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66-667

porsmm
本文:2022-07-16T04:44:11
六百六十六、給我一點愛,我可以叫爸爸!
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真沒想重生啊正文卷666、給我一點愛,我可以叫爸爸!從果殼電子回到東大以後,蕭容魚和邊詩詩沒有去食堂,也沒有去宿舍,兩人繞著學校裡的湧泉池散步,蕭容魚也在講著那一年的驚天修羅場。
  “······也就是說,大二你從江陵校區轉到仙甯校區,其實是因為陳漢升腳踏兩隻船?”
  邊詩詩終於知道了蕭容魚轉學的真正原因。
  更讓她吃驚的是,另一個女生居然是沈幼楚。
  邊詩詩對沈幼楚的印象極好,上次在財大的時候,邊詩詩逗弄胖貓團圓,可惜團圓並不配合,就是這個說話溫柔,眼睛像桃花瓣一眼的女生主動把貓糧遞給自己。
  “所以,沈幼楚是小三?”
  邊詩詩既生氣又惋惜,還非常的難以接受。
  不過就像胡林語一樣,邊詩詩天然是站在蕭容魚這邊的,所以在她的視角,沈幼楚就是插足的第三者。
  “也許在她們那邊。”
  蕭容魚搖搖頭說道:“我才是那個小三呢。”
  “小魚兒~”
  邊詩詩突然很心疼,緊緊抓住閨蜜的手腕。
  以小魚兒的傲嬌和自信,在這樣的三人感情糾紛裡,她肯定是二話不說轉身就走的。
  不過邊詩詩都能想到,那個夏天小魚兒有多難熬。
  “陳漢升真是個混蛋!”
  邊詩詩恨恨的說道:“他以前想複合的時候,我還一直幫忙呢!”
  陳漢升回追蕭容魚的過程中,邊詩詩的確創造了不少機會,不過那是她看出來小魚兒一直忘不掉陳漢升,而且也不知道他們分手的原因。
  “這些都已經過去了。”
  湧泉池裡的泉水汩汩翻滾,在陽光下宛如珍珠一樣透明,蕭容魚靜靜注視半響:“其實,我本來打算再也不見小陳的,後來他追的緊,還保證和沈······和那個女孩斷掉,我也就心軟了,還多給了一次機會。”
  邊詩詩歎一口氣,小魚兒其實是帶著“精神潔癖”的性格,發生這樣的事還能夠多給一次機會,她實在是很喜歡陳漢升啊。
  “沈幼楚就在那家奶茶店兼職。”
  蕭容魚抿著嘴:“所以我才不想喝,雖然我已經不恨她了,但是也不想見到和她有關的一切。”
  邊詩詩恍然大悟,難怪平時小魚兒只會把陳漢升喊來東大,她自己基本不去財大,甚至都很少回東大的江陵校區,原來是因為沈幼楚和那些傷心的回憶。
  “沒事的,寶貝。”
  邊詩詩摟著蕭容魚的肩膀:“陳漢升現在浪子回頭了,生意還這麼成功,你也有一個律所,孫教授說過你可以保研的,其實你已經贏家了。”
  “詩詩,這件事沒有贏家和輸家。”
  蕭容魚幽幽的說道:“如果硬要分個勝負的話,我和她都是輸家吧,小陳被隔離的那段時間,爸爸媽媽陳叔梁姨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其實她也默默的陪了三天,現在想想,當時沈幼楚壓力比我還大吧。”
  “愛情本來就是自私的,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的身上,如果沒有高中三年的感情基礎,我應該都不會原諒男朋友的。”
  邊詩詩說這句話的時候,王梓博的身影在腦海裡一閃而過,她不好意思的啐了一口,轉而問道:“他們兩人之間,應該是徹底斷乾淨了吧。”
  “小陳說已經斷掉了。”
  蕭容魚蹙著眉頭:“他這樣表態,我也願意相信,小陳本身就不樂意受人約束,
我不也屑整天把注意力放在這種事上面,中間倒是聽過一些傳聞······”
  邊詩詩嚇了一跳:“什麼傳聞?”
