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90-691

porsmm
本文:2022-07-23T18:29:41
六百九十、好看的皮囊千篇1律,有趣的靈魂像個痞子
作者:柳岸花又明
  蕭宏偉和呂玉清在討論“如何與身家上億的陳漢升”相處這種問題,陳兆軍和梁美娟壓根不需要考慮。
  陳漢升就算是蘇東省首富,老陳和梁太后也是他的親爹親媽。
  “先去換睡衣,我已經洗好放在你床頭了。”
  回到家裡以後,梁美娟指使著陳漢升:“換完以後來沙發,我有事要問。”
  “煩人,這都晚上9點了,平時我已經睡美容覺了······”
  陳漢升嘟嘟囔囔的抱怨。
  “啪!”
  挨了響亮的一巴掌以後,陳漢升的廢話戛然而止,聽話的走回臥室。
  “你們要問啥?”
  陳漢升換好衣服來到客廳,翻找遙控器打開空調,梁美娟本來又要下意識的嘮叨幾句,後來又覺得不妥。
  按照陳漢升的資產,他都能在背上綁個空調,24小時不間斷吹風了。
  “剛回來就開空調,你先讓心靜一靜!”
  梁美娟不好意思再說“省電”,不過又找到了其他理由。
  陳漢升也不搭理,懶懶的踢掉拖鞋倒在沙發上,打開電視同樣看著《超級女聲》。
  “真是懶死了,你幼兒園的時候多可愛啊,現在怎麼就這樣了!”
  梁美娟在陳漢升身上打了一下:“把腿縮起來,別人不坐了嗎?”
  陳漢升撇撇嘴,乖乖的收起小腿。
  “我問你。”
  梁美娟開始“審訊”了:“你賺的這些錢裡,有沒有做過違法生意?”
  “沒有。”
  陳漢升再次確認道:“不是說了嗎,我做的事情,其實比搶錢來的快。”
  梁美娟慢慢放下心,沒有違法就好。
  梁太后是瞭解自己兒子的,混起來一點規矩不講,除了數學題以外,這狗東西真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除了小魚兒和梓博他們以外。”
  梁美娟又繼續問道:“還有誰知道你有這麼多錢。”
  “挺多的,這事不需要保密。”
  陳漢升不以為然的說道:“果殼下半年要上市手機了,我打算親自出來吆喝,到時全世界都知道了。”
  “你就不能跟你爸學學,低調一點啊!”
  梁美娟有些惱火:“財不外露知道嗎,你還要繼續上學的,有人對你使壞怎麼辦,親戚和你借錢怎麼辦?”
  “使壞就想太多啦,這點錢真不算多。”
  陳漢升坐直身體:“粵城有個村叫獵德,因為拆遷人均身價幾個億,也沒見匪徒去綁架他們啊,再說我大四下學期就很少住學校了,室友都去實習,空蕩蕩的也沒啥意思。”
  “那你住哪裡?”
  梁美娟愣了愣:“打算和幼楚或者小魚兒同居了?”
  “我不和她們一起住。”
  陳漢升挪挪屁股,親昵的摟住梁太后肩膀:“我回家孝順你和我爸。”
  “去去去,我們還想多活幾年呢。”
  梁美娟白了一眼陳漢升,不過也沒有甩掉兒子的手臂。
  因為性格原因,陳漢升和父母之間的感情更融洽,王梓博雖然也很愛自己父母,不過他是從來不會表達,兩代人之間有很深的隔閡感。
  “至於親戚借錢。”
  陳漢升聳聳肩膀:“他們應該先和你們開口吧,你和老陳都覺得沒問題,那我也所謂了。”
  梁美娟覺得也對,不過面對巨額身家的兒子,還有他那滿不在乎的態度,梁太后心裡仍然沒辦法平靜,可是又不知道再說什麼。
  看到丈夫“傻坐”在旁邊,梁美娟忍不住心頭火氣:“整天不是去畫院就是去書院,花錢買了一堆贗品,兒子出了這麼大事,連個屁都不放一個!”
