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最愛學姐沉溺與別人胯下

jiouguai
本文:2022-07-16T23:24:15
“學姐,週末我們去泡溫泉吧”

料峭的寒風,回到公寓的我冷得直跺腳,又想起前幾天電視廣告上的宣傳

溫泉浴滑洗凝脂,扶起學姐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應該很好玩

“好的呀”正在煲劇的學姐轉過頭來,好像想起什麼,流露著期待。

平頂山溫泉,是周圍頗負盛名的天然溫泉,號稱能美容養顏活血等等

可能是因為並非節假日的關係,來到度假酒店前臺發現並沒有太多遊人。只有零零散散,我辦著入住手續,期待著美好的一晚。

辦完手續,找到正在大堂沙發休息的學姐,旁邊卻多了陌生面孔

“阿易,這三個是我們學校足球協會的學弟”

“哦,你們好”

我強笑了一下。學姐算得上是交友廣闊,性格好,人又漂亮,雖然只來了學校一年多,但認識的朋友比我呆了快四年還多。

“這就是易學長吧,經常聽學姐提起你,果然很帥呢”

“所以學姐你是怎麼認識他們的”

回到房間,我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偏了頭看向旁邊,正在整理行李的學姐。

學姐跪坐在木地板上,手指整理了一下垂散著的發梢,午後的溫暖的陽光穿過白色紡紗的窗簾,均勻撒在地板上,學姐剛剛沖洗了一下身子,洗去路上的風塵,,披散著頭髮,隨意穿上了一件寬大的白襯衫,遮擋著大腿根部,室內開著暖氣,很是溫暖,幾點光斑照在學姐側臉,學姐如同沐浴在陽光中,我看得有些癡了。

“之前我去當個足球比賽的後勤人員嘛,要發佈通知啥的就加了vx嘛”

學姐頭也沒回,隨口說到,又好像想到了什麼,抬了抬頭,一臉促狹

“我愚蠢的阿易啊,你該不會這都吃醋了吧”

“哪里有”

我一個翻身滾下大床,跪坐在學姐身邊,抓起學姐青蔥白嫩的手臂,側著腦袋輕輕蹭了蹭。

“我不是怕你被人騙了嘛”

“咦~你不要賣萌裝可愛了”

學姐揪起我一只耳朵,露出嫌棄的模樣

“趕緊去整理一下你的東西,然後我們就去泡溫泉吧”

“呀呀~呀~疼,學姐~”

我露出疼痛的模樣,故作誇張

“哼哼~看你還敢胡亂想~”

學姐鼓著腮幫子,露出得意的笑容,看著我有些發紅的耳朵,突然又有些不好意思,笑容也有些收斂,轉而有些心疼,輕輕撫摸著我的耳朵

“真的很疼嗎?阿易?不好意思了呢~”

學姐歪了歪腦袋,靠近我耳邊,輕輕呼氣

“呼~呼~不疼了哈”

聞著學姐身上如蘭的香氣,溫暖濕潤的氣息拍打著我的耳朵

學姐披散著青絲,室內比較溫暖,學姐只穿著白襯衫,上面兩個紐扣也解開著,我只是低著頭,雪白如凝脂的嫩肉一覽無餘,我咽了咽唾沫

“怎麼越來越紅了呀?”

學姐輕輕揉捏著我的耳朵,一臉疑惑,“我明明只是輕輕的一下嘛”

“啊~不疼了~不疼了~那個,學姐,今晚可以嗎?”

