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76-677

porsmm
本文:2022-07-19T16:48:05
六百七十六、幸福呀,它就在下一個路口等你
作者:柳岸花又明
晚上7點多,陳漢升接到了沈幼楚的電話,收攏收攏手邊的零錢準備回去。

“贏家不許走的!”

有個輸了100多塊錢的深通快遞員,不滿的嘀嘀咕咕。

“呦呵,口氣不小心嘛。”

陳漢升聽了,重新又坐在凳子上:“來來來,誰不要走了,決戰到天亮。”

“滾滾滾······”

鐘建成不耐煩的趕人,他下午輸給陳漢升600多,這狗日的哪裡像個大學生,但凡是娛樂活動,陳漢升就沒有不精通的。

象棋水平倒是一般,可是他能耍賴悔棋啊。

“走了啊,小陳。”

王梓博牽起沈甯寧:“再不回去的的話,阿寧吃零食就要吃飽了,我們回去又要被胡林語囉嗦。”

“差點忘記這一茬。”

陳漢升這才不逞兇,拖著涼鞋慢慢的走回天景山小區。

在路上,王梓博也和陳漢升說了下午過來的原因,陳漢升很堅決的支持收錢。

“你總不能白做吧。”

陳漢升提醒道:“奶茶店的點單系統只是裝上去了,以後的維護和升級呢,你都打算當個免費勞動力啊。”

王梓博無所謂的說道:“這有什麼不行的,總之搭公交也很方便。”

“沒有這樣做生意的。”

陳漢升勸道:“你現在是正式開公司,要考慮運營情況,以後還要招人呢。”

“那也沒必要賺你的錢啊。”

王梓博還是當初那樣,梗著腦袋要退出火箭101,寧願扔掉每個月上萬塊的兼職收入。

“這也是不我的錢,奶茶店就和律所一樣,完全是獨立運營的。”

陳漢升想了想說道:“邊詩詩最近不想搭理你,你正好可以用‘新公司拿到報酬’這個理由請她吃頓飯嘛。”

說起了邊詩詩,王梓博這才氣不打一處來。

“就是上次去過果殼電子以後,邊詩詩突然不搭理我的,都是怪你!”

王梓博忿忿的罵道。

陳漢升笑嘻嘻的也不反駁,其實邊詩詩不僅對王梓博冷淡,她對自己也不熱情了。

詩詩同學應該是知道了一些事情,這是為閨蜜蕭容魚表達不滿呢。

其實王梓博是最冤枉的,他作為陳漢升的發小和死黨,無緣無故被遷怒而已。

不幸的是,王梓博和邊詩詩正處在一個“戀人未滿”的層面上,這種時候的男女關係特別敏感,前進一步就是戀人,退後一步的話,大家都不知道怎麼打破這個局面。

以至於小魚兒都被陳漢升哄好了,王梓博和邊詩詩還在糾結。

“用酬勞請吃飯······這個藉口好像不錯啊。”

王梓博自言自語的說道:“那我就收了吧。”

“阿寧你看。”

陳漢升逗弄小丫頭:“你梓博哥哥就是個色狼,剛開始還假裝大方,現在為了一個女人居然要錢了。”

“別在小孩子面前講這些話。”

王梓博不滿的說道。

沒想到阿寧眨了眨長長的睫毛,脆生生的問道:“梓博哥哥,你要談女朋友了嗎?”

王梓博嚇了一跳:“你······你怎麼知道這些詞語,哪個神經病教你的!”

“大哥你搞搞清楚啊,阿寧可是98年的。”

陳漢升無奈的說道:“現在電視裡到處都是親嘴的畫面,還用誰教嗎?”

“也對哈。”

王梓博這才反應過來,不過緊接著他又有種“老父親”般的狠勁。

以後哪個男生敢渣小阿寧,老子絕對把他腿打斷!

