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3

Reader
本文:2022-07-20T21:04:30


                 受辱

  到了房間,熊放說:「給老公打個電話吧,晚上可能要通宵了。」看不出這
個邋遢的男人心很細。

  小菲掏出手機,撥通電話,我接通了電話:「菲兒怎麼樣,你還好吧?」我
也是焦頭爛額的,但是菲兒的電話還是要接。小菲簡單說了下情況,說要和大名
鼎鼎的熊放一起拍照片,晚上不回家了,算是補救吧!因為事情多少因我而起,
我就答應了,並且囑咐菲兒不要太累。

  正在這時突然電話傳來「啊」的一聲,我忙問菲兒怎麼了。

  這時電話傳來一個渾厚的男人聲音:「我是熊放,你是青松吧?陸羽菲的老
公,剛才小陸把情況和你說了,不介意我暫用你太太一晚吧?」話說得很曖昧,
也許搞藝術的人都這樣,看來小菲要被吃豆腐了。

  我這裡也有一堆事忙著應付,而且小菲工作上被人吃了豆腐我往往都覺得很
刺激,有人揩自己老婆的油,說明老婆有魅力啊!於是就說道:「給熊老師添麻
煩了,小菲就拜託您了。」

  「一定一定,哈哈哈!」電話掛斷。

  熊放看著小菲,小菲問:「你剛才為什麼摸我?」

  「摸你哪裡?」

  「屁股。」小菲粉臉氣紅了,嘟著嘴說,煞是好看。

  「哈哈哈!在大廳看到你這一身OL打扮我就想幹你了,屁股圓圓滾滾這麼
翹,一看就沒少讓男人操,都操圓了。告訴你,根本就沒什麼訓練,如果有也是
訓練你怎麼伺候男人。」

  「你下流!我走了。」

  「你走吧,你走我也走,讓你們雜誌社的人罵你吧,大家跟著你倒楣。」

  「你!」

  熊放定定的看著菲兒,似乎吃定了她。菲兒哼了一聲,摔門而去,丟下一句
「你太小看本姑娘了」。

  剛出來菲兒就呆住了,原來老劉在門口,他「砰」的跪在酒店的走廊上,聲
淚俱下:「小陸,我當你是親閨女,我早知道他的心思,所以才跟來,你一出來
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你幫幫我吧!青松那裡我會去應付的,我都這個年紀了,
丟了雜誌社,我……我只有死了!」

  是劉總把自己從一個大學生打造成一個媒體精英,現在因為自己錯誤造成的
損失,本來犯不著為了一份工這麼委屈自己,可是想到老劉這麼多年的提攜,身
心彷彿像牛皮糖一樣被撕扯,雙腿彷彿鑄了鉛,動彈不得,可是轉身回去受辱又
是那麼不甘心,究竟該怎麼辦?

  「小菲,你也是過來人,一閉眼就過去了,青松那裡我會幫你應付的。以後
這個雜誌社我給你股份。」老劉懇切地說:「你和青松這些年,男女之間就那麼
點事,你就把他當青松,一會兒就好了。」

  小菲窘迫的站著,害怕有人突然出現,看到這麼個老男人跪在面前聲淚俱下
的,就把心一橫,『自己的身子反正已給老公以外的男人睡過了,也不在乎這一
次,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唉!有什麼辦法,當熊放是馬騰好了。』想到這裡就覺
得為什麼美女總是有這些問題呢?一股酸澀和委屈湧來,不覺眼圈紅了。

  小菲低低的對跪在地上的老劉說:「劉總你放心,我回房了。」然後毅然轉
身。在門口,她手扶著把手,下不了決心,想到一進屋裡,自己雪白嬌嫩的身子
就要給那麼個邋遢男人姦淫,堅挺的胸脯沾滿他骯髒的口水,自己那裡也要……
想到這裡一陣噁心感,不覺有些乾嘔,遲遲不能推門而入。

  「小菲,求你了!」老劉居然還沒走,催著她。看來今天註定要受辱,那就
早點結束吧!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