我扭過腦袋,看下學姐,露出渴望的表情

學姐眉毛輕輕一挑,看了自己隨意的白襯衫,才恍然大悟

“原來你是在想壞主意呢”

學姐輕哼一聲,扭過去腦袋

“虧我還以為真的弄疼你了~整天腦子裏壞心事”

“啊~學姐,好不好嘛~”

雖然以及和學姐同居了一小段時間,但每週快樂的次數卻被學姐掌握著

我瞪大了眼睛,竭力顯示出真誠的模樣,看學姐不為所動,又跪坐在地上,雙手攥著學姐手背,用腦袋輕輕蹭著,像是討好主人的小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學姐面前,總是做著奇怪的動作。

“咦惹~好啦好啦~今晚再說吧~”

學姐一臉無奈,又滿懷笑意

“耶”

我輕輕歡呼著,


“阿易,你在這裏等我,我去換個衣服先”

“嗯啊,好的”

女孩子換衣服也要好久,我在等候區百無聊賴等著

廁所門口,我小解完,卻聽到窸窸窣窣著聲。

輕微的舔舐聲,沉重的呼吸聲。

我精神一振,剛才好不容易才把瀉火壓下去,現在又有抬頭的跡象,現在人都玩得這麼刺激嗎?我心臟砰砰作響,支起耳朵,傾聽著,明明我剛才的動靜也不小,但旁邊隔間卻毫不掩飾,似乎還有些故意聲張

輕輕的肉體撞擊聲,伴隨著女子嬌媚的嗚咽聲,我似乎能想像,不知道是怎樣的女孩子,應該也是明豔動人,卻跪在男生廁所的隔間,溫軟的肌膚接觸著冰冷的瓷磚,紅潤的朱唇,接觸的卻是男生剛剛解手後的肉棒,不知道男生有沒有好好清潔,還是殘留著尿漬,帶著腥臭,在女孩口中肆意衝撞。

肉體的拍擊聲加快,男生好像毫不憐惜,幾乎能夠聽見女孩口中的液體噴濺的聲音,嗚咽聲。
腦海中能想像,男生一手插著腰,一手扯著女生的頭髮,聳動著臀部,肆無忌憚。我有些羡慕,看過學姐被別人這樣肆無忌憚過,但我只是衝撞了兩下,就被學姐懲罰了,而且,這個人好持久呀,我有些酸溜溜的,學姐偶爾心情好會幫我舔舐,但好像沒幾下我就繳械了。
哼,這女的肯定沒我學姐好看

我故意發出聲音,開門離去,男子好像也不示弱,加大撞擊聲……

許久的等待後,學姐才姍姍來遲

“學姐。咦?”

視線越過了前面的學姐,後面的是上午同樣入住酒店的兄弟之一。學姐介紹,這個短髮學弟是足球隊的前鋒,看起來有一米八幾高,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穿著酒店提供的白色浴袍,隨意紮著,不像別人旅客包著嚴實,反而像是故意敞露著,硬實而飽滿的胸肌顯露無疑,因為常年運動的緣故,腹肌也是分明,小腹處還顯露著雜亂的毛髮,更讓人注意的是,灰色內褲鼓脹的一大坨,預示著裏面驚人的尺寸。

我有些不爽“剛才遇到了學弟,所以好好聊了一下,阿易你沒等太久吧”

學姐靠近我旁邊,攬著我手臂腦袋蹭了蹭

“對了學長,之前在足球隊,受到了學姐很多照顧,今晚我請你們吃飯吧”

“這”我有些猶豫

“那好吧”學姐眼睛眯成了月牙,一臉笑意“那我可要榨幹你們的錢包了”

“呼~好舒服啊~”

我和學姐選了個私人的小池子,氤氳的霧氣朦朧,遮住眼前的一切,許是被滾燙的溫泉水刺激,學姐發出了好似小貓嗚喵得適應,臉上浮現一抹酡紅

我也得不由得眯起眼睛,放空了腦袋

此時是下午四五點,日光有些傾斜,被樹葉遮擋過後得碎金不覺刺眼,反而增添幾分冬日得慵懶。我強忍著睡意,睜開雙眼,在溫泉水中,手腳並用爬向學姐

“學姐,抱抱”

聲音好像剛睡醒的我,我一把攬住學姐

“嘻嘻,阿易”

高溫得湯泉澆滅了我的肉欲,手臂攬著學姐得腰肢,本來就以及十分嫩滑,在溫泉得加持下,學姐的肌膚細膩得如同玉石,我下顎輕輕靠在學姐的酥肩上,熱氣不斷向我侵襲,腦子裏失去了世俗的欲望。