  “就是關於小陳和沈幼楚的,有些說的確分手了,有些說他們還是情侶。”
  蕭容魚解釋道:“後來我去過一次財大,結果在奶茶店門口,小陳在很多財大學生面前抱住了我。”
  “在奶茶店門口抱住了你?”
  邊詩詩略微吃驚,想了想說道:“那應該就是真分了,陳漢升在財大那麼出名,眾目睽睽之下摟抱一個漂亮女孩,沈幼楚不可能不知道的。”
  “我也是這樣想的。”
  蕭容魚點點頭說道:“所以,只要不是我自己親眼看到的,我還是願意相信小陳。”
  “小魚兒,你是對的。”
  邊詩詩贊同的說道:“情侶之間就要互相信任,尤其陳漢升還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他會自帶緋聞屬性。”
  “話雖然這樣說,不過我已經給過暗示了。”
  蕭容魚盯著噴泉上出現的彩虹說道:“再有下一次的話,我會立刻去到一個他找不到的地方。”
  邊詩詩心中一凜,小魚兒雖然說的平靜,但是語氣中那種決斷卻是不容置疑的。
  “陳漢升,你可千萬別犯錯誤了。”
  邊詩詩祈禱著:“你和小魚兒一直是我羡慕的榜樣啊,如果你們再分了,我就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我靠,心裡怎麼慌慌的。”
  剛剛返回建鄴理工的王梓博,突然渾身都不太自在。
  ······
  就在蕭容魚和邊詩詩交心,王梓博忐忑不安的時候,陳漢升倒是一點都不慌張。
  畢竟是“老修羅場”了,雖然明知道總有一天會爆炸,不過隨著果殼MP4的一炮而紅,他是增加了很多抵抗信心。
  只是小秘書神情淡漠而鄙視,她每次幫忙遮掩,總是毫不掩飾的表達不滿。
  “什麼態度嘛。”
  陳漢升嘀咕一聲,看了看時間好像還早,掏出手機打開通訊錄,按照拼音首字母從“A-Z”一路滑下來,最後在“S”這一欄停了下來。
  點開“商妍妍”的號碼播出去,商妍妍很快接通。
  “哇,班長你會主動找我,受寵若驚啊。”
  商妍妍驚喜的說道,她的聲音一貫帶著點撩人的纏綿。
  “你前陣子不是要找個地方開咖啡館的嗎?”
  陳漢升說道:“我正在天元東路的火箭101辦公室,你過來一下,先幫你解決這件事。”
  “好噠。”
  商妍妍假裝乖巧的說道:“不過,能不能麻煩班長等我一下啊,我正在塗指甲油呢。”
  “真雞把能裝,別對老子放電啦。”
  陳漢升嗤笑道:“先把你的那些緋聞整理乾淨吧。”
  眼前的財大校園裡,如果在BBS上競選最漂亮的女生,商妍妍票數未必有沈幼楚多,但如果說哪個女生綜合魅力最強,這個風騷的廣播站站長基本鎖定了第一名寶座。
  畢竟,相對于低調的沈幼楚,這個顏值8分、口齒伶俐、非常的會打扮、還是學生會幹部的師姐,身上的標簽和buff更多。
  關鍵商妍妍沒有什麼架子,好像和誰都能聊得來。
  如果她覺得你很有趣,甚至還能大大方方賞一個誘人的媚眼。
  不過,當有男生沉醉其中不能自拔時,商妍妍也會直接告訴對方:“我只當你是學弟啊。”
  其實想想也挺有意思,這個以“風騷”著稱的財大廣播站站長,現在都快大四了,公開承認的男朋友只有陳添裕。
  其他的好像都是緋聞,不管是會計學院的學生會副主席,還是保險精算學院的學生會主席,要不就是財大體育部的部長······。