  熊放坐著,似笑非笑的看著菲兒:「怎麼又回來了?」

  小菲不語,恨恨地看著熊放,房間靜得要命。大概過了一分鐘,忽然小菲手
裡的包掉在地上,她開始解自己的扣子,一個一個,眼睛彷彿刀子一樣狠狠地看
著熊放,好像在扒熊放的皮,熊放卻很玩味地看著小菲的動作。

  小菲脫下了襯衣,甩在地上,又拉開側面的拉鏈,搖擺腰肢褪下了白色的窄
裙,在她彎腰的瞬間,胸前兩個半球凸出,雪白的乳房、黑色的文胸黑白分明。
這時左乳上顯出一個牙印被熊放看到,他終於按捺不住:「早知道你就是一個離
不開男人的騷貨,這個牙印是昨晚的男人留給你的吧?」

  熊放吞了一口唾沫:「嘖嘖!還是丁字褲,真淫蕩啊!繼續吧,小美人兒,
身材真不錯,我一定能拍出精品來。哈哈哈……」

  小菲臉一紅,低頭不語,雙手伸到背後解開扣子,左右手分別褪下兩邊的肩
帶,乳罩拿在手裡,用手擋著胸口。

  「扔過來!」

  小菲不語,也未動。

  「快點!你最好乖乖配合,不然時間會很久啊!」

  小菲瞪了熊放一眼,把乳罩扔過去,熊放拿到鼻子前嗅了嗅,淫蕩地笑了:
「你的味道,少婦的味道,相信另一處味道更濃烈吧?哈哈,把手拿開!」

  小菲慢慢放下手,憤怒讓她呼吸急促,挺立的雙峰上下顫動,正值夕陽照進
房間,少婦曼妙的身段在陽光下散發著生命的氣息,雪白的肌膚透著淡淡的健康
的粉紅,長髮披散微微擋著胸脯,薄薄的黑色的丁字褲保護著小菲最後的羞恥之
地。

  熊放再也按捺不住,褲襠前早就升起帳篷,他雙目佈滿血絲,喘著粗氣一躍
而起,快步衝向小菲,一手攬住她的蠻腰,一手輕輕後扯小菲的頭髮,他仰著頭
像雄獅一樣俯視著自己的獵物,然後慢慢地慢慢地低下頭去,吐出舌頭……菲兒
只覺得一股口氣撲鼻而來,看著熊放的鼻毛和流著口水的舌頭就覺得噁心。

  熊放低沉的哼了一聲似乎在催促小菲,小菲一閉眼,強忍著內心的恥辱和厭
惡,踮起腳尖,張口含住了那條舌頭,然後吮吸並用自己的舌頭去挑逗、迎合,
驚訝地覺得自己怎麼會這麼熟練?

  熊放一手揉捏著小菲渾圓的屁股,一邊和小菲舌吻,「你真是個淫蕩的女人
啊!淫蕩是美女的特權,是上天賜予美麗女人的權利。」熊放喃喃自語,然後吻
著小菲的耳垂、脖子、鎖骨、酥胸。

  小菲一邊提醒自己,一邊卻感覺到陣陣酥麻,婚姻的夫妻生活早就把自己的
身子滋潤得熟透了,被男人一碰就渾身發軟,乳頭不爭氣的挺立起來,陣陣酥癢
從那裡彌漫全身,兩腿漸漸站立不住,私處居然淌下了淫液,黑色的內褲濕了一
片。而身不由己的憤怒,對這個邋遢男人的厭煩,他渾身臭氣,居然在品嚐自己
的酥胸、肌膚,一種屈辱和憤怒交織在一起,眼角淌下了淚水。

