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82-683

porsmm
本文:2022-07-21T21:41:46
六百八十二、撩多幾個妹妹怎麼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面對這樣無恥雙標的老闆,小秘書已經習慣了,麻溜的召集各個部門領導集合。

現在果殼電子的行政架構比較穩定,孔靜是總經理,李小楷是廠長,其實兩人的權利並不衝突。

孔禦姐的總經理是整個果殼的總經理,李小楷的廠長只是江陵區這邊的廠長,果殼以後要是在其他地方開分廠,依然隸屬孔靜的管轄範圍之內。

不過,按照這樣的發展趨勢,李小楷大概率也會兼任果殼的副總經理。

正式開會的時候,果殼的幾個管理層看到陳漢升坐在會議室的最前排,大家臉色都是一愣,隨後都沒有說什麼,按照職務排序坐好。

陳漢升是幕後老闆的事情,這在果殼管理層已經是個心照不宣的“秘密”了,只不過陳漢升很少露面,即便和洪仕勇競爭最激烈的時候,他都在隔空指揮。

現在突然出現,是不是打算公開身份了?

陳漢升自己也笑眯眯的左顧右盼,現在一共有9個人。

孔靜,她現在算是果殼電子的CEO,負責所有事務的安排和任命。

下面就是李小楷,技術管理的一把手,他在果殼電子是有股權激勵的。

還有分管生產管理的曹建德、分管銷售管理的崔志峰、分管行政事務管理的許月梅,這三人都是新世紀的老員工。

另外,在桌子的另一邊多出兩個陌生人,他們是“果殼社區”網站的總工程師黃立謙和趙煒。

黃工和趙工原來都是百度的高級架構師,因為權力擠軋被踢出來,經過幾個朋友介紹,又被孔靜面試招進來的。

這種方式又叫“內推”,就是不走正常社會招聘,經過朋友或者企業管理層介紹後聘用的。

黃立謙和趙煒剛進果殼的地位就很高,甚至在許月梅之上,這應該也是孔靜有意安排,她不能讓“新世紀舊黨”一家獨大。

桌子末端是垂著短髮的聶小雨,這個二次元少女的筆記本封面還是《網球王子》的主角,圓珠筆還是哆啦A夢的卡通版,實際上她現在年薪已經三十多萬了,妥妥的高收入“廠妹”。

孔靜、黃立謙、趙煒,再加上聶小雨,仿佛無形中就達成一種四對四的局面,這樣可以有效減少矛盾和分歧點。

“靜姐吃過鐵飯碗,又做過私企的高層管理,深諳職場裡的人心變化,‘平衡’兩字用的很嫺熟啊。”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咳嗽一聲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好啊,這裡有的人認識我,有的人不認識我,認識的就是老朋友,不認識的就是新朋友······”

曹建德低下頭,他還記得第一次意識到“陳漢升是果殼老闆”這個真相後,內心的滔天巨浪和惶恐忐忑了。

當初自己可是在孔靜和聶小雨這些人面前批評過陳漢升的,覺得這個大學生巧言令色,先討好鄭觀媞,再叛變到洪仕勇那邊,行為真讓人不齒。

曹建德當下的生活條件穩定又優渥,隔壁鄭總“王者歸來”後,他內心還猶豫過一陣子。

不過,鄭觀媞沒有再找回這些老部下,她經過熟人和朋友介紹,又重新組織了一個管理層團隊,這也意味著徹底堵死了曾經下屬返回小米的意願。

再加上果殼Ⅱ代的MP4投向市場後,目前在1000元以下市場的競爭對手只有清華紫光了,業內一片好評。

陳漢升講了幾句廢話,也終於說起了正經事:“······想來大家應該都知道,果殼下一步是要做手機的,甚至有媒體都這樣猜測了,這是個比較複雜的工程,所以我打算和隔壁的小米聯手。”

