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86-687

porsmm
本文:2022-07-22T18:29:45
六百八十六、沒有任何破綻的陳漢升?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小金同學骨子裡就有一種盲目自信,從大一開始到大三結束,他還是以前那個少年,沒有一絲絲改變。
  不過商妍妍比以前更加老練了,大一時她能堂而皇之的把電影票轉送給宿舍阿姨,現在面對誤會的金洋明,她只是拍拍小金的肩膀:“謝謝洋明,你以後也要加油呀。”
  “啥意思?”
  金洋明懵懂的抬起頭。
  商妍妍什麼都沒說,笑著走下樓。
  “陳哥,商妍妍在勾引我嗎?”
  金洋明來到陳漢升面前,不太確定的問道:“難道我的青春又回來了?”
  “別想太多啦,這就是人生三大錯覺。”
  陳漢升體貼的安慰:“初中時哪個女孩看我一眼,結婚時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我都能想好,現在人家的名字已經不記得了。”
  “也許商妍妍真的對我有意思呢。”
  金洋明想了想,還給自己找一個拒絕的理由:“不過咱已經有冬兒了,她才是寶藏女孩。”
  參觀完“1206”咖啡花館,公管二班的同學們沿著天印大道散步回去,熙熙攘攘一大群人,頗為引人注目。
  輔導員郭中雲有些感慨,這一屆學生是他帶過凝聚力最強的班集體,陳漢升無疑是最關鍵的一點。
  這個班長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通宵、曠課、掛科、惹事······幾乎樣樣都是精通的,不過班級同學有任何困難,他都會幫著解決。
  陳漢升還非常大方,很多次班級活動他都會私人補貼一點,提高活動的檔次。
  這些事陳漢升從來不說,其他同學也從來不提,不過大家心裡都是有數的。
  “漢升。”
  日常鹹魚的輔導員郭中雲遞根煙過去:“你都保研了,這學期考試給大家個面子,儘量少掛幾門吧。”
  ······
  可惜陳漢升沒有實現這個殷切期盼,不出意外要全部補考。
  7月4號考完試那天,財大校園裡全是背著行李包的學生,還有家長開著小車過來,火箭101的寄件網點更是排著長長的隊伍。
  雖然太陽熱辣辣的曬得頭皮發燙,不過所有同學臉上都帶著輕鬆暢快的笑容,大學時的假期才叫真正的假期,沒有生活上的壓力,也沒有連篇累牘的作業,甚至還會無聊到期待早點開學。
  6號東大才考完試,所以陳漢升也不急著收拾,懶懶散散的來到東二區女生宿舍樓下。
  他不是來找沈幼楚的,沈幼楚在東一區,羅璿在東二區。
  一般情況下,陳漢升在學校裡不和羅璿產生什麼糾葛,吃飯親嘴什麼的都去校外解決。
  不過今天黃小霞也在,陳漢升才過來打招呼:“黃姨,來接羅璿啊。”
  “漢升。”
  黃小霞笑著點點頭。
  作為母親,黃小霞自然知道羅璿喜歡這個男生,其實她本人對陳漢升也很滿意。
  不管是父母和家庭,還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陳漢升各方面條件都不錯,可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啊。
  黃小霞見過蕭容魚,她覺得自家女兒“搶”過來不太現實。
  恰好最近代理韓國美妝產品逐漸成為一種潮流,黃小霞察覺到其中的巨大商機,索性帶著女兒轉到韓國讀書。
  這樣既能做生意,又可以讓女兒遠離陳漢升,羅璿再偏執,兩年以後也應該忘記了吧。
  只是這樣安排,黃小霞總覺得對不起羅璿,好像親手把女兒的美夢打破一樣。
  “說服羅璿出國,您肯定花了很多功夫吧。”
  陳漢升不知道黃小霞的複雜想法,隨意攀談起來。
  “一點沒錯,哎!”
  說起這件事,黃小霞忍不住長籲短歎,自己是威脅要尋短見,羅璿才答應去韓國留學的。
  “她就是這個性格。”
  陳漢升很懂事:“阿姨您別擔心啊,我有空多去韓國看看她,也幫您勸一勸。”
  “嗯嗯嗯······什麼?”
  黃小霞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後來才猛地驚呼一聲。
  你要是去韓國看羅璿,我這些安排不是白做了?
  “漢升呐。”
  黃小霞為難的說道:“我給羅璿報的是女子大學,全是女孩子······”
  黃小霞言下之意是很明顯,學校裡全是女孩子,你一個男生不太方便的。
  “真的假的,女子大學?”
