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奧術神座第一部聖詠之城卷第十三章突然而來的襲擊

ach9140
本文:2022-07-18T20:41:52



傑克森捏著自己的下巴,露出平凡的笑容:“安德烈,最近幹得不錯,對了,剛才你在說什麼?”

安德烈不以為然地討好笑著:“傑克森大哥,隻是一件小事,我看到一位認識的小夥子,最近幾天,每天都往城外去,所以有點奇怪。”

“他帶著什麼出去,然後帶著什麼回來,有注意到嗎?”傑克森笑得很和藹,但不知道為什麼,安德烈和馬格都覺得有點發冷。




馬格自稱有十六分之一的亞嵐高地野蠻人血統,是信仰拳頭隻比信仰真理之神差一點的惡棍,被傑克森這麼一問,立刻就難以回答,而安德烈稍微正常一點,回憶了一會後,不敢肯定地說著:“好像是帶著一個破舊的亞麻布袋出去的,回來的時候,回來的時候,恩,布袋裏麵似乎裝了些東西,不過這個季節,貝倫河對麵的黑森林裏,正是蘑菇最多的時候,他可能是去采蘑菇的?”

“采蘑菇需要一位力氣不小的年輕人嗎?黑森林邊緣並不危險,小姑娘、小男孩就足夠了。”傑克森搖了搖頭。

安德烈壯著膽子問道:“可是,傑克森大哥,他這種肮髒又貧窮的小子能有什麼古怪?”

阿爾托一共三道城門,以麵朝貝倫河以及梅爾澤黑森林的這城門最為繁忙,每天來往的商人、平民、傭兵、冒險者非常多,安德烈和馬格哪有精力去關注路西恩這樣一個窮小子。

傑克森嗬嗬笑了笑:“前天鐵匠雷格來找我,他從一個小夥子手中買到了一塊不錯的金屬碎片,是那些有錢、有地位的上流人士們才用得起的瑟銅,雖然隻是最劣質的那種,但對打造一把更銳利的匕首有些幫助。因此他對瑟銅的來曆很好奇,想試試能否將來源掌握在我們手裏。”




“傑克森大哥,你的意思是瑟銅是路西恩賣給雷格的?”馬格全是肌肉的大腦直接將兩者聯係了起來,全然不管有沒有證據。

傑克森微微點頭:“他很小心,雷格沒能跟蹤到他,瑟銅碎片也處理過,看不出來曆,因此我足足花了一天多的時間,才從市場區發現了一點線索。他這幾天出手太多次了,難免給人留下印象,有人看到他這個時間總是會往城門區來,嗬嗬,想不到你們竟然認識他,這就太好了。”

“傑克森大哥,我們需要怎麼做?”安德烈忙向傑克森請示。

傑克森指了指城門:“先將他的身份告訴我,然後悄悄跟著他,看看他從哪裏弄到的那些東西,如果被他發現,那就製伏他,直接拷問,而他身上的銅費爾都歸你們。”

“是,傑克森大哥。”馬格搶在安德烈前麵嗷嗷回答,臉上的橫肉一抖一抖。

已經有十幾天沒有用拳頭教訓別人,痛痛快快打一架的他,變得興奮起來。

…………

路西恩拿著亞麻布袋,走在去貝倫河邊的路上,陡然得到賺錢方法的他,其實在經過最初半天的興奮後,已經冷靜下來,思索著怎麼不被人發現自己的異常,至少在湊足五個銀納爾之前,不被人發現。

“雖然很多方麵我都比較注意,但從來沒有做這種事情的經驗,又是不太熟悉的異世界,很難說會不會有遺漏的地方,恩,按照計劃,明天再走一天城門區,後天就從諾蘭區的那道城門出去,過三天換成紫百合區的城門。”




紫百合區是阿爾托的平民區,諾蘭區是另外一個市場區,城門距離貝倫河都很遠,需要繞很大一個圈子,如果是從城門區出來,路西恩即使到梅澤爾黑森林采些蘑菇做遮掩,來回也不過兩個小時,而從那兩道城門,來回最少也要三個小時。

想著事情的路西恩,忽然之間,模模糊糊有一種被人跟著的感覺。

“誰會跟著我?”路西恩心中一下充滿了警惕。

自從在下水道中差點被加裏掐死後,路西恩就發覺自己精神敏銳,有靈異的感應能力,靠著這點,這幾天賣貨物的時候,他才能順利擺脫可能的貪婪之輩的跟蹤。

不敢有絲毫大意,路西恩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剛剛過了平整大道的一個拐角,趁草叢、樹木等遮住後麵視線的機會,立刻狂奔起來,然後猛地竄進了稀疏的樹林,躲在一顆大樹之後,等待著後麵跟蹤者的出現。

路西恩這個時候非常冷靜,要弄清楚是誰在跟蹤自己,這樣才能想好以後應對的方法。

過了一兩分鍾,兩道沉重的腳步聲咚咚咚響起,在拐角處的時候停頓了下來,然後伸出頭,打量起路西恩在哪裏。

“該死的,那小子跑掉了!”

“安德烈,早就應該聽我的,不用管他到哪裏去,直接將他抓起來,狠狠地揍一頓,就什麼都知道了!”