風輕輕吹拂著,樹木搖曳著,沙沙作響,傳來遠處的花香,難以言喻的味道,讓我仿佛興起了高中校園的石楠花。

“學姐,就這樣子好不好,永遠不分離。我好愛你“

“嘻嘻,我也愛你,阿易”
……
晚餐有些豐富,還沒來得及換上衣服的我們,便被拉到酒店包廂。包廂是日式佈局,一張小矮桌,地面是榻榻米,鋪著幾個蒲團便是座位了。除了下午的短髮學弟,還有兩位,黃毛的後衛學弟,還有一位脖子處有一道小紋身的守門員學弟。不得不說,學姐也是顏控,基本上關係好的都是顏值不低的,三位學弟因為都是踢足球的緣故,身體都十分壯碩。

“喝點酒嗎學長?”

雖然是徵求我的意見,但短髮學弟下手頗快,直接開了一大瓶啤酒,我也沒有反對,畢竟出來玩,喝點酒會更容易熟絡,雖然我酒量不佳,但學姐是內蒙姑娘,說實在,酒量是我的好幾倍,偶爾小酌也頗感興趣。

“嘻嘻,好呀,不過待會,可不要你們三個都喝不過我呀”

學姐一臉笑意,眼睛幾乎眯成月牙,舔了舔紅唇。

“哈哈哈,那可不一定哦學姐,別待會你喝趴下了”

短髮學弟一臉幹爽的笑容,不得讓人心生好感

“來,先幹一杯”黃毛學弟好像有些急不可耐,上來就是不醉不歸得架勢,我不由得有些發苦,但也沒辦法,強抿了一大口

“哈哈哈,就學長你沒喝光呀”

確實是得,滿滿一大杯啤酒,他們幾個,包括學姐,都是幹了,我也無法,只能奉陪。早就聽說學院裏足球隊喝酒瘋狂,每週都要出去大喝一兩次。

“吃東西先吃東西先”

喝完一杯後,我趕緊轉移了注意力。

不得不說今晚菜色豐盛,一大盤魚生,裏面好幾種魚肉,都是生食,還有肥美得生蠔,擠上檸檬汁,口味獨特;兩打烤生蠔,散發著蒜蓉和辣椒得香味,讓人垂涎;在鐵板上,七成熟的牛肉,還滋滋作響,獨屬於肉食的誘惑:

“這些最適合溫泉後吃了,補充體力呢”

短髮學弟用公筷夾了食物送到我和學姐碗中,頗為好客

“哦,謝謝,謝謝了”

生的生蠔,入口一股大海的鮮味,夾著檸檬汁的酸爽,確實美味,我突然想到,這是屬於男生的美食呀

幾輪酒水下肚,關係也融洽了不少,酒精麻痹著我的大腦,向來人前少言的我,在短髮學弟的誇讚下有些飄飄欲仙。

“學長真是幸福呀,有學姐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夜夜笙歌呀”

我攬著短髮學弟,打著酒嗝,開始吹噓

“嘿嘿,你可不知道,為了追到學姐,可太難了……”

說到興起,我又回身攬著學姐腰肢,對著學姐早已酡紅的臉頰狠狠親上幾大口,像是在宣誓佔有權

“那可不,學姐多美呀……”

“咦惹,學姐擦了擦臉上屬於我的口水,一臉好氣的神情

”別喝啦,臭阿易,你都醉啦“

“才沒有呢”

我嬉笑著,又喝了一大口酒水,還不過癮,又親了學姐一塊,權當下酒。

“有酒且醉,人生快樂莫過於醉酒”短髮學弟大笑著,又和我幹了一杯
……

夜色深沉,酒量本來也不佳的我,昏昏倒下

神魂混沌,又好似還有一絲清明,學姐和學弟還談論著學校趣事,發出嬌媚的笑聲
……
恍惚著被學弟抬起,腳下好似棉花,回到了酒店房間,
……
依稀夢見和學姐,好似看到之前陳宇發的學姐視頻,學姐在三個男生手上如同玩物,三具充滿青春活力的男性肉體,一具白嫩柔媚的女性身軀,兩條赳赳肉棒,欺侮著學姐,好像又有點不一樣,這一次,不是強迫,學姐是在享受中,學姐好似臣服於肉棒之下,極盡討好。