  陳漢升也睜大眼睛:“這麼爽嗎,那我以後得多去幾次,畢竟是小師妹,流浪異國他鄉,我也是怪想念的,阿姨您放心,建鄴飛韓國很方便的······”
  “太麻煩了太麻煩了。”
  黃小霞趕緊推辭。
  “不麻煩的不麻煩的。”
  陳漢升也連連應承。
  兩人客氣推辭的時候,羅璿拎著行李包走出宿舍,她見到陳漢升,立刻眉飛色舞的揮揮手:“陳師兄~”
  不過看到黃小霞以後,羅璿馬上變得怏怏不樂:“噢,你也在啊。”
  黃小霞暗自搖頭,女兒啊,也許你現在會恨媽媽,不過以後肯定會感激的。
  陳漢升幫著把行李搬上車,羅璿在旁邊戀戀不捨的嘀咕:“師兄,我去韓國的時候,你答應要一起過去的。”
  “答應答應,不去是小狗。”
  陳漢升重重的點頭。
  “要不,你也順便答應當我男朋友吧。”
  羅璿瞅了一眼黃小霞:“我們一起勸我媽留下來。”
  黃小霞假裝沒聽見,坐到寶馬上打開空調,心想就趁著這點時間互送衷腸吧,再過兩個月你們就再也見不到嘍。
  “羅師妹,你不是我的菜啊。”
  陳漢升看著羅璿,其實羅師妹很符合韓國人的審美觀,白皮膚高鼻樑,單眼皮大眼睛,臉上還有一股不服輸的倔強。
  她大學畢業應該是2007年,那時二代女團WonderGirls和少女時代正好大火吧,羅璿的顏值可一點不輸她們啊。
  “不是你的菜,你也一點沒少吃啊!”
  羅璿說道:“學校小樹林、義烏小商品城、建築工地這些地方,陳師兄都帶我鑽過,還讓我儘量穿裙子·····”
  “哎呦,頭暈,我好像有點中暑了。”
  陳漢升趕緊捂著腦袋,硬生生把羅璿推進車裡:“再見吧再見吧······”
  “哼!”
  羅璿系上安全帶,自顧自的生悶氣。
  黃小霞也不吭聲,默默打著方向盤離開財大,直到上了高速以後,看見羅璿依然不願意放手的樣子,她咳嗽一聲開口說話了。
  “有個事你可能不知道,上個月蕭局應酬時,有人想一個博士生給蕭容魚認識,不過被蕭局否決了。”
  “蕭局直接表示女兒有男朋友了,他和對方爸爸已經通過氣,大學以後就奔著結婚去的。”
  “蕭宏偉這個級別和地位,難道會亂講嗎?”
  ······
  “別說了!”
  羅璿捂著耳朵不想聽:“以後的事情誰知道,說不定哪一天蕭容魚就離開陳師兄了呢!”
  黃小霞也不生氣,平和的說道:“你說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可即使蕭容魚離開了,陳漢升就必定和你在一起嗎?”
  “必定會的······”
  羅璿剛要反駁,腦海裡突然想起了沈幼楚。
  對啊,還有她呢。
  “要是她們一起離開多好啊,最好是一起離開!”
  羅璿咬牙想著,看著車窗外不斷倒退的樹木,期待著這個可能性極小的“事故”。
  ······
  病嬌偏執的羅師妹離開後,陳漢升4號和5號都在財大、果殼和天景山小區晃蕩,他突然發現成立“果米聯合研究院”有個意想不到的好處。
  自己依然是最後的審核老闆,不過鄭觀媞正在接手相關研發工作,憑心而論,鄭閨蜜的手腕和眼光比孔禦姐更加出色。
  孔靜的優勢是行政管理、財務管理、人力資源整合,她並不擅長主導大項目的開發,陳漢升本來以為自己要辛苦一點,沒想到鄭觀媞彌補了這個缺陷。
  有句話怎麼說的,愛笑的男孩子運氣總不會太差,這樣在時間管理上更加方便了。
  6號的中午,陳漢升和沈幼楚告個別,謊稱自己要回家看看,一周兩周以後就回來。
  開車來到東大門口,蕭容魚和邊詩詩打著太陽傘站在樹蔭底下,王梓博身上背著三個小包,看來他就是免費苦力了。
  “先去中華門車站嗎?”
  陳漢升問道:“邊詩詩你幾點的火車票?”
  “詩詩不回岳陽了。”
  蕭容魚解釋道:“我們是這樣安排的,先在港城住幾天,再去岳陽玩幾天,我已經和高雯師姐打過招呼了,半個月後回建鄴工作。”
  蕭容魚和邊詩詩因為律所的原因,也差不多提前告別學生時代的寒暑假了。
  “不懂就問,在港城的話。”
  陳漢升故意說道:“邊詩詩是住你家裡,還是住王梓博家裡?”