······

回到天景山以後,在胡林語的強烈要求,還有陳漢升和沈幼楚的勸說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詩詩同學的影響力”,王梓博終於同意收錢了。

胡林語遞給王梓博5600塊,標準如下:

5000塊錢是安裝系統的尾款,每個月維護一家奶茶店的補貼是200塊,現在有三家所以是600塊錢。

“王總看看,你有什麼意見嗎?”

胡林語看著王梓博問道。

“可以了,可以了。”

王梓博數都沒數,直接就把錢塞進包裡了。

胡林語點點頭:“那行,以後你記得過來補簽一份合同。”

“要這麼正式嗎?”

王梓博覺得好像太過了吧。

“那當然了。”

胡林語認真的說道:“你和陳漢升的關係是你們自己的事,不要把奶茶店混為一談,我們不是陳漢升的附屬品,中國女人已經站起來了,do you understand?”

“知,知道了。”

王梓博詫異的看了看陳漢升和沈幼楚。

陳漢升聳聳肩膀表示無能為力,沈幼楚溫柔的笑了笑,只有胡林語一板一眼的說道:“王總,現在還是我和你談合同,過兩年你就只能聽到這句話了。”

“什麼?”

王梓博有些懵逼,小胡帶入“胡經理”的角色很深啊。

“有問題,請你和我的律師談。”

胡林語雙手背負身後,45°角斜斜的望著天花板說道。

王梓博:······

從江陵返回建鄴理工大學以後,王梓博洗完澡打開電腦看著《海賊王》,室友要熄燈的時候,他又戴上耳機在MP4上觀看。

一直磨蹭到淩晨1點多,王梓博才拿起手機,再次打開連絡人“邊詩詩”,修修改改了很久終於給她發了一條信息。

王梓博:你好,不好意思打擾了,今天智博網絡公司收到了第一筆任務酬勞,明晚想請你吃個飯,請問可以嗎?

發完這條信息,王梓博趕緊把手機塞進枕頭底下,他其實有點鴕鳥心態,故意挑這個時間發出去的,這樣邊詩詩明早才能看見信息。

如果早早的給邊詩詩發過去,不管情況如何,就算邊詩詩不回復,王梓博今晚都睡不著了。

“晚死晚超生,這樣我還能多活一個晚上。”

王梓博長籲一口氣:“小陳說的沒錯,我在感情上的確是個慫逼。”

“趕緊睡,趕緊睡,趕緊睡······”

王梓博強迫自己睡進去,可是一想到明早就有結果了,心臟還是不爭氣的“咚咚咚”的跳起來。

一分鐘以後,王梓博突然翻出手機調成靜音模式。

這樣明早不至於被短信吵醒,又能多“活”兩個小時。

沒過兩分鐘,王梓博又把手機拿出來,把靜音模式退了出去。

既然早晚都要面對,躲避又有什麼意思呢?

······

總之,王梓博就是這樣翻來覆去折騰自己的時候,手機“叮”的一聲來信息了。

邊詩詩:明天晚上律所要加班。

王梓博開始還沒反應過來。

她還沒睡覺嗎?

這句話什麼意思?

加班?

哦······那就是委婉的拒絕吧。

王梓博讀默默的看著這條短信,甚至把每個字在心中都讀了一遍,包括那個句號。

微弱的熒光照在臉上,有一種希望在逐漸消退的失落。

不過,王梓博在小慧姐身上當舔狗的經歷終於起了作用,因為他經常這樣被回絕。

“嗒嗒嗒······”

王梓博又給邊詩詩回了一條信息,還是像以前那樣有禮貌。

王梓博:沒關係,那你先忙吧,以後等你有空的,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發完這條短信,王梓博再次把手機塞回枕頭底下,在黝黑的宿舍裡,在室友起此彼伏的呼吸聲中,靜靜的接受這個結果。

其實他都習慣了,黃慧以前經常假裝看不見呢。

剛開始王梓博比較天真,還會努力尋找日常生活中的蛛絲馬跡,證明黃慧是對自己有感情的。

後來,他都學會了掩飾。

本來嘛,成年人的難過,遠遠沒有上學和上班重要的。

“叮~”

就在這時,枕頭下面的手機又來了條信息。

王梓博有些不想看,不過想想這個點了,很可能是陳漢升的。

他擔心死黨出什麼事,掏出手機打開後,信息的顯示發件人居然是“邊詩詩”。

邊詩詩:王梓博你是豬嗎,我的確要加班,難道你就不能等我?