我好似清醒著,又好似混沌,躺在沙發上,控制不住身體,卻又好像帶著上帝視角

短髮學弟好似還沒盡興,手上還拿著一大罐啤酒,赤裸著身子,健康的膚色,棱角分明的肌肉極具美感,雄壯的肉棒昂首挺立著,一手扯著學姐的秀發,不知說著啥,輕輕晃蕩身子,肉棒拍擊著學姐俏臉,碩大的龜頭閃耀著水光,學姐一臉癡迷,如同貓咪舔舐著牛奶,柔軟的舌尖縈繞著龜頭肉棱的各個角落,如同在清潔一樣。

“唔~”

沉悶的壓抑

“唔~啊”

如同軍隊衝擊著城門,防守卻一觸即潰

“嗚~啊~”

壓抑不住的啼叫聲,紋身學弟站在學姐身後,學姐像是被驅趕的羔羊,雙手被紋身學弟抓起,縛在背脊,跪在柔軟的大床上。

被前後夾擊的學姐,卻滿臉的幸福感,甚至快樂得戰慄

酒後的學姐,好像被激發出所有淫欲,不被世俗所束縛,盡情放縱

紋身學弟扯著學姐的手臂,胯下肉棒幾乎小孩手臂尺寸,卻在一次次撞擊中,沒入學姐胯下,兩三下後,便帶著粼粼水光。

學姐竭力昂著臻首,口腔與咽喉幾乎是一條直線,為的是讓短髮學弟能快意馳騁。但學姐是高估了自己,胯下的快感如同浪潮,衝擊著學姐的腦海,才短短十幾下抽插,學姐理智便被快感擊潰。紋身學弟像是察覺到什麼,在抽出肉棒瞬間,一大股清流激濺而出

短髮學弟也抽出肉棒,學姐好似缺氧的小魚兒,止不住顫慄,腦袋失去短髮學弟胯下肉棒的支撐,直接埋到潔白的床上,,只有嬌嫩的臀部高高翹起,不斷抽搐流水。原本晶瑩潔白的腳掌幾乎蜷縮成一團,小腿肌肉繃得緊直,胯下原本嚴絲合縫的潔白貝肉如同微微打開,幾乎能看見腔室嫩肉的蠕動,不知名液體淅淅瀝瀝流淌著,濡濕大片床單。

學姐身體幾乎是是無意識地顫抖著,大口大口喘息著,滿身酡紅。

“嗚~好舒服~好久沒這樣過了,差一點就要壞掉了得感覺”

“看來學姐最近缺少鍛煉呀~”

短髮學弟眉眼帶笑,不等學姐休息平整,直接將學姐翻過身子。學姐身子朝著天花板,腦袋倚靠著床墊邊角,自然垂下。

“唔~”

對於學姐來說,口腔被征服、被淩辱的思想快感不亞於肉體的快感,甚至是更加美妙,或者說,被強迫,被巨物征服才是最大快感,而我沒能達到這一標準。

紋身學弟也沒閑著,將學姐身體折疊,抬起學姐修長的雙腿,輕輕壓了壓,學姐很是順從,雙手環保著雙腿,在兩人的撞擊中沉淪快感。

許是酒精的反攻,看著陷入沉淪的學姐,我在迷迷糊糊中又失去了知覺
……

”臥槽,居然不等我,說讓我去買套,結果自己先幹上了“

黃毛學弟拿著兩盒套套,罵罵咧咧,房門關閉的聲音讓我恢復些許意識

“這些都太小了,算了,明天讓學姐去買藥就好了”