  “呸!”
  蕭容魚捶了兩下陳漢升:“詩詩當然住我家啊,我們還要睡一個床呢。”
  “這樣呀。”
  陳漢升笑嘻嘻的:“王梓博還讓我問問,能見家長嗎?”
  “放屁,我沒有!”
  王梓博紅著臉罵道:“我剛才都沒說話的。”
  邊詩詩也不樂意了,氣鼓鼓的叉著腰:“怎麼,我不能見嗎?”
  “能見的,能見的······”
  王梓博馬上點頭,其實他心裡有些忐忑,自己老家的房子沒有空調,只有吊頂的電風扇,王梓博本打算暑假時抽空裝一台的,現在看來要提前安排了。
  ······
  路虎沒有立刻上建港高速,而是來到了國貿中心,蕭容魚要上去拿點資料。
  雖然人不在律所,工作進度卻不能落下,邊詩詩陪著小魚兒一起上樓,陳漢升和王梓博坐在車裡閒聊。
  “王傻逼。”
  陳漢升問道:“半個月後我回果殼電子,小魚兒和邊詩詩回律所,你難道在家天天《海賊王》嗎?”
  “我也返校啊。”
  王梓博理所當然的答道:“你和邊詩詩都在建鄴,我還在家裡做什麼啊。”
  “那你天天在宿舍裡《海賊王》?”
  陳漢升彈了彈煙灰:“不如這樣吧,果殼最近要搭建一個網絡信息交流平臺,它叫果殼社區,你有空就去幫幫忙,估計還有點收入,也能在實踐中鍛煉一下技能。”
  “行!”
  王梓博爽快的答應了,他倒不是為了錢,幫發小免費做事和背鍋又不是一次兩次,主要是這樣陪在邊詩詩身邊,也算是“師出有名”了。
  “記得以‘智博網絡’的名義參與進來。”
  陳漢升提點道:“等到果殼社區火了以後,你這個小公司的簡歷上就可以寫下濃重的一筆——曾經參與某知名信息平臺的框架搭建工作。”
  “知道了。”
  王梓博甕聲答道。
  他也沒有說“謝謝”,這兩人之間的交情不需要客氣。
  “這次回家估計得挨打,我惹梁太后不高興了,好慘一個億萬富翁,親媽總是對他重拳出擊······”
  說完正經事,陳漢升又和王梓博抱怨“家庭地位太低”,王梓博卻怔怔的瞧著國貿中心門口。
  “黃慧。”
  王梓博指了指前面。
  陳漢升轉過頭,發現不僅是黃慧,還有宋義進和那個澳洲人。
  這個鬼佬上次調戲邊詩詩,結果被王梓博打的鼻樑骨折,嘴唇又被陳漢升砸掉一塊肉,足足修養了十幾天,現在這架勢準備離開建鄴了。
  宋義進和黃慧的模樣似乎一直在道歉,鬼佬神情冷冷的,這筆生意大概率黃了。
  “我們去搞搞他吧,這個狗日的一定欺辱了很多中國女孩。”
  陳漢升活動著肩膀說道。
  “小陳,算了吧。”
  王梓博不是惹事的性格。
  “怕什麼啊!”
  陳漢升“嘭”的一聲關起車門,王梓博歎一口氣,最後還是下車了。
  就好像小時候陳漢升喜歡到處打架,其實王梓博內心並不想,不過又擔心死黨吃虧,只能不情不願的跟著一起挨揍。
  “呦呦,切克鬧,煎餅果子來一套,這不是奧利給嗎?”
  陳漢升走到澳洲人的身邊,嬉皮笑臉的“打招呼”。
  奧利維看見是陳漢升和王梓博,立刻想起臉上的疼痛,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
  這個澳洲鬼佬,以前仗著自己外國人的身份,已經習慣了在這片土地上耀武揚威和隨便搭訕泡妞。
  偶爾出點情況,別人看見這幅金髮碧眼的模樣,一般都不願意招惹,沒想到在建鄴被兩個大學生打了,他們不僅沒有事,還硬生生訛走了6萬塊錢。
  黃慧拉著奧利維走開一點,遠離真正的混混陳漢升。
  “老子和你打招呼呢。”
  陳漢升不高興了,眾目睽睽之下踹了一腳鬼佬:“你他媽的懂不懂禮貌?”
  鬼佬也真是怕了陳漢升,雖然很憤怒,不過只是撣了撣衣服上的塵土,默不作聲的往旁邊又移了一點。
  “陳漢升,你為什麼這樣欺負人?”