  「哈哈哈!含淚受辱的少婦,多讓人心疼啊!要是你老公看到一定會很刺激
吧?想不想讓他知道啊?」

  「不!不要!」小菲恐懼的說。

  「好,那就求我。」

  「求你了,不要讓我老公知道我這個樣子。」

  「哈哈哈!好,那你要乖乖聽熊大哥的話。」

  「我聽話,聽熊大哥的話。」小菲徹底被擊垮了,木然地任由熊放擺佈。

  熊放忽然把小菲轉過身去,小菲不由雙手扶牆,熊放用力壓小菲的頭,小菲
被迫彎下腰,屁股撅了起來,熊放掏出傢伙,一拉開小菲的內褲就捅了進去,小
菲沒有準備,「啊」驚叫一聲。

  熊放扶著小菲的屁股來回抽插,「啪啪」聲不絕於耳,小菲彷彿母狗一樣雙
手扶牆,低著頭,挺著屁股,聽憑雄獸發洩獸慾。

  如果說和馬騰做愛多少還有些情調,但此時此刻完全是被強姦、被侮辱的感
覺,一種別樣的刺激從下身傳來。熊放的大手從背後伸過來揉捏乳頭,生理的快
感彌漫全身,而心理上的屈辱、憤怒、無奈和委屈無從宣洩,小菲美目緊閉、咬
緊嘴唇,忍受著這個畜生的撞擊。

  熊放喉嚨深處發出「嗷嗷」的聲音,用蒲扇一樣的大手去抽打小菲的屁股:
「好緊啊!你這個臭婊子,騷屄怎麼這麼緊?爽啊!你真是個尤物,這麼多水,
爽就喊出來吧!臭婊子,叫啊!」

     ***    ***    ***    ***

  我和約翰、馬騰都聊累了,正躺在床上休息,忽然收到一條手機短信:「登
陸XXX,看、聽,不要去打斷,否則後果自負!」

  我心生疑竇,趕緊和馬騰、約翰們應付下,回到我的房間打開電腦。只見一
個披散頭髮的半裸女人雙手扶著牆,而一個赤身裸體的粗壯男人在她身後奮力撞
擊,並不時去拍她的屁股,還時不時向攝像頭方向張望。那個半裸女人就是我的
愛妻小菲的身體啊!我瞬間感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時熊放翻著白眼,加快頻率,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坐到沙發上喘著粗氣,
小菲已經癱軟在地上披散著頭髮,不知道在哭泣還是呻吟。「美人兒,過來。」
熊放下流地看著小菲,小菲木然的走過來,「安慰安慰它吧!你看你把它勾引成
什麼樣子了。」熊放示意她看自己的傢伙,用手去拉她。

  小菲慢慢地跪下來,一股腥臊氣息撲鼻而來,剛剛在自身身體最羞恥的地方
放肆的橫衝直撞的傢伙,青筋凸起、沾滿黏液,像一個魔鬼一樣看著自己,小菲
感覺胃有點翻騰,她乾嘔了一下。

  熊放看到了,卻沒有饒過她的打算:「想早點結束,就讓它乖乖繳槍。」小
菲沒再猶豫,一口含住了,用自己靈巧的舌頭去挑逗、去撥弄、去討好、去向那
個魔鬼獻媚。熊放後仰腦袋,舒服的吞下口水:「你太會伺候男人了,你是一個
妓女,一個婊子!」

  眼前的一幕真是太刺激了,我看呆了,明顯感覺到小菲並非自願,不知道發
生了什麼,趕緊撥那個號碼。電話通了,卻只有男人喘氣聲和女人嘴裡「咕嚕、
咕嚕」的聲音。

  只見小菲的頭擺動得更快了,手上也上下翻飛,這時熊放阻止了她,揉捏菲
兒乳房的手拖著菲兒的肩膀把她拉上來,菲兒脫下丁字褲,內褲掛在右邊的小腿
上,然後騎在男人身上,菲兒讓男人親吻她的乳房,柔軟的腰肢來回搖擺,扭動
得像風中的柳樹。

