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92-693

porsmm
本文:2022-07-24T05:27:18
六百九十二、邊詩詩,我愛你!!!
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真沒想重生啊正文卷692、邊詩詩,我愛你!!!中午這頓飯其實是邊詩詩主廚,她是湘南人,做菜的方式習慣性的帶著辣椒。
  滾燙的熱鍋灑上辣椒油,翻滾爆炒以後,刺鼻的味道混雜著太陽的高溫,廚房宛如一個蒸籠,邊詩詩白襯衫立刻濕了一片。
  陸玉珍看的很心疼,同時也感覺到這個外表甜美小姑娘,骨子裡的獨立和堅持。
  王梓博束手無策的站在旁邊,他好幾次想去勸阻和幫忙,只是邊詩詩冷著臉不說話。
  直到炒完一盤蝦,邊詩詩甩了甩額頭汗水,這才對王梓博說道:“空調很重要嗎?你腦袋才應該被冷風吹一吹吧!”
  陸玉珍心裡自責,早知道就不和兒子吵架了,早知道自己就準時安裝空調了,早知道自己就應該多賺點錢,搬到樓房裡去了······
  如果這件事導致邊詩詩誤會了王梓博,自己真是要懊悔很久。
  吃飯的時候,除了陳漢升和蕭容魚兩個吃貨,沒心沒肺的塞滿了肚子,其他人胃口好像都不太好。
  王梓博更是如同失魂落魄一般,夾菜時候的手腕都在微微顫抖。
  小魚兒發現異常,腳底下踢了踢陳漢升,陳漢升早看出來了,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在這頓奇怪的氣氛中解決了午飯,陸玉珍堅持不讓邊詩詩刷碗,邊詩詩看了一眼王梓博,拉起蕭容魚客氣的告辭。
  王梓博送到門口,他想挽留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邊詩詩離開。
  在路虎車上,蕭容魚自然詢問閨蜜原因,邊詩詩先是搖著頭不說話,最後居然“吧嗒吧嗒”的掉金豆子了。
  “詩詩,你怎麼了嘛。”
  小魚兒嚇壞了,趕緊安慰起來。
  陳漢升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心想這倒是有點意思,王梓博居然能讓邊詩詩為他流眼淚。
  “女孩子”這種生物很有意思,她可能會喜歡讓自己笑的男生,不過更愛或者更難忘記的,其實是讓她哭的男生。
  回到蕭容魚家裡後,邊詩詩洗了把臉,情緒冷靜下來,終於把中午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小魚兒,我心裡有些失望。”
  邊詩詩落寞的說道:“我覺得梓博不瞭解我,我本身就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女生,別說沒有空調了,就算吊扇都沒有,我既然願意和王梓博談戀愛,心裡也是樂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蕭容魚摟著閨蜜,輕拍著後背安慰道。
  “還有啊。”
  邊詩詩繼續說道:“我覺得梓博過於不自信,我不知道那個黃慧給他留下了什麼陰影,以至於他現在談戀愛都要這樣的卑微。”
  陳漢升搖搖頭,小慧姐害人不淺啊。
  他掏出手機準備發個信息給王梓博,把這些原委告訴發小,順便附上一份解決的方案。
  “陳漢升!”
  邊詩詩立刻坐直身體,紅通通的眼睛瞪著陳漢升:“你是不是又想去通風報信?”
  “啊?”
  陳漢升眨眨眼:“沒有啊,絕對沒有,我就是上網看看新聞,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嘛。”
  “我不信!”
  邊詩詩情緒有些激動:“哪有這樣談戀愛的,你們把我和王梓博推動和捏合在一起,我心裡很感激,可是現在我們已經確定關係了啊,陳漢升你還什麼都教嗎,能不能給他一點成長的空間啊?”
  “hhh······”
  陳漢升尷尬的打個哈哈,
何必在意這些細節呢。
  “我也覺得是這樣的。”
  本來蕭容魚還是希望邊詩詩和王梓博儘快消除矛盾,可是聽到閨蜜這樣一說,她也覺得不妥當。
  陳漢升幫助王梓博,這不就相當於給老實人安裝一個沒臉沒皮的“流氓掛”?