  黃慧盯著陳漢升,奧利維被打了以後,公司的這筆生意已經泡湯,自己的提成減少了一大截。
  “你這話就搞笑了。”
  陳漢升咧嘴笑道:“我這種人,想欺負誰還要找理由嗎?”
  黃慧聽了一陣胸悶,因為她都不知道怎麼反駁。
  “叫聲‘陳哥’聽聽。”
  陳漢升又去招惹“地位很高”的洋人奧利維,於是在國貿中心CBD門口,出現了這樣奇怪的一幕。
  一個年輕的中國大學生,追著一個鬼佬欺負,時不時的打兩下或者踢兩腳,保安愣是假裝沒看見。
  直到出租車過來後,黃慧趕緊領著奧利維上車,這樣才算“脫離苦海”。
  “小陳。”
  王梓博有些擔憂:“黃慧剛才看你的眼神都是充滿恨意的。”
  “切~,黃慧早就恨我了。”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她以前在火箭101做過,家裡地址和幾口人我都知道,黃慧不敢亂來的。”
  “我不是說這方面。”
  王梓博搖搖頭:“黃慧很惜命的,違法事情她不會做,小心她在其他方面陰你一下。”
  “黃慧有這本事?”
  陳漢升壓根不信:“我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破綻,她算老幾!”
  王梓博想想也是,黃慧對現在的陳漢升來說,幾乎就和螞蟻一樣弱小,自己應該是想多了吧。


六百八十七、在外重拳出擊,在家唯唯諾諾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從沒把黃慧放在眼裡,她也只能騙騙大一時的王梓博,大三時的王梓博都已經騙不了。
  當然了,如果不是邊詩詩的“天使降臨”,王梓博說不定又會被葉綺這種中高段位的女人“養在魚塘”裡。
  等到蕭容魚和邊詩詩從律所下來後,陳漢升開車拐上了建港高速。
  邊詩詩以前去過港城,不過當時是為了給閨蜜慶祝生日,快去快回時間比較緊張,這次終於能欣賞一下路邊的景色了。
  “蘇東省還是平原多啊。”
  邊詩詩感慨道:“我們湘南那邊就是山多,小靈通都經常沒有信號的。”
  “梓博聽見沒。”
  陳漢升笑著接話:“邊詩詩在暗示小靈通換成手機呢。”
  “噢,我聽到了。”
  王梓博認真的點點頭。
  “你豬啊!”
  邊詩詩恨鐵不成鋼的打了一下王梓博:“你什麼話都聽陳漢升的,遲早給他賣掉,還要幫他數錢。”
  雖然兩人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了,平時也能夠單獨約會,甚至在東大校園裡遇到熟人,邊詩詩都能大大方方的介紹“這是我男朋友王梓博”。
  不過,王梓博發現邊詩詩總有些冷淡,這種冷淡並非感情不投入,好像是有些委屈或者遺憾沒有實現。
  “就是差了一點點感覺。”
  王梓博也在納悶,這點感覺差在哪裡呢?”
  ······
  從建鄴回港城大概四個小時左右,不過因為放暑假,高速上出現好幾例交通事故了,多堵了一個多小時,到了港城已經傍晚6點半了。
  車上其他三個人都在閉眼休息,這種幾百公里的長途高速都是這樣,除了司機以外,乘客都是吃一會、聊一會、再睡一會,睜眼後還要天真的驚呼:“哇,已經到了啊,我感覺就是眯眯眼而已。”
  進入蒼梧綠園小區以後,後排的王梓博和邊詩詩已經醒了,只有副駕駛上的蕭容魚仍然閉著眼。
  小魚兒的五官尤其精緻,瓜子臉染著一層淡淡的紅暈,長長的睫毛覆蓋在眼瞼上,時不時的微顫幾下,秀挺的鼻樑讓整張面孔立體起來,嘴唇天然紅潤,兩側梨渦更是無限的增加甜度。
  陳漢升盯了半響,就在王梓博和邊詩詩都以為即將出現“王子吻醒了公主”浪漫一幕的時候,陳漢升居然伸出手,輕輕在蕭容魚臉上“啪”的扇了一下。
  “幹嘛打我!”
  小魚兒突然睜眼,一把扯下耳機問道。
  陳漢升沒想到蕭容魚反應這麼快,不過他也不慌,指了指外面的小區:“我們已經到家了。”
  “那你推推我就好了。”
  蕭容魚噘著嘴:“為什麼要打我?”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你臉上有只蚊子,我準備打死它的。”
  “瞎說!你就是故意打我的,其實我剛剛根本沒睡覺,一直在聽歌,車裡根本沒有蚊子!”