六百七十七、老實人不發火,發火就要你命!
作者:柳岸花又明
邊詩詩發完這條信息,她也是氣得夠嗆。

本來王梓博邀請吃飯,理由也很正當,自己還是蠻開心的,最近兩人關係有些無所適從的尷尬,這是一個很好的破冰機會。

邊詩詩和蕭容魚在一起久了,她也沾染一點傲嬌的小性格,雖然心裡答應了,短信卻故意回復“明晚律所要加班”。

律所加班是事實,不過平時,陳漢升和小魚兒的日常約會也沒受影響啊。

可詩詩同學忽略了關鍵的一點,王梓博不是陳漢升,從段位到臉皮,從臉皮到手腕,他們兩人之間差距的計量單位是“光年”啊。

陳漢升看到這條信息,他會渾然不當一回事,嬉皮笑臉的為自己爭取機會;

王梓博看到這條信息,馬上就沮喪的退縮,甚至還紳士禮貌回復:沒關係,以後等你有空,那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晚安你個大頭鬼!”

邊詩詩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居然還要自己一個女生主動提醒他。

那個傻瓜就真的不明白,如果女生真的沒興趣,這麼晚了完全可以假裝看不到的。

淩晨1點回復信息,這本身就是一種態度啊!

邊詩詩噘著嘴巴放下小靈通,掏出果殼MP4插上耳機,單曲循環S.H.E的《戀人未滿》。

再靠近一點點,就讓你牽手。

再勇敢一點點,我就跟你走。

你還等什麼,時間已經不多。

再下去只好只做朋友。

······

“哎~”

邊詩詩歎一口氣,歌詞裡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甜蜜心煩,愉悅混亂”簡直太有體會了,真是聽什麼歌都像在唱自己呢。

“嗡~”

枕頭下的小靈通震了一下。

邊詩詩等了一會,直到小靈通“嗡,嗡,嗡”的連響三次,她才拿出來翻看。

果然是王梓博的。

王梓博:對不起,我剛才沒有理解清楚,你不要生氣了。

王梓博:明早我請假去等你,從早上等到你加班結束。

王梓博:我給你帶早餐,你不要去食堂了。

邊詩詩看完所有信息後,估計王梓博現在應該忐忑不安的看著手機屏幕,焦慮的等待自己下一條信息。

這樣想想,心裡又覺得很好笑。

王梓博雖然有很多缺點,比如不會說話,不夠幽默,也不夠帥······

但是:

他會誠誠懇懇的對發小。

他會一心一意的對女朋友。

他也會在無人關注的時候,默默的把地面打掃乾淨。

他不像陳漢升那樣高調,同樣也沒有那麼多的心眼。

他其實蠻好的。

······

“王梓博,你要勇敢一點點啊,否則我們就真的只能做朋友了。”

邊詩詩心裡這樣想著,不過短信又只是回復了一個字。

“哼!”

這個字,對於邊詩詩來說已經足夠了,它代表了原諒、理解、驕傲、還有隱藏在深處開心·····

總之,王梓博看到這條信息以後,高興的真想大聲吼出來,因為結合上下文,這就是一段甜甜的對話啊。

王梓博:我給你帶早餐,你不要去食堂了。

邊詩詩:哼!

“原來,戀愛時男生還是要大膽一點。”

王梓博突然想起陳漢升總結過追女孩子的兩條秘訣。

一,臉皮厚;二、不要惹女孩子厭煩。

這兩點看似簡單,同時做到其實並不容易。

······

第二天早上,王梓博早早的醒來,或者說他一晚上都沒怎麼睡,但是精神很好,買了六袋肯德基早餐小跑著來到東大女生宿舍樓下。

他跟著陳漢升偷學了很多幾招,知道需要先給整個宿舍留下好印象。

邊詩詩和室友們下樓以後,小魚兒先發現了王梓博,大家抱著書本站在旁邊,嘴角掛著“我們都懂的”微笑。

只有邊詩詩面無表情,從王梓博手中“搶”過早餐說道:“你晚上再去律所,我白天還要上課的,你也回去上課,以為自己是陳漢升啊,可以隨隨便便的請假!”

