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2

Reader
本文:2022-07-19T22:21:05
         情侶對戒

  早餐很豐盛,菲兒像真的女友那樣時而和馬騰調笑,時而哄哄姑媽,搞得我
和馬騰一頭霧水。趁著馬騰姑媽倒牛奶的勁兒,我趕忙問:「菲兒,剛才你說的
『我說了算』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說了算,你們倆都得和我商量。不過呢,既然本姑娘答應幫忙,就
會像真的未婚妻那樣照顧你的。」菲兒望著馬騰,「照顧」兩個字用力讀。馬騰
呵呵傻樂,我就更是一頭霧水了。菲兒說好不生氣的啊!不過我當初選擇菲兒就
是看中她身上的灑脫和大器,看來她也開始享受這個遊戲了。

  這時姑媽回來:「我晚上就回去了,看到你們倆這麼好就放心了。年輕人要
注意身體,昨天晚上睡那麼晚。」菲兒臉紅了,馬騰傻樂,我也只好陪著乾笑。

  「今天你們再陪我這個老太婆一天,去逛逛好麼?」

  「好的。」菲兒、馬騰應道,我不知該怎麼回答。

  「小青也別走,你的事,小騰和我說了,上次老張的事情也是你幫的忙。你
的設想很有意思,以後的世界是你們年輕人的,我和老劉都老了,但是會支持你
們年輕人的,放手去做吧!」

  「對,青松你也別在那個破律師行做了,我已經覺得把現在的項目都出手,
集中資金、精力一起實現你的併購設想。我表弟劉約翰馬上就要回國,他在和一
些海外公司談過了,也會出資,咱們一起幹大事,我一早已把你寫的方案發給他
了,很得老外的肯定,到底是律師出身,畢竟嚴謹。」

  我所有客戶都是企業客戶,在這幾年發現省裡一些大型國有企業陷入困境,
但是如果有資金支持處理好一些轉型的問題,還是可以活過來,因此一直攛掇馬
騰一起收購一家中等的企業,但是沒想到馬騰這小子心更狠、更野,要把這些大
型企業都吃下。他看中的地,而老外看中的是這些企業現有的生產系統和銷售渠
道,而且老外用心險惡,可以直接幹掉潛在競爭對手。

  「好的,我也和你們一起去逛逛,和姑媽具體聊聊。」

  來到購物中心裡,菲兒的白裙、波浪的長髮、大黑超,像個電影明星,與高
高大大的馬騰兩個還真般配。最要命的是,他們倆還牽著手,馬騰時而攬下菲兒
的蠻腰,時而輕拍她的屁股,菲兒甜笑著配合,完全無視我的存在。看著自己嫵
媚的妻子現在牽著別人的手,小鳥依人的樣子,真是心中很酸澀而又刺激。

  馬騰為菲兒選了一套非常性感的丁字褲內衣,示意她去試試,菲兒笑著跑開
了,馬騰爽快的買下。菲兒又為馬騰挑選貼身衣物,兩人不時低語什麼,然後菲
兒臉紅著輕輕打下馬騰,然後頗有深意的看看我,我假裝沒有看到,仍和馬阿姨
聊天。馬阿姨這時發揮出一個中年婦女的特性,對我的個人問題十分關心,並表
示為我張羅一個菲兒那麼好的女孩,我心裡想:你侄子現在牽著的就是我老婆!

  逛到一家珠寶店,馬阿姨提議進去,然後提出要送他們一對戒指做禮物,由
讓菲兒去挑。事發突然,菲兒定定的看著我,我點頭默許。她反覆挑選,終於選
中一對,店裡馬上為他們刻上彼此的名字縮寫和一箭穿心的圖案,然後馬騰在姑
媽的要求下,拖著菲兒的手給她戴上,彷彿婚禮一般。

  看著別人給自己的妻子戴上鑽戒,我心裡更加刺激,恨不得馬上拖著菲兒去
大戰一番。按照約定,晚上馬騰姑媽一走,他就該把菲兒還給我了,今晚我要狠
狠地幹菲兒幾次,不由下面硬梆梆的了。

  時間很快要到馬阿姨去機場的時間了,這時她突然接了一個電話,然後略微
欣喜的說不走了,原來她的兒子,馬騰的表哥聽了我的設想後,馬上帶著老外來
到我們H市,並且馬騰安排了機場附近他的別墅安頓他們一行,晚上大家都要到
那裡去和他們會合詳談。