黃毛學弟看著學姐白嫩的身體止不住搖擺,舔了舔嘴角,三下五除二脫去衣服,又是一條搖晃的大肉腸,準備盡情享受學姐的嬌軀。

我好像站在了另一個世界,思想好像處於旁觀者,生不出一絲怒氣,反而更多是對學姐癡迷,充滿於學姐的快樂,甚至思考,學姐的快樂是什麼樣子的。

黃毛學弟已經沒有了位置,一手揉捏著學姐柔嫩的胸脯,一手把玩著學姐的玉趾。長槍就這樣直愣愣挺立著,學姐卻很自然用白嫩的手指摩挲著肉棒。

“咳咳~”

最先繳械的是短髮學弟,在學姐咽喉的吞咽下,如同在做按摩,滿滿一大股濁精灌入學姐口腔,抽出的肉棒只是稍微柔軟,龜頭與學姐唇角黏連著一條條晶瑩粘液,分離直至斷裂。學姐好似回味,舔舐著嘴角。短髮學弟的龜頭在學姐臉上擦拭,擠出肉棒中殘留的精液,敷在學姐臉上。

不多時,隨著紋身學弟的低吼,又一道濁精灌入學姐體內。

紋身學弟像是把學姐當初泄欲玩具,毫無憐惜,抽出微微癱軟的大肉腸,隨意往學姐光潔的小腹抹了抹,轉身晃蕩著胯下,走到桌子上開啟一關啤酒,補充水分,而後又癱坐在沙發上,像是中場休息,或者說是把學姐留給黃毛學弟

“嘿嘿,學姐你知道嗎,你最棒的一點是永遠都不會流出來”

不知道嫩穴內被注入了多少濁精,但學姐胯下卻總只閃耀著粼粼水光,腔室張著硬幣大小的小孔,微微開合著,卻沒有一絲濁白流出,可以想像,不單在抽插中紋身學弟的肉棒衝撞學姐花蕾深處,在最後的發射階段,大股濁精也毫無保留的留著學姐花心深處,而後又被花心擋住回流,滋潤著學姐的子房。

“嗚”

學姐還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身體微微顫抖著,原本白嫩的身軀泛著大片潮紅,發絲披散開來,還粘粘著幾縷白濁,眼睛空洞地望著天花板,雙手還攥著拳頭,雙腿隨意擺開,站在黃毛學弟的角度,還能靠近學姐胯下嫩肉微微開合。

黃毛學弟張開雙臂,扯著學姐修長的雙腿,將學姐從柔軟的大床拖到靠近床邊,而又將學姐雙腿壓在學弟的雙肩環抱起學姐腰肢,胯下輕輕聳動,粗長的肉棒直接齊根沒入學姐胯下,伴隨著學姐高昂的啼叫聲,形成了火車便當的姿勢。

在強烈的充實感中,學姐中高潮的餘韻中恢復幾絲清明,不自由地雙手攬住黃毛學弟的脖子。

“嘿嘿,這不是學姐最喜歡的姿勢嗎?”

學弟臉上帶著壞笑,好似很熟練,雙手托住學姐嬌嫩的臀部,輕輕拋動,胯下也毫不留情,如同鞭笞一樣,發洩著快感。

“嗚~不~不要~等一下下好不好~還沒休息好~會玩壞了的~”

“要叫爸爸知道嗎~”

“嗚~嗚~爸~爸爸,饒了我好不好,等一下’

“那怎麼能行呢?我的小母狗”

學姐如同岸上的鮮魚,大口吸取新鮮的空氣,剛才的極樂損耗了學姐太多體力和體液。在冬日,雖然室內有著暖氣,但我還是有些發冷,但學姐卻渾身潮紅,甚至能看見絲絲熱氣從臉上冒出。

“以後就當爸爸的小母狗好不好呀,養在我們宿舍,每天都有大肉棒吃~每天都能這麼爽?
”唔~好~想要每天~嗚~每天都能吃~大肉棒“

黃毛學弟看著學姐無意識地開合著紅唇,眼神失去焦距,啼叫著浪蕩地言語的模樣,黃毛臉上掛著得意地笑容,,汲取了一下口中地唾沫,狠狠吐在學姐檀口,學姐卻還甘之如飴,甚至還舔了舔紅唇,