  此時小菲極想儘快結束這一切,便聽憑這個邋遢男人巨大的腦袋埋在自己胸
前吸吮兩個乳頭,粗壯的塵根姦淫自己的羞恥,生理的快感已經出賣了自己,被
男人強暴的屈辱感混合著被征服的快感沖昏了頭腦,「啊……啊……」的喊了出
來,腰肢更加賣力擺動。

  菲兒感到熊放的傢伙在自己的私處不停進出,陰道內的每一處敏感部位都被
它蠻橫地刺激著,巨大的龜頭一下下直搗花心,這種酥麻癢蕩的感覺已經使她暫
時忘卻了自己的身份,忘卻了生活的一切,充滿腦海的只有這種快感,這種被姦
淫的肉體之樂。

  「來吧!更用力地操我吧!」小菲更加賣力地扭動腰肢,配合熊放的節奏,
迎合熊放在下面的撞擊,努力收緊陰道包裹著熊放的陽具,不時夾一下,把熊放
弄得神魂顛倒、魂飛魄散,乾嚎著交出子孫千萬,注滿了小菲的陰道。而小菲也
在羞恥中達到了高潮巔峰,癱軟在熊放的懷裡,被他徹底征服。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4)

作者:SHI989


***********************************
  非常抱歉,作業交得太遲,因為前面世界盃,然後又要出差。難得看到一些
朋友喜歡這個故事,經常提些建議,非常感謝你們提供給我新鮮的素材和橋段,
為了大家,我決心繼續寫下去。
***********************************

               處理熊放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轉眼已近大半年過去了,此刻我正在回家的路上,車
裡放著劉若英的歌曲,她的歌很知性,理性中透著女人味兒,嗯,有點像我的嬌
妻菲兒,理性而不失嫵媚,對婚姻保持著傳統女性的忠誠和貞潔,但是在別的男
人胯下也像蛇一樣淫蕩的扭動。

  手機響了,是我為菲兒專門設置的鈴聲。

  「老公,走到哪裡了?」

  「光華路,快到了。」

  「順道買點薑、家裡沒薑了。還有,晚上給你燉了雞。」

  「這麼好?謝謝老婆!看來我晚上要賣力氣了。美女穿了什麼小內內?」

  「討厭,沒正經,小心開車。」菲兒嬌嗔的說道:「回來自己看啊!」

  「哈哈!」我正色道:「那就是什麼都沒穿啊!原來老婆這麼想。」我故意
重讀「想」字。

  「不理你了!色老公,人家穿了。」

  「那美女能不能在我回家時脫掉啊?反正我要先吃你的小豆豆,就在廚房操
作台上。」

  「要死啦,不理你了。水開啦!」菲兒趕忙要掛電話。

  「那你就是答應了?」我趕忙說,但是電話已經傳來「嘟嘟」聲。

  這邊菲兒掛了電話,粉臉已經緋紅,下身感覺黏黏的,渾身酥軟,『這個死
老公,總戲弄人家!』一想到老公說的話,不由心裡亂跳,腿有些發軟,還有些
甜蜜。

  其實是的,女人和男人一樣渴望性,渴望強有力的臂膀和一個男人的體重、
有力的撞擊,那種要死要活的酥麻、通體的骸浪,就是本能的需要和天性,既吸
引男人也吸引女人,只是受制於千百年來的道德約束,男人更為主動,女人天生
被動,其實以性需要來說,也許女人比男人更耐不住、更渴望呢!

  菲兒不由歎口氣:『唉!不知道怎麼了,做姑娘時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可
是自從自己被大學時的男友破處之後,初經人事,對男女之事就越來越有癮頭,
隨著身體變得凹凸有緻的同時也變得更敏感起來,婚後和青松魚水之歡,不用像
以前姑娘時顧慮那麼多,只管在床上享樂即可,真是幸福啊!』

  此刻,一種幸福感也湧上我的心頭,現在事業、家庭都朝著我理想的方向前
進,可謂諸事順遂。我和馬騰的事情已經步入正軌,約翰在北京佈局,通過我們
在一線的感覺,果然是上下貫通,事情低調而穩步前進著。