                別墅之夜

  晚飯自然少不了酒,不過沒有昨天多,微醺微醉,馬騰公司的別克公務車送
我們。在路上我手機響了,一看是馬騰發我的,內容是:「青松、菲兒:看來今
天菲兒還是屬於我。」並帶了一個笑臉。

  我正要回覆,這時手機又響了,一看是菲兒的回覆:「是的,親愛的,我今
晚是你的女朋友,你想怎麼樣都行。今天我說了算,對吧?親愛的。」第一個親
愛的是指馬騰,那第二個就是我了。這時馬騰竊笑,菲兒不動聲色的看著我,馬
阿姨逛累了打盹兒,司機專心的開車。

  「怎麼樣都行」,這麼強烈的暗示,我又怎麼會不明白這個意思?這就是說
菲兒今晚已經準備好再次和馬騰交合,只要馬騰需要,也許還會穿上他送的黑色
內衣、丁字褲。如果說昨晚是酒後失身,今天就是男歡女愛,我內心既矛盾又刺
激,這麼久以來一直夢想的情形要真的出現了。

  我強壓內心的興奮和刺激,回覆:「是的,今晚你還是馬騰的未婚妻,你們
怎麼樣都行。」

  「我會照顧好嫂子的。」馬騰回覆,滿臉淫笑的從後視鏡看我一眼。菲兒和
馬阿姨坐在一起,意味深長的看著我,手裡擺弄著手機。

  這時我的手機又收到一條短信:「老公,他要是要你老婆的身子,我也給他
麼?」是菲兒單獨發給我的。我感到口乾和渾身燥熱:「我愛你!寶貝,你想怎
麼樣都行。」

  「那他就會享用你老婆的乳房、屁股和讓你銷魂的小妹妹了。」

  「好。」我回覆道。菲兒恨恨地從後視鏡看了我一眼。

  菲兒給馬阿姨披好衣服,和剛醒的馬阿姨輕語一句,然後扶她躺好,彎腰走
到前面,坐在馬騰身邊。馬騰實覺意外,然後攬住菲兒,手在她的腿上摩挲,菲
兒就勢倒在他懷裡。

  「我會照顧好嫂子的。」馬騰也給我一條短信。

  「你們怎麼樣都行,但有個條件,必須讓我看到。你是知道我的愛好的。」

  「OK!」我和馬騰互發短信。

  「快點開!」馬騰微微暴躁的催司機。這悶熱的仲夏之夜。

  這個別墅,我以前來過,是馬騰一個私密聚點,一進屋裡,他就攬著菲兒進
屋了,嘴裡不知嘟囔了句什麼。菲兒雪白的肌膚微微泛紅色,彷彿軟得不能走路
的蛇一樣靠著馬騰,被他拖進屋裡。

  「這小兩口,」馬阿姨笑著說:「小青快休息吧,估計凌晨的時候約翰他們
就到了。約翰比你們大幾歲,你們會成為好朋友的。」然後自顧回房了,看來今
天逛街累壞了。

  我幾個箭步竄上房門,中間臥室外有大露台,我跳上露台,找個角落去看。
果然沒有拉簾子,不過拉上也沒關係,因為屋頂有個閣樓,從閣樓可以進去,現
在太熱,我就在露台往裡看去。

  菲兒已經衣衫不整了,長髮鋪散開,雙臂攬著馬騰的脖子和他忘情地擁吻,
馬騰一手撫弄揉捏著菲兒的小腰,又懷滑向渾圓結實的屁股,非常有肉感,是我
的最愛。一手在菲兒身上遊走,不一會手裡多了菲兒的乳罩,他嗅了嗅,然後給
菲兒看,菲兒臉色緋紅。

  這個馬騰真是玩女人的高手,當年我們曾經比賽過脫女人的奶罩,從來都是
他贏,沒想到今天他用來脫我老婆的奶罩。然後菲兒白色長裙後面的拉鍊被他拉
開,肩帶被他一分,長裙落地,一對雪白的白鴿撲了出來,兩個小小的櫻桃俏生
生的閃著,馬騰像餓狼一樣一口含住一個。

  菲兒抱住馬騰的頭,任由他玩弄自己的酥胸,杏眼緊閉,呼吸急促。對她的
熟悉,知道我的愛妻已經動了情,往兩腿間看去,白色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
私處彷彿不耐煩的魚兒一樣來回擺動,瘙癢感從女人神秘的私處傳向全身,菲兒
已經徹底動情,渴望享受性愛,享受男人的抽插,想擺脫那裡傳來的空虛感和渾
身莫名的瘙癢。