  蕭容魚攬過陳漢升的脖子,在他臉上狠狠的擰著:“讓你打我,讓你打我,讓你打我······”
  陳漢升一邊掙脫,一邊大喊“冤枉”:“蕭容魚你是神經病吧,沒睡覺閉什麼眼睛啊!”
  看著這樣的場景,王梓博和邊詩詩都很羡慕。
  “王子吻醒公主”只是童話,“悄摸扇巴掌”估計才是情侶的常規操作吧,這是沒有隔閡的表現。
  “我們什麼時候能這樣?”
  王梓博心裡想著,
忍不住看了一眼邊詩詩。
  “你先表白再說!”
  邊詩詩不吭聲,只是回了一個白眼。
  ······
  四個人“蹬蹬蹬”的上樓以後,老蕭早已聽到動靜,笑呵呵的站在門口等待了。
  這個港城市分管刑偵的公安局副局長,系統裡很有名氣的“中年吳彥祖”,現在是一點架子沒有,負手站在樓梯口,眼眸裡都是女兒的身影。
  偏偏小魚兒還不滿意,嘟囔著說道:“爸爸,你怎麼不去樓下接我呀。”
  “家裡來人了。”
  蕭宏偉打量著女兒,那種喜悅感和寵溺感是根本不加掩飾的。
  王梓博和邊詩詩都客客氣氣的打招呼,只有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來啥客人了,還能比我和蕭容魚更重要?”
  這句話很不要臉,有點像劉禪吹牛逼,當年,我和趙子龍在長阪坡殺了七進七出,威風凜凜······
  蕭容魚發現陳漢升蹭自己“流量”,馬上委委屈屈的告狀:“爸爸,小陳剛才打我了。”
  “我沒有!”
  陳漢升無可奈兒的分辯:“我就是逗她玩的。”
  “就有!”
  蕭容魚不依不饒,還把白皙的瓜子臉湊過去:“爸爸你看,小陳扇我臉了。”
  “什麼?”
  蕭宏偉嚇了一跳,湊過去看了看,然後心疼的說道:“感覺都腫了一點。”
  “是的呢。”
  小魚兒捂著臉頰點點頭,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
  “我······”
  陳漢升突然能理解,那些曾經被自己氣的胸悶“受害者”的感受了。
  “服了你們!”
  陳漢升不再搭理這對戲精父女,搖搖頭走進門換鞋子。
  客廳裡果真有兩個人影,看起來還挺熟悉的,聲音也不陌生,咦,怎麼有點像老陳和梁太后?
  前陣子陳漢升惹了親媽不高興,所以放暑假他故意沒有彙報,打算等著半夜再躡手躡腳的回家,或者在小魚兒這邊“政治避難”個三天五天的,沒想到爹娘居然也在做客。
  梁美娟正和呂玉清聊天呢,神情中帶著輕快的笑意,不過看見陳漢升以後,她臉色馬上變了。
  陳漢升預感到不妙,轉身就要逃跑,沒想到老蕭惱怒這個臭小子“欺負”自己閨女,故意磨磨蹭蹭的擋在前面。
  陳漢升再抬頭,梁美娟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了。
  “媽,你認錯人了,我不是陳漢升。”
  陳漢升佯裝鎮定的說道。
  “啪!”
  陳漢升肩膀馬上挨了一巴掌,梁美娟叉著腰:“你不是陳漢升,為什麼叫我媽呢?”
  “這位女士,麻煩你不要動手動腳。”
  “就動了,你可以報警啊,你蕭叔叔就是警察。”
  “梁姨,小陳剛才打我臉,你看看都腫了。”
  “阿姨看看,哎呦,還真的腫了,陳漢升你厲害了嘛,居然打女孩子。”
  ······
  看著陳漢升縮在門口,被一個中年女人這樣“欺負”,邊詩詩暗暗咂舌:“陳漢升在外面多霸道啊,回家這麼慘嗎?”
  “別管他。”
  王梓博笑著說道:“小陳就怕梁姨,他是能跑就跑,跑不掉就躲,躲不掉就只能受著呢,梁姨打累了就會停下來。”
  果不其然,梁太后又打又罵很快沒了力氣,這才走回沙發上休息。
  其他人都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老陳甚至還殷勤的倒了杯溫水:“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消消火準備吃飯。”
  邊詩詩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不過等到陳漢升從木地板上站起來,他又嬉皮笑臉的出現在客廳:“就這點能耐嗎?媽你不買個破甲弓,連我防禦都破不了啊。”
  “這麼賤的嗎?”
  邊詩詩心裡點點頭,的確該打!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