“嘿,接著”
短髮學弟拋來一罐啤酒,黃毛學弟下意識地雙手接住,學姐臀部一下失去支撐,僅靠雙手環抱著學弟地脖子,身體地重量大半壓在黃毛學弟地肉棒上。隨著一聲夾雜著痛苦地啼叫聲,可以想像,碩大龜頭不止狠狠刮弄著學姐小穴地嫩肉,甚至衝撞進學姐花蕾深處,胡亂搗弄。
黃毛學弟還不以為意,看到學姐還能支撐,自顧開啟啤酒,大喝了一口。學姐腦袋完全埋入黃毛學弟的胸肌處,口中無意識地發出嗚喵地呻吟聲,身體微微顫抖著,似乎還在疼痛中修養。黃毛卻樂在其中,學姐身體地應激反應,帶給他地卻是快感的享受,肉體的完全征服,以及學姐胯下的不斷吸吮,甚至學姐花心深處的不斷擠壓,刮弄著黃毛龜頭的肉棱。

“好疼~嗚~阿易~”
……
學姐好像在呼喚我,在睡夢中好像聽見了什麼

肉體的碰撞聲,學姐嗚咽的求饒聲,男子的嬉笑聲

突然間,雙腿一沉,好像被什麼東西抵住,學姐酥媚的啼叫聲好像出現在了耳邊。

“嘿嘿,學長好像醒了呀?”

勉力睜開眼睛,學姐匍匐在我膝蓋前,披散著頭髮,臻首抵在沙發的軟墊上,身體不斷搖晃著,身後還是黃毛學弟

這是多久了,第二輪了還是……

“啪”

黃毛學弟好像騎著一匹胭脂馬,興起還狠狠揮鞭抽打學姐的臀部

“嗚~好疼”


聲聲沉悶的撞擊聲,回蕩在房間裏,碩大龜頭的肉棱,粗魯的刮弄著學姐柔嫩小穴的嫩肉,將學姐動情的淫水刮弄出來,飛濺在地毯上,兩個人的交合處一塌糊塗,學姐無處安放的雙腳微微顫抖,腳掌緊繃,形成反弓,晶瑩的腳趾隨著快感不斷侵襲,張開,縮緊,甚是可愛

“學姐你怎麼能光顧著自己快樂呢?都到這裏了,也幫學長好好含一下肉棒吧~”

依稀間看見學姐,扯開我的內褲。在酒精的麻痹下,改變提不起一絲欲望,甚至連肉棒都蜷縮成一團。

“怪不得學姐這麼喜歡出來玩,學長是這樣的小雞吧呀”

依稀間聽見黃毛學弟的嘲弄,一陣溫暖濕潤包裹著我的胯下,學姐像是在親吻一樣,含住我的小肉棒,卻只是徒勞。

“學姐,要不要試試這裏呀?

“以前你都不肯,只能雙開,今天加上學長都四個人了,怎麼說都得三通吧”

“什麼?什麼是三通?”我有些迷糊

“放鬆,放鬆,進來了哦”

學姐像是在忍耐痛苦一樣,身體微微戰慄著,埋首在沙發上

“啊,好緊,好舒服,比第一次草學姐還舒服~我也算拿了學姐的第一次了吧~”

究竟是什麼?我昏昏沉沉再一次睡去。

我好像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在看過學姐和陳宇的性愛視頻後,我好像覺醒了奇怪的性癖,偶爾背著學姐偷偷看小黃片,曾經看過兩黑一白的片子,嬌小的女主,身下兩洞,都容納著兩條大肉腸。