  這時馬騰輕輕推開菲兒,把自己脫了精光,一隻大屌撲閃出來,威風凜凜,
他用手按住菲兒的頭,菲兒調皮地看看他,卻沒有去含住那裡,而是去吻馬騰的
嘴、脖子,耳垂,然後是奶頭。菲兒的表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像條水蛇一樣游
動在一個男人身上,彷彿一個古羅馬的妓女一樣,優雅而又淫蕩。

  馬騰彷彿被電擊一樣,陣陣纏頭,菲兒的淫蕩也出乎他的意料。就在他迷離
之際,突然菲兒一口含住那根巨大的塵根,頭來回快速擺動,一條舌頭彷彿漩渦
一樣攪動,似乎直捅喉嚨深處……馬騰享受的抬起頭,吞著口水,微微張開嘴。

  「噢!」馬騰低吼一聲,阻止了菲兒動作,一把抱起她走向化妝鏡,一推,
菲兒配合的一靠,坐了上去。然後他拉下菲兒的內褲,菲兒配合地抬起屁股,任
他褪下自己最後的防線,向一個除了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展示自己的胴體,挺立
的雙峰、修長的大腿、嬌小的腳丫、黝黑的花園和神秘的峽谷,向一個不應該展
示的男人展示自己的身體,一種別樣的刺激,反傳統反道德的刺激直衝大腦。

  人都有淫蕩的一面,無論男女,此時此刻,菲兒淫蕩的一面被徹底激發,她
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馬騰,兩腿緊閉摩挲著,伸出舌頭舔著上嘴唇,一
手遮蓋著酥胸,然後用腳去輕輕地觸碰馬騰的凸起,烏黑的長髮披散,肌膚如雪
嬌嫩,面如桃花,媚眼如絲,面對如此尤物,此情此景佛也跳牆。

  馬騰不愧玩弄女人的老手,他不急於動作,而是一頭撲向神秘的花園,只見
菲兒微微一顫,然後咬緊雙唇,呼吸急促,看來馬騰在騷擾她的私處。菲兒兩手
撐住,挺胸迎合著馬騰,腰來回擺動。看著馬騰把頭埋在我迷人嬌妻兩腿之間,
我終於忍不住用手去安慰自己。

  終於菲兒按捺不住,大聲呼喊:「啊……救命!老公!啊……你這個流氓,
折磨死我了!」菲兒像哭一樣呻吟著,腳尖繃直,丟了一次。

  馬騰挺身而起,抱著菲兒走向床邊,粗暴地把她扔到床上,菲兒剛剛高潮,
圈成一圈,來回顫動。馬騰抓住菲兒的細小腳踝,用力一分,菲兒兩條長腿大大
分開,私處一覽無遺,恥毛早已伴隨了汗液、愛液、馬騰的口水,小妹妹微微開
啟,粉嘟嘟的十分可愛,一股淫液流出。

  「來啊!老公,我要,快點給我……」菲兒雙目緊閉,嘴裡嘟囔。

  「小美人兒,你這麼淫蕩,真是沒想到啊!青松這小子好福氣。嘿嘿,菲兒
你這個樣子真誘人啊,你說你該叫我什麼呢?」馬騰一臉壞笑。

  「你讓我叫什麼都行,快!」菲兒柔柔的說,略帶哭腔,看來陰道裡陣陣的
空虛感和瘙癢讓她已不能自己,只渴望男人的插入。

  「叫老公,叫男朋友,叫親愛的。」

  「好好,老公快來,男朋友,親愛的,快來!」

  「來幹什麼?」

  「幹我、玩弄我!」

  「你太騷了,我都受不了!」馬騰悶哼一聲,插入了。菲兒也尖叫,然後馬
上扭動腰身,迎合馬騰的抽插。房間裡「劈啪」的撞擊聲彌漫著汗液、香水味、
男女體液的腥臊味兒,真是淫蕩之至。

  菲兒兩腿緊緊盤著馬騰的身體,努力上舉,力圖讓馬騰插得更加深入,馬騰
大力地快速抽插,一手揉捏著菲兒的胸部,一手壓著菲兒的手,兩個人居然十指
交扣,情侶對戒交相輝映,真是姦夫淫婦啊!場面太過刺激,我加快手上動作。