  “小陳,你把手機給我。”
  蕭容魚伸手走過來:“這件事得讓他們兩人自己解決,梓博也需要成長,你不許去通風報信。”
  “我操!!!”
  陳漢升心裡一慌。
  他媽的,我就是看個熱鬧,吃個瓜而已,怎麼還陷進去了?
  手機上自己和沈幼楚“mua,mua,mua”的親熱短信還沒刪除呢,這要是讓小魚兒看到了······
  蕭容魚潔白的手掌越來越近,現在再說什麼“我堅決不會告訴王梓博”這些保證,那就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了。
  “你們不相信我的人品,是不是?”
  突然,陳漢升猛地暴怒起來,他居然“吧嗒”一聲把諾基亞電池扣下來。
  在蕭容魚和邊詩詩驚訝的目光中,陳漢升大力扔到樓下草坪上,嘴裡還在大聲的咆哮。
  “我最恨別人懷疑我的人品了!”
  “現在電池都扔了,你們看我還怎麼通風報信!”
  “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呢,王梓博是我從小長大到的兄弟,難道我不想他成長嗎!!!”
  ······
  陳漢升入戲很深,實際上心臟也是“嘭嘭嘭”跳的厲害。
  沒辦法,自己是個成熟的渣男,已經學會用憤怒來掩飾心虛了。
  “小陳,你幹嘛呀。”
  這套即興表演還是有作用的,小魚兒果然被唬住了,噘著嘴說道“我們不是懷疑你,就是覺得這件事一定要讓梓博和詩詩單獨解決比較好,你不要再插手了。”
  “哼!”
  陳漢升“傲嬌”的轉過頭,好像自己真是被誣陷似的。
  邊詩詩也有些不好意思,陳漢升和王梓博認識十七年了,他肯定也是想梓博更好啊。
  “哎~”
  邊詩詩幽幽的歎一口氣,梓博你快點成熟啊,大家都等著你呢。
  其實陳漢升哪裡考慮那麼多,他正在暗自念叨呢。
  “雞脖啊,別怪哥不幫你,今天你已經炸了,我不能再炸了,一個炸好過兩個人炸。”
  “幸好諾基亞能拆電池,這要是換成蘋果的話,剛才估計就得摔手機了,不過那樣表演痕跡太重。”
  “諾基亞這樣的良心企業,最後怎麼就倒閉了呢。”
  ······
  陳漢升扔掉電池,現在也不好離開,無聊之下只能躺在地板上睡覺。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偶爾能聽到防盜門響的聲音,還有腳步聲“咚咚咚”的從耳邊走過。
  “小陳,小陳。”
  迷迷糊糊之間,陳漢升感覺小魚兒在叫喚自己。
  陳漢升睜開眼嗎,發現外面是一片暗紅的晚霞,嘟噥著問道:“幾點了?”
  “已經7點啦。”
  小魚兒調皮的捏了捏陳漢升鼻子:“你真是豬啊,從下午2點睡到現在。”
  “才五個小時?”
  陳漢升撇撇嘴,他也懶得起來,一使勁把蕭容魚拽進懷裡:“你再陪我睡會。”
  “不要,你快起來,現在不合適······”
  蕭容魚趴在陳漢升身上掙扎,不過她力氣小,反而被陳漢升越摟越緊,直到一聲嚴肅的“咳!”
  我靠!
  陳漢升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在小魚兒家裡啊,剛才那聲咳嗽就是呂玉清發出來的。
  不僅是呂玉清,還有蕭宏偉也在,他雙手叉在腰上,那是離配槍最近的位置,臉上是一種複雜的情感。
  憤怒、惋惜、不舍、惆悵······
  “準備吃飯了。”
  呂玉清好像沒看見陳漢升和小魚兒之間的嬉鬧,提醒一句又走進廚房。
  老蕭踟躕了半天,最後才轉身離開。
  還是沒有攔住這頭豬啊,真捨不得自己養了這麼多年的白菜。
  父母走了以後,小魚兒使勁打了幾下陳漢升,這才說起正事:“梓博來了。”
  陳漢升抬頭看了看:“人呢?”
