耳垂,輕聲地道:「淑芬,洗洗澡,好嗎?」

  淑芬此時正是全身酸癢難耐,聽他一說,不禁白了他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了明義。明義不明就理地,逕自進入浴室。

  淑芬往床上一坐,浴室傳來沙沙的流水聲,她站起身來,道:「明義,你洗好了沒?」

  浴室裡的明義道:「哦,還沒有,不過,快好了。」

  她聽到了後,便嬌笑地拿定了主意,決定主動來勾引明義,因為他太內向、太老實了,倘若自己不主動,說不定他還不敢。

  淑芬想到這裡,便脫掉了鞋子,把身上的外衣也脫下,然後解開那個絲質的乳罩,露出了兩個熱騰騰的奶油包子,接著又把裙子及三角褲,也除了下來,然後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淑芬躺在床上,細細地欣賞自己這一身的細皮嫩肉,心想就要……淑芬心中一陣興奮,撫摸著堅挺的奶頭,輕輕地捏了一下,又伸手探向陰毛,輕輕揉了一把,陰戶竟酥麻起來。

  突然,明義從浴室走出來。這時明義只穿件內褲,結實的胸膛及健壯的肌肉,不失是個美男子。明義看到淑芬一絲不掛,裸露著肉體,正在春情蕩漾地自淫著。一見此景,明義慾火上湧,一時不知所措。

  淑芬在床上,正自淫的失魂落魄,看到明義不知所措的樣子,便故意地張開了大腿讓他看個仔細。明義慢慢地走到床邊,眼睛始終沒離開淑芬的肉體。

  一身潔白滑溜的肌膚胸前一對乳峰,頂上一粒粉紅色的乳頭,白嫩又迷人。雪白的小腹,兩股交界處陰毛叢生,烏黑黑而細長。微凸的肉丘,柔若無骨,在烏黑陰毛的掩護下,一條細細的肉縫若隱若現,看不見桃源洞口的嫩肉。

  他目不轉睛地望著她的陰戶時,淑芬嬌滴滴地說:「親愛的,你好壞喔!怎麼這樣看人家。」

  明義看得心頭狂亂,一股熱流直到下體,胯下的陽具漸漸地在發漲、挺硬。淑芬浪蕩地擁抱他,全身起了一陣顫抖,同時也把舌尖伸入他的嘴裡,彼此互相吸吮著。

  「嗯……」彼此都感到渾身的慾火飄盪著,只聽到那口中的呻吟聲。

  漸漸地,明義低下頭,伸出舌頭,滑過雪白的粉頸,到那性感的酥胸上。奶頭如玫瑰般的殷紅,尖尖硬實的突起。他輕輕地捏揉,慢慢地撚弄著那乳尖兒,時輕時重地搓揉著。淑芬被他逗得全身奇癢、酥軟,不自禁地把那豐滿的胴體扭動著,挺抖的大腿直把那誘人的肥臀往上抖蕩,口中嬌聱道:

  「嗯……哦……哎呀……」

  明義心神緊張地,將中指順著淫水,插入那肉緊的陰戶裡,並不斷地用手挖,並在那陰核粒上揉著、逗著。這時淑芬被春情熱火燒得火辣辣,慾火難耐,淫水橫流,嬌軀抖顫,那神情好不緊張,只覺得自己的陰道璧被扣著,花生般似的陰核被逗弄著。淑芬難過地浪哼著:

  「嗯……哦……明義……我……我很難過……啊……別逗我了……哦……」

  在一遍遍慾海浪叫聲中,明義眼前一陣肉抖乳蕩。他慾火焚身,衝動的下體,已漲到極點。明義急忙地翻身,將那陽具生硬的在淑芬的肥嫩小穴上頂著。淑芬受到那根肉棒的頂撞,她久抑的慾火爆發了,媚勁大發,玉腿分開,淫液直流,兩片陰唇張合著。淑芬嬌喘連連地道:

  「啊……達令!嗯嗯……我好癢……唔……哥……快……快給我呀……嗯……給我……」

  明義被她嬌聲的催促,揮動漲硬的權杖朝著陰戶亂頂亂插。此時的淑芬,媚眼如絲,氣喘不休,肥美的肉臀,往上頂著,但是越頂小穴越癢,終於伸出纖巧的小手,往下直探他的下體。

