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84-685

porsmm
本文:2022-07-22T06:14:04
六百八十四、你敢欺負我,我就欺負你小孩
作者:柳岸花又明
  看到沈幼楚這樣過分偏愛陳漢升,胡林語很不滿,但是她也沒什麼辦法,只能哀歎好朋友鬼迷心竅,如果能像自己一樣仇視男人就好了。
  三個人下樓以後,陳漢升立刻感覺到一股翻滾的熱浪,建鄴的6月已經是火爐了,晚上的氣息也比較沉悶。
  繁星倒是璀璨,懸掛在幽遠的夜幕中,如同一顆顆點綴的寶石。
  小區樓下頗為熱鬧,一大群小朋友瘋跑和玩耍,家長們站在旁邊聊天,再加上夏蟬和青蛙不間斷的鳴叫,滿滿的人間氣息。
  阿寧也找到了小夥伴,同樣是個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兩人玩的不亦樂乎,沈幼楚和陳漢升不遠不近的看著。
  “咱們是幾號放暑假?”
  陳漢升仰頭看著銀盤似的月亮問道。
  “7月4號呀。”
  沈幼楚小聲答道。
  “那快了。”
  陳漢升點點頭,這個暑假對他而言事情還是蠻多的。
  首先是上馬果殼手機項目,同時還有“果殼社區”網絡平臺搭建;
  羅璿要去韓國,自己總得有點表示吧;
  蕭容魚因為跨國婚姻的案子還要去美國,可能還得陪著;
  好不容易放一次暑假,老陳和梁太后也得陪幾天吧。
  ······
  “哎~,又得進行時間管理啊。”
  陳漢升不耐煩的掀起上衣,“劈裡啪啦”的拍著肚皮,響亮而痞氣。
  “怎麼了?”
  沈幼楚眼神疑惑而關心。
  陳漢升沒辦法解釋,反而捏了捏沈幼楚的光滑臉蛋:“沒看過裸男啊,要不要再看的仔細一點,我可以去床上脫光的。”
  “不要。”
  沈幼楚靦腆的轉過頭,其實她心裡很喜歡這樣的氛圍。
  陳漢升在身邊,妹妹在視線可及的地方,婆婆和好朋友就在樓上。
  如果可以,她天天都想和陳漢升一起飯後散步,陳漢升說什麼,自己就聽什麼,陳漢升不想說,兩人就一起看月亮。
  不過,這種情感沈幼楚不好意思表達,也曉得陳漢升平時比較忙,想了想拿出自己的諾基亞6260。
  “咋滴?”
  陳漢升問道:“炫耀你有手機啊?”
  沈幼楚搖搖頭,嘟著小臉說道:“這個能拍照的。”
  她之前用的是小靈通,那玩意只有打電話和發信息等基本功能。
  陳漢升不吱聲,等著沈憨憨主動講出自己的意圖。
  “我想,我想拍個合照。”
  沈幼楚“大膽”的說完後,臉上有些害羞又有些希冀。
  “為啥?”
  陳漢升問道。
  “當,當屏保。”
  沈幼楚不會撒謊:“林語說,挑幾張自己喜歡的照片當屏保,這樣每次打開手機,心裡就會高興。”
  “這樣啊,簡單!”
  陳漢升拿過沈幼楚的手機,發現她現在的屏保照片是沈甯寧。
  梳著羊角辮的小阿甯笑容純真燦爛,懷裡還抱著胖貓團圓,看背景應該是在財大的人工湖旁邊,兩旁都是蒼翠的植物。
  “來,抬頭45度角仰望天空。”
  陳漢升一隻手舉起沈幼楚手機,一隻手比個“V”的姿勢。
  可是沒過一會,他就皺眉說道:“沈幼楚你別看我啊,拍照要看鏡頭的。”
  “噢,噢。”
  沈幼楚連忙點頭。
  沒多久,
陳漢升聒噪的聲音又響起來。
  “都說了不要看我!”
  “我,我沒看了呀。”
  “還敢狡辯,明明被我的絕世容顏征服了。”
  “······”
  “算了,就這樣吧,3,2,1,茄子!”
  照片拍好以後,陳漢升看完有些嫌棄,現在手機像素本來就低,再加上晚上光線不足,他認為把自己拍醜了。
  反倒是沈幼楚依舊漂亮,昏暗的環境反而給了桃花眼另一種迷蒙的感覺。
  這樣一對比,陳漢升臉上有些掛不住:“什麼垃圾手機,tui!”
