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74-675

porsmm
本文:2022-07-18T22:04:30
六百七十四、生活裡的小幸福
作者:柳岸花又明
胡林語終於明白又被陳漢升諷刺了,她“啪”的一聲把筷子拍在金屬餐盤上,拉起沈幼楚就離開食堂。
  
   沈幼楚本來還想和陳漢升一起去圖書館的,現在只能戀戀不捨的回望一眼,陳漢升卻在嬉皮笑臉的揮手告別。
  
   “你家陳漢升怎麼回事。”
  
   胡林語一路上還在絮絮叨叨:“就算我的目標有些大,他也應該假裝支持一下的嘛,這種不注重細節的男人,也只有你才當個寶。”
  
   沈幼楚有些不好意思,她的確把陳漢升當成一個寶。
  
   兩人回到天景山小區以後,婆婆正在休息,冬兒帶著阿寧在床上看《安徒生童話故事》。
  
   小阿寧現在正是對世界充滿疑問的時候,經常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比如:
  
   “《白雪皇后》裡面,小矮人的爸爸媽媽是誰啊?”
  
   “《皇帝的新裝》裡,皇帝不穿衣服不會感冒嗎?”
  
   “冬兒姐姐,《賣火柴的小女孩》裡面,小女孩為什麼不撿一些樹枝呢,以前山裡很冷的時候,阿姐總是撿很多木柴回來的。”
  
   ······
  
   這些問題太刁鑽了,作者也沒有在文中給出答案,冬兒經常不知道怎麼解釋。
  
   好在阿寧只是隨口問問,小孩子注意力轉移的很快。
  
   剛剛聽到門響以後,阿寧飛快的跑過去,仰著頭小腦袋叫道:“阿姐,林語姐姐。”
  
   沈幼楚蹲下身子,輕輕的把阿寧衣服整理好,小丫頭剛才在床上打滾,肚臍都露了出來。
  
   “我昨天教你背的《楓橋夜泊》,今天有沒有複習,背一遍我聽聽。”
  
   胡書記在阿甯面前一貫的“嚴師”形象。
  
   “我複習了~”
  
   沈甯寧是真的怕胡林語,扁了扁小嘴巴,磕磕絆絆的背誦道:“月······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沈幼楚聽到妹妹能完整的背誦出來,眼眸裡都是欣慰,阿寧來建鄴快半年了,除了偶爾想媽媽會哭以外,其他時候乖巧又聽話。
  
   尤其營養充足的情況下,原本有些微黃的頭髮也逐漸變得烏黑一片,美人胚子已經出落的很明顯了。
  
   “嗯,不錯,你去看半個小時動畫片吧。”
  
   胡林語點點頭說道:“聲音不許大,因為婆婆在睡覺。”
  
   阿甯開心的打開電視,冬兒洗了點葡萄,一半放在桌上給沈幼楚和胡林語,剩下一半是自己和阿寧吃。
  
   這個家裡的成員結構比較奇怪,陳漢升看似是主要核心,實際上維繫感情紐帶的其實是沈幼楚。
  
   沒有沈幼楚,胡林語這種外表霸道強勢,內心護短溫情的性格得不到釋放;
  
   沒有沈幼楚,冬兒不會把這裡當成一個家;
  
   沒有沈幼楚,陳漢升偶爾想搓捏一下光滑圓潤的臉蛋,他都找不到對象。
  
   ······
  
   “幼楚,我們商量一下奶茶店以後的發展方向。”
  
   胡林語從臥室裡拿出賬本。
  
   可以預見的是,經過莫二媽和陸校長的這一波宣傳造勢,至少在建鄴這個城市裡,“遇見”的名聲會越來越響,陳漢升又基本不管日常運營,遇到問題只能“沈老闆”和“胡經理”兩個女孩琢磨了。
  
   好在現在她們都有一些經驗,再加上很有做生意天賦的馮貴,一般困難都能自己解決。
  
   “獅子橋的人流量真是誇張啊,開業到現在正好一個月,銷售額居然有3萬多。”
  