  淑芬嬌羞地將龜頭引入穴口,撒嬌地說道:「義,人家是第一次,你可要憐惜些……」

  明義輕吻她的臉頰,點點頭道:「我會的,妳放心。」

  他感覺出龜頭已經微微進入,於是緊摟著淑芬,屁股猛地下沈進入淑芬滑潤的陰戶裡,淑芬嘴裡直叫痛不已。此時,明義已失去理智,失去乎日的斯文,龜頭感覺受到緊窄的阻礙,於是他用力一頂,只聽「滋」一聲,粗大的雞巴已長驅直入。

  淑芬痛的大叫道:「啊!哎呀……痛死了……哥…哥……好痛……好痛……」

  明義本想抽動,奈何淑芬痛的死去活來的,頭上泠汗直流,淚如兩下,嘴裡頻頻呼痛,語不成聲。他看到淑芬的臉色蒼白,淚水縱橫,心中不忍,忙停止動,輕聲問道:「痛得很厲害嗎?」

  淑芬在明義停止抽動後,喘了口氣道:「你好壞,人家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還問。」說罷又嬌羞地一笑道:「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

  明義道:「心肝,我的什麼?」

  淑芬道:「不說了……你的……那個……太大了……」說完後便嬌滴滴地偎在他的懷裡。

  明義聽到她迷人的浪語,不由得一笑,低下頭吻住她的嘴唇,雙手不老實地在她的胴體上愛撫著。又在她那對又堅又挺的乳房上,用力不停地捏弄,時而用牙齒輕吻著乳尖。淑芬被挑逗得渾身既癢,小穴也陣陣酸癢,在這無名火的煎熬下,淑芬已騷蕩不安地浪求著道:

  「唔……不要……哥……哦,……你……不要……嗯……受不了……哦……」

  明義知道她的性慾之火已燃到極點了,他便更加地狂吻著粉嫩的胴體,左手揉弄著她那已呈鮮紅色的乳房,右手握著那根粗棒,一點一點地往穴裡頂著。只聽見「滋」一聲,鐵條般的大雞巴已入半截了。

  插得淑芬張著嘴,口中直叫道:「哎呀!好痛……哥……輕……輕一點……哦……痛死人了……不要……啊!啊……不要再插進去了……」

  明義低著頭,在淑芬的耳垂道輕聲道:「淑芬,忍著點!我不再插進去了。」

  只見那粗大的陽具,被兩片紅潤潤、軟綿綿的肉片兒緊緊包著,陰戶內熱哄哄的,像個小溫水袋,滑潤的陰道壁上,正熱辣辣地收縮著,使得明義有種被壓迫緊縮的快感。漸漸地,淑芬覺得那陣漲痛已好些了,只是漲的好兇,好難過,不由得扭動著渾圓的屁股。

  明義體貼地問道:「現在還痛嗎?」

  淑芬道:「嗯……沒有了,只是漲,又有點癢!」

  明義知道,雞巴泡在穴裡,她一定會騷癢的,於是又再問道:「現在,我要動了?」

  淑芬道:「嗯:哥……慢一點……好不好?」

  他便慢慢地開始插著,輕輕的刮著那滑潤的陰道壁,引得淑芬心頭發麻,全身酸癢,穴心有如萬蟲在咬,淑芬不由得叫道:

  「唔……晤唔……心肝……啊呀!嗯……」

  淑芬媚眼含春地浪叫著,兩隻粉臂緊緊抱住他的頸子,肥美的屁股忍不住地又扭又挺。明義看她熱情加火,更加不停地抽插,淑芬騷勁十足地將肥臂不停往上挺送。

  「呀!好……親哥哥……快……快再用力……唔……不行……了……啊……」

  陰道壁一陣陣的緊縮,挾得明義覺得雞巴無比舒暢!狠命地一陣衝刺……

  一度纏綿過後,兩人疲憊地收拾,擦拭後,便相擁進人夢鄉。直到第二天的初曉時分,明義才開車送淑芬回家。

  從此,兩人的感情,因有了肉體坦誠的接觸,巳達如膠似漆,甜甜蜜蜜,不可分離的地步。

  這一天,明義興奮地跑來找淑芬。淑芬正在睡午覺,朋義把她強拉起來,她有點不願意撒嬌地道:「別吵我嘛!讓我多睡一會兒。」

  明義道:「快起來,我有一個好消息告訴妳。」

  淑芬揉一揉眼睛,道:「有什麼好消息,你中了特獎了?」

  明義道:「我的弟弟就快從美國回來了,這比中特獎更值得高興。」

  淑芬又躺回床上道:「原來是你弟弟回來了!你簡直把你弟弟當做寶貝了!」

  明義放在她細腰上的手,不老實地撫摸著,一面問道:「淑芬,妳能不能為明凡介紹一個女朋友?」

  淑芬想了想道:「你看玉鈴好不好?她很美喔!」

  明義為淑芬掠下秀髮,本想催她下床換衣服的,忽然看見她雪白細嫩的粉肩,心神不由地一震,貪婪的眼神便在她的嬌軀上游動。淑芬這時身上穿著一件絲質薄如蟬絲的透明睡袍,睡袍裡面的粉紅色乳罩鮮紅色三角褲是如此地明顯,如此地誘人。雙腿曲著的淑芬,一雙雪白的玉腿,像是在勾引男人般地抖動著,一片春色無邊的景象盡入眼底,看得明義眼花撩亂,慾火沸騰,丹田中有一股熱氣直衝到下體,隨著慾念的陣陣刺激;明義褲內的那根漸漸地在充血發漲,慢慢地直把褲襠頂得高凸凸的。

  淑芬在依在明義的懷中,突然覺得有根粗大、硬梆梆的東西,直頂著小腹,不禁臉上發燙地問道:「義!你……想要?」

  明義道:「嗯,可以……嗎……?」

  明義已擋不住慾火,一面說著,一面將淑芬的睡袍、乳罩及三角褲,兩三下就完全脫光了,露出那一絲不掛,潔白如雪的胴體,他伏下身子,將頭埋在高挺的肉峰中,吸吮著乳頭,一隻手向下移到了腎部。只覺得滑不溜手,豐滿渾圓的屁股,有股少女特有的誘人彈性,大腿的根部,早已被淫水淹沒,觸手所及,盡是溫溫的、濕濕的。

  手兒往下滑,熱情浪漫的淑芬,自動將雙腿分開,使他的手能夠直探那溫熱濕潤的小穴裡。插入的中指,順著淫水,輕刮著陰道壁,懷裡的淑芬被刺激得更是浪態百出,隨著手指的刮揉,狂擺著屁股,氣息急迫地道:

  「哦!唔……我……我好……好難過……唔……呀!親愛的……我……」

  她舒爽地渾身扭動,酥麻更是強烈。

  明義知道她此時巳春情泛濫了,慾火如焚,於是更加緊吸吮和抽插的動作。

  淑芬全身一陣浪扭,嬌聲連連:「好……好哥哥……哦……唔……別……別再……作弄了……我……難受死了……」

  淑芬被逗得渾身酥麻,慾火高漲,顧不得少女的矜持了。於是伸出她那纖細的小手,往下直探明義的胯間,把他褲子的拉鍊拉了下來。一手將那早已硬得像根鐵棒的陽具使勁地掏了出來,有如一條粗大的水蛇在她的小手裡不停地跳動著。明義忍不住地站起身來,脫掉全身的衣服,再次地撲向淑芬。

  淑芬一雙媚眼貪婪地凝視著那根又粗又大的雞巴,想起了以前它所給予的那種銷魂,飄飄欲仙的快感,不由得張開了兩條長而白的玉腿,挺臀迎著。明義趴在她的身上,用右手扶著雞巴,左手將已被淫水濕潤的兩瓣大陰唇撥開,龜頭對準穴口,腰部一挺,輕輕往裡一送。只聽「滋」一聲,已整根被陰唇含入。

  淑芬覺得一陣難以形容的酥麻感,迅速地傳遍全身,禁不住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動著,浪聲哼道:

  「唔,義,……嗯……真好……哦……」

  明義見她浪得性起,伸手抓住她胸前的一雙大肉峰,使勁地揉弄著乳頭。淑芬渾身亂擺,上下挺送地更快速,也更猛烈了,禁不住地叫道:

  「哎呀,真是舒……舒服透了……唔……好棒……啊……」

  淑芬越扭越浪,越擺越烈,兩頰赤紅,媚眼如絲,神態淫蕩,欲仙欲死。

  在候機室等了好一會兒,明義急得伸長了脖子,左顧右盼的。淑芬低頭在手袋裡翻尋手帕,突見明義高舉著手大聲叫著:

  「明凡,明凡,我們在這兒。」

  淑芬忙抬起頭往出口一看,一個高大強壯的男孩子正走過來,他雖比不上明義英俊,但見他有另一種男性的魅力。

  兩兄弟擁在一起,淑芬站在一旁,突然明凡的眼光落在淑芬的身上。

  明義介紹著說:「來,我給你們介紹,這是你未來嫂子淑芬,這位是明凡。」

  明凡上下端詳著淑芬道:「哇,好漂亮!」

  明義道:「你不用羨慕我,我和淑芬已經為你選好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

  明義搭著明凡的肩膀,一面走向停車場。

  明凡迫不急待的問道:「她是誰?在哪兒?」

  明凡一向就是一個花花公子,尤其對漂亮的女孩子,有著極為濃厚的興趣。說是興趣,倒不如說是性趣,他仗著有錢,長著一副令女孩子著迷的外表,時常玩弄女孩子於股掌之間,特別是對性交更有一手。一個女孩子和他有過肉體之親後,都會不由自主地迷上他。

  明義回道:「她沒有來,不過今晚你會見到她!她叫玉鈴,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當晚,三個人一起去接玉鈴。玉鈴是個較清秀,文靜的女孩子,和淑芬相比之下,如果淑芬是朵豔光照人的玫瑰,那玉鈴便是朵人見人愛的紫羅蘭。她長得有股優雅的氣質,潔白粉膩的肌膚,和如絲般柔軟、苗條的身裁。

  明義背著玉鈴問道:「怎麼樣?還不錯吧!」

  明凡道:「是不錯,可是比不上淑芬。」

  明凡瞧著玉鈴,心中暗自想著:「還是淑芬豔麗,她有股一般女孩所沒有的迷人的成熟韻味。」

  四個人一齊到了夜總會。

  淑芬也問玉鈴道:「你看我這個未來的小叔怎麼樣?」

  玉鈴道:「很好啊,全身充滿青春活力,而且外表也不錯,想不到明義有一個這樣的弟弟。」

  淑芬打趣地道:「玉鈴,妳喜歡他嗎?」

  王鈴道:「當然喜歡,何況他又是個留學生,家裡環境又好,不過,我總覺得妳和明凡比較相配,明義太內向了。」

  淑芬道:「雖然明凡我也很欣賞,但我還是喜歡明義,他比明凡英俊。」

  明凡微笑問道:「妳們在談些什麼?我可以和淑芬跳隻舞嗎?」

  明義說道:「好啊,淑芬和明凡跳隻舞吧,他是妳未來的小叔呢!」

  淑芬望了望明義,聽他這麼一說,就不表示意見了,便和明凡走到了舞池。

  舞池中的情侶正婆娑起舞,陶醉在優美的旋律中。

  明凡一開始就把淑芬摟在懷裡,用力地抱緊她。只覺得淑芬胸前豐滿的兩個乳房,緊貼在胸前磨擦著,柔軟又溫馨。淑芬平滑的小腹,也緊貼著明凡的下體,微微可感覺出她那兩腿根部,又鼓又軟的,令他飄飄欲仙。

  可是,淑芬卻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明凡體內發出強烈的男性氣息,令她迷惘、陶醉。淑芬想推開他,又覺得他胸膛的肌肉,又硬又結寶,感覺很舒服,和明義在一起時,就沒有這種感覺。

  在舞步移動中,淑芬突然覺得有根硬體不停地在她的小腹上蠕動著。這種異性的接觸,有如烈火熊熊地燒著她,使她心如小鹿不安般地加速跳動,粉頰赤紅,嬌咻咻地道:

  「明凡,你放鬆一點好不好?不要這樣,我簡直不能移動舞步了。」

  明凡道:「我們來跳情人舞,用不著移步的。」

  說著,明凡一手游走在她的玉臀上,並用力地往他的下體方向按著,那硬漲的東西,便和淑芬柔軟的小腹貼得更緊了。

  淑芬道:「你和玉鈴跳這種舞才合適,我和你又不是情人。」

  明凡道:「妳可以把我當作情人。」

  淑芬道:「什麼?讓你哥哥聽見剛才的話,你猜他會怎麼想?」

  明凡笑道:「他會笑笑拍我的肩膀,說我夠風趣。」

  明凡油腔滑調地說著,屁股突然往她的小腹挺了兩下。

  淑芬叫道:「啊……晤……」

  淑芬的小腹感受到他的下體頂撞,全身一陣的酥麻,陰戶裡已有絲絲的騷癢,濕潤的感覺。那種又酸、又癢、又酥的舒爽,逗得淑芬心中慾念橫生,粉頰紅暈,又愛又怕。淑芬忍不住地道:

  「嗯……嗯……不……不要這樣……求求你……」

  淑芬渾身酥癢的感覺,口中說不要,可是卻一直搖動屁股迎合著。春潮泛濫的感覺刺激得她欲仙欲死的。直到音樂停下來,兩人才由一場不可收拾的春夢中驚醒,明凡將淑芬送回沙發椅休息,明義並沒有發覺淑芬的異樣。

  從此,淑芬一直避著明凡,始終不敢再與明凡共舞,她怕再沉溺下去,自己會抵擋不住明凡那熱情的眼神,和醉人的挑逗的。

  明義雖然年輕,但是自從父親死後,他接管了好幾間公司。明凡仍在求學,念的是大眾傳播。明凡靠著他那雄厚的本錢,一向在脂粉堆裡無往不利。

  這天,四人本來約好了,去明義郊外別墅私人的泳池游泳,可是玉玲卻臨時有事,不能參加。淑芬和明凡都喜歡游泳,明義則因泳技較差,躺在池旁晒太陽。淑芬穿著一件澄色的比基尼泳衣,緊緊裹在豐滿的嬌軀上,在日光的照射下,細嫩而白皙的胴體,非常動人。明凡一直追隨她,明凡的身裁十分高大健美,結實的肌肉,在艷麗的陽光下,呈現出健康的金黃色。淑芬很欣賞明凡那充滿男性魅力的身軀,她希望明義也像明凡樣。淑芬在水中望著明義,身裁適中,皮膚卻白了點。

  淑芬嘆了一口氣,明凡忙問道:「為什麼不開心?是不是因為哥哥沒有陪妳游泳?」

  淑芬當然不肯承認,便道:「他不是在那陪著嗎?」

  明凡道:「他在池邊,妳在水裡,那怎麼算陪妳呢?我回來之前,妳和哥哥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淑芬道:「我們過的很快樂。」

  明凡道:「妳騙我,妳們兩人的個性完全不同,妳怎麼會快樂?」

  淑芬惱羞成怒地道:「你根本不了解我們!」

  說完淑芬便轉身要離開,明凡忙抓住她的手,微笑地道:「妳還在自欺欺人,我知道妳也喜歡我,對不對?淑芬,不要逃避!」

  淑芬道:「你不要亂說了……」

  就在這時候,傭人走過來請明義聽電話。明義忙走過去,一會兒,他走出來,向明凡和淑芬大聲叫他們回來。明凡和淑芬連忙游到池邊,淑芬爬了上來,道:

  「有什麼事?」

  明義道:「公司裡有一份合同要我去簽,我必須親自去一趟,妳和明凡好好玩,我晚上回來。」明義一說完,不等淑芬開口,便轉身離開了。

  在別墅裡,淑芬拖著疲累的嬌軀,直上二樓,進了一間格調高雅的套房。她走到化妝台前,除去身上的泳衣,一絲不掛的露出那玉潔冰清的肌膚順手從台上拿了瓶綿羊油,走到席夢思的軟床。淑芬的嬌嫗躺在床上,將綿羊油倒在玉手,慢慢均勺地塗抹著,從那粉頸、酥胸、纖腰,再擦到玉臀及修長的粉腿。在激烈的游泳運動後,淑芬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此時,明凡游罷,也沖洗了一下,他走到廚房吃了塊三明治,單獨一人暍了些悶酒,想著淑芬那誘人的胴體,及對他若即若離的感情,心中相當不悅。