  只見馬騰費力彎腰,吸吮另一個奶子,「啊!」菲兒一叫,原來這臭小子竟
然在我老婆雪白的奶子上留下一個牙印。

  「討厭……快操我!操死我!」

  「說你是我的女人,」馬騰這小子變本加厲:「隨便馬騰玩,隨便馬騰操。
我操!」

  「我是馬騰的女人,隨便馬騰玩,隨便馬騰操,隨便操。」

  「我要射在裡面,留下我的痕跡。」

  「隨便你,你怎麼樣都行……全給我,都給我,我給你生孩子。」菲兒夢囈
著。

  「幹死你!啊……」馬騰怒吼著,用傳統的男上女下結束了這次交鋒,轟然
倒塌在菲兒的身上。

  我的手快速擺動中,我們三個人同時達到了高潮。菲兒在馬騰身下抽搐著,
翻著白眼,一股濃烈的白色液體從菲兒陰道口流出……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3)

作者:SHI989
2010/06/20首發於:SexInSex


               少婦的風情

  我壓著興奮躡手躡腳的回到我的房間,也許是這兩天太興奮了,便和衣倒在
床上睡去,自己的赤裸嬌妻則留在別的男人的床上。

  一夜無夢,似乎是和衣而臥的原因。我忽然醒來,手上的黏液已乾,匆匆洗
澡,另外意外的是小菲已經醒了,獨自坐在餐廳裡,端著一杯橙汁,一身OL職
業套裝。

  菲兒上身穿黑底白色條紋襯衣,下身穿白色窄裙,膝上兩寸恰到好處,一雙
黑色的高跟鞋是今年某牌的新款,女人味兒十足,又不失幹練;波浪的長髮整齊
的鋪開,一條白金項鏈裝飾著修長的脖子,項鏈的鑽石墜子下是雪白的肌膚,解
開兩顆扣子,恰好露出美麗的雪白而不顯輕浮;臉上化了淡妝,淡淡的紅唇,微
微的腮紅。

  25歲的已婚女人,青春、清純又有帶著人妻的風情,深知閨房之樂,人前
落落大方,風情萬種,遊走於各色男人之間,沒有少女的青澀,沒有中年婦女的
臃腫和牢騷,卻有母性的溫柔,熟女的風情和少女青春的身體,這就是少婦的風
情,人妻的魅力。

  菲兒和我之前有過戀愛,也非處子之身,但是我還是看著她從一個姑娘,慢
慢變成一個凹凸有緻的少婦。

  我著迷於這種少婦的風情中,慢慢地走到菲兒的身後,扶著她削瘦的雙肩,
閉目去嗅她秀髮的清香,菲兒仰過頭來,秀目凝視著我,朱唇微啟,舌尖隱在裡
面。我深情地看著這個在床上和生活中給我無數歡樂的女人,忍不住低頭去吻,
菲兒眼睛彷彿有水浮現一樣,黑漆漆清澈澈。

  就在我們馬上挨著的剎那,菲兒調皮的一閃,留下我撲空。菲兒「咯咯」的
笑得花枝亂顫,我佯作惱羞狀伸手抓她,她忙舉手投降,說:「老公,饒了奴婢
吧!」

  「不行!必須馬上。嘿嘿……」我淫笑著繼續去抓她。

  菲兒連忙正色道:「好了好了,不鬧了,前天我被你喊來,然後匆匆請假一
天,和馬騰扮什麼情侶。雜誌社老劉昨天給我電話了,三個未接來電,我……」
菲兒臉一紅打岔道:「你知道老劉的規矩是事不過三的,我一早回過去,他說我
負責的這期內容出了問題,要我馬上回去。」

  「什麼事?」馬騰和我同時說,這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了。

  「不清楚,反正老劉著急了,我現在就回城去。」菲兒正色道。

  菲兒是個很小女人的人,沒有什麼事業心,對權力、金錢這些也主要是我來
考慮,但是責任心很重,做起事情也很認真,我一直鼓勵她要有自己的事業和空
間,還是比較支持她的工作。

  「那我們……」馬騰說:「我姑媽還沒走呢!」

  「少來了,假戲都已經真做了,你也該知足了。」菲兒笑著說,眼裡卻是全
無笑意。「第一晚就算酒後失身便宜你了,昨天麼……」她瞪了我一眼:「就是
氣氣這個綠帽狂。本姑娘可是有夫君的,這兩天我很亂,不想玩下去了,公司也
很著急。」