   胡林語非常感慨,義烏小商品城的奶茶店一年銷售額也就7萬左右。
  
   難怪那些有錢人會越有錢,因為他們投入的資本更多,在方向正確的情況下,盈利率和影響力也會更高,這樣就產生一種資本上的良性循環,俗稱“錢生錢”。
  
   兩人從中午12點半開始,一直討論到下午3點,小阿寧也在旁邊看到了3點的動畫片。
  
   其實在1點左右的時候,胡林語所說的“半個小時”已經到了,不過阿寧發現兩個姐姐都沒有提這件事,她就以為大人們應該忘記了。
  
   小孩子的思維就是這樣單純,其實沈幼楚和胡林語都沒忘記,只是阿寧今天古詩背得不錯,特意給她的“獎勵”。
  
   因為每隔40分鐘,沈幼楚或者胡林語都會讓阿寧去做點小事,要不掃地,要不整理一下書桌,要不去叫醒婆婆,這是讓小丫頭休息一下眼睛。
  
   唯獨沈甯寧自己沒察覺,屁顛顛的跑去完成任務。
  
   “啊,終於完成了!”
  
   等到把賬務核算完成,面臨的問題羅列清楚,胡林語誇張的大呼一聲,一頭撞進沈幼楚柔軟的懷抱中。
  
   其實沈幼楚也有些頭暈腦脹,不過她還是溫柔的按著胡林語太陽穴,幫好友舒緩疲勞。
  
   “阿寧~”
  
   沈幼楚也沒有忘記小阿寧。
  
   “阿姐,我去背詩了。”
  
   沈甯甯主動關掉電視,她覺得自己占了很大“便宜”,畢竟多看了兩個小時的電視。
  
   “幼楚,陳漢升平時是怎麼控制的啊?”
  
   胡林語真是想不明白,這幾萬塊錢的賬兩人都要算一下午,陳漢升幾千萬的資產,那麼多錢,他數起來難道就不累嗎?
  
   沈幼楚搖搖頭,她很少打聽陳漢升的事業發展,也不會要求陳漢升把工資卡上交,只不過陳漢升前陣子壓力特別大的時候,沈憨憨也跟著睡不著覺而已。
  
   “林語,我們還有一件事哦。”
  
   沈幼楚小聲的提醒道。
  
   “什麼?”
  
   胡林語愣了一下。
  
   “奶茶店的點單系統,還沒有付帳。”
  
   沈幼楚說道。
  
   “對了,把這個黑傢伙給忘記了。”
  
   胡林語猛的抬起頭,臉蛋悶得有些發紅,笑哈哈的說道:“總覺得王梓博是自家人,好像不用付錢一樣,忘了他還有同學呢,他居然也不提。”
  
   其實以王梓博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提呢,陳漢升當初“破產”時,王梓博寧願放棄月入過萬的兼職,放棄了“深愛”的小慧姐,也要堅定的站在陳漢升這邊。
  
   雖然陳漢升早期給的2萬塊研發經費已經花光了,不過王梓博懶得開口,沒錢他乾脆就不請同學了,誰也不告訴,悶了吧唧的自己做事。
  
   累是累一點,不過這是給自家兄弟做的,這有啥?
  
   “喂,王梓博。”
  
   胡林語掏出手機打過去:“你現在來一下天景山小區。”
  
   “我下午有課,不去吃飯了。”
  
   王梓博以為是喊自己吃飯的,有時候這邊吃大餐,王梓博這位“大伯”總是會被喊過來一起享用,他屬￿真正的親人關係了。
  
   “想得真美,今晚只有饅頭和鹹菜。”
  
   胡林語不耐煩的說道:“趕快啊,有事情要你幫忙。”
  
   “喔,我知道了。
  
   王梓博聽到要做事,以為陳漢升沒有空,這才甕聲甕氣的答應。
  
   掛了電話以後,胡林語無奈的說道:“王梓博對陳漢升實在太好了,又是世界未解之謎啊。”
  
   “喔?”
  
   沈幼楚傻乎乎的眨著桃花眼,到底是什麼未解之謎呢。
  
   “第一個未解之謎,老實人和流氓成為兄弟!”
  