只是,這一次女主換成了學姐,好像夾心三明治一樣的學姐。紋身學弟躺在大床上,架著學姐肆意抽插,而學姐背上,黃毛學弟還在不斷聳動胯下,被雙洞齊開的學姐~

兩個學弟好似打樁機,又像是在相互較勁,每一擊都讓學姐高昂啼叫雙重的快感衝擊著學姐的腦海,如瀑青絲散落在學姐光滑如絲綢的腰背,與汗液黏連,原本白皙的腰肢已經潮紅一片,胯下交合處一塌糊塗,粉紅色的綿白泡沫,很是淫亂,飛濺的淫液,打濕了大片床單。
學姐腔室的嫩肉被肉棒翻出,又擠入,嫩穴外露的肉褶豔紅得滴血。

幾乎每次醒來場景都不一樣,或者換人,或者另外的姿勢,唯一相同的,是學姐,沉淪在欲望中

被架在牆上的學姐,好像是泄欲玩具,接受著打樁機學弟的鞭笞,學姐好似暴風雨中的小獸
“不……不要……啊!太滿了……嗚嗚……好舒服……”

醜陋的肉棒在學姐嫩穴快速抽動,每一下都頂到了學姐嬌嫩的花心,強烈的酥麻感讓學姐止不住嬌啼浪叫,幾乎二三十一次的高潮,。學姐白皙小腿崩得緊直,腳掌弓起,晶瑩剔透的玉趾不斷蜷縮,舒張,伴隨著學弟的的一抽,一插,好似精密的玩具。學姐身體不斷抽搐著,卻被人夾在牆上,毫無挪動之地,

“阿……阿……頂到了……阿……啊……”

“啊!!!不…不要…壞…壞掉了”

學姐下身嫩穴被肉棒橫插到底,甚至,當學弟聳動胯下,將學姐高高頂起,微微的失重感讓學姐產生恐懼,因為恐懼而收縮花心,箍著學弟碩大的龜頭,給學弟帶來了極致的快感。

學姐好像玩具一般,尖叫聲中帶著無盡的歡愉,每一次抽動,因為重力,肉棒狠狠插入學姐花心最深處。

“啊!不要…太…太深了…啊!”

學姐披散著頭髮,好似秋水的雙眸看不到一絲清明,一臉酡紅,沉淪在肉欲之中,微微吐露著粉嫩的舌尖,幾乎十媚態入骨的模樣,甚至是被玩弄得快要壞掉。好像是被人玩壞的小母狗

甚至在最後,學姐潔白修長的脖子被拴上一條不知道從哪來的繩子,跪在地上,青絲胡亂披散著,粘黏著幾縷濁白,眼神失去清明,,滿臉的酡紅,像是等待投食的寵物。

淅淅瀝瀝的流水聲,獨屬於男生的,黃毛學弟如同在野外,一手插著腰,一手牽著寵物。
“酒喝多了就要放水,還好有你在,小母狗”

“嗚”

學姐不停吞咽著,但還是一道水流從學姐口角滑落。

“舒服”
……

空氣中散發著酒精的氣味,陽光透過白色窗簾,照在臉上,很舒服。

學姐就這樣赤裸的躺在我懷裏,許是被我的動作驚動,學姐的眼睫毛輕輕顫動,即使是千百次,每天醒來能看見學姐,今天就是明媚的一天

剛睡醒的學姐散亂著秀發,眉眼間還帶著睡意,只是臉上還殘留著酒紅。不知道為什麼,空氣中好像散發著交合後的腥氣,如同催情的香水

我有些按耐不住,對著學姐檀口親吻上去,索取著學姐口中的津液。

“唔”

良久,才分開。學姐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晶瑩,一臉好氣的模樣

“你看看你,一大早,都沒刷牙你,髒死了”

“嘿嘿,我只能一臉傻笑”

“愚蠢的阿易,喝不了多少還逞強,要不是學弟,我都搬不動你呢”

“學姐,我昨晚好像做了一個夢”

“什麼呀?”

“嘿,不告訴你……”

”呀,你,找打”

屋外陽光穿過窗戶,照在床上,照在學姐白嫩玲瓏的嬌軀上,學姐扯著枕頭,輕輕拍打著我,我好似在討饒,跪坐在床上,腦袋埋在學姐大腿,溫順得像是在討好,一刻在這裏定格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