  這類女生好像特別容易產生緋聞,有時候只是吃個飯,或者多說兩句話,關於她的桃色消息馬上就傳出來了。
  當然了,說起“緋聞男友”,還有那個人文社科學院學生會主席、校學生會副主席、年年獲得“三好學生”,但是基本不上課的陳漢升。
  ······
  半個小時以後,商妍妍打車來到天元東路這邊,看見陳漢升正和一個中年男人在樹蔭下象棋。
  陳漢升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大概是天氣太熱的原因,他都把短褲扒到自己大腿根的地方,一手捧著西瓜,一手拿著棋子,還經常因為悔棋,吵吵嚷嚷的把嘴裡西瓜汁噴出去。
  “班長~”
  商妍妍笑吟吟的走過來。
  周圍也有幾個圍觀的深通快遞員,他們抬頭瞧見商妍妍以後,眼睛都有些發直。
  因為商妍妍上身穿著寬寬鬆松的白色襯衫,可下半身只穿著一條超短裙,在陽光底下袒露著眩目的大長腿。
  腳上踩著一雙透明底的涼鞋,腳指甲果然搽著淡粉色的指甲油,亮晶晶的好像還能反光,這種著裝風格看似露了很多肉,其實關鍵部位都被藏了起來,不過又勾的男人心裡癢癢的。
  尤其她往陳漢升背後一站,滿鼻子都是香水味,難怪她在學校裡經常傳出緋聞,作風上就和“騷貨”聯繫在一起了。
  “你先等等哈。”
  陳漢升啃著鮮紅的西瓜瓤說道:“我下完這盤棋的。”
  對家自然是鐘建成了,老鐘打量兩下商妍妍:“好像見過,你大學同學啊。”
  “嗯。”
  陳漢升笑嘻嘻的對商妍妍介紹道:“這是我以前的頭頭,勤儉節約的男人代表,年入幾十萬,抽煙標準不超過紅金陵,兩個月理一次發,一年買一次衣服,可是一周最少蒸五次桑拿,江陵各個洗浴中心妹妹們的最愛啊。”
  “少來編排老子。”
  鐘建成不耐煩的拂亂棋盤:“老子最多一週三次。”
  “咋的,不勝腰力了?”
  陳漢升站起來說道:“搞點匯仁牌腎寶啊,她好你也好。”
  “滾滾滾······”
  鐘建成拎起小板凳要砸陳漢升,不過等到陳漢升真的開車離開了,老鐘也悠閒的點上煙。
  “狗東西又開始浪起來了,這說明問題解決了啊。”
  ······
  商妍妍想開的是咖啡館,具體一點說是咖啡花藝館,這個願望她好像大一時就說過了,畢業以後不結婚不談男朋友,只是開個花店,順便幫陳漢升帶帶孩子。
  當時陳漢升覺得這是什麼傻屌言論,我陳某人的私生活能這樣混亂嗎?
  現在想想,整一個也挺好,算是有備無患吧。
  “你咋有錢開店的?”
  陳漢升問道:“你爸的生意已經恢復了嗎?”
  “三月開始就已經恢復了,他都能把200萬還給你了。”
  商妍妍看了一眼陳漢升,悄悄的脫掉涼鞋,蜷縮在副駕駛的座椅上。
  這個坐姿是小魚兒經常用的,當然她是不會小心觀察陳漢升的臉色。
  陳漢升也沒說什麼,甚至沒問“你爸又有錢了,為啥不還老子的200萬”。
  只是商妍妍調整坐姿時,能從翻飛的短裙下面看到更短的黑色打底褲。
  “好看嗎?”
  商妍妍發現陳漢升眼睛一直向下瞟,她有些得意,潔白的牙齒輕咬著紅唇問道。
  “別鬧,我還未成年呢。”
  陳漢升不高興的說道,不過目光一直沒有移開。
  雖然我未成年,但是阻擋不了我好色啊。
  “噢~”
  商妍妍點點頭,過了一會又說道:“班長,我感覺你膽子大了很多。”
  “在你的心裡,我以前膽子很小?”