  “我······”
  老陳也很委屈,剛才你一直在說話,誰敢多嘴啊。
  再說了,什麼叫“兒子出了這麼大事”,聽起來還以為陳漢升被抓進去了呢。
  “咳~”
  陳兆軍清了清嗓子,其實在陳漢升的事業發展上面,老陳也找不到太多的切入點。
  一個是隔行如隔山,陳漢升大一時就能鼓搗出百萬身家,說明他很有做生意很有眼光和天賦,老陳覺得自己是指導不了的。
  陳兆軍大智慧的地方就體現在這裡,他不會胡亂插手不懂的地方,儘管這是自己的兒子的產業。
  另一個是果殼的規模太大了,2005年港城“千萬級”的商人並不少見,不過到達“億”這個單位以後,其實也就那麼寥寥幾個。
  所以,老陳不打算和兒子大談特談如何發展企業、如何管理下屬、如何交好政要人員,這些陳漢升肯定是知道的,否則果殼也不會突然竄起來。
  陳兆軍想了想,還是從另外角度和兒子談談心。
  “你啊,有錢了首先要注意節制,其次是注意身體。”
  老陳緩緩的說道:“身體才是最重要的,我和你媽眼瞅著快50了,人到了這個歲數,錢不錢的也無所謂了,總之夠用就行,我們關心的也不是你有多少財富,平平安安最好。”
  陳漢升點點頭,很明顯這些話他還是能聽進去的。
  “另外,你平時少惹你媽生氣。”
  老陳這是在批評了,前陣子陳漢升把梁太后氣的摔了小靈通。
  “那天晚上,你媽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陳兆軍歎一口氣:“早上起來都有黑眼圈了。”
  “啊?”
  陳漢升也心疼了,湊過去看了看梁太后,突然“Mua”的在梁美娟臉上親了一下:“媽,我估計以後還要再氣你一次,以後就保證當個乖兒子了。”
  梁美娟本來挺感動的,不過聽到陳漢升這不三不四的“保證”,滿心都是無奈。
  最後一次,不出意外就是應在那兩個姑娘的身上了吧。
  真不知道到時怎麼收場喲!
  “還有感情的選擇,一定要慎重的考慮······”
  陳兆軍雖然偏向蕭容魚,這個時候並沒有規勸,因為梁美娟就在旁邊,否則,這場和諧的家庭會議室可能又以爭吵收場了。
  現在這樣挺好的,明亮的燈光下,普通的三室一廳,普通的紅木沙發,閃爍的電視畫面,“呼呼呼”打著冷風的格力空調,一家三口坐著閒聊。
  一直被嫌棄“三句話悶不出一個屁”的陳兆軍,他今晚話最多,不過語氣非常的誠懇,每個字包含著一個父親對子女的濃濃關愛。
  陳漢升反而最沉默,盯著玻璃茶几不吱聲。
  梁美娟也沒有了平時的兇悍,看看老公,再看看兒子,臉上都是溫柔。
  其實,梁太后真沒想過兒子以後能多厲害,她的願望一直以來都很樸素。
  陳漢升大學畢業有份工作,找個持家的女孩結婚生子,自己幫著帶一帶孫子和孫女。
  這輩子,前半生有一個包容自己脾氣的老公,後半生有個孝順的兒子,梁美娟覺得自己作為普通人,已經不用奢求太多了。
  “本來呢,我覺得你這樣的性格和處事方式。”
  老陳還在繼續說話:“至少要等到35歲才有現在的成就,沒想到你只失敗一次,立刻就能崛起。”
  陳漢升咧咧嘴,老頭子看事情其實挺准的。
  “我和你媽工資足夠,你不用匯錢過來。”
  陳兆軍笑著說道:“不過真的需要,我們也不會客氣,你有這麼多錢,我和你媽選擇權可以更多一點,兩人都能隨時退休了。”
  “那就要儘快確定一個,早點結婚生小孩!”
  梁太后的這句話,又讓陳漢升沒了耐心,假裝打電話跑去臥室裡上網去了。
  “······你的話就聽得進去,我的話就聽不進去!”