  菲兒和馬騰自從上次別墅後一直沒有過親密接觸,只是臨時充當過幾次馬騰
的女伴,接待他北京來的親戚,但是每次看到她打扮得大方高貴,摘下我們的婚
戒、戴上馬騰姑媽送給他們的戒指在無名指上,挽著馬騰的胳膊也越來越默契的
樣子,我都浮現出幾許酸澀、不捨,但是內心的刺激又是那麼強烈;幾次我都暗
示馬騰,給他們創造條件,但總是無疾而終,有借有還,完璧歸趙。情感本就是
感性的,就讓一切隨緣,水到渠成吧!

  不過人生真是福兮禍兮,菲兒自從熊放事件後,後來熊放給菲兒拍了照片,
也許是經過魚水之歡後,熊放對菲兒另一面更多瞭解,釋放出菲兒獨特的性感一
面,加上菲兒168公分的身高,88、59、89的三圍和人妻獨有的成熟風
韻,在25歲的「高齡」,照片居然大獲成功,雜誌社起死回生,菲兒這個「臨
時工」還有了小小的名氣,不斷有公司要求合作。可惜菲兒是個淡定的女人,無
意往這方面發展,專心做雜誌社的工作,但是經不住我的勸說,只是偶爾接些廣
告,忙得不亦樂乎,常往外地跑。

  不過對於熊放那件事,菲兒隻字不提,只是默默地表示對我的愛,讓我很感
動,我也佯作不知。其實在事發後我就已經處理了熊放,現在的熊放像一條狗一
樣順從我的命令,想起他的狼狽樣子,我嘴角浮起一絲笑。

  那是在熊放拍完照片準備回京時,我有意選了這個時機動手,就在他回京的
飛機上,熊放被兩個民警請回機場,然後在機場一個封閉的屋子裡。我第一次見
到了他,當時他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被扒光了衣服,我對醜陋的中年男人身體沒
有一點興趣,只是冷冷的盯著他。冷氣很足,他瑟瑟發抖,熊放把我當作警察,
憤怒的質問我,嚷嚷著要找律師云云。

  我不語,靜靜地看他發洩。其實我的時間不多,而且冒了很大的風險,因為
這個行動是個人行為,是我一個很特別的朋友給我的幫助,他叫石鷹。當我看完
視頻的當天就撥通了他的電話,因為當時我不能確實馬騰是否和這個事情有什麼
關係,所以就找了石鷹幫忙。

  石鷹是個天生的刑警,但僅僅局限於他的大腦,而他的外形,完全看不出和
警察有什麼瓜葛。他是個乾巴瘦的小個子,頭髮稀疏,黃褐色的眼珠子很渾濁,
是個大煙鬼,牙齒由於常年吸煙已經黃褐色了,喉嚨似乎總是有痰,說話也是底
氣不足的樣子,無論在哪裡都不會有人多看他一眼。

  可就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瘦小男人,加入警隊後就顯示出他的破案天賦,心
細如髮、深沉陰狠,他是一個對著天上的浮雲都能坐上三天不動的人,身邊朋友
不多,但都很鐵,為人隨和,對金錢、女色、權力不感興趣,就是抽煙很兇,只
喜歡破案,警隊裡人緣很好。後來被調入刑警隊,更加如魚得水,屢破要案,讓
局領導減輕很大壓力,35歲就當上了刑警隊的大隊長,而且因為破案能力獨特
被部裡發現,要調到部裡,省廳不放人,可誰知就是這一耽誤,給這個前途無量
的警察帶來了滅頂之災。

  那一年他老婆患嚴重的心臟病,需要很多錢,而一直工作的小廠早就倒閉,
根本沒錢給她看病,石鷹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不知所措,雖然組織上也進行了相
應幫助,但是生病就是一個火坑。在一次行動中,面對嫌疑人的誘惑,想想家裡
重病的妻子,石鷹第一次動搖了。