  “在樓下呢。”
  蕭容魚搖了搖:“都不知道他站了多久,我和詩詩都沒察覺,還是我爸下班回家才看見,喊他上來又不願意。”
  “很正常。”
  陳漢升不以為奇:“我手機沒電,王梓博不知道這邊的情況,他那膽子又不敢打給邊詩詩,估摸著等了很久。”
  “那怎麼辦呀?”
  小魚兒指著陽臺說道:“詩詩就在陽臺呢,一直看著梓博不說話。”
  “不能這樣幹耗著,我去勸勸吧。”
  陳漢升拍拍屁股站起來,從身上落下一條帶著卡通圖案的薄毯,應該是自己睡著時,蕭容魚拿過來蓋上的。
  “小魚兒,你也長大了啊。”
  陳漢升意有所指的說道。
  小魚兒本來以為是誇自己懂事的,後來又覺得這句話含義很深,精緻的瓜子臉上逐漸染上一層紅暈。
  自己也大四了呀,兩人感情深厚,彼此父母也熟悉,甚至討論大學畢業後買婚房的打算了。
  “這個時候小陳再提那種要求,我應該拒絕嗎,好像沒理由了呀。”
  ······
  陳漢升來到陽臺,邊詩詩扭頭看了一眼,又把目光放在王梓博身上了。
  “哎,老衲一把年紀了,真是看不得你們這些紅塵俗世的癡男怨女。”
  陳漢升悠哉的點根煙抽著。
  “呸!”
  邊詩詩啐了一口:“你和小魚兒的感情波折可比我們豐富多了。”
  “hiahiahia~”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心想這才到第幾層,描述我的感情經歷,請把“波折”換成“驚濤駭浪”,不然怎麼對得起隨時爆發的修羅場。
  “你既然知道我和小魚兒的故事,那也應該知道,情侶之間溝通很重要的。”
  陳漢升仿佛聊天一樣勸道:“我能夠理解那種抹不下面子的感覺,不過總有一個人要先開口的。”
  “那憑什麼我先開口?”
  邊詩詩不服氣的問道。
  “因為梓博已經盡力了啊。”
  陳漢升彎腰趴在陽臺的扶欄上,經過一天的曝曬,還有些溫熱的觸感。
  “以我對王梓博的瞭解,還有他對你的感情,應該在這裡站了好幾個小時了。”
  陳漢升肯定的說道:“很可能是我們剛到這邊,他就跟著過來了。”
  這個操作王梓博來說並不奇怪,他都捨不得讓邊詩詩流汗,看到邊詩詩難過,王梓博心中的忐忑可想而知。
  “傻子······”
  邊詩詩沉默半響突然罵道,好像是罵王梓博,又像在罵自己。
  “詩詩,你下去找他吧。”
  蕭容魚走過來了,她也跟著勸道:“有問題一定要說清楚呀,梓博只是不善於表達,其實我們都看得出來,他真的很喜歡你。”
  邊詩詩咬了咬嘴唇,突然長呼一口氣說道:“在家悶了半天,我想下樓走走,你們誰要一起嗎?”
  這是傲嬌女孩的典型藉口,她準備去見王梓博,又很不好意思。
  “傲嬌鼻祖”小魚兒自然是知道的,笑著說道:“不去不去,我們都要吃飯了。”
  唯獨陳漢升好像不解風情:“走走也是可以的,我有點想吃橋南那家的蔥油餅······”
  “不許去!”
  小魚兒馬上打斷:“陪我在家吃飯!”