蕭容魚聽到有人說自己男朋友,馬上張牙舞爪的欺負邊詩詩,邊詩詩笑著躲避。

一群女孩在清晨的陽光下,邊走邊鬧,搖曳生姿。

王梓博在背後呆呆的看著,半響後才想起來要回建鄴理工,走在路上他很想和陳漢升分享一下這件喜事,不過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小陳應該正在睡覺。

好不容易捱到上午10點,王梓博終於按捺不住聯繫了陳漢升。

“操,你什麼雞把事?”

陳漢升那邊環境很吵,口氣也是很煩躁的樣子。

“你咋了?”

王梓博愣了一下,先詢問發小那邊的情況。

“他媽的,建鄴教育頻道過來採訪奶茶店了。”

陳漢升鬱悶的說道:“這樣一宣傳,小魚兒肯定又得知道,說不定我還得難受兩天。”

“噢~,這樣啊。”

王梓博想了想,沒敢說實話:“我也沒啥事,就是想說天氣有點熱,最高溫度有37度,嗯······你注意多喝熱水。”

“你他媽有病吧。”

陳漢升嘟囔一句直接掛了電話。

“沒辦法,我這邊甜言蜜語,小陳那邊在修羅場邊緣徘徊。”

王梓博自言自語的說道:“所以還是別說了,不然他以為我在炫耀,肯定又得跳腳罵人。”

“嘿嘿,真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在小陳面前炫耀。”

王梓博摸了摸自己大頭,傻乎乎的笑了笑。

······

就這樣從上午10點開始,一直度日如年的熬到傍晚5點多,在宿舍的王梓博終於接到邊詩詩短信。

邊詩詩:在不,我準備去律所啦。

王梓博馬上回復:好的,我現在也過去了。

邊詩詩:不用急,慢慢來。

“咯吱~”

王梓博從座位上站起來,對著鏡子又整理一遍穿著,檢查一下鬍子有沒有剃乾淨,直到自己完全滿意才出門。

真正意義上來講,這才是王梓博和邊詩詩的首次戀愛約會,之前基本都是陳漢升和蕭容魚組織的飯局。

除了那一晚,“智博網絡軟件公司”註冊成立的時候,邊詩詩特意回到律所,陪著王梓博吃了一碗簡單而火辣辣的石鍋拌飯。

搭公交來到新街口的國貿中心,王梓博買了兩杯草莓奶茶,一邊興沖沖的走向電梯,一邊心裡琢磨:“胡林語好像很有野心的樣子,她一定想把‘遇見’奶茶店開到新街口,那時小陳可怎麼辦啊?”

來到電梯門口,王梓博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原來是黃慧。

她正和一個金髮白皮膚的外國人在交流,全程都是英語,聲調也故意在提高,每當周圍的其他人看過來的時候,黃慧臉上總有一種自矜的得意。

王梓博心裡明白,在黃慧的世界觀裡,她一直覺得和外國人交朋友是件很有優越感的事情。

黃慧也注意到了王梓博,眼神在草莓奶茶上停頓一下,又輕飄飄的轉向了別的地方,兩人都假裝不認識。

電梯打開的時候,一群人蜂擁進去,王梓博其實很想搭乘下一趟電梯,不過又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好像自己很怕黃慧似的。

所以他也上了這趟電梯,在“呼呼”的電梯風聲中,其他人都很安靜,只有黃慧依然和那個鬼佬在交談,無時無刻都在彰顯這種毫無邏輯的優越感。

王梓博英語不錯,聽得懂他們說話的內容。

這應該是個澳洲的客戶,今天來建鄴這邊考察,不過唯一讓王梓博不滿的是,這個鬼佬居然直接詢問“哪個酒吧可以更快泡到chinese girl?”