  陳漢升笑了笑:“這個評價很中肯啊,膽小如鼠陳漢升。”
  “不是這個意思。”
  商妍妍跪坐起來,挺直胸脯說道:“你以前比較排斥我,好像一直在壓抑在某些情感,現在你的眼神裡已經有了一定的佔有欲了。”
  “噢。”
  陳漢升心想到底是當過小太妹的商妍妍,看男人的眼光很準確啊。
  自己應該是越來越有錢以後,可動用的社會資源也越來越多了,對修羅場也沒那麼懼怕,所以一直掐著的那條線開始動搖,沒想到是商妍妍第一個察覺出來的。
  “什麼佔有欲,這種話簡直侮辱我們小學生的耳朵。”
  陳漢升不想多解釋,直接把車停到一家房產中介門口,既然是在附近找鋪位,房產中介肯定是最簡單的。
  下面的事情幾乎就和商妍妍沒關係了,她就默默的跟在後面。
  陳漢升先和中介選定了位置,就在天印大道的科技金融中心附近。
  這邊離著義烏小商品城不是很遠,只有一個站的距離,而且金融中心算是江陵的小型商務CBD了,最重要的是離著果殼電子也就十幾分鐘而已。
  緊接著陳漢升又打了兩個電話,曾經裝修過奶茶店的師傅也過來了,兩人商量如何佈置這個咖啡花藝館,既能受到大學生的歡迎,也能得到白領的青睞。
  本來很複雜的一件事,不過在陳漢升手裡很快就完成了,只是在沒有空調的簡陋門店裡,陳漢升背後早就被汗水浸出一塊圓斑。
  不過這種想像對商妍妍來說,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陳總,這個裝修大概一個月竣工,到時你們再過來檢查。”
  裝修師傅離開後,陳漢升正要轉頭和商妍妍說話,沒想到“嘩啦”一聲響,她突然從背後緊緊的摟住自己。
  現在已經晚上7點多了,門店裡沒有通電,周圍也是黑漆漆的一片,陣陣急促的喘息聲打在陳漢升脖頸上,一種異樣的情緒在慢慢攢動。
  “差不多可以了啊。”
  陳漢升腦海裡閃過兩張面孔,猶豫了一下掙扎道:“全身都是汗,黏糊糊的。”
  “沒事,我不嫌棄的,我就喜歡這樣的味道。”
  商妍妍是真的不嫌棄,她都把臉貼在陳漢升後背上,深呼吸著這股濃烈的汗味,仿佛帶著一種病態的快感:“這種汗味讓我踏實,我不喜歡那些花裡胡哨的男生,他們遇到事情比我還慌,只有你和以前一樣,永遠能帶給我心安。”
  商妍妍的個人經歷比較複雜,她並不喜歡同齡大學男生,總覺得他們有一種浮躁的稚嫩。
  她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樣的男人,也願意為之爭取。
  “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樣,她們想剛要全部,我只要一點點就好。”
  商妍妍掂起腳尖,湊近陳漢升耳朵說道:“今後的路,求你陪著我走下去吧,我真的不想離開你。”
  “emmm······”
  陳漢升搖搖頭:“咱倆就不用一起走下去了吧。”
  “為什麼!”
  商妍妍激動的把陳漢升轉過來,濃密的眼影下都是恐慌:“我可以幫你做很多事情的,也不會索要很多東西,我還可以叫你爸爸,其他女孩子誰能叫爸爸······”
  “你先冷靜點。”
  陳漢升撫住商妍妍的肩膀,認真的說道:“我就是覺得,一起走下去太累了,咱們為什麼不開車呢?”


六百六十七、二百萬包我一輩子,可以嗎?
作者:柳岸花又明
  “開車?”
  商妍妍愣了愣,隨即嫣然一笑:“我們一起開車走下去嗎,那也可以啊,我都不用坐副駕駛的,後排留個位置就好。”
  其實陳漢升這句話有兩層意思,一個是今後的人生道路上,沒必要一起“走”下去,開車可以更快到達成功彼岸;
  另一個意思,那就是10年以後的網絡用語,老司機搞點黃色啦。
  可惜商妍妍現在只能領悟第一層,還主動表示不會爭搶副駕駛“正牌女友”的位置。
  “行吧,事情辦完了,我們回去了。”
  陳漢升也不多解釋,受限於時代發展,有些梗還不叫梗,就好像“呵呵”只是“呵呵”,“開車”也僅僅是“開車”的意思。
  “這就走了嗎?”