  陳漢升這才不逗弄邊詩詩,笑嘻嘻的目送她下樓。
  夏日的晚風悠悠,逐漸驅散了白日的熱浪,夕陽已經下沉的快要看不到了,留著一點餘光揮灑在陽臺上。
  蕭容魚看著邊詩詩下樓後,好像“不經意”般的被王梓博撞見,忍不住笑了一聲,有種微微的幸福感蕩漾在心底。
  “小陳~”
  小魚兒歪著腦袋,輕輕枕在陳漢升肩膀上:“真好呀。”
  “是吧,我也覺得呢。”
  陳漢升挽著小魚兒的細腰,不過沒有下一步動作,注視著邊詩詩和王梓博離開小區。
  飯廳裡的呂玉清等了半天,發現蕭容魚和陳漢升還沒過來,就像所有叫孩子吃飯的父母一樣,她走過去正要發火的時候,神情驀然愣住了。
  因為在陽臺上,陳漢升和蕭容魚正安靜的依偎在一起,還時不時的說笑兩句,呂玉清原本嚴厲清冷的表情緩緩放鬆。
  “怎麼了?”
  蕭宏偉走過來,臉上也是一滯。
  兩人在背後看了一會,呂玉清吸了吸鼻子,拉著蕭宏偉回到餐桌。
  “老蕭,我突然有點想哭。”
  “哭什麼,女兒長大了,本來就應該找男朋友的。”
  這個分管刑偵的公安局副局長,說話時眼裡依稀閃著淚光。
  ······
  港城這邊一般都是6點到7點之間晚飯,吃完以後就是散步時間,所以王梓博和邊詩詩走出蒼梧綠園以後,一路上都是消食的人群。
  吵吵嚷嚷的很熱鬧,老人在談論哪家超市打折,年輕人談著工作上的瑣事,小朋友前前後後的跑著,玩的滿頭大汗。
  邊詩詩和王梓博兩人都很沉默,他們從蒼梧小區走到了市中心的華聯大廈,又從華聯大廈走到了新華書店。
  港城市區的範圍很小,兩人不知不覺已經橫跨了好幾個街道了。
  “你是啞巴嗎?”
  明明自己也沒有開口,不過邊詩詩還是怪在王梓博身上。
  “嗯,嗯,嗯······”
  王梓博一邊支支吾吾的猶豫,一邊觀察邊詩詩的臉色,就在邊詩詩又要生氣的時候,王梓博終於問出自己最擔心的問題:“我們沒有分手吧?”
  “嗯?”
  邊詩詩看著王梓博,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想,自己從沒想過要分手啊。
  不過王梓博在路燈下的神情滿是焦慮,嘴唇乾巴成一道道裂紋。
  他不敢和邊詩詩對視,有點畏縮的轉移目光:“其實分手也是應該的,我太挫了,根本配不上你······”
  “你下午在樓下站了多久?”
  邊詩詩突然打斷。
  “兩,兩點多到的。”
  王梓博吭哧著說道。
  “哦。”
  邊詩詩鼻子酸酸的,陳漢升猜的果然沒錯,這個傻子果然是前後腳就來到樓下了。
  王梓博看到邊詩詩不說話,以為她又不高興了,連忙解釋道:“我已經和我媽道歉了,她原諒我了,所以我才過來的,我擔心你離開港城,所以,所以······”
  “所以守在樓下,一守就是五個小時?”
  邊詩詩眼眶紅紅的:“我真要走,你攔得住嗎?”
  王梓博想了想,難過的搖搖頭。
  這是一拳把洋鬼子鼻樑打斷的男生啊,他在其他方面根本不自卑,為什麼在感情裡這樣懦弱呢?
  那個叫黃慧的女人,你到底是如何毀掉王梓博在感情中的自信?
  邊詩詩突然有點恨,既恨王梓博,也恨黃慧,還“恨”上了陳漢升和小魚兒,為什麼把這樣一個男生推給自己?
  現在對王梓博有感情了,又開始心疼他的過往。
  “既然攔不住,那你還過來做什麼啊?”