  梁美娟不滿的抱怨。
  陳兆軍寬厚的笑了笑,他不會責怪老婆打斷了這個溫馨氣氛,就像梁美娟當年沒有嫌棄自己職務低,工資少,咬牙吃了好幾年的苦。
  “哎,算了!冰箱裡有西瓜,你先拿出來放一放,等涼氣走了再給陳漢升端過去。”
  梁美娟叮囑一句就去洗澡了。
  老陳拿出西瓜後,又坐回沙發上安靜抽煙,臉上有著淡淡滿足的笑意。
  ······
  第二天陳漢升在家睡到自然醒,中間收到小魚兒的幾條短信,她說帶著邊詩詩見識一下“港城美景”。
  陳漢升嗤笑一聲,港城這個地方,除了花果山有點名氣,還能騙騙慕名而來的遊客以外,好像也找不到其他值得稱讚的地方了。
  所以,陳漢升估摸著兩人就是逛逛商場和書店,再找個地方吃點甜食冷飲,這就相當於見識了“港城美景”了。
  關鍵邊詩詩還會覺得今天很豐富,畢竟吃了四喜丸子、油炸豆干、草莓聖代、奶油蛋糕······
  可愛的女生就是這麼好騙。
  陳漢升從床上爬起來,一邊給沈幼楚打電話,一邊四處尋找吃食。
  好傢伙!廚房又是很乾淨。
  “昨天晚上的家庭會議,其實就是哄騙一下我這種老實人唄!”
  陳漢升鬱悶的嘀咕。
  沈幼楚那邊聽到了,關心的問道:“沒有早飯嗎?”
  “是啊。”
  陳漢升又開始瞎幾把扯淡了:“昨晚我爸媽吵架,他們吵的可凶了,我當中間人調停了很久,結果一頓飯都不給我留,沈幼楚你心疼不?”
  “嗯······”
  沈幼楚小聲的應了一下。
  “呵呵~”
  陳漢升傻笑兩聲:“那你親我一下。”
  沈幼楚那邊安靜下來,聽筒裡傳來阿甯被胡林語訓斥的聲音。
  “親啊!”
  陳漢升催促道:“我都快餓死了,臨死前想就聽你親我一下。”
  “······”
  又是一陣沉默,過了半響沈幼楚終於說道:“我,我親了。”
  “親了嗎?沒聽見啊。”
  陳漢升知道沈幼楚應該是真的親了,只是很輕微的那種,他還是繼續調戲沈憨憨:“你要這樣,‘Mua’的一下,我要聽見回音。”
  “我去輔導阿寧寫作業了。”
  這個要求對沈憨憨來說就太為難了,肯定是嘟著小臉不答應,不過她也擔心陳漢升沒有吃飯:“家裡有麵條嗎,下一點很快的······”
  “不說了,你都不關心我的死活,還說什麼。”
  陳漢升假裝生氣的掛掉電話,準備去找蕭容魚匯合,正在刷牙的時候,手機“叮”的來一條信息。
  沈幼楚:mua。
  陳漢升志得意滿的大笑兩聲,又給沈憨憨回了條信息。
  陳漢升:Mua、Mua、Mua······
  刷完牙來到樓下,正是中午最熱的時候,視野裡一片耀眼的白光,樹葉被曬得蔫卷起來,就連小朋友都不願意跑出來瘋玩。
  偏偏兩棟樓中間的陰涼地上,一群中年婦女坐著小凳子,摘菜的摘菜,扒毛豆的扒毛豆,總之手上沒閑著,嘴裡也沒閑著。
  這些全職婦女就是小區的裡“攝像頭”,誰家有點什麼花邊新聞,根本藏不住的。
  王梓博要是看到這一幕,他寧願不出去了,或者曬點太陽繞繞路,也不願意經過這裡。
  陳漢升不是那種吃虧的性子,不過他也得挨個招呼:“夏姨、劉姨、張姨······”
  這些都是老鄰居了,可以說是看著陳漢升長大的。
  “漢升什麼時候回來啦,哎呦,個子又長高了。”
  “小時候看著像美娟,現在越來越像老陳了,兒子還是想爹啊。”
  “有空來阿姨家吃飯啊,你趙叔釣了點小龍蝦。”
  ······
  阿姨們都很熱情的回應,等到陳漢升開著路虎離開後,她們看著揚起的陣陣塵土,話題很自然的轉到了陳漢升身上了。
  “老陳家這兒子,真是出息了啊,這車估計得20多萬吧。”
  “居然那麼貴啊,漢升好像還在上大學吧,嘖嘖,梁美娟也真是捨得。”
  “算啦,老陳在單位裡悶聲不響的升到辦公室主任,那個位置一般副局長都不如他呢。”