   胡林語捏了捏沈幼楚秀直的鼻樑:“第二個未解之謎,寶藏和流氓居然是情侶!”
  
   沈憨憨害羞的轉過頭,只留給胡林語一張完美側臉,滿滿洋溢著幸福的味道。
  
  
六百七十五、欲拒還迎的初戀悸動呀
作者:柳岸花又明
傍晚5點左右,王梓博從仙甯大學城來到了天景山小區,手裡照例拎著一袋零食。

胡林語看到馬上很不爽:“沈甯寧正在換牙,陳漢升也是這樣,總喜歡偷偷摸摸帶阿寧出去買零食,你們以為這是在疼她嗎,其實是在害她!”

“你以為這是在疼XXX,其實這是在害XXX。”

這個句式實在太常見了,陳漢升和王梓博小時候經常被父母念叨。

王梓博摸了摸臉上的汗水,笑著說道:“胡林語,你怎麼和我媽一樣的語氣。”

“呸!”

胡林語白了一眼王梓博:“你臉皮倒是和陳漢升越來越像了。”

其實王梓博也是快大四了,大學三年下來,他的經歷比一般大學生複雜很多,當過舔狗、做過兼職、現在還自己開公司,圓乎乎的臉蛋都有了一點棱角,看上去有些男人味道了。

不過,他本質上還是個老實忠厚的秉性,自己去衛生間洗了把臉,濕漉漉的雙手隨意往身上擦了擦:“有什麼事要我做的,電話裡也不說清楚。”

“好事。”

胡林語遞過去幾張紙巾:“奶茶店點單系統還不錯,我們準備把酬勞付給你。”

“啥?”

王梓博看了一眼沈幼楚,沈幼楚也微微點頭。

“還要什麼酬勞,小陳之前已經給了我2萬塊錢,差不多正好夠用。”

王梓博還專門了解釋一下:“之前幾乎沒花什麼,只不過獅子橋分店開業以後,各個分店的聯網系統要專門研發一個軟件,我特意找了兩個博士師兄幫忙,這才多花了1萬塊錢。”

“那你也得收下,我們可不想欠你的。”

胡林語堅持著說道。

胡書記有著“女權”的獨立思想,根本不願意欠男生人情。

“沒有欠我的。”

王梓博心思也很簡單,奶茶店是沈幼楚的,沈幼楚是陳漢升的,陳漢升是一起玩到大的死黨。

這種關係別說賺錢了,就算自己補貼一點也是心甘情願。

他不願意和胡林語爭辯,乾脆抱起小阿甯去找陳漢升了,只留下沈幼楚和胡林語面面相覷。

“梓博哥哥,林語姐姐一直要我背古詩,還要我做數學題······”

走到樓下時,小阿甯抱著王梓博的脖子,“委委屈屈”訴說近來的悲慘遭遇。

小丫頭和王梓博認識的很早,三年前就熟識了,在她的腦袋裡,陳漢升關係最近,但是梓博哥哥脾氣最好。

再後來,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大城市,雖然很捨不得媽媽,不過小孩子是沒有辦法自己做主的。

不過幸運的是,阿寧在這邊感受到了很多很多的關愛。

王梓博聽得好笑,從口袋裡掏出一支雪糕說道:“這是我剛才悄悄藏起來的,小胡也是為你好,在學習這一點上面,梓博哥哥也是支持她的。”

“噢~阿哥阿姐也是這樣說。”

沈甯寧可愛的歎一口氣,打開巧克力雪糕吃起來,中間沒忘記要給梓博哥哥吃兩口,王梓博笑著拒絕了。

陳漢升很好找,他在江陵大學城無非就幾個據點,財大、天元東路辦公室和網吧。

他下午來到天元東路這邊,坐在樹蔭底下和鐘建成幾個人打麻將。

一隻手“嘩啦啦”搖著蒲扇,一隻手摸著麻將牌,吊兒郎當的翹著二郎腿,嘴裡時不時喊著“碰、杠、吃”。

“小陳,鐘哥。”

王梓博打個招呼,陳漢升點點頭算是搭理了,鐘建成扔給王梓博一支煙,又扭頭對著他老婆叫道:“阿寧來了,搞點西瓜過來給她吃。”

鐘頭的老婆很喜歡漂亮的沈甯甯,特意切了一瓣很大的西瓜,小阿寧捧在手上,就像捧著一個大月亮。

“走,跟著奶奶去那邊玩。”

鐘建成老婆牽著阿寧走去隔壁:“他們都在抽煙,臭臭的。”

“鄉下女人沒點見識,胡亂叫輩分。”

鐘建成無奈的搖搖頭,噴出一口細細的煙霧:“三條!”