  邊詩詩憋了很久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就是那樣傻等在樓下嗎,你連打我電話都不敢,我是你女朋友啊,王梓博你個笨蛋,我真的很討厭你啊,嗚嗚嗚······”
  邊詩詩乾脆也不走了,蹲在地上放聲大哭。
  “你別哭啊。”
  王梓博聲音哽咽著:“你哭了我也難受,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沒小陳那樣有錢,也沒有小魚兒那樣的家庭條件,學習也不夠優秀······”
  “為什麼要和他們比?”
  邊詩詩抬起頭,滿臉淚痕:“你是建鄴理工的大學生,你沒畢業就成立一家公司了,你做事踏實,你低調勤懇,你願意付出,這些都是優點啊,你的前女友到底對你做了什麼,讓你沒有一點點人生自信了?”
  提起了黃慧,王梓博想起曾經的種種。
  黃慧總是不斷貶低自己的大學,蔑視自己的兼職,瞧不起自己的朋友,所以兩人相處的時候,王梓博總是感覺比黃慧地位低很多。
  以至於最後買給她的禮物,甚至需要感恩戴德的要求黃慧收下。
  其實,陳漢升可能比黃慧還渣,可是他從不會打壓沈幼楚和蕭容魚的人格和自尊心啊。
  陳漢升鼓勵和幫助她們創業,鼓勵她們探索奮進,鼓勵她們提高自信,走出屬￿自己的人生精彩······
  “對不起啊。”
  王梓博伸出手,他想搭在邊詩詩肩膀安慰,不過懸在半空遲疑著很久。
  邊詩詩不吱聲,淚眼婆娑的盯著那只手。
  “啪~”
  最終,王梓博還是輕輕放下來了,這是兩人戀愛以來,第一次肢體上的接觸。
  邊詩詩感覺到肩膀上手掌的力量,心中也有些安慰,其實她根本沒有反抗的想法啊。
  “笨死了!”
  邊詩詩擦了擦鼻涕和眼淚,一生氣全部抹在王梓博手上了。
  她想看到王梓博驚慌後退的樣子,哪知道王梓博根本沒有嫌棄,眼神裡都是溺愛。
  邊詩詩又開始不好意思,瞧著王梓博手背上亮晶晶的液體,沒忍住還是笑了一下。
  王梓博看到邊詩詩笑了,他也跟著高興,邊詩詩卻瞪了他一眼:“又哭又笑,黃狗兒撒尿,等著!”
  邊詩詩跑向路邊的小賣部,回來時手上拿著一瓶怡寶礦泉水。
  “難怪小魚兒經常罵陳漢升‘陳豬’,你們男生都是大豬蹄子!”
  邊詩詩把水遞過去:“你下午渴了就不知道買水嗎?”
  “當時沒感覺到。”
  王梓博老老實實說道,他下午都在擔心邊詩詩,打給陳漢升的電話又不通,人在高度緊張的時候,根本沒有口渴和饑餓的感覺。
  這個時候王梓博才感覺嘴巴幹幹的,一瓶水“咕嘟嘟”的全部灌了下去。
  其實情侶之間就是這樣,沒有可能一直歡聲笑語的,偶爾鬧出點眼淚,除了解決問題以外,還能加深彼此的感情。
  兩人又從原地走回蒼梧綠園,經過市中心的時候,王梓博知道邊詩詩沒有吃飯,帶著她來到一家粥店解決晚餐。
  吃完以後,王梓博突然說道:“這個暑假,我就不去你家了。”
  邊詩詩愣了愣:“為什麼?”
  “我想變成另外一個樣子。”
  王梓博聲音低沉,不過充滿著堅定:“就像小魚兒永遠為小陳自豪那樣,我,我也想讓你為我自豪。”
  邊詩詩怔怔的看著王梓博,突然發現,他可以大膽的和自己對視了。
  雖然王梓博還是不太習慣,又在微微的扭著屁股。
  “哼,不去就不去,誰稀罕啊!”
  邊詩詩違心的回了一句。
  回去的路上依然比較沉默,不過王梓博和邊詩詩的心情完全不一樣了。
  王梓博內心多了一種洶湧的奮鬥精神,邊詩詩呢,她終於感覺到了“甜甜的戀愛”。
  一個男生願意為自己改變,這還不夠甜嗎?