  正當他心中慾火難耐,無處發洩時,廚房的門被推開了,進來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孩進來的人是這別墅的女傭,名叫阿敏,長得姿色可人,年約十七、八歲,圓圓的臉蛋,一雙含春的眼睛,嬌小的身裁,卻有對豐滿的乳房,和圓翹的屁股,那噴火的身裁,真令男人拜倒。

  原來這女娃兒,生性淫浪,平日即生活放蕩,在看顧別墅的無聊時光中,常勾引附近的少年,幹些風流事。自從見到明凡那成熟、高壯的體格,龐大的財勢,便芳心一動,想要趁機勾引這健壯的少爺,來個名利雙收。

  阿敏見他一人在喝酒,便道:「少爺,你自己一人在暍酒啊!」

  明凡正是慾火無處發洩,突然看到那浪蕩的傭人,心中一陣衝動。不待阿敏說完,明凡已粗暴地吻著她的小嘴,一邊吻還一避伸手握住了豐滿的肉峰,五指不停地摸捏。

  阿敏浪叫道:「唔!……少爺,你好壞啊,我不來了……」

  阿敏受不了明凡粗猛的熱吻,忙把粉臉一側,喘氣咻咻地。原來阿敏的上衣內沒戴乳罩,兩隻渾圓結實的乳房,正握在明凡的手中,不停地逗弄著。

  明凡道:「阿敏,別害羞,少爺愛妳,妳愛不愛少爺?」

  阿敏粉臉飛紅,浪聲地應著:「嗯!我愛。」

  明凡輕輕愛撫著阿敏,那隻手漸漸地滑下在滑嫩的玉腿上,明凡捏弄了一番,再往上沿著大腿內側輕摸,觸到一片毛茸茸的肉丘,被一件三角褲緊緊地包著。

  阿敏輕聲道:「嗯!哥……你好會摸喔……嗯……嗯……人家……從未這麼舒服……唔……」

  她呼吸漸漸急促,渾身酥癢地扭動著屁股。明凡聽到阿敏的嬌哼,心想這浪貨真是浪勁十足。明凡用著食指,將穴口上被濕透的內褲撥開,只覺肉丘上沾滿了淫水,中指猛地插入溫熱的陰戶內,在陰道壁的軟肉上,一陣的搔、刮、挖,姆指也同時在那硬的像花生般的陰核上,逗著、揉著。阿敏這時被逗得慾火亢奮,血脈賁張,骨酥肉麻,嬌軀像蛇般地扭動。

  她憋不住地叫著:「哎呀……好……舒服……喔……用力……再用力……受不了……啊……喔……」

  明凡道:「我的情婦,我的浪妹妹,妳舒服嗎?」

  阿敏道:「嗯!親哥哥,你好會逗人家,妹妹第一次嚐到這美妙的滋味,剛才你的手指好壞喔!直逗得人家受不了。」

  明凡道:「浪妹妹,妳可舒服了,但是,我的寶貝一直硬的發漲呢!」說著明凡把她的手拉到自己的雞巴上。

  阿敏的手一觸到雞巴,不覺心神一震,春心蕩漾,臉上泛起片紅霞。原來這時明凡身上唯一的遮蔽物,已漲起根硬挺粗大的大傢伙。

  阿敏道:「你……你的那條,好嚇人噢,如果你要舒服的話,那……妹妹用小嘴幫你吸吸好嗎?」

  阿敏一邊說著,一邊用手不停地在那大雞巴上揉著、搓著。

  明凡聽她願意品嚐自己的雞巴,連忙站起身來,將泳褲退到膝下。阿敏左手緊握住大雞巴,右手則在他的屁股上輕撫著,接著阿敏張開小嘴,伸出舌尖,舐著龜頭,在馬眼上轉啊轉的,又將小嘴張大口將大龜頭含入嘴中,用力地吸吮著。此時的明凡被阿敏舐吮的雞巴,更形暴漲,龜頭更是猙獰不堪,全身的毛細孔,舒爽地亢張著。