  沈幼楚覺得還好啊,就是陳漢升指出的問題依然存在,自己明明努力的看著鏡頭了,但是在畫面定格的那一瞬間,視線仍然不知不覺的停駐在陳漢升身上。
  微風吹起鬢角的頭髮,眼神裡都是溫柔的光。
  ······
  回到宿舍以後,傻吊室友們都在複習,這個學期還有不到20天就結束,下學期再回來,除了年輕的大一師妹們以外,602的幾個人也都大四了。
  不過,這剩下的日子對陳漢升來說非常輕鬆,總之他已經內定保研了,抽空陪陪沈幼楚,再找找蕭容魚,偶爾“被逼無奈”的和羅師妹吃頓飯,安排的簡直是遊刃有餘。
  沒過多久,果殼和小米共同成立的“果米聯合電子研究院”正式上線。
  果殼出錢,小米出力,還在兩家工廠之間圈了一塊地方作為果米研究院的地址,不出意外的話,果殼和小米的第一台手機就要在這裡出現了。
  與此同時,王梓博和邊詩詩也正式確立“戀愛關係”。
  儘管關係定下來了,可邊詩詩的態度總是不鹹不淡,這讓王梓博頗為苦惱。
  陳漢升明知道答案就是不說,他等著拿這個原因去“威脅”死黨。
  6月23號,陳漢升晚上正在宿舍裡打CS,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來電顯示是二叔陳志明,說話的確卻是個少女的聲音,應該是表妹陳嵐。
  “哥!”
  陳嵐歡呼雀躍的說道:“高考分數線出來啦,我查了一下,已經超過去年建鄴醫科大學的投檔線啦。”
  “哥,我是這樣想的,明天就讓我爸送我去建鄴,一方面是看看未來的大學,一方面是看看你和嫂子。”
  “你到時記得接我啊,還要好吃好住的安排下來,這個暑假我就跟著你混啦。”
  ······
  陳嵐喋喋不休的說著,陳漢升開始頭疼,以前這個妹妹就是考到了財大附近的建鄴醫科。
  關鍵陳嵐性格調皮又活潑,她就不能聽從自己的意見,老老實實在揚州讀個ChéngRén電大嗎?
  “不好意思,誰是你哥啊?”
  陳漢升壓著嗓子,改變聲音問道。
  “咦?”
  陳嵐果然愣了一下:“你不是陳漢升嗎?”
  “不認識這個人。
  陳漢升沉聲說道:“我叫金洋明,下次看清楚再打,OK?”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可能是記錯了。”
  陳嵐也是個“鍵盤俠”,只敢對著自己哥哥重拳出擊,發現“打錯電話”以後一直在道歉。
  聽筒裡還傳來她和陳漢升二叔抱怨的聲音:“爸,你這號碼是錯的,不是我哥的。”
  陳漢升偷笑著關掉手機,陳嵐真的要來建鄴,那也得等到下學期正式開學,不然這個暑假就沒了。
  遊戲酣戰到最焦灼的時候,手機“叮鈴鈴”再次響起來。
  “哎!”
  陳漢升也不能把二叔的電話拉黑,無奈接通後,陳嵐在那邊跳腳喊道:“你就是我哥,還假裝金什麼的,你就是不想見我,對不對!”
  “咳~”
  陳漢升清了清嗓子,回憶著占線時的語音:“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Sorry,The,The電話youdialedisbusynow,please等等再打。”
  剛開始時候,陳嵐還真的相信了,因為她之前都沒有手機的,再加上陳漢升模仿的比較像。
  萬萬沒想到,最後居然輸在菜雞英語上。
  “啊啊啊!”
  陳嵐尖叫著喊道:“哪有說‘please等等再打’的,陳漢升你給我等著,你現在怎麼欺負我,我以後怎麼欺負你家小孩!”


六百八十五、商妍妍想勾引我?
作者:柳岸花又明
  “隨便欺負,賣掉都可以,只要你這個暑假不來煩我就行。”
  陳漢升哪裡會把陳嵐這個“威脅”放在心上,也不顧堂妹在聽筒裡的抱怨,繼續專注的繼續打CS。
  很快,梁太后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很明顯堂妹去告狀了。
  “阿嵐高考成績都下來了,分數還不錯,她想去找你玩,你為什麼不答應?”
  梁美娟不滿的說道:“你們這一代都是獨生子女,這些堂兄妹啊、表兄弟的關係一定維持好,以後你們要互相幫忙的。”
  “我不需要。”
  陳漢升輕描淡寫的說道:“只要一個人足夠強大,他就不需要外力的。”
  “要不怎麼說你年輕的呢。”
  梁美娟苦口婆心的勸道:“以後我和你爸年紀大了,你和你老婆又在大城市上班,我們有個什麼頭痛腦熱的,你們兩口子能及時趕回來啊?”
  “不會吧。”
  陳漢升居然也很詫異:“還能這麼湊巧,我們三個人同時很忙?”