  ······
  這些可愛的鄰居們就是這樣無聊,陳漢升也不會計較,因為梁美娟有時候也搬個小凳子,參與小區裡的八卦大賽。
  來到海甯路附近的一家冰飲店,蕭容魚和邊詩詩果然在這邊吃零食呢。
  兩人打扮都差不多,高翹的馬尾辮,白色短袖和7分短褲,肩膀上斜背著一個卡通小包,不過一個是多啦A夢,一個皮卡丘。
  她們都是活潑的性子,正在研究哪種顏色的指甲油更漂亮,店裡也有些暑假聚會的大學男生,互相擠眉弄眼讓對方去搭訕。
  可惜他們還是太害羞了,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個高大男生推門而入,右手徑直搭在那個五官最漂亮,笑起來有梨渦的小仙女肩膀上。
  “hello,美女們,我叫陳英俊,你們要加個秋秋號嗎,我可是靚號。”
  “咦~”
  蕭容魚“咯咯咯”笑著打了一下陳漢升,又把幾種指甲油拿出來:“小陳,你覺得哪種顏色好看。”
  陳漢升哪裡懂這些,不過還是假裝很認真,其實敷衍的隨意挑了一個顏色,關鍵他還說出好幾條理由,哄得小魚兒很開心。
  “梓博呢?”
  陳漢升抬頭看了看,沒看見王梓博。
  “他說今天有點事,讓我們自己逛街。”邊詩詩解釋道。
  “王梓博能有個雞脖事。”
  陳漢升看了看時間:“快中午了,再坐一會就去他家吃午飯。”
  “不好吧······”
  邊詩詩遲疑著說道:“他可能真有事。”
  “不去算了。”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我爸媽和小魚兒爸媽都在上班,我們是去解決午飯的,不過你也別擔心,出門右拐200米是一家蘭州拉麵,隔壁還有沙縣小吃,這些都是全國連鎖大酒店。”
  “鵝鵝鵝鵝······”
  蕭容魚被逗的捧腹大笑。
  真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像個痞子。
  “那······我去就去吧。”
  邊詩詩也不好意思再堅持:“我要買點水果嗎?”
  “咦?”
  陳漢升故作遲疑:“去同學家吃飯,還需要買水果嗎?”
  “不需要啊~”
  小魚兒立刻接口:“第一次去男朋友家裡才需要吧······啊,別撓我,小陳救我!”
  邊詩詩對這對“邪惡情侶”擠兌的滿臉通紅,所以又是老一套,伸手去撓著小魚兒的癢癢。
  其他男生看著這邊的歡聲笑語,心裡都有些澀澀的。
  果然,快樂都是別人的,我什麼都沒有。


六百九十一、我愛你,所以我願意忍受委屈來幫你
作者:柳岸花又明
  中午12點左右,陳漢升開車來到王梓博家門口,他接到電話很詫異的跑出來,臉上沒有想像中的驚喜,還有一點隱藏的抗拒。
  趁著蕭容魚和邊詩詩低頭拿水果的時候,王梓博把陳漢升拉到一邊:“你神經病啊,為什麼不提前和我說一下?”
  “啥?”
  陳漢升也很納悶:“我來你家,為什麼提前告訴你啊?”
  王梓博噎了一下,這麼不要臉的話,也只有死黨覺得理所當然了。
  “我家裡沒有空調,約好下午才過來安裝的!”
  王梓博跺著腳說道。
  陳漢升愣了愣:“我知道啊,可是我又不介意。”
  “我······”
  王梓博看了一眼邊詩詩:“可邊詩詩會覺得熱啊。”
  “那關我什麼事。”
  陳漢升輕飄飄的說道:“誰讓你有錢時候不想著裝一台,全部給小慧姐買衣服買包了,活該吧。”
  兩人說著的時候,王梓博母親陸玉珍也走出來了。
  就好像梁美娟很喜歡王梓博一樣,陸玉珍也喜歡陳漢升這個從小就調皮的小子。
  沒辦法,“別人家的孩子”就是香。
  “漢升來了啊。”
  陸玉珍熱情的迎上來:“吃飯沒啊?”