  進入蒼梧綠園的以後,王梓博依依不捨的說了一聲:“對不起,晚安。”
  其實邊詩詩也很不舍,不過她不想表現出來,只是丟下一句“我等你”,轉身小跑著離開了。
  “等我什麼······”
  王梓博突然反應過來,邊詩詩既是等“自己變成讓她自豪”的樣子,也是等著一起去她家啊。
  能有這樣一個鼓勵和支持自己的女朋友,夫複何求!
  “邊詩詩!”
  王梓博突然喊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叫她,總之就是很想叫她,有一種情感想讓這個女孩明白。
  “嗯?”
  邊詩詩轉過頭。
  “我,我,我······”
  王梓博又緊張結巴了。
  “你什麼啊?”
  邊詩詩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催促著王梓博。
  “我······我愛你!!!”
  這三個字,王梓博從沒對黃慧說過。


六百九十三、老實人和混子
作者:柳岸花又明
  蒼梧小區是港城目前最好的小區,樓道的聲控燈非常靈敏,拍拍手就有反應了,王梓博那一聲響亮的“我愛你”,整個單元樓的聲控燈全部“唰唰唰”的亮了起來。
  邊詩詩還沒來得及回應,三樓客廳的一家窗戶突然打開了,有人伸頭出來罵道:“神經病吧,這個點了表白什麼,還有沒有公德心啊,這麼晚了街坊鄰居不用睡覺啊,人家明天還要上班呐!”
  他身邊還有個紮著馬尾辮的女孩,一邊笑一邊拉扯,不讓他繼續“出風頭”。
  “媽的,這狗東西。”
  王梓博在樓下嘀咕一句,這麼無聊的人,不是陳漢升又是誰呢?
  邊詩詩本來也很激動,她為了這句表白等了多久呀,結果王梓博這個傻子,聲音居然那麼大,還有陳漢升那個混子,什麼事都要摻一腿!
  “蹬蹬蹬······”
  邊詩詩不好意思久留,紅著臉跑回蕭容魚家裡,沒想到閨蜜早就打開門,眉開眼笑的等著自己呢。
  “小魚兒,你家陳漢升就是個煩人精!”
  邊詩詩剛進門就和蕭容魚抱怨,要不是陳漢升這一嗓子,自己說不定還要和王梓博再逛兩圈呢,好好體會表白後的甜蜜感。
  “邊詩詩,你這就沒良心了。”
  陳漢升不滿的說道:“當初你想談戀愛的時候,低三下四的叫我陳總,現在和王梓博勾搭上了,就改叫我煩人精,沒你這樣做人做事的啊。”
  “快走快走,別在這裡攪和了。”
  蕭容魚趕著陳漢升回家,又拍拍他的肩膀提醒道:“回家後記得發個短信啊。”
  陳漢升點點頭表示知道,小魚兒關門時還挽著邊詩詩胳膊:“快和我講講,你們今晚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比你還激動啊······”
  陳漢升下樓以後,王梓博也在等著自己,他因為大庭廣眾之下的示愛,現在有些不好意思,同樣還有些興奮和自豪。
  “小陳。”
  王梓博不自然的甩了甩胳膊。
  “昂。”
  陳漢升走到草坪上彎腰尋找什麼東西。
  “你在找什麼?”王梓博問道。
  “手機電池。”
  陳漢升答道:“下午小魚兒要查我手機,我只能急中生智把電池給扔了,不然今晚痛苦的人就要多了一個。”
  “噢。”
  王梓博點點頭,打開手機燈幫忙照亮,嘴裡猶豫著說道:“那個,那個······”
  他實在很想問問陳漢升關於這次表白的看法,可陳漢升就是不主動詢問,王梓博只能自己開口了:“剛才,你都聽見了吧。”
  “沒聽見,醫生說我得了間歇性耳鳴。”
  陳漢升冷著臉:“這個病比較奇怪,聽不見男人和女人之間的甜言蜜語。”
  王梓博終於看出來了,陳漢升就是故意不搭理的,於是嘟嘟囔囔的說道:“誰惹你去找誰啊,我又沒惹你······”
  “惹了!”