  我從不勉強菲兒,一直很尊重她,所以她既然已經叫停,我不等馬騰說話就
馬走過去抱了抱她:「寶貝,抱歉。」然後對馬騰說:「叫司機送菲兒回去。」

  多年的兄弟,我們都很瞭解彼此,馬騰沒有多言,直接拿起電話叫司機,然
後去前廳等。我和菲兒說:「我送你。」菲兒溫柔的說:「不用了,我直接去公
司。這兩天有點亂,我想一個人靜靜。你留下來吧,那個事對你很重要,你每晚
熬那麼晚想事情,我知道這件事在你心裡的份量,恨自己幫不上你什麼忙。」

  「老婆……」我心頭一熱。

  「好了好了,我走了。」

  菲兒上車的瞬間,我看到她圓滾滾的屁股挺挺的翹著,忍不住用手去捏,感
覺很特別。她彎腰進車的瞬間,我看到原來她穿著馬騰送的黑色內衣,丁字褲,
不過她自己的昨晚被馬騰撕爛了。

  馬騰不語,和我看著菲兒的車遠去,自始至終不提姑媽半個字。這就是我最
喜歡他的一點,動輒行,我亮明態度,他決定支持,一旦決定行動,從不唧唧歪
歪,只給你結果,無論他此刻承受多麼大的壓力,或經歷多危險的過程。所以有
的時候我並不羨慕楚留香有胡鐵花,陸小鳳有花滿樓。

  「約翰九點鐘到,他們昨晚在另一幢樓住。」馬騰看著遠去的車子和我說:
「好好準備。」

  「嗯。」我回應。然後我們轉身回到別墅,狼吞虎嚥。

  九點約翰和一個高挑的老外準時到了,我們在馬騰別墅的二樓書房,我打開
了精心準備的方案,用投影開始講解,進行了反覆的推演、磋商。

  馬騰的姑媽除了一次和兒子聊天外似乎隱身一樣,只是和馬騰問過小菲,馬
騰不知怎麼敷衍,然後老太太就走了。馬騰家的女人似乎有一個特點,就是洞察
力強,恰當的時候做恰當的事情,好比革命戰爭年代老區的婦女幹部,戰鬥沒開
始推小推車送物資、炮聲一響就抬傷兵;平時無事就縫軍衣布鞋,戰士睡覺時,
站崗放哨,總之一句話,你看不到她,你離不開她。


                 回憶

  而此時的菲兒已經在車上,搖下車窗任憑晨風吹面,看著郁郁蔥蔥的大樹閃
過,貪婪地吸著清新的空氣。司機面無表情,專心的開著車,彷彿車上沒有這樣
一位美人,一言不發。

  這兩天的事情浮現在菲兒的眼前,菲兒出身在一個普通的家庭,母親是一個
舞蹈演員,父親則是一個編劇,她繼承了母親的美貌、身段和父親的熱情。從小
信奉女兒要富養,很早身邊的男人就讓她知道自己的是一個美麗的姑娘,但是良
好的家教下,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女孩,信奉相夫教子的生活,同時從小到大讓她
明白女人的名聲是很重要的,對於美麗的女人尤為如此。

  回憶起兩天前的那個中午,自己從雜誌社被丈夫叫來和馬騰見面,自己的生
活彷彿被徹底顛覆了,雖然婚前也談過戀愛,也非處子之身,戀愛時就告訴過青
松,他真的很疼自己,寶貝自己,在婚床上真正體會到作為女人的美妙,享受著
歡愉的性愛帶給自己過山車一樣的快感。

  幸福的生活讓自己出落得更加美麗動人,舉手投足間處處散發著少婦的致命
魅力,生活也經歷過各種誘惑,大方的富豪、英俊的男模、默契的同事,但從未
想過將自己交給丈夫以外的男人。因為她始終相信,女人要有自己恪守的婦道,
自己的感情、身體自婚禮之時就不僅僅屬於自己,也是屬於丈夫的私有之物,彼
此忠貞不渝。

  可是這個可恨的青松,總是給自己看一些小說、電影,他管這些叫「淫妻小
說」,自己也是一個青春的女人,總是看得面紅耳赤,下面濕答答的。開始還以
為他是介意自己的過去,或者是他事業小成,暗示想找一個情人,但是慢慢發現
他不是這樣,而是真的很喜歡。

  自己曾偷偷地查過,發現還真的有人對自己愛人的表示就是讓她經歷不同的
異性。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還好自己在媒體工作,見怪不怪,不過女人本質
都是好奇的,那種畫面也偶爾浮現。經歷過男女之事後,自己感覺比做姑娘時慾
望更加迫切,有時丈夫工作繁忙或者出差就不歡愛,總有股異火在內心躥騰,那
時自己真正體會如饑似渴這個詞的意思,也許自己本就慾望強烈吧?