  “怎麼可能。”
  陳漢升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我們這個點過來,就是來吃飯的。”
  “沒問題。”
  陸玉珍笑著說道:“等著阿姨給你多炒兩個菜。”
  “陸姨好~”
  蕭容魚也蹦跳著過來打招呼。
  “小魚兒還是那麼漂亮。”
  陸玉珍打量這個幾乎沒有缺點的女孩,學習好、家庭優渥,還聽王梓博說過,蕭容魚沒畢業就開了一家很著名的律所。
  emmm······幸虧陳漢升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否則陸玉珍肯定覺得他倆不般配。
  “陸姨,猜猜她是誰?”
  蕭容魚又把邊詩詩拉過來。
  “她啊?”
  陸玉珍打量著亭亭玉立的邊詩詩,看看陳漢升,又看看王梓博,不太確定的問道:“這是詩詩嗎?”
  邊詩詩平時再潑辣,這種時候也是害羞的,忸怩的遞上水果說道:“阿姨好,我是邊詩詩。”
  “唉唉唉,好好好······”
  陸玉珍知道兒子交了個女朋友叫邊詩詩,只是沒想到這麼俊俏,一時間也有些手足無措。
  “外面太熱了,咱們進去吹吹風扇吧。”
  還是陳漢升率先開口,所有人這才走進屋。
  陸玉珍眉開眼笑,欣喜已經藏不住了。
  王梓博跟在最後面,腳步拖遝遲疑,臉上滿是糾結。
  ······
  王梓博家裡是兩層的自建房,外表的牆壁已經在掉漆了。
  2005年左右的時候,在港城這種小城市,家裡住小區樓房的,條件一般都比較不錯;稍微差一點的,這才住著老人留下來的自建房。
  陸玉珍家裡的堂屋比較透亮,這樣不會潮濕陰暗,不過夏天也有些悶熱。
  王梓博父親也在家裡,他的性格比王梓博還老實,簡單的寒暄兩句就沉默不語了,一邊抽著陳漢升遞過來的中華,一邊打量著邊詩詩。
  老王和老陳不一樣,陳兆軍是秉持“少說少犯錯”的原則,可需要他開口的時候,陳兆軍也是有能力撐起一個局面的,王梓博父親就是真的不會說話。
  好在陸玉珍有著中年女人特有的八卦精神,
她可以陪著邊詩詩聊天。
  王梓博在旁邊有些難過,邊詩詩從空調車裡下來以後,儘管自家堂屋吊頂“吱悠悠”的轉著風扇,不過邊詩詩的額頭明顯開始出汗了。
  其實人對溫度的耐力是很高的,陳漢升和蕭容魚雖然都是出入都有空調的“富家子弟”,剛下車時也的確有點不適應,坐一會也就習慣了。
  尤其時不時的,還能刮過一陣涼爽的自然風,這比空調風更加舒適。
  邊詩詩更不用說了,她家裡也沒有空調,全部都是這種大吊扇。
  王梓博有這種想法,完全是心裡的自卑感在作祟,他覺得以自己的條件,能夠找到邊詩詩這樣的女朋友已經是“上天垂憐”,看到邊詩詩流汗,他下意識就歸咎到自己身上。
  “梓博啊。”
  陸玉珍說了半天才發現沒有倒茶,趕緊提醒道:“你怎麼和傻子似的,趕緊去倒點開水。”
  “哦。”
  王梓博悶悶的站起來,他正要拿茶杯的時候,王梓博父親突然說道:“等一等。”
  陳漢升誤會了,他還很客氣的說道:“王叔你不用拿茶葉的,我又不是外人。”
  王梓博父親沒有吭聲,走到裡屋拿出三套沒有拆封的茶杯和碗筷。
  “新的。”
  王梓博父親語言依然簡短。
  “嘖嘖~”
  陳漢升沖著蕭容魚感歎:“這就是《待遇》啊,我不知道來多少次了,從來沒這個標準。”
  “你哪能和詩詩比。”
  蕭容魚悄悄戳了一下邊詩詩:“是吧?”