兩個人顧不上隱藏,氣急敗壞的咒罵傳入了路西恩的耳朵。

路西恩本來還奇怪這聲音很耳熟,可等馬格一叫出“安德烈”的名字時,就立刻恍然過來:“亞倫黑幫懷疑起我了?這麼快?”

疑惑之餘,路西恩沒有過多糾纏為什麼會這麼快被發現,因為這是有許多奇奇怪怪方法和手段的世界,輕輕吸了口氣,打算等兩人離開,就立刻繞到另外的城門,回自己家裏,將藏著的銀納爾和銅費爾取出來,找個地方躲上幾天,之後,大不了答應約翰,去維恩爵士的莊園當釀酒學徒。




安德烈和馬格原地爭論了一分鍾,見路西恩確實是不見了,都變得沮喪起來,傑克森可是非常心狠的,辦砸了他交代的事情,恐怕沒什麼好下場。

“馬格,你不是一直吹噓自己有野蠻人血統,能夠分辨出風中的味道嗎?”安德烈忽然想起以前馬格吹牛時提起過的一件事情。

馬格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用嗡嗡嗡的粗啞聲音道:“我一時給忘了。而且有時能夠分辨,有時就分辨不了。”

不遠處的路西恩聽到兩人的對話,警惕的情緒又冒了出來,自己穿越過來才幾天,做事的手段和方法還是少了對這個世界的了解。

馬格微抬腦袋,鼻子深深地吸了吸,忽然,他興奮地叫了起來:“我聞到那該死小子的臭味了!”

一邊吼著,他一邊邁開大步,向著路西恩藏身的大樹跑來,安德烈則緊跟在後麵。

路西恩在馬格叫起來的時候,就已經轉身逃跑,想要靠著速度擺脫他們兩個。

可誰知道,馬格雖然又高又壯,一身的肌肉,但跑起來卻是非常快,與路西恩的距離是越來越短,要不是有幾次怕撞到樹上,他已經可以抓到路西恩的衣服了。

貝倫河這邊河畔的樹林非常稀疏,路西恩跑著跑著,眼前變得開闊起來,再無法依靠樹木和靈活躲避馬格。

不過路西恩並沒有太驚慌,比起加裏這高階騎士侍從,馬格給人的壓迫感要遜色許多,更別提那些密密麻麻的猙獰紅眼老鼠了。

“不能再跑了,趁馬格追上來而安德烈還有一段距離的機會,先將馬格打倒。”路西恩很快做出了決斷。

在路西恩高度戒備和蓄勢待發的時候,馬格興奮的怒吼在路西恩耳邊響了起來。

路西恩當即一個急停,身體一矮,腦袋一埋,腳一蹬,就撞向馬格的懷裏。

馬格沒想到路西恩會忽然停住,控製不住身體地向前衝著,下意識地右手一拳揮出,可卻被早有防備的路西恩矮身躲開,隻能從他頭上揮過。

路西恩一撞到馬格懷裏,緊緊握著的右拳就狠狠地打在了馬格柔軟的腹部,隻打得馬格腸胃翻滾,喉嚨酸味直冒,痛得大叫起來。




但這樣的打擊,對於有十六分之一野蠻人血統的馬格來說,還無法讓他失去戰鬥力,適應了兩秒後,左手已經一肘子往下撞去。

不過在他肘擊之前,路西恩的右腿早就屈起,膝蓋狠狠地、準確地頂在了馬格的雙腿之間。

“嗷!!”

混血到看不出野蠻人血統的馬格發出淒厲的、長長的慘叫,雙手捂著下身,在地上滾來滾去,痛苦無比。

趕到了近處的安德烈看到這一幕,無端地胯下一涼,慢下了腳步。

而路西恩看也沒看,又轉身逃跑,因為趕過來的安德烈手中拿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附近又沒有可以作為武器的事物,自己更加不知道安德烈實力如何,並且馬格說不定過段時間還能恢複戰鬥力,畢竟他的身體實在太結實了。

安德烈追了十幾步,見與路西恩的距離越來越遠,而身後馬格還在打滾哀嚎,猶豫了一下後,終於停了下來。

…………

“沒有實力,在這個世界真的沒有安全感啊,即使發一筆微不足道的小財都不行。”之前的遭遇讓路西恩忍不住感歎著,心中有些東西在蠢蠢欲動。

此時是早上九點多,從諾蘭區城門回到阿爾托的路西恩,在貧民區裏偷偷摸向自己的小屋潛入,準備將藏起來的錢財取出來,畢竟安德烈和馬格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是寇恩介紹的,因此亞倫黑幫很可能已經查出自己的底細和住處,自己隻希望能搶在他們的前麵,要不然這幾天心血就全部完了,而且還惹到了一夥惡棍、流氓、無賴。

路西恩躲在一間屋子的外牆後麵,偷偷打量著自己的小屋,見周圍沒人,正要找個認識的鄰居小孩悄悄問問時,忽然看到十幾個男子氣勢洶洶地向著自己的小屋走來。

隨著一位穿著整齊、長相平凡的男子伸手指了指,一位手臂粗壯的年輕人站了出來,狠狠地一腳踹在了路西恩的門上,將那本就破爛搖晃的木門直接踹得飛起。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