  馬騰,準確講是自己把青松從馬騰身邊奪走,呵呵!是啊,那時他們成天在
一起,自己還曾抱怨青松重友輕色,呵呵!想起那段戀愛的甜美時光,小菲不由
笑了。這時司機偷偷從鏡中窺視,是啊,這樣的美女淺淺一笑,神仙也動搖啊!

  不過馬騰這個人還是不錯,和老公很鐵,互相扶持,有男子氣慨,那天聽到
他們倆提出這個荒唐的事情時,自己雖然想反對,但是內心深處居然對那種禁忌
有種隱隱的嚮往,也算圓了青松的念頭,逢場作戲。

  雖然平時工作中也被吃過豆腐,可是沒想到那天晚上,也許是這個項目牽扯
自己太多精力,很累,忽然放鬆下來,喝了酒。而青松最近也很忙,成天和馬騰
泡在辦公室裡研究併購的各種方案計劃,忽略了自己,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做愛,
自己忽然很想要,就被馬騰鑽了空子,假戲真做了。唉!酒後失身,不必當真,
這是老公經常掛在嘴邊的話。

  回想起那晚真是很瘋,和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有力蠻橫的撞擊,他身
上的味道、都是那麼的不同。想到這裡,菲兒忽然覺得兩腿之間有些異樣,和老
公已經做過很多次,雖然儘量換個花樣,可是彼此太熟悉對方的節奏和身體了。

  第二個晚上,看到青松傻呵呵的看著別人牽著自己的老婆買戒指、買內衣,
就覺得他不在乎自己。本來想晚上和馬騰分房睡,但是在車上老公居然說怎麼樣
都行,就想氣氣他,反正失身一次和兩次也沒什麼區別。

  馬騰真是會玩女人,經過一次,他更清楚自己的敏感帶,很快把自己弄得嬌
喘吁吁,那放蕩的囈語是我說的麼?真是羞死人了。唉!我是一個壞女人麼?我
這是怎麼了?菲兒臉紅了。

  經過突如其來的變化,每個男人、女人都有淫蕩的一面,而這突如其來的事
情,似乎激發了菲兒淫蕩的本性,現在自己看到男人就在想他的身體,他的那話
兒,或者他趴在自己身上,或者自己身下的樣子,「啊……」菲兒用手捧著臉,
對自己說:「停下停下,不要胡思亂想了,趕快結束吧,回家。」然後定定神,
閉上雙目,昨晚太累了。


                 熊放

  車很快到了公司,自己拎著包上樓,總編老劉居然就在大廳,「陸羽菲,你
捨得回來了?」老劉怒氣沖沖的說完掉轉身,腆著大肚子轉身徑直上電梯走了,
「劉總,您這是……」小菲趕緊跟著後面,高跟鞋「嗒嗒」作響,可惜電梯先走
了,只好趕緊上了另一部。

  門要關的瞬間,擠進了一個男人,頭髮散亂,黑T恤,牛仔褲,一個大紅鼻
子,臉上有大包,眼睛瞇縫著,身上散發著濃重的汗味。小菲本能的後退,沒想
到這個男的擠在自己身後,感覺他往自己的胸口張望,趕緊下意識的拉拉衣服,
邋遢男。但是那種瞇縫的眼光似乎在自己身上上下打轉,彷彿一隻螞蟻在爬。

  電梯總算到了,自己逃也似的下了。

  「陸羽菲,你辦的好事!」劉總站在大班台後面,正怒氣沖沖的看著自己:
「我們銷量差,就指望這期的內衣主題來轉機。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在這次內衣
主題上麼?知道我花了多少面子才請得到娜娜小姐這樣的內衣模特、請到熊放這
樣的頂尖攝影師麼?知道這一切已經把我們僅存的錢都消耗了麼?」最後老劉居
然無力地癱在椅子上,似乎要哭了出來。