  “哪有三個人······”
  梁美娟正要指正,她突然不說話了,緊接著聽筒裡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梁太后現在就好像一座火山即將爆發。
  “咕嘟~”
  陳漢升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對,他咽了咽口水,然後用最慫的語氣說出最欠扁的話。
  “媽,我剛才說的很對吧,只要一個人足夠強大,他就不需要外力幫助,我要是找兩個女朋友,一個上班,另一個還能請假去······嘟嘟嘟······”
  陳漢升說到一半,梁美娟已經氣的掛掉了電話。
  “這是親媽,別人不敢罵我,她老人家一定要罵爽了才舒心。”
  陳漢升想了想,找到一根耳機線插上。
  果不其然,沒過五分鐘梁太后的電話就打來了,剛接通就是一段劈頭蓋臉的怒斥:
  “你怎麼有臉說那樣的話,地球都容不下你了,暑假你不許回家,回來我就把你腿打斷······”
  好在陳漢升手機插了耳機線,總之他也不聽。
  就這樣任由梁太后罵了兩分鐘,陳漢升這才撿起耳機:“媽,我知道錯了,可現在都9點多,平時這個點我已經休息了,要不要明天約個時間再來罵我?”
  “呯!”
  梁美娟在摔小靈通之前,僅存的理智讓她把小靈通摔向了床墊,這才避免了“機毀人亡”。
  “機毀”是小靈通毀了;
  “人亡”是陳漢升又要被打。
  “我出去抽支煙。”
  陳兆軍一看這架勢就是母子倆吵架了,他為了避免被殃及池魚,假裝出去抽煙避難。
  “回來!”
  梁美娟冷聲喊道:“我有事要說。”
  “抽煙很快的。”
  陳兆軍心驚膽戰的轉過頭。
  這種局面在家裡太常見了,每次老婆罵完兒子,最後的鍋全部甩到自己身上了。
  “抽什麼煙!”
  梁美娟瞪眼罵道:“陳漢升為什麼會抽煙,就是因為你這當老子抽煙,所以他才有學有樣。”
  “想想我命也是真的苦,嫁過來沒享過什麼福,懷孕的時候想一口烏雞湯,你媽就買只老母雞隨便熬一下。”
  “烏雞和老母雞能一樣嗎,老母雞火氣大,陳漢升性格為什麼暴躁,就是因為那時沒喝到烏雞湯的緣故!”
  “小鄭懷孕的時候,我那才是當婆婆的樣子,每天換著法子給她煲營養湯。

  ······
  陳兆軍坐在床沿,默默的聽著老婆嘮叨。
  這都是家裡的保留節目了,每當梁美娟不高興的時候,總要把以前受過的“委屈”拿出來反復強調。
  梁太后在家裡是老大,不管是睿智的陳兆軍,還是桀驁的陳漢升,全部都是被管教的命運。
  不過偶爾抬起頭,陳兆軍看著檯燈旁邊的髮妻,她的確是老了啊。
  眼角佈滿了皺紋,雖然沒有白髮,穿著已經越來越素淨了,以前那些花花綠綠的衣服全都送給親戚。
  “真的不年輕,兒子都快大四了。”
  陳兆軍寵溺的笑了笑。
  他心裡多愛這個絮叨的中年女人啊,只有她在的時候,三口之家才叫“家”。
  “陳兆軍!”
  梁美娟看著丈夫嘴角居然彎了起來,更加生氣了:“你有沒有聽到我在做什麼?”
  “聽到了,聽到了。”
  老陳幌過神來:“你剛才說準備讓漢升畢業就結婚······什麼?畢業就結婚?”
  陳兆軍嚇了一跳:“他現在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能再拖了,老陳。”
  梁美娟也很苦惱:“他自己做不出選擇,我們就要幫他選一個,另外我還有一個考慮,漢升這個吊兒郎當的性格,結婚以後會不會更穩重一點。”
  “畢業後就結婚,也不是不行。”
  陳兆軍沉吟半晌:“那到底應該選擇誰?”
  一刻鐘後,臥室再次吵嚷起來。
  “我們先拋開幼楚和小魚兒,你說農村姑娘什麼意思?”
  “我也是農村姑娘,你當初別追我啊。”
  “陳兆軍,你的潛意識裡就是忘不掉城市女孩莫珂,我說陳漢升這沾花惹草的毛病來自哪裡呢,原來是有遺傳的啊。”
  ······
  “哎!”