  商妍妍俏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她很捨不得這樣單獨相處的機會。
  “今晚沒有下文了。”
  陳漢升挑挑眉毛,很明確的說道。
  他和沈幼楚蕭容魚之間還沒有突破那層關係,從道德層面來講,第一次應該留給她們其中一個才對。
  畢竟,她們才是正牌女友啊。
  “emmm······”
  商妍妍還是很懂男人的,她眼睛轉了轉說道:“那······班長你要抽煙嗎,我想幫你點根煙。”
  聽到這句話,“狼心狗肺、郎心似鐵、心硬如磐石”的陳漢升居然轉頭了,看見商妍妍婉約的身段在夜幕中影影綽綽,分辨不清臉上的神色。
  “你也真是厲害,知道如何留人。”
  陳漢升咧嘴一笑,掏出打火機遞了過去。
  就好像蕭容魚的“你答應我爸要照顧我的!”
  又比如沈幼楚的“你莫要去賣身好不好?”
  商妍妍和陳漢升之間,大概就是“我想幫你點根煙”了,從大一時的這句話開始,兩人之間的關係開始緩慢加深。
  “喀嚓,喀嚓。”
  商妍妍撥動著打火機滾輪,只聽“嘭”的一聲輕響,淡黃色火苗突然竄了出來,仿佛把黑夜燙了一個洞,晃晃悠悠的搖擺。
  “喏~”
  商妍妍把打火機送到陳漢升面前,馬上有股灼熱的浪潮撲在臉頰上。
  陳漢升沒有說話,默默的掏出煙湊近點燃。
  “呼~”
  商妍妍輕輕吹滅了火苗,這個過程中兩人都沒有交流,靜謐的環境裡,只剩下一顆紅通通的火星和煙頭“滋滋滋”作響的聲音。
  “班長,我這個人從小就挺虛榮的,還好面子。”
  過了一會,黑暗中的商妍妍突然開口了。
  “哦。”
  陳漢升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只是回應一下表示自己在聽。
  “上小學的時候,我就學會了打扮,爸媽給的零用錢其實也不少,不過總是不夠花······”
  商妍妍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說,其實她初中以後的經歷,已經全部告訴陳漢升了,現在又把小學的成長故事拿出來“坦白”。
  總之她內心就有這樣一種衝動,今天想把自己全部“扒乾淨”,赤裸裸的站在陳漢升面前,不想撒謊和隱瞞。
  “四年級的時候,有個女生買了草莓味的潤唇膏,亮晶晶的很漂亮,味道還很好聞,其實我也很想要,可是零花錢已經花完了。”
  商妍妍緩緩的說著,陳漢升也不打斷,只是悠閒的抽完一根又一根煙。
  “後來我就回家拿出存錢罐,偷偷把裡面一毛兩毛紙幣的全部倒出來,
開心的來到禮品裡挑選潤唇膏。”
  “付錢的時候,我覺得這些碎碎叨叨的零錢有些丟人,於是故意假裝吃驚的說道,哎呀,我怎麼不小心拿了這些啊,也不知道夠不夠呢。”
  “老闆笑著不說話,當時我以為他是相信拿錯了,長大以後才明白,人家只是不想點破而已。”
  “不過當時真的很開心啊,因為那支潤唇膏真的很好看。”
  “班長,我是不是從小人品就很差,所以初中以後才會走錯路。”
  ······
  商妍妍抬起頭,她倒是沒有哭,只是眼神裡非常疑惑。
  “這怎麼能叫人品差呢。”
  陳漢升嗤笑著擺擺手:“我給你講講我的故事。”
  “我以前看到其他小朋友的玩具,回家後都是謊稱學校要收材料費,看看能不能從我媽那裡騙到,時間一長,就連我媽的防詐騙意識都在提高。”
  陳漢升懷念的說道:“後來,學校裡流行收集水滸傳108將的卡片,我當時做夢都想要豹子頭林沖,可是又沒錢,你猜我是怎麼做的?”
  “你怎麼做的?”
  商妍妍的注意力在慢慢轉移,沒有糾結自己的過去了。
  “我們老家有條很熱鬧的商業街,經常有乞丐躺在地上,面前還擺著碗,路過的行人偶爾給一點,我發現收益還不錯,所以有天放學我也去擺碗要錢了。”
  陳漢升想起這段經歷,自己也是唏噓不已。
  “然後呢?”