  明凡用著鼻音哼道:「唔……好棒的……小嘴兒……好舒服……」

  看到明凡的舒服樣兒,阿敏連忙用手握住雞巴,上下快速地套動著,並用小嘴不停地吮舐著。明凡的屁股挺動的更厲害,直插得阿敏的小嘴流出了白沬。

  明凡道:「啊……好妹妹……含緊點……唔……我…快…快要洩……快……」

  突然,他的雞巴抖動著,那一股熱精如水注般猛往阿敏的嘴裡射了進去。阿敏連連地嚥下了三、四口,把熱精吃個精光後,再用香舌,將雞巴舐個乾乾淨。

  阿敏道:「親哥哥,你舒服了吧?」

  明凡道:「喲,妳那可人的小嘴,夠騷夠浪的了!」

  明凡一臉消魂失神的樣子,摟著她的嬌軀,雙手不停地在她那豐滿的玉臀上撫摸著問道:「好妹妹,何時可以…來個真的……呢?」

  阿敏道:「改天吧,我還有工作要做,現在請你休息吧!」說著,跑出廚房,消失在客廳的邊處。

  經過一陣的沈寂,明凡穿回了泳褲,整埋一下地上的污水。

  好浪蕩的阿敏,明凡心想著剛才她那種浪入骨裡,欲仙欲死的騷樣兒,不由自主地,慾念又起,下體漸漸地……

  想到這裡,明凡猛搖一下頭,好讓理智清醒點,轉身走向冰箱,拿出一瓶啤酒來,冰泠的啤酒確實使慾火消了不少。

  再一次的沐浴,清洗著身子,渾身舒爽的明凡,更加振奮精神。吹著口哨,明凡愉快地往二樓上去。樓上共有四間客房,最裡頭的一間,是淑芬的閨房,因為明凡剛從國外回來,一時沒有自己的房問,便湊合著用第一間客房。

  走到了房門,明凡正要伸手開門時,念頭一轉,慾念一起,心想不知淑芬此時正在做什麼?何不去偷瞧一下。打定了主意,明凡便收回了開門的手,輕手輕腳地走到淑芬的房問。來到了房門口,但見房門半掩,門縫露出一道光線。明凡輕推開房門,房裡傳來陣陣幽香,真是澈人心脾,令人心醉。明凡不自主地驚嘆出聱。

  原來房門一開,在光亮如白畫的房內,有個一絲不掛,赤裸裸的女孩,正沉睡在那軟綿綿的席夢床上。無邊的春色,盡收眼底,明凡慾念橫起,忙進入房內,輕巧地將房門關鎖著,慢慢地移動身軀,色瞇瞇地打量那迷人的胴體。

  明凡被刺激得不知什麼是道理了,只知道要馬上佔有這個迷人的美女,發洩那無法控制的慾火。明凡迅速地脫掉浴衣,全身精光地撲向那雪白的胴體。

  在春夢中的淑芬,突然被一重物壓住,使她從夢中驚醒過來。當她睜開眼睛,發現是未來小叔時,她驚叫道:

  「明凡……不可以……快……停止……你不能……這樣呀!」

  她用力掙扎,扭動著腰肢,兩手用力地推著明凡。奈何明凡孔武有力,結實的胸膛壓住她一對豐滿的乳房,一隻手,更不停地在淑芬白嫩的玉體上游動著。

  淑芬叫道:「明凡,你……不……不可以……」

  淑芬極力地擺脫,但她那能掙脫,蠕動中的玉體,更加速了他心中的慾火。明凡猛然把厚厚的嘴唇貼在她的嘴唇上,接著把舌頭伸入她的口中猛吸著。同時,明凡的兩隻手猛揉捏著那對堅挺的乳房,底下那租大的雞巴,也朝著她兩腿的中間猛頂著。