  陳兆軍捂著腦袋唉聲歎氣,陳漢升一天不結婚,因為“兒媳婦”人選的吵架就不會停。
  兩個女孩都很出色,自己中意蕭容魚,也是從蕭宏偉和呂玉清角度考慮的。
  “倒是有個省事的辦法,她們誰懷孕就娶誰,這樣也省得兩難了。”
  老陳心中默默的想著,不過這樣太自私了,自己是不支持的。
  “算了,看命吧。”
  夫妻倆真是想到了一起,梁美娟看著丈夫說道:“我希望那個狗東西不要傷害任何一個女孩,否則我要難受一輩子。”
  ······
  陳漢升還不知道“畢業就結婚”計劃,也不知道他們的擔心和焦慮,反正自己早就打定主意“我全都要”。
  7月4號財大放暑假,7月1號開始考試,所以6月底的時候,公共管理二班照例舉行了一次班級聚餐活動。
  這是大三的最後一次班級聚會,同學們神色比之前更加珍惜,因為大四開始,就會有人考研,有人提前實習,還有人考選調生······不斷脫離這個群體。
  年底聚餐的時候,估計很難像這樣湊齊整個班級的人了。
  吃完飯以後,商妍妍看到大家都比較消極,跑到輔導員郭中雲和“前班長”陳漢升面前嘀咕兩句。
  同一個桌上的胡林語撇撇嘴,雖然自己現在是班長,不過班級任誰有什麼困難,還是第一時間找到陳漢升商量。
  等到郭中雲和陳漢升同意以後,商妍妍借個話筒,一邊“喂喂喂”的拍著,一邊走到前面說道:“班裡很多人應該都知道,我在天印大道那裡開了一家咖啡館,現在已經全部裝修完畢,只是還沒開業。”
  “現在我想邀請大家過去看看,就當是認認門。”
  商妍妍笑著說道:“不管什麼時候,大家都可以過來免費喝杯咖啡的。”
  商妍妍漂亮又風騷,為人處世也比較成熟,還有盛氣淩人的“小太妹”霸道。
  這類女生在班級裡活躍度很高,幾乎所有同學都給面子。
  唯獨胡林語拉著沈幼楚想離開:“一個狐狸窩有什麼好看的。”
  “可是······妍妍是個好女孩。”
  兩年過去了,沈幼楚依然是這個觀點。
  “好個屁!”
  胡林語忍住沒說實話,學校裡早有傳聞,商妍妍一直對你家男人垂涎三尺呢!
  不過沈幼楚想去支持商妍妍,胡林語也只能委屈的跟在旁邊了。
  “1206”不僅僅是一個咖啡館,應該是咖啡花館,商妍妍還預留了一部分地方養花,內部裝飾非常豪華,紅褐色的木地板和配套桌椅,水晶吊燈散發著幽幽的黃光,中間還擺著一台鋼琴。
  “妍妍,這裡環境真好啊。”
  部分班級女生羡慕的說道,她們可以想像到正式開業後的景象了,鼻間花香四溢,耳朵裡流淌著肖邦的鋼琴曲,這種安謐高雅的氛圍,勾起了女生們心中的小資心態。
  陳漢升心裡笑了笑,環境為什麼高雅,那是因為有200萬人民幣打底啊。
  “商妍妍,上面還有一層是什麼?”
  有的同學眼尖,發現旋轉樓梯的盡頭還有個房間。
  上面房間陳漢升都沒看過,當然他興趣也不是很大。
  “二樓啊,那是個休息的臥室。”
  商妍妍左右看了看,突然對金洋明說道:“洋明,你想看看嗎?”
  “我?”
  金洋明馬上端著抬頭挺胸:“看看也是可以的,畢竟我曾經去過建鄴國際家具展······”
  “好的。
  商妍妍根本沒空聽小金吹牛逼,又大大方方對陳漢升招招手:“班長,我帶金洋明上去看看,你也來提點意見吧。”
  “噢,我去看看。”
  陳漢升對旁邊的沈幼楚點點頭。
  因為商妍妍是主動邀請金洋明的,陳漢升好像只是捎帶,沈幼楚和胡林語都沒有發現其中的蹊蹺。
  只有金洋明頗為不滿:“四哥這麼聰明一個人,為什麼要跟上來當電燈泡呢,一點眼力勁都沒有。”
  樓上空間倒是不大,一室一廳的臥室而已,裝飾一如既往的精緻,還有一個獨立衛生間和浴池。
  “你覺得怎麼樣,夠大嗎?”
  商妍妍指著深深的浴池,拋著媚眼問道。
  金洋明心都快飄了,商妍妍什麼意思,暗示兩人一起泡澡嗎?
  “還可以吧。”
  陳漢升隨意點點頭,晃悠兩圈就下樓了。
  “陳哥也真是。”
  金洋明皺著眉頭:“什麼話都敢接,你就是捎帶上來的,難道就沒點逼數嗎?”
  不過陳漢升下樓後,商妍妍馬上準備鎖門了,金洋明心想我還很多意見呢,現在只能撿最重要的講了:“其他的都還行,就是放毛巾架子有點高了。”
  商妍妍愣了一下,笑吟吟說道:“不高,正好的。”
  “高了!”
  金洋明搖搖頭,很認真的說道:“我剛剛試了一下,那是1米8多的個子放毛巾的位置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