  我所在的雜誌社由於國內同行太多,引至銷量下滑,遇到困境,為了作最後
掙扎,劉總和我策劃了這次內衣主題,希望爭取眼球來扭轉銷量,留住廣告商,
所以請了身材火爆的內衣模特和厲害的攝影師來拍照片。

  「劉總,內衣主題就是我的策劃,這一切也是我的心血,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解的問。

  「那個娜娜因為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結果前天給你手機,你沒接,她一生
氣就取消了,損失按合同約定她付。」劉總發夠火,無力地說:「你說說,你怎
麼沒伺候好這尊佛啊?」

  「前天晚上?哦,家裡有事。」我低低的說:「但是……」唉,這些大牌真
難伺候,多發個短信也好啊!都是公司和我聯繫,她的號我都沒有,以為是一個
陌生人來電呢,所以沒理會。

  「但是什麼?你跟我來。」

  我們來到樓上用來拍照的影棚,裡面坐了零零散散十幾個人,「你看看,這
麼多人日費千金,日費千金啊!尤其是那個熊放,價格嚇死人,模特來不了,怎
麼辦?你說怎麼辦?」

  我呆在當場。是啊,公司也有我的心血,這麼些人,因為我的疏忽又要重新
求職;還有老劉,這麼多年對自己的培養、提拔,不由氣急,胸脯起伏。忽然那
種螞蟻爬的感覺又出現了,就在胸脯上爬,怎麼回事?四下一看,居然發現那個
邋遢男在瞇縫著眼睛看自己,上上下下,彷彿自己沒穿衣服一樣。

  這時劉總發現他在看我,趕忙示意我和他過去,然後他介紹邋遢男給我說:
「這位是熊放,熊大師;這位是我們的美女策劃陸羽菲。」邋遢男直接看著我對
劉總編說:「美女,我們又見面了,正式認識下。熊放,拍照片的。」然後伸來
一個蒲扇的大手,我擠出一絲笑來,伸出纖纖玉手,被熊放一把握住。

  沒想到這麼個猥瑣邋遢的男人居然是時尚界赫赫有名的攝影師熊放,這就是
傳說中化腐朽為神奇,把一塊頑石也能拍出生命的攝影師啊?真是出乎我意外,
但是雖然熊放名氣大,但還是覺得他有點色色的。

  「老劉,怎麼樣?要是不行就把帳結了,我還要去廣州呢!」

  「再等等,我們想想辦法。」

  「別等了,剛才問我一朋友,娜娜已經飛到B雜誌社的外景地了,老劉,結
帳吧!」

  「啊,」老劉說:「那怎麼辦?完了,全完了!」說完頹然坐在地。

  小菲呆在當地,又氣又急,熊放悠然自得的站著,場地其他人憤憤的說著,
有的在抱怨戲子無義,有的則似乎在埋怨小菲不該給娜娜留下口實,授人以柄。

  「老劉,來,我們談談。」熊放大大咧咧的走向一個角落,劉總垂頭喪氣的
跟著。

  「也不是全無轉機……」

  「啊?」老劉幾乎喊了起來,之間熊放示意他安靜,然後兩人竊竊私語,不
時看向小菲。

  「現在無外乎缺一個模特,一個身材氣質俱佳的模特。」

  「是啊!」

  「此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你是說……」

  「對,就是陸羽菲。」

  「可是她全無經驗啊!」

  「呵呵……你忘了我是誰了,我是化腐朽為神奇、能把石頭照出生命的熊放
啊!而且內衣模特不要求身高,就身材來說,這位陸小姐應該完全勝任了,就看
她是否肯配合我,如果配合我,我完全有自信能在一天之內養成絕佳的默契,讓
她就成為一個出色的模特,嘿嘿!」

  總編輯老劉走向菲兒,把熊放的意思轉達,「我?我怎麼行?」菲兒睜大眼
睛看著老劉。

  「呵呵……你忘了他是誰了,他是化腐朽為神奇、能把石頭照出生命的熊放
啊!」老劉學舌:「而且內衣模特不要求身高,就身材來說,小陸你應該完全勝
任了,只要你配合他,我完全有自信他能在一天之內與你養成絕佳的默契,把你
訓練成為一個出色的模特。」

  「那好吧,我上,只要不砸場。您說怎麼訓練吧!」

  然後熊放讓老劉給大夥放假,說第二天下午再重新集結,到時候馬上開始拍
照。之後按照熊放的要求,菲兒和他來到他的賓館開始訓練。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