“小米的前身是新世紀,老闆是鄭觀媞,鄭總的能力我就不多贅述了,現在只談項目本身,我傾向於同意這個合作,具體的方案大家討論後匯總給我。”

“不影響大家工作,告辭了。”

陳漢升沒有拖占太多的時間,曹建德心裡呼出一口氣,這樣放權的老闆好像也能接受。

“既然陳總表態要合作,那我們就不再這個議題上爭論了,直接進入具體事項的落實。”

陳漢升一走,孔靜自然而然成為會議室裡的boss。

“我剛剛想過,合作方式就以聯合科技研究院的方式存在比較恰當。”

“為了果殼佔據領導地位,我打算兼任這個研究院的院長,李廠長兼任這個研究院的副院長吧,月梅姐以前是新世紀那邊的行政大管家,兩邊都熟悉,研究院的辦公室主任職務就由月梅姐兼任。”

“黃工,你的主要工作還是負責‘果殼社區’的搭建,趙工你得把果殼的電商業務挑起來,可以在淘寶上自創品牌,也可以在果殼社區中開闢出一塊購買鏈接,陳總對這一塊很看重。”

······

孔靜說話方式平緩而溫和,其他人一邊記錄,一邊聽著安排到自己的各項任務。

會議結束後,曹建德走到小秘書面前,假裝不經意的問道:“小雨,陳總這次露面,他打算公開身份了嗎?”

“emmmm······他肯定會公開的。”

小秘書咬著哆啦A夢的圓珠筆頭,想了想說道:“不過這都6月中旬了,我們學校7月份就放暑假,陳部長公開身份只會下學期開學以後了。”

“為了配合果殼新產品的發佈?”

曹建德推測道:“這樣可以引起更大的轟動。”

“曹經理說的只是原因之一。”

聶小雨認真的說道:“另一個原因,下學期很多水靈靈的大一師妹就來了,陳部長那個時候公開身份,可以在她們面前好好炫耀一波的。”

“······”

曹建德愣了愣,默默夾起筆記本離開會議室。

聶小雨整理完會議報告,送到陳漢升辦公室裡,聽到他先和羅璿聊天,詢問韓語學的怎麼樣;再回答商妍妍,關於咖啡館開業的時間。

最後,陳部長還一邊翻著報告,一邊約鄭觀媞吃燒烤:“媞哥,我們好久沒一起吃羊肉串了,晚上一起雪花,勇闖天涯吧······好,不見不散。”

“您真閑啊,不是在撩妹,就是正在撩妹的路上。”

聶小雨哼哼唧唧的說道:“出了事就讓小秘書背鍋。”

“奇怪了。”

陳漢升理所當然的說道:“撩多幾個妹妹怎麼了,我打字快又不是聊不過來的。”

······
六百八十三、“女權剋星”陳漢升
作者:柳岸花又明
晚上,陳漢升約著鄭觀媞去吃燒烤,鄭閨蜜對這些街邊小吃一直很感興趣,陳漢升陪著她吃過很多次了。

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陳漢升從當年火箭101的大學生老闆,變成一位涉獵電子實業、互聯網、天使投資的不著名企業家了。

在地位上已經和鄭閨蜜分庭抗禮,甚至超過她了。

唯一不變的就是那顆初心了,每當有些穿著短褲,露著大長腿的年輕女孩走進燒烤店,陳漢升總是端起啤酒杯,一邊假裝抿著,眼睛一邊滴溜溜跟著那些大長腿轉動。

“嘖嘖,沒有人可以永遠18歲,但是陳總喜歡的對象永遠18歲。”

鄭閨蜜誇獎道:“陳總也算是不改初心了。”

“鄭總謬贊了。”

陳漢升臉皮厚也不介意,順便拿出會議報告:“關於合作的事情,你覺得聯合成立一個研究院怎麼樣?”