  凡事開了頭後就很難收手,終於有一天東窗事發,他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
人。這個人很有勢力,而且很要面子,而石鷹恰好又授人以柄,因此對方不僅僅
要脫他的警服,還要把他送到大牢裡。作為一個警察,如果被自己的戰友送到一
個被自己抓進去的人的地方,和去地獄沒什麼區別,因此石鷹絕望了。

  而那個時候恰好是我為那個人主持法務方面的事情,沒錯兒,那個人就是馬
騰。馬騰決意要石鷹付出代價,但是我發現了石鷹獨特的價值,因此從中斡旋,
一面暗中通過一直同情石鷹的老上級、現在省廳的一把手來牽制馬騰,但是這個
老上級也很難擺平馬騰,畢竟馬騰實力巨大,而且石鷹有錯在先,又轉嫁拉石鷹
下水的那個苦主,畢竟他才是得罪馬騰的人,只是石鷹不明真相,收錢辦事,所
以我挑出他是幕後黑手。

  這個地產商人經不住市局、馬騰兩方力量的壓力,妥協了,交出一大筆錢,
馬騰也順水推舟給了石鷹老上級一個面子。畢竟是生意人,無論在哪裡永遠不要
翹辮子,和氣生財,在我說了一天禪後,馬騰同意放石鷹一馬,取消了對他的訴
訟。

  石鷹免除了牢獄之災,我又將馬騰給我的一部份錢「借」給了石鷹,他對我
非常感激。經過這些事後,石鷹被調離刑警的一線,在一個內部後勤崗位上閒了
下來,從此我省警界少了一個不廉潔的神探,多了一個默默無聞的後勤民警,但
是他的能力依舊、人脈依舊、壓力依舊,所以我經常請他幫忙,然後再送上酬勞
答謝。

  就這樣,這麼些年一直合作下來,我在外人眼中是個很有能力辦法的人,能
做到許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瞭解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信息。這都有賴於石鷹的幫
忙,他平時也利用自己的關係資源做些私家偵探的小兒科貼補家用。

  藉助石鷹的幫助,很快我就知道了這個欺負菲兒的胖子叫熊放,他的一切細
節我都瞭如指掌,因此決定在他離開的這天動手,務求一擊而中,知道幕後指使
者。

  所以我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冷氣開足,同時把他衣服扒光。去過號子的人都
知道,進去第一個程序就是扒光衣服,當你赤身裸體地被推進號房,鐵門在你背
後「噹」的關上,那一剎那,你就發現自己失去了自尊、自由和堅強,你會覺得
自己的渺小、軟弱。

  這就是我要達到的目的,此刻我從咆哮累了的熊放眼裡看到了我想看到的,
他在軟弱、在懷疑、在擔心、在害怕,恐懼已經在他內心深處若隱若現,現在我
要做的就是把它喚醒、放大,直到控制熊放的大腦。我該出手了,先燒第一把火
吧!

  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小袋白色粉末,在熊放的眼前晃了晃:「高科技啊!這種
東西不是毒品,警犬和機器都查不出來,可以說是調料,但是經過簡單加工就可
以提煉出冰毒。高明,高明啊!」我不緊不慢的說著:「不過鑒於你拿這麼大一
包,抓起來是足夠了。」

  「那不是我的東西!」熊放聲嘶力竭道:「你們這些警察怎麼搞的?我是熊
放,是攝影師,我要見律師,我要投訴!」

  「呵呵,」我開心的笑了:「我不是警察,」然後一字一句的緩緩說:「我
是陸羽菲的先生,認識你很高興。」

  熊放呆住了,張大的嘴巴開合了幾下,但是沒有噴出一個字,他恐懼了。

  「熊先生別發呆,你拿這麼多貨,應該能定個販毒的罪名吧!」我自言自語
地說:「我們這裡的警方會請你配合上很久,然後呢,就是提起訴訟,官司會拖
上一陣子。當然了,你是清白的就無罪開釋了,可惜記者會揪著不放,而且這麼
久你可能都不會有工作機會,收入就是個問題吧,只好吃老本了,呵呵!不過官
司可是很費錢的。