  淑芬的乳房被揉著,全身扭動不已,小腹上感到有根粗硬發燙的肉捧,在不停地頂撞著。頂得她的臉兒發燙,喘息急促,兩腿無力,淫水泊泊地直流。這時明凡慾火更加劇烈地燃燒起來。他伏下身,一頭埋在高挺的雙峰之閭,含住乳頭,瘋狂地吸吮著,伸手直向凹凸肥嫩的肉穴上,在春潮泛檻的肉縫中,捏弄著硬挺的陰核。淑芬被挑逗的把持不住,已是春心蕩漾,熱情如火,心癢難耐地分開了兩條修長的玉腿,扭擺著肥美的玉臀。淑芬嬌喘咻咻地叫道:

  「唔……我受不了……喔……我好熱……明凡……不要…不要逗……不要……停呀……」淑芬雖浪聲連連,口中說著不要,但是豐滿白嫩的屁股,卻酥癢難耐地扭動不已。明凡分開她兩隻玉腿,挺著屁股,揮動著硬挺的大雞巴,朝著淑芬的小穴亂頂,幾下的頂撞,弄得淑芬小穴內更加地酥癢,淫水直冒,有如萬蟻般地騷癢,不由地屁股急拋扭動起來。淑芬顧不得嬌羞,伸手抓住那在桃源洞口,亂頂亂撞的大雞巴。明凡慾火如焚,腰部一挺,屁股往下沉。

  「啊~」一聲地嬌呼,大龜頭滑了進去。淑芬嬌小的陰戶,緊緊地皎著龜頭。

  淑芬受不了地叫道:「啊!輕點……好漲啊……」

  明凡見她浪聲蕩氣的騷樣,知道她春情大發,這才挺著屁股,將那粗壯的大龜頭,緩緩地向穴裡挺插,只插得她那肥嫩多水的陰戶,肉緊緊地,溫熱熱地夾著雞巴。淑芬騷穴裡的淫水,不停地往外狂流,順著豐臀流濕了床單。於是,他將她兩條修長的玉腿抬高,架在自己的肩上,雙手緊緊地抱著她豐滿雪白的玉臀,屁股猛力一挺,雞巴「滋」一聲,插進了高凸的陰戶裡,直頂到了花心,拼命地狠插猛抽的。就這狠插猛抽,下下到底,次次撞心。

  慾火抵達顛峰的淑芬,被他那火辣辣的姿勢,和狂野的動作,刺激得淫浪非常直猛力地轉動屁股。淑芬一面浪叫,肥美的屁股隨著抽插的動作,上下地迎送著。粗硬的大雞巴,在肥凸的肉穴中,進進出出的,四周鮮紅柔嫩的穴肉,也隨著雞巴的進出,反覆地翻進翻出。

  忽然那根被夾在陰戶裡的大雞巴,急速地向外抽出,那陰戶一陣痲癢,那種空虛的感覺使她無法忍受。淑芬的玉臀不斷地向上挺送著。

  他色瞇瞇地看著她,淫笑地道:「我和明義比,如何?」

  淑芬道:「……叫人家怎麼說呢?」

  明凡道:「妳不說,那就算了。」

  說著,明凡假裝要起身的樣子。這動作,急得淑芬的玉臀忙急地向上挺動,雙手緊摟著明凡。又白又嫩的玉腎,不停地扭動,嬌美的軀體緊纏著他。

  淑芬道:「唉呀……好嘛……我說……你的……比明義……大……我要……我……愛……你的……」

  明凡高壯的體格,堅實的肌肉,和那粗大的雞巴,使她覺得在明義身上從未有的快感,那種欲仙欲死的高潮,使她忘形地去應承,願意把一切奉獻給他。

  明凡見她放浪形骸,慾火更加暴漲,他像匹野馬,兩手緊抬著她的屁股,下面的大雞巴拼命地抽插著。明凡插得淑芬死去活來的,全身一陣抖動,她忘情地洩出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湧出穴口。明凡受到又濃又燙的陰精刺激,他覺得腰部一陣酥麻,狠命地抽插幾下,龜頭一麻,腰部一挺,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直射而出,直射在她的花心上,射得淑芬浪聲連連,全身酥麻。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腿根相連,口兒緊接,摟在一起不停地抖動,享受著情慾最美的顛峰。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