鄭觀媞看完會議報告,默不作聲的拿起炭烤玉米,一粒一粒的慢慢吃著。

陳漢升也不催促,鄭觀媞和自己之間屬於“亦敵亦友”的關係。

私底下是男女閨蜜,明面上卻是兩個企業的老闆,雖然不會像陳漢升和洪仕勇那樣“不死不休”,不過合作中儘量多佔便宜,偶爾拿“友商”涮一下熱度,這種事情鄭觀媞還是做得出來的。

“呼~”

鄭閨蜜啃完玉米,又舉起酒杯和陳漢升碰了一下,這才說道:“孔靜看起來一個知性禦姐,心也太狠了吧,聯合研究院沒有問題,可是她把院長、副院長、辦公室主任都安排給果殼了,我們小米只能白打工嘍?”

“話不能這樣說。”

陳漢升剝了個蝦仁送到鄭觀媞面前,鄭閨蜜略微驚訝的張開嘴巴,沒想到陳漢升只是兜了一圈,最後又塞到自己嘴裡了。

“我們果殼有錢有影響力,聯合研究院就是在扶貧小米啊,就像以前讀書時,老師喜歡把成績好的和成績差的學生調到一起,目的就是互相幫助,一起提高。”

陳漢升吃完小龍蝦,習慣性的吮吸著手指上的湯汁,看見鄭觀媞正糾結的盯著自己,他還把手指伸過去:“你要不要也咂一咂,還有點鹹味。”

“鵝鵝鵝······”

這要是胡林語肯定早就罵開了,鄭觀媞卻笑得前俯後仰:“我也是服了,那兩個女孩就不嫌棄你啊?”

“怎麼可能嫌棄,其實我很帥的,只有媞哥你眼瞎了沒有認識到。”

陳漢升揮揮手喊著服務員:“美女,結帳啦。”

服務員是個17、18歲的小姑娘,臉頰還有些嬰兒肥,她算了算價格以後說道:“先生,一共81.7元。”

陳漢升掏出錢包:“7毛就算了吧,我沒零錢了。”

“啊?”

小姑娘有些為難,怯生生的說道:“先生,我們這裡不砍價的。”

“7毛錢而已嘛,你要是答應免掉,我當你男朋友。”

陳漢升挑挑眉毛說道。

“好的,先生你可以走了。”

小姑娘打量一下陳漢升,飛快的答應了。

“看到沒!”

陳漢升付完賬,得意洋洋的對鄭觀媞說道:“雖然我並不想承認,其實姿色有時候就是一種天然優勢。”

“是嗎?”

鄭觀媞指了指收銀台,剛才那個小姑娘正從自己兜裡掏出幾枚硬幣,滿臉心疼的遞給老闆娘。

“人家是寧願倒貼錢,都不想讓你當男朋友。”

鄭觀媞笑吟吟的說道:“我承認姿色是一種天然優勢,可陳總身上找不到啊。”

大概是心情不錯,鄭觀媞又多給了服務員小姑娘20塊錢小費,晚上媞哥還有工作,陳漢升也打算去找沈幼楚,兩人就走回了小米電子廠。

在路上的時候,儘管聯合研究院的某些細節還需要商酌,不過名字已經先敲定了,就從“果殼”和“小米”中各取一個字,組成“果米電子聯合研究院”。

“果米”這名字既有現代感,還有一點小清新的活潑,非常符合二十年以後的審美觀。

······

來到天景山小區以後,沈幼楚和胡林語她們才剛剛吃晚飯,電視裡播放著建鄴教育頻道的複播新聞。

早上因為小魚兒的原因,陳漢升沒敢多瞟,正好借此機會看一看胡林語接受採訪的樣子。

主持人:胡林語同學你好,請問你現在是遇見奶茶店的什麼職務?

胡林語:我是奶茶店的總經理。

主持人:也是老闆嗎?

胡林語:老闆是我的好朋友,不過她性格比較低調,不喜歡露面。

主持人:這樣啊,那我們尊重她的意願,胡同學能不能簡要講講,奶茶店的發展歷程呢?