  你會慢慢淡出這個圈子,這個之後就會……你可能想不到,菲兒很聰明,她
留了你的罪證,所以我們繼續告你猥褻婦女,或者強姦吧!這個可是人證、物證
俱全,而且鑒於你的一貫壞名聲,這會你就沒那麼容易脫罪了。

  你老婆劉雅麗就是因為這個才和你離婚的吧?她獨自帶著你們的11歲的女
兒在北京某某小區5號樓3單元1101住對吧?呵呵,相信我,你這種養尊處
優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號子裡是怎麼回事,可能連看守所都熬不出來,沒等進勞
改隊覺得死都比活著好了。哈哈,尤其是你這麼種玩了那麼多大姑娘的花案,有
得受嘍!」

  「你要幹什麼?」熊放恐懼的看著我:「我……我……我錯了,我給錢。」

  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一言不發。

  「對不起,對不起,和錢沒關係,」熊放語無倫次起來:「我不是人,我是
畜生,我向陸小姐道歉,我磕頭……」說著就如搗蒜般的磕頭。

  我還是一言不發的逼視著他,冷冷地看著熊放的表演,享受他的恐懼。突然
熊放說出一句驚天霹靂的話來:「我就知道便宜沒好事,唔……啊啊……」然後
就大哭起來。

  「說吧,我有的是時間聽你說,在X省我還是有些朋友的。」我強壓著內心
巨大的狐疑,難道不是見色起意,是要對付我,還是菲兒?背後還有什麼事情?
會是誰呢?

  「接到陸小姐雜誌社的電話時,本來檔期滿了,你知道我是個很搶手的攝影
師,但是接到一個電話,說要我推掉其它檔期來這個,還說有意外之喜,而且將
所有補償按兩倍給我,只是到了以後我要按照他的要求行事。後來見到陸小姐,
這麼一個妙人兒,就是神仙也動心啊!我手機裡有這個號,都是這個人幫著安排
的,錢是提前全款打來的。」

  「哦,號碼給我。」

  「就在我手機裡,回頭給你。我就知道沒什麼便宜好佔,唉!」熊放腆著大
肚子,鼻涕眼淚哭作一團,我不由得心生厭惡。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只是個馬仔,把這個簽了,然後告訴我號碼就可以走
了。」

  「啊?」熊放彷彿不相信一樣的看著我,然後接過來我給他的文件:「這是
什麼?」

  「一份合同,你和鷹揚盛世財務公司的借款協議,二百萬。」

  「我什麼時候借了錢啊?而且這麼高的利息!」

  「利息不高,他們怎麼叫高利貸呢?」我目含笑意的看著熊放:「你當然借
了,現在把四環你自己住的那套房子賣了吧,錢除了還這二百萬,還能剩很多,
帶回家給你老婆吧,好好的過日子。拍照片,萬一換不上錢,惹惱了他們,出車
禍,把你的手指頭折了,你以後怎麼拍照片啊?」我語重心長的說,彷彿是慈父
在勸慰浪子回頭。

  熊放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沉默了好久,簽了。

  「這點錢算不上什麼,關鍵是個教訓,以後好好過日子,別胡來了。我呢,
只是給鷹揚盛世公司的委託過問下欠款的事。」

  「我知道。」熊放低沉著說道。

  「好了,記得把號碼發給我,有空常聯繫,這是我的名片。」放下了我的名
片在桌子上揚長而去。

  後來石鷹名下的鷹揚盛世財務公司收到了二百三十萬元的款子,這是我和石
鷹合資的一個小型財務公司,主要用來執行一些特殊的情況,員工很少,但是按
照我給石鷹的建議,只招一些看守過監獄、或做過緝毒、特勤的退役武警,這些
人有著良好的素質和紀律意識,在這種灰色地帶的業務最適合不過了。但是那個
號碼一直沒有查出來,這段日子過得平和愜意,我也就只好放在心裡,尋機而動
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