  邊詩詩有些不好意思,她看了一眼王梓博,開始對男朋友父母產生一種叫“認同感”的心裡情緒。
  王梓博用新茶具倒好開水,然後提醒陸玉珍說道:“媽,你先做菜吧,我去打下手。”
  “瞧我這記性,聊的都忘記了。”
  陸玉珍戀戀不捨的放開邊詩詩:“閨女你先坐一會,阿姨去給你炒個蝦,再燒點牛肉,晚上再給你殺只雞。”
  邊詩詩連忙推辭:“不用不用······”
  “要的要的。”
  陸玉珍笑呵呵的跑向廚房,王梓博也跟著過去。
  這兩人離開後,堂屋裡的氣氛突然安靜下來,陳漢升和蕭容魚都在看電視,王梓博父親依然很沉默,邊詩詩想了想,悄悄湊過來說道:“小魚兒,我去廚房幫幫忙吧。”
  “可以的。”
  陳漢升馬上鼓掌:“蕭容魚你看看,這就是《情商》,你來我們家次數也不少,什麼時候進過廚房?”
  “我進去過,梁姨又把我趕出來了!”
  蕭容魚噘著嘴:“那你去我們家,也從沒去過廚房啊。”
  “我不一樣。”
  陳漢升笑著說道:“我陪你爸喝酒了,你能陪我爸喝酒嗎?”
  “哼,走開~”
  蕭容魚不高興的轉過身子,又覺得自己沒說過陳漢升,感覺上好像是吃虧了,假裝兇狠的掐著陳漢升大腿出氣。
  邊詩詩丟下這對打情罵俏的情侶,打算去廚房裡留個好印象,不過在門口的時候,她突然聽到了王梓博和陸玉珍充滿火氣的一段對話。
  “·······我昨天放假回來的路上,已經發信息給你,讓你聯繫裝空調的師傅上午過來,你為什麼不做?”
  這是王梓博在責備。
  陸玉珍被油煙嗆得直咳嗽,不耐煩的說道:“我忘記了嘛,再說遲個半天有什麼大不了。”
  “當然有了!”
  王梓博語氣裡很懊惱:“如果上午安裝好,邊詩詩過來就能吹到空調了!”
  陸玉珍不以為然:“人家小姑娘都不在意,你至於這麼虛榮嗎?”
  “我哪裡是虛榮了!”
  王梓博看到自己被誤會,心裡更加生氣:“小時候就這樣,我和你們說過的事情,你們從來不在意的,你們就是沒讀過書的原因,陳叔和梁姨根本不是這樣教育小陳的!”
  陸玉珍脾氣比梁美娟還火爆,廚房裡的溫度又很高,滾滾的熱浪一層疊一層,要是擱以前陸玉珍早就罵人了。
  今天因為邊詩詩來做客,陸玉珍硬生生忍下來,只是冷冷的回道:“我和你爸就是這條件,你要是看不起的話,可以不認我們當父母。”
  王梓博說完也後悔了,他其實非常關心和疼愛父母,甚至願意為他們獻出生命,可是那種“嫌棄感”也是始終存在的。
  他們沒有學歷,不會體諒子女,只會大吼大叫······
  王梓博一直羡慕的,並不是蕭容魚和陳漢升的家庭條件,而是父母和子女之間的溝通方式。
  “我來做吧。”
  王梓博想道歉又拉不開臉面,搶過陸玉珍手裡的鍋鏟,準備自己炒菜讓母親歇一歇。
  陸玉珍性格也是強硬,仍然甩著胳膊不搭理,兩人爭奪時候只聽“噹啷”一聲響,鍋鏟飛了出去。
  王梓博跑出去正要撿起來,結果發現邊詩詩就站在眼前。
  她的眼神很複雜,當然最明顯的就是失望。
  “你,你······”
  王梓博突然惶恐了,人生有很多面孔,自己方才表露出來的,肯定是最醜陋的那一面了。
  “閨女你怎麼過來了啊。”
  剛剛還要和王梓博斷絕“母子關係”的陸玉珍,這時卻收起剛才的委屈,高高興興的走出來:“梓博這孩子就是孝順,他覺得廚房太熱了,所以不想讓我待在這裡,剛剛硬要搶鍋鏟呢。”
  王梓聽得渾身害臊,頭頂被太陽曬得流油,心裡更像火烤的一樣。
  陸玉珍生怕影響兒子和女朋友的感情,還是站出來幫王梓博辯解。
  這些平凡的父母,好像什麼都給不了子女,其實他們已經什麼都給了。
  “阿姨。”
  邊詩詩彎腰撿起鍋鏟:“我們湘南女孩都會做菜的,我也來露一手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