胡林語:沒問題,當初我們是看到學校裡有很多家庭困難學生,不過因為“貧困生助學金”的名額有限,他們的條件比較艱苦,所以就萌生了自主創業的想法,同時解決這些學生的生活學雜費······

“吧嗒!”

胡林語突然走過來關掉電視:“有什麼好看的。”

這就和平時吵架一樣,每次總是吵完才後悔當時沒有發揮好,胡林語也是看了電視上的畫面,這才覺得自己哪裡都是小毛病。

比如說:領口扣子應該鬆開啊,頭髮翹起來兩根啊,神情過於緊張導致太嚴肅了啊······

“小胡啊,你也好意思。”

陳漢升不爽的說道:“奶茶店剛開始的時候,你都沒有參與進來,這是老子的創業理念。”

“陸校長給我的稿子,有問題去找他吧。”

胡林語一副“蠻不講理”的口吻。

“得,老陸拿我的事情做人情,突出財大教育理念‘以人為本’的先進性。”

陳漢升笑著說道:“我不和他計較了。”

“切~”

胡林語口是心非的說道:“其實我本來都不想上電視的,誰讓幼楚不願意呢。”

陳漢升看了一眼沈幼楚,她正給阿寧剔掉魚肉裡的細刺,心想等著沈憨憨上電視,我還不如等著國家開放“一夫兩妻”政策呢。

“阿姐,吃完飯我們去散步!”

小阿寧喝了兩口米粥,仰起小腦袋說道。

現在已經是6月份的夏季,很多老人都喜歡飯後帶著小朋友散步,沈甯寧在小區裡認識了一些小夥伴,很期待每天和他們玩耍的時間。

“嗯~”

沈幼楚點點頭。

“阿哥也去,好不好?”

阿寧又期待的看向陳漢升。

“我啊······”

陳漢升想起自己的“一碗水端平”理論,既然昨晚和小魚兒一起的,今天和沈幼楚散散步也很合理吧。

“沒問你。”

陳漢升爽快的答應了。

既然陳漢升準備散步,胡林語就不想跟著打擾這“一家三口”了,她準備以胡總的身份打個電話給馮貴,詢問一下今天獅子橋奶茶店的營業額。

下樓之前,沈幼楚拿出花露水拍在阿寧的胳膊、脖子和腳踝上,防止蚊蟲的叮咬。

阿寧有些怕癢,“咯咯咯”的笑著在沈幼楚懷裡扭動身體。

緊接著,沈幼楚又在手心裡倒上一點花露水,自然而然的在陳漢升面前蹲下,將清涼刺激的驅蚊液塗在陳漢升小腿上。

陳漢升低下頭,沈幼楚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耐,手上仔仔細細的搓動,偶爾眨動著單純的桃花眼,仿佛這件事對她來說很正常。

“哎~”

陳漢升歎一口氣,伸手把沈幼楚額前散落的幾根髮絲捋到耳朵後面。

沈幼楚抬起頭,眼神裡有些害羞,更多的是嬌憨的甜蜜。

不過這在“女權代表”胡書記的角度裡,她沒有看到兩人親密的互動,她只看到了一個女生,居然蹲在地上為男朋友塗花露水!

“陳漢升你有手有腳,這些事情難道不能自己做啊?”

胡林語氣呼呼的說道。

“手斷了,腿瘸了。”

陳漢升也是壞胚,他故意要挑起胡書記的怒火,點了點沈幼楚肩膀說道:“我手機丟在沙發上了,你過去幫我拿過來。”

“喔~”

沈幼楚聽話的站起來。

“別去,幼楚你別去,他連一個請字都不說!”

胡林語多希望沈幼楚能夠拒絕陳漢升啊。

“好的,那我加個請。”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沈幼楚,你過去把我手機‘請’過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