  陳漢升終於找到電池,忿忿不平的說道:“你知道邊詩詩之前為什麼會遺憾嗎,就是因為你沒表白的緣故,我本來打算用來威脅你的,結果你居然主動表白了,那我以後還怎麼威脅啊?”
  “我······”
  王梓博憋了半天,最後罵道:“小陳你也太壞了吧,還有沒有一點道德感啊,你不告訴我就算了,還想威脅我,幸好我今天比較機智。”
  “機智個屁。”
  陳漢升斜覷著王梓博:“你以為老子手上就沒把柄了嗎?”
  “我還有什麼把柄?”
  王梓博壓根不信,
自己從來不做壞事的。
  “是嗎?”
  陳漢升慢悠悠的笑了笑:“你和黃慧上過床。”
  “我靠······”
  王梓博突然噎了一下,趕緊跑上去摟住陳漢升脖子“恐嚇”道:“你不許亂說,當時,當時我不是故意的。”
  “鵝鵝鵝······”
  陳漢升自己先浪笑起來:“你以為我們人民警察會相信你的鬼話嗎?”
  “媽的!”
  王梓博這次是真的不高興了,鬆開陳漢升悶悶的說道:“小陳,我以後不想再提起黃慧了。”
  陳漢升歎一口氣,王梓博這是遇到了邊詩詩,終於發現自己之前過的是什麼苦逼日子。
  “好了好了,不提不提。”
  陳漢升又反摟住王梓博脖子,就像小時候那樣,兩人勾肩搭背的坐到小區綠化帶的邊沿:“說說你和邊詩詩今晚發生的浪漫故事唄。”
  “其實也沒啥。”
  王梓博掏出煙遞給陳漢升。
  天上的星空閃耀,涼爽的夜風拂面,樹葉“沙沙沙”的抖動,蛙鳴和蟬叫聲此起彼伏的鼓噪,兩個認識將近二十年的死黨,一個是典型的老實人,一個是典型的混子,感情倒也真的深厚。
  老實人規規矩矩的講故事:“邊詩詩下來以後,她知道你們在樓上偷窺,於是帶著我走出小區,其實我們好像都沒談什麼,就是哭一場笑一場,諸侯感情就是這麼自然而然的迸發出來······”
  混子漫不經心的聽著,眯噓眼睛翻看手機,一下午沒開機,“叮叮叮”的來了不少短信,他正在挑選著回復呢。
  “小陳,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邊詩詩。”
  老實人忠厚的臉龐上都是認真:“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好像感受到了什麼叫‘愛’,我不想讓她失望,我也想讓她自豪。”
  混子熄滅煙頭,拍了拍發小的腦袋:“奧利給啊,梓博!”
  “所以。”
  老實的王梓博頓了頓,看見陳漢升抽完煙,下意識又遞過去一根紅金陵:“我暑假不打算去邊詩詩家裡了,你和小魚兒過去吧,我明天就去果殼,加入信息平臺的研發隊伍裡。”
  “謔,感情你們兩口子都這德性啊。”
  混子陳漢升開始胡攪蠻纏了,接過煙說道:“邊詩詩翻臉不認人,你想進果殼電子裡,結果就拿支煙來考驗幹部?”
  “啥?”
  王梓博愣了愣,他哪裡想那麼多,生氣的一把搶過來:“不抽就算了,誰要考驗你。”
  “抽抽抽,我愛博哥,博哥愛我。”
  陳漢升笑嘻嘻的站起來:“晚上去吃點宵夜吧,羅璿明天要補習韓語課了,可能暑假都沒什麼時間,下午一直給我發信息,表示想見見我。”
  “我也要去?”
  王梓博有些納悶。
  “你不廢話嘛。”
  陳漢升瞪著眼睛:“我在港城大小算個名人,你不去當個掩護,我怎麼敢找羅璿?”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