  商妍妍想笑又覺得不合適,這種辦法也只有陳漢升能想出來了。
  “大概是年紀小的原因,開始真的蠻多人給錢的,我當時還計算能買幾袋乾脆面,這樣拆出林沖卡片的幾率要大一點,結果被我媽的同事看到了。”
  陳漢升齜牙咧嘴的說道:“再後來我媽就出現了,她直接把我拎回家了,後來那一頓打的,要不是我爸把我外公外婆喊過來,可能世界上就沒有陳漢升了。”
  “鵝鵝鵝······”
  商妍妍捧著小腹笑起來,雖然陳漢升說的誇張,不過也能想像到當時被打的那叫一個慘。
  “所以啊。”
  陳漢升總結道:“你這個最多叫安全感缺失,大概是父母忙著做生意沒有陪伴的原因,這些小玩意能給你心裡安慰。”
  其實商妍妍的“安全感缺失”很嚴重,她的複雜經歷大多數都是源自於此,直到大學時遇到了陳漢升,一個痞裡痞氣,根本不是老實人,但是能讓她心安的男生。
  “你會嫌棄我嗎?”
  商妍妍問道。
  陳漢升有些沒理解:“嫌棄你的安全感缺失?”
  商妍妍搖搖頭:“嫌棄我沒有沈幼楚乾淨,學習沒有她好,也沒有胸懷大志,也不是家裡長輩喜歡的那種女孩。”
  她大概就有一種明確“身份”的意味了,就差直接問“我以後想做你的情人,你願不願意?”
  “這樣啊~”
  陳漢升不太樂意,揉著下巴說道:“你還得說說你的優勢啊,不然評委怎麼做出選擇。”
  “優勢啊~”
  商妍妍拖著嬌媚的腔調,搶過陳漢升嘴邊的半截中華煙,夾在細細的手指之間吞吐起來:“我知道如何把握男人的心裡,我還不想結婚,也不想要小孩,你以後在我這裡的時候,不會有一丁點的道德壓力和約束感。”
  “而且。”
  商妍妍壓低聲音:“我可以叫你爸爸,你想什麼時候都可以,不管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周圍有什麼人······”
  “好了好了,一言不合就開車。”
  陳漢升沒說答應沒答應,只是重新把商妍妍嘴邊的中華煙搶過來,也不顧上面沾著的口水,劇烈的吸一口熄滅掉:“那你下次少吸點煙吧。”
  “嗯!”
  商妍妍重重的點點頭,陳漢升可是第一次這樣不嫌棄自己啊。
  從天印大道回財大的路上,商妍妍看著熱鬧非凡的義烏小商品城,忍不住問道:“班長,除了沈幼楚以外,你還腳踏幾隻船,副駕駛位置不夠怎麼辦?”
  “不夠啊?”
  陳漢升皺眉說道:“你的意見倒是很好,所以我準備再買輛一車吧,那樣大家都有副駕駛坐。”
  “······”
  商妍妍點點頭,不愧是小學就能端著碗要飯的男人,辦法總比困難多。
  “其實男生腳踏幾隻船,真不是太好。”
  陳漢升結合自身經歷,感慨的說道:“除了時間不夠用以外,她們都是好女孩,等到某天爆發的時候,現在多快樂,以後就有多難受。”
  “的確。”
  商妍妍贊同的點點頭:“我有些小姐妹,她們就爆發過修羅場,下場真是比較慘。”
  “你還認識腳踏幾隻船的女生?”
  陳漢升怔了怔,一臉嚴肅的說道:“我警告你啊,千萬不要把她們QQ號碼給我啊,不然我會請你吃飯的!”
  商妍妍:······
  到達財大的停車場以後,陳漢升“吧嗒”一聲解開安全帶正要下車,商妍妍突然拉住他的手腕:“我還有最後一件事瞞著你。”
  “你說。”
  陳漢升面無表情的抬抬下巴。
  “我,我爸已經把200萬給我了。”
  商妍妍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沒有還給你,反而開了這個咖啡館,其實有一點虛榮心在作怪。”
  “你能不能就當用這200萬,包我一輩子啊?”
  商妍妍吸著鼻子,臉上都是懇求:“我也可以一分不要的倒貼,不過總想自己騙自己一下,其實你對我也有付出的。”
  陳漢升打量商妍妍半響,“呯”的一聲關起車門說道:“就這啊,我還以為你不想把腳踏幾隻船的渣女QQ號碼給我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