“泡你媽逼!”

王梓博不是陳漢升那樣主動惹事的個性,等到黃慧在13樓出去以後,他才在心裡默默罵了一句。

來到1802以後,律所裡除了蕭容魚,其他三朵金花都在,高雯和栗娜的辦公室裡還坐著兩個過來諮詢的客戶。

自從上次去過果殼電子以後,高雯突然沉寂了好一段時間,大家心裡都知道原因。

不過容升律所的主任、陳漢升的女朋友、關鍵人物蕭容魚的態度沒有變化,她一如既往的尊重高雯和栗娜,甚至主動走進高雯的辦公室,請教一些工作中的難題。

高雯這才慢慢的緩過來,不過態度上比以前有了很大變化,再有意見糾紛時,不再是咄咄逼人的進攻姿態了。

“咳,我來了。”

王梓博走到邊詩詩辦公室,清了清嗓子說道。

“喔。”

邊詩詩點點頭。

邊詩詩還沒有考到律師從業資格證,目前還是做一些輔助性工作,正在電腦上打印和總結一些法務材料。

氣氛好像有些冷清,王梓博下意識的又想扭屁股,突然發現邊詩詩正瞪著自己,他趕緊把草莓奶茶放在桌上,死命的按住腰圍。

邊詩詩不許王梓博扭屁股,這一點他是知道的。

“哼!”

邊詩詩這才拿起奶茶,插入吸管說道:“今晚我要到8點多呢,最近有個經濟方面的訴訟案件,小魚兒去請教孫教授了,不然還能早點的。”

王梓博擺擺手:“沒關係,我也不怎麼忙。”

“不忙嗎?”

邊詩詩問道:“你前陣子好像也挺忙的,好像在給一個公司做軟件吧?”

“嗯,已經做好了。”

王梓博又開始緊張了,因為那個公司就是“遇見”奶茶店。

如果邊詩詩問起來,肯定不能說實話,那應該怎麼回答?

好在邊詩詩並沒有細緻的打聽,她比較好奇另一件事:“你賺了多少錢呀?”

“5600塊。”

王梓博輕呼一口氣,他也沒有和邊詩詩撒謊。

“這麼多呀。”

邊詩詩懊惱的說道:“難怪現在這麼多人學計算機呢,可惜我數學不太好,算不懂那些公式。”

“呵呵,數學其實不難的。”

王梓博笑了笑:“我語文不行,高考就是這門功課拖後腿了。”

“早看出來啦。”

邊詩詩白了王梓博一眼:“一句話都看不懂,居然還說晚安!”

邊詩詩本來就比較漂亮,輕薄嗔怒的時候更有一股湘妹子風情,再加上昨晚發短信的事情,王梓博心中汗顏,不自在的低下頭。

房間裡有一些沉默,過了一會,邊詩詩又重新找了其他話題。

“我聽小魚兒講過,陳漢升父母都是公務員。”

邊詩詩問道:“你爸媽是做什麼的啊?”

“我爸媽啊?”

王梓博老老實實說道:“他們沒有什麼正式工作,以前擺過攤,現在開了一家小店,還是在小陳父母幫助之下開起來的。”

“哦。”

邊詩詩心想這樣看來,陳漢升和王梓博其實不僅僅是兩個人關係好,兩家的關係也不錯,之前因為陳漢升的過錯,遷怒王梓博真是有些牽強。

“我爸媽是鄉下農民,種地的。”

邊詩詩笑著說道:“暑假時小魚兒要去我們岳陽玩,你到時和陳漢升也跟著唄。”

“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嗎?”