按理說,鐘建成老婆應該是阿甯的“姨姨輩”,不過她早年跟著鐘建成一起吃苦,蒼老的比較快。

另外在農村,四十多歲當奶奶也很多,所以鐘頭老婆下意識就把小阿寧看成了“孫女輩”。

陳漢升他們心裡都有數,老鐘這個人吧,吃喝玩賭什麼都精通,江陵區就沒有他不熟的洗浴中心,但他就算有錢了,也從沒想過離婚,算是一枚不太極品的“渣男”吧。

王梓博也會打麻將,他搬個椅子坐在旁邊看著,聽著鐘建成他們講一些黃段子,自己也咧嘴傻笑。

雖然他也嘗試講一些網上笑話,可要不就是大家都聽過了,要不就是表達能力不夠,總之王梓博講完以後,麻將桌總要冷場個10秒鐘,直到別人另起話題。

王梓博自己也有點尷尬,索性扭扭屁股乾脆聽別人講故事了,其實也一樣好玩的。

6點多的時候,江陵這邊有了一點涼蔭蔭的晚風,王梓博抬起頭,紅彤彤的夕陽掛在天邊,晚霞蜿蜒著就像一條燦爛的絲綢。

好友依然在吆三喝四的打麻將,小阿寧乖巧的趴在木桌上,看著鐘建成的女兒寫作業,對面的義烏小商品城的小吃街,已經滿是喧囂的大學生身影······

恍惚之間,王梓博突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割裂感,自己已經是大三了,很快就要走上社會,不過很多時候就好像還在讀高中一樣。

似乎是時間過的太快,腦袋都沒有反應過來。

偶爾清醒一下,哦,這才明白都要大學畢業了。

“哎~”

王梓博自嘲的笑了笑,除非是小陳那樣百無禁忌的性格,對於自己這樣的普通人來說,人生可能就是這樣的。

用大把的時間迷茫,在幾個瞬間成長。

這一刻,王梓博突然很想邊詩詩。

儘管兩人現在並沒有什麼關係,甚至那天從果殼電子廠回來以後,邊詩詩對自己突然有些冷淡,可依然擋不住這抹心底的思念。

王梓博以前和黃慧“戀愛時”,從來沒有過這種心悸,他和黃慧之間的關係總是帶著一種飄在半空的浮躁,哪裡有過如此踏實的感覺。

王梓博掏出手機,打開連絡人“邊詩詩”的對話框,“嗒嗒嗒”打出一行字。

“我想你了。”

不過默默注視了很久,王梓博又“嗒嗒嗒”的全部刪掉了,鎖上屏幕屏以後,再抬頭時黝黑的臉龐上有些竊喜。

雖然沒敢發過去,不過這樣偷偷的大膽一下,王梓博已經很開心了。

“咋的?”

旁邊的陳漢升眼睛多毒,稍微一瞥就明白了:“想女人了?”

“沒有,別瞎講,你在亂說!”

王梓博臉紅了一下,根本不承認。

不過在仙甯大學城的東大宿舍裡,邊詩詩捂著鼻子“阿嚏、阿嚏、阿嚏”的連打三下噴嚏。

“怎麼了,詩詩?”

蕭容魚關心的問道:“昨晚睡覺踢掉被子了?”

“沒有啊,可能是哪個混蛋在罵我吧。”

邊詩詩咬牙切齒的說道。

按理說只是打噴嚏,不至於這樣生氣,可要是加上一個呆頭呆腦的男生,那就值得了。

王梓博這個混蛋,我不聯繫他,他就真的不聯繫我了!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