王梓博問道。

“對,岳陽樓沒什麼意思的······”

邊詩詩撇撇嘴評價道。

就好像陳漢升之前說港城的花果山一般般,配不上5A級景區的名聲,每個人對自己家鄉的標誌性景觀都很“不屑”,不過外人要是抹黑的話,那就忍不住去說道說道了。

兩個人就這樣閒聊著,偶爾也會沉默,很快就會不約而同的尋找其他話題,關係就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融洽,

邊詩詩其實也發現了,王梓博私底下的時候,交流完全沒有問題的,也會講一些並不好笑的笑話,就是人多的時候,他不會像陳漢升那樣表現自己。

晚上7點左右,高雯和栗娜先下班離開了,邊詩詩因為一邊聊天一邊工作,一直拖到9點才搞定。

“已經9點了嗎?”

王梓博很詫異,他好像都沒坐多久。

“是啊,和你在一起時間過的真快。”

邊詩詩剛說完,自己也臉紅了一下。

這句話似乎有點曖昧。

王梓博又想扭屁股了。

兩人又沉默了,只是很有默契的關燈鎖門,走到電梯口準備下樓。

現在時間比較晚,電梯裡空蕩蕩的只有兩個人,王梓博正盤算晚上去吃什麼的時候,電梯在13樓的突然停了下來,稀稀拉拉的走進一堆人。

宋義進、黃慧、那個澳洲鬼佬,還有兩人應該也是黃慧公司的男同事。

他們正嘻嘻哈哈的討論“1912哪個酒吧的妹子比較浪一點”,中間還夾雜著一點性暗示。

邊詩詩厭惡的皺了皺眉頭,王梓博心裡也很鄙視。

他們也都看到了王梓博和邊詩詩,黃慧還打量幾眼這個青春活潑、身材高挑的大學生,不屑的冷哼一聲。

“wow,beautiful girl。”

澳洲鬼佬盯著邊詩詩七分短褲下的白皙小腿,他也誇張的叫了一句,用生疏的中文說道:“黴女,彎上一起喝舅吧!”

這個傻吊鬼佬不知道經歷過什麼事,他在中國女生有男伴的情況下,居然還敢出口邀請。

邊詩詩剛要開口罵人,就聽見旁邊傳來一聲不客氣的駁斥:“滾!”

王梓博走上前幾步,擋在澳洲鬼佬的面前。

黃慧有些詫異,在她的心裡王梓博一直是很慫逼啊,這句話好像陳漢升說才對。

其實,黃慧根本就不瞭解王梓博。

王梓博只是在感情上慫,木訥也只是在感情上木訥,但是在其他方面,王梓博一點都不慫。

這個小時候跟著陳漢升到處打架,聽到發小受傷,大過年的揣把刀去現場的男生,怎麼可能怕事呢?

當然,黃慧也根本不瞭解陳漢升。

因為陳漢升這個時候就不會說“滾”,一點警告都沒有,直接就幹起來了。

黃慧不配享到王梓博“男人”的一面,邊詩詩享受到了。

邊詩詩站在王梓博後面,覺得這個背影真是讓人心安。

王梓博比陳漢升稍矮,但是比陳漢升還要強壯一點,只是他不喜歡發脾氣,甚至經常被小阿寧“欺負”,所以大家都忽略了他的身材。

“泥要幹嘛,窩只是想和泥女朋友喝舅!”

澳洲鬼佬在這片土地上,他仿佛不知道什麼叫敬畏,什麼叫尊重······

王梓博不想搭理,電梯到一樓的時候,護著邊詩詩離開了。

“噠噠噠······”

金髮碧眼的鬼佬居然還追上來糾纏,手上還帶著動作:“beautiful girl,窩可以給泥money。”

“啪~”

王梓博把鬼佬的手打開,認認真真的說道:“再糾纏,我就不客氣了。”

“泥給窩滾!”

鬼佬以為這是在自己的家裡,當著國貿保安的面,大聲罵了一句王梓博,再次伸向邊詩詩。

“回家泡你媽去吧!”

王梓博不再忍讓,在邊詩詩擔心的眼光中,在黃慧和宋義進震驚的表情中,握緊拳頭帶著憤怒,實實在在的打在這個鬼佬的臉上。

老實人一般不發火的。

